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雄伯手记100’ Category

雄伯手记1001125

November 24, 2011

雄伯手记1001125

2011-11-24 15:48:48 Gorgon
通俗地講,就是!

大她的隱秘的享樂,關於性的完美高潮,或者關於施虐受虐的痛苦和快樂,

都是在我的理解力和我的想像能力之外的!!!

我因此,總是被大她謎一樣的欲望,創傷性地闖入!

能指鏈就此被打斷!破裂!空白!

無法維持一個內在中心! 我被分裂!在語言缺失之處!

抓狂!被擊中了!最最虛弱的地方!半響回不過神來!
雄伯
希臘神話裡有個普遍原則:某一位天神施與的魔咒,另外一位天神無法化解,僅能是用另外一的恩惠給予補償。

你的大她者的隱秘的享樂,只能回到大她者的欲望是什麼,What does the Other desire?及大她者到底想要你的什麼來探討。

「關於性的完美高潮,或者關於施虐受虐的痛苦和快樂」,這些其實都是初步的小狀況。萬一大她者想要的是你的「命」,或者換一個比較通俗的說法,她想要是你生死相許的愛,你給得出來嗎?

基督教舊約記載上帝這位元大他者,要求阿伯拉罕Abraham,獻祭他的獨生子。阿伯拉罕起初像你一樣,覺得上帝大他者的愛,「都是在我的理解力和我的想像能力之外的!」但是幾經掙扎之後,信仰戰勝過理性的考慮,還是將獨生子獻祭出來。回到家中,卻發現獨生子活生生地在客廳玩耍。

這段軼事被存在主義哲學家齊克果kierkegarrd,在「恐懼與顫慄」Fear and Trembling,,以及哲學家德里達Derrida在「寫作與延異」Writing and Difference,發揮成為「瘋狂守護思想,如同理性守護思想」Madness watches over thought as reason does.意思是:理性思想的直線發展,最終會讓人成為恐怖的怪物,如同白蛇傳裡的法海和尚,法國小說家雨果,在「悲慘世界」Les Miserables所描述的那位警探,因此非理性,也就是瘋狂,必須時時守護著思想,讓白素貞的愛的激情能夠「訴諸行動」passage to an act。

至於「能指鏈就此被打斷!破裂!空白! 無法維持一個內在中心! 我被分裂!在語言缺失之處! 」說得通俗些,就是你快要瘋狂了!這是一個可喜,而不是可怕的跡象。請你想像看!太過於理性的愛情,跟現實條件的精打細算的感情交易,有什麼兩樣?恭喜你!你終於具備有真誠戀愛的基本條件:瘋狂!

32hsiung@pchome.com.tw
https://springhero.wordpress.com

雄伯手記1000820

August 21, 2011

雄伯手記1000820

正在電腦桌前全神貫注翻譯拉康,門口忽然出現兩位中年婦人要跟我宣揚上帝的福音。

「你們是哪個教會?」我開門時,禮貌地詢問。

「我們不是教會,我們是耶和華的見證人。」

「你要跟我見證什麼?」

「我們要你聽到這個福音,」其中一位遞給我一本小冊子,及一張小傳單。另外一位翻開她手中的小冊子,要開始引證。

我阻止地說:「你們要作見證,就用你們自己的話,不要根據聖經裏的文字」

他們兩人面面相覷一下,其中一位鼓起勇氣就說:「好吧!我說。你聽過「贖價」嗎?救贖的贖,代價的價。上帝要他的獨生子耶穌,為了我們眾生犧牲生命。你能想像嗎?原先跟我們完全陌生的人,為了我們付出這樣大的代價,這是多麼偉大的愛!我當時聽了非常感動,從此就信仰耶穌基督!」

「在你感動之前,你難道都沒有體驗過愛,或被愛感動嗎?也就是,你從小到大,難道沒有體驗過或感動過父母、兄弟姐妹、朋友情人,丈夫子女的愛嗎?」我試探地逼問。

「那是另外一回事!」

「愛需要犧牲奉獻,才能顯現它的偉大。例如,在「唐山大地震」的影片,丈夫為了拯救妻子生命,而犧牲自己的生命。那位妻子從此不再改嫁。但是我們的倫理之愛,具有理性算計的成分在內,因此往往欠缺犧牲的偉大特質,因此不像耶穌基督之愛那樣的無私地犧牲,會讓你感動信仰、、、」

我自以為跟她們詮釋得振振有詞,她們一定會點點頭地認同。沒有想到,她們聽了慌亂不知所措。其中有有一位憤忿地說:「我們沒有強迫你去聽!」她一邊說著,一邊將我手中的小冊子及傳單收回去,轉身離開。

對於這樣的反應,我一時也感到錯愕,坐回電腦桌前,沉思良久,終於才省悟過來:她見證的耶穌基督的偉大犧牲之愛,其實正在她在倫理世界最為痛心疾首的欠缺。也就是,她用耶穌基督之愛,包裹她心靈創傷的痛楚之處。我的逼問詮釋,無形中掀開她的無意識的瘡疤。她們若是不馬上離開,很可能會在我的面前痛哭流涕。她的憤怒語調,顯示著她的無意識的抗拒。

雄伯手記1000721

July 21, 2011

雄伯手記1000721

樓上臥房的液晶電視壞了,由於使用率不高,我並沒有急於處理。前天W從臺北聽經聞法回來,我正在樓下客廳,跟一個新收的學生上英文家教。她進門後的第一個動作是打開電視機。

「我一定要看連續劇節目」,她態度堅定地說。

學生正坐在旁邊,我不便開口跟她爭辯,只好對她怒目而視。她終於妥協,將電視機的音量轉低,連續劇的節目都有字幕,聽不見聲音還是可以觀看。

危機處理後,我明白樓上臥房的電視機是非買不可,於是第二天電器大賣場一開門,我們就前往。以我小氣習性,我心目中想的是32寸的特價產品13990元,不料,售貨員帶W前往展示的別種廠牌,標價是16990元。

