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雄伯手記97’ Category

雄伯手記971204b

December 4, 2008

雄伯手記971204b

 

家教學生月考請假,出乎意料地冒出一個星期的空閒。原想搭機到廈門試辦一下落地簽證,恰好又碰到W自台北聽經回來,又開溜不得。只好乖乖待在家裡,翻譯兩三篇德勒茲及紀傑克的哲學,外加將零散的高一高二英作文及克漏字測驗編輯得較有條理。自信心的增加跟心靈充實的感覺絲毫不亞於出去自助旅行。正如德勒茲所說,從混沌中整理出一個秩序出來,本身就深具生產力跟創造力。

 

從東華大學圖書館借到一本羅蘭、巴特的S/Z英譯本。忍不住拿來跟屠友祥中譯本對照一下,發現還是略有出入。

 

“ Paris is a very hospitable place, “ she said, “ It accepts everything, shameful fortunes and bloodstained fortunes. Crime and infamy can find asylum here. Only virtue has no alters here. Yes, pure souls have their home in heaven!

 

「巴黎是個好接納的地方,」她說。「一切事物,可恥的財富也罷,血污的財富也罷,它一概來者不拒。罪惡和醜行都能在這兒得到庇護權。唯獨美德沒有聖壇。是呵,純潔的靈魂在天國自有安身之地!」(屠友祥譯)

 

最後一句明明是祈願句的省略:May pure souls have their home in heaven! (但願純潔的靈魂在天國找到安身之地!)

 

羅蘭、巴特的注釋也是別有心裁:Sublime alibi for castration ( heaven will justify the castrati we have become). Moral code ( virtue is not of the world). 文化符碼:關於閹割的崇高託辭(我們已變成閹人,天國將為咱們這些人提供庇護)。道德符碼:(美德不屬於這個世界。)

 

對於愛情懷有聖潔崇高情操的美德成為「此物只應天上有,人間哪得幾回見」,被羅蘭、巴特振振有理justify用來嘲諷我們猶有嚮往的人為「美德」的閹人。現實情境如此這般,難怪自「薩拉辛」的作者巴爾札克,到評釋者羅蘭,巴特,到咱們讀書尋找崇高託辭sublime alibi的「欠缺愛情美德之根」的閹人,不得不仿效敘述者候爵夫人憂思以終remains pensive

 

 

雄伯手記970503

May 1, 2008

雄伯手記970501

 

W從台北、台中、高雄、屏東聽經聞法回來,拿了錢立刻又牽了機車匆匆出門。一不小心就將我停放在鞋箱邊的腳踏車給弄翻,車燈甩到沙發桌前。正專注吃飯的我不禁回頭張望,以為她會說聲「對不起」。聽到的卻是:「沒辦法,誰叫你腳踏車不停好!」

 

正心情懊惱間,電話鈴響。是隔壁正在蓋三樓半住宅的建築師K打來,建議我花錢重新粉刷外牆水泥,唯恐將來舊水泥萬一地震掉落,對他造成傷害,我需負法律責任。經我上次回絕後,這次他願意跟我分擔部份費用。我仍然拒絕:「我讓你使用我的屋頂搭設鷹架及停放鋼筋建材,造成的損害不予計較。你不領情也罷了,還要我配合你花錢整修外牆!」

 

讀書會與D逐行閱讀精神分析師「拉岡」的「伯羅米之結」Borromean knot。「拉岡」賣弄玄虛地畫了幾個環環相剋的連環圖,不外乎比喻人生的處境。有時如米袋上方的縫合環線,前頭的結一但鬆開,後頭的環結會跟著一哄而散。有時如魔術師耍弄的連環套,互為圈套,各自鬆解。

 

「可是,若心病的原因是外在環境的壓迫,心結的自我鬆放又有何益?」D猶有困惑。

 

 

雄伯手記970425

April 25, 2008

雄伯手記970425

 

    一半因為要避免自己深居簡出,缺乏運動,一半因為看到L開始騎腳踏車上下班,我終於下定決心花一萬三千元的高價,買了一輛二十七變速的捷安特腳踏車。

 

    牽車離開車行,立即朝濱海自行車專用道出發,到達美侖爬坡路段,開始試用變速功能。果然信用卡能使齒輪運轉,踏踩起來,比預期中的省力,不禁信心大增。開始邊騎邊幻想不自量力的環島之旅及世界之旅。

 

    朝向舊港口的火車道改建的自行車道,氣氛的接近自然的幽深,也出乎自己的意外之外。五十幾年前自己當中學生時代經常踽踽獨行的小徑,如今改成騎自行車體驗,份外感受到時空的差異,及自己今後的何去何從。

 

    隔壁空地興建的三樓半房屋,將近完工階段。當初為了敦親睦鄰,給予在屋頂搭設鷹架,及堆放鋼筋建材的方便。今天聽到的新要求是要我花錢重新粉刷外牆的防潮水泥,因為他擔心我的牆壁的舊水泥萬一有一天掉落,對他造成損害,我需負法律的責任。

 

    終於恍然大悟,為什麼哲學家「紀傑克」Zizek在「幻見的瘟疫」第二章的標題是:Love Thy Neighbor? No, Thank!

