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拉康:每下愈况’ Category

分析家的知识 07

July 8, 2012

分析家的知识 07


The Psychoanalyst’s Knowledge
精神分析家的知识


Jacques Lacan
雅克、拉康


2nd December 1971


靠近我们的一个时代,这种事重新出现,那就是康特的崩溃,在那里,我们确实没有作为,为了减少我早先所谓的令人哀怜的维度。在康特的情况,那能够过分到成为一种疯狂的威胁。我也不认为,光是告诉我们这样就足够:因为他的事业的挫折,因为敌对力量,确实是因为前述的康特从他当代的主要的大学人们所给于的羞辱。我们并不习惯于找到因为客观的迫害所引起的疯狂。确实地,每样东西都被设计,为了让我们质疑我们自己,有关这个数学公式的功用。数学的不可理解,因此一定不同于我所谓的这个要求,从正式的空无以某种方式出现的要求。根本就不是那样。这并不确定,为了从数学的历史所发生的事情来判断,这并不是从某种关系到数学公式,甚至是最基本的数学公式,拥有真理的维度,不可理解被产生。


这或许是,最敏锐的人是了解最细微的人。我们已经拥有一种指示,一种观念,在苏格拉底对话录的层次,有关他们保留给予我们的东西,我们能够假设关于他们的东西。毕竟,对于有些人,或许这种跟真理的遭遇扮演一个角色,前述的希腊人借用一个隐喻给他们。这个隐喻具有跟遭遇到鱼雷鱼一样的相同的效果,它让他们麻痹。我跟你们指出,这个前来的观念,我指的是隐喻的本身。从这个贡献,无可置疑的,这个混淆的贡献,但是当然,那是被使用的东西,一个隐喻,那是要产生一个意义。这个意义会远超乎它所意指的东西,这个鱼雷鱼。然后,碰触到它的这个人,会显而易见地因为它而倒下死掉。在当时,还没有被知道的事,当隐喻被建构的当时。那显而易见是两个领域的遭遇,彼此并没有互相和谐。用适当的意义来看待的这个领域,在此时磁场的领域的遭遇。


我也跟你们指出,我们在此曾经探触到的每件事情,在文字的领域达到高峰—这就是这个我使用的文字,当晚说:言说与语言的功用与领域。这个领域被形成,被前天我说溜嘴所谓的「语言」lalangue。以这种方式被考虑到领域,将它解释为不可理解本身的关键。它确实让我们能够将它从任何心理学的领域排除。受到质疑的这个领域,从实在界被建构,如同鱼雷鱼跟刚刚碰触到它的手指一样的实在,被无辜者碰触到。这并不是因为我们克服了数学公式,沿着符号界的这些途径,它跟实在界并没有任何关系。在精神分析受到质疑的这个真理,就是凭借语言,我所了解到精神分析的功用。这就是凭借语言,我了解的文字的功用,它接近,但是以根本就不是知识的方法接近。但是我将会说,而是用某件像是推论的接近。这个术语的意义,在一个领域的构成,从某件并非是实在界的东西的推论,即使我们无法言说关于它,作为一个能指。我的意思是,我们并没有任何其他的存在,除了就是这个能指的存在。


我正在谈论有关什么?呵呵,关于实实在在就是在共同语言所谓的男人与女人。关于这些男人与女人的本身,我们并不知道任何的实在,因为这是岌岌可危的东西。那并不是狗与母狗的事情。那个事情确实牵涉到那些属于每一个性别的人,他们从言说的主体开始。在此,没有一种心理学的阴影。男人与女人都是实在。但是我们并不能够用语言表达丝毫事情,关于他们。这个语言跟这个实在界具有些微的关系。假如精神分析并没有教导那个,它说些什么,因为它总是回答它!


这就是我正在陈述的东西,当我说,性的关系并不存在,对于言说的主体。因为这种言说,当它发挥功用时,它依靠,并且被制约为言说,被这个事实: 这个性的关系,确实被禁止作为言说,为了在里面发挥功用,以任何容许我们解释它的方式。我并不是正在给予这个原初性,给任何有关这个关系。我并不是在说,言说存在,因为性的关系不存在。那将是完全荒谬的。我也并不是在说,因为言说在那里,所以性的关系并不存在。 但是确实没有性的关系存在,因为在被发现的这个层次,言说发挥功用,通过精神分析的辞说,这个层次被发现展开作为指明这个言说的主体。换句话说,这个重要性,这个优越性,在每件保证的东西,在性的伪装物的层次,单纯的男人与女人的伪装物,如同在上次的大战之后被提出。他们被称为不是别的,就是:les bonnes-femmes。那并不完全是我将会如何言说,有关他们,因为我并不是存在主义者。


