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精神分析家知识’ Category

精神分析家的知识171

December 5, 2013

精神分析家的知识171

雅克、拉康

 

If there were a relationship that could be articulated on the sexual plane, if there were a relationship that could be articulated in the speaking being, should it be stated – this is the question – about all of those of the same sex to all of those of the other. This is obviously the idea that suggests to us, at the point that we are at in the reference to what I called the animal model: the aptitude of each one on one side to be true for all the others of the other. You see then that the statement is promulgated in the form, the significant semantic form of the universal. To replace, in what I said „each one‟ by „anyone whatsoever‟ or by „anyone one at all‟ – anyone at all who from one of these sides – we would be completely in the order of what suggests what might be called – you should recognise in this conditional something that is an echo of my Discourse that MIGHT not be a semblance – well then by replacing „each one‟ by „any one at all‟, you would be right into this indetermination of the fact that it is chosen in each „all‟ to respond to all the others

 

假如在性的层次有某个关系能够被表达,假如在言说的生命有某件东西能够被表达,它应该这样被陈述:关于所有那些相同的性,针对他者的所有那些人们—这是个问题。这显而易见是跟我们建议的观念,在我们所处的那个点,当提到我所谓的动物的模式:在一边的每一个的性向,对于另外一边的所有其余的性向是真实的。你们因此看出,这个陈述在这个形式被宣告,普遍性的意义的语意的形式。为了替换,在我所谓的,每一个被任何一个替换,或被任何所有的任何一个替换—从这些边的其中一个替换—我们将会完全处于暗示可能会被称呼的这个秩序—你们应该在这个条件里,体认出某件「可能不是类似物的辞说」的回声—确实用所有中的任何一个替换每一个,你们将会实在地进入这个事实的不确定:它在所有中的每一个被选中,为了回应所有其他的人们。

 

This „each one‟ that I used first has all the same this effect of reminding you that after all, as I might say, the effective relationship does not fail to evoke the horizon of the „one to one‟, that „to each his/her own‟.

 

这个我起初使用的每一个仍然拥有这个影响,提醒你们,毕竟,我不妨说,这个影响的关系一定会召唤这个一对一的视阔,对于他或她自己的每一个。

 

This, this bi-univocal correspondence, echoes what we know, namely, that it is essential to presentify

number. Let us note the following, which is that we cannot from the start eliminate the existence of these two dimensions and that one can even say that the animal model is precisely what the animistic phantasy suggests. If we did not have this animal model, even if the choice is to encounter, bi-univocal coupling is what appears to us, namely, that there are two animals who copulate together, well then, we would not have this essential dimension which is very precisely that the encounter is unique. It is not by chance that it is from this, from this alone, that there is fomented the animistic model: let us call this the encounter of soul to soul. Anyone who knows the condition of the speaking being (75) has no reason to be surprised that the encounter, starting from this foundation, will precisely have to be repeated qua unique. There is here no need to bring into play any dimension of virtue. It is the very necessity of what in the case of the speaking being happens as unique: it is the fact that it is repeated.

 

这个双边-单一声音的对应,回响我们所知道的东西。换句话说,让数目当下化是必要的。让我们注意以下,我们无法从一开始就减少这两个维度的存在。我们甚至能够说,动物的模式确实是万物神性论的幻见暗示的东西。假如我们没有这个动物的模式,即使选择想要邂逅,双边-单一声音的配对,是呈现给我们的东西。换句话说,有两个动物交配在一块。呵呵,我们将不会拥有这个基本的维度,确实这些邂逅的独特的。这并非是偶然,仅是从这个遭遇,动物的模式被激发起来:让我们称这个为灵魂跟灵魂的这个邂逅。任何知道言说的生命的情况的人,并没有理由惊奇,这种邂逅,从这个基础开始,确实将必须被重复,作为独特性。在此并没有需要运作品德的任何维度。在言说的生命的情况,所发生的东西作为独特性,是有必要的。这就是它被重复的事实。

 

This indeed is why that it is not from the animal model that there is sustained and there is fomented the phantasy that I called animistic. Namely, that it is a phantasy that is there to say, language does not exist, which is obviously not without interest in the analytic field.

 

这确实是为什么我所谓的万物神性论被维持与被激发,并不是从动物模式。换句话说,有一个幻间在那里要说出,语言并不存在,在精神分析的场域,这显然会引起興趣。

 

What gives us the illusion of the sexual relationship in the speaking being, is everything that materializes the universal in a behaviour which is effectively of a herd kind in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sexes. I already underlined that in the sexual quest or hunt, as you wish, the boys encourage one another and that for the girls, they like to take it up as long as it is to their advantage. This is an ethological remark that I am making, for my part, but which settles nothing, because it is enough to reflect on it to see in it a rather equivocal turn- about that will not be able to be sustained for long. To be more insistent here and to stick to the most basic experience – I mean the one that is really at ground level – analytic experience, I will remind you that the Imaginary which is the one that we reconstitute in the animal model – that we reconstitute according to our own ideas of course, because it is clear that we can only reconstruct it by observation.

 

是什么给予我们这个幻见:言说的生命会有性的关系?那就是让普遍性物质化的一切东西,在有效地属于动物群体的行为里,处于两性之间的关系。我已经强调,在性的寻求与寻找当中,男生们互相鼓励去寻求与寻找女生。他们喜欢这种寻求与寻找,只要对他们有益。就我而言,这是我正在表达的一种原生动物学的论调。但是并没有解答任何问题。因为我们只有反思一下,我们就会在里面看出颇为暧昧的转变,关于那个,它将无法维持很久。在此更加地坚持,坚持最为基本的经验—我指的确实是地面层次的经验—精神分析的经验。我将提醒你们,这个想象界,我们以动物的模式重新建构的想象界—我们重新建构,当然是依照我们自己的观念,因为显而易见地,我们仅能凭借观察来重新建构。

 

4.11.71 I 72

But on the other hand we have an experience of the Imaginary, an experience which is not an easy one, but that psychoanalysis has allowed us to extend. And, to say things crudely, it would not be difficult for me to make myself understood that if I put forward – I am going to call this crudely right away, it is cruel it must be said – well then, good God, that in every sexual encounter, if there is one thing that psychoanalysis allows to put forward, it is indeed some profile or other of another presence for which the popular term of partouze [group sex] is not absolutely ruled out. This reference has nothing decisive in itself, because after all one could take on a serious air and say that here precisely is the stigmata of anomaly, as if the normal – in two words – could be situated somewhere. It is certain that in putting forward this term, the one that I have just pinpointed with this vulgar name, I was certainly not seeking to make vibrate in you the erotic lyre. And that if simply it has a little wake-up value, this at least gives you this dimension, not the one that may here have an echo of Eros, but simply the pure dimension of awakening. I am certainly not here to amuse you about this!

 

但是在另一方面,我们拥有想象界的经验,这个经验并不是容易的经验。但是精神分析已经让我们能够延伸。简言之,我将不会有困难来让我自己被人理解,假如我提出—我将马上简陋地称呼这个—这是残酷的,它必须被说—呵呵,我的天,在每个性的邂逅,假如有某件东西,精神分析让我们能够提出,那确实是另外一种存在的某种轮廓,「群体性交」的这个流行俗语,并没有绝对被排除来描述这个存在。这个指称本身并没有决定性,因为毕竟我们能够摆出严肃的姿态,然后说,在此可能就是不正常的标志,好像这个正常这两个字能够被定位在某个别的地方。的确,当我提出这个术语时,我刚刚用这个粗俗的名字来强调它,我确实并不是在尝试让这个色情的抒情曲引起你们的共鸣。假如它仅具有稍微唤醒的价值,至少它给予你们这个维度,不是在此可能具有性爱迴响的这个维度,而仅是唤醒的这个纯粹的维度,我在此确实并没有取悦你们这个!

 

Let us now try to open up what is involved in the kinship of the universal with our affair, namely, the

statement by which objects ought to be divided into two „alls‟ of an opposite equivalence. I have just made you sense that there is no need to require the equinumericity of individuals and I would add that I believed I could sustain what I had to put forward simply from the bi-univocity of coupling. These are what would be, if it were possible, two Universals defined by the simple establishment of the possibility of a relationship of one to the other or of the other to one. The so-called relationship has absolutely nothing to do with what is commonly (76) called sexual relationships. We have a whole pile of relationships to these relationships. And as regards these relationships, we have also some little relationships. This occupies our terrestrial life…at the level at which I am placing it, it is a matter of grounding this relationship in universals: how the universal „Man‟ is related to the universal „Woman‟?

 

让我们现在尝试打开在我们的情爱事件的普遍性的亲属牵涉的东西。换句话说,凭借这个陈述,各种的客体应该被分开成为两个相对等量的「全部」。我刚刚让你们感觉到,并没有需要去要求各个个人都平等。我补充说,我相信我能够维持我必须提出的东西,仅是从配对的双边-单一的声音。假如可能的话,这些将是属于一个针对另外一个,或另外一个针对一个的关系,这个所谓的关系跟通俗所谓的性关系,绝对没有丝毫的关系。跟通俗的这些性关系,我们有一大堆的关系。关于这些关系,我们也有一些小小的关系。这佔据了我们在世间的生活。处在我正在放置它的这个层次,问题是要作为普遍性的这个关系的基础。这个普遍性的「人」如何跟普遍性的「女人」发生关系?

 

This is the question which is imposed on us from the fact that language very precisely requires that it should be through this that it is grounded. If there were not language, well then, there would be no question either. We would not have to bring the universal into play.

 

这个问题被赋加在我们身上,根据这个事实:语言确实要求,通过这个,它应该是它作为基础的东西。假如没有语言存在,呵呵,也将不会有问题存在。我们将不需要运作这个普遍性。

 

This relationship, to be specific, makes the Other absolutely foreign to what might here be purely and

simply secondant. It is what perhaps this evening, will force me to emphasise the O by which I mark this Other as empty, with something supplementary, an „H‟, the „Hautre‟ which would perhaps not be a bad way of letting there be understood the dimension of „Hun‟ which may come into play here, or for us to notice that, for example, all the philosophical lucubrations we have did not emerge by chance from someone called Socrates who was manifestly hysterical, I mean clinically. Anyway we have the report of his manifestations of a cataleptic order. If this person called Socrates was able to sustain a discourse which not for nothing is at the origin of the discourse of science, it is very precisely for having brought, as I define it, to the place of the semblance, the subject. And this, he was able to do very precisely because of this dimension which for him presentified the „Hautreas such, namely, this hatred for his wife, to call her by her name. This person, was his wife to the point that she „s’affemait’ to such a point, that he, it was necessary at the moment of his death for him to ask her politely to withdraw to leave to this aforesaid death all its political signification. This is simply an indicative dimension concerning the point where there lies the question that we are in the process of raising.

 

明确地说,这个关系让大他者绝对外来于在此可能纯粹是第二性的东西。或许是今天晚上,我将不得不强调这个大他者O,。根据它,我标示这个大他者,作为是空洞,具有某件补充的东西,一个H,Hautre,这或许并不是一个不好的方式来让可能在此运作的Hun的维度被人理解。或是让我们注意到,譬如,我们所拥有的所有的哲学的润滑并不是偶然地出现,从名叫苏格拉底的这个人,他显而易见是歇斯底里的。我是指临床方面。无论如何,我们拥有他癫痫病的证明的报告。假如被称为苏格拉底的这个人,能够维持一种处于科学的辞说的起源的辞说,这并非毫无意义。依照我的定义,确实因为他将主体带到带到类似物的这个位置。他能做到这个,确实是因为对他而言,呈现Hautre的本质的这个维度,也就是对他妻子的痛恨,我们直接说出她的名称。这个人,他的妻子,她甚至,在苏格拉底死亡的这个时刻,有需要委婉地要求她讳避,为了让苏格拉底的死亡,才具有政治的意涵。这仅是一种指示的维度,关于我们正在提出的这个问题关键所在地点。

 

雄伯译

32hsiung@pchome.com.tw

https://springhero.wordpress.com

 

精神分析家的知识

December 5, 2013

精神分析家的知识

雅克、拉康

4.11.71

 

I apologise. This is the first time I‟ve been late. I warn you that I am ill. You are here, I am here also.

Indeed it is for you. By that I mean that I feel abnormally well under the influence of a little temperature and of some drugs. So that, if ever this situation were to change suddenly I hope that those who have been listening to me for a long time will explain to the new ones that this is the first time that this has happened to me.

 

很抱歉。这是第一次我迟到。我告诉你们,我生病了。我在此也是生病。确实是为了你们。我的意思是,在发高烧与药物的影响之下,我感觉异常的不舒服。所以,假如这个情况将会突然改变,我希望,那些长久以来倾听我演讲的那些人们,将会跟新来的听众解释,这是第一次我发生这样的事情。

 

So then I am going to try, this evening, to be up to what you expect, what you expect here where as I have said I amuse myself. It is not absolutely necessary that this should always remain on the same tone. I hope you will excuse me, it is certainly not due to my abnormal state. It will indeed be along the line of what I intend to tell you this evening.

 

所以,今天晚上,我将要尝试符合你们所期望的,你们在此所期望的东西。如同我曾经说过,在这里,我自得其乐。但是这种情况应该总是保持相同的语调,未必尽然能够做到。我希望得到你们的谅解。确实不是因为我处于异常的状态。它确实将会成为异常的状态,假如沿着今天晚上我将告诉你们的这个脉络。

 

Elsewhere, obviously, I do not make things easy for my audience. If some of those who are here – I can

see some of them – remember what I spoke about the last time, I spoke in short about this thing that I

summarised in the Borromean knot. I mean a chain of three, which is such that by detaching one of the

rings from this chain, the other two cannot hold together for a single instant. From what does that arise?

 

显而易见地,在别的地方,我演讲的内容让我的听众甚为不安。假如在此现场的某些人们—我看见他们的几位—记得上次我谈论的内容。总之,我谈论到我用博罗米恩环结总结的这个物象。我指的是三个环结的锁链。它是如此强大,以致于凭借将这些环结的其中一个跟这个锁链隔离时,其他的两个环结就会有一阵子无法结合在一块。这是因为什么而产生的?

 

168页

 

I am forced to explain it to you, since after all I am not sure that put forward, quite simply, in a crude way like that it is enough for all of you.

 

我被迫跟你们解释,因为毕竟,我并不确定,你们大家都会满意,当它仅就是像那样以简陋的方式被提出。

 

This means a question about what is the condition of the discourse of the unconscious, it means a question posed about what language is. In effect, this is a question that has not been settled. Language ought to be tackled in its grammar, in which case – this is certain, it relates to a topology…

 

这意味著一个问题,关于无意识的辞说的情况。它意味着一个被提出的问题,关于语言是什么。实际上,这是一个还不曾被解答的问题。语言应该在它的文法里被克服,在那个情况—这是确定的,语言跟拓扑图学息息相关。

 

X: What is a topology?

某人问:拓扑学是什么?

 

Lacan: What is a topology? What a nice person! A topology is something that has a mathematical

definition. Topology is something that is tackled first of all by non-metrical relationships, by relationships that can be put out of shape. It is properly speaking the case for these sort of flexible circles that constitute my:

 

I ASK YOU TO REFUSE WHAT I AM OFFERING YOU.

 

拉康:拓扑学是什么?这个人问得妙哉! 拓扑学是具有数学的定义的东西。拓扑学首先是由非数目字的关系所处理的东西,由形状变形的关系所处理的东西。恰当地说,在这个情况,是由这些弹性变化的圆圈形成我的:

 

我要求你们拒绝我正在提供给与你们的东西。

 

Each one is something closed and flexible and which only holds up by being linked to the others. Nothing can be sustained all by itself. (72) This topology, by reason of its mathematical insertion, is linked to relationships – this precisely is what my last seminar demonstrated – it is linked to relationships of pure significance. Namely, that it is in so far as these three terms are three that we see that the presence of the third establishes a relation between the other two. This is what is meant by the Borromean knot.

 

每个拓扑图形都是某件封闭而弹性变化的东西,它仅有凭借跟其它的拓扑图形连接一块,它才能维持。若是仅是靠着自己,没有东西能够被维持。这个拓扑图形,由于它的数学的介入,跟一些关系连结一块—这确实是我上次的研讨班展示的内容—它跟纯粹能指的意义的关系连接一块。换句话说,因为这三个术语是三个,我们看出,第三个术语的存在建立起其他两个术语之间的关系。这是所谓的博罗米恩环结的意思。

 

4.11.71 I 69

There is another way to tackle language and, of course, this is a contemporary matter. It is current because of the fact that someone that I named – as it happens I named him just after what Jakobson did, but, as it happens, I had known him just before – it is someone called René Thom. And this person attempts in short, certainly not without having opened up certain paths in it, to tackle the question of language from the semantic angle. Namely, not from the signifying combinatorial inasmuch as pure mathematics can help us to conceive of it as such, but from the semantic angle.

 

还有另外一个方法来处理语言。当然,这是当代的事情。这是目前盛行的,因为这个事实:我提到的某个人—就在杰克森处理语言的内容之后,我恰巧提到他,但是恰巧地,我老早以前就认识他—那个人的名字叫雷尼、唐姆。总之,这个人企图从语意学的角度处理语言的问题,确实曾经在里面展开某些的途径。换句话说,他并不是从能指意义的联接来处理,因为纯粹的数学能够帮助我们构想语言的本质的样子,但是从语意学的角度。

 

Namely, not without having recourse also to mathematics, to find in certain curves, I would add, certain shapes I would add that can be deduced from these curves, something that would allow us to conceive of language as, I would say, something like the echo of physical phenomena. It is starting, for example, with what is purely and simply a communication of the phenomena of resonance that there would be elaborated curves which, since they are valid in a certain number of fundamental relations, are found secondarily to be collected together, to be homogenised, as one might say, to be taken up into the same parenthesis from which there would result diverse grammatical functions. It seems to me that there is already an obstacle to conceiving things in this way: the fact is that one is forced to put under the same term „verb‟ very different types of action. Why would language, in a way, have gathered together in the same category functions whose origin can only be conceived of under very different types of emergence? Nevertheless the question remains in suspense.

 

换句话说,他也曾经诉诸于数学,为了找出,在某些的曲线形状。我补充一下,在能够从这些曲线形状推论出来的的某些的形状,找出某件能够让我们构想语言,作为是某件物理现象的回声的东西。譬如,它开始先从纯粹而且单纯是回响的现象的沟通的东西,会有些曲线形状被建构出来。因为这些形状在某些的基本的关系里是成立的,它们其次被发现聚集一块,被均匀相混,为了要被从事进入相同的括弧。从那个括弧里,产生各色各样的文法的关系。我觉得,用这种方式来构想事情,就已经是一种阻碍。事实上,我们被迫在这个相同的术语之下,放置动词,放置各种差异的行动。为什么语言会以某种方式将各种功能在相同的范畴里聚集一块?当这些功能的起源仅能在各种不同的出现的情况里被构想。可是,这个问题始终被悬置。

 

 

 

It is certain that there would be something infinitely satisfying in considering that language is in a way

modelled on functions that are supposed to be drawn from physical reality, even if this reality can only be tackled from the angel of a mathematical functionalisation.

 

的确,当我们考虑到,语言以某种方式模仿被认为是从物理现实获得的功能,会有令人异常满意的东西出现,即时这个现实仅能够从数学的功能化的角度来处理。

 

What I, for my part, am in the process of putting forward for you, is something that fundamentally is

attached to the purely topological origin of language. I believe I can account for this topological origin

starting from the fact that it is essentially linked to something that comes from the angle, in the speaking being, of sexuality. Whether the speaking being is speaking because of something that happened to sexuality because he is a speaking being, is an affair that I will abstain from settling and leave you to look after.

