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雄伯手記961108’ Category

雄伯手記961223

December 23, 2007

雄伯手記961223

今天是難得的緊湊的一天,花了兩小時翻譯榮格Jung的一篇「重生」,參加了兩小時閱讀紀傑克Zizek的讀書會,下午跟晚上還兼了幾小時的家教。精神依舊不覺得疲累。

家教雖然有金錢待遇,但是現在已培養一種不要僅是為金錢而工作的態度。在過程中去揣摩知識傳遞,吸收,及成長的奧秘。下完課後,還靈感如湧,想為個別的學生編出適合他個別學習方式的講義。

晚上夢境詭譎得令人意識醒來後,還尷尬苦笑不已,我怎麼會做這種怪夢?只是走到電腦桌前,感受已經朦朧,實在無法用文字捕捉細節了。

依稀的印象是跟W旅行住豪華大旅社,發現各項收費細目費得驚人,翌日趕緊退房。結帳時才發現都是免費招待,心想早知道多住幾日,於是在離去跟貪心之間掙扎排徊,意識突然在此時醒來。

雄伯手記961221

December 22, 2007

雄伯手記961221

 

退休的日子本擁有睡到自然醒的賴床特權,為什麼將醒未醒之際,彷彿有個超我的聲音一直在斥責「該起床了!」眼皮張開一下,意識又昏昏沉沉地被匪夷所思的夢境所牽引。再回神張開眼睛,霍然將近十點。

 

    昨天牙齦浮腫成塊狀,八點多就上床。牙周病菌的侵襲,使夢境的意象重新組合地詭譎,使理性駕馭的紅血球細胞節節敗退。意識身不由自主地沉入夢域。不免這樣想,將來大限來臨,靈魂脫離軀殼的狀態是否類似?

 

    宗教信仰有人越信越開明,也有人越信越偏執。二十年前我認識一位基督教牧師,頗推崇慈濟證嚴,謂彼此濟人濟世的情懷心境類似,只是宗教名稱不同而已。然而,我也遇見另一位虔誠的基督徒,言談中若稍涉及否定上帝的哲學思想,立即有受到冒犯的神情出現。

 

   CNN網站看入聯公投Taiwan Referendum的新聞報導。國務卿萊斯稱之為「一個挑釁的政策」a provocative policy, 外交部長黃志芳卻氣定神閒說,美國反應過度,入聯公投只是反對中共飛彈部署而已,跟改變現狀無涉。似乎吃定中共跟老美無可奈何,或者認為台灣越受打壓,投民進黨的票就越多?

  

 

雄伯手記961220

December 20, 2007

雄伯手記961220

    美國經典戲劇阿瑟、米勒的「推銷員之死」,跟費茲哲羅的經典小說「大亨小傳」,有一個共同的結局:自以為輝煌一生,相識無數,真正告別送葬時,只有兩三人。推銷員的所謂的相識本來就是自吹自擂,下場早可以預期。大亨的豪宅歡宴可是夜夜燈火輝煌,嘉賓滿座。人生想不想玩「陪隨」的社交遊戲,就看你自己愛不愛熱鬧了!

    人際溝通常有模稜兩可或沉默以對的灰色地帶,一般人常一廂情願地朝自己預期的方向解讀。等到要具體驗證及攤牌時,才彼此責怪怨歎,解釋或撇清。能不不歡而散者幾希?

      文學中最顯著的例子是莎士比亞的「馬克白」Macbeth。「除非森林移動,沒有女人子宮所生的人會擊敗你。」最後的結局是,敵人軍隊每位士兵各砍樹枝,遮蔽形蹤前進,首領關鍵相鬥時,自承剖腹所生。野心勃勃的馬克白終於信心崩潰。    

 退休的日子深居簡出,每夜夢境卻反而更加詭譎,匪夷所思。或許夢境本來就是如此,只是現在心無外務,感受得更為深刻,或果真的是「我夢故我在」?   

  翻譯寫作亦是如此,非關名利,不涉離騷。只是主體在鍵字言說時,生命力昂揚存在。足矣! 