无论如何,这种构成,通过这个事实:我们早先正在谈论的个人,这个言说的个人,事实上,仅是从这个文字开始,这个基本要点前进。在这个场合,这个言说的个人绝对无法区别,跟性的关系。这个性的关系被称为是享乐。这个享乐被称为性,仅是这个享乐在个人身上,决定我正在言说关于获得是什么,也就是交媾是什么。精神分析让我们面对这个事实:每样东西都依靠被称为是性的享乐的这个枢纽点,它发现它自己。仅是我们在精神分析经验收集的这些谈论容许我们肯定它—它发现它自己并不能够被表达,在稍微被维持的交媾。甚至一个瞬间的交媾,除了凭借要求遭遇某件东西,这个东西仅有从语言的一个维度,它被称为是阉割。


所谓的性的享乐的这个核心的模糊,我想要跟你们指出,在这个铭记的这个表达,这个必须被探索的所谓的阉割的铭记,仅是从精神分析辞说的最近在历史上出现开始。在此,我觉得,这是某件东西,很值得我们应该从事说明它的数学公式。换句话说,某件东西被证明,并非是从所经历的东西,以某种令人羞愧的秘密被经历,因为它曾经被精是分析公开,它仍然始终是令人羞愧的,正如被剥夺一种结果。


换句话说,享乐的整个的维度,也就是,这个言说的主体跟他的身体的关系—因为没有其他的可能的享乐的定义—没有人似乎曾经瞥见,这个问题是在这个层次。在动物的品种,享用他的身体及如何享用。的确,我们拥有它的痕迹,在我们的近亲动物黑猩猩,他们互相捉掉虱子,用各种興趣盎然的迹象。然后呢?


在言说的主体,我们所谓的享乐的关系,凭借这个理由:这是精神分析的发现。这个跟享乐的关系更加被发展,性的享乐出现早于这个相同名字的成熟。这似乎足够将每样东西婴孩化,每一样牵涉这个范围的东西。无可置疑的,这是一个简短的范围,但是并不是每有变化,被标明特质为变态的享乐。这应该清楚地跟这个令人好奇的谜团有关。这个谜团保证我们仅能够对那个运作,使用似乎是跟性的享乐被认为要到达的目标的这个运作有关的东西。我们根本无法从事那条途径,因为它的方式受到言说决定。它在阉割中无法被表达。耐人寻味的是,它以前从来并不是一个、、、我不是指一个企图,因为如毕卡索所说的,「我没有寻找,我找到。」,我并没有企图,我解决,在我解决这个关键点之前,这个节点就是语言及在语言的领域,言说的运作。每一个存在的精神分析解释都会给予某些被遭遇到的假设,相关于一种享乐,相关于什么、、、精神分析意味着什么?那是言说在保证真理的维度,对于享乐的关系。再一次,这始终是同样确定的,它无法完整地说它。它仅能够是半说,如我所表达的,半说这个关系,并且塑造有关它的一个伪装物,那确实是它的所谓—关于它确实不能说得很多:人们用它解释事情,但是人们对它无法说太多,它似乎是这种类型—所谓的男人或女人的伪装物。


大约两年前,我沿着我正在嘗试追踪的这条途径处理,表达在四个辞说所被牵涉的东西,不是历史辞说,不是神话—那是卢梭的怀旧,确实是新石器时代是大学辞说唯一感到興趣的东西。它永远没有如此快乐,这个辞说,除了在知识的层次,它对任何人不再意味着任何事情。因为大学辞说被构成,将伪装物解释成为知识。在此时各种问题,以具体的方式,某件实在的东西。处于符号界与实在界之间的边界关系,我们生活在里面,请不要误解。主人辞说依旧维持,只是如何维持!我认为你们能够充分地理解它,这样我就不需要跟你们指示,我本来能够做的,假如它当时让我感到高兴,换句话说,假如我正在寻求受欢迎。为了跟你们显示在某个地方,这个小小的转捩点,用资本主义的辞说解释它。这确实是相同的东西,仅是它运作得更好,它发挥功用得更好,你们更加地挫折!无论如何,你们甚至没有思考到它。正如对于大学辞说,你们全力抨击,相信曾经引起沮丧,五月的这个月份!对于歇斯底里辞说,我们就不再去说它。它本身是科学的辞说。这是非常重要的,要知道拥有小小的预感。这丝毫没有减少科学辞说的优点。