 

就我而言,我正在跟你们提出的东西,是某件基本上是跟语言的纯粹的拓扑学的起源连接一块东西。我相信我能够解释这种拓扑图形的起源,从这个事实开始:这个拓扑学生从这个角度而来的某件东西连接一块,在作为言说的生命,从性的角度。无论这个言说的生命是否正在言说,因为某件发生在性的东西,因为他是一个言说的生命,这件事情,我将保留不去解答,而留给你们去照料。

 

The fundamental schema of what is involved and that, this evening, I am going to try and push a little

further before you is the following. The functions described as „sexuality‟ are defined inasmuch as we

know something about it – we know a little about it even if only by (73) experience – from the fact that

there are two sexes, whatever may think a celebrated author who I ought to say, at one time, before she

produced this book that is called The second sex, believed, by reason of some orientation or other – for, in truth, I had not yet begun to teach anything – believed she should consult me before producing The second sex. She called me on the telephone to tell me that undoubtedly she needed my advice to clarify what should be the psychoanalytic contribution to her work. Since I pointed out to her that it would require indeed at least – this is a minimum, because I have been speaking for 20 years and it is not by chance – that it would require five of six months for me to disentangle the question for her, she pointed out to me that there was no question, of course, that a book that was already in train should wait so long, the laws of literary production being such that it seemed to her that she should rule out her having more than three or four conversations with me. After which, I declined this honour.

 

所被牵涉到东西的基本的模式如下,今天晚上,我将尝试在你们面前稍微更深入的探讨。被描述为性的这些功能被定义,因为我们对它略有所知—我们仅是根据精神分析经验,才对它略有所知。根据男女两性存在的这个事实:无论这一位著名的作者如何看待,我应该说,有段时间,这位作者在她出版书名是「第二性」的这部书之前,她凭借某个取向相信—因为事实上,我尚未开始教导任何东西—她相信,她应该跟我谘商一下,在出版「第二性」这本书之前。她打电话给我,告诉我,无可置疑地,她需要我的劝告,为了澄清精神分析对于她的作品的贡献是什么。这是最起码的,因为我曾经演讲有二十年了,这并非偶然—我需要五到六个月的时间,才能跟她解剖这个问题。她跟我指出,当然这是不可能的,要已经在排版当中的书等待那么久的时间。文学的出版的规矩就是这样,她觉得,她顶多只能跟我有三到四次的对谈。在这个电话之后,我婉拒她给我的这个荣幸。

 

 

4.11.71 I 70

 

The foundation of what I am, for some time, in the process of bringing forward for you, very precisely

since last year, is very precisely the fact that there is no second sex. There is no second sex from the

moment that language comes into function. Or to say things differently concerning what is called

heterosexuality, it is very precisely in the fact that the word heteros, which is the term that is used to say „other‟ in Greek is very precisely in this position for the relationship that in the speaking being is called sexual, of emptying itself qua being. And it is precisely this void that it offers to the word that I call the locus of the Other, namely, that in which there are inscribed the effects of the aforesaid word. I am not going to elaborate what I have said – because after all that would delay us here – with some etymological references. How heteros is said in a certain Greek dialect that I will even spare you the trouble of naming for you, ateros, how this heteros is linked to deuteros and very precisely marks that this deuteros, on this occasion, is, as I might put it, elided.

 

有段时间来,我自从去年以来,一直在跟你提出的东西,它的基础,确实就是这个事实:没有第二性存在。从语言发挥功能的这个时刻开始,就没有第二性。或者,用不同的方式来说事情,关于所谓的异性heterosexuality,确实就是这个事实:异 heteros 这个字,在希腊文是被用来说「他者」,这个字确实是处于这个关系的立场,在作为言说的生命,这个关系被称为是性关系,掏空自己作为生命实存的关系。确实就是这个空无,它提供给我称之为大他者的这个字。换句话说,在大他者那里,以上所说的这个字的影响被铭记。我不是要用字源学的指称,来建构我已经说过的内容—因为毕竟那会耽误我们在此的进度。在某个希腊语的方言里,异heteros这个字如何被说,我将替你省掉这个麻烦,跟你们提出ateros,这个异heteros字如何跟第二deuteros发生关联,确实标记著,在这个场合,这个第二deuteros是被省略掉,我不妨这样说。

 

It is clear that this may appear surprising, since it is obvious that for some time such a formula – because I do not know whether there is a reference to the time when it was formulated – such a formula is very precisely what is ignored. I nevertheless claim and I sustain before you – this is what you see on the board – that this is what psychoanalytic experience contributes. For this, let us recall on what there rests the conception we may have, not of heterosexuality – since it is in short very well named, if you follow what I have put forward just now – but of bisexuality.

 

显而易见地,这可能令人惊奇,因为明显地,经过有段时间,这样一个公式—因为我并不知道是否提到它被说明的时间的指称—这样一个公式确实是所被忽略的东西。可是,我宣称,我在你们面前主张—这是你们在黑板上所看见的东西—这是精神分析经验所贡献的东西。为了这个,让我们回想一下,我们可能拥有的这个观念依靠著什么,不是异性的这个观念—总之,它非常清楚地被命名,假如你们理解我刚刚提出的东西,而是双性的这个观念。

 

(74) At the point that we have got to in our statements concerning the aforesaid sexuality, what do we

have? What we refer to – and you must not believe that this is self-evident – what we refer to, is a

supposedly animal model. There is then a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sexes and the animal image of

copulation, which seems to be for us a sufficient model of what is involved in a relationship and, at the

same time, that what is sexual, is considered as a need. This is not – far from it believe me – what was

always the case. I do not need to recall what is meant by „to know‟ in the biblical sense of the word.

 

在我们的陈述到达的这个时刻,关于一个前述的性,我们拥有什么?我们所提到的东西—你们一定不要相信这是自明的—我们所提到的东西,是一个被认为是动物的模式。因此在两性跟动物的交媾的意象之间会有一层关系。对于我们而言,动物的交媾的意象是一个牵涉到关系的充分的模式。同时,性的东西被认为是一种需求。这个并不是以前经常的情况—根本不是,请相信我—我并不需要提醒,「知道」这个字在圣经的解释,是什么意思。

 

From all time the relationship of nous to something that would undergo a passive stamp, that is described differently, but undoubtedly whose most usual Greek name is ule, from all time the style of the relation that is generated from the spirit was considered as modelling not at all simply the animal relation, but the fundamental style of being with what was held to be the world. For a long time the Chinese appealed to two fundamental essences which are respectively the feminine essence that they call the Yin opposing it to the Yang which it happens that I wrote – by chance no doubt, underneath.

 

自古至今,精神nous这个字跟某件将经历被动的印戳的东西的关系,它以不同的方式被描述,但是无可置疑地,它最经常的希腊名字是ule,自古至今,从这个精神被产生的关系的风格,被认为是根本不是模拟动物的关系,而是模拟生命实存的基本风格,跟以前被认为是世界的风格的东西。长久以来,中国人就诉诸于两个基本的本质,它们各别被称为是女性的本质,他们称之为「阴」,相对立的是「阳」,我恰巧写出在底下,无可置疑地,我仅是偶然写下。

 

雄伯译

32hsiung@pchome.com.tw

https://springhero.wordpress.com

精神分析家的知识viic

July 19, 2013

呵呵!因此,就我而言,我找到的最好的东西,莫过于我所我的数学公式matheme,来探究某件关于真理的知识。因为总之,就在那里,我们成功地给予它一个功能性的关联。更好的是,皮尔斯正在处理它。他提出零与一定功能,它们是真理的两个价值。在另一方面,他并没有想像,我们能够书写真实T或虚假F,来指明真实the true与虚假the false。我已经指示,用少数几个句子,我已经指示,在万神庙的演讲,换句话说,关于这个yad’lun,有两个阶段。巴门尼底斯,以及随后我们必须到达集合理论,为了知识的问题。知识将真理视为是简单的功能,知识根本不满意于真理。这牵涉到一个真实界,事实上,这个真实界根本没有作为—这些都是数学—可是,几世纪以来,我们必须相信,数学对于这点,放弃任何的置疑。因为用某些的拖延,经过逻辑质疑的中介,它採取一个步骤,朝向跟真理相关的中心的这个问题。换句话说,Yad’lun是如何形成,为何形成。对不起,我并不唯一这样问的人。

环绕这个一Yad’l’un ,运作著生命实存的问题。对于这点,我已经发表一些谈论,在某个时段,生命实存本身从来没有被克服。人们曾经花费许多时间从生命本质抽取出生命实存。我言说,根据这个事实:适当来说,在古希腊时代,并没有目前所谓的「生命实存」。并不是因为我不知道有生命存在existeimi,生命存活existamai这些字眼,而是,我知道,没有哲学家曾经用过它。可是,有某件我们可能会感到興趣的东西,到处开始。问题是要知道什么是生命实存。仅有这个一有生命实存。尽管我们周遭正在给予的压力—我也被迫在此要讲快一点—集合理论就是质疑为什么有这个一yad’l’un。

这个一并没有在每个街上的角落被发现,无论你怎么看待它,包括这个相当幻想的确定性,长久时间来的幻想—那并没有阻止人们掌握它。你们也是一个一。你们是其中的一个一,这就足够让你们尝试稍作努力来看出,你们不但不是一个一,而且,唉呀,你们是不可数的,你们每个人都不可数。直到你们被教导,你们是不可数的。那就是精神分析贡献的良好结果。依照一些个案,你们已经全部完成。我很快地就告诉你们这个,因为我并不知道我将能够演讲多久—你们完全完成,关于这个事实:显而易见地,有些人被完成,完成,完成!关于女人,她们能够被列举。

我将尝试简短解释某件东西。这个东西开始跟你们展开关于这这个的途径。当然,这些并非是显而易见的事情,特别是当我们并不知道「完成」与「可数」是什么意思。但是,假如你们稍微遵照我的指示,你们能够阅读任何东西,因为对于集合理论的研究现在很盛行,甚至逆其道而行。

有某位好心人士,我望以后能会见他,跟他道歉,因为今天晚上忘了带给他一本书,我费尽全力要找到一本书,已经绝版了。他上次给我这本书,书名是Cantor a tort 。那是很好的一本书。显而易见地,康特从某个观点来说是错误的。但是他无可置疑是正确的,根据这个简单的事实:他所提出的东西,在数学界,已经有无数的传人。一切牵涉的东西就是那样。这是为什么数学会进步。只要它能自圆其说就足够了。即使从抨击的那些人的观点,康特是错误,我们并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知道数目是什么。就在康特之前,数学的整个历史证明,并没有地方它能够被证明,没有地方,更加确实地说,这个不可能界就是实在界。

这从毕达哥拉斯学派就开始。对于他们,有一天,遭受一个打击,他们本来应该请楚地知道,因为我们一定不要将他们视为是三岁小孩,二的根方并无法被测量。这是哲学家们从事的问题。并不是因为通过西奥德塔斯,它流传给我们,我们才必须相信,当代的数学从没有从事它,并且无法回答。确实是凭借看出,这个不可测量的东西存在,人们开始询问他们自己这个问题,关于数目是什么。

我并不是要跟你们温习整个的历史。关于负一的根方,有某件事情,关于负一定根方,有某件事情从此被称为是想象,我们不知道为什么。根据随后的证明,负一的根方根本不是想象。因为从它那里,所谓的复杂数目出现。换句话说,在数学界,其中一个最有用,最有成果的东西已经被创造。

总之,关于由这个一,也就是这整数的进入所牵涉的东西,遭遇的反对越多,它越是被证明,确实就是从这个不可能界,在数学,实在界被产生。确实因为这个事实,通过康特,某件东西能够被产生,这个东西实实在在就是罗素全力研究的东西。在涵数的理论,它是其它极端有成果的点的无限。的确,关于实在界,康特曾经採取正确的途径,关于岌岌可危的东西。

假如我跟你们建议—我正在跟精神分析家谈论—带给你们有关这点的最新观点。确实是凭借这个事实:从它,我们能够获得某件东西,当然,是指你们世间的原罪是什么。我正在说,因为你们必须跟会思想的人们打交道,当然,他们会思想,是因为他们无法不思想。有谁像帖力马丘斯那样思想?至少像Paul-Jean Toulet 所描述的帖力马丘斯那样思想?“Ils pensent a la depense”,呵呵,岌岌可危的是要知道,我们精神分析家,你们正在引导的那些人们,他们是否会是花费时间,结果是徒劳一场。

显而易见,关于这点,思想的情怀可能因为短期的导入集合理论,为你们形成,即使它也不应该太短促。这确实是某件类似让你们反思一些观念,譬如,生命实存。显而易见,仅是从对于数学的某种反思,生命实存才具有它的意义。关于它,每一样以前曾经被说出的东西,通过某种的预兆,特别是宗教的预兆。换句话说,上帝存在,它具有意义,仅是因为凭借强调以下的东西—我应该强调一下,因为有些人会将为误认为是思想大师。无论你相信与否,请保持这个在你们的耳际。就我而言,我并不相信,但是人们并不在乎,对于那些相信的人们,这是相同的事情—无论你们信仰上帝与否,你们应该清楚地告诉你们自己,在每个情况,假如上帝存在,无论我们信仰他,或无论我们不信仰他,我们必须考虑到他。这是绝对无可避免的。

这就是为什么我在黑板上重新书写。环绕这个书写,我尝试让某件东西运转,某件牵涉到所谓的性的关系。我再次开始,存在着一个未知数主体x,有一个主体受到这个功能决定。这个功能就是支配性关系的东西。换句话说,阳具的功能—那就是为什么我书写它,作为未知数主体x的被阉割的客体φ。存在着一个未知数主体x,它决定这个事实:他曾经跟这个功能这样说。你们看出,从我正在言说的地方,你们已经看出生命实存的这个问题。它跟我们一定会体认出的东西息息相关。这是一个言说a saying。 这是一个「说不的言说」a saying not。我甚至更过分地说,这是一个「负面的言说」a saying that not。这是很重要的,这确实是为什么这个正确的点被指示给予我们。在那里,集合理论被陈述的东西应该被从事探究,为了我们的形成,作为精神分析家的形成。有一个「一」,至少是一个「一」,说出负面的言说One who says that not。

这是一个指称,当然,这是一个无法自圆其说的指称,即时是短暂自圆其说。无论如何,这并不是在教导,或可教导。假如我们没有将它跟四个术语的数量化的铭记,连接在一块。换句话说,从这点,这个普遍性的数量词未知数主体x的被阉割的客体∀,或φ。换句话说,从这个点,我们能够说,我们用服洛伊德的信条来陈述它。除了男性的欲望,没有欲望,没有生命力比多存在,这是相同的事情。事实上,有一个错误,拥有它所有的价值,作为一个指称点。

这其他三个辞说,也就是,并不存在着未知数主体x,假如我们说,阳具的功能就是支配性关系的东西,这并不确实。在另一方面,我们应该—我并不是正在2说,我们能够书写—仅有在对这三个术语作辅助的层次,我们应该书写这「并非全部」这个功能,作为是某种跟阳具功能的关系最基本的东西。因为它以性关系作为基础。这显而易见是让这四个铭记成为一个集合的东西。

在这个集合,我们不可能正确地定向自己,关于在精神分析实践所被牵涉的东西。因为它正在处理这个某件东西,这个东西目前被定义为一方面是人,另一方面,这个东西沟通者一般被给予女人的特质,她不干涉男人。她不干涉男性,那并不是沟通者的过错,那是男人的过错。但是无论过错不过错,这件事情,我们并不需要马上解决。我顺便注意到它。目前重要的是要质疑这个意义,仅是二的这四个功能必须要处理什么。这个一,他者的功能的否定,相反的功能,这四个功能,因为它们数量化的配对,让它们多样化。

显而易见∃x上面被画一槓,代表未知数主体的生命实存的被禁制,换句话说,作为被划槓的阳具φ的未知数主体x的否定。长久以来,就起源而言,是足够长久让我们能够说,我们绝对感到困惑,弗洛依德竟然会忽略它。未知数主体x的生命实存∃,被划槓的阳具的主体φx的否定。换句话说,这个「至少一个一」。这个一的本身受制于对阳具的功能「言说否定」saying- that –no的影响。它确实就是这个点,我们必须将每样关于伊狄浦斯情结迄今所被说的东西放置在它之下。为了让伊狄浦斯情结成为某件不仅是神话的东西。

这就更加有趣,因为岌岌可危的东西,并不是创世纪,也不是历史,也不是任何类似它的东西。因为在弗洛依德的某些时刻,它可能曾经被他陈述出来,也就是一个事件event。跟我们作为表象的东西,作为任何历史之前的存在,不可能有事件存在。唯一的事件是在某件由某件被陈述的东西指明的东西。岌岌可危的是结构。

我们可能谈论到「事件-人」,作为是被阉割的主体。那就是为什么以最彰彰明甚的方式,伊狄浦斯情结被建构。

这是需要的吗?我们回到数学的功能,来陈述一个以下的逻辑的事实?这个事实是,假如无意识确实像语言一样被结构,阉割的功用在那里是必要的。实际上,这确实是暗示着,某件东西从它那里逃避。无论是什么东西从它那里逃避,即使它并不是人的某件东西—有何不可,因为那是在神话里—毕竟,但是为什么不将原初的谋杀者,视为是一个长臂猿人orang-utan,跟传统巧合的许多东西,从这个传统,我们仍然必须说,精神分析从这个传统产生:犹太教的传统。在犹太教的传统,如同我能够陈述的,在我除了最初的研讨外,并不想要发表任何的研讨班的那一年,我探讨「父亲之名」。我当时仍然有时间强调:在阿伯拉罕的牺牲,所被牺牲的东西,实际上是父亲。那实实在在就是一隻没有被阉割的公羊。正如每个尊重自己的祖先的人类的脉系,它的神秘的祖先是动物。所以当一切都被说被做了,我前天所告诉你们的东西,关于人类打猎的功能,这是岌岌可危的东西。当然,关于它,我并没有畅所欲言。我本来想要跟你们更加畅言关于这个事实:猎人爱他的遊戏,正如那些儿子们,在弗洛依德的神话,被描述为原初的事件,他们杀死他们的父亲。就像你们看到弑父的痕迹,在the Grotto of Lascaux 的剧本里,他们杀死他,我的上帝。因为他们爱他,当然,依照后来发展证明,接下了的发展是令人悲伤。接下来的发展确实是:所有的人们成为未知数主体x的大他者的倒转∀。这个倒转的大他者A,作为人的普遍性就是隶属于阉割。可能会有例外,我们将不会描述它,根据我们正在言说的神秘的观点。这个例外就是包容的功能:关于普遍性,所能够被说的东西,除了普遍性被涵盖,确实是被否定的可能性涵盖。的确,在此的生命实存扮演恭维的角色,或者用更加是数学方式来说,扮演边缘的角色。这是包容这个事实的东西,在某个地方,有一个「所有的人都是未知数主体」,一个「所有的人都变成小客体petit a的未知数主体x」。我是指小客体a的大他者A的倒转。每一次它被具体表现,它被具体表现,我们能够称为是一个「个人」individual,一个个人至少仅是提出它自己,作为一个个人,明确地在人的标题之下。

这确实是用来保证,在另外一栏,用一种基本的关系,可能会有某件东西被表达。在这个东西里,能够被排列,可能被排列,对于任何知道如何用这些象征符号思想的人,在女人的这个标题下、、、

仅是凭借这种方式表达它,某件东西让我们感觉到,有某件杰出的东西,某件对于我们是杰出的东西。关于它,所被陈述的东西是,在这个陈述里,其中没有一个,在这个陈述里,这并不确实,阳具的功能支配性关系所被牵涉的东西,因为它的确实性受到争议。

为了让你们在它里面找到你们的关系,凭借一种你们稍微较为熟悉的指称。我不妨说,我的天,因为我早先谈论到父亲,我不妨说,关于这个「并不存在着受到决定的一个未知数主体,作为在言说阳具功能的那个否定的陈述里的主体。适当来说,那就是谈论到原始处女地。你们知道,弗洛依德非常重视这个原始处女地的禁忌。关于这件事,还有其他匪夷所思的民间传说的故事。在以前,这块原始处女地根本没有任何人进入过的这个事实,它至少需要一位高僧,或一方之霸,无论如何,这是重要的。

那并不是重要的事情。实际上,重要的是,我们能够说关于「活生生的肉」的这个功能,「活生生的肉」的这个功能,如此引人注意,在于这个事实:毕竟它仅是关于一个女人,我们说,她是丰饒多产。假如你们从来没有听过,至少在我们的时代,这么一个丰饒多产蛋人的谈论,请告诉我,我颇感興趣!在另一方面,假如这个人就是你们能够要求的一切,沿着这位多才多艺者的字里行间,那么请转向港口的那边,转向你们希望的一切,丰饒多产生是在女人的那边。她是唯一相信它的人。她这样认为!这甚至就是她的特色。我以后将跟你们解释—我必须立刻告诉你们为什么—这位处女是不可数的,因为她定位她自己,跟父亲这边的这个「一」相反,她定位她自己在这个一与零之间。在一与零之间的东西,清楚地被知道。甚至当一个人是错误的时候,它也能够被证明,用康特的理论来证明,它被证明的方式,我发现是神奇异常。

在此至少有一些人知道我正在谈论谁,所以我将简短地跟你们指出它。这是可以证明的,处于这个一与零之间的东西,根据十进位的算法,它能够被显示—在相同名称的系统,我们使用十进位。我们很容易显示,假如你们假设—你们必须假设它—假如你们假设它是可数的,被描述为斜角线的方法,也能够让一种新的十进位的系列被铸造。它确实没有被铭记在所被列举的东西。要建构这样的可数物是绝对不可能的,即使是给予一个排列它的方式,无论它是多么的微小。这确实是微末细节,因为这个可数物被定义,要对应于整数的系列来定义。

因此纯粹而且仅是从被假设的某件东西开始—在这点,你们将会很容易被控诉,如同在Cantor a tort 这本书被控诉—康特被控诉,因为他仅是铸造一个恶性循环。一个恶性循环,我的好朋友,但是有何不可!一个循环越是恶性,它就越好笑。特别是,假如我们能够从它里面获得东西,某件像是被称为是这个不可数物的小鸟的东西。它确实是最杰出,最聪明,最坚持曾经被发明的数目物的实在界。

无论如何,让我们离开它!一万一千个处女,依照Doreaus的传说,就是表达一种不可数。因为一万一千,你们了解,是一个巨大的数目,对于处女而言,尤其是一个巨大的数目,不仅是在今天!