「老闆說這個廠牌影像比較清楚,我要這一台。」

我沉默不語,售貨員看我猶豫不定,勸誘地說:「會員價還可便宜些。」

他裝模作樣回到櫃檯,查一下電腦資料說:「可便宜1000元。」

我怦然心動後,提供電話號碼,查證會員證。

「你的會員證去年三月就過期了!」他根據電腦顯示說:「你一年消費沒有超過5000千元,會員證就失效,你需要重新辦證。」

「重新辦證需要多少錢?」

「500元」,他說,趕緊再補充一句,「辦會員證後,你可獲得贈品。」

所謂贈品,就是從他們擺在櫃檯邊的果汁機,烤麵包機等挑一樣。這些都是不怎麼實用的廉價物品,然而我們的貪心欲望,就這樣被現代企業化經營的御用心理專家,一步一步地玩弄於股掌之上。

再來就是機車的更換問題。十幾年前,W購置的這台五十cc機車,雖然很好騎,但是後面的排煙很濃,每次環保驗車都需要調底slow,才能勉強通過。

前往車行看車時,第一家報價57000元,而且並沒有現車成品。第二家報價58000元,但是現場有樣品車,一種是新型,一種是舊型,W堅持要舊型的那一種。

「新型的手把,我才不會騎!我一定要舊型的!」

「我們再考慮看看。」

老闆見我們行將離去,忽然主動降價,一口氣減為56000元。成交後,他需要我的身份證及印章,才能去辦證。

「印章簡單。我隔壁這裏當場幫你刻一個,30元而已,算我奉送」。老闆興高采烈地說。

問題是,舊型的車現在已經停產,所謂新車其實是去年出廠的車。果然,幾個小時後,我拿到的行車執照,上面蓋著「通過今年環保標準,但未達新年度環保新標準。」

我心知有異,但是後悔也來不及了。而且,執照上的機車名稱跟實際的機車並不符合,我感到怪異地詢問,老闆也答不出一個所以然,但是斬釘截鐵地保證,機車絕對不會有問題。

「你看引擎號碼就知道!」他蹲下來,掀開車殼,我也跟著蹲下去。

再來就是發票及機車出廠證明的欠缺問題。

「我打電話問我的老闆!」老闆聽到我的要求,不知所措地說。這時,我才警覺到,當面跟我從事機車交易的人,並非真的是店家的老闆,偌大店面其實僅是門市,後來拿到的發票並非是這家門市所開,機車出廠證也保留在別處。

這就是我們後現代社會常見的景象,外面與內裏各有所屬,事情進行順暢時,看似理所當然。一旦發生狀況時,你就會發現法律與道義責任,都有預作分割處理的痕跡。

這讓我想到前幾天在大陸心理諮商網頁,我看到一位網友的的問題:「我是誰?」有人給予他回答「”我“是什麼意思?”誰“是什麼意思?”我是誰“是什麼意思?」

當時覺得回答者過於賣弄禪宗的機鋒,對於正陷於迷惑的年輕人未必是針對問題。但是現在對照於處處呈虛擬幻見跡象的社會,從「我是老板 ?還是門市?」的根本問題,探討起,或許是有這個必要。

雄伯手記1009717

July 18, 2011

雄伯手記1009717

深居簡出,翻譯拉康的日子,偶爾來了一位訪客。正在就讀研究所的P前來要我幫他修飾一篇他替學姐翻譯的論文英文摘要。於是兩人同坐在電腦桌前,就文字檔案的內容,思想及遣詞用字,邊討論,邊翻來複去地修改。大功告成時,抬頭一望壁上時鐘,竟是五點多。換句話說,短短一篇摘要,竟然是耗了我們整整三個小時。

臨走時,T塞給我一個紅包,我連忙推辭。他堅持地說:「這是學姐給你的,是老師的專業,但請收下!」

退休以後,我對於金錢觀念已較為淡泊。最近幾年來終日翻譯寫作,放在網路上與人分享,也從未曾獲得什麼稿酬,浸淫其中,自得其樂而已。

今天早上五點多醒來,就端坐電腦桌前翻譯拉康「On a discourse that might not be a semblance」,翻完第一篇,還不到八點。接續第二篇完成,也還不到十點。心中突然湧上一股驅力,何不打破慣例,往第三篇突飛猛進?

由於酷暑炎熱,樓上的臥室陽光強烈,我索性就躺在樓下客廳的長沙發上,就近拿幾本書墊在頭下充當枕頭,午寐一下。不料張眼醒來時,已是下午四點,想是早上翻譯拉康,用腦過度疲憊所致。

於是再接再厲,在晚餐之前,將第四篇完成。晚餐則是以一份雞腿便當充饑,邊吃邊佐酒及邊看電視,精神開始有點煥散。飯後無法再從事翻譯,只好回到樓上房間就寢。

當然是睡不著。我賴在床上輾轉反側了一陣子,對於自己退休生活的脫離人際互動,無意識潛藏的不安與焦慮,隱約地蠢蠢欲動。我無法排遣,決定還是起來訴諸于翻譯拉康的力量,作為鎮壓。於是將第五篇繼續完成。那已經是逼近零晨。

今天早上醒來突然發現腹部以下生機昂揚,充滿生命的喜悅,不禁賴在床上多享受一下。回想昨夜晚餐不過是雞腿便當,想來應該是跟食物的營養無關。更有可能的是翻譯拉康時所受的影響,他對於生命主體進入語言世界後,無意識所遭受的閹割與潛抑鞭辟入裏地解析辯證,鼓舞我有勇氣去面對自己種種生命本質的不堪與不安,從而找到重新滋長的昂揚生命力。