 

    

雄伯手記970414

April 14, 2008

雄伯手記970414

 

「我最近有個念頭,很想要收養一個小女孩!」風韻猶存,細聲軟語的蘋蘋抱著不斷蠕動的小孫兒說:「我小時只有跟兄弟相處,自己生的兩個都是男孩,現在帶著也是小男孩。我很想要知道女孩是什麼?」

 

跟爽朗直率的畫家阿秋聊到生命的真誠及內省。「你們女人想要瞭解女孩是什麼,何不反觀自己生命的歷程就好了?你們自己難道不曾當過女孩?」

 

想到少女時代的蘋蘋,悍然不顧學業的前途、家庭的反對,激情愛慕心儀的作家,跟隨隱居在當時偏僻的鹽寮海邊,過著物質清貧,精神豐富的愛情生活。後現代消費社會的女孩還有幾人能複製她自己這樣的生猛鮮活?

 

我對美術繪畫並無涵養,面對孤獨隱居鹽寮的阿秋的幾十幅畫作,只有隨著同行幾人不斷地讚賞。拿下眼鏡,走近畫幅前細瞧,卻發現無數筆觸的油料重復堆疊中煥發生命的異采,像是梵谷的星空令人暈眩。想到昨天剛讀過的哲學家「德勒斯」Deleuze的「重復與延異」Repetition and Difference。藝術家的功力就在每個筆觸全神凝注的瞬間,展現了生命的的堅韌及永恆性。

 

歸途中忽然想到,阿秋的畫有抽象空靈,也有山巒飄渺、有海邊港景、有巨石生猛浸水中。僅有的人像是前門壁上的梵谷跟高更,卻是原先屋主的學生畫的。

 

A Talk with Solitude

March 7, 2008

偶讀一首好詩,試譯如下。

A Talk with Solitude

與孤獨交談

Girl

The eye of morn has gone,

Down to the yond of moun,

Skylarks thus beat no more,

Nor is the air warm.

Like the souls have died and days art doom’d,

I know not what to do, yet feeling forlorn.

少女:

白日太陽已消逝,

淪落山的那一邊,

雲雀因此不再振翅,

空氣亦不復溫暖。

如同靈魂已死,白日已盡,

我不知所措,依舊淒迷

Solitude

Souls art still alive and days cannot be doom’d

Look, love, night candles art burning,

Cynthia’s exhaling milky light that may reassure ye a lovely night.

Scarecrows art dancing with the clarion of breeze;

They art still sinning!

Or at least, my love, I may accompany thee.

孤獨:

靈魂依舊活著,白日尚在,

親愛,你瞧,夜晚燭火正在燃燒,

月神的柔和光輝,使你享有甜美夜色,

稻草人隨著微風音樂漫舞,

他們甚至還在歌唱!

親愛,至少容我陪伴著你。

Girl

Thank you but nay my quest, I deem,

Candles art burning but dim

Falls the apparition of nights,

Even scarecrows art menacing.

Darkness a-gnawing at lights,

As things unknown art ambushing.

Sweetness hence gradually be out of sight,

As insecurity, anxiety art haunting.

I see clear with no forbear,

No cheer but fear, may I

Thus let ye go?

少女:

多謝你,但是不然,我認為仍有疑惑

燭火雖正在燃燒,卻是黯淡,

夜晚的魅影已經籠罩,

即使稻草人也令人畏懼,

黑暗正在咬囓光輝,

如同有未知之徒正在伏擊,

甜美因此逐漸散失不見,

猶如不安,焦慮不斷縈繞,

我不由自主地清楚目睹,

沒有歡樂,只有恐懼,

因此,能否讓我捨你而去?

Solitude

Who made the eyes but I?

Hear the sound of silence when you lie,

That notions art a mussing in ye mind.

Behold the hues of dark as ye pry,

That blizzard’s a-blasting will ye find.

Though pain and panic,

Ye may feel existence and be not blind.

孤獨:

你眼眸的凝視還能是誰?但是我

聽見你的沉默,在你躺臥之時,

思緒絮亂如麻,在你心中,

瞧見黑暗的夜色,當你窺探,

你將會發現大風雪正在肆虐。

儘管痛苦與恐懼交加,

你可能感受存在,不再心盲。

I’d be a loss, my love, if ye choose to be lost,

Whilst ye’d gain lust,

Being merry for the present’s eke be a present.