假如有一件事情确定,那就是我仅能够用数学公式表达这三个辞说,因为精神分析辞说已经出现。当我谈论有关精神分析辞说,我不再处于跟你们谈论过程,关于某件属于知识的层次。长久以来,人们本来应该注意到,知识的辞说是一个性的隐喻,并且看出从那里跟随而来的东西。换句话说,因为性的关系并不存在,知识并不存在。人们曾经生活好几世纪,拥有性的神话,自然地,有一大群的分析家仅是要求喜悦于其实并不一致的时代的宝贵记忆。但是这并不是岌岌可危的东西。所被说的被说出。我书写在某件东西的第一行,我正处于深思熟虑,为了让你们同时拥有它。所被说的是一个事实:从说它的这个事实。


分析家的知识 07


The Psychoanalyst’s Knowledge
精神分析家的知识


Jacques Lacan
雅克、拉康


2nd December 1971


靠近我们的一个时代,这种事重新出现,那就是康特的崩溃,在那里,我们确实没有作为,为了减少我早先所谓的令人哀怜的维度。在康特的情况,那能够过分到成为一种疯狂的威胁。我也不认为,光是告诉我们这样就足够:因为他的事业的挫折,因为敌对力量,确实是因为前述的康特从他当代的主要的大学人们所给于的羞辱。我们并不习惯于找到因为客观的迫害所引起的疯狂。确实地,每样东西都被设计,为了让我们质疑我们自己,有关这个数学公式的功用。数学的不可理解,因此一定不同于我所谓的这个要求,从正式的空无以某种方式出现的要求。根本就不是那样。这并不确定,为了从数学的历史所发生的事情来判断,这并不是从某种关系到数学公式,甚至是最基本的数学公式,拥有真理的维度,不可理解被产生。


这或许是,最敏锐的人是了解最细微的人。我们已经拥有一种指示,一种观念,在苏格拉底对话录的层次,有关他们保留给予我们的东西,我们能够假设关于他们的东西。毕竟,对于有些人,或许这种跟真理的遭遇扮演一个角色,前述的希腊人借用一个隐喻给他们。这个隐喻具有跟遭遇到鱼雷鱼一样的相同的效果,它让他们麻痹。我跟你们指出,这个前来的观念,我指的是隐喻的本身。从这个贡献,无可置疑的,这个混淆的贡献,但是当然,那是被使用的东西,一个隐喻,那是要产生一个意义。这个意义会远超乎它所意指的东西,这个鱼雷鱼。然后,碰触到它的这个人,会显而易见地因为它而倒下死掉。在当时,还没有被知道的事,当隐喻被建构的当时。那显而易见是两个领域的遭遇,彼此并没有互相和谐。用适当的意义来看待的这个领域,在此时磁场的领域的遭遇。


我也跟你们指出,我们在此曾经探触到的每件事情,在文字的领域达到高峰—这就是这个我使用的文字,当晚说:言说与语言的功用与领域。这个领域被形成,被前天我说溜嘴所谓的「语言」lalangue。以这种方式被考虑到领域,将它解释为不可理解本身的关键。它确实让我们能够将它从任何心理学的领域排除。受到质疑的这个领域,从实在界被建构,如同鱼雷鱼跟刚刚碰触到它的手指一样的实在,被无辜者碰触到。这并不是因为我们克服了数学公式,沿着符号界的这些途径,它跟实在界并没有任何关系。在精神分析受到质疑的这个真理,就是凭借语言,我所了解到精神分析的功用。这就是凭借语言,我了解的文字的功用,它接近,但是以根本就不是知识的方法接近。但是我将会说,而是用某件像是推论的接近。这个术语的意义,在一个领域的构成,从某件并非是实在界的东西的推论,即使我们无法言说关于它,作为一个能指。我的意思是,我们并没有任何其他的存在,除了就是这个能指的存在。


我正在谈论有关什么?呵呵,关于实实在在就是在共同语言所谓的男人与女人。关于这些男人与女人的本身,我们并不知道任何的实在,因为这是岌岌可危的东西。那并不是狗与母狗的事情。那个事情确实牵涉到那些属于每一个性别的人,他们从言说的主体开始。在此,没有一种心理学的阴影。男人与女人都是实在。但是我们并不能够用语言表达丝毫事情,关于他们。这个语言跟这个实在界具有些微的关系。假如精神分析并没有教导那个,它说些什么,因为它总是回答它!