所以,我们,我们强调这些事实。让我们现在尝试了解这个past-toute发生什么事情。那确实就是关键点,我书写在黑板上的东西的原初点。因为没有地方,直到现在,在逻辑上,「并非全部」的本身的功能曾经被提出,被提升。思想的模式,我不妨说,受到性关系的欠缺而被颠覆,它仅是思想与不思想,凭借这个一。这个普遍性就是某个领域被涵盖造成的这个东西,被某件属于这个一定秩序的东西。除外,这是集合的观念的真实意义,那确实就是以下。事实上,这个集合是数学的系统,这个某件东西,啊,我有某些责任,那是某个定义,我注意到的定义,作为被划杠的$。换句话说,属于主体,因为他实实在在就是能指的影响。换句话说,我代表一个能指,针对另外一个能指。

这个集合就是在历史的转捩点,对于主体所牵涉的东西,似乎没有启蒙倾向的人们,也都发现他们自己处于被需要,我们不妨说。这个集合实实在在就是主体。这确实就是为什么它甚至无法处理,假如没有增加这个空洞的集合(O)

直到某个时刻,我常说,这个空洞的集合被分开,由于它的必要性,根据这个事实:它能够被认为是集合的一个元素。换句话说,这个括弧顶铭记指明这个集合,以这个空洞的集合O作为元素。那是某件东西,假如没有它,这个功能的处理绝对是不可思议的。这个功能—我跟你们重复一遍,我认为我已经跟你们充分指出—它被设计,确实就是在某个转捩点,要质疑,在共同语言的层次质疑—我强调共同,因为在此,根本就没有种类的形上语言统辖。它被设计用语言来质疑在意外中牵涉的一切,在数目的语言本身。换句话说,从某件跟语言完全无关的东西,从某件比起任何东西更加实在的东西,作为是科学的辞说,它充分地证明它。

并非全部—这条杠失落—确实就是这个事实造成的东西,倒不是没有东西限制它,而是这个限制被不同方式定位。这意味着,这个并非全部,我不妨说,我将很快地说到它,就是以下。就是那个包容的相反,在未知数主体x的、、、「父亲存在着,他的说不定位他自己,关于阳具的功能」。逆转来说,因为有这个空无,这个欠缺,任何东西的缺席,在女人的层次,不管是什么东西否定阳具的功能。逆转地说,实实在在就是这个某件东西,这个「并非全部」,在女人的立场阐述,代替阳具的功能。实际上,对于她,这是「并非全部」。这并不意味著,她在任何的意外中否认它。我将不会说,她是它者,因为确实就是这种风格,她仅是存在于这个功能里,否认它确实就是这个风格。那就是,在我的图形里,她被以下的能指铭记:大他者被划杠S(φ)。

精神分析的知识 vii

July 10, 2013

Knowledge vii

The Knowledge of the Psychoanalyst
精神分析家的知识

Jacques Lacan
雅克、拉康

1 June 1972

你们知道,在此我说出我的思想。这是一个女性的立场,因为当一切都说都做了,思想是某件非常特别的事情。

因为我有时跟你们写信,在我刚刚从事的旅行中,我曾们铭记某些的建议。其中第一个建议是,我们必须承认,由于辞说—这是我的术语–精神分析家受到制约他的辞说,所谓的精神分析家的辞说,被放置处于我们不妨说说困难的立场。弗洛依德说,这是不可能的立场,或许有点修行的立场,他是谈论到他自己。

呵呵!在另一方面,第二个建议是:他知道—根据精神分析经验知道,那意味着,无论他甚少实践精神分析,他对于精神分析充分知道,关于我正要说的东西。无论如何,他知道,对于我正在说的东西,他拥有一个共同点策略。这确实独立于这个事实:他被告知有关我说的内容。因为我正在说的东西达到颠峰,在定位他的知识的时刻,我认为今年我已经证明。这是有关真理的知识。

类似物 ——–享乐
真理————剩余享乐

这是真理的位置,对于那些第一次出席的人们。这是类似物的位置,这是享乐的位置,这是剩余享乐的位置,我速记地书写在这里:对于享乐,我们将给予一个大写字母E。

他跟知识的关系是困难的,当然,并不是跟我正在说的东西,因为整体来看,在精神分析的无人之地,人们并不知道我说到它。那并不意味着,人们对于我说的东西一无所知。因为它来自精神分析经验。但是人们感到恐惧,关于他们知道它的内容,我不妨说,就像那样,因为了解他们。「我能个说」意味着,「我能个说,假如人们想要我说的话」。但是我了解他们,我能够让我自己更加容易地处在那个立场,因为我就在那个立场。我更加容易地了解它,因为就像每一位其他的人,我听到我正在说的东西。

可是,那并没有每天发生到我身上。因为我并没有每天言说。事实上,我了解它。换句话说,我听见我正在言说的东西,最近几天—我不妨说说一两天—就在我研讨班的前几天,因为就在我开始写信给你们的时刻。前些日子,我正在处理的那些思想隐藏不见。我必须跟你们承认,因为在那个时刻,对于我所谓的不耐烦,为了我能再次称呼—因为我很少回头—我在Scilicet杂志所谓的失败支配着我。你们瞧!

是的。他们知道,我提醒那件事,因为我在此必须处理的内容的题目是「精神分析家的知识」。在这个情况,Du 召唤这个le,这个定冠词。无论如何,在法文,这是所谓的明确性。是的!关于精神分析,在我刚才跟你们说过的东西之后,有何不可呢?那将会更加符合我今年的主题,换句话说,y a d’lun .有些人曾经描述他们自己作为这样的人。我仍然将会验证一下他们所说的话,因为没有其他y a d’lun。为什么我说du?因为我正在言谈,就是针对他们,尽管现在出席的人们,有大多数并非是精神分析家。精神分析家因此知道我正在说什么。

他们知道它,我告诉过你们,根据精神分析经验,虽然他们拥有的经验也不多,即使它仅是限制于对于精神分析家的最小量的要求的训练,他们说他们是精神分析家。

因为即使我所谓的「精神分析家通过制度」已经失败,呵呵,这将限制于这个事实:他们曾经有过训练性精神分析。但是当一切都说都做了,那就足够让他们知道我正在说什么。这个「通过制度」–而且在Scilicet杂志,你们能够找到有关它的一切,这是应该被指示的地方—当我说这个通过制度失败,这并不意味着,它们并没有呈现给「通过制度」的经验。如同我经常所说的,「通过制度」的经验仅是我跟那些人们建议,他们足够专注地揭露他们自己给它,为了资讯的这个简单的目的,在一个非常微妙的点。总之,这个点千真万确地被肯定,事实上,这完全是正常的客体,某位从事精神分析的人想要成为精神分析家。你们确实需要一种的偏离,那将是值得的,值得被提供给我们能够凭借验证从它收集的一切的这个麻烦。这确实就是为什么我暂时建立收集的这个企图,为了知道为什么某个人,他通过他的训练性精神分析,知道精神分析是什么,他依旧想要成为精神分析家。

因此,我将不再说,关于在他们的立场所被牵涉的东西,仅是因为我今年选择「精神分析的知识」作为我所建议的东西,当我回到圣安娜医院。这根本并不是要绕过精神分析家,他们并没有需要我,为了拥有有关他们的立场的威望。凭借言谈精神分析,我并没有增加它。

是的!所能够被做的事情—我可能会在下次做它—以一个相当挑衅的方式,所能够被做的事情,以某种的指称,我仅称为是「历史」的方式—无论如何,你们将会看出,当它来临时,假如我还活着—对于那是即使是最狡狯的人们,我将会跟他们谈论有关诱惑这个字词。

在此,我仅是谈论有关知识。我指出,这并不是有关知识的真理的事情,而是有关真理的知识。有关真理的知识被表达,从我今年正在提出的重点,关于这个yad’lun。就是这个Yad’l’un,没有别的。但是这是一个很特别的一,分开这个一跟二的一,它是个深渊。

我重复一遍—我已经说过它—真理仅能半说,当悸动的时刻已过过去,那意味着,我能够尊敬这个轮替,我将谈论到另一个层面,这个一半的真理:你们必须总是分开好的穀粒跟这个I’ami-vrai (真实的朋友/泥甘)

或许如同我早先告诉过你们,我从义大利回来。在那里,我从来没有别的事情,除了就是赞赏所受的欢迎,即使是我的精神分析师同事的欢迎。由于其中一位的帮忙,我会见一位相当走红的第三者,无论如何,对我而言。他研究Dedekind,他完全没有我的参与发现他。我无法说,在他研究他的那个日期,我已经牵涉在内。但是无论如何,这是一个事实,我比他比较晚期谈论到他。因为我仅是谈论到他,他则已经写了一些对他的研究。事实上,他曾经注意到,数学因素的价值,来让某件东西出现。那个东西确实跟我们作为精神分析家电经验息息相关。呵呵,因为他颇受尊敬—他曾经尽其一切来完成它—他成功地让自己受人听讲,在非常受让尊敬的地方,被所谓的I.P.A (国际精神分析协会)。我将它翻译为受到承认的精神分析机构—所以,他曾经成功地让他自己受人听讲。但是耐人寻味地,他并没有被出版。他没有被出版,他被告诉说,「你了解,没有人会了解!」我必须说,我很吃惊,因为总之,某个「拉康」的学说,当然,无论如何,我被认为所代表的风格的那些东西,在那些处理某些语言学的学究当中,人们相当匆促地将它塞进「国际期刊」在垃圾桶里的东西越多,它就越少能够被看见!所以,以恶魔的名义,在这个情况,人们已经相信,他们应该创造一个阻碍?因为对于我,我觉得,那是一个阻碍。人们说,读者不了解是次要的事。「国家期刊」的文章没有必要都让人了解。因此,在这点有某件东西,人们不太高兴。

但是,这是显而易见,就像我曾经—我还没有讲出姓名,因为你们对他的名字将是完全地无知,他依旧还没有成功地出版任何东西—这是完全可找出。我并不绝望,经过今天我的谈论将会被过滤的东西—特别是假如大家知道,我并没有讲出他的名字—他将会被出版。的确,这似乎足够靠近他的内心,让我自由地帮助他朝向那个。假如没有发生,我将跟你们稍微谈论一下。

让我回到目前。精神分析家因此拥有一个复杂的关系,跟他所知道的东西。他摒弃它,他压抑它,使用这个术语,在英文,Verdrangung被翻译为压抑。有时,他甚至不想要知道关于它。为什么不想有知道呢?对于那样的事,有谁能够不大吃一惊?精神分析,你们将会对我说,那是啥东西?我在此能够听见任何一个人的喋喋不休,他对精神分析根本就一无所知。我回答在场听众的问题,如人们所说,我回答:这是治疗的知识吗?那是否就是主体的知识?或在移情中被认为的那个人的知识?或那就是在某个特定的精神分析时发生的移情?为什么知识竟然被宣称?我指的是,每位精神分析家感受到的知识的维度,如同我早先说过的,为什么这个知识竟然被宣称?总之,弗洛依德就是从这个问题,探讨这个verwerfung, 他称它为「当面临拒绝的选择时的判断」。他补充说:「判决的选择」,但是我现在将它浓缩。并不是因为这个verwerfung让主体发疯,当它发生在无意识,它并没有统辖。弗洛依德从这个名称借用它,并且用相同的名称。它并没有统辖这个世界,作为一个理性自圆其说的权力。

「精神分析家」,你们将会看出,相对于「这些」精神分析家,他们比较喜欢这个名称,你们看出。他们并不是仅有的精神分析家。在这里有一个传统:医学的专业。用比较喜欢自己的这些术语,人们表现的最淋漓尽致的,莫过于那些圣人。那些圣人:Saints,是的,人们经常跟你们谈论其余的圣人,(seins:跟乳房同音异义)。我必须明确说出,因为其余的圣人,、、、无论如何,就这样说。那些圣人—Saints—也是比较喜欢他们自己,这甚至是他们所要的一切,他们穷其毕生之力,找寻最好的方法来比较喜欢他们自己,虽然有如此简单的方法。如同就他们而言,这些mede-saints 医学圣人显示。无论如何,他们并不是圣人,这是不证自明的。

翻阅医学的历史,没有几样事情如何卑下。它能够被开药方,作为呕吐,或是作为清涤,它两者兼具。为了要知道,知识跟真理根本没有关系,这是最令人信服的说法。我们甚至无法说,他们甚至过分到将医生当成是秘密警探。这并不意味着,医药并没有成功—因为的理由,跟他们的在科学的辞说的平台越来越窄小的这个事实并不相关。医生并没有成功地让精神分析跟他们亦步亦趋。他们知道这个,当然是更加知道,因为精神分析家非常尴尬,如同我开始谈论的,对于他的立场非常尴尬,他更加倾向于从精神分析经验接受劝告。

我非常渴望标示历史的这个时刻。在我的行业,因为它具有重要性,这是一个完全关键的时刻,由于这个阴谋。弗洛依德有一篇文章探讨Latenanalyses,就是针对这个阴谋。由于战后不久发生的这个阴谋,我在丧失这场遊戏之后,我才开始参与它。

只是,我仅是想要受人相信,对于这个时刻。因为—为什么呢?我将会说—今天晚上我做见证—我正在圣安娜医院演讲,并非出于偶然,因为我告诉过你们,这是我说出我的思想的地方—假如我宣称,确实是因为这个,在当时我已经丧失我的行业,我才开始参与这场遊戏。

关于这点,没有什么英雄式的东西。你们知道,有许多的遊戏就是在这种情况被参与的。如同某个人曾经说过,这跟其他行业一样,没有什么特别的成功。呵呵,这证明它。唯一的问题是—但是这不仅是我的问题—这并没有让你自由发挥,我这样说,顺便是为了我不知识的这个人,在上上个研讨班,他询问我关于是否为相信自由。

我想要做的另一个宣告,它毕竟是重要的,因为毕竟,我并不知道,那是我今天晚上倾向要讲的方式。另外一个宣告,就它本身而言,完全被证实—在此,我想要要求你们相信我,我当时并没有清楚看出,这场遊戏已经输了。毕竟,我并没有那么聪慧,我当时或许认为,我必须边行边攻击,我将会摧毁国际精神分析协会。关于这点,没有会说跟我将要说的相反的话。那就是,我从来没有抛弃任何一位我知道想要离开我的人,在他自动离开之前。这也是确实,从这个时刻,总之,对于法国,这场遊戏输掉的时刻。那就是我早先提到的,精神分析家作为医生的这些哗然骚动。在1953年,我的教学的开始,就是从那里出现。我并没有回到必须追求以上所说的教学的那些日子。换句话说,某些的人们,显而易见,我像每个白痴一样,曾经有过这种想法:这对法国的精神分析,本会所意义重大。假如我当时能够在那里教学,因为我刚才说的理由,我根本没有想要抛弃任何人。我的意思是,如论我对于「言说与语言的功用与领域」的议题是多么的引起毁谤,但是我准备重蹈几年来的覆徹,即使对于那些不轻易听讲的人们。在我们目前这个时刻,没有一位精神分析家本来会输掉那个遊戏。

我告诉过你们,我曾经到义大利短期旅行。在那些情况,我也去、、、有何不可,因为有一些人们,他们爱我。顺便说一下,有某个人曾送我一个牙齿杯!我想要知道他是谁,为了感谢他,这个人。有一个人送我一个牙齿杯。我正在说,对于上次在万神庙听讲的那些人们。我更加感谢某个人,因为那并不是牙齿杯。那是一个小小的红色玻璃杯,长而弯曲,我放置玫瑰花在里面,无论是谁送我。但是我仅是收到一个,我必须说。无论如何,不再谈它。在各个地方,都有些人们相当爱我,甚至在梵提岡的走廊。有何不可,呵呵?总是有善良的人们。就在那里—对于询问我有关自由的那个人,仅是在梵提岡,我认识一些自由思想家。我,就我而言,我并不是一位自由思想家,我被迫坚持我正在说的东西,但是在那里,多么自由自在!啊!我们能够了解,法国大革命是由一些僧侣促成的。假如你们知道他们是多么自由,我的朋友,你们本来会不寒而栗。我,就我而言,我正在尝试将他们带回这些困难的事情,对于它,我们束手无策。他们却超越它。对于他们,精神分析是老生常谈!你们看见,自由思想能够有什么用途:他们看得清清楚楚。

可是,这是一个好的交易,呵呵?它有好的层面。当他们说,那是老生常谈,他们知道他们正在谈论什么。他们正在说,它已经完成。因为毕竟我们都应该稍我做好一点!我说,毕竟,为了警告人们,那些牵涉的人们,当然,特别是那些跟随我的人们。你们必须仔细观看它,你们才让你们的小孩参与它,因为很有可能,在事情的进行的速度,它将会像那样不堪一击就崩塌。无论如何,这仅是为了那些让小孩参与它的人们,我劝告他们要谨慎

我已经谈论有关精神分析正在发生什么事。我们仍然必须清楚地指明,我已经克服,结果,我相信我能够简短地处理,在我们到达的这个点。这就是,它是仅有的辞说—让我们给予它致敬—这是仅有的辞说,从我将辞说分类为四种而言。这是仅有的属于这种的辞说,始作甬者结果必然的愚不可及。假如我们立即知道,某位前来要求你作训练分析者,就是始作甬者,我们将会对他说:「对你而言,精神分析是不需要,老头!那会让你看起来愚不可及。」但是,我们并不知道,它确实仔细地被隐藏。但是我们在某个时间之后,仍会会知道,在精神分析,始作甬者总是愚不可及,这并不是遗传,岌岌可危的并不是遗传,而是欲望的问题,大他者的欲望,从大他者那里,参与的这个人出现。我正在谈论欲望:那或许并非总是他的父母的欲望。那也可能是他的祖父母的欲望。但是,假如他从这个欲望诞生的是一位始作甬者的欲望,他一定就是一位始作甬者。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例外,甚至就是这个理由,我总是如此体恤,对于我知道将会离开我的人们。至少在这个情况,我曾经分析过他们。因为我清楚知道,他们已经变得愚不可及。