「陽具是無意識的生命力具體顯現incarnated」,拉康說得沒錯。

雄伯譯
32hsiung@pchome.com.tw
https://springhero.wordpress.com

雄伯手记100616

June 16, 2011

雄伯:
1-1,上封郵件是之前回到你google郵箱的,今天的這封,和之前那封的差別在於雄伯你自己加了一句:生命的意義,以及工作家庭生活等。這個差別很重要。正如佛洛德強調,這種修改聯繫著主體性。
2-1,於是我現在回想,覺得昨天的回復無法安定我心中看到你的新的問題。而且恰好今天的你的問題不正是我最早給你的信件的反轉麼?)
1-2,這個意義受能指所限定,如果我繼續的話。那裏是一種目光(regard),我的博客放置的是給人看的(不僅僅是給別人還是給自己看。),那裏也放置著我交流的失敗(也是失望:frustration):即我所在的中心的同事並不能給我足夠的交流,由於彌漫的想像界二元關係的攻擊性。
2-2,也正是於此當看到你不斷翻譯的博客的時候,我不正認同了你?在i(a)的維度,然後詢問:你是誰?即為何你會這樣?:實際是為了從彼處(OTHER)詢問我為何要這樣?而今天卻作為反轉,你問我對於我這些知識的意義在於什麼?
1-3,為此,我寫,寫給一個OTHER來看,如同是跟父母親說:啊,你們看我做的多好(phallus)。知識背後是享樂,因為這是佛洛德之表像,拉康之能指。受衝動所支撐,然而真理(Truth)和存在(Being)有一半在實在(Real)之中,正是因此拉康說知識或者科學,就是譫妄。通過這些譫妄——如佛洛德所說,譫妄本身實際已經是一種治癒了。——我們耗去自己的能量:去找,去外部找尋自己焦慮觸發的問題的答案。但一次次地失望。雄伯不也在做著同樣的事情?雖然動機不同,但是在目光的維度上,結構卻是類似的。
2-3.但雄伯你的問題背後的那個支撐是什麼呢?那裏你向你主體欲望提出的問題是什麼呢?
1-4,那麼對於必然失望以及不可滿足的欲望,如何安置呢?請先按此信書寫順序,再按編號1-1,1-2,1-3,1-4;2-1,2-2,2-3重看。

期待回復
祝好

Zhang

今天翻譯拉康的「欲望的解析」,有句話讓我心有戚戚焉,也順便用來回復你的問題。
We have done what we ought not to have done and what we ought to have done has been left undone.
我們這一生做了我們本來不應該做的事情,而我們本來應該做的事情,卻留置沒有做。

當然,每個人自認為本來應該做,或不應該做,定義不一樣。但是在大限瞑目之前,這句話是很多人都感喟。

我現在已經退休,領有退休金可以讓我從事我四十年前我本來就應該這樣做的事情:讀書、寫作、翻譯、偶爾自助旅遊。其實當我這樣做的時候,我發覺我對於其他的物質欲望其實並不高。既然是這樣,為什麼我以前要花費那麼多的時間跟精力,去從事金錢,財產,及人際關係的追求呢?

拉康花了討論班很多時間談「手淫」masturbation,我最近才有點看懂。人的意氣風發,功成名就,或人倫情愛的執著,有很大比率是「手淫」的歡爽的幻見。理論上來說,「獨樂樂」不如「眾樂樂」。但是在現實人生裏,「眾樂樂」要求的充分條件太多,到頭來的結局通常是像你說的frustration 居多。既然這樣,何不自力救濟,以享有限的餘生呢?

讀書、寫作、翻譯的最大好處,是對於語言與人生的真理實相,越探越清楚。小至字詞句子段落,大至思想,欲望,生命意義的徹底明白,本身不就是拉康所說的生命的最大的歡爽jouissance?

雄伯

雄伯手記100607

June 8, 2011

雄伯手記100607

五六年前,我的電腦初次安裝Skype通訊軟體時,大大地興奮過一陣子。因為它不僅透過電腦的麥克風通話,完全免費,而且可以從裏面搜尋到全世界使用Skype的網友,跟他們直接用英語或中文通話。

可惜,後來因為電腦中毒當機,系統重灌後,我卻沒有再重新安裝Skype 軟體。一方面是我的電腦的音效卡一直出狀況,錄音講話的部分沒有安裝好。另一方面是,也覺得跟陌生人聊天,話題始終繞著聊天扯淡轉。久了,也漸漸感到乏味而厭倦。

現在回想起來,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台中的一位女網友。她因為曾經在網路上閱讀到我的「雄伯手記」的文章,好奇地主動用skype跟我連繫。在言談間,她還常常引用我「雄伯手記」裏的文字,作為佐證,讓我感動不已。

有一次,她跟我談到,從她以前當過保險公司業務員,及現在當生物科技的營養食品的推銷員,她每天一定要打扮得整整齊齊,風風光光,才敢出門。

「萬一你晚上要參加一場宴席,卻因為白天事情太忙,回家時,來不及打扮,那你怎麼辦?」我不禁問她。

「那我就不去!」她斬釘截鐵地說。

「可是,不參加宴席,難道不會得罪人家?」

「、、、」她沉默了一陣子,然後回答說:「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

「如果是這樣,終有一天你會將所有的人脈得罪光光!」

「為什麼?這樣的事情並不常發生啊!」

「我的意思是,如果有一天,因為經濟因素,買不起名牌服飾或化妝品,無法讓你風風光光出門,你不是什麼人脈都會沒有了!」

「我不希望有這麼一天!」她肯定地說。

「萬一真的來臨呢?」

「、、、」

還有一次,她跟我談論星期天上基督教教堂的經驗。

「你信仰耶穌基督的那一點?」我問她。

「我沒有信仰耶穌基督,」她坦白地說,「我上教堂是要擴充我的人脈。我們當推銷員的,人脈越廣越好!」

「問題是,你連宗教信仰都可以拿來當工具,你還有什麼價值是你的生命主體?」

「賺錢啊!成就感啊!我事業成功了,我就覺得我是風風光光,我的生命就很有價值!」

「成功就是你的生命價值嗎?」

「從小到大,家庭社會不就是這樣在教導我們?」

「、、、」

這一次,輪到我無言以對。

還有一次,她跟我談論到當保險公司業務員時的傷心經驗。有一位平常蠻照顧她的客戶對她說:

「你這不是在賣嗎?」

「我怎麼是在賣!」她情緒激昂起來,「如果我真的要賣,我自己全拿就好了!何必讓保險公司賺去一大手!」

「你覺得你當時是真愛嗎?」

「我對他是有真感情的!」

「保險生意做完後,你們還繼續往來嗎?」

「還維持一段時間。」

「在那段時間,他會額外給你金錢嗎,數額大?還是小?」

「、、、」

她掛斷電話,從此沒有再跟我連繫。

雄伯手記100603

June 4, 2011

雄伯手記100603

「所謂幻見,就是我們自以為擁有的東西,隨時都會在瞬間消失,無論是金錢財物,人倫關係,甚至是作為生命本體的身體本身。」

在陽朔上遊船之際,被扒手集團扒走台幣一萬元及人民幣一千元後,我遊興大減。在桂林市區俳徊一陣後,我決定他搭乘直接回到廈門的長途夜行臥鋪大巴。購買車票時,被要求出示身份證件,因為那條路線過於偏僻危險,而產生的安全考量。

我登上長途夜行臥鋪大巴時,心中跟自己喃喃自語的就是上面那句領悟。

回到家後,每日從事拉康,榮格,巴岱爾論尼采的翻譯,也間歇到大陸心理諮商網頁,跟他們討論翻譯榮格的譯文的貼切性問題。昨日,有感而發,寫了下麵這段感喟:

「最近在大陸的心理諮詢網頁,跟榮格的「心理治療實踐」的中譯者Michael先生,討論譯文的貼切問題。原先以為清楚明白的問題,竟然彼此纏鬥將近二十回合。真是讓我感喟良深:客觀的可用學理及字典驗證的知識的溝通,都如此坎坷。人際倫理之間的交往,溝通,理解或信任,何嘗不是一種更加不可能的幻見?」

W 在臺北的聽經聞法,突然冒出十幾天的空檔。她回到花蓮表示有意願跟隨我到大陸自助旅行,因為她的姐妹跟隨旅行團,連續到大陸景點旅遊,回來後描繪得興高采烈,讓她也有點怦然心動。

正在商討之際,忽然接到B的電話,謂在桃園的T過世,是否要一道購買車票前往弔唁。T是五十幾年前,家族事業鼎盛時,跟B來往的一位元客戶,彼此交際應酬,其妻子竟然在酒席當場認B為乾哥哥。不久就來家裏跟我父母親,行乾女兒拜見之禮。

只是T不久生意結束,前往擔任國際航線的福音船的船務人員,搬離花蓮,兩家從此疏隔甚久。幾十年後,他從船務退休,跟B依舊保持連系往來。但是對我而言,除了間接掛著一個家族乾親的名分外,其實並不熟識。

兩個行程的時間互相衝突,我必然要衡量輕重取捨。只是是這一衡量,竟然讓我從依舊媚俗處世的妥協心態,進入「張愛玲情結」的離世情懷。十幾年來,W在臺北的聽經聞法,早已經將我對於社會與家庭的信仰,動搖得搖搖欲墜。「一室之不治,何以交際應酬為?」的感懷,時時浮現在我的意識層及無意識層。

「在家就等於是出家!」我常常跟自己這樣喃喃自語。

最近幾年,翻譯拉康與榮格的精神分析學,及巴岱爾與尼采的哲學,外加佛教經典的激盪,我的思想與情懷老早已經飄逸到世塵之外。剩下的問題只是:從小懦弱個性的我,有沒有勇氣真的跨越出我長期依賴的媚俗的倫理體系,去面對人生的真理實相?

雄伯手记100602

June 3, 2011

雄伯手记100602

最近在大陆的心理諮询网页,跟荣格的「心理治疗实践」的中译者Michael先生,讨论译文的贴切问题。原先以为清楚明白的问题,竟然彼此缠斗将近二十回合。真是让我感喟良深:客观的可用学理及字典验证的知识的沟通,都如此坎坷。我心目中一直响往的各自主观的心灵交流或灵魂契合,何日可待?

第一回合

What was a normal goal for the young man becomes a neurotic hindrance to the old—just as, through his hesitation to face the world, the young neurotic’s originally normal dependence on his parents grows into an incest-relationship that is inimical to life.
A. 对年轻人而言很正常的目标,对年长人而言,则变成了一种阻碍,成为导致神经症的原因年轻人若逃避生活,过于依赖父母而不敢自己 来面对一切,会渐渐变为一种乱伦关系,生活就会受到损害、阻碍。
B. 正如年轻人的神经官能症患者,由于畏惧面对人生,原先对于父母的依赖,会变成对于生活有害的乱伦关系。对于老年人,年轻时代原先正常的目标,也变成是一种神经官能症的障碍。

雄伯
What was a normal goal for the young man becomes a neurotic hindrance to the old.
对于老年人,年轻时代的正常目标,变成了一种神经官能症的障碍。
这个句子的主词是 what was a normal goal for the young man,其中的what 是关系代名词,一方面引导名词子句,充当 becomes 的主词,另一方面what 本身又充当was 的主词。 例句:
What was a small village ten years ago has developed into a prosperous city. 十年前的小籿莊,现在已经发展成为一个繁荣的都市。
Inimical —harmful 有害的 Grow into—become 变成为
Through his hesitation to face the world由于畏惧面对人生

第二回合
What was a normal goal for the young man becomes a neurotic hindrance to the old—just as, through his hesitation to face the world, the young neurotic’s originally normal dependence on his parents grows into an incest-relationship that is inimical to life.
A. 对年轻人而言很正常的目标,对年长人而言,则变成了一种阻碍,成为导致神经症的原因。年轻人若逃避生活,过于依赖父母而不敢自己 来面对一切,会渐渐变为一种乱伦关系,生活就会受到损害、阻碍。
B. 正如年轻人的神经官能症患者,由于畏惧面对人生,原先对于父母的依赖,会变成对于生活有害的乱伦关系。对于老年人,年轻时代原先正常的目标,也变成是一种神经官能症的障碍。
C 对年轻人来说是正常目标,对老年人则变成了一种神经症性的妨碍——正如,年轻的神经症者本来对父母正常的依赖,通过他犹豫面对世界,生长为一种对生活有害的乱伦关系一样。
D 对年轻人来说是正常的目标,而对老年人则变成一种神经症性的妨碍——正如,年轻的神经症患者因为不愿面对世界,其原先对父母的正常依赖变成了一种对生活有害的乱伦关系一样。

第三回合
老猪也来
the young neurotic’s originally normal dependence on his parents grows into an incest-relationship that is inimical to life.