这就是我正在陈述的东西,当我说,性的关系并不存在,对于言说的主体。因为这种言说,当它发挥功用时,它依靠,并且被制约为言说,被这个事实: 这个性的关系,确实被禁止作为言说,为了在里面发挥功用,以任何容许我们解释它的方式。我并不是正在给予这个原初性,给任何有关这个关系。我并不是在说,言说存在,因为性的关系不存在。那将是完全荒谬的。我也并不是在说,因为言说在那里,所以性的关系并不存在。 但是确实没有性的关系存在,因为在被发现的这个层次,言说发挥功用,通过精神分析的辞说,这个层次被发现展开作为指明这个言说的主体。换句话说,这个重要性,这个优越性,在每件保证的东西,在性的伪装物的层次,单纯的男人与女人的伪装物,如同在上次的大战之后被提出。他们被称为不是别的,就是:les bonnes-femmes。那并不完全是我将会如何言说,有关他们,因为我并不是存在主义者。


无论如何,这种构成,通过这个事实:我们早先正在谈论的个人,这个言说的个人,事实上,仅是从这个文字开始,这个基本要点前进。在这个场合,这个言说的个人绝对无法区别,跟性的关系。这个性的关系被称为是享乐。这个享乐被称为性,仅是这个享乐在个人身上,决定我正在言说关于获得是什么,也就是交媾是什么。精神分析让我们面对这个事实:每样东西都依靠被称为是性的享乐的这个枢纽点,它发现它自己。仅是我们在精神分析经验收集的这些谈论容许我们肯定它—它发现它自己并不能够被表达,在稍微被维持的交媾。甚至一个瞬间的交媾,除了凭借要求遭遇某件东西,这个东西仅有从语言的一个维度,它被称为是阉割。


所谓的性的享乐的这个核心的模糊,我想要跟你们指出,在这个铭记的这个表达,这个必须被探索的所谓的阉割的铭记,仅是从精神分析辞说的最近在历史上出现开始。在此,我觉得,这是某件东西,很值得我们应该从事说明它的数学公式。换句话说,某件东西被证明,并非是从所经历的东西,以某种令人羞愧的秘密被经历,因为它曾经被精是分析公开,它仍然始终是令人羞愧的,正如被剥夺一种结果。


换句话说,享乐的整个的维度,也就是,这个言说的主体跟他的身体的关系—因为没有其他的可能的享乐的定义—没有人似乎曾经瞥见,这个问题是在这个层次。在动物的品种,享用他的身体及如何享用。的确,我们拥有它的痕迹,在我们的近亲动物黑猩猩,他们互相捉掉虱子,用各种興趣盎然的迹象。然后呢?


在言说的主体,我们所谓的享乐的关系,凭借这个理由:这是精神分析的发现。这个跟享乐的关系更加被发展,性的享乐出现早于这个相同名字的成熟。这似乎足够将每样东西婴孩化,每一样牵涉这个范围的东西。无可置疑的,这是一个简短的范围,但是并不是每有变化,被标明特质为变态的享乐。这应该清楚地跟这个令人好奇的谜团有关。这个谜团保证我们仅能够对那个运作,使用似乎是跟性的享乐被认为要到达的目标的这个运作有关的东西。我们根本无法从事那条途径,因为它的方式受到言说决定。它在阉割中无法被表达。耐人寻味的是,它以前从来并不是一个、、、我不是指一个企图,因为如毕卡索所说的,「我没有寻找,我找到。」,我并没有企图,我解决,在我解决这个关键点之前,这个节点就是语言及在语言的领域,言说的运作。每一个存在的精神分析解释都会给予某些被遭遇到的假设,相关于一种享乐,相关于什么、、、精神分析意味着什么?那是言说在保证真理的维度,对于享乐的关系。再一次,这始终是同样确定的,它无法完整地说它。它仅能够是半说,如我所表达的,半说这个关系,并且塑造有关它的一个伪装物,那确实是它的所谓—关于它确实不能说得很多:人们用它解释事情,但是人们对它无法说太多,它似乎是这种类型—所谓的男人或女人的伪装物。