我无法说,我是刻意而为之。如同我告诉过你们,那是必要。当精神分析被推到最后,那是必要。对于训练精神分析,那是至少会发生时事情。假如精神分析并不是一个训练性精神分析,那么,它是一个策略的问题:你必须离开一位始作甬者的人,这样,在未来,他才能够以某种的方式处理事情。适当而言,就是治疗,你们必须让他存活下去。但是关于训练性精神分析,你们无法这样做。因为天晓得,结果将会是什么。请你们想像一位精神分析家,他始终是一位始作甬者,这萦绕著每个人都思想。请放轻松些,精神分析,跟大家所相信的恰恰相反,精神分析总是教学性质,甚至是某个愚昧的人在实践它。我甚至说,更加是如此。无论如何,你们唯一冒的危险是拥有愚味的精神分析家。但是,如同我曾经告诉过你们,当一切都说都做了,这并非不方便,因为毕竟这个小客体处于真理的类似物的位置,是能够自圆其说的位置。你们瞧!我们的创意也是愚不可及。重要的是要区别出来。

精神分析家的知识vib

June 25, 2013

关于基数所说的一切,从这个事实出现:假如数字的系列总是需要暗示着一,以及单一定继承者,假如岌岌可危的东西被实现,在这个基数,从数字的秩序。恰当地说,就是在基数的系列,作为从零开始,它进行到继承者前面立即存在的这个数字。

当我像这样跟你们陈述,以一种即兴的方式,在我的陈述,我犯下一个错误。譬如,言谈关于一个系列,好像我已经被规范秩序。拿走我没有肯定的这个某件东西,但是仅是每个数字在基数上对应于在它之前的这个基数,另一方面,又增加给它这个空洞的集合。

今天晚上,我想要你们理解的重要的事情是,假如这个「一」出现作为是欠缺的影响,集合论的考虑有助于某件东西,我相信,这件东西值得提到。我想要强调,从提到这个事实:集合理论让这两种能够被区别,在集合论所牵涉的东西的秩序:有限的集合,与容许无限的集合。

在这个陈述,表现有限的集合的特色,适当来说,应该被提出,作为它的次集合的某一个的相等。但是如同伽利略已经说过,他并不需要等待康特尔,所有的四方形的系列具有双重的独特性的对应,跟整数的每一个系列。实际上,并没有理由要考虑:这四方形的系列太大了,以致于不能够在整数的系列里。这就是形成无限集合的东西。由于它的结果,我们说,它具有反身性质。相反地,关于在有限集合所被牵涉的东西,作为它的主要的属性,它开放被运算,用适当的数学的推理。换句话说,推理被使用来做所谓的推论。当集合是有限时,推论被接纳。

我想要跟你们指出的是,在集合理论,有一个点,就我而言,我认为是问题重重。那是跟所谓的这些部分的非数目化息息相关的东西。你们应该了解次集合的意思。因为它们能够从一个集合被定义。

这非常容易,假如你们从以下开始,接受这个基数,你们拥有一个集合,譬如由六个元素组成的集合。假如你们描述这个团体为次集合,由这五个元素的每一个的集合的团体。你们很容易计算这会给予你们多次的次集合。确实会有十个次集合。然后,你用三个一组接纳它们,将依旧会有十个。然后,你用四个一组接纳它们,将会有五个次集合。你们将会获得这个集合的结果,因为它们仅有一个出现在这里,它包括五个元素。对于这五个元素,有需要增添这个空洞的集合。无论如何,假如没有这个集合的一个元素,这个空洞的集合被证明是它的部分的一个。因为这些部分并不是一个元素。从那里所被规范的秩序,被书写如下:

1
4 5
6 10
4 10
5

结果是,我们曾经定义什么,作为这个集合的部分?

空洞的集合在那里,譬如,这五个元素αβγδε在那里。

随后来临的东西是αβ,αγ,αδ,αε。你们能够做同样的事情,从β开始,然后从…等等。你们将会看出,它们有十个。

随后,在此你们拥有αβγδ,但是欠缺ε。你们能够凭借让每一个字母漏失,而获得五的必要数字,作为这些元素的部分。由于这个结果,你们将会发现某件确定的东西。我仅以完成一个集合的陈述,在基数5就足够了。你们随后可以将它放置一旁。那就是被提到四个元素的集合。换句话说,请你们想象它,从3加1的基数。你们看出,你们拥有三加一的集合。你们拥有六条线,你们拥有四个顶点。你们拥有四个表明。你们也拥有这个空洞的集合(在左边的这栏)。

我正在从事的这个谈论,拥有某件从它获得的结果的东西。我仅是提到另外一个个案,为了显示,在两个个案,部分的数目相等于2到n无限次方。无限次方N确实是集合的这些元素的基数。我们在此处理的,无论如何,并非是说动摇集合理论的任何东西。关于数目所被陈述的东西,这个数目具有它所有的应用,譬如,在这个谈论:假如有一个某个程度可以计算的系列从它那里被撤回,在集合的无限大大范畴,并没有任何东西会改变。

可是,由不可计算的数字组成的贡献,在于这个事实:无可置疑地,无论如何,我们无法应用到集合,一个无限的集合,它的部分的总数被定义,依照它们刚刚的样子,这难道不是最好的方式来介绍一个无限的集合的不可数?我正在询问这个问题。

岌岌可危的东西是教学的介绍。我从那个时刻就争论它,当被应用到无限的集合的反身的特性,包括它欠缺有限集合的推论特性,它仍然容许它们被书写—如同我在某些地方曾经能够看出—有限集和的这些部分的不可计算应个出现—我强调它—通个这个事实的推论:这些部分将会被书写,如同整数的有限集合被书写:2到原初的次方。

我争论这个,我如何开始争论它呢?我争论它,从这个事实开始:有某种的巧计,当岌岌可危的东西,是这个集合的部分,在它们逐渐上升的秩序接纳它们。这个秩序的增加实际上给出2,直到n的无限次方。

但是显而易地,假如你们在一方面有a,b, c,d,e—将我书写在黑板上的希腊字母,转换成法文,我有理由这样做—假如你们贡献给它,对应于它们a,b,c,d对应于e。
a,b,c,d,e对应于c。你们看出,部分的数字达到颠峰,假如你们在此替代一个区隔,在一个非常不同的公式。你们将会看出为什么我对它感到興趣。因为这个数字,就是二到一个负一的次方。

在此我仅能个,考虑到时间及这个事实,毕竟,并不是绝对每个人都对这一切感到興趣,但是我在这点想要,我将建议,我必须说,如我通常所说的,以这个绝望的方式—我鼓励文法家有时候给我一点暗示,他们总是送给我一个暗示,那总是糟糕的暗示—我已经建议许多的文法家回答我,关于这个。事实上,他们充耳不闻,因为我必须跟你们说,他们坚持集合的部分的可计算的特性,就像狗皮上的跳蚤。可是,我正在建议某件东西,具有它小小的興趣。我在此将直接到一个目标。这个目标将会将我以后想要完成的某一点搁置。但是我直接谈到有趣的一点。它的興趣如下:事实上,当我用区隔的观念替换部分的观念。以同样方式,我们有必要承认,无限集合的部分必须是二的零次方。换句话说,跨越有限的最小数,通个集合而形成整数的集合的基数。而不是拥有:二到零次方。我们拥有的是:二到负一的零次方。

我怀疑,这可能会让任何人感觉到所被夸张的东西,提出一个无限的集合的双重区隔。如同公式本身具有这个痕迹,我们所谓的部分的集合达到颠峰,在一个公式,它包括2这个数字,被提升到部分的次方。它在一个相当可接受的公式到达颠峰。特别是从我们质疑推论的这个时刻。当我们正在处理无限集合。这如何是可能的呢?我们竟然接受一个公式,它如此清楚地证明,岌岌可危的东西,并不是集合的部分,而是它的区隔。

我想要增添某件拥有本身興趣的东西。我知道,从开始到零次方,当然仅是一个指标,一个并非偶然被接纳的指标,一个被铸造来指明的指标—因为还有其它的整个系列,在原则上被容许。整数的这整个系列能个充当一个指标,给集合所牵涉的东西。因为它以超越无限作为基础。可是,从这个时刻开始,岌岌可危的东西是这个次方的功能。似乎,我们已经充分地滥用推论,为了让我们自己能个在它里面找到无限集合的部分的非计算数的考验。这是可能的吗?凭借仔细观看它,我们可能找到一个不同的功能,不是在此,在这个零,它在指数的次方拥有的这个功能。换句话说,无论它是什么数目,零这个指数等于一,关于次方所被牵涉的东西,无论它是什么数目。我强调:一的次方的任何数目都是它的本身。但是到达零的次方的数目,总是一。理由很简单,到达负一的次方的数目,是它的倒转。因此,在此的这个一充当一个枢纽的元素。

从这个时刻开始,超越无限的集合的区隔,在以下达到颠峰。换句话说,假如我们在这个场合,让开头的这个零,等于一,关于集合的区隔被牵涉的东西,我们拥有某件东西,实际上相当可被接受的。换句话说,整数的连续性受到的支持实实在在就是这个一。凭借复制它自己,这个一已经出现,从这个空洞的集合。这个一形成上次我提出的作为单子的基数的层次所被牵涉的东西,原理上,它在巴斯卡的三角形里被证明。在背后,我所谓的东西受到支撑—我正在为那些拒绝听的人们言说,他们曾经质疑我说的内容—这个「单子」。换句话说,这个一。因为从这个空洞的集合开始,它就是欠缺的重复。

我正在非常明确地强调这个事实: 岌岌可危的这个一,适当而言,就是集合理论仅是用来替换的东西,作为重复。这个空洞的集合,它在里面证明,在集合理论证明这个「单子」的特性。

实际上被肯定的东西,在集合的来源,从康特尔的笔下,确实如人们所说的「天真」,在这个时刻,当它展开这个相当精彩的途径,康特尔笔下肯定的东西。关于所被牵涉到东西,在集合的元素。这意味着,岌岌可危的东西是某件不同的东西,如同我们可能期望的。条件很简单:我们提出这些东西的每一个。我们甚至可以过分地说,直觉或思想的对象,这就是他表达它的方式—实际上,为什么我们不让他拥有它呢?这意味着实实在在就是某件如同你们希望的永恒的东西。相当显而易见地,从那个时刻开始,当直觉跟思想被混淆一块,岌岌可危的东西就是这个能指。当然,这个能指受到这个事实证明:所有这一切都被书写成为a,b,c,d.

但是所被说的东西,适当而言,就是这个事实:它被排除,当一个元素归属于一个集合,任何元素都应个按照本身被重复。同样清楚的是,集合的每个元素都存在。关于在空洞集合所被牵涉的东西,它在集合理论的来源被肯定:仅能有一个一存在。这个一,这个「单子」,因为它是可数的一点出现的来源,从这个一,整数被形成。它因此是某件被提出的东西,作为是空洞集合本身的起源。这个观念是重要的,因为假如我们质疑这个结构,对于我们,在精神分析的辞说,仅有随着这个一建议它自己,作为处于重复的来源。因此在此,岌岌可危的东西,确实是一种「一」。它发现它自己被标记,由于从来没有在于数目的理论所牵涉的东西,它不是别的,它就是一个欠缺,一个空洞的集合。

但是从我介绍区隔的这个时刻开始,在巴斯卡的三角形,有一个点,你们将容许我质疑。用我刚个提出的两栏,我用足够的东西显示,我的质疑跟哪里有关。这就是我正在陈述的东西:

1 1 1 1 1 1 1 1
4 5 1 2 3 4 5
6 10 1 3 6 10
4 10 1 4 10
1 5 1 5
1

巴斯卡的三角形

假如我们确实拥有仅是先前被影响到负一的集合的数目,作为区隔的数目,被影响到这个集合,它的基数小于集合的基数的这个单位。请你们瞧一下,凭借从这个数目产生,从对应于集合的被假定的部分,简言之,我们将会降低,低于一以下,作为元素,为了依照巴斯卡的三角形已经教导我们的,找到将会组成的部分—它们将会发现它们自己处于一种双重-区隔—这些部分将会组成作为一个部分,依照第一个陈述,上方的集合。在每个场合,我们必须做这个增加,在左手边的这栏,增加对应于这两个数目,它们立即被定位在左边及第一栏的上方:在此,为了获得十这个数目,在此,四这个数目,六这个数目。

那什么意思,它难道不就是,为了获得第一个数目,集合的单子的数目,这些元素,集合的基数的第一个数目,它独特地曾经实现,我不妨说,凭借大家的帮忙,将空洞的集合放置在单子的元素的层次。换句话说,当我们将空洞的集合增加到先前那栏的单子的每一个,我们获得上方集合的元素的单子的基数。

让我们仅是尝试,为了帮助我代表这个东西,为了看出在基模上它给出什么。简言之,让我们接受这个依旧是早期的这栏,让我们在此接受三个单子,而不再是四个。这个集合,我们用这个圆圈代表:

但是我根本没有要求,这个空洞的集合应个处于核心,而仅是凭借代表它,我们在此拥有它。

我们曾经说过,这个空洞的集合,问题是何时它将会建立一个四个层面的多边形的集合。这个空洞的集合将会来的前一个集合的单子的地位。换句话说,代表它作为这个,凭借一个四个层面的多边形—当然,它并不是岌岌可危的四个层面的多边形,岌岌可危的是数目。它被希腊字母αβγ代表,我们在此将会拥有,作为一个代表元素的第四个元素,在这些次集合的秩序,我们将拥有作为一个空洞的集合。

但是问题仍然是,这个空洞的集合,在这个新的集合的层次,依旧存在。在这个新的集合的层次,从这个空洞的集合获取的东西,我们将会以不同方式描述。因为我们已经在此拥有一个α,β,γ,我们将称它为δ。

这引导我们看出什么?在这个反-倒数第二的次集合的元素的层次,换句话说,为了指明这个次集合,也就是说,让我们始终保持在直觉的层次,五个四角多边形,我们能个强调,让我们也说,这个四角多边形拥有五个顶端的四角多边形,在此我们必须接纳什么?这四角多边形的四个三角形,迄今作为什么?在这四个三角形,我们将能够从事三次不同的扣除,这个存在被增加到它上面,形成它,作为一个集合或更加确实地说,作为一个次集合。

我们如何能个组成我们的计算?除了就是在相同的层次,在那里,我们将仅有三个集合,凭借增添到集合的这些简单的因素。换言之,α,β,γ δ,作为并没有被接纳进入集合。换言之,因为我们定义为元素,它们并不是集合,而是作为孤立,跟集合里孤立它们的东西,它们应个被计算,为了让我们拥有四的计算。为了供应5的这个数字,在五个元素的集合的层次,我们必须运作数是四的元素,作为仅是并列。但是并没有从事成为一个集合。在这种情况,这一个次集合意味着什么?我们应该注意这个事实:在集合理论,每一个元素都跟其他元素有同样价值。确实以这种方式,一致性能够从它产生。确实是因为这个事实,据说,这个场合,「区别」distinct与「定义」defined的观念代表以下。事实上,「区别」仅是意味着,「强烈的差异」,因为没有东西能个类似它。有两种品种。以同样的方式被区别的每样东西,都是相同元素。那就是它的意思。

但是我们看见什么?我们看见以下。凭借仅是从事纯粹差异的元素,我们能够看见它,也作为是这个差异的相同。我的意思是要说明,在集合理论的一个元素,如同在第二行已经被证明的,它完全相等于一个空洞的集合,因为空洞的集合也能够充当一个元素。被定义为一个元素的每样东西,都相等于是空洞的集合。但是当我们接纳这个相等时,绝对差异的相同,以接纳它作为可孤立的东西,这并没有被接纳进入类似集合的包括。我不妨说,那将使它成为一个次集合。这意味着,相同的本身被计算,在某个点。

我觉得这是极端重要。譬如,非常明确地,在柏拉图的运作的层次,它将生存形成类同。从现实主义的观点,这个普遍性,因为这个普遍性是现实。

我们所看见的是,它根本不是在相同的层次—这是我上次在万神庙的辞说所提到的东西。它根本不是在相同的层次,以下的观念被介绍。这个集合的部分的相同,本身被计算作为扮演它的角色,在集合的部分。对于我们,这件事情具有它的重要性。因为在精神分析理论,岌岌可危的是什么?精神分析理论看待这个「一」,作为被强调在它的层次的二。这个一是被重复的一。它是这个主意的意外的基础,在精神分析者的谈话当中,它用某种的重复揭露,关于什么?关于一个能指化的结构。

在另一方面,考虑到我给予的精神分析辞说的这个基模,什么被产生?将主体放置在言说的享乐的层次?所被产生的东西,跟我指明的东西,在被描述作为剩余享乐的层次,那个第一主体S1,也就是我正在建议的能指化的产物,它让我具有这个责任让你们理解它的影响。我建议要体认出什么,在所被牵涉的东西?什么是差异的相同性?它意味着什么?我们凭借不同的字母指明的某件东西,是相同的吗?凭借说这个相同,能够意味着什么?它难道不确实就是:它是独特的,从这个假设开始,从这个假设,在集合理论,这个元素的功能开始。

岌岌可危的这个「一」,主体产生,我们不妨说,就是精神分析的理想点。相反地,它确实是在重复所牵涉到东西。这个「一」作为单一,不管存在的差异是什么,存在的所有的差异,所有的差异是相等的,仅有一个差异,那就是差异。

今天晚上,我想要完成这个辞说,根据这点,一方面时间已晚,我也疲惫,都影响我。第一主体S1的功能的解释,我将它放置在精神分析辞说的条款的公式里,我将在下次的研讨班说明。

雄伯译
32hsiung@pchome.com.tw
https://springhero.wordpress.com

精神分析的知识vi

June 19, 2013

Knowledge vi

精神分析家的知识
The Psychoanalyst’s Knowledge

Jacques Lacan
雅克、拉康

4th May 1972

雄伯译

这是一个好笑的方式来度过你们的时光—但是无论如何,有何不可呢?在周末,我有时写信给你们。这是一种表达它的方式。我写信是因为我知道,在这个星期,我们将会见面。

无论如何,上个星期,我写信给你们。当然,在这段期间,我有时间忘记这个书写,我刚刚重新阅读它,在我匆促的晚餐,为了准时到达这里。

我将从那里开始。当然,这有点困难,但是或许你们将记下笔记。然后,我将告诉你们我从那时想到的这些事情,确实是更加想到关于你们。

我写下以下的东西,当然,我将永远不会让它被出版—我并不明白为什么我应该增强图书馆的内容—这个能指有两个领域。我写关于这个—我做了一个括弧—因为它被书写,你们必须注意,我的意思是,你们不应该认为,你们了解它。

这个能指作为材料material,具有两个领域:母亲maternal与数学mathematical的领域。

然后在这个括弧里,有这个母亲,她也是个材料,然后这个数学被书写。

我不能够立刻开始言谈,否则你们永远不会读到我曾经书写的东西。或许随后,我将必须回到这个区别,我正在强调的,那是领域的区别。

为了表达它们—我指的是表达本身,这是一种括弧—我并没有书写它—为了表达它们,在这两个领域其中的一个领域—我书写这个—为了依照这些领域的本身前进,因为提到这个领域的它们的超越—它仅是由它们的立场来支持—当这个开始让你们感到厌烦,请告诉我,我将告诉你们今天晚上我必须告诉你们的事情—凭借它们的立场,我书写,在事实的辞说。

对于精神分析的发现,这个「事实的」就足够将我捲入这些效应,为了让它被说,它们属于我,它们根据我的名字被指明。

L’amur,我在此指明代内容的本身,以不同方式迴响它,凭借我们所谓的东西,确实就是这个边缘,边缘的这个工具。这个边缘启发我,我书写到:Brrom brrom—ouap-ouap。 这是在过去给我们小孩的某个人的发现。这是一种高于声音的指示,l’avoix。众所周知,这个声音吠叫,这个脸色也没有如此仔细凝视。这个诡计成为一种诡计。然后,有时形成一种塗鸦的l’amerde具有污辱的意图,在报纸有关我的名字的报导。无论如何,那就是人生。作为目前自得其乐的某个人,那是有趣! 总之,那是真实。

这些效果跟能够被测量的维度没有丝毫的关系,从我所做的东西。换句话说,这是一种辞说,适当来说,那并不是我自己的辞说,我给予一个必要的维度。它跟精神分析的辞说息息相关。因为它还没有适当地被建构,理由很充分。它发现它自己需要某种的展开。那就是我自己花费时间从事的展开,从什么开始?仅是从这个事实:我的立场受到它的决定。