年轻的神经官能症患者,起初对其父母正常依赖,逐渐步入一种乱伦关系,这对人生是有害。

雄伯
我常看到的是:关系步入正常轨道或正常阶段。
但是「步入关系」是很奇怪的说法。能否请老猪多举几个例子,指点一下?

Ocean
老猪说的这个“步入”其实就是“进入”的意思,呵呵,好玩

雄伯再来:

既然好玩,雄伯就跟你们再玩!

grow into 在英文词典的解释是 become (变成为)。在英文文法,grow into 跟 become 都是连缀动词linking verb。也就是它们后面接的是主词补语subjective complement,而不是受词object,或是「宾语」

主词补语跟受词或「宾语」的差别,我举简单的例子说明:

A. He becomes an artist. 他成为一位艺术家。
B. He admires that artist. 他崇拜那位艺术家。

A句的an artist 是主词补语,因为artist 跟he 指的是同一个人。修饰或相等于主词,故称主词补语。
B 句的that artist 是受词或「宾语」,因为that artist 与he 分属两个人。

C. The young neurotic’s originally normal dependence on his parents grows into an incest-relationship that is inimical to life.

C这个句子的主词是The young neurotic’s originally normal dependence,而an incest-relationship that is inimical to life. 是主词补语,而不是受词。因为不仅grows into (becomes)是连缀动词,从意义来说,「年轻神经症患者原先对父母的正常依赖」转变成为「乱伦关系」。从英文的原意,「正常依赖」等于是「乱伦关系」。所以是主词补语,而不是受词或「宾语」。

假如你将grows into 翻译为「逐渐步入」或「逐渐进入」,句子会变成是主词与受词或宾语的关系,而扭曲英文的原意。何况grows into 的英文原意,也没有「逐渐步入」或「逐渐进入」之解。

另外,就中文的词类搭配collocation而言,「逐渐步人」与「关系」也不搭调。
我们可以说:中美关系「逐渐步人」一个正常的轨道,阶段,状况,或时期。
但是说:我们「逐渐步人」中美关系,听起来,就有点怪怪。不知大陆语词是否另有不同,能否举些例子,开导我一下。

第四回合
10
What was a normal goal for the young man becomes a neurotic hindrance to the old—just as, through his hesitation to face the world, the young neurotic’s originally normal dependence on his parents grows into an incest-relationship that is inimical to life.
A. 对年轻人而言很正常的目标,对年长人而言,则变成了一种阻碍,成为导致神经症的原因。年轻人若逃避生活,过于依赖父母而不敢自己 来面对一切,会渐渐变为一种乱伦关系,生活就会受到损害、阻碍。
B. 正如年轻人的神经官能症患者,由于畏惧面对人生,原先对于父母的依赖,会变成对于生活有害的乱伦关系。对于老年人,年轻时代原先正常的目标,也变成是一种神经官能症的障碍。
C 对年轻人来说是正常目标,对老年人则变成了一种神经症性的妨碍——正如,年轻的神经症者本来对父母正常的依赖,通过他犹豫面对世界,生长为一种对生活有害的乱伦关系一样。
D 对年轻人来说是正常的目标,而对老年人则变成一种神经症性的妨碍——正如,年轻的神经症患者因为不愿面对世界,其原先对父母的正常依赖变成了一种对生活有害的乱伦关系一样。

雄伯再玩:

A
Just as most of us eat too much, so most of us sleep too much.
Most of us sleep too much, just as most of us eat too much.
大多数人睡眠的时间过长,正如大多数人吃得太多一样。
(Most of us sleep too much是主要子句,而just as most of us eat too much.是附属子句,表示样态manner。 Just as 是连接词,引导most of us eat too much.)

B
What was a normal goal for the young man becomes a neurotic hindrance to the old—just as, through his hesitation to face the world, the young neurotic’s originally normal dependence on his parents grows into an incest-relationship that is inimical to life.
= just as, through his hesitation to face the world, the young neurotic’s originally normal dependence on his parents grows into an incest-relationship that is inimical to life, so what was a normal goal for the young man becomes a neurotic hindrance to the old–

B句跟A句的句型是一样,只是较复杂些,容易引起混淆。

首先,just as the young neurotic’s originally normal dependence on his parents grows into an incest-relationship that is inimical to life 是附属子句,表样态manner ,just as 是连接词,引导附属子句the young neurotic’s originally normal dependence on his parents grows into an incest-relationship that is inimical to life,修饰前面主要主句

雄伯译为「正如年轻人的神经官能症患者,由于畏惧面对人生,原先对于父母的依赖,会变成对于生活有害的乱伦关系。」是符合英文的原来句法。

而C 与D 的翻译,却将such as 独立译为「正如」,无形中such as 变成副词,这不仅违背英文文法及原有意涵,也使主要子句与附属子句的从属关系,混淆不清。不知是正如前面句子?还是正如后面句子?

第六回合

Michael
先看看德文再说
What was a normal goal for the young man becomes a neurotic hindrance to the old—just as, through his hesitation to face the world, the young neurotic’s originally normal dependence on his parents grows into an incest-relationship that is inimical to life.
德:Was dem Jungen einst nomales Ziel war , wird dem Alten neurotisches Hemmnis ; genau so , wie sich durch das Zoegern des jungen Neurotikers seine ursspruenglich normale Abhaengigkeit von den Eltern in ein lebenswidriges Inzestverhaeltnis umkehrt .