大约两年前,我沿着我正在嘗试追踪的这条途径处理,表达在四个辞说所被牵涉的东西,不是历史辞说,不是神话—那是卢梭的怀旧,确实是新石器时代是大学辞说唯一感到興趣的东西。它永远没有如此快乐,这个辞说,除了在知识的层次,它对任何人不再意味着任何事情。因为大学辞说被构成,将伪装物解释成为知识。在此时各种问题,以具体的方式,某件实在的东西。处于符号界与实在界之间的边界关系,我们生活在里面,请不要误解。主人辞说依旧维持,只是如何维持!我认为你们能够充分地理解它,这样我就不需要跟你们指示,我本来能够做的,假如它当时让我感到高兴,换句话说,假如我正在寻求受欢迎。为了跟你们显示在某个地方,这个小小的转捩点,用资本主义的辞说解释它。这确实是相同的东西,仅是它运作得更好,它发挥功用得更好,你们更加地挫折!无论如何,你们甚至没有思考到它。正如对于大学辞说,你们全力抨击,相信曾经引起沮丧,五月的这个月份!对于歇斯底里辞说,我们就不再去说它。它本身是科学的辞说。这是非常重要的,要知道拥有小小的预感。这丝毫没有减少科学辞说的优点。


假如有一件事情确定,那就是我仅能够用数学公式表达这三个辞说,因为精神分析辞说已经出现。当我谈论有关精神分析辞说,我不再处于跟你们谈论过程,关于某件属于知识的层次。长久以来,人们本来应该注意到,知识的辞说是一个性的隐喻,并且看出从那里跟随而来的东西。换句话说,因为性的关系并不存在,知识并不存在。人们曾经生活好几世纪,拥有性的神话,自然地,有一大群的分析家仅是要求喜悦于其实并不一致的时代的宝贵记忆。但是这并不是岌岌可危的东西。所被说的被说出。我书写在某件东西的第一行,我正处于深思熟虑,为了让你们同时拥有它。所被说的是一个事实:从说它的这个事实。


雄伯译
32hsiung@pchome.com.tw
https://springhero.wordpress.com


雄伯译
32hsiung@pchome.com.tw
https://springhero.wordpress.com

分析家的知识 06

July 8, 2012

分析家的知识 06

The Psychoanalyst’s Knowledge
精神分析家的知识

Jacques Lacan
雅克、拉康

2nd December 1971

它跟这个方向–我刚刚坚持它–病征相等于真理价值的方向没有关系。这运作到我所谓的—我像那样地称呼它,因为我们处于我们自己当中,我说那是一场谈话—我将所谓的,不再有任何的形式化,自己不忧虑,我正在提出的这个术语,已经是陈腔滥调,在哲学最高境界。这运作到作为个别的人的生命实存。我正在言说这个生命实存,因为它对我似乎很清楚,它似乎被接受,自从有哲学以来,它一直对于某些的点绕着圈子运转。我说这是生命实存,因为岌岌可危的是这个言说的生命实存。它发自言说—我很抱歉,因为这个最初的生命实存—他来到生命实存,无论如何,他拥有这个感觉。当然,他并没有到达它,他失败。

但是生命实存的这个维度已经突然地展开。我们能够说,经过一段很漫长的时期,它对系统产生影响,至少对于哲学家的系统。假如我们给予嘲讽,那我们将是错得离谱。因为假如它对于哲学家的系统产生影响,那是因为他们对于每个人的系统产生影响。对于他们所谓的抗拒的分析家,在这个暴露当中被指明的东西。环绕这点,我继续进行整个范围的教学,我的精神分析论文集就是这种追寻留下的痕迹。我进行一场战斗,为了一整个阶段。那确实是要质疑他们,关于他们所知道的,他们所正在做的,凭借在这个场合运作我们当时能够所谓的事实:他们谈论到的这个神圣个人的生命实存—这并完全是无缘无故—他们有时称呼它为「人」,无论如何,它越来越没有被这样称呼,因为我是其中一位,曾经表达我关于它的保留—对于这个真理,这个生命实存并没有任何特别的自动回应。让我们不再说关于它。

所以,病征有两种意义:病征就是一个真理价值,因为介绍而产生的功用,在我曾经充分标定日期的某个历史的时间,病征的观念的时间。这个病征并没有治疗它自己,跟马克思主义的辩证法与精神分析的相同的方式。在精神分析,它必须跟某件被翻译成为它的真理价值的文字有关。这应该产生被分析家所经验到的,作为拒绝的一种生命实存。这根本不容许它被稳定下来,无论这个感觉以任何方式应该被保留。因为,在其他的铭记,确实就是我早先召唤的这些铭记,病征必须屈服于相当不同的程序。我并不是处于给予偏爱,给任何一个这些程序,我更不是如此,因为我想要你们了解的是,除了被归属于历史的这个辩证法外,还有另外一个辩证法。