呵呵,现在,让我们谈论关于这个辞说,关于这个事实:能指的立场的本身在里面是非常重要。

我仍然想要发表一个谈了,考虑到你们形成这场听众。那就是,能指的这个立场根据一个经验被指明,你们每个人都能够拥有这个经验,为了让你们注意到岌岌可危的东西,以及它是多么的重要。

假如你们对一种语言了解并不是很充分,当你们阅读一个文本,呵呵,你们了解,你们依旧了解。那应该让你们稍微知道。你们知道的意义是,事先你们知道在里说些什么。

当然,结果是,文本可能自相矛盾。譬如,当你们阅读一个有关理论的文本,你们被给予一种解释,关于什么组成整数的无限的集合。在下一行,你们被告诉某件你们了解到东西,因为你们继续阅读:「你们一定不要相信,仅是因为它永远继续下去,它就是无限。」因为刚刚跟你们解释过了,这是它的本质。你吓了一跳。但是当你们仔细观看它,你们发现这个术语指明,岌岌可危的东西是deem。换句话说,你们应该做判断的东西,并不是那个。因为你们知道,整数的这一系列并没有停止。它是无限。这并不是因为它是不明确。所以,你们看出,那是因为,要就你们跳过这个deem,要不就是,你们对英文没有足够了解。你们过于匆匆理解。换句话说,你们跳过一个能指可能形成的这个基本的元素。由于这个层次的改变,你们有一阵子拥有矛盾的感觉。

你们不应该跳过一个能指,随着这个能指没有让你们停顿下来,你们了解。现在,了解总是应该自己被了解,在辞说的效果。辞说的本身组织知识的效果。这些效果已经能指的简单的阐释促使发生。精神分析所教导我们的东西是,每个天真的知识都跟在里面被实现的享乐的遮蔽息息相关—这被书写,那是为什么我跟你们朗读它—每个天真的知识提出里面所被背叛的东西的问题,关于力量的各种限制,也就是,什么?关于被赋加在享乐之上的轮廓。

一旦我们言谈,事实上,我们假定某件东西,关于所被言谈的东西。这个某件东西,我们想像事先被假定,即使千真万确的,我们仅是随后假定它。

在我们目前的知识的状态,仅是被提到言谈的这个事实,我们能够感觉到,所言谈到东西,无论是什么东西,都是享乐它的自身作为身体。享乐身体的东西,经历它,作为我已经陈述过的东西,关于这个tu able。也就是,作为tutoyable, 关于它tutoies的身体,关于这个身体,它说 tue-tole,沿着相同的脉络。

精神分析是什么?就是将被了解作为模糊的东西描绘出来,在了解当中所被模糊的东西。因为一个能指标示身体的一个点。精神分析就是所复制的东西—你们将会发现你们自己处于普通的轨道—神经症的产物。每个人对此并无异议。每位精神分析家都曾经看见过这种神经症的产物。这种神经症被归属于父母的行动,不是没有道理。仅有在父母的行动确实地被表达,它才会被获得。就是这个术语,我第三行开始的术语—从精神分析家的立场。随着它汇集朝向一个随着它出现的能指,神经症将会被规范,依照这个辞说,这个辞说产生这个主体。总之,每个创伤的父母跟精神分析家处于相同的立场。差异的是,精神分析家从他的立场,复制神经症,而创伤的父母就他而言,产生神经症时,自己并不知觉。

岌岌可危的是要复制这个能指,从神经症最强烈时产生的能指。总之,精神分析辞说的运作就是要创造一个神经症的模式。为什么?随着它已经移除掉享乐的数量。实际上,享乐要求这个特权:对于每个人,并没有两条途径来建构它。任何的复制都杀死它。它存活下来,仅是因为这个事实:它的复制是无用的,也就是相同的神经症是无用的。这个无用的复制完成这个模式的介绍。一个被完成的复制解决它,因为这个事实:那是一个被简化的复制。

当然,这总是关于我正在谈论的能指,当我谈论到yadt un ,为了延伸这个dl‘un到它的帝国的整个的幅度。因为它确实是主人能指。它必须被接近,在它的天才曾经被留置的地方,为了让它就本身而言对抗它。

这是我今年到达的这个点为什么会有用途,作为一个意外。因为我没有别的选择,除了那是「或者更遭糕ou pire」。这个数学的指称如此被称呼,因为它属于数学公式统治的秩序。换句话说,产生一种知识的东西,即使它仅是被产生,这种知识跟剩余享乐息息相关。换句话说,跟能够被测量的东西的剩余享乐。数学公式是适当地而且仅有能够教导的东西。所被教导的东西就是这个「一」。但是即使是那样,你们必须知道岌岌可危的是什么。那就是为什么今年我正在质疑它。

为将不会再继续我的朗读,我认为我朗读得足够慢,它是有点困难,为了让你们可能产生某些问题,关于我清楚拼出的每一个这些术语。那就是为什么现在我将跟你们更加自由地谈论。前天,有某个人从万神庙的最后一样东西后过来—他或许再次在这里—他前来质疑我,有关这个主题:我是否相信自由?我告诉他,他问得可笑。因为我依旧疲惫不堪,我突然离开他。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在这个时刻,我没有准备对他表达我个人的告白。我很少谈论自由,这是个事实。所以,这个问题从他的创议而来。我将会乐意知道他为什么问这个问题。

所以,我当时想要更近自有言说的东西是,当我在这个文本提到这个方式,我发现我自己处于展开精神分析辞说的这个立场,这是显而易见。因为当我认为它至少在潜力上组成我指明的这种结构,凭借辞说的术语。换句话说,凭借这个,凭借语言的这个纯粹而简单的效果,一种社会契约发生。人们注意到,尽管那样,他们并不需要精神分析。那甚至是属于通常所谓意识形态的东西。

辞说被组织的方式,为了它反向地产生社会契约,会牵涉到,在它里面被表达的每样东西,是从它的效果被组织。这确实是我如何了解我跟你们所表达的内容的方式,关于精神分析的辞说:事实上,假如没有一个精神分析的实践,关于它,我所表达的内容,没有一样会有我期望从它获得的效果。我并没有说,「它将不会有意义」。对于意义的本体的东西,将总是令人混淆。换句话说,为了建造这个桥梁,相信它正在建造一个桥梁,在一个辞说之间,因为它产生一种社会契约,跟来自于不同辞说的东西,从不同的秩序之间。

令人懊恼的实情是,当你们前进,如同我刚刚说的,用这个书写「问题是要前进」。换句话说,根据一个辞说构想是什么在它里面扮演这个「一」的角色。我有时会获得什么?假如你们容许我创造这个新词,我所做的事情是enologie。用我所表达的东西,任何人能够建构一个本体论,用它所牵涉的东西,确实超越这两个领域,我标明作为被定义,作为能指的领域。

在大学辞说,你们能够开始从事根据我的建构,创造一种模式的东西,凭借假定在它里面有一个任意的点,某种的本质因为某种理由将会成为这个崇高的价值。这是特别有利益的,对于所被建议的东西,对于大学辞说。在那里,岌岌可危的东西,依照我用它描绘出来的图表,第二主体S2,要摆放哪里?摆在真理类似物的位置。

在一个能指确实被摆放在它的位置之前,换句话说,确实根据意识形态被描绘出来。它为它而产生的意识形态,它总是具有流通的各种效果。在它的效果里,意义的存在早先于它的位置的被承认,它所建立的这个位置。

假如大学辞说根据这个事实被定义:在它里面,知识被摆放在真理类似物的位置,这能够被监视,这被证实,根据教学的特性,在那里,你们看出什么?对于所能够被展示的东西的虚假的秩序,我不妨说,几个世纪以来,用不同本体论的术语。它的高点,它的颠峰是在于它光明堂皇地所谓的「哲学的历史」,好像哲学并没有它的来源,在主人辞说的冒险与危险—很容易就是这样。那些冒险与危险有时必须被移除。哲学之所以能够百花齐放的原因,依照意识形态的观念出现的那些时刻,它充分地被肯定,好像受到质疑的原因,并不存在于别处。但是困难的是,一种辞说的表达的每个过程,特别是假如它还没有被描绘出来,它会提供一个藉口,新奇事物会有某些的早期的疼痛。

我清楚地知道,所有这一切并不容易,我仍然必须-这是我在此正在做的良好传统—我应该告诉你们更多有趣的东西。

那么,让我们谈论关于分析家与爱。

爱,在精神分析—当然,这来自精神分析家的立场—我们谈论到爱。用适当的尊敬,跟别的地方一样,爱经常被谈论。毕竟,那是爱被用来表达的东西。爱并不是最神奇的事情。但是无论如何,在我们的时代,人们时常谈论到爱。甚至更加令人叹为观止的,有段时间,人们继续谈论到爱,因为当一切被说被做,有段时间,人们可能已经注意到,尽管那样,它并没有更加成功。显而易见地,我们在言谈中作爱。因此,精神分析家,在这一切里,他的角色是什么?精神分析家能够确实让爱成功吗?我必须告诉你们,就我个人而言,我找不到任何有关它的例子。可是,我尝试过!对我而言,爱当然是一种赌注,因为我并没有傻得不知道。我希望,受到质疑的那个人并不在这里,我几乎确定!感谢上帝,我接受某位我事先知道需要做精神分析的人。但是以这个要求做基础—你们能够看出我得到的这种垃圾,为了要验证我的肯定—根据这个事实作基础。他必须不计任何代价跟那个在他心中据有地位的女人结合。当然,这个分析失败,感谢上帝,在最短的时间内。

让我们长话短说,因为毕竟这些仅是个人轶事;那是不同的事情。某一天,当我情况良好,当我愿意冒险像La Bruyere那样进行分析,我将会用真理的类似物,处理爱的关系的问题。今天晚上我们在此并不是因为这些琐碎事拖延。

岌岌可危的是,我想要回去的东西,因为我觉得我已经展开这个事情。我正在重新开始所有这些事情。我正在用手电筒提醒你们,关于精神分析经验的真理。换句话说,在精神分析的性的功能。

我仍然认为,在这一点,我已经打开即使是最耳聋的耳朵,凭借这个事实的陈述。性关系并不存在的这个事实,应该被评论。当然,这是值得的表达。精神分析家为什么竟然想像,他提到的这个基础是性?

性是真实的,这是没有丝毫怀疑。性的结构是双重,数目是「二」。不管人们怎么想,仅有两个:男人与女人。他们说,人们坚持增加这个奥弗尼人Auvergnians。那是一个错误。在实在界的层次,根本没有奥弗尼人。当我们正在处理性,岌岌可危的是另外一个性,即使我们比较喜欢相同的性。并不是因为我早先说过,关于在爱成功的东西,精神分析的帮忙是不稳定的。你们应该认为,精神分析家根本不关心它,假如我能够用这种方式表达我自己。受到质疑的伴侣是属于另外一个性。岌岌可危的东西,是某件跟他的享乐有关系的东西—我正在谈论另外一个性,第三个性,关于它,关于爱的这个徒劳的谈论parlage被陈述—精神分析家无法对它视而不见。因为对于他而言,并不在这里的这个第三者,确实是实在界。

这种享乐就它本身而言,并不是「在精神分析」之内的享乐,假如你们容许我以这种方式表达我自己。对他而言,它扮演实在界的角色。另一方面,在精神分析,他所拥有的东西,换句话说,主体,他因为他的本质而接纳他。换句话说,作为辞说的影响。我将顺便要求你们注意,他并没有让他成为主体。那并不意味着,所有这一切都仅是他自己的小观念,而是作为主体,他受到辞说的决定。他长久以来就是从这个辞说演变而来。这是所能够被分析的东西。

我想要指明的是,精神分析家根本就不是命名主义者。他并没有想到他的主体的再现表象。他必须介入他的辞说,凭借替他获得一个额外的能指。这是所谓的解释。关于并不属于他的范围之内的东西,也就是,受到质疑的东西,也就是,并不在那里的能指的享乐,在精神分析,他接纳它,因为它的本质。换句话说,确实作为实在界的秩序的生命实存。因为他对它无可作为。

有某件引人注意的东西,那就是:性作为实在界,我指的是双重,我的意思,它们有两个,从来没有人,即使是柏克莱主教也不敢陈述:每个人脑袋所构想的是一个小观念,它是一种再现表象。这是具有启发性,在哲学的整个的历史当中,没有曾经想到将理想主义延伸那么远。

关于这点,我刚刚跟你们定义的东西是这个事实:特别经过某些时间,凭借显微镜,我们曾经看出在性所被牵涉的东西。我并不是谈论到性的器官,我正在谈论有关成熟性细胞。你们应该考虑到,所有那一切资讯是欠缺的,直到Leuwenhoeck 与Swammerdam。关于在性所被牵涉的东西,人们被迫认为,性无所不在?自然,各色各样的把戏,所有那一切都是性。女性的秃鹰跟风做爱。

我们用某种方式知道,性在那里被找到,在并不相同的两个小细胞,从那里,并且藉口,关于性,当然,就在人们知道有两种成熟性细胞之前,以那个名义,精神分析家相信,性的关系存在。

我们曾经看过有些精神分析家,在文学,在我们能够说并没有被渗透的领域,在雄性成熟性细胞的闯入,他们发现在精子的闯入。再一次,在卵巢的涵盖里的zolde,他们发现某个重新受到怀疑的闯入。好像在这个并没有丝毫关系的指称之间,有了最微妙的关系,除了用最简陋的隐喻,在性交媾牵涉的东西。好像那里能够有任何东西被提到,在被描述为爱的关系的运作。换句话说,如同我在开头说过的,有许多的话语。

这确实是整个的问题。确实就是在这里,辞说的形式的进化,对于我们,更加具有指标,在岌岌可危的东西—从辞说的效果—更加具有指标,比起任何提到整体性,即使确实是有两性存在,提到始终完全被悬置的东西。换句话说,这个辞说能够表达的东西,是否包括性的关系?是或否?

这是值得质疑的东西。我已经书写在黑板上的这些小东西,也就是:(这些公式显示某些的修正)。

∃x. φx -∃x –φx
∀x φx ∀x φx

一个∃x与负∃x的对立,一个「存在着」与一个「不存在着」的对立,在相同的层次,「x的φ」与「每个x跟φx的功能」跟这个「并非全部」相一致,这并不真实。这个一个「并非全部」的新的公式—仅是如此—在右边这栏的「能够」–为了满足被描述为阳具的功能。环绕这点,我将尝试跟你们解释,在随后的研讨班。换句话说,在别的地方,用一系列的差距。它们在每个点被找到,为了用这些术语的功能假定,也就是说,在此,在以上被提到的四个点。但是不同的差距,未必都是相同的。这就是值得被强调的地方,为了给予它的地位,给所被牵涉的东西,在主体的层次,关于性的关系。

这充分跟我们显示这个点,在它的文法语言的痕迹,被描述作为主体的痕迹的效果。这充分重叠某件东西,首先仅是从逻辑被发现的东西。所以,我们从现在开始能够将我们自己,如同我曾经做的,自从我在此从事某些的呼吁以来,让我们自己连系于倾听一个能指,为了让我企图给予它一个意义。因为这是唯一的情况–理由很充分–「意义」这个术语,能自圆其说地陈述它:「这个一有某件东西。」

因为有某件东西仍然应该出现在你身上。即使没有关系存在,事实上,这两个始终是一个。这个匪夷所思的事情,精神分析家的神话已经受到抨击,多少有点理由。好笑的是,确实就是这个一,人们没有揭露出来,这个一是他们能够掌握的。

当成熟的性细胞结合在一块,造成的结果并不是两个细胞的融合。在能够发生那样的事情之前,你们需要许多的东西,为了被清空:这被称为细胞分裂。这个新的细胞被建构,从我们能够正确称呼的东西—有何不可呢?我不想要扯太远。我将不说到它们每一个的残骸—但是无论如何,它们每一个都留下某些数量的残骸。

我的天,为了从弗洛依德的笔下找到这个观念:性爱的基础—在主观性那里,你们看见这个模糊暧昧,但是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不应该善用法文的语言,在基础与融合之间—性爱应该创建它自己,凭借将两个细胞形成一个细胞。这显而易见是一个奇怪的观念,从那里,当时,这个绝对是奢侈的观念继续下去。在宣导上,它是具体化身,可是我们亲爱的弗洛依德却用他整个的生命排斥它。他在「幻觉的未来」一书,用最清楚的术语跟我们显示,还有其他地方,在「文明及其不满」的许多其他地方,他跟我们显示他的厌恶,对于普遍性的爱的观念。可是,生命的基础的力量,生命本能的基础的力量,如同他所表达的,被认为完全是在这个性爱里。性爱被认为是结合的原则。

不仅是因为教导的理由,我正在你们面前提出某件东西,关于「一」这个主体。这个东西可能会被认为是在对抗这个巨大的神话,除了这个事情:它或许将会跟我们显示,不仅是将性爱驱魔—我是指弗洛依德对于性爱的信念—而且要将死亡驱魔。我们被死亡折磨得够久了。

在这方面,这并没有伤害,在不久之前并非偶然被启蒙的某件东西,我们利用一下。上次,我已经介绍过了,关于能够被考虑提到的集合理论的东西。当然,你们不要如此匆促去接纳!有何不可?因为我们对它会忍俊不住地笑起来:男人与女人也是一种集合。那并没有阻止他们每个人不能站在自己那一边。

问题是要知道,关于这个「一」所牵涉的东西,这个受到质疑的「一」,我们可能不能个从这个集合获得某种的启蒙,当然这个集合并不是为了这个而设计。

所以,因为在此我正在送出试探的气球,我仅是跟我自己建议,尝试跟你们一起看出,在此之内,它可供什么之用。我不妨说是说明,岌岌可危的东西是完全不同的东西。岌岌可危的是,这个能指必须如何处理这个「一」。当然,因为这个「一」不仅是昨天才出现。关于完全不同的两样东西,这个「一」仍然会产生,关于测量工具的某种用途,它同时是某将跟它绝对不相关的东西,个人的功能。

这个个人是亚里斯多德。亚里斯多德对于以相同方式被产生的这些事情感到印象深刻。这已经让某位其他的人感到印象深刻,某位名叫柏拉图的人。事实上,我认为那是因为他给予我们最好的东西,就是给予形式的这个观念。他甚至陈述说,形式是真实的。他必须说明,尽其所能,他对这个观念的观念。当然,另外一个人指出,形式固然美丽,但是用来区别形式的东西是这个事实:互相类似的仅是我们在某些个人身上体认出来的东西。

我们已经进入不同的形上学的领域。我们根本不感興趣,对于这个「一」被说明的方式,无论它来自个人,或无论它来自几何学的某些实际用途,无论你们对于以上所说的几何学如何增添怎样的尽善尽美,凭借考虑到均称,在柱子的高度与它的阴影的高度之间被展示的差异。长久以来,我们曾经注意到,这个「一」形成其他问题。因为这个简单的事实:数学已经有了很大的进展。我并不想要回溯我上次陈述的东西,微细的微积分,三角系列,以及用一般方式,由系列定义的数的观念。清楚出现的东西是,这个问题在此完全不同方式被提出,关于这个「一」所被牵涉的东西,因为系列的特色是这个事实:它作为整数的系列被建立。问题是要说明一个整数是什么。

我当然不是要跟你们陈述集合理论。我仅是想要强调这点,我们必须长久等待的这个点,上个世纪的结束,仅是一百多年来,人们才曾经企图解释这个「一」的功能。令人注意的是,这个集合以这样的方式被定义,它出现的第一个层面应该是,我们说,这个空洞的集合是仅有的元素:这给予你们具有一个元素的集合。

这是我们正在开始的地方,上次,我正在说它,为没有出席Pantheon演讲的那些人们。在那里,我开始探讨这个闪烁不定的主体—这个「一」的基础,凭借这个事实,证明是适当地被建构,从「一」欠缺的地方。

我大略地说明,根据教学的用途。在那里,岌岌可危的东西是要让以上所说的集合理论被了解。为了让你们理解,以上所说的集合理论并没有其他的直接客体,除了就是让它看起来像是,基数的这个专有观念如何能够被产生。经由双重-独特性的一致—我上次说明它—就在那个时刻,欠缺著一个伴侣,在两个比较的系列,这个「一」的观念出现:有一个欠缺的「一」。

