Archive for the ‘雄伯手记101’ Category

雄伯手记1040329

March 29, 2015

匮乏之匮乏是一种精神病的特征 是什么意思?

来自: 陈徐行妈(孩子到两岁半不再焦虑和紧张了) 2015-03-23 14:12:46
如题。是在一篇文章中的引用
喜欢
回应 推荐 喜欢 只看楼主

springhero 2015-03-23 14:54:40
请说出引言出处及上下文, 始能知道问题所在!
删除赞 回应

陈徐行妈 (孩子到两岁半不再焦虑和紧张了) 2015-03-23 15:23:46
拉康选集
作者: [法] 拉康
出版社: 上海三联出版社
译者: 褚孝泉
出版年: 2001-1
页数: 648
定价: 46.00元
装帧: 精装
丛书: 20世纪人类思想家文库
ISBN: 9787542614957

是在文章中看到的引用,出自此书,具体出自那里没有找到

举报
赞 回应

springhero 2015-03-23 17:05:36
引言必须在上下文里理解。你的困惑应该也是从上下文解释,才有意义。请行吗再翻阅原书。
删除赞 回应

豆瓣酱 (姥姥当年酿的。。) 2015-03-24 00:05:59
匮乏之匮乏 就是 没有匮乏吧 双重否定表肯定
删除赞 回应

springhero 2015-03-24 10:41:03
既然是肯定,怎会是精神病的特征?
删除赞 回应

豆瓣酱 (姥姥当年酿的。。) 2015-03-24 21:43:57
既然是肯定,怎会是精神病的特征? springhero
这五个字不是这个意思么 == 那雄伯认为精神病的特征是啥子咧
删除
举报
赞 回应

蜉蝣Sir (la passion du réel) 2015-03-24 22:36:40
精神病是父之名被除权(foreclosure),除权使得使得不可能性(想象的phallus)表达得以可能的能指(父之名)被排除,所以是“匮乏之匮乏”。

雄伯
蜉蝣的论述推想是来自这段:
For Lacan, what is foreclosed is not the possibility of an event coming to pass, but the very signifier,or signifiers, that makes the expression of impossibility possible in the first place.
对于拉康而言,所被除权的东西并不是事件发生的可能性,而是能指,起初让不可能性的表达成为可能的能指。
蜉蝣在能指后面括弧(父之名),就说精神病是父之名被除权。就形成豆瓣酱所说的“父之名的匮乏(缺乏、缺失) 父之名是禁止的功能 也是负的 负负得正 “

雄伯想要提出的质疑是:能指等于是“父之名“吗?
拉康所说的事件(event)并不是指象征界the symbolic的事件,而是实在界the real的事件。同样地,能指the signifier是指在能指的锁链signifying chain,朝向原初的实在界的所指the signified的能指。所被除权的东西是能指,指的是“起初让实在界的不可能性的表达成为可能的能指“,而不完全等于就是“父之名”。因为实在界的不可能性的表达是能指的主体the subject 的表达。蜉蝣与豆瓣酱将父之名的匮乏等同于精神病,无形中也将不可能性的主体的表达,贬为精神病,岂不哀哉!



不屈服的忏悔者 2015-03-28 21:51:06
匮乏之匮乏 指的是原初匮乏未被命名 阉割是一个抽象的符号姿态 什么也不减除 而是添加了一个形式符号 x 好像你就永远失去了一个东西 从此永远亏缺 但是有的人沉浸在阉割焦虑中 是因为这个符号姿态没有完成 所以他以想像的父亲阉割和生理病症 代替自己完成阉割 但是这一阉割是自己完成不了的 因此这种情况往往是精神病 最典型的案例是小汉斯的恐马症和狼人的例子 狼人一直怀疑自己的鼻子有毛病 当医生告知只是疑病妄想 反令其焦虑 觉得已无药可救 总之无论男女早一点承认自己没有男根就对了 不承认匮乏就是匮乏的匮乏

雄伯
不屈服的忏悔者的这篇论述的武断之处,在于将以意识的象征界the symbolic的父之名的阉割奉为终极真理。因此不承认匮乏就是匮乏的匮乏,就是精神病。甚至夸张地说:“总之,无论男女早一点承认自己没有男根就对了!”

拉康则是称赞弗洛依德对于无意识the unconscious的发现,类似哥白尼的天文学天体运行的发现。自古以来,作为能指的实在界the Real的所指the signified的无意识,始终并未完全被象征界的父之名所阉割殆尽,总是有除不尽的余数undividable remainders,以无意识的重复的冲动drives出现。这些被象征界武断地视为症状的冲动,从实在界与想像界而言,是主体的生命实存的可能性the possibility of the subject that is。拉康在23研讨班“圣状Sinthome”,曾以他的学生的真诚相爱authentic love,小说家乔伊斯Joyce的凭借艺术与文学秉赋,从空无中创造 ex-nihile,作为统合三界集合领域的真实界the true。此时的匮乏的匮乏难道就是精神病吗?自古以来,颠覆象征界的父之名的志士仁人都是精神病吗?忏悔者,你既然自许为“不屈服”,又何以甘心早一点承认自己没有男根就对了?

雄伯手记1040328

March 27, 2015

雄伯手记1040328

细雨霏霏的下午,用五十cc的小摩送W到后车站。途中W幽幽地说:「我们听经闻法是存著抱火柱的心情!」没有回头观看她说话时的表情,无法揣测她的确实意涵是法华经的“火宅”教义的延伸,还是遭受挫现实折的感触。只能在下车时关切地跟她说:「出门在外要学会保重自己。」

然后,转向郊区的园艺中心穿着雨衣观看花树,猛然发现有一棵初长成花蕾的水蜜桃树,标签上面写著200。一星期前,我已经看见它。当时,它树叶落尽,枝干憔悴,奄奄一息的模样。没想到经过一星期的梅雨的润湿,它居然枯木还春般地复甦起来。於是急忙拿起,前往寻找老板准备付账。老板一看价格标签与花树,惊叫地说:「不可能,价格不可能这样便宜!」

於是转向隔壁的园艺店,发现前一星期观看的一棵山樱,定价380元。在柜台付完帐,前往取树,女老板一看枝叶茂盛的高大的山樱与上面的价格标签,有点后悔地说:「这是以前的价格,忘了调整。」

经过将近一年的折腾,房屋后面的污水道与水沟的工程终于完成。家家户户都将拆除的围墙重新興建回去。「你若不建围墙,小偷来临时,窗户玻璃轻易就可以突破,这样太不安全了!」隔壁的邻居关切地跟我表达。

摆上花树的屋后,绿意盎然,空气新鲜。从屋内观看窗外,光线明亮,花树枝叶摇晃的景观也让人愉悦。我每次到厨房倒茶时,总是打开后门观看一下,舒坦之余,心里不禁想著:「假如人的心灵的围墙与铁窗也能拆除,让美好的同理心开放,这世间的人的相处与交往,该是多么的令人响往!」

雄伯手记1030809

August 9, 2014

雄伯手记1030809
幻想之为分析中的建构
兼论克莱因同拉康的分野与交会

李新雨

  正是在幻想的本质与功能问题上的此种差异,导致了克莱因派和拉康派在个案处理与临床操作上大相径庭的实践方式。对克莱因派来说,对象首先是经验性的,以致他们混杂了无意识的冲动与亚伯拉罕意义上的对象,而在拉康派看来,对象则首先联系着弗洛伊德意义上的那一永远无可挽回的原初的丧失。然而,遗憾的是,当克莱因碰巧认识到这一点时,她已是残年余力,弥留之际了。只有在垂暮之年,她才最终走近了拉康1974年在《电视》演讲的最后发出的那句掷地有声的结语:“从父亲到更糟”(du père au pire)【36】。