第七回合
Michael

上一句中durch对应英文through
through在英文中有because of 的意思,用在此一句似乎也能说通。
那么durch在的德文中有“因为”这个意思吗?似乎没有。
见下杜登-牛津德英词典
durch /¤Š²’/
1. Präp. mit Akk.
a) (räumlich) through; durch die Straßen/die Stadt bummeln stroll through the streets/the town; durch ganz Europa reisen travel all over or throughout Europe; durch einen Fluss waten wade across a river; s. auch Kopf;
b) (modal) by; etw. durch Boten/die Post schicken send sth. by courier/post (Brit.) or mail; etw. durch Lautsprecher/das Fernsehen bekannt geben announce sth. over the loudspeakers/on television; sie ist durch das Fernsehen bekannt geworden she became famous through television; etw. durch jmdn. bekommen get or obtain sth. through sb.; zehn [geteilt] durch zwei ten divided by two;
c) (österr.: zeitlich) durch Wochen/Jahre for weeks/years; durch sein ganzes Leben throughout or all his life.

第八回合

雄伯

能否请Michael 再琢磨一下,「依赖」如何「生长为」,译为「变成」或「发展成为」,是不是更贴切?
_斟酌过了,见下 牛津双解,grow into 翻译为”生长为“”成长为“更贴切,”变成”是becoming ,”发展成为”是develop into.可以这么翻译,不影响原意,但是我认为不”贴“。
继承用法
grow into
become as a result of natural development or gradual increase
成长(或发展)为
Barrow-in-Furness grew into a fishing village of about three hundred people by the 1840s.
到19世纪40年代巴洛因弗内斯发展成了一个约有300人的渔村。
■become large enough to wear (a garment) comfortably.
长大到适合穿(某件衣服)

第九回合
Michael

just as+逗号, 就是德文中 genau so +逗号一样,就是作为副词用的,而不是连词,A,B 两译 都在这里当做连词翻译了,而且b译”连“得更厉害些。
这样一样,句义是更加清楚了。
这种追求清楚的翻译,在我看来,科普翻译可以,但是学术翻译,尤其是名著翻译,不恰当。
荣格当初写的时候,并没有那么清楚的句义的,Hull翻译英文时,也没有把这里本来不清楚的地方,翻译”清楚了。
我们应该向英文译者学习,不清楚的地方就要翻译得不清楚。
自己把它“理解”清楚了,这就写进译者注中。而不要变成译文本身。

第十回合
Michael
上一句中durch对应英文through
through在英文中有because of 的意思,用在此一句似乎也能说通。
那么durch在的德文中有“因为”这个意思吗?似乎没有。

雄伯引用解释
Preposition
durch (+ accusative)
1. by means of; by; through
2. through; entering, then exiting
3. via
4. owing to; because of
5. (mathematics) divided by

a) durch
durch是要配合akk受格使用。主要表達兩種意思:
1.表主觀努力通過某種手段而達到目的
比方說:
Durch fleißige Mitarbeit erreichte er bald ein höheres Niveau.
或 Er muss seinen Lebensunterhalt durch Handarbeit verdienen.

2.也可以表被動態的一些實際原因
比方說:
Die Stadt Tangshan wurde durch ein Erdbeben zerstört.

第十回合

Michael
just as+逗号, 就是德文中 genau so +逗号一样,就是作为副词用的,而不是连词,A,B 两译 都在这里当做连词翻译了,而且b译”连“得更厉害些。
这样一样,句义是更加清楚了。
这种追求清楚的翻译,在我看来,科普翻译可以,但是学术翻译,尤其是名著翻译,不恰当。
荣格当初写的时候,并没有那么清楚的句义的,Hull翻译英文时,也没有把这里本来不清楚的地方,翻译”清楚了。
我们应该向英文译者学习,不清楚的地方就要翻译得不清楚。
自己把它“理解”清楚了,这就写进译者注中。而不要变成译文本身。

雄伯

What was a normal goal for the young man becomes a neurotic hindrance to the old—just as, through his hesitation to face the world, the young neurotic’s originally normal dependence on his parents grows into an incest-relationship that is inimical to life.

just as 的后面虽然打逗点,那是因为中间插入一个介系词片语through his hesitation to face the world,不是因为有了逗点,它就会变成副词。just as 在这里,只有当连接词用,不可能当副词用, 否则会形成前后两个句子, 没有连接词连接。至于德文的genau so 可以当副词用,那是另外一回事。英文译者翻译得很清楚!

10
What was a normal goal for the young man becomes a neurotic hindrance to the old—just as, through his hesitation to face the world, the young neurotic’s originally normal dependence on his parents grows into an incest-relationship that is inimical to life.
A. 对年轻人而言很正常的目标,对年长人而言,则变成了一种阻碍,成为导致神经症的原因。年轻人若逃避生活,过于依赖父母而不敢自己 来面对一切,会渐渐变为一种乱伦关系,生活就会受到损害、阻碍。
B. 正如年轻人的神经官能症患者,由于畏惧面对人生,原先对于父母的依赖,会变成对于生活有害的乱伦关系。对于老年人,年轻时代原先正常的目标,也变成是一种神经官能症的障碍。
C 对年轻人来说是正常目标,对老年人则变成了一种神经症性的妨碍——正如,年轻的神经症者本来对父母正常的依赖,通过他犹豫面对世界,生长为一种对生活有害的乱伦关系一样。
D 对年轻人来说是正常的目标,而对老年人则变成一种神经症性的妨碍——正如,年轻的神经症患者因为不愿面对世界,其原先对父母的正常依赖变成了一种对生活有害的乱伦关系一样。

雄伯再玩:

A
Just as most of us eat too much, so most of us sleep too much.
Most of us sleep too much, just as most of us eat too much.
大多数人睡眠的时间过长,正如大多数人吃得太多一样。
(Most of us sleep too much是主要子句,而just as most of us eat too much.是附属子句,表示样态manner。 Just as 是连接词,引导most of us eat too much.)