When you open thy eyelids in morns

Ye’d forget the past and live on.

Then thee’ll be happy-go-lucky? I guess not, I.

Odor of nyacinth may receive thy smiles,

Whilst a mote canst eke paint thy day blue, rip thy heart debris.

Thee, canst then be too numb or naïve, so thou wilt have it so.

這將是暴殄,親愛,假如你選擇迷失,

雖然你將得到物欲的滿足,

歡喜於當下的享受作為禮物,

當你清晨張開你的眼眶,

你會忘懷過去,繼續生活。

然後你就快樂而幸福?我可不認為,

我可能接受你的微笑猶如風信子的香味,

微塵卻不可能將你的日子描繪成蔚藍,

或將你的心撕成碎骸

你,不可能永遠麻木或天真,

因此你終將面對你人生。

Let me go with my packages, so thou will have it so.

讓我攜帶我的行囊離去,你才能面對你的人生。

雄伯手記970302

March 5, 2008

雄伯手記970230

 

觀看連續劇,有一幕描繪清康熙帝在大草原露天做愛,猶口口聲聲「朕」,不禁訝然失笑。想起哲學家「紀傑克」所說的,身份不是國王而自稱是國王是患了妄想症,身份是國王而口口聲聲自稱是國王亦是迷妄。何也?將符號象徵界symbolic order的身份當著真實界the real的自我百分之百地認同,一但遭遇到符號象徵的運作失落或不靈時,將何以自處?

 

人在符號象徵界走動久了,常會變得虛假而不自覺。何也?不論是宴會、典禮、或人際相處的場合,都有其客觀意識要求你該扮演的角色台詞,此時真實界的自我常會被壓抑其內在的真實感受。久而久之,迷失疏離之感常會油然而生。

 

星期日與F等人前往鯉魚潭登山健行,歸途中在市區十字路口跟一台機車對撞。幸好速度並不快,僅機車前擋風板破裂一小塊,騎士少女腳部略有瘀青。由於週日機車行均關門,給於現金做為和解。

 

F想必定受到驚嚇!平常自信自負,深具公平正義感的她,下車後拿起數位相機拍攝現場位置圖,並以手機連絡保險公司,喃喃自語:「保險應該涵蓋對方吧?」。執勤的警察則建議說:「小車禍保險公司不會理賠。何必將小事複雜化?」

 

人生的無常隨時隨地在考驗著人的超穩定心態。每一次的驚嚇跟歷練都逼迫我們去面對我們不欲見到的狀況,包括有朝一日終會將我們化減為零的死亡。

  

雄伯手記970225

February 25, 2008

雄伯手記970225

清理雜亂的儲藏室,發現堆積的一大堆過時無用的收音機、錄影機、音響、雷射放影機,及DVD等。這些電器用品當年都是花了上萬左右的金錢購置,現在有的雖略有故障,有的尚完整堪用。把它們清理下來放置在地板上準備回收或丟棄。可是擺置了好幾天,聽見垃圾車的音樂聲響過,卻依舊不忍動手。

    盛情難卻地停掉家教前去參加A的餐會,才發現這其實不是純粹感情交流的相聚。席間親歷見證到traverse人的肢體語言所透露的,如哲學家「紀傑克」所說的人生基本幻見fundamental fantasy的層層揭示。熱情冷淡與現實功利的轉折,微妙地互動得那樣的明顯,卻又人人視若無睹地使用交際語言談笑風生。終於體會到為什麼「紀傑克」將書名取為「幻見的瘟疫」The Plague of Fantasy.

   遙想當年佛陀捨棄皇宮王子身份的榮華富貴,絕食苦行於荒野,親歷驗證traverse生老病死的人生幻見及緣起緣滅的性空真諦,卻依舊孜孜不息地不捨眾生說因緣法。可見人間割捨之難!