精神分析家的知识iv

June 12, 2013

我说,假如我们能够说,性关系不存在,这确实并不是纯然的无知。因为这个经验,换句话说,一个辞说的风格,绝对并不是歇斯底里的风格,我用四角区分的术语铭记的风格,作为是精神分析的辞说,从这个辞说出现的东西,是迄今从未被召唤的关于阳具的功能的维度。换句话说,某件东西意味着,这并不从性的关系,这两个术语至少有一个被表现特征,在此息息相关的这个术语确实就是这个字,l’Hun。 根本不是因为它的Hun的位置被化减成为这个东西,我们用男性的这个术语描述的东西,在中文的术语,就是「阳」的本质。那确实是相反,因为凭借被提醒,应该强调意义的东西,器官的这个术语被遮蔽的意义,因为它从遥远的地方前来我们这里。它确实仅是器官的东西作为工具,为了强调事情。环绕着这个工具,精神分析的经验鼓励我们看出每样东西环绕的,关于性的关系所被陈述的每样东西。这是件新奇的事情,我指的是,回应一个辞说的出现。无可置疑,这个辞说从来没有真相显现。假如没有科学的辞说的先前出现,它本来无法被构想,因为语言被插入于数学的实在界。

我说,让这个关系标志化的东西,作为在语言深深被颠覆的东西,非常明确地,就是这个事实:不再有任何方法,如同曾经有过的,而是在一个我觉得是幻觉的维度。它不再能够被书写作为男性的本质及女性的本质。这个「不能够被书写」,它是什么意义?因为毕竟它已经被书写。假如我凭借精神分析辞说的名义,排斥这个古代的书写,你们会更加振振有词地反对我。就我而言,我也书写它,因为—这是我在黑板上一再显示的东西—某件东西宣称用书写来支持什么?性的行业的网络。

可是,这个书写仅是被授权,仅是从一个非常明确的书写获得它的形式。换句话说,让我早先被问及的问题确实爆发出来,能够被介绍进入逻辑里。换句话说,一个数学的拓扑学。它仅是从这个拓扑学的阐述的存在开始,我们才能够根据任何的命题想象,我们可能发挥命题的功能。换句话说,从被留置在那里的这个空洞的位置,某件东西被指明。用这个空洞的功能,这个主张被决定。在此,我想要跟你们指出,确实,我有时借用的东西,从数学的铭记,因为它用来替代前面几个术语。我并不是说各种的阐述,作为亚里斯多德用逻辑的风格描绘的形式。这个铭记因此,在主张的功用的标题之下,似乎能够提供给我们一个术语。这个术语很容易指明性的对立。什么是必须的呢?男性与女性的个别的功能应该被区别出来作为阴与阳,这样就足够了。确实是因为这个功能是独特的,岌岌可危的东西总是一个未知数主体x的被阉割的阳具∅,你们知道,从你们在这里的这个简单事实,会被产生—你们不可能对它没有丝毫观念—这个困难与併发症会被产生。

未知数主体x的被阉割的阳具φ肯定,这是真实的—术语的功能拥有的意义—所被提到运作的东西,所被提到性的行为的铭记,确实提到阳具的功能。那确实是因为问题是阳具的功能,无论我们从哪一边看待它,我是指从这一边或从另外一边。某件东西恳请我们询问这两个伴侣是如何的差异?这确实就是我书写在黑板上的公式所铭记的东西。

假如它证明,根据它同样支配两个伴侣,阳具的功能并没有让他们有差异。问题始终是,我们应该在别的地方寻找差异。这是为什么这些公式,被书写在黑板上的那些公式,应该质得被质疑,关于这两个层面。左边的这个层面跟右边的这个层面对立。上边的层面跟底下的层面对立。那是什么意思?它所意味的东西应该值得稍微听诊检视,我不妨说。换句话说,它应该值得被询问,首先关于他们可能会显示的东西,关于某种的滥用。

显而易见地,那并不是因为我使用一种说明,将数学突然变成我完全相同使用的逻辑诉组成的说明。我首先对评论将是在于显示:事实上,我使用它的方式是如此,以致于用命题逻辑的术语,根本无法表达。我的意思是,这个变数,所谓的变数,换句话说,屈服于论点的东西,是某件完全由这个四角关系的形式指明。在这个四角关系的形式之下,论点跟功能的关系被提出。

仅是为了介绍岌岌可危的东西,我将提醒你们,在命题的逻辑,在前头,我们拥有四个基本的关系,还有其他关系。这四个基本关系是逻辑命题的基础,它们分别是否定,连接,分裂与暗示。还有其它关系,但是这些最重要的,所有其它的关系都会回归到它们。我正在提出,我们论点与功能的立场被书写的方式是这样,以致于被铭记作为否定的关系,凭借它,所被提出作为真理的东西,仅能够被「虚假」这个字词所看见。呵呵,确实地,在此这并无法自圆其说。因为你们能够看出,无论它处于什么层次,我指的是低层次与高层次,功能的陈述,换句话说,那是阳具,功能的陈述被提出,要就是作为真理,要不就是作为被摆放到一边。因为毕竟真实的真理,确实无法被书写的东西,但是在此它仅能用考验阳具功能的形式来书写。换句话说,「阳具的功能就是性关系的基础,这并不真实。」在两种的情况,在这本身是独立的两个层次,问题根本就不是让其中一个成为另外一个的否定,而是相反地,让其中一个成为另外一个的阻碍。相反地,你们所看见正在被分裂的东西,确实是「存在着」与「并不存在」。一方面,这是一种「全部」「每一个未知数主体x」。换句话说,所被阳具的功能定义的东西的领域。在阳具的功能的论点的立场的差异,确实就是,「并非每个女人都被铭记在它里面」。你们清楚地看出,根本不是其中一个跟另外一个对立作为否定,完全相反地,根据它们的存在,确实作为否定,存在着一个未知数x,能够被维持,在阳具功能的超越的地方。在另一方面,并没有一个未知数x,理由很简单,无论理由多么充分,女人无法被阉割。在某个层次,在性的关系,确实被禁止给予我们的东西,在阳具的功能的层次,确实是因为对于这个「全部」,对立著这个「并非全部」。所以在作为男性的左边与作为女性的右边,有分裂的可能。这根本不是否定的关系强迫我们选择。相反地,我们根本不需要选择,而是必须分裂。这两边合理地互相对立。

在否定之后,我谈论连接。连接,我将没有必要,为了解决它在这个场合的重要性,除了就是发表这个谈论,我希望这个谈论,在此有足够的人们,他们本来会大略地翻阅一本逻辑的书,这样我就不需要坚持,连接确实以这个事实作基础.。连接具有价值,仅是根据这个事实:两个命题能够同时为真实。这确实是无论如何,我们都无法被给予在黑板上书写的东西。因为你们清楚地看出,从右边到左边,并没有认同,确实地,问题是所被提出作为真实的东西。换句话是,未知数主体x的被阉割的阳具φ,确实是在这个层次,普遍性无法连接一块。左手边的普遍性仅是跟另外一边对立,跟右手边对立。根据这个事实,没有无法被表达的普遍性。换句话是,关于阳具的功能的女人,仅是根据这个事实定位:「并非全部」隶属于它。奇怪的是,因为分裂不再成立,假如你们回想一下,这个安排具有价值,仅是根据这个事实:这两个命题无法同时为虚假,它们不可能同时为虚假。无可置疑地,我们将会说,它是最强或是最弱的关系。它无可置疑是最强的关系,因为它是最困难处理的关系。因为最小量的关系是需要的,为了有分裂存在。为了让分裂使它有效,其中一个命题应该是真实,另外一个命题为虚假。当然,两个命题都是真实,这补充我所说的「其中一个命题真实,另一个命题虚假」。或许是「一个命题虚假,另一个命题真实。」因此至少有三个连接的情况,分裂能够成立。唯一它无法承认的事情是,两个命题都是虚假。

现在,我们在此拥有两个功能,作为并非是真实的真理—我早先告诉过你们—换句话说,在上方的那些功能。在此我们似乎掌握某件给予希望的东西,也就是说,至少,我们将会已经表达一种真实的分裂。现在,请注意所被书写的东西,我将有机会表达,用让它鲜活的方式。那就是,确实仅是从一边,这个未知数主体x的被阉割的阳具φ,具有否定的迹象在它的上方。也就是说,因为这个阳具并没有发挥功能,性的关系会有机会,我们已经提出,对它而言,存在著一个未知数主体x。现在,在另外一边,我们拥有什么呢?没有另外一边存在,所以我们能够说,可能是风格的东西的命运,在这个风格之下,男性与女性的差异,男人与女人的差异可能被维持,在言说的主体的情况,我们拥有这个可能性,应该如下:假如在某个层次,有不协调,等一下我们将会看出我是什么意思—我是指在普遍性的层次,这些普遍性并没有被支持,被它们其中一个的不一致所维持。当我们将功能的本身放开一边时,会发生什么事情?事实上,假如一方面,我们假定,存在着一个未知数主体x,满足一个被否认的未知数主体x的被阉割的阳具φ,在另一方面,我们拥有这个明确的说明,没有一个未知数主体x,我阐述过来,凭借说:即使理由再充分,女人无法被阉割。但是确实地,仅是这个陈述,没有一个未知数主体x,也就是在这个层次,分裂会有机会被产生:在一方面,我们仅有这个「一」–或至少我所提出的东西,用至少是「一」的术语。在另一方面,这个关系并不存在,也就是,「一」跟「零」的关系并不存在。

确实地,在这个层次,性的关系可能有一个机会,根本无法被实现。但是为了被希望超越阳具功能的这个废除,凭借将它放置一边,我们仅是找到两性中的其中一个,作为一种生命实存,我敢这样说。确实是这个事实,显而易见地,我们带给这个经验。你们正看见它被陈述,用这个形式:女人产生的形式,根据这个事实:对于女人而言,这个普遍性产生阳具的功能。你们知道,在那里,女人参与,呵呵,这是唯一太过于普遍性经验,以致结构被遮蔽—但是女人仅是凭借想要它而来参与它。

—将它从男人那里拿开
—或是,我的天,她从男人那里,要求它的服务,在「或者更糟糕」的情况—请不要误解它—女人将它恢复给男人。
但是确实地,这并没有让它普遍化,即使是根据这个事实:这个「并非全部」的这个根,她隐藏一个根阳具的享乐不同的差异的享乐。这个享乐被描述为是女性所有,它根本不依靠男性的享乐。

假如女人「并非全部」,那是因为在此的享乐,就它而言,是双重性。这确实是泰瑞希亚斯揭示的东西,当他回来,凭借天神宙斯的恩典,他有段时间曾经去到Therese。自然会有我们知道的这些结果。事实上,这些结果出现那里,如同被展示的,我不妨说,能够被看见—请不要误解—为了让伊狄浦斯跟他们显示,什么正在等待他,因为就他而言,他曾经确实存在过,作为拥有崇高地位的人,是由于命运捉弄的结果。在这个命运作弄里,他的伴侣支持他,关于她正在提供给他作为享乐的东西的真实特性。或是确实地—让我用不同方式表达—因为缺乏这个事实:他的伴侣要求他拒绝她正在给予他的东西。这显而易见地证明,但是在神话的层次,这个事实,为了存在作为逃避阳具功能的层次的人,除了她,没有另外一个女人,确实本来不应该存在。

你们瞧!为什么这个「本来不应该存在」?为什么要有这个乱伦的理论?这使得我有必要从事探讨这个途径,「父亲之名」的这个途径。在那里,确实我说过,我本来永远不会再牵涉进去。那就是它的情况,因为偶然地我重新阅读,因为某个人要求我重新阅读,在今年的第一次演讲—你们记得—在圣安妮医院。这确实就是为什么我回头谈论它,我重新阅读它,它值得重新阅读,它很经过起阅读。它甚至具有某种的尊严,我将出版它,假如我还有出版任何东西,我做不了这个主!其他的人将必须出版某件属于我的东西,让我感到鼓舞。假如我出版它,你们将看出,我多么用心在描绘它们—但是,我已经一直在说这个有五年了—描绘某些的铭记,特别是父亲的隐喻,这个专有名字。那里有一切必须要的东西,为了,使用圣经,我们能够给予意义,给我演说的内容这个神秘的作品。但是我将永远不会再做一次。我将永远不会再做一次,因为毕竟,我能够满足于阐述事情,在逻辑结构的层次,毕竟,这个逻辑结构拥有它自己的权利。

我想要告诉你们的内容是,被禁止的未知数主体x的这个∃,换句话说,并不存在任何其它一个,在某个层次,在这个x,性关系的存在,将会有一个机会;这个heteros作为缺席,它根本不需要说女性的性的特权。它仅是指示著我的图形的东西—我正在说,因为它有它自己的小命运—我用O这个能指书写的东西。那意味着:大他者,无论我们从任何地方看待它,大他者是缺席,从这个时刻,岌岌可危的是这个性的关系。

当然,在阳具功能的层次,仅有这个杂音,我刚刚提醒。换句话说,在一方面跟另外一方面,目前,我们并不是在相同的立场。也就是说,在一方面,我们让普遍性以根阳具的功能的关系作为基础;在另一方面,这是一个偶然的关系,因为女人并非「全部」。

我因此正在强调,在这个关系的上面的层次,这个关系以消失作为基础,其中一位伴侣的存在的消失作为基础。这让文字的铭记的位置成为空无。它根本不是任何一方面的特权。仅是为了要有一个性的基础,如人们所说,他们必须要有两个。零与一,无可置疑地给出二,在象征的层次给出二,因为我们同意,生命实存根源于象征。这就是定义言说主体的东西。

他确实是某件东西,或许的确,他并不是他的本质的东西。只是这个生命实存绝对无法被掌握。他更加无法被掌握,因为他被迫,为了支持他自己,他被迫凭借象征而前进。显而易见,当他来到这个生命实存,这个生命实存仅是象征,它确实就是这个没有生命实存的生命实存。在那里,根据你言说的这个简单的事实,你们都参与。但是相反地,千真万确的是,所被支持的东西是生命实存。因为存在就是没有生命实存,换句话说,它依靠他者。这确实是你们生命实存所在,大家都从某个角度来看,凭借存在来看。但是关于你们生命实存关注的东西,你们并没有那么自在!否则你们不会用那么多的精神分析的努力,来寻求对它的确定。

在此,显而易见有某件完全是原创的东西,在逻辑的首先出现。在逻辑的首先出现中,有某件东西相当引人注意。那就是亚里斯多德显示的困难与摇摆,关于特别命题的这个地位。这些都是在别的地方曾经被强调过的困难,我没有发现的困难。对于那些想要提到它们的人们,我将劝告他们阅读Cahiers pour l’analyse 第10章。在那里,有一篇小文章,某位名叫Jacques Brunsweig 所写,对这个议题处得很好。他们将会看见亚里斯多德面临的这个特殊性的困难,被强调得淋漓尽致。因为确实地,他看见那个生命实存根本无法被建立,除了在普遍性之外。这确实是为什么他定位生命实存,在特殊性的层次。这个特殊性根本就不足够来维持它,即使它给出它的这个幻觉,由于「某些」这个字词的使用。

显而易见,相反地,因为被描述为数量词的阐释的结果—凭借被留下的痕迹,被描述为数量词,在哲学的历史,根据这个事实:某位名叫阿普留斯的人,他是一位品味不高的小说家,确实是一位放任的神秘主义者,他名叫阿普留斯,如同我告诉过你们,他写「黄金驴」–有一天,阿普留斯介绍这个事实:在亚里斯多德,让更多的人与某些的人关心的问题,是属于数量的层次。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相反地,仅有两个不同的风格,对于我所谓的象征的具体表现,请容许我稍微临机发挥。换言之,进入日常生活的东西,在每种语言,都有所谓的「全部」与「一些」。这确实会强迫我们提出:语言应该仍然拥有一个共同的根源。因为各种语言在它们的结构上深深的差异。那确实一定是因为跟某件不是语言的东西有关系。

当然,我们在此能够了解,人们发现事情有点麻烦。人们想像,他们理解作为语言的这个超越,仅能够是数学,因为它是数目,而岌岌可危的东西却是数量。但是或许确实地,但是或许难道不就是适当言说的数码,在语言容下进入的整个现实中,仅是凭借能够掌握这个零与一?似乎是沿着这个途径,才能够进入实在界。仅有这个实在界才能够是语言的超越的东西。换句话是,它才能够是这个领域,在那里,象征的不可能性能够被阐释。

事实上,就它而言,能够进入语言的这个关系,能够进入语言,假如它确实是以性关系作为基础。它因此不能个面临零与一,这将会发现,将会很容易保证它的反思,在弗瑞吉的数目的逻辑起源所建构的反思。

如同我告诉过你们,或至少指示过,在这个逻辑的起源引起困难的东西,也就是,确实就是这个差距,我跟你们强调的,在数学的三角形,在零与一之间,有一个差距复制它们的对立,用面对的术语。可能介入的东西已经存在那里,仅是根据这个事实:我们在此拥有第一个配对的本质,这能够仅是第三个,这个差距本身,就是这两个剩余的东西。这是某件必须要提醒的东西,凭借某件更加危险的东西,让它存在于精神分析当中,比起伊狄浦斯的神秘的冒险。那些神秘的冒险本身并没有任何的困难,因为它们令人赞赏地作为这个必要性的结构。在某个地方,应该至少要有一个「一」,超越阳具的掌握所牵涉到东西。原始父亲的神话就是意味着这个东西。在神话里它充分地表达,这样我们才能够容易地使用它,除了这个事实:我们发现它被逻辑的结构肯定,我提醒你们的结构,凭借在黑板上被书写的东西。

在另一方面,确定没有一样东西会比这种混淆更加危险了,关于这个「一」所牵涉的东西的混淆。这个「一」,你们知道,时常被弗洛依德召唤,作为指示性爱的本质所牵涉的东西。性爱被认为确实由这种融合组成。换句话说,生命力比多被认为是这种的本质。从这个二,这个本质将倾向于形成一个「一」。感谢上帝,为了跟古老的神话一致,从神秘的观点,那神话确实是有效的,它被认为是世界的其中一个紧张依靠的东西。换句话说,仅是为了成为「一」,这个神话确实是某件仅能在幻觉的领域发挥功能的东西。适当而言,它跟我们精神分析经验我们遭遇的任何东西,没有任何关系。假如有某件相当专利的东西,在两性之间的关系,精神分析不仅表达它,而且是被设计要彻底地运作它。假如确实有某件东西,在这个关系引起困难,那确实就是男人与女人之间的关系。在那里们,没有任何东西类似某件自动自发的东西,确实就是在我早先提到的领域的外面,追根究底,作为是某种动物的神话的基础。性爱根本没有倾向要成为这个「一」。根本就没有!