B
What was a normal goal for the young man becomes a neurotic hindrance to the old—just as, through his hesitation to face the world, the young neurotic’s originally normal dependence on his parents grows into an incest-relationship that is inimical to life.
= just as, through his hesitation to face the world, the young neurotic’s originally normal dependence on his parents grows into an incest-relationship that is inimical to life, so what was a normal goal for the young man becomes a neurotic hindrance to the old–

B句跟A句的句型是一样,只是较复杂些,容易引起混淆。

首先,just as the young neurotic’s originally normal dependence on his parents grows into an incest-relationship that is inimical to life 是附属子句,表样态manner ,just as 是连接词,引导附属子句the young neurotic’s originally normal dependence on his parents grows into an incest-relationship that is inimical to life,修饰前面主要主句

雄伯译为「正如年轻人的神经官能症患者,由于畏惧面对人生,原先对于父母的依赖,会变成对于生活有害的乱伦关系。」是符合英文的原来句法。

而C 与D 的翻译,却将just as 独立译为「正如」,无形中just as 变成副词,这不仅违背英文文法及原有意涵,也使主要子句与附属子句的从属关系,混淆不清。不知是正如前面句子?还是正如后面句子?

第十一回合
本帖最后由 springherohsiun 于 2011-5-27 23:37 编辑

雄伯

能否请Michael 再琢磨一下,「依赖」如何「生长为」,译为「变成」或「发展成为」,是不是更贴切?

Michael

_斟酌过了,见下 牛津双解,grow into 翻译为”生长为“”成长为“更贴切,”变成”是becoming ,”发展成为”是develop into.可以这么翻译,不影响原意,但是我认为不”贴“。
继承用法
grow into
become as a result of natural development or gradual increase
成长(或发展)为
Barrow-in-Furness grew into a fishing village of about three hundred people by the 1840s.
到19世纪40年代巴洛因弗内斯发展成了一个约有300人的渔村。
■become large enough to wear (a garment) comfortably.
长大到适合穿(某件衣服)

雄伯

我的问题重点是,从中文的词类搭配collocation而言,你可以说,人,动物,或植物「生长为」。但是说,作为一个抽象名词的「依赖」「生长为」或「成长为」,我总是觉得怪怪的。

the young neurotic’s originally normal dependence on his parents grows into an incest-relationship that is inimical to life.
雄伯譯:年輕人的神經官能症患者,原先對於父母正常的依賴,會變成對於生活有害的亂倫關係。
Michael譯:年輕的神經症者本來對父母正常的依賴,生長為一種對生活有害的亂倫關係一樣。,

第十二回合
Michael
简明英汉词典
just as
adv.
正像
这说明简明英汉词典的编者认为just as 是作为副词的。

durch 的几个用法中的确有because of , 那么翻译为:”由于“也可以。
请仍然标明,这个诠释来自何处 ?这样才可以判断这种释义可信程度如何?

雄伯
我的问题重点是,从中文的词类搭配collocation而言,你可以说,人,动物,或植物「生长为」。但是说,作为一个抽象名词的「依赖」「生长为」或「成长为」,我总是觉得怪怪的。

Michael
——可是我不觉得怪啊。
模仿一下老张和老雄口气,反问一声:” 你为何不知道我的感觉和你不一样呢?“
”你为何要问我,你为何会产生各种各样的感受呢?“

第十三回合

雄伯

Just as

A. He is as honest as you.
他像你一样诚实。

B. He is just as honest as you
他就像你一样诚实。

在A句与B句,前面as或 just as 都是副词用法, 修饰honest。

C. You speak frankly;similarly, he speaks frankly.
你坦诚说话;同样地,他也坦诚说话。
D. You speak frankly; just as, he speaks frankly
你坦诚说话;如同,他也坦诚说话。
E. He speaks frankly just as you do.
正如你说话坦诚,他说话也坦诚。

C句的similarly 是副词,E句的just as 是连接词,引导you do,充当附属子句,表样态manner。D句的just as 后面若是打逗号,充当副词用,绝对是错误的英文用法。

durch
Definition from Wiktionary, the free dictionary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edit] German
[edit] Etymology
Old High German duruh, akin to Old English thuru.
[edit] Pronunciation

audio (Austria)

(file)

[edit] Preposition
durch (+ accusative)
1. by means of; by; through
2. through; entering, then exiting
3. via
4. owing to; because of
5. (mathematics) divided by

十四回合

Michael
维基词典,我认为不能作为规范德语词典使用。

just as 可以作为副词,我已经举出了词典编撰者的说法,如果再辩论,那请找语言学家辩论吧。
回到原句,我认为just as , 翻译成“正如,”或“同样,”是很好的译法。
b译把原文句子结构改了,句子中增加了一些自己的词。我是不采纳的。

十五回合

Michael
另外,这句中through 到底是because of(由于) , 还是by means of(通过)的意思呢?
德文durch有”由于“的意思,在两本德汉词典上也看到了。

十六回合

雄伯
请回到问题的原点:

What was a normal goal for the young man becomes a neurotic hindrance to the old—just as, through his hesitation to face the world, the young neurotic’s originally normal dependence on his parents grows into an incest-relationship that is inimical to life.

A. 对年轻人而言很正常的目标,对年长人而言,则变成了一种阻碍,成为导致神经症的原因。年轻人若逃避生活,过于依赖父母而不敢自己 来面对一切,会渐渐变为一种乱伦关系,生活就会受到损害、阻碍。
B. 正如年轻人的神经官能症患者,由于畏惧面对人生,原先对于父母的依赖,会变成对于生活有害的乱伦关系。对于老年人,年轻时代原先正常的目标,也变成是一种神经官能症的障碍。
C 对年轻人来说是正常目标,对老年人则变成了一种神经症性的妨碍——正如,年轻的神经症者本来对父母正常的依赖,通过他犹豫面对世界,生长为一种对生活有害的乱伦关系一样。
D 对年轻人来说是正常的目标,而对老年人则变成一种神经症性的妨碍——正如,年轻的神经症患者因为不愿面对世界,其原先对父母的正常依赖变成了一种对生活有害的乱伦关系一样。

雄伯

B译为:由于畏惧面对人生
D译为:因为不愿面对世界
C 译为:通过他犹豫面对世界

光是从中文的顺畅来看
B译的「由于」,跟D译的「因为」,难道不是比C译的「通过」更加清楚明白?