   

雄伯手記961214

December 16, 2007

雄伯手記961216

Neon 老爺車的電腦指示燈,一直亮著「檢查引擎」的紅燈近乎兩年。沒有去理睬它,一者老爺車一進保養廠動輒萬元以上,讓我近廠情怯,再者作為符號象徵the signifier的紅燈跟實質的車況the signified 之間似乎也沒有那麼必然的因果關連。

兩部電腦的狀況也是如此,每次列印,螢幕總是跳出「碳枌不足」的小視窗。換過新碳枌匣,列印得一清二楚,小視窗依舊蹦跳出來。終於明白,從電腦到文化及人生價值理念,符號象徵跟真實之間並沒有那麼緊密的對應。符號象徵虛擬時,我寧信真實。

  

雄伯手記961212

自少年讀書,深受人文價值影響,個性罕於言利。唯周遭不乏「眼見起高樓,眼見他樓蹋了」的例子,願為一談。A三十幾年前初識時,原在小巷中經營一家雜貨店,附近馬路擴寬時,購得一棟三層樓的店面。證券市場興盛時,她進出累積達數千萬,趾高氣揚不可一世。後來股票崩盤,她的兩家店面全部賣掉。我起初甚為不解,縱使股票下跌,理應還剩一些投資的餘本。終於恍然,她的本金充其量不過數百萬,不是用於穩健長期投資,而是用於每日賭上漲或下跌的差價。唯上漲時的利差,百萬千萬,止於無限。下跌時的本金卻不久就歸零。以零對抗無限的遊戲,能不輸者幾稀?

人生與知識的追求何嘗不是也如此?古代哲學家莊子老早就說過了:「以有涯逐無涯,殆矣!」唯最近譯讀法國哲學家「巴舍拉」Gaston Bachelard 的「泥土與意志幻想」Earth and Reveries of Will,體悟到追求的意象可激發生命的潛力,縱使最後沒有什麼輝煌成就可供炫耀,過程的生趣盎然,自慰平生,足矣!

觀看新得奬女導演周美玲的採訪節目。她說有一次她工作不順暢,徬徨步行到台北橋下,目睹等待工作的橋下游民彼此逗趣作樂。心想人生最落魄潦倒也不過如此,還有什麼不能為追求理想而放開的? 善哉斯言!忽然覺得她猶帶純真帥氣的臉龐微笑,特別地美麗誘人起來。

    

雄伯手記961210

December 11, 2007

雄伯手記961210

 

假如命運要給你一億金錢,但條件是一周之內死亡。有人會要嗎?依我之見,要與不要兩種人都有其意義。能視生命貴重於金錢的人,一定有其不為物欲價值所迷的豁達人生觀。反之,明知所得錢財自己無時間享受,猶願意以生命換之的人,推想其心中一定有所關愛,才願意犧牲自己的生命。

 

日有思夜有所夢,似乎是大家曾經有過的感受。不可理解的是,思與夢雖然略有神似,內容的比喻,隱喻,或換喻的變化扭曲竟然如此大。意識醒來後常會茫然不解,甚至驚嚇:「我為什麼會做這種怪夢?夢中的我較為真實,還是意識清醒後的我?」

 

即使曾經閱讀過一些精神分析理論的書,面對自己匪夷所思的夢境,只能隱約感受到自己潛意識的騷亂不安,依然無法進一步更詳細的分析跟比對。回到理性世界後的意識,開始否定夢中情境在現實中出現的可能性。我曾在一次宴席中聽到一位執迷宗教活動的中年女士心信心滿滿地說:「我從來沒有做過夢!」

  

雄伯手記961209

December 8, 2007

雄伯手記971209

臨時接到K電話,應邀參加在鹽寮東海岸遊客服務中心的藝術家季展。開幕式以兩位來自日本的吉他樂手跟鼓手的演奏開始。背景面對著浩瀚的太平洋,效果當然特別的宏偉雅緻。不料,演奏一開始,兩幅大透明窗的背後,突然冒出兩位窗戶清潔工,各拿一把長刷,緩慢地來回擦拭。開始覺得突兀,終而恍然,這個並非意外的裝置藝術,應該是隱喻著這些藝術家的美術和音樂,正在擦拭我們現代人飽受污染的靈魂。