以这种措施,以这种功能,在这两个层次所被牵涉的东西的确是表达,根据这个事实:仅是在不协调当中,两性的对立建立基础,因为它们根本就无法从普遍性建立。相反地,在生命实存的层次,确实就是在于取消的这种对立,其中一个功能的空洞化,作为是他者的功能,语言的表达的可能性隐藏的空洞化,这是我觉得是必须要强调的东西。

请注意,当我早先连续地跟你们谈论关于否定,关于连接与分裂,我并没有追根究底,对于暗示所牵涉的东西。显而易见,再一次,就暗示而言,它仅能在这两个层次之间发挥功能,阳具的功能与将阳具搁置的功能。现在,在分裂所被牵涉到东西,没有一样,在较低层次,在普遍性的明确的不足够的层次,没有一样东西暗示那样,没有一样东西要求,它应该是「假如与只要」,生命实存的同时晕眩,在较高层次被产生,它有效地被产生。较低层次的不协调被要求,确实互惠地被要求。

在另一方面,我们看见的东西,再一次在那里发挥功能,以清楚但是分开的方式,较高层次与较低层次的关系。这个要求,至少「存在在一个人」,这个一似乎被表达,在女性的层次,它被指明作为「并非全部」,一种双重性。在这个唯一的点,双重性有机会被代表。仅有在这里有一个要求,我可以描述为无缘无故。没有一样东西要求这个「至少一个一」,除了这个独特的机会—再一次,它有必要应该被演出—关于这个事实:某件东西在另一方面发挥功能。但是作为一个理想的点,作为让所有的人们到达它的点,凭借什么?凭借认同。在此,仅有一个逻辑的必要性,它仅有在赌注的层次被要求。

但是另一方面,请注意,它所造成的结果,关于这个被禁止的普遍性—这就是为什么这个「至少一个」,凭借它,父亲之名,神秘的父亲之名受到支撑,是无法免除的。在此,我正在提出一种瞥见,对于这个功能是欠缺的这个一,对于品种与分类是欠缺的这个一。就是从这个意义,这并不是偶然的,这整个的辩证法被疏漏,在亚里斯多德的形式。

未知数主体x的生命实存∃,在哪里发挥功能?这个「至少存在着一个一」,它并不是阳具功能的奴隶。仅是由于必要性,我将谈论到一种正陷于绝望的类型,从某件东西的观点,这个东西甚至没有受到普遍性的定义的支持。但是相反地,请注意,关于这个被标记为未知数主体是x的被阉割的阳具φ的∀的普遍性,每位男性都是阳具功能的奴隶。那么,这个「至少一个一」是什么意思?它发挥功能,为了逃避它?我将会说,它是一个例外。确实就是这个场合,当所被说的东西,并不知道它说什么,「例外证明规则的存在」这句格言,在此支持我们。耐人寻味的是,仅有凭借精神分析的辞说,由于这个例外的存在,一个普遍性才能找到它的真实的基础。这个真实的基础保证,无可置疑地,我们能够区别作为这个基础的普遍性,不同于以上所说的普遍性的哲学的传统已经通俗的使用。但是有一个独特的事情,我重新发现,凭借要求,因为由于一个古老的形成的结果,我对中文并非完全不懂。我要求我的一位亲爱的朋友提醒我,某件我明显曾经相当保持作为痕迹的东西,有必要请懂得中文母语的人替我证实一下。这确实是奇怪,在中文,「所有的人」的展示,假如我能够用这种方式表达我自己,岌岌可危的东西是TO的表达,我将不跟你们书写在黑板上,因为我累了,或是较古老的表达,被发音为Tchia。无论如何,假如你们发现那很有趣,我将仍然替你们写出。

你们能够想象,我们能够说,譬如,「每个人都吃」。呵呵,那被说成、、?「每」坚持确实在那里,假如你们对它有任何怀疑,「个」这个数字跟你们显示,它们被计算。但是这并没有给出「全部」,所以我们再填加「都」,意味着没有例外。

当然,我还可以跟你们引述其他东西。我能够告诉你们,「所有的士卒被歼灭」,他们都死亡。在中文,他们说:「士卒悉遭斩首」。

我们从内部看见正在被展示的这个「全部」,以及仅有在包括当中找到极限的这个「全部」,被从事成为越来越大的集合。在中文的语言,我们从来不说「」,也不说「」,除了想到作为内容岌岌可危的整体性。

你们可能对我说「没有例外」、但是,当然,就我们而言,我们所发现的东西,在我跟你们表达的东西,在此作为独特性存在的一种关系,关于普遍性的地位,它从事一种例外的人物。但是而且,这个观念不仅是我早先所说的「他者的空无」的相关。

我们进展的这个方式,在类别的逻辑,我们曾经创造了集合。类别与集合的差异,是当类别是空洞时,就不再有类别。但是当集合是空洞时,依旧还会有空洞集合的这个因素。这确实是为什么,再一次,数学产生逻辑的进步。

这就是我们能够的地方,因为我们正继续谈论,但是不久将会结束。我告诉你们,那是要在此看出,对于大他者,大他者的伴侣牵涉的东西,这个生命实存的功能的单边性质,因为它「没有例外」。这个「没有例外」,由黑板上右手边的部分的这个未知数主体x的没有生命实存所指示。换句话说,这里并没有例外。这是某件没有平行,均称的东西,具有我早先所说的「至少是一个」的「绝望」。另外一个要求是以这个事实作基础:当一切都说都做了,男性的普遍性能够以这个确定作基础:并不存在着曾经被阉割的女人。对于男人而言,这个理由似乎显而易见。只是你们知道,这个事实上并没有任何要求理由的意义,因为这是一个相当无缘故的确定。换句话说,我早先所提醒的,关于女人的行为,充分显示,女人跟阳具功能的关系是相当主动。仅是在这里,如同早先,假如这个假定是以这个确定作为基础,问题的确是这个不可能界—比实在界更加完整的不可能界—尽管这样,这并没有动摇我所谓的推测的脆弱性。因为无论如何,女人并没有确定它,在普遍性的存在。因为以下简单的理由:事实上,极限的相反,也就是说,没有东西,没有例外。没有例外的这个事实,并没有确定普遍性的存在。这个普遍性免强被建立,凭借这个事实:它是不协调。它并没有确定女人的普遍性。这个的「没有例外」,根本就没有给予一些「全部」具有一致性。当然,它更没有给予所被定义作为「并非全部」,作为己经是双重性。

你们瞧!我希望,对于你们,这始终是作为一个必要的连繫,跟我们后来将会企图的东西,在陡削的攀爬。假如确实地位们被引导前进,沿着这个途径。在那里,这个奇怪的东西的暴发应该严重地受到置疑。换句话说,这个「一」的功能。人们问及许多事情,关于所被牵涉的东西,在动物的精神。这仅有对我们这里有所帮助。毕竟,作为一种镜子的指称,在这个镜子前面,我们乾脆俐落地否认,如同在所有的镜子前面。

有某件东西,我们能够询问我们自己:对于动物,有一个「一」存在吗?

这个「一」定出现的这个逾越的层面,假如我们将会被引导到别的地方,为了展开,这确实就是这个理由,长久以来,我曾经邀请你们,重新阅读柏拉图的「巴门

精神分析家的知识vi

June 3, 2013

精神分析家的知识33

我很抱歉。这是第一次我迟到。我告诉过你们,我生病了。你们在这里,我也在这里。确实就是为了你们。我说这话的意思是,虽然受到些微高烧及药物的影响,我异常地健康。所以,假如这个情况突然改变,我希望那些长时间听我演讲的人们,将会跟新进来的人们解释,这是第一次,我第一次发生这样的情况。

所以今天晚上我将尝试探讨你们所期望的东西。你们在此所期望的东西,我曾经告诉过你们,我是自娱娱人。并没有绝对的必要,我始终停留在相同的语调。我希望你们不要介意。确实并不是因为我异常的状态。确实是因为我今天晚上打算告诉你们的东西,具有这样的脉络。

显而易见地,在别的地方,我并没有让听众如此容易听懂。假如在此有些人—我能够看见一些—还记得我上次所谈论的内容。总之,我谈论到我用博罗米恩环结总结的这个东西。我是指三个环结的锁链,将其中一个环结跟这个锁链脱离,其他两个环结,会有一瞬间无法结合在一块。从那里会产生什么?我被迫跟你们解释它,因为毕竟我并不确定,我仅是以简陋方式提出,对于你们所有人,那就足够。

这意味著一个问题,关于无意识的辞说的情况是什么。它意味着一个问题被提出,关于语言是什么。实际上,这个问题还没有被解决。语言应该根据它的文法来克服—在那个情况,它确实跟拓扑学息息相关。

X: 拓扑学是什么?

拉康: 拓扑学是什么?问者何许人! 拓扑学是具有数学定义的东西。拓扑学首先用非尺寸计量来克服的东西,凭借用形状来安排的东西。适当地说,对于这些种类的弹性的圆圈的情况形成我的:

「我要求你们拒绝我正在提供给你们的东西」!

每个人都是某件封闭而又弹性的东西,它仅能跟其他东西连接才能自圆其说。没有一样东西能够仅靠自己而成立。这个拓扑学,凭借它的数学的介入,跟关系息息相关。这确实是我上次的研讨班证明的—它跟纯粹意义的关系息息相关。换句话说,因为这三个术语,我们看出,第三个的存在在其他的两个之间建立关系。这是博罗米恩环结的意思。

还有另外一种方式来克服语言。当然,这是一种当代的事情。它是目前,因为这个事实:某位我提到名字的人—我偶然地提到他,就在雅克森偶然提到之后,我以前就认识他。那是某位名叫雷尼、汤姆的人。总之,这个人企图克服语言的这个问题,从语意学的角度,他确实在那里展开某些的途径。换句话说,并不是从能指化的组合,因为纯粹数学能够帮忙我们构想它的本身,而是从语意学的角度。换句话说,也有点诉诸于数学,为了找到某些的曲折。我补充说,某些的形状能够从这些曲折推论出来。某件东西让我们能够构想语言,我不妨说,作为像是物理的现象的回声。譬如,它先从实实在在就是一种迴响现象的沟通,有某些的曲折将会被建构。因为它们在某些的基本的关系能够成立,这些曲折被发现聚集在一块,被同质化,我们不妨说,被收纳进入相同的括弧。从那里,结果会有各色各样的文法的功能。我觉得,以这种方式构想事情,已经有一种阻碍。事实上,我们被迫在「动词」的相同的术语之下,放置不同种类的动作。为什么语言会在相同等范畴的功能里,以某种方式聚集一块呢?这些范畴功能的起源仅有在不同种类的出现时,才能够被构型。可是,这个问题始终悬而未决。

在考虑那种语言时,确实有某件东西无限令人满意。基本上,它跟语言的拓扑图形的起源息息相关。我相信我能够解释这个拓扑图形的起源,根据这个事实:它基本上跟在言说的人的某件来自性的这个角度的东西息息相关。无论言说的人是因为某件发生在性的事情而言说,因为他是一位言说的生命。这件事情,我将节制不去解决,而留给你们去处理。

所牵涉的事情的基本基模,今天晚上,我将在你们面前尝试稍微更加深入探讨如需。被描述为「性」的这些功能被定义,因为我们对它略有所知—即使凭借经验,我们对它略有所知。根据这个事实:性有男女两种,无论一位著名的作者是什么性别,我应该说,在某个时间,在她写作所谓的「第二性」这本书之前。凭借某种的定向,她相信—事实上,我还没有开始要教导—她相信她应该先跟我商量一下,才写作「第二性」。她打电话给我,告诉我,无可置疑地,她需要我的劝告,为了澄清精神分析对于她的著作的贡献是什么。因为我跟她指出,精神分析确实至少需要—这是至少,因为我二十年来一直在谈论,这并不是偶然—要我替她解析这个问题,至少需要五到六个月。她跟我指出,当然,这没有问题,因为一本书在讨论中应该等待那么久。文学创作的法则就是这样,她觉得她应该排除跟我拥有超过三到四次的会谈。这样说之后,我婉拒这个荣幸。

在跟你们提出的这个过程,有段时间,确实是从去年以来,我的生命本质的基础,确实就是这个事实:并没有第二性。从语言发挥功能的这个时刻开始,就没有第二性存在。或者用不同方式说事情,关于所谓的异性。确实就是这个字词「异性」。这个术语过去在希腊文常说「他者」。确实就是在这个立场,在言说的生命主体,所谓的性的关系,掏空它自己作为生命实存。确实就是这个空无,它提供给予这个字词,我所谓的大他者的轨迹。换句话说,前述的字词的影响被铭记。我并不是在建构我已经说过的话。因为毕竟,在这里那还耽搁我们,用某些字源学的指称。在某些希腊语的方言,「异性」被说的方式,我甚至节省你们的麻烦,命名为ateros,这个heteros(异性)跟deuteros息息相关,确实标记在这个deuteros,在这个场合,我不妨说,它是闪烁的。

显而易见地,这似乎令人惊奇。因为显而易见,经过某些时间,这样一个公式—因为我并不知道是否提到这个时间,当它被阐释的时间。这样一个公式确实是被忽略的东西。我仍然宣称,我在你们面前主张—这是你们在黑板上看见的—这是精神分析经验贡献的东西。为了这个,让我们回忆一下我们可能拥有的观念依靠什么,不是异性恋的观念,因为总之它命名得贴切,假如你们遵循我刚才跟你们提出的—而是双性恋。

关于前述的性,在我们所陈述种到达的这个点,我们拥有什么?我们所提到的东西—你们一定不要相信,这是不证自明的—我们提到的东西,是一个被认为是动物的模式。因此有一个关系,在两性与性交媾的动物形象之间的关系。对于我们而言,这似乎是充分的模式,对于关系所被牵涉的东西。同时,属于性的东西,被认为是需求。这未必总是这种情况—请相信我,决非是如此。我并不需要提醒「知道」是什么意思,在圣经对于这个字词的意义。自古以来,nous跟某件东西的关系,将会经历一个被动的印记,它以不同方式被铭记。但是无可置疑地,它最通常的希腊的名称是ule。自古以来,从精神被产生的关系的风格被认为是某件根本不仅是动物关系的模式,而是生命实存的基本风格,跟被认为是这个世界的东西。有很长一段时间,中国人诉诸于两个基本的本质,它们各别是阴性的本质,他们称之为「阴」,相对于这个「阳」,无可置疑地,我恰巧书写在底下。

假如有一个关系能够被表达在性的层次,假如有一个关系能够被表达,在言说的生命主体,它应该被陈述—这就是问题—关于相同性的所有的那些人,对异性的所有那些人。这显而易见是跟我们建议的这个观念,在外面成处于的这个时刻,在提到我所谓的动物的模式。在其中一边,每个人都性向,对于异性的所有其他的人,都是真实的。你们因此看出,这个陈述在形式上被陈述,普遍性的重要的语意的形式。在我所说的「每个人」被「任何人」或被「任何其中一个人」取代,我们将会完全处于所建议称呼的秩序。在这个条件式 你们应该题认出某件属于我的「可能不是类似物的辞说」的回声的东西。呵呵,凭借用「任何其中一个人」取代「每个人」,你们将会是正确的,进入这个事实的犹豫不定:它被选择,在每个「所有」,为了回应所有其他的人。

我使用的这个「每个人」首先仍然拥有这个效果,提醒你们,毕竟,如我所说,这个有效的关系一定会召唤这个「一对一」的领域,「对于每个他或她自己」的领域。这种双–个体的对对应,迴响我们所知道的东西。换句话说,必须要让数目具体化。让我们注意以下,那就是,我们无法从一开始就减少这两个维度的存在,我们甚至说,动物的模式确实就是动物性的幻想暗示的东西。假如我们没有拥有这个动物的模式,即使这个选择是要遭遇,这个双-个体的配对就是出现在我们身上的东西。换句话说,有两个动物在一块交媾。呵呵,我们将不会拥有这个基本的维度。它确实是,这个遭遇是独特的。这并非偶然,从这个,仅是从这个,这个动物性的模式被激发。让我们称这个为灵魂与灵魂的遭遇。任何知道言说主体的情况的人,没有理由大惊小怪,这个遭遇,从这个基础开始,确实将必须被重复作为独特性。在此没有需要运用到品德的维度。在言说主体的情况,发送作为独特性的必要性。它被重复,就是这个事实。这确实就是为什么,我所谓的动物性的幻想被激发,并不是从动物的模式。换句话说,这一个幻想在此有话要说,语言并不存在。显而易见地,在精神分析领域,这个幻想相当耐人寻味。

是什么给予言说主体的性关系的这个幻觉?那就是唯物论,行为的普遍性,有效地属于群体性质,在两性之间。我已经强调,在性的追求或猎取,如你们所希望,男孩们互相鼓励,女孩们,她们喜欢从事它,只要对她们有利。我正在谈论的,是原生动物的标记。就我而言,但是它并没有解决任何事情。因为我们只有反思一下,我们就会从它里面看出一个相当可疑的倒转,将不会长久自圆其说。为了在此更加坚持,坚持最基本的经验—我的意思是指确实属于基本的立场的经验—精神分析经验。我将提醒你们,想像界是我们重新建构的东西,在动物的模式。我们重新建构,当然是依照我们自己的观念,因为显而易见,我们仅能够凭借观察重新建构它。但是在另一方面,我们拥有一个想像界的经验,这个经验并不是容易的经验。但是精神分析让我们能够将它延伸。简单地说,要我让自己被人了解,对我而言并不困难。假如我提出—我将要立刻简单概述它—这是残酷的,必须说出它—呵呵,我的上帝,在每一个性的遭遇,假如有一件东西,精神分析让我们能够提出,那确实是另外一种存在的某个轮廓,「团体的性」这个通俗术语,并没有绝对地被排除。这个指称本身并没有决定性的东西,因为毕竟我们能够摆出认真看待的态度,然后说,在此确实是异常行为的献祭标记,简言之,好像正常行为会被定位在别的地方。当我提出这个术语时,我刚刚用这个粗俗的术语强调的这个东西,我确实并不是尝试要激发你们身上的色情抒情曲。只要它具有一点的唤醒的价值,这至少给予你们这个维度,并不是可能会有性爱的回声的这个维度,而仅是单纯是唤醒的维度。我在此,确实并不是要以此娱乐你们。

让我们现在尝试展开所被牵涉的东西,在我们的情事的普遍性的亲属关系。换句话说,凭借这个陈述,各种客体应该被区分成为两个「全部」,具有对立的相等。我刚刚让你们理解,并没有需要个别的人区分两半。我将补充说,我相信我能够维持我必须提出的东西,仅是从配对的双-个体。这些是将成为的东西,假如可能的话,两个普遍性被定义,根据一个跟另外一个,或另外一个跟一个的关系的可能性的简单的建立。这个所谓的关系,跟共同所谓的性关系,并没有丝毫的关系。我们拥有一大堆对于这些关系的关系。关系这些关系,我们也有某些的小小的关系。这佔据了我们的世间的生活。在我正在放置它的这个层次,问题是要如何在普遍性找出这个关系的基础。这个普遍性的「男人」,如何跟这个普遍性的「女人」产生关系?这个问题被赋加在我们身上,根据这个事实:语言确实要求,它应该通过这点作为基础。假如没有这个语言,呵呵,也就不会有这个问题。我们将没有必要运作这个普遍性

明确地说,这个关系让大他者成为绝对的外来者,对于在此实实在在就是次要者。今天晚上,我或许不得不强调这个O,凭借它,我标记大他者作为空无,具有某件补充的东西,一个H,这个Hautre 或许并不是一个不好的方式,让我们了解在此可能运作的Hun的这个维度。或是让我们注意到,譬如,我们拥有的所有哲学的钜作,并不是偶然从一位名叫苏格拉底的人出现。他明显地歇斯底里,我是指临床而言。无论如何,我们拥有这个报导,他证明有癫痫发作的层次。假如这位名叫苏格拉底的人能够维持一种辞说。作为科学辞说的起源,它并非没有意义。依照我对它的定义,这个辞说确实将生命主体带到这个类似物的位置。他能够这样做,确实是因为这个维度,对他而言,这个维度具体表现这个Hautre本身。换句话说,对于他的妻子的痛恨,让她顾名思义。这个人,就是他的妻子,甚至,她成为affemait,以致于在他死亡的时刻,有必要礼貌地要求她撤退,为了留给前述的死亡,具有它的政治的意义。这仅是一个指示的维度,关于这点,我们正在提出这个问题。

精神分析家知识

May 29, 2013

你们瞧,有某件东西,今年我将被引导跟你们稍微谈论一下。那就是逻辑与数学之间的关系。在这个墙壁之外,为了立刻跟你们说出它,据我们所知,仅有这个实在界确实被这个不可能界指明,超越这个墙边到达它的这个不可能。问题仍然是,它是实在界。我们如何能够成功地获得这个实在界的观念?的确,语言对它有所贡献。这甚至是为什么我正在企图要架构这个小桥梁。你们能够看出这个小桥梁正在被开始,在我前几次的研讨班。换句话说,这个「一」如何进入。这就是我过去三年来已经表达的东西,用S1与S2的这些符号。我像那样地指明,为了让你们能够了解某个小东西,第一个S1是关于主人能指,第二个S2是关于知识。

 

假如没有关于知识的这个S2,会有一个主人能指的S1吗?首先就是要有两个,为了要有这个主人能指的S1。在上次的研讨班,我克服这个东西,凭借给予你们显示,无论如何,至少要有两个,即使是为了让单独的一个出现。如人们所说,0加1等于2。从这个意义,我们说,它无法被超越。可是,假如有逻辑专家,我们就可以超越它,如同我已经跟你们指示的,凭借提到弗瑞吉。但是,无论如何,当然这对于你们也是同样,就在当时我跟你们指示—我将回头谈论—距离愉快地被超越的地方,或许仅差一小步。那并不重点所在。