处于这个问题之间:精神分析的不可理解是否一种病征,以及拉康的不可理解是否一个种病征之间,我想要放置一个第三个:数学的不可理解。有某件东西显现它自己,有些人们,甚至年轻人,因为这仅是让年轻人感到興趣,对于他们,数学的不可理解的这个维度存在着。这是一个病征吗?的确,当我们对于这些主体感到興趣,他们展示对数学的不可理解。这在我们的时代仍然是非常普遍。我们有一种感觉—我使用感觉这个字词,如同早先那样。因为分析家用了解释抗拒的东西—我们拥有这种感觉,当它来时,当主体成为数学的不可理解的猎物,从某件东西就像是一种不满足,一种适应不良,某件东西确实被经验到,在对于真理价值的处理中。

成为数学的不可理解的猎物的主体,期待更多的真理,而不仅是还原成为所谓的这些价值,至少在数学的最初几个步骤,推理的价值。被描述为证据的这些表达,对于他们而言,似乎欠缺某件东西,确实是处于真理的要求的层次。这个成对双价;真实或是虚假,确实地,让我们说,病非没有道理,确实让他们感到困惑,直到某个时刻,我们能够说,有某个距离,处于这个真理与我们在这个场合能够所谓的一个意象之间。这个意象实实在就是书写,它的价值的书写。那个成对双价被表达,依靠这个情况,0加1,或是真实T跟虚假F,结果是一样的。凭借某件被要求的东西,或似乎被某些的主体要求的东西。你们能够看出,或是听见,早先,我并没有以任何方式谈论,关于一个内容—以我们根据这个名字的名义。因为内容并没有意味著任何东西,只要我们无法说出什么是岌岌可危。真理并没有一个内容,被描述为一的这个真理。它是真理,或是它是伪装物。这个区别跟真理与虚假之间的这个对立,并没有丝毫的关系。因为假如这是一个伪装物,它确实是真理的伪装物。数学的不可理解所源由的东西是,这个问题确实被提出,关于真理或是伪装物,并不是一切的一。容我这样说它,我将在一个不同的文本,更加广征博引地探讨它。

无论如何,这点将不会被逻辑的发展反对,被数学所曾经做的逻辑发展。因为假如你们在任何时刻阅读,布兰德、罗素的那些文本。而且,他相当费心地明确说它,数学确实就是从事于这些陈述,关于这些陈述,我们不可能说出它们具有真理,或甚至它们意味着任何事情。这确实是一个相当极端的方式,说出他曾经花费在整理数学的推论所耗的精力的费心,是某件确实针对某件不同于真理的东西。而是拥有跟真理并非是无关的东西。否则,就没有这个必要以如此强调的方式将它分开。

的确,对于在数学所牵涉的的,并不相一致的东西,逻辑。这个逻辑确实努力要证明关于真理的数学的表达,能自圆其说。它登峰造极,或更确实地上,它被肯定,在我们的时代被肯定,以这个命题逻辑的方式。关于这个命题逻辑,至少能够被说的是,这似乎是奇怪的,这个真理被提出,作为组成一个特定的命题的外延意义的一个价值,它在相同的逻辑里被提出,它仅能够产生另外一个真实的命题。总之,那个暗示在那里被定义,从这个奇异的系谱系。从这个系谱学,结果将是:这个真实界一旦被到达,它绝对无法转变成为是虚假,它无法被它所暗示的东西转变成为虚假。这是相当显而易见的,无论一个虚假的命题产生一个真实的命题的这些机率,是多么的微小,相反地,它完全地被接受,自从事情曾经被提出以来,在我们告诉的属于永无回转的单行巷道。长久以来,本来就应该存在着这些真实的命题!

实际上,这是耐人寻味,这是奇异的,它仅是可容忍,凭借着数学的这个存在,凭借着数学独立于逻辑之外的存在,这样的陈述甚至能够成立一阵子。在此的某个地方,有某个混淆保证,确实是数学家的本身,对它是如此的不安。关于数学,每一样实际上是模拟这个逻辑的研究,在数学的每个点的一切,这个研究曾经来自一种感觉,非矛盾悖论,无论如何,不足以成为真理的基础。那并不意味着,它不应该被希望,甚至被要求。而是它是足够的,确实是不足够。

但是今天晚上,让我们不要沿着这条途径再深入前进,因为这仅是一个导论谈话,要处理的确实是我今年正在提出的这条途径,为了让你们有诉遵循。关于数学的不可理解的混淆,很可能引导我们到达这个观念:关于这个病征—数学的不可理解性—总之,就就是对真理的爱好的本身制约着它,我不妨说。

这是某件不同于我早先谈论到的拒绝的东西,它甚至是恰恰相反的东西。我不妨说,它甚至是对于真理的积极的不自主回应,在人们已经成功地完全驱逐它的令人哀怜的一面。只是在此会发生的是,以某种呈现数学的方式。为了举例说明被描述为逻辑的这个努力,以某种方式被呈现的某件东西,能够被处理。这是最流行的,没有其他的逻辑的介绍,以一个简单而初级的方式。我们不妨说,由于非常显而易见,我们能够省略很多的步骤。耐人寻味的是,在这个时刻,在年轻人当中,数学的不可理解展示它自己,无可置疑地,它环绕某种的空无。这个空无被感觉到,关于所被牵涉的东西,在所被表述的东西的真理。不可理解的这些现象发生。假如我们认为,数学实际上曾经空洞掉一切被牵涉的东西,在它跟真理的关系的令人哀怜的一面,那我们就错误了。因为不仅有基本的数学存在,而且我们知道的历史,足够让我们知道被产生的这种痛苦,这种费心,在凭借这些术语及微积分的功用的深思熟虑的时刻,仅是为了跟那个保持同在。的确,后来,这些相同术语跟相同方法的规范,证实,逻辑化,的确,被提升越来越高的数字的介绍,越来越复杂的,在这个层次,我们必须称为「数学公式化matheme}。

为了知道,确实就是上述的数学公式化matheme,丝毫没有牵涉到一个倒退的系谱系,这些数学公式并没有牵涉到任何可能的呈现,我们将有需要使用到历史的这个术语。希腊的数学家清楚地跟我们显示这些点,在那里,它拥有这个机会,凭借被描述为穷尽一切都那些程序,为了获得它会成为的结果,在微积分出现的时刻。可是,它并没有到达它。它并没有採取这个途径,即使这是容易的,从微积分开始,或是更贴切地说,从它的完美的还原,随后为了定位,为了分类所被牵涉的东西,关于希腊数学家的证明的程序,以及他们预先致力于的这些僵局,作为是以后可明确定出位置。假如这就是事情的实际情况,我们会看出,这绝对是不真实的,假如我们谈论有关数学的公式化,作为某件跟真理的要求隔开的东西。确实就是在无数的辩论过程里,有关文字的辩论的过程里,在历史的每个阶段的出现。假如我暗示地谈论到有关莱布尼兹跟牛顿,确实是有关那些人,他们具有难以置信的勇敢,在遭遇或冒险的某个因素,关于精心杰作tour de force 或是机缘巧遇coup de chance 被回想到。他们是有先驱者,譬如,有一位以撒、巴罗。

雄伯译
32hsiung@pchome.com.tw
https://springhero.wordpress.com

分析家的知识 05

July 7, 2012

分析家的知识 05

 

The Psychoanalyst’s Knowledge

精神分析家的知识

 

Jacques Lacan

雅克、拉康

 

2nd December 1971

 

今天晚上我将要跟你们探讨的,显然会不同于上次。它显然并不是我今年开始要做的,显然不是要给予我的研讨班的下一步骤。那将会是像上一次,一种谈论。

 

众所周知—许多人忽略它—我提出的坚持,在那些寻求我的劝告人的情况,对于在精神分析的最初的对谈。对于精神分析,那当然拥有一个基本的功用。但是有某件东西探讨它,关于这个关系,处于这些对谈与今年我正要告诉你们的东西之间的关系。除了,这绝对并不相同外,考虑到,因为我是言说者,那是我在此处于分析者的立场。

 

所以当时我正在告诉你们的东西—我本来可以从许多不同的角度看待它,但是当一切都说都做了,它总是在最后的时刻,我知道我曾经选择要说的东西—对于今天的对谈,这似乎是一个幸运的时刻,关于昨天晚上我被提出的一个问题,被我的学院的某个人。他说那些很看重他们自己的立场的人之一,他提出以下的问题,当然,在我的眼中,这个问题拥有立即进入主体的核心的这个利益。众所周知,这很少发生在我身上,我是步步为营地前进。对我提出的这个问题如下:对于拉康的不可理解是一种病征吗?

 

我现在按照当时的文辞重复它。在这个场合,我很容易原谅这个人,因为提出我的姓名,这能够解释,因为他当时跟我面对面,而不是提出本来会是更加贴切的用词,换句话说,我的辞说。你们看出,我并没有闪避任何东西。我称它为「我的」辞说。我们以后会明白,是否这个「我的辞说」值得被保留。

 

有什么关系。对于这个问题最重要的是在于它目标朝着什么,换句话说,受到质疑的这个不可理解,是否是一个病征,是否你们称它是某件东西。

 

我不这样认为。我首先不这样认为,因为在某个意义,我们无法说,某件东西仍然拥有跟我的辞说有某种的关系。这并没有跟它混淆。那就是我们能够称为是我的文字,我们无法说,它绝对是被误解的。我们在一个明确的层次可以说,你的出席的人数就是它的证明。假如我的文字是不可理解的,我不明白,你们人数如此众多地正在这里幹什么。更加会是如此,因为毕竟这个出席人数大部分是由不断回来的人们组成。就像那样,在仍然是回到我这里的样本的层次,恰巧的是,人们以这种方式表达他们自己,他们未必总是很清楚地理解,或是至少他们没有这种理解的感觉。为了探讨关于它我接收的最近的任何证词,关于每个人表达他自己的这个方式,呵呵,尽管这种我并赞同它的这种情感,我在这个最近的这个证词被告诉,这对受到质疑的这个人有所帮助,为了找到在他自己的这个观念里的这些关联,为了接受启蒙,为了自己被启蒙,对于某些的要点。我们能够说,至少对于我的文字所关心的东西,那相当显而易见,无法跟辞说区别开来—我们将要尝试明白用什么方法—适当来说,并没有所谓的不可理解。

 

我立刻强调,这个文字是一种教学的文字。在这个场合,我区别当时的教学跟辞说的差异。因为我正在圣安娜医院这里演讲,或许是通过我上次所说的,人们可能理解到那对我是什么意思。我曾经选择看待事情,从所谓的一个基本的层次。那完全是随意的,但是这是一个选择。

 

我正在发表一篇论文,在哲学协会,探讨我当时所谓的我的教学,我做了相同的决定。我谈论好像我正在演说,对于观念非常闭塞的人们。他们跟你们一样并不闭塞。但是相反地,是我拥有的这个观念要求那样。我并不唯一闭塞的人。其中我的一位朋友,最近发表一篇论文,在哲学协会,他给我一篇文章探讨数学的基础。在这篇文章里,我跟他指出,他的文章比他在哲学协会所演说的内容,层次上高过10到20倍。他告诉我,我不应该如此大惊小怪,考虑到他曾经接受的回应。这确实也是对我所证明的东西。因为我拥有相同的回应,在相同的地方,这确实是我深感心慰,因为我曾经表达某些东西,在你们在我的精神分析论文集能够找到的相同的层次。

 

在某些的文本里,有一个比较不那么随意的选择,比起我在此正在辩护的这个选择。我在此正在辩护它,用我记忆里某些元素的功用。那些元素跟底下有关系。事实上,毕竟,假如在某个层次,我的辞说依旧被误解,那是因为,我不妨说,长久以来,那是在整个的地区被禁止,不去了解它,如同精神分析经验曾经证明,那本来是许多人有能力理解的,但是他们被禁止来倾听。这就是我为什么能够区别这个不可理解,跟某些其他的不可理解。有一种禁止在那里。而且,这个禁止来自于精神分析的机构这个事实,确实是意义重大。

 

意义重大意味著什么?我并没有说是能指化。在能指与所指的关系跟意义化之间有很大的差别。意义化形成一种符号。符号跟这个能指没有任何关系。因为符号仅是符号—我在Scilicet 精神分析杂志的上一期的某个角落地方,呈现那个观点。无论我们认为它是什么,符号总是主体的一个符号。符号对什么言说?这也被书写在Scillicet的精神分析杂志里。我在此无法再发展它,但是这个符号,禁止的这个符号确实是来自真实的主体,用这个字词的真实意义。从在任何情况都服从的那些主体。它本来是应该来自于一个精神分析机构的符号,很清楚是被设计要让我们採取这下一步骤。

 

假如这个问题以这种形式跟我提出,就在这个事实的功用里,在精神分析,无法理解被认为是一个病征。它在精神分析里被接受,我们能够说,它通常被承认。事情已经到达如此的程度,所以这个无法理解已经进入共同的意识。当我说,它通常被承认,它超越精神分析—有某件东西给予共同意识到这个风格。事情已经到达这个点,在这里,人们说,在这里,你听见人们说:「去让你们给精神分析」,什么时刻?做什么?

 

当说它的这个人认为,你的行为,你的谈论是一个病征,如同拉帕立瑟先生所说