何况,从英文的结构来看
Through 在这里当because of 解释,肯定是比当by means of 合理明白。

十七回合

Michael

B译为:由于畏惧面对人生
D译为:因为不愿面对世界
C 译为:通过他犹豫面对世界

光是从中文的顺畅来看
B译的「由于」,跟D译的「因为」,难道不是比C译的「通过」更加清楚明白?
——不比啊,这三个都是介词,一样清楚明白的。

何况,从英文的结构来看
Through 在这里当because of 解释,肯定是比当by means of 合理明白。
——请教一下,什么结构决定了through在这里做because of 而不是by means of ??

顺便说一句,英文中face the world 是Hull 自己加上的,荣格原文没有喔。

十八回合

Michael
因为……、通过……、由于……,这三个中文词的区别和联系是什么呢?

十九回合

雄伯

「因为」「由于」都差不多,就像英文的because of,owing to,但是through 的「因为」,比较强调「过失」「错误」的原因。如,The accident happened through no fault of mine. (意外发生,不是由于我的过失。)

「通过」在英文常用through (透过),by means of (憑藉着)或by +ing 动词来表达,强调「方法」「手段」「工具」「媒介」「途径」等。即使在「宝宝是通过生病获得免疫力」的句子里,「通过」强调的是「获得免疫力」的「媒介」,而不是「原因」。

或者,大陆的习惯用法,是将「通过」当着是「因为」在使用,Michael 才会一直感到混淆?

雄伯手記100531

May 31, 2011

雄伯手記100531

我在桂平逗留兩天,一方面旅館有電腦上網,另一方面,郊區有個西山風景區。我搭乘公車前往,再步行上山。進入門票是一百元,我正在猶豫間,收票員則是誠懇跟我招呼:「老人家,免費,請進來。」

只是我步行到高空索道處,還是被要求索道費用一百元。由於當時細雨霏霏,想像中從高空往下望,應該也是一片煙雨朦朦。我決定轉向附近的寺廟觀賞。

這座寺廟倒是大有來頭,除了民國初年有位北京大學的傑出女性學者在此出家,及擔任住持數十年,紀念牆上掛滿跟黨政名人的合照外。還有一棟則是宋朝一位清高禦史的歸隱之地。寺廟供奉禦史的正面塑像,百姓跪獻感恩塑像,禦史禱文降虎圖,以及禦史騎在馬上,書僮兩肩擔負行李塑像。

最後這座塑像讓我駐足沉思良久。因為相對于禦史的威儀高大及馬的強壯,書僮的身體顯得矮小,而兩肩擔負的行李則顯得過分龐大笨重。若是出行遠路,書僮的力氣能走多遠呢?禦史既然是那麼體恤百姓黎民,對於身邊的書僮負擔,怎能如此視若無睹地高坐馬上?

當然,這是我個人的無聊挑剔。事實上,自古以來,勞力者被物化為騾馬載負之器,應該是見怪不怪的事情。即使在民國初年時代,人力車夫以奔跑方式賺取些微生活費用,而肥胖壯夫高坐車內,莫不視為理所當然!相較起來,今日的計程車司機雖然較為輕鬆,但是對於時間及財富的相對被剝削感,通常顯露在外。

根據我的親身所見,寧夏的銀川的計程車是五元起跳,廣西的桂平計程車三元五角起跳,但是司機大多忠厚地實在收費,可能是地方的純樸風氣所致。相較起來,廈門及北京的計程車司機最為惡劣,非但不老實按表收費,而且發現乘客是外地人,或臺灣客,更是胡亂要價,八元車程,要價三十元,我在火車站遇到一位司機,一聽要到東渡碼頭,開口要價一百元。

「你們臺灣來的都是有錢人啦!」有一位甚至明白地說。
「是誰給你們這樣的印象?」我不解地問。
「我載過好幾位臺灣人。他們在車上談論。」

我當時氣到想要罵人,卻一時不知道要從何罵起?要罵的是誰?

裸露

May 26, 2011

裸露

我知道,我這是在讚美他們。我還知道,讚美他們是我的防禦的需要。我不知道的是,有沒有這樣一種境界的人格,不需要任何防禦,“裸露”著就可以好好地活下去?

雄伯
「不需要任何防禦,“裸露”著就可以好好地活下去」這樣的人確實是很少,但是並非完全不可能。因為戲演太多,善意的謊言white lies說太多,連自己都會覺得自己的虛假面目可憎。何況有朝一日,死亡來臨,你會猛然發覺你騙人一輩子,其實騙的就是你自己。

嚴格來說,裸露應該是的程度或情境的問題。正如,你在家浴室,不就是「裸露」洗澡?男女作愛,不就是脫光衣服,性器官裸露交接?只是「心靈」或是「靈魂」裸露的伴侶,更加可遇不可求!

先從自己反躬自省作起吧?哲學家齊澤克Zizek說過:「假如你不是國王,你說你是國王,這是一個幻見fantasy。假如你是國王,你說你是國王,這也是一個幻見。」為什麼?你誤將你擁有的東西what you have ,當成是你生命的本質 what you are。

想想看!有朝一日你身敗名裂,眾叛親離,難道你只剩下憂悒症發作一途?如果你生命的本質真實,說不一定你剝落金錢,工作,名望,地位,人際關係,家庭及社會背景之後,你反而活得更加生機昂揚!

問題回到原點:當你的防衛機制樣樣具備時,你活得到底有多真實?

雄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