  

   

雄伯手記970222

February 23, 2008

雄伯手記970222

 

早先在電話中盛情難卻地承諾,要加入S大約一兩個月一次的兔子餐會,現在還沒有開始,意志就開始動搖。一方面是,想要實踐還真歸樸的自我意識越來越強烈,跟世俗的交際語言越來越格格不入。另一方面,餐會時間與家教時間衝突,從現實算計的思維calculative thinking來考量,實際上也是意願不強。

 

坐在沙發椅上閉目養神,意識逐漸飄蕩。隱約中耳邊聽到遙遠傳來很清楚的電話鈴聲,昏沉中卻一直以為是對面鄰居的電話。過了好一陣,意識才猛然醒悟過來,原來是自己家裡的電話鈴聲。

 

這個類似靈魂出竅的經驗,首先聯想到的是英國形上學詩人「約翰、頓」John Donne 的名詩:No man is an island, entire of itself; every man is a piece of the continent , a part of the main. If a clod be washed away by the sea, Europe is the  less, as well as if thy friend’s or of thine own were: any man’s death diminishes me, because I am involved in mankind, and therefore never send to know for whom the bell tolls; it tolls for thee.(無人是孤島,獨自完整;每個人是大陸的一塊,整個的一部份。假如海洋沖走一塊土地,歐洲將因而減少;任何人的死亡都會使我若有所失,猶如喪失我的朋友,因為我跟人類息息相關。因此,我永遠無法知道喪鐘為誰而想;它為你而響。)

    這跟紅樓夢的「正嘆他人命不長,哪知自己歸來喪」,有異曲同工之旨:大宇宙的一般化原理principle of universality 終究會落實到個體化individualization。別人會發生的事,自己終究有一天也會遇到。 

雄伯手記970220

February 21, 2008

雄伯手記970219

 接到B電話,停止家教前往參加元宵節的晚宴,見識到S夫妻口齒伶俐的交際語言。賓客TB的隔壁鄰居,及某報記者K,都是口齒伶俐的交際長才。相形之下我仿佛淪為B口中不擅交際語言的木訥的「內才」。 

F推薦記者k擅長於引述其人脈的歷史背景,為其職業的生存本能。我則趁機追問:「你對於你自己家族的歷史若不能關切,何能了解台灣及中國的歷史?」坐在其旁邊的H突然忿憤地說:「台灣只有八年歷史!」

 在我再三鼓勵之下,她終於猶豫地陳述:「阿扁當政,否定過去,台灣不是只剩八年歷史?」我始而困惑,這不過是她個人對於政治現狀的感受罷了,何需如此的支吾其詞?終而體悟到,身為外省媳婦的知識份子的她,必須如何壓抑內在的傲岸,始能在傳統的本省家庭取得認同。

 隔壁鄰居T侃侃而談其家庭親長當年童養媳婚嫁由人的經歷,無意中撩撥起M相同經歷的辛酸,幽怨陳述起來:「養母説,這是你的命!家庭經濟無法扶養你接受教育,你只有嫁雞隨雞!」。 

B本為商界長袖善舞的聞人,大事業崩盤後,依舊在巷中的小店面繼續奮鬥。談起過往精明幹練的風光,不免噓唏,我則引述蘇東坡被貶黜到黃山後文學生命反而更加輝煌燦爛地說:「你事業若太飛黃騰達,你現在的時間是別人的。能有更多時間跟家人親友相處,何憾之有?」    

雄伯手記970215

February 21, 2008

雄伯手記970214

食肉娶妻的親鸞有兒有女,及無數門徒弟子,卻侃侃而談人生「獨生獨死」的大道理。不知是佛法的演繹推論,還是真實心情的寫照?他高壽以終時,屍體也未如其所言拋入茂代河餵魚,而是依習俗土葬。比較起來,晚年獨居美國公寓的作家張愛玲,死後七天始為人發現,骨灰依其遺願,散灑於浩瀚的大西洋,似乎更能實踐。這使我想到一個問題,對於人物的瞭解,要聽其言?還是觀其行?或者說「獨生獨死」本是人生的宿命,再輝煌的豐功偉業都只是自戀的幻見,無法掩飾內心不為人所知的孤獨的蒼涼,遑論為人所瞭解。

電視搖控器的後面的電池蓋子忽然不見了,將就使用,電池常會脫落,甚為不便,心想不如再買一個新品吧。可是走到門口我卻又躊躇起來,心想蓋子無論如何不會不翼而飛。於是回身將沙發桌內部的雜物地毯式地檢索,依舊不見蹤跡。困惑之餘,再將整個沙發桌搬開,終於發現霍然在焉。

日常生活及人生際遇不乏類似的例子。狀況是隨時都可能存在,不一定每一次都需要用金錢去解決,或者每一次只要用金錢就能解決。自己用心去思索、了解、和體驗,不僅可以減少對於金錢過份的依賴,而且可以增長智慧及提昇對於自我處理能力的信心。

為了實踐這個道理,我那部十幾年的老爺車雖然有慢速熄火,溫度表急速升高的毛病,我決定暫時不去考慮換車的問題。我每天在網路上搜尋有關汽車溫度升高的常識,從水箱水、機油、潤滑油、風扇、電瓶等原因一一去勘查驗證。目前雖然尚未找出解決的方法,但是我對於電機常識的增長,也不無讓退休的歲月自得其樂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