 

显而易见地,某个人你们无可置疑曾听过,他今天早上第一次讲演,雷诺、汤姆,他是一位数学家。他并不赞同这个事实:逻辑,也就是被放置在墙壁上的辞说,逻辑是某件更加充足的东西,用来解释数目,数学的第一步。在另一方面,他觉得,逻辑能够解释,不仅解释墙壁上被追踪的东西,那实实在在就是生命的本身。你们知道,它开于潮湿。请你们用数字,代数,涵数,拓扑学考虑一下每一样发生在生命领域的东西。我将回头谈论它。我将跟你们解释,他重新发现的这个事实,具有特别的数学的功用,建构潮湿的曲线的轮廓后,它们前来人这里。这个事实逼迫他朝向假设这个思想:拓扑学能够供应一种拓扑图形作为自然的语言。我并不知道这个问题目前能够被解决。我尝试让你们明白,它目前的影响在哪里,没有别的。

 

我所能说的是,无论如何,墙壁的这个裂开,有某件东西被建造在前面的这个事实,我所谓的言谈与语言。从另外一边,工作正在发生,或许是数学方面。千真万确的是,我们无法对它拥有不同的观念。科学并不是一般所说的以数量为基础,而是以数目为基础,无可置疑,拓扑图形的涵数是某件存在的东西。所谓的科学的辞说,找到一个方式在墙壁背后建构它自己。我应该仅是清楚地诠释我相信的东西。我所思想的东西让我同意一切在科学的建构非常严肃的东西。这是绝对不可能的,要用代数或拓扑图形的术语所被表达的任何东西,给予意义的阴影。有某种意义给那些人,他们在墙壁之前,对于潮湿的污点乐此不疲的那些人,那些潮湿的污点被发现是有利于被转换成为圣母像,或一位运动员的背部。但是显而易见地,无论如何,我们无法满意于那些混淆的意义。当一切都说都做了,这仅是用来迴响欲望的抒情曲,顾名思义就情爱主义。

 

但是在墙壁的前面,其他事情正在发生。这就是我所谓的辞说。除了我列举所说的四种辞说外,还有其他辞说。而且,它们被指明,仅是凭借必须让你们立即感受到,它们本身被指明仅是四种。千真万确地,还有其他辞说,我们不再知道它们,它们汇聚朝向我们保有的这四种。它们被表达,从o小客体,S1主体一,S2主体二,甚至是主体的迴圈。主体付钱给吹笛者,从这个迴圈,轮流依照这四个极端,主体被更换,让我们能够将某件东西跟我们隔离出来,为了找到我们的关系。这个某件东西给予我们目前的情况,用社会契约的术语作为辞说的基础的东西。换句话说,不管我们在它里佔有怎样的位置,关于主人,奴隶,产物,或是支持整个事情的东西,无论我们在里面佔有怎样的位置,我们永远无法阻碍任何东西。

 

意义从何产生?这是为什么重要的是要从事这个分离,无可置疑地,一个笨拙的分离,索绪尔做过—如同雅克森今天早上提醒—能指与所指之间的分离,某件他从斯多亚学派继承的东西,不是没有理由。他们在这些操控的事情的特别的立场,我早先跟你们描述过了。当然,重要的并不是能指与所指是统一,所指让我们能够区别能指的明确的东西。相反地,我用早先跟你们显示的这些小字母所表达的东西,是能指的所指。能指的所指,在那里,我们能够连系某件类似意义的东西,这总是来自能指在另外一个辞说佔据的这个地方。这确实就是他们想到的东西,当精神分析的辞说被介绍:他们认为他们了解一切。可怜的不幸者。幸运地,由于我对它的关心,对于你们而言,并不是这个情况。假如你们了解我在别的地方谈论的,我认真看待的地方,你们就不会相信你们的耳朵。那是因为事实上,你们了解它。但是毕竟,你们保持你的距离,它并不完全可理解,因为对于大多数人,精神分析的辞说还没有让你们迷住你们。不幸地,这将会来临,因为它越来越重要。

 

我仍然想要告诉你们某件关于精神分析家的知识,只要你们没有始终在那里。假如我的朋友雷诺、汤姆凭借复杂的数学表明的切割,如此容易成功地找到某件像是图形的东西,一系列的条纹,某件他称为是点,碎片,皱纹,折叠的东西,并且引人興味地利用它。换句话说,假如在一个特别的事情当中,它能够存在,仅有当我们能够书写 ,  满足x的f的涵数。是的,假如他如此容易就成功地找到,问题仍然是,只要它并没有以穷尽的方式解释他必须要跟你们解释的东西,尽管这一切。换句话说,环绕它的共同语言与文法。在此始终有一个地区,我称为是「辞说的地区」,对于这个地区,辞说的分析让它生动地真相大白。

 

用知识的术语,从这里,有什么能够被传递?无论如何,你们必须选择!这些数字知道,它们知道,因为它们成功地,成功地移动这个被组织的材料, 在当然是亘古的这个点,它们继续知道它们正在做什么。有一件事是千真万确的。以最夸张的形式,我们将意义放置它里面。进化,完美化的整个观念,在被假定的动物的锁链,我绝对没有看见任何东西仍然见证到这个所谓的适者生存。甚至,这仍然是需要的,要放弃它,然后说,毕竟,所有那些存活的人们,他们就是有能力存活。那就是物競天择。那根本没有任何意义。这有点像是从海盗的辞说借用过来的小意义。那么,换成其他说法有何不可?我们觉得最清楚的事情是,一个生物的生命依旧没有清楚地知道,要如何处理他的一个器官。毕竟,这或许是一个特别的个案,凭借精神分析辞说,让阳具拥有的令人尴尬的层面显而易见。

 

如同我在辞说开始强调的,应该会有一种关系,处于那个跟真理蕴酿的东西之间,我们对它不再有话可说。有关当代的思想状态,我目前所处的点—那是第六次我曾经使用这个公式。显而易见地,这似乎没有让任何人感到懊恼。可是,这确实是某件值得回头探讨的东西,当代的思想状态。我正在用它当成一件傢具,但是它仍然是真实的,呵呵?我这样说并不是理想主义:思想跟最近的流行用具一样受到时代限定。无论如何,我们拥有精神分析的辞说,当你们确实想要了解它的本质,它显现跟耐人寻味的适者生存有关系。因为当一切都说都做了,假如阉割的事情确实意味着,就人而言,阉割是适者生存的工具。这是不可思议的,但这是真实。所有这一切或许仅是巧计,辞说的装潢。在完成别人的辞说时获得的这个辞说,能够自圆其说,它或许仅是历史的一个部分。古代中国人的性生活,或许还再盛行,将会有某些数目的肮脏废墟灰飞烟灭,当发生那样的情况时、、、

 

但是目前,我们贡献的这个意义是什么意思?

 

当一切都说都做了,这个意义是个谜团,确实是因为它是意义。在某个地方,有一本书的第二版,在当时我出版的所谓精神分析文集,有一个简短的附录,我称为是「主体的隐喻」。我玩弄这个术语有段长时间,我的亲爱的朋友,皮瑞门称为是「虚假知识的翰海」。我们没有完全确定我的脑袋背后拥有的东西—我将劝告你们从那里开始—确实是当我正在自得其乐!「虚假知识的翰海」或许就是精神分析家的知识,有何不可呢?假如仅是从他的观点,能够流露出这个事实:科学没有意义,而是辞说的任何意义仅是部分的意义,因为它仅是靠另外一个辞说自圆其说。

 

假如真理仅能半说它自己,这就是核心,这就是知识的基本。就在这个位置,我称我四角图形或四脚辞说。在真理的这个位置,我们拥有S2(第二主体),知识。知识的本身因此总是受到置疑。关于精神分析,在另一方面,总是有一件东西必须盛行。有一种知识是从主体本身获得。在享乐的这个极端,精神分析的辞说放置 (被阉割的主体)。就在这个绊倒,这个失败的行动,在梦,在分析者的作品,产生这个知识,一个过时的知识,一个知识点残渣,一小片知识的残渣。那就是无意识所在的地方。这个知识是我假定的东西。因为我能够提出它,我定义这个新的特征,在出现的时刻,仅是从主体的享乐而言。

 

 

分析家的知识

May 25, 2013

让我们从这个假设开始,这将会非常充分跟我们解释言谈的整个功能。因为它未必总是被应用到指称事实—这是它能够做的一切,我们并没有指称事情,我们指称事实。但是这完全是偶然的,有时候。它经常供应这个事实:阳具的功能确实是用来保证:在男人的情况,仅有你所知道的东西,两性之间的不好的关系。虽然每个其他的人,至少对于我们而言,他们似乎随波逐流。

所以,那就是这个理由,在我的小小的四脚模式,你们在真理的层次看见两样东西,两个分岔的向量。这表达那种享乐,在右手边的分枝的末端是正确的,它确实是阳具的享乐。但是我们无法说是性的享乐。关于是什么在维持其中一个这些好笑的动物,那些成为言谈猎物的人们,应该有这一极端跟享乐的极端息息相关,作为性关系的阻碍,这是必要的。我指明这一极,作为类似物。同样显而易见的是,对于一位伴侣,无论如何,若是我们胆敢,如同每天我们根据他们的性别来指明,引人注意的是,这个男人与这个女人根据这个角色,让每个角色成为伪装。虽然仅有这个事情、、但是重要的是,至少当岌岌可危的是言谈的功用,这几个极端应该被定义,类似物的极端与享乐的极端。

在男人这边,假如有我们想像的东西处于无缘无故的方式,由性的极端指明的享乐,那将会被知道。或许我们知道,整整几个数十年来,我们都在誇耀它。毕竟—我们有无数的证词—不幸地,纯粹玄之又玄。有时人们确实相信那将如何自园其说。有某位名叫范、基涅浦这个人的书,我觉得很优秀,他广征博引。无论如何,像每位其他人一样,他更加仔细地挑选在书写的中国的传统牵涉的东西。它的主题是性的知识。这本书并没有广泛流传,我告诉你们,也没有很具启发性。但是无论如何,你们去观看一下,是否你们感到興趣。「古代中国的性生活」。我鼓励你们从那里获取任何对你们有用的东西,在我早先所谓的当代的思想状态!

我正在强调的东西的興趣,并不是在于说,自古以来,事情始终是我们获得的这点一样。或许以前曾经有,或许现在依旧有某个地方,但是耐人寻味地,总是在你们必须严肃证明你们的身份,你们才能进入它。在这些地方,男人与女人之间,会发生这个和谐的关联,让他们相信是处于快乐的七重天。但是这仍然是耐人寻味,我们从来没有人听过有人叙述它,除了从外面。

在另一方面,显而易见地,通过其中一个途经,我最后必须定义,就是用这个被阉割的阳具φ,每个人跟另一个人有关系。这充分地被证实,一旦我们观看所谓的像是那样的东西,恰当地说,所谓同性恋的东西,由于拉丁文与希腊文的暧昧,我表达为「人的同性恋」。千真万确的是,这些同性恋勃起的状况更佳,次数更多,更坚硬。

耐人寻味的是,但是无论如何,这仍然是一个事实,对于某个人,在某个时间,我们曾经听过它被谈论,这是无庸置疑。你们仍然不要被它欺骗,同性恋有好几种,哇塞!我并不是正在谈论安德烈、纪德,你们切不可相信,安德烈、纪德是同性恋者!

这让我们介绍以下的东西。让我们不要保持镇定,岌岌可危的是意义。为了让某件东西拥有意义,在当代的思想的状态,这说来悲伤,但是它必须提出它自己作为正常。这确实是为什么安德烈、纪德想要同性恋成为正常。或许你们能够听到它的迴响,从这个意义来说,有一大群人是同性恋。无论何时,它都将不会被认为是正常。甚至,在精神分析,我们有新的个案前来告诉我们:「我已经渐渐明白你,因为我不认为我是一个正常的四角兽。」这将会引起大塞车!

精神分析就是那个部分。假如正常的这个观念没有形成,遵照历史的某些意外,这样一种延伸,这本来不会发生。所有的病人,不单是弗洛依德接纳的病人,显而易见,都可阅读为这个情况。刚开始,为了进入精神分析,至少要拥有良好的大学的培育过程。这确实是弗洛依德所陈述的。我应该强调它,因为有关大学的辞说,我有许多负面的印象要说,理由非常充分,但是它仍然给予精神分析辞说所需要的培育。

你们了解,你们不再能够想像你们自己—为了让你们想像某件东西,假如你们能够想像的话,但是天晓得,被我的声音引导前进—你们无法想像那个地区是什么,在所谓的古代,当「普遍信仰」doxa—你们知道有关普通常识,在Menon, mais non, mais non 被谈论到的著名的普遍信仰。有一种并不属于大学那种的普遍信仰。但是目前并没有普遍信仰,无论是多么的徒劳,多么的无力,多么的散漫,多么的愚昧,它并没有在大学的教导的某个地方找到它的位置!并没有意见作为榜样,无论它是多么的愚味,它并没有被描绘出来要被教导,只要它被描绘出来!

那让每样东西都成为虚假!因为当柏拉图谈了关于普遍信仰,当著是某件他实质上知道如何解释作为是尝试替科学找到基础的哲学家,他注意到,普遍信仰被找到,在每个街上的角落。有些是真实的普遍信仰。当然,他跟哲学家一样,并不能够说为什么,但是没有人怀疑,它们是真实的,因为事实上,它们是必须的。这给出一个内涵,但是我们这个内涵完全不同于所谓的哲学。那个普遍信仰并没有被正常化。在古代的辞说,并没有这个字词名称的痕迹。我们是杜撰它的人们。当然是凭借寻找出一个极端罕见的希腊名词。

我们仍然必须从那里开始,为了看出,精神分析辞说并没有偶然出现。我们必须处于极端紧急的最后的状态,为了让它出现。当然,因为这是精神分析家的辞说,它就像所有我的辞说那样,具有我命名的这四个极端,一个客观性拥有的意义。主人的辞说是关于主任的辞说,这在黑格尔,在哲学冒险的最高点,清楚地被看出。精神分析家的辞说是同样的情况。我们谈论有关精神分析家,他是我经常强调的小客体的客体。当然,那并不没有让他变得比较容易适当地理解他的立场是什么。但是在另一方面,他很自在,因为这是类似物的辞说。

因此,我们的纪德,为了继续这个线索—我正在谈论纪德,然后我将离开他,然后我们将在一块谈论他,等等—我们那里的纪德,因为他仍然是典范,他并没有跟我们显示一种方式,脱离我们的小情事,根本没有!他的情事是要被欲望,如同我们在精神分析的探索中共同找到的。有些人们并没有被欲望,当他们小的时候。这逼迫他们做事情,这样他们后来才会被欲望。这是非常普遍。但是事情仍然必须清楚分开。这跟辞说并不非不相关,而是息息相关。在嘉华年会期间,并非每个地方多多少少都会出现其中一个字词。辞说与欲望关系密切。那就是为什么我成功地孤立这个小客体的功用—至少我认为我孤。这是一个我们尚未充分利用的关键点,我必须说。可是,到时候那会出现。

小客体就是言谈的生命实存被决定东西,当他陷溺在辞说里。他根本不知道是什么决定他。凭借这个小客体,他被决定,他被决定作为主体。换句话说,他被分裂为主体,他是欲望的猎物。这似乎发生在相同的地方,跟那些相同的字词,但是那根本并不相同。它是相当规律,它产生—这是个产物—它数学般地产生这个小客体,作为是前述欲望的原因。这是千真万确的。

而且我所谓换喻的这个小客体,你们知道,沿着被展开作为辞说的东西运行,一个相对一贯的辞说,直到它遭遇某件东西,整个事情结果呈现成为乳状与水状的东西。问题仍然是,就是从那里—这是它让人感到興趣的地方—我们获得原因的这个观念。我们相信,在自然界,一定有一个原因,藉口是,我们被我们自己的说法引起。是的!有各种的特征,在安德烈、纪德,事情确实就是我曾经告诉你们的样子。首先,他跟最高的大者的关系。你们一定不要相信,尽管他曾经说过的东西,这个大他者并没有影响。在小客体成形的地方,他对它甚至拥有一个明确的观念,那就是大他者的快乐,那是要扰扰所有这些小他者的快乐!结果,他小心翼翼警戒,在此会有一个困扰点,显而易见拯救他避免放弃他的童年。所有他对上帝的揶揄,最后是某件强烈对弥补的东西,对于某个开始如此糟糕的人。他并不是唯一的一个。

我曾经一度开始—我仅是从事一次的讲演,在所谓的我的研讨班—关于父亲之名的某件东西。当然,我从父亲本身开始。无论如何,我演讲了一个小时,一个半小时,关于上帝的享乐。假如我说,那是一个神秘的嘲讽,那是为了不要再次谈论到它。的确,因为曾经仅有一个上帝,单一而且独特的上帝,无论如何,这位上帝让某个历史的时代出现。他确实是这个上帝,扰乱别人的快乐的上帝。这甚至是唯一重要的事情。的确,伊皮丘斯人尽他们一切所能,为了教导这个方法,为了不让自己被任何人扰乱。那是一个灾难。还有其他被称为禁欲学派的人们说:「但是相反地,我们跟神性的快乐一起争辩。」你们知道,那也是失败,它仅有在这两者之间才行得通。重要的令人忧虑。随着令人忧虑,你们都处于天性的鬥技场。当然,你们并没有享乐。这样说是夸张,更加是夸张,因为无论如何,那是太危险了。但是无论如何,我们无法说,你们没有拥有某个快乐,呵呵!原初的过程甚至就是以这个作基础。

所有这一切都让我们跟它冲突。意义是什么?嗯,我们最好再次从欲望的层次开始。他者给予你们的快乐是众所周知,在更加高贵的地区,这种快乐甚至被称为是艺术。这就是我们必须专注考虑这个墙壁的地方,因为有一个意义的地区清楚地被照亮,譬如,某位名叫李奥那多、达文西的人,众所周知,他留下某些原稿,及某些小小的玩具。并不太多,他并没有存放到博物馆,但是他谈论到深奥的真理。他谈论到每个人应该知道的深奥的真理。他说:「请观看这些墙壁」,因此像我那样,自从当时以来,他已经成为各个家庭的李奥那多。我们送出他的原稿的礼物,那是奢侈的一件作品。甚至也有人送我一对原稿。你们想像看!但是那并不意味着,它无法被阅读。所以,他跟你们解释:请仔细观看这里的墙壁,它有点脏。即使它受到较好的照顾,还是会有潮湿的斑点,甚至有些发霉。呵呵,假如我们想要相信李奥那多,即使有潮湿的斑点,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将它转变成为一个圣母像或是男性的运动员。那甚至更加增添它的价值,因为在潮湿当中,总是会有些阴云,空洞。重要的是要注意到,在墙壁上有些种类的东西,形成人物形状,有助于创造,根人们说。甚至在此,它是一种比喻,这个污点的问题。我们仍然须要知道,在那个东西跟渗入墙壁的东西之间的关系。换句话说,峡谷,不仅是真理的峡谷,即使真理是会发生,这确实它开始的方式—而且是辞说的峡谷。换句话说,无论是墙壁上的发霉跟写作是否属于相同的秩序。在此,那应该让某些的人们感到興趣,我认为不久之前,(逐渐有了日期),那些人们忙于在墙壁上写作东西,写作情书。那是热情奔放的美丽时代。有些人们并没有因为那个时代而获得安慰,当时他们能够在墙壁上书写,根据Publicis的某件东西,人们推论,那是墙壁在说话。好像那会发生似的!我仅是谈论说,当时墙壁上若是没有被书写任何东西,情况还会更好。在墙壁上被书写的东西应该被拿走。譬如,自由—平等—博爱,真是现实反讽!「禁止抽烟」并非是不可能,更加是如此,因为人人都在抽烟,对于那一点,有个策略的错误。我早先已经说过它,因为情书,每样在墙壁被书写的东西都增强这个墙壁。这未必是一种反对。但是确定的东西是,你们一定不要相信,那是绝对必要的。但是它仍然是有用的,因为假如墙壁上没有被书写任何东西,无论那是什么,这个或是那个,呵呵,那是一个事实,我们本来会採取一个步骤,朝向墙壁之外,什么能够被看见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