每周末等待公視的「亂世豪門」。導演萬川是個難得一見的令人敬佩的有心人,以客觀的寫實主義描繪台灣的歷史情懷,卻又不失浪漫主義的追求生命的意義和理想。從馬關條約開始,直到文傑上吊架的完結篇,我身為台灣人的本土情懷,心頭的激動始終迴盪不已。然而,就自許為開明的知識份子而言,我依然必須坦白地說,就台灣的前途而言,我比較認同曹興誠公開的兩岸關係的論述。

時代在進步,全球化的世界觀也逐漸普及。就經濟學,政治學,倫理學,或文學哲學的角度而言,我雅不欲台灣再陷入基本教義派的悲情。

雄伯手記961207

December 8, 2007

雄伯手記961207

人生意義太多,會讓人沉重,意義太少,又覺得茫然。有人認為兩者各走極端,都是難於忍受。也有人認為兩者誇張到極端,才會否極泰來。到處都是意義,就像是債多不愁一樣,反正怎麼還都還不完,索性賴帳。空無到極點,反成為宗教的信仰及意義的追求,生機盎然。

 眼神是靈魂的誘拐。去銀行匯款,承辦者是位新來的美麗小姐,不禁多望了幾眼。遞回收據時,她神采飛揚地站起來說聲Goodbye。到小吃店買外帶食物,臨走時,站在老板娘背後的少女突然跟我揮手說Goodbye。激情尚未有序曲就宣告結束,這是現代人靈魂的無奈告白。無論如何,總比行屍走肉般被資本主義的經濟結構完全工具化好。靈魂現在只有存活於飄浮的眼神凝望中。 

翻譯布希亞的「涼爽的回憶」不到三分之一,就被瓜達里的「反伊底普斯」所吸引,然後又忍不著回頭翻譯巴舍拉的「泥土與意志的幻想」。如此三心兩意的見異思遷,結局當然不會有任何成就可言。不過我現在只在乎過程心靈的充實,雅不欲去思考什麼結局。(什麼是人生的最後結局? 唉!不想也罷。)    

雄伯手記961205

December 5, 2007

雄伯手記961205

      譯讀瓜達里Felix Guattari的「反伊底普斯文稿」Anti-Oedipus Papers,有一附記引起我發噱一笑:「我正在設法閱讀傅柯的知識考古學,但是這種東西我很難卒讀。我認為你的朋友似乎迷失在語言學其他結構裡」。

      瓜達里自己的「反伊底普斯文稿」,又何嘗比「知識考古學」好懂在那裏?一大堆專門術語反復繞來繞去,直讓我像是迷失在他所說的「語言學及其他結構裏」。心中不免浮現一個問題:「大師們寫作為什麼不淺白易懂些?」 

     當然不完全責怪大師,專業術語的用詞本來就是艱深晦澀。只是我常想語言學或精神分析學終就要運用到實際人生,化繁為簡其實也是一個可努力的目標。例如,「斯拉失、紀傑克」Slavoj Zizek 就很懂得利用通俗文化的軼事跟電影內容來詮釋深奧的精神分析理論。

        讀書會剛開始,C熱心地慫恿H講述他們所觀看的女性影展影片「獵物」 “Hounded”H 將細節按時間順序概述一遍後,我再鼓勵他敘述所受的啟發。回家後腦海突然浮現一個問題:「C為什麼不自己講述?」

      這部影片描述一位少年假釋罪犯的女觀護人,一方面幻滅於現實社會背景,理性言行的偽善黑暗,另一方面又驚醒於潛意識壓抑的情慾跟自我認同,被十七歲的受觀護人的昂揚的生命力撩撥起來,終於不知不覺地傾斜越軌過去。 

    

雄伯手記961205

Http://springhero.wordpress.com 

32hsiung@pchome.com.tw 

雄伯手記961204

December 4, 2007

雄伯手記961204

一週前還看到隔鄰老歐吉桑在附近散步,今天下午要出門時猛然發現他家門前搭起「嚴制」的喪事棚架。「他早上起來受了一點風寒,在睡眠中就這樣去了。」子女禮貌地解釋:「還好沒經歷什麼痛苦。」

「死亡可能無痛苦嗎?」我不禁思索著。不論答案是正或反,其實都是臆測性的。死者的感受我們只能從亡者垂死時的表情或肢體語言的跡象去推測,我們沒有感受到的,未必就是不存在。