Pierre Gilles Guéguen
On Fantasy: Lacan and Klein

For Kleinians the object is empirical. They compound the unconscious drive and the
Abrahamian object, while for Lacan and Freud the object is related to our irretrievable loss. By the time she happened to realize it, Mrs. Klein was very old, almost at the edge of death. Only then was she able to come close to what Lacan uttered as the concluding sentence of Television: “From Dad to worse” (Du père au pire).16
雄伯
组长新雨这篇文章精辟入里,令人赞赏。有部分资料,则是参照Pierre Gilles Gueguend 的On Fantasy: Lacan and Klein。有几个术语,则是有待更进一步注释:
亚伯拉罕意义上的对象(Abrahamian object),指的是乳房与粪便(breast and feces)等等的身体或身体上的对象(客体)。卡尔、亚伯拉罕(Karl Abraham)于1924年提出部分客体之爱partial object-love 理论,将客体的分裂与自我的分裂连接论述。克莱恩则是追随其主张。

“从父亲到更糟”(du père au pire)(from dad to worse),则是必须跟le pere ou pire (bad or worse) 「选择糟糕,或是更糟糕」,合并起来理解。

拉康在这里卖弄成语“from bad to worse” 「从糟糕到更糟糕」,也就是每况愈下。Dad (父亲)与bad (糟糕),故意扭曲使用。Bad or Worse 与Dad or Worse 的混淆扭曲,造成一语双关的歧义性ambiguity效果。

“bad or worse” 「选择糟糕,或是更糟糕」,也是拉康的一个重要主张。”bad“或”dad“指的是父亲之名下的强迫性选择(forced choice),也就是苏菲亚的选择(Sophie‘ Choice),在集中营的犹太女子苏菲亚,必须选择两个儿子中,捨弃一个,才能被德国军官接纳。这是bad(糟糕的选择),也是父权价值与权威dad下的被迫选择,无论选择捨弃哪一个儿子,都让苏菲亚充满罪恶感。

另一个选择是worse(更糟糕),也就是安提贡尼Antigone的选择,或罗蜜欧与朱丽叶的选择。他们捨弃身体作为客体的存在,而选择享受生命主体的自由与欢爽。名为「更糟糕」worse,就拉康而言,其实是「更好」better的一种反讽。只是俗众执著,误以为身败名裂就是「更糟糕」,而对无意识的生命主体的自由与欢爽的欲望,作为让步(give way as to his desire),拉康认为那才是最大的罪恶感。

雄伯手記102829

August 29, 2013

雄伯手記102829

首次目睹她的妍姿,是在重慶街的市集。一位老人站在她的旁邊,手裡拿著一小張她花朵燦爛的照片,炫耀地說,這是從澳洲進口的稀有花卉種子,經過漫長時間繁殖出來的。我細讀照片上的文字是Nerium Oleander。

大小株三株,我一時心血來潮,全數購買。問及她的芳名,老人說:「袋池」。

我回家往網路查尋,並無「袋池」這樣的花名,倒是從Nerium Oleander的照片及特性描繪,查尋回到中文的資料,竟然是有毒的植物。

雖然心有疑懼,我仍然被她的其他正面的特性所吸引。譬如,醫學與生物科技的研究,從Nerium Oleander的提煉物質,發現有增強免疫能力與抗癌的功能。有一家化妝品公司,在網路大作廣告,以Nerium Oleander的提煉物質作為主要訴求,謂具有養顏美容,永保青春皮膚的功效。

我相信哲學家德希達Jacques Derrida的說法:英文Pharmacy(藥劑)的字源有正反歧義,一是毒藥poison,另一是解藥remedy。正如人生的百態與疾病,有時「毒藥就是解藥」。

我繼續被她的毒性與藥效的交加所著迷,偏訪其他園藝花卉店,卻了無她的蹤跡。有一天騎腳踏車經過王母娘娘廟附近,發現有兩株花朵盛開的Nerium Oleander。我停駐觀賞良久,然後發現花園裡插著一個警示牌,上面寫著:「花卉僅供觀賞,不送不賣,請不要再問!不問而取是偷竊,可判2到5年徒刑!」

我不禁呀然失笑,對於花卉主人的尊重其事與偏執的自負。不過,以後每次騎機車兜風,我總是忍不住繞道那裡,停駐觀賞一下。經過大約兩個星期後,突然發現這兩株Nerium Oleander 不翼而飛,心裡一直感到納悶:「果真花妍招妒,被偷了?」

有一天下午,我騎機車兜風,經過南濱堤防的荒僻小路時,猛然發現路邊,有兩大株的Nerium Oleander,高大的枝葉與怒放的花朵,震懾心弦。我停駐觀賞良久,最後終於鼓起勇氣,進入旁邊小徑的住家詢問。

住家主人先是說「小徑裡面的花樹才是我們的,路邊的不是。」,出來觀看後,又大方地說,「你想要,可以拿幾枝,沒有關係!」

於是我回到市區的特力屋買了一把長柄剪刀,用一大布袋,裝了四枝回來,依照網路資訊所教導的遷插方法,泡水數天后,分別培植於盆栽裡。

我的遷插盆栽並未成功,過一個星期後,Nerium Oleander 的燦爛花朵與枝葉陸續枯萎凋謝。

惆悵之餘,我每天從修行屋,回世俗屋時,都特意繞道早晨市集。終於有一天心血來潮地靠近花卉攤位,仔細一瞧,咦!那不就是我心中念茲在茲的Nerium Oleander嗎!

回想到前些日子,我流覽網路臉書,觀看到因讀書會結識的年輕朋友P,張貼的一篇短訊文,謂:「最近我在想:『愛很難,尤其當「礙」到自己的痛楚時候。』對於此,長輩怎麼說呢?

對於「前輩」一詞,我本想對號入座,像往昔讀書會講述拉康精神分析那樣,賣弄知識學問,予以指點迷津。然而,滑鼠浮標在臉書上來回逡巡,卻始終打不出任何字句出來。心裡恍然了悟,男女感情之事,前輩跟後輩一樣,即使是哲學家如蘇格拉底,精神分析家拉康,經歷人生滄桑之後,卻依舊僅能悵然迷惘!或者,正如哲學家德希達所說,毒藥可以成為解藥,反過來說,解藥也可能成為毒藥!就像日本電影「失樂園」的情節那樣,愛情是迷失的生命的救贖,同時也是終極致命的毒藥。敢不敢喝?願不願意喝?端看各人的生命的抉擇!

雄伯手記103627

June 26, 2013

雄伯手記103627

假花

我對假花並非沒有常識。Li 跟我前去觀看園景土地時,就曾斬丁截鐵地指著我住家附近的一大簇盆栽說:「底下的那盆聖誕紅是假花!」

「你怎麼知道?」我詫異地問。

她前往盆栽前面蹲下來,用手伸到裡面去扯花葉,然後站起來說:「真的花葉很脆,一扯就斷。然而,這盆聖誕紅的花葉,無論怎麼扯,都紋風不動。何況,現在也不是聖誕紅開花的季節。」

然則,我卻還是買了一盆假的五彩楓樹及一盆青楓。

那是一棟老舊的宿舍,主人在門前擺了一些玉石及花樹,我前往觀覽時,他歡迎地說:「庭院裡面還有。」

我進入堆滿雜物的庭院裡面,發現有一盆壯麗的五彩紅及深綠的青楓,美豔照人。隨口就問了價格。

「二百元!」

老闆的回答價格便宜地令我怦然心動。當下決定兩盆一起拿下,儘管我當時是騎腳踏車前往,懸置後面的滑輪同時載兩盆極為勉強。裝容兩盆楓樹的並不是尋常的花盆,而是已經破裂的籃子。在拖行途中,放在籃子裡的一些土木塊,逐漸掉落,兩盆楓樹也東倒西歪地摔倒地下。我蹲下來檢回土木塊,再將兩盆楓樹重新用塑膠帶綁好,情況頗為狼狽。

我的動作與景象沿途引起不少行人注意。有人問我楓樹來歷,有人問楓樹價格。我當時以為我檢到便宜貨,自覺心虛地沒有直接回答。

「怎麼,價格還不方便講?」有位少婦還不悅地揶揄。

當我花了將近一個小時,才滿身大汗地將這兩盆楓樹拖回榮正街舊家時,附近鄰居過來圍觀時,才有人跟我點醒,這些是假的楓樹。

我恍然大悟。難怪這兩盆楓樹,沿途東倒西歪地摔落,葉片卻始終完好無損!

我仍然沒有後悔,畢竟老闆跟我收的是假樹的價格。他並沒有詐騙我,是我自己一時的貪心與欲望模糊了我應有的理性判斷。這使我想到年少時讀過的「列子」的寓言教訓:

昔齊人有欲金者,清旦衣冠而之市.適鬻金者之所,因攫其金而去.吏捕得之,問曰:「人皆在焉,子攫人之金何?」對曰:「取金之時,不見人,徒見金.」

即使是塑膠製成的假樹,我仍然跟它們安置了一個生存的空間。原先屋後二樓陽臺加蓋的房間,現在被我用來充當盆栽的園地,但是日照的時間並不充分,一般的盆栽很難獲得蓬勃的成長及生機。兩盆壯麗假樹放置那裡,仍然可以添增景色,既不用澆水,又不會因為欠缺陽光而枯萎。仍然有其實用的角色可以扮演。

這讓我想到,後現代的社會,虛假的東西與虛假的感情到處充斥,大多數人卻仍然安之所素,不以為忤。在現實的生存條件不是很充裕的環境裡,它們是有存在的必然性及實用性。

只是,花樹,最好還是買真實的花樹,畢竟它們才是具有成長的生機。作為人,何嘗不是如此呢?

雄伯手记103627

June 26, 2013

雄伯手记103627

假花

我对假花并非没有常识。Li 跟我前去观看园景土地时,就曾斩丁截铁地指著我住家附近的一大簇盆栽说:「底下的那盆圣诞红是假花!」

「你怎么知道?」我诧异地问。

她前往盆栽前面蹲下来,用手伸到里面去扯花叶,然后站起来说:「真的花叶很脆,一扯就断。然而,这盆圣诞红的花叶,无论怎么扯,都纹风不动。何况,现在也不是圣诞红开花的季节。」

然则,我却还是买了一盆假的五彩枫树及一盆青枫。

那是一栋老旧的宿舍,主人在门前摆了一些玉石及花树,我前往观览时,他欢迎地说:「庭院里面还有。」

我进入堆满杂物的庭院里面,发现有一盆壮丽的五彩红及深绿的青枫,美艳照人。随口就问了价格。

「二百元!」

老板的回答价格便宜地令我怦然心动。当下决定两盆一起拿下,尽管我当时是骑脚踏车前往,悬置后面的滑轮同时载两盆极为勉强。装容两盆枫树的并不是寻常的花盆,而是已经破裂的篮子。在拖行途中,放在篮子里的一些土木块,逐渐掉落,两盆枫树也东倒西歪地摔倒地下。我蹲下来检会土木块,再将两盆枫树重新用塑胶带绑好,情况颇为狼狈。

我的动作与景象沿途引起不少行人注意。有人问我枫树来历,有人问枫树价格。我当时以为我检到便宜货,自觉心虚地没有直觉回答。

「怎么,价格还不方便讲?」有位少妇还不悦地揶揄。

当我花了将近一个小时,才满身大汗地将这两盆枫树拖回荣正街旧家时,附近邻居过来围观时,才有人跟我点醒,这些是假的枫树。

我恍然大悟。难怪这盆枫树,沿途东倒西歪地摔落,叶片却始终完好无损!

我仍然没有后悔,毕竟老板跟我收的是假树的价格。他并没有诈骗我,是我自己一时的贪心与欲望模糊了我应有的理性判断。这使我想到年少时读过的「列子」的寓言教训:

昔齊人有欲金者,清旦衣冠而之市.適鬻金者之所,因攫其金而去.吏捕得之,問曰:「人皆在焉,子攫人之金何?」對曰:「取金之時,不見人,徒見金.」

即使是塑胶制成的假树,我仍然跟它们安置了一个生存的空间。原先屋后二楼阳台加盖的房间,现在被我用来充当盆栽的园地,但是日照的时间并不充分,一般的盆栽很难获得蓬勃的成长及生机。两盆壮丽假树放置那里,仍然可以添增景色,既不用浇水,又不会因为欠缺阳光而枯萎。仍然有其实用的角色可以扮演。

这让我想到,后现代的社会,虚假的东西与虚假的感情到处充斥,大多数人却仍然安之所素,不以为忤。在现实的生存条件不是很充裕的环境里,它们是有存在的必然性及实用性。

只是,花树,最好还是买真实的花树,毕竟它们才是具有成长的生机。作为人,何尝不是如此呢?

雄伯手记102522

May 22, 2013

雄伯手记102522

「光是读书,没有修行实践是不行的。」

周日的读书会,来了一位从美国学成归国的荣格小组成员的学者P,倾听我侃侃而谈拉康理论,及新年后搬到荣正街旧家独居修行的经验,她若有所感地说:

「我现在读过太多理论的书,每天几乎生活在疯狂的边缘。但是我生命中似乎另一股理性的力量告诉我,我这样的人绝对不可能发疯。」

「你可别忘了伊狄浦斯的身不由己的命运的悲剧!」我提醒她说。

她似乎认同地点点头:「你刚才所谈论的拉康理论是学术,我现在离开学术圈已经有一段时间,所以没有什么感动。倒是你叙述每天慢慢地骑著脚踏车或摩托车,大街小巷地欣赏人家门口的盆栽,以及到处观看园艺花卉的休闲心情,我才认为是一种修行实践。」

搬回荣正街旧家时,发现小巷里好几家围墙前都摆放一些大大小小的盆栽。隔壁邻居甚至将两大盆胡椒术及其他盆栽摆放在我的门前墙壁。刚看到我时,她还有点不好意思地问:「摆放这里,没关系吧?」

「没关系!没关系!」我连忙地回答,顺便赞赏一下:「这些胡椒术长得好茂盛!」

「胡椒术可以赶蚊子!」她喜悦地说,「旁边虽然有下水道臭水沟,但是现在都没有蚊子。」

於是我也去特力屋买了三盆小胡椒术,前后院子及楼上各摆一盆。然后,不知不觉地对盆栽感到興趣起来。每天下午骑车出去兜风时,顺便观看各处的园艺花园,每次都带回一两盆价位便宜的盆栽。

就这样不知不觉地过了两个月,发现盆栽的数目越来越多,把前面及后面庭院都填满了,为了牵就阳光的照射,我将一些盆栽放置到二楼的阳台。

隔壁邻居见了不禁勃然大怒。

「那是阳台耶,怎么可以让你放置盆栽!阳台的用途是、、、」

我抬头望见她二楼的阳台,用铁门拉下近乎四分之三的空间,阳台里面空无一物。我心中纳闷地想:「那么,阳台的用途是做什么用?」

她继续找出各种理由抗议,「你在阳台浇水,地板会长鲜苔,你老人家独居,万一滑倒了,怎么办。你不要再在那里喷水,墙壁会长壁癌。你盆栽越来越多,会有蚊子,虫类,及臭味出现、、」

由于翻译精神分析理论学来的习惯,我仅是细心地聆听着,没有马上回答。最后终于忍不住地指著阳台的枫叶,红枫说:

「你瞧!那不是很漂亮吗?美化环境不好吗?呼吸新鲜空气不好吗?」

「漂亮是漂亮,」她依旧不满地说,「你要呼吸新鲜空气,就到公园去。这里是住家,住家怎么可以弄得像公园一样。」

我沉默下来。学习精神分析养成的习惯,继续辩解会形成无谓的争吵。心里突然掠过荣格小组的P的话语:「这就是精神分析的修行与实践!」

32hsiung@pchome.com.tw
https://springhero.wordpress.com

目标与途中

December 7, 2012

目标与途中

搭乘飞机旅行,通常目的地的重要性要胜过于途中,你不会花费千元或万元,仅是为了享受飞机内部的拥塞空间或窗外景色。但是骑脚踏车自助旅行,因为速度相对缓慢,途中的景色就远比目的地的响往更为重要。否则漫漫长途的耗费力气与沉闷,准教人难以为继。

最近从事翻译的经历,让我亦有类似感觉。翻译内容必须要有引人入胜的地方,始能支撑我长久继续下去。否则仅是为了些微稿酬或其他目的,而耗费冗长时刻,往往会觉得这是一件苦差事,边翻译边想放弃。

哲学家尼采在「苏鲁支语录」有更明确的比喻:「人是一条繫于野兽与超人之间的绳子,一条深渊之上的绳子。一个危险的越过,一个危险的途中,一个危险的回顾,一个危险的颤栗与停顿。人之伟大,在于他是一个桥梁,而非是目的。人之可爱,在于他是一个序曲,一个过渡。」Man is a rope between beast and superman—a rope over an abyss, a dangerous across, a dangerous on-the-way, a dangerous looking-back, a dangerous shuddering and stopping. What is great in man is that he is a bridge and not an end. What can be loved in man is that he is an overture and a going under.

但是他在「道德系谱学」研究苦行僧ascetic时的结论却是:「人宁可以空无为目标,不能没有目标」。Man would sooner have the void for the purpose than be void of purpose。

孰是孰非?

拉康在「精神分析四个基本观念」探讨冲动drive时,亦区分目的物object与目标aim。观看他所画的图形基模,所谓目标aim 倒像是环绕小客体的途中。文本是这样说的:「当你信任某个人一个任务时,目标aim并不是他带回来的东西,而是他必须旅行过的路线。目标就是被旅行过的途中。法文的but,可以被翻译成为英文的另外一个字目的物goal。在射弓箭时,目的物也并不是but。它并非是你射中的鸟,它曾经获得一个射中,因此获得你的but。」When you entrust someone with a mission, the aim is not what he brings back, but the itinerary he must take. The aim is the way taken. The French word but may be translated by another word in English, goal. In archery, the goal is not the but either, and thereby attained your but.

无论你是分析者,或分析家,对这个冲动的基本认识,岂可忽诸!

手机与欲望

小时候,目睹体形比人壮硕数倍的牛,在田里边被鞭打边工作,不禁感到哀悯。但是牛鼻子被穿过绳索,除了乖乖听从命令动作外,似乎也没有更好的选择。

长大后读书识字,开始思考人的欲望,跟生活处境与社会结构的关系。逐渐感受到,人虽较牛聪明百倍,但是欲望若是被社会价值操控控制,所处情境与结局,跟牛相比其实好不了多少。

从政治结构,到各行各业的各种商品的行销设计,利用广告文宣作为媒介,有些甚至是各种利益团体互相勾结,莫不是以人的欲望作为操弄,以达谋取暴利的目的。

以A商品为例,现金价本身已经是暴利,行销者仍然花言巧语诱拐你绑约使用,形同是分期付款。结果购买者付出的费用,是原现金价的倍数。

精神分析理论乍听起来,专业术语连篇。总结到底,不外乎就是分析者与分析家的欲望是什么?从事精神分析,请先从自己的欲望什么开始分析起!

精神分析:弗洛伊德的立场是什么?

July 10, 2012

精神分析:弗洛伊德的立场是什么?
2012-07-05 01:38:27 来自: 何许人(找人中……)
这个,实际上是Bernfeld对柏林小组的决定所做的解释。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不久——他说是1920年——弗洛伊德和精神分析突然出乎意料的世界闻名。精神分析在德国和奥地利到处出现(在报纸上,小酒馆中、剧院里、青年运动、工会里等等)。这一成功,Bernfeld说,在老一辈的分析家那儿激起了真正的恐慌,他们本来应当意识到新的情况需要其他的对策而不是简单的第一时间的“英雄气概”。精神分析曾经到处都是……除了在医学专业中收到轻视,尽管年轻的精神科医生们对之颇有好感。此外,让人好奇的是,Bernfeld同样评论到,精神分析家们自己要求收到尊重。他们想要处于医学的专业的一部分,并且,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们感到他们应该有他们自己的临床,他们自己的专业学校,他们自己的同业协会。

实际上,对于如何适应新形势的问题曾经有两股趋势。

“在维也纳,弗洛伊德身边,Bernfeld写到,我们趋向于认为这个新形势给精神分析提供了一些机会来认真研究精神分析及其在临床与教育的所有领域的引用。在柏林,趋势更准确地说是把精神分析协会与一般文化运动分开,并把精神分析作为医学行业中的专业建立起来。作为妥协,维也纳与柏林的临床教学都决定在他们的训练大纲中给非医学人士留出一些空间。但是很快出现不断增长的趋势,即他们的目的是要发精神分析的文凭。最终,柏林的趋势占了上风。”(译者注:引用Bernfeld的文章)

为什么这个趋势会占上风?Bernfeld没有提出这个问题,他继续:

最重要的是,然而,对于我今晚正在考察的关于训练的这些特点的发展,是由于弗洛伊德的病。如同你们可能记得的是,弗洛伊德的癌症在1923年夏天被发现,所有人,包括他自己和他的医生们都认为他在几个月内会死去。第二年夏天,我们证实癌症是可以控制住的,并且弗洛伊德可以活得更长,长达数年。

Bernfeld接着说,我不需要向你们详细解释这一年里弗洛伊德的死里逃生对维也纳和柏林的老一辈分析家们可能意味着什么……(译者注:上面两段继续引用,原文为缩进段落)

在暗指到兰克这个他称之为“它我的爆炸”个案以后,Bernfeld继续说:

在其他的分析家中,有些因为这个潜在的危险的丧失变得特别焦虑,并愿意不惜一切代价构筑一道面对异端者的堤防,鉴于他们感到目前对精神分析的未来负责。他们决定对新来的人做一个严格的挑选,通过一个强制的权威的持训练和长期的考验来决定最终的接纳。实际上,他们由于他们自己的矛盾情感惩罚他们的学生们(译者注:此处为斜体字,矛盾情感ambivalence为精神分析概念,可参见http://lxl26.blog.163.com/blog/static/157785542010320115651537/)。由于同样的理由,他们加强了弗洛伊德始终想要避免的唯一倾向:局限精神分析直至把它当作精神病学的附属之物。(译者注:此段同样引用Bernfeld的文章)

这段证词的意义是无可怀疑的:我们可以恰如其分地说精神分析的体制化过程,从那些推动它的人的角度说,是一个行动化(译者注:原文行动化为斜体,acting out是一个精神分析概念,参见http://blog.roodo.com/clinical_psy/archives/18475807.html),这个行动化展现了他们的欲望,它仅仅意味着:要明白这个欲望是与一个禁止每个人有其独特的享乐(jouissance)的观念的防御有着本质联系(为了避免说有效的同一性),它“保证”了主人的地位。精神分析的体制化如同一个重复,在那里展现了“行动者”自己不知道的神话,这个神话被弗洛伊德在与禁忌一书中所发展,即一个“兄弟姊妹之间的”被谋杀所支配的协议,这个既没有没实现不被承认或者说被承认但并未实现的谋杀;它是一个压抑中汇合的结果。同样,精神分析的社会化,如同它向“医学领域”的整合一样,是一个以社会联系为基础的合谋的加强。总之,关于精神分析的体制化,我们表现得就象精神分析从未存在过一样。为何如此多的害怕使得完成一项责任变得象是警察行动一样,难道“站在弗洛伊德的位置上”不是来到这样一个的位置,其中可以允许每个人更好地使用精神分析吗?为何如此保守,如此想要得到尊重与社会承认的需要,如果不是要在其中找到一个深深的孤立的然而是可以计算的犯罪的不在场证据的话?

在这种情况下,那将是毫不令人吃惊的,如果我们了解到——如同Bernfeld注意到的那样——那些最虔诚地要保护精神分析受异教徒侵害的人们是,尤其有,Alexandre、Rado、Reich、K.Horney、Fromm,Reichman-Fromm。同样不令人吃惊的是他们都缺乏一种创造力……既然弗洛伊德留下的空白成为一个错误的神经症的被禁止的“位置”。

因为毕竟,作为训练的方法,我们不能说——如同Bernfeld指出的——柏林的成员们找到的方法是其他的对精神分析真正感兴趣的人不能找到的。他们的“成就”仅仅在于把那些这个个人选择领域中的东西转换成了义务。这是一个有着严重后果的尝试,因为从此以后,“做”训练性分析就如同——按照Bernfeld的说法——“做”(上)一个为了要成为医生而有的解剖预备课程一样。

情况被很好地判断为——如同Bernfeld不乏强调的:尽管已经有三十年的经验(如果从现在算起的话要再加30年),我们还是几乎不知道训练性分析的过程,也不知道它由什么构成。

如果这是真的——如Bernfeld指出的——一旦一个机构成立了,他可能追随其他那些建立之初的动机之外的动机的话。如果不是为了它的等级的功能的好处的话,我们又将往哪里寻找这些其他动机呢?
(法语版18页至21页倒数第二段,同时参考英文版60页倒数第一段至于64页第三段)

2012-07-05 09:41:36 springhero
“在维也纳,弗洛伊德身边,Bernfeld写到,我们趋向于认为这个新形势给精神分析提供了一些机会来认真研究精神分析及其在临床与教育的所有领域的引用。在柏林,趋势更准确地说是把精神分析协会与一般文化运动分开,并把精神分析作为医学行业中的专业建立起来。
雄伯说
请何许人贴出「一般文化运动」的法文,因为 英文是general analytic movement 一般个人分析运动
维也纳主张:精神分析应该专注研究的教育,也应该运用于治疗。而柏林则是主张分开。

作为妥协,维也纳与柏林的临床教学都决定在他们的训练大纲中给非医学人士留出一些空间。但是很快出现不断增长的趋势,即他们的目的是要发精神分析的文凭。最终,柏林的趋势占了上风。”(译者注:引用Bernfeld的文章)

雄伯说

也就是教学教育派占上风,个人分析作为治疗式微。

2012-07-05 10:04:01 springhero
在暗指到兰克这个他称之为“它我的爆炸”个案以后,Bernfeld继续说:

在其他的分析家中,有些因为这个潜在的危险的丧失变得特别焦虑,并愿意不惜一切代价构筑一道面对异端者的堤防,鉴于他们感到目前对精神分析的未来负责。

雄伯说
「它我的爆炸」的法文请贴出,英文是an outburst of the id (本我的发作)
「这个潜在的危险的丧失」,英文是the threatened loss ,指个人分析派,因为受到专注研究教育派的占上风的威胁,可能会被消灭或消失

这个异端者heterodoxy,指专注研究教育派。
2012-07-05 10:34:50 springhero

何许人
我们可以恰如其分地说精神分析的体制化过程,从那些推动它的人的角度说,是一个行动化(译者注:原文行动化为斜体,acting out是一个精神分析概念,参见http://blog.roodo.com/clinical_psy/archives/18475807.html),这个行动化展现了他们的欲望,它仅仅意味着:要明白这个欲望是与一个禁止每个人有其独特的享乐(jouissance)的观念的防御有着本质联系(为了避免说有效的同一性),它“保证”了主人的地位。

雄伯说
One could find no better way of saying that the institutionalization of psychoanalysis was, on the part of those who promoted it, a piece of acting out, a staging of desire at its most stubbornly resistant to signification: that is, of desire as essentially bound to ( not to say effectively identical with ) the defence which forbids each and every one of us from enjoying a certain quotient of pleasure held out or ‘promised ‘ by the place of the master.

我们可以恰如其分地说:精神分析的体制化,就它的推动者而言,是一种激情行动,展现欲望,作为它最顽强的抗拒被意义化。换句话说,欲望的展现,作为基本上是跟防卫息息相关( 姑且不说它是实际上认同)。这种防卫让我们的每个人及所有人,都无法享受到作为主人的地位,所赋予或承诺的某些份量的欢乐。

2012-07-05 16:20:52 springhero
何许人
精神分析的体制化如同一个重复,在那里展现了“行动者”自己不知道的神话,这个神话被弗洛伊德在与禁忌一书中所发展,即一个“兄弟姊妹之间的”被谋杀所支配的协议,这个既没有没实现不被承认或者说被承认但并未实现的谋杀;它是一个压抑中汇合的结果。

雄伯说
The institutionalization of psychoanalysis was like a ‘repetition’ or ‘ rehearsal’ which enacted without the ‘actants’ being aware; the myth promoted by Freud in “Totem and Taboo”, of a ‘fraternal’ deal dictated by a murder not so much actual as unable to be acknowledged, or rather able to be so even though it had not actually taken place; It was the end-point of a set of convergent repressions.

精神分析的体制化就像一种「重复」或「彩排」。这种重复或彩排在进行演出时,「演员们」自己并不知道。这是弗洛伊德在「图腾与禁忌」一书主张的神话。这个神话指明兄弟之间的一项交易,这项交易,并不是由于一件实际的谋杀而被指定,而是由于这件谋杀仅能心照不宣,或是仅能够口头喧嚷,即使谋杀实际上并未发生。这是(弑父)欲望潜抑汇集的结果。

2012-07-09 03:47:37 何许人 (找人中……)
“在维也纳,弗洛伊德身边,Bernfeld写到,我们趋向于认为这个新形势给精神分析提供了一些机会来 … springhero
一般文化运动 法文是“mouvement culturel général”

实际上根据这一段,维也纳主张的是应当“认真研究精神分析及其在临床与教育的所有领域的引用”,也就是说要把精神分析和文化运动联系在一起,考虑到弗洛伊德著作的涉及的方面如此之广(特别是后期),这种想法对维也纳协会是正常的吧。

相反,柏林希望的是象医学那样的专业化……

2012-07-09 03:59:09 何许人 (找人中……)
在暗指到兰克这个他称之为“它我的爆炸”个案以后,Bernfeld继续说: 在其他的分析家中,有 … springhero
「它我的爆炸」的法文是 explosion du ça ,英文是an outburst of the id (本我的发作),看來是我的误译,但是要id或者ça 是要翻译成“本我”还是翻译成“它我”是需要讨论的,或者直接翻译成“它”?

「这个潜在的危险的丧失」,英文是the threatened loss ,法文是la perte menaçante,指的应该是弗洛伊德得癌症可能会死的潜在的丧失。

因此,这个异端者heterodoxy,我觉得应该不是指专注研究教育派。而是指向荣格、阿德勒等一些与弗洛伊德见解不同,被逐出精神分析领域的人。

2012-07-09 04:06:57 何许人 (找人中……)
何许人我们可以恰如其分地说精神分析的体制化过程,从那些推动它的人的角度说,是一个行动化 … springhero
这段我的理解是:1、体制化是一个欲望的acting out 2、这个欲望与防御有一个基本的联系 3、这个防御禁止每个人每个人独自的享乐。(就好像我和雄伯在这里讨论而产生的各自的享乐一样,虽然我不太明白拉康的享乐的概念,就教于雄伯如何理解享乐?) 4、这个禁止使得主人的地位得以可能(这正是体制化的结果,产生主人和主人的辞说,从而偏离精神分析的辞说,我想)

法语句子有点复杂,但是拆开来我的理解就是这样,熊伯呢?

2012-07-09 04:16:28 何许人 (找人中……)
何许人精神分析的体制化如同一个重复,在那里展现了“行动者”自己不知道的神话,这个神话被弗 … springhero
这一部分法文和英文的翻译意思差不多,只是:1、法文版没有用rehearsal这个词语,仅仅用了répétition(英文repetition) 2、dictated(法语dicter)我翻译成下面第三个意思,雄伯翻译成指定。
1. 口授, 口述; 使听写:
2. 授意, 指使, 指点:
3. 决定, 支配:
4. 强加; 规定:

另外,由于中文词汇使用的问题,“欲望潜抑”对应于我的“压抑”(英文的repressions,法文的refoulement)

2012-07-09 06:04:36 springhero
雄伯说

The id 翻译为「本我」,大家都知道是弗洛伊德的自我ego,本我id,超我superego的通用术语。何许人若翻译为「它我」,请问是谁家的术语?

The threatened loss,若照何许人翻译为「这个潜在的危险的丧失」,法文是la perte menaçante,指的应该是弗洛伊德得癌症可能会死的潜在的丧失。那上下文会变成「弗洛伊德的从癌症死里逃生,让这些人变得特别焦虑」,这不是很奇怪的说法吗?

至于异端者heterodoxy,由于上文仅是提到学识研究教育派及个人分析派的矛盾,以及个人分析可能会被消失的威胁,并没有提到荣格,阿德勒等一些与弗洛伊德见解不同,被逐出精神分析领域的人,何许人凭什么就把它想象成为后者?

2012-07-09 06:19:10 springhero
何许人
3、这个防御禁止每个人每个人独自的享乐。(就好像我和雄伯在这里讨论而产生的各自的享乐一样,虽然我不太明白拉康的享乐的概念,就教于雄伯如何理解享乐?) 4、这个禁止使得主人的地位得以可能(这正是体制化的结果,产生主人和主人的辞说,从而偏离精神分析的辞说,我想)

雄伯说
何许人的法文诠释跟英文的翻译出入颇大,能否请何许人将法文贴出,让其他懂法文的人出来澄清一下?

2012-07-09 06:55:47 springhero
何许人
一般文化运动 法文是“mouvement culturel général”

实际上根据这一段,维也纳主张的是应当“认真研究精神分析及其在临床与教育的所有领域的引用”,也就是说要把精神分析和文化运动联系在一起,考虑到弗洛伊德著作的涉及的方面如此之广(特别是后期),这种想法对维也纳协会是正常的吧。

相反,柏林希望的是象医学那样的专业化……

雄伯说

何许人能否将这整段的法文贴出,因为你的诠释跟英文版出入颇大。

何许人能否每次翻译时,每段法文与中译并列,这样方便对照讨论。

2012-07-09 07:57:27 springhero
何许人
为何如此多的害怕使得完成一项责任变得象是警察行动一样,难道“站在弗洛伊德的位置上”不是来到这样一个的位置,其中可以允许每个人更好地使用精神分析吗?为何如此保守,如此想要得到尊重与社会承认的需要,如果不是要在其中找到一个深深的孤立的然而是可以计算的犯罪的不在场证据的话?

雄伯说
为何会有如此多的恐惧?这些恐惧成功地将一种责任的实践,转变成为是警察的採取行动。除非「到达弗洛伊德的立场」,意味着不仅仅是要到达这个立场:从这个立场每个人最能够从事精神分析?为何要有如此的妥协?如此的需要获得尊敬,或是社会的认同?难道不就是要把它们作为一种藉口,以免陷入严重,孤独,可是又可以估算到的偏差行为?

Why so many fears—fears which succeeded in transforming the fulfillment of a duty into a police operation—unless ‘arriving at the place of Freud’ was more than simply reaching the place from which everyone could best serve psychoanalysis?Why such conformity,such a need for respectability or social recognition,if not as an alibi against a deep,solitary and yet calculable delinquency?

2012-07-09 08:29:45 springhero

何许人

在这种情况下,那将是毫不令人吃惊的,如果我们了解到——如同Bernfeld注意到的那样——那些最虔诚地要保护精神分析受异教徒侵害的人们是,尤其有,Alexandre、Rado、Reich、K.Horney、Fromm,Reichman-Fromm。同样不令人吃惊的是他们都缺乏一种创造力……既然弗洛伊德留下的空白成为一个错误的神经症的被禁止的“位置”。

雄伯说

考虑到这些情况,我们毫不惊奇地发现,如同Bernfeld所谈论的,保护精神分析免于成为学术研究教育派的那些最热心者,其中包括Alexandre、Rado、Reich、K.Horney、Fromm,Reichman-Fromm 等人。倒不是因为他们的展现,完全地欠缺创意。而是因为弗洛伊德将会离去的这个空位,已经形成是一个「位置」或一个「地点」,这个位置或地点,虚假地而且神经症般地具有吓阻力量。

从上文脉络来看,heterodoxy 应该是指前述的学术研究教育派,而不是什么「异教徒」。
Prohibitive 是tend to discourage 吓阻力量,而不是被禁止prohibited,
neurotically 神经症似的(在此,neurotically是副词,修饰prohibitive,而不是名词神经症)

Given these conditions, it comes as no surprise to discover, as Bernfeld remarks, that the most zealous in protecting psychoanalysis from heterodoxy included, among others ,Alexander, Rado, Reich, Karen Horney, Fromm, Reichmann-Fromm. Nor that they displayed a total lack of inventiveness, since the void that Freud would leave had become a ‘place’ or ‘site’, one that was falsely and neurotically prohibitive.

2012-07-09 16:35:56 何许人 (找人中……)
雄伯说
何许人的法文诠释跟英文的翻译出入颇大,能否请何许人将法文贴出,让其他懂法文的人出来澄清一下?

——法文贴出难度比较大,因为法文版是拍照pdf版本,需要手工输入,不象英文版可以直接复制粘贴。我也希望其他懂法文的和懂英文来澄清一下,但是似乎人气不够,组长Herr.Nos懂法文,来参与讨论如何?

雄伯说
The threatened loss,若照何许人翻译为「这个潜在的危险的丧失」,法文是la perte menaçante,指的应该是弗洛伊德得癌症可能会死的潜在的丧失。那上下文会变成「弗洛伊德的从癌症死里逃生,让这些人变得特别焦虑」,这不是很奇怪的说法吗?

——不要忘记弗洛伊德的从癌症死里逃生前后花了一年时间,这一年对他的学生们来说是非常焦虑的吧(正是这个时候体制化开始了)——这样就好理解后面说的图腾与禁忌中的神话

伯雄说
至于异端者heterodoxy,由于上文仅是提到学识研究教育派及个人分析派的矛盾,以及个人分析可能会被消失的威胁,并没有提到荣格,阿德勒等一些与弗洛伊德见解不同,被逐出精神分析领域的人,何许人凭什么就把它想象成为后者?

——嗯,上文提到的学识研究教育派(维也纳)及个人分析派(柏林)的矛盾,恰恰不是个人分析可能会被消失的威胁,是柏林占了上风啊。接下来说的是:
“在其他的分析家中,有些因为这个潜在的危险的丧失变得特别焦虑,并愿意不惜一切代价构筑一道面对异端者的堤防,鉴于他们感到目前对精神分析的未来负责。”
所以我猜想异端是指荣格等人,因为当时的情景是(我们设想或者想象),弗洛伊德在世的时侯,当然有很大的权威,但他如果死去,谁来决定什么是精神分析?什么是精神分析家?……

2012-07-09 19:16:34 springhero
雄伯说
对于整篇文章的主题,我的理解跟何许人仍然有些不同。

个人分析刚开始时,弗洛伊德并不愿意它被合併进入传统的精神疾病机构,也就是精神病院。所以,维也纳教育派主张将个人分析家的培训,融入大学的精神分析研究。但是柏林派则是主张,独立成立个人分析家培训的精神分析机构。

但是独立成立精神分析机构,等于是将个人分析体制化及社会化,无形中渐渐向精神疾病的医学机构靠拢。这恰恰违背了弗洛伊德的个人分析的基本精神。

问题就出在这里:弗洛伊德心目中的分人分析,是一种治疗医学吗?还是实践个人生命的启迪?若是前者,精神分析机构的行政阶层的功能,强化分析家的基础分析的技能,当然是有需要的。若是后者,如同Bernfeld所担心的:到达弗洛伊德的位置,不仅仅是到达每个人能够服务精神分析的位置,而是进入一个深深的孤独,可是又可以估算的偏离行为a deep,solitary and yet calculable delinquency?

拉康的精神分析辞说就是在这两个目标之间左右迴转。请问何许人,你心目中的个人分析是哪一种?

2012-07-09 19:57:38 springhero
雄伯说

底下是精神分析家Pontalis的文集「窗」的片段,何许人,你认同这样的精神分析吗?

不急于诠释。不用我们的理论和我们的建树取代病人给自己发明的东西(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由来解释和说明已经做过的是应当做的)。尽管不知其引发的原因,仍旧去坦然面对那片激情,那场疯狂,那声声呜咽,那间或的沉默,那些所有的过分的形式。任自己在它的存在中被击中,被伤害,被摧残。如果有可能,待在朦胧中,待在梦中,在被短暂的光亮穿过的黑暗中尝试着走向对自己完全陌生并且对另一个人也陌生但又无法逃脱的东西。

为了让思想开动,先要让它停下来,让它被恐惧或惊喜所抓住,任它被激动,乃至失落。停下来,再启动。惊呆,发现。昏沉,苏醒。不动,动。永远灵活并且不遭失败的思想,害怕愚蠢的认知能力,准确无误的语言,所有这些都忘记了一点:思想,认知能力,语言都有它们的源初:既我称之为孩童的时期或是开始那一刻的沉默。

法国精神分析家彭塔力斯Pontalis,在散文集「窗」,其中有一篇「睡美人」,提出对于睡眠的颂扬:

「我很反对把睡眠看做是死亡的提前准备。相反,我颂扬许普诺斯(Hypnos),他是唤醒我们的上帝,他让我们在生命中诞生。

许普诺斯,我亲爱的,你能永远不忘记我吗?睡美人说。」

这样的语调让人感觉,睡美人对于自己被魔法催眠而沉睡那么长久的时间,然后被英俊的王子唤醒,似乎不觉得是怎样幸福的事情。竟然要求催眠魔法师许普诺斯永远不忘记她,最好能尽早将她再催眠,让她再沉睡。因为许普诺斯,「他是唤醒我们的上帝,他让我们在生命中诞生。」

这种想法可相当弔诡:倒底那一边才是唤醒,生命在哪一边诞生?这会是深深的,孤独的,可是又可算计的偏离行为吗?何许人,你认为呢?

2012-07-09 23:06:55 何许人 (找人中……)
雄伯说对于整篇文章的主题,我的理解跟何许人仍然有些不同。 个人分析刚开始时,弗洛伊德并 … springhero
“个人分析刚开始时,弗洛伊德并不愿意它被合併进入传统的精神疾病机构,也就是精神病院。所以,维也纳教育派主张将个人分析家的培训,融入大学的精神分析研究。但是柏林派则是主张,独立成立个人分析家培训的精神分析机构。”

伯雄的这段理解是有点臆想的味道,未免稍微脱离点原文的意思了,因为原文是“在维也纳,弗洛伊德身边,Bernfeld写到,我们趋向于认为这个新形势给精神分析提供了一些机会来认真研究精神分析及其在临床与教育的所有领域的引用。在柏林,趋势更准确地说是把精神分析协会与一般文化运动分开,并把精神分析作为医学行业中的专业建立起来。”

稍微扯远一点,弗洛伊德心目中的精神分析,我想既不是“一种治疗医学”也不是“实践个人生命的启迪”,是什么呢?雄伯要身体力行感受下才知道……

关于最后一句的翻译,是对柏林的一个讽刺,“Why such conformity,such a need for respectability or social recognition,if not as an alibi against a deep,solitary and yet calculable delinquency?”当然对于我们每个学习精神分析的人,也是一个问题……

2012-07-09 23:31:09 何许人 (找人中……)
雄伯说 底下是精神分析家Pontalis的文集「窗」的片段,何许人,你认同这样的精神分析吗? … springhero
你认同什么样的精神分析呢?

如书里所说:“难道“站在弗洛伊德的位置上”不是来到这样一个的位置,其中可以允许每个人更好地使用精神分析吗?”

所以没有这样的或者那样的精神分析,只有每个人的精神分析,认不认同是另外一回事了

2012-07-10 06:19:05 springhero
何许人
如书里所说:“难道“站在弗洛伊德的位置上”不是来到这样一个的位置,其中可以允许每个人更好地使用精神分析吗?”

所以没有这样的或者那样的精神分析,只有每个人的精神分析,认不认同是另外一回事了

雄伯说

这就是为什么我要去何许人将这句的法文贴出来的原因。英文有more than just 「不仅仅是」,何许人却理解为「其中可以允许」,意思整个相反,导致我们两人对个人分析的理解完全相反!能否请何许人将这段重翻一遍,或请其他懂法文的人也翻译对照一下。因为这是关键段落,理解偏差,彼此话就谈不拢!

2012-07-10 06:57:23 何许人 (找人中……)
嗯,英文是
-unless ‘arriving at the place of freud’ was more than simply reaching the place from which everyone could best serve psychanalyse?

我的英文翻译是
——除非“来到弗洛伊德的位置”是比仅仅达到一个人人可以更好地利用精神分析的位置更多一些?
这句话是反问,翻转过来的意思当然是“来到弗洛伊德的位置”并不比“一个人人可以更好地利用精神分析的位置”更多一些。

我的法文翻译是(原文我就不贴了,哪位懂法文可以看看)
难道“站在弗洛伊德的位置上”不是来到这样一个的位置,其中可以允许每个人更好地使用精神分析吗?

除了个别字词不一样外,这两个翻译不是一个意思吗?我都被雄伯说得迷惑了……

2012-07-10 08:05:27 springhero
雄伯说
More than simply 「不仅仅是」,强调重点在另外的地方,而「其中可以允许」则是自以为是
譬如,「人生的意义不仅仅是挣钱谋生」,跟「人生的意义其中可以允许挣钱谋生」,意思差很多!何许人分得出来吗?前者意涵著,人生的意义是要追求理想,或、、、等等。而后者等于就是替挣钱谋生自圆其说。

「除非「到达弗洛伊德的立场」,意味着不仅仅是要到达这个立场:从这个立场每个人最能够从事精神分析?」强调弗洛伊德的立场是,不仅仅是要让每个人能够从事精神分析,而且这种精神分析会导致后面所说的「陷入严重,孤独,可是又可以估算到的偏差行为」。这是拉康后来一直在探讨的重点:何谓严重,孤独,可是又可以估算到的偏差行为?是正面还是负面的意义?对于无意识作为生命主体的探索,从社会的角度来说,会是偏差行为吗?还是,这才是真实生命的意义所在?而柏林派则是用教条主义把这个问题封锁掉。

2012-07-10 11:28:40 Herr.Nos (粪如其人!)
Pourquoi tant de craintes, qui ont transformé l’accomplissement d’un devoir en une opération de police, si ce n’est parce que “venir à la place de Freud” n’était pas seulement venir à la place qui devait permettre à chacun de servir au mieux la psychanalyse?

为什么有如此多的担忧,使履行一项义务变成了一个警方的行动,如果这不是因为“来到弗洛伊德的位置”并不仅仅是来到那个理应允许每个人最好地使用精神分析的位置?

Pourquoi ce conformisme, ce besoin de respectabilité ou de reconnaissance sociale, sinon pour y trouver l’alibi d’une délinquance profonde, solitaire et pourtant sommable?

为什么如此因循守旧,如此需要尊严(体面)或者社会的承认,如果不是为了从中得到一个深刻的、孤立的然而又是可以求和的犯罪的不在场证明的话?

Why so many fears—fears which succeeded in transforming the fulfillment of a duty into a police operation—unless ‘arriving at the place of Freud’ was more than simply reaching the place from which everyone could best serve psychoanalysis?Why such conformity,such a need for respectability or social recognition,if not as an alibi against a deep,solitary and yet calculable delinquency?

为什么有这么多的恐惧——这些恐惧成功地把一项义务的履行变成了一个警方的行动——除非“抵达弗洛伊德的位置”并不仅仅是抵达让每个人可以从中最好地服务于精神分析的那个位置?为什么这么顺应,这么需要尊敬或社会的承认,难道不就是要把它们作为一个托辞,以对抗一种深刻的、孤立的但是又可以计算的行为不良吗?

这一段对比了一下,意思的差别其实并不大啊。两个问句的逻辑都是:为什么A,难道不是因为B。

2012-07-10 11:33:59 springhero
雄伯说

组长新雨,你还记得我们讨论过S10 「精神分析四个基本原则」,第20章的标题: In you
More than you.

I love you, but, because inexplicably I love in you something1more than you—the objet pet a –I mutilate you.

“I love you” 跟“ I love something more than you in you” 两句的差别吗?那个something more than you 跟you 是一样的吗?

能否请组长再解说一遍?

2012-07-10 12:06:34 springhero
雄伯说
0、 何谓义务的履行?履行什么义务?
1、 警方的行动,隐喻什么?分析家训练成为类似警方的行动,变成控制分析训练吗?control analysis training
2、 抵达弗洛伊德的位置,就是让每个人可以从中最好地服务于精神分析的那个位置?
3、 那「并不仅仅是」的位置,跟那个位置是一样的吗?(譬如,「我爱的不仅仅是你的身体」,跟「我爱的是你的身体」,有一样吗」?)前句可能是:我爱的不仅仅是你的身体,我更爱的是你的灵魂。而后句就是:我爱的就是你的身体。这难道不是很关键的差别!
4、 「为什么这么顺应,这么需要尊敬或社会的承认,难道不就是要把它们作为一个托辞,以对抗一种深刻的、孤立的但是又可以计算的行为不良吗? 」这一句是在解释精神分析体制化,因为恐惧而找的托辞,他们恐惧什么呢?难道不就是在恐惧「一种深刻的、孤立的但是又可以计算的行为不良吗」?然后找托辞来对抗它,不是吗?
5、 所谓「行为不良」,是引用精神分析体制化的教条派的用词。若是用弗洛伊德或拉康的角度来看,那个「行为不良」很可能就是他们所要追寻跟实践的无意识的真实生命,这种追寻跟实践,从体制化的眼光,可能因为具有冒险性跟颠覆传统主体观念的危险,而被教条派认为是行为不良在对抗。
6、 所以,后面的段落开始描述控制分析家control analysts跟训练性分析家training analysts的意见冲突。前者要求体制化地规定时间及程序,后者则倾向于自行其是。
7、 请教组长新雨跟何许人,你们现在属于哪一种?

2012-07-10 16:44:05 Herr.Nos (粪如其人!)
雄伯说 组长新雨,你还记得我们讨论过S10 「精神分析四个基本原则」,第20章的标题: In you … springhero

“venir à la place de Freud” n’était pas seulement venir à la place qui devait permettre à chacun de servir au mieux la psychanalyse

雄伯伯有点太较真了,这句话里并没有一个“plus que”或者“more than”的措辞,法文中的“n’etait pas seulement”直译成英语应该是was not only或者was not simply,而“more than simply”则是英译者自己的修改,意思并没有错,都是表达“不仅仅是”,雄伯不用过分纠结于这个“more than”,虽然每个人翻译的风格和谴责造句都不一样,隐含在阅读和翻译中的理解也不一样,但毕竟翻译不是我们在这里进行讨论的目的本身…

2012-07-10 17:41:57 springhero
雄伯说

我不是在讲究翻译的优美与否。而是目前这个more than simply 或n’etai pas seulement 是否精确理解,不仅影响到整个句子,整个段落,整篇论文,甚至对于弗洛伊德及拉康的精神分析的关键理解。所以不得不追究到底。

下面是我从网络上搜寻到底n‘etait pas seulement 的用法解释。每句都附有英文翻译,它们恰恰证明我的理解是正确的,它具有「不仅仅是more than simply 」,「不但、、、而且」,重点就是强调「而且」后面的东西。

Negation: Not only
To say “not only,” you can negate ne… que into ne… pas que, which can stand alone or be followed by additional information:

Je n’ai pas que 3 livres (j’ai 2 stylos aussi).
I don’t have only 3 books (I have 2 pens too)
我不仅仅有三本书 (我还有两隻鋼笔。)

Il n’y a pas que le travail (il faut vivre aussi).
Work isn’t all there is; There’s more [to life] than just work.
工作并非是全部。人生不仅就是工作。(还有更重要的东西)。

Il n’était pas qu’en retard….
He wasn’t just late (there’s more to it than that).
他不仅仅是迟到,(除了迟到,还有更严重的情况)

Seulement has two negatives. The first one, ne… pas seulement is pretty much interchangeable with ne… pas que.

Je n’ai pas seulement 3 livres…
I don’t have only 3 books …
我不仅仅有三本书、、、

Il n’y a pas seulement le travail….
Work isn’t all there is…
工作并非全部,、、、

Il n’était pas seulement en retard….
He wasn’t just late…
他不仅是迟到,、、、

The other negative, non seulement, cannot be used in a stand-alone clause; it must be balanced with something like aussi, mais encore, etc.

non seulement 另一种否定,不能单独在一个子句里用,它必须跟aussi,mais,encore 等连用。

Il y a non seulement le travail ; il faut vivre aussi.
Work isn’t all there is; you have to live too.
工作并非是全部,你必须也懂得生活。

Non seulement j’ai 3 livres, mais aussi 2 stylos.
I don’t have only 3 books, I have 2 pens too.
我不仅仅有三本书。我也有两隻鋼笔。

Non seulement il était en retard, mais encore il était ivre.
He was not only late, but drunk (too). Not only was he late, he was (also) drunk.
他不仅仅是持到,他还喝醉酒。他不但迟到,而且也喝醉酒。

)

月光哲學

July 9, 2012

月光哲學
離開成敗輸贏的日光大道.脫下勇士征戰的盔甲.別再上演計較得失的符碼.來到月河的滋養.溫柔的心漸漸甦醒.呼喊靈性的名.青春少年.詩意的居所 ﹗

Moonlight Philosophy

Leaving Sunlight Boulevard, where I have fought for victory to no avail, I come to the Moonlight Stream, with my helmet and armor off. Calling my tender years to mind, I feel my throbbing heart and waking soul, enjoying my poetic ease.

羅密歐、茱麗葉都死了,可是它精神一直到今天還在。林覺民死了,可是那個精神還在。也就是人與人之間能夠發揮激情的時候,那個生命就活在那個瞬間,那個瞬間就是永恆。 –陳春雄

Romeo and Juliet died, but their authentic love has remained ever since. Martyr Lin Jie Ming sacrificed his life only to be a patriotic model. Passion, we need the passion of love to create the meaning to life. The fleeting moment of every passion is eternal.
Chen chun-hsiung

像表達性藝術治療,你連催眠啊,連靜坐啊,園藝、寵物……,都可以算它的範圍。所以我覺得,那才是真正的藝術。就是,藝术是everything! –何長珠

The art therapy of express ion, including hypnosis, meditation, gardening, pets, works out with some effects. They are real arts, I think, because art is everything !
Ho chan-zhu

教育,我常說它是個盤根錯節的老店。這個老店,如果你很快有一個還沒有深思熟慮、而且也沒有做過各種研究的“制度性的改變”,結果會是,多如牛毛的、小小的辦法不斷往下壓。而且這些年已經看到非常多的例子,我覺得是慘痛的。 –夏林清

Education, as I often put it, is a sophisticated store. This old store, if you do not deliberately engage in systematic innovation, will tend to gradually collapse. In recent years, many such collapsing signs have been emerging, I am worried.
Xia lin-qin

九二一地震後,藝術治療變成最受學生歡迎,老師的應用也最得心應手,…… ,這都是對的方向,而不是坐下來談。如果在一起的話,一定要有活動,活動完怎麼樣帶到一個分享。 –王浩威

After the 921 earthquake, art therapy has been popular with students and teachers. However, it is not simply a sleight of hand,or just sitting down and talking. It requires joining in some activities and sharing one’s feelings.

Wang hao-wei

人不太可能都完全正向的,他一定有一些比較陰暗的那一面,這個都是我們靈魂的一部分。 –吳明富

It is next to impossible to always have a positive aspect of mind. Even when a negative shadow sometimes is looming, don’t panic. You can treat it as part of your soul.

意識跟潛意識整合的過程,是一種非理性的過程,你沒有辦法知道它是如何發生的,但是你就是知道它發生了。 –邱敏麗

The process of integration of the conscious and the unconscious is an irrational one; you have no way of knowing how it happens, but you do know it happens.
Chu ming-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