      這使我想到最近讀「吉傑克」Slavoj Zizek的「隱形主子」 “ The Invisible Master。他引述數學家康特Cantor的數論:有限finite的相反不是無限infinite,而是超越有限transfinite。人類感官智力之所不及的地方,未必就是無限,也可能是一個更大的有限。理性哲學要理解宇宙人生,起碼要有這個謙遜的認知。 

      「人要怎樣才能死亡無痛苦?」這又是一個我不斷思索的問題。且不說癌症細胞無情地咬囓身體器官,光是生命力的逐漸衰竭,難道不也是痛苦掙扎只是無言表達的跡象?若是像張愛玲那樣,死後一週才被發現屍臭。減免掉醫院打針插管的她,死時是痛苦或是不痛苦?

        Google 的搜尋引擎實在強大得很。不僅功能遠超過字典,百科全書,跟研究索引,而且像是有靈性似的會挑選它所賞識的資訊。我起先以為應該是程式設計的博大精緻所致,最近開始感受到它的心有靈犀。

 http://springhero.word.com

32hsiung@pchome.com.tw    

雄伯手記961203

December 4, 2007

雄伯手記961202

 

人生沒有人是先學會如何生活才來生活的。邊成長、邊碰撞、邊摸索、邊思維,才在家庭、學校、社會環境的制約下,磨練出一套適合自己的人生觀。由於每個人的際遇不同,處於順境者跟處於逆境者,聰穎者跟愚癡者,純真者跟老於世故者,彼此的人生觀當然南轅北轍,互相不能理解。有個調侃的笑話謂:中國人年輕時想要齊家治國平天下是儒家、中年經歷坎坷挫折,以道家的消遙自慰、老年會想到靈魂輪迴是佛家。不是沒有道理。

 

人的意識要學會專注,也要學會疏散。不管是讀書或做事,若想要成功,必然要專心一致,全力以赴。然而意識過於集中,價值觀念極易變得偏頗鬱積,神經衰弱。說來慚愧,我到老年退休的悠閒歲月,才慢慢懂得如何調解自己的意識不要過份集中。那就是起心動念不要從功利實用出發,事成固然好,事不成,何嘗不是考驗價值理念,回歸自我的轉機?

 

不知是因為天性心軟或個性懦弱,對於別人提出的要求,即使明知已經超過自己能力的負荷,往往不敢拒絕。自己對於別人,亦只敢提出最低,而不是最高的要求。這當然會造成日後在實踐時的困難跟懊惱,以及不能實踐時良心上的負擔,卻又是到老都難於革除的缺點。只好學些精神分析心理學,試著解剖自己個性轉折的情意叢complex

 

記得父親剛過世不久,母親日日思念,常至痛哭流涕。聞說沙玻鐺某間聖母娘娘廟有仙姑能導引亡魂與生人面晤,於是安排夜晚時間,兄弟各房,分別前往。臨出發時,姪兒E突然出來要求搭乘我的七十CC摩托車。我當時載妻子跟兩位小孩其實已經剛好,E要去心切,硬往後座擠上。我不忍拒絕,勉強載行,只是邊行心裡邊忐忑不安,柏油平滑道路尚可勉強載重前行,到沙玻鐺河床石礪路段,顛簸甚大,載重機車斷難通過。於是決定要求姪兒E先在附近路邊商家下車,我先載妻子小孩前往,再回頭載他。只是夜間經荒郊野外視線不良兼路況奇差,我自己到達時已經頗為心力交悴。心想縱使我返回載他。回程時問題仍在,倒不如就先留他在那裡。後來,幸好我兄長開車經過,E呼叫搭乘前來,我心頭的不安才稍微釋然。

 

G是我小學及中學時朋友,交往時受其幫助照顧不少。成長後則因就學工作環境不同較為疏遠。後來他投資蘭花養殖,為合夥人拐騙數百萬,經濟陷入困境,倒人會錢無數,又兼婚姻離異,在校有受性侵害智障女的指控,頗為狼狽。有一日突然來我家要求借三千元。我本應給予,無奈我當時家教全部崩盤,前一日才跟妻子互相勉勵此後要過安貧樂道的日子,心情頗為寥落,亦難跟在樓上午睡的妻子啟口,只好說改天再來。此後他音訊杳然,我內心的慚愧卻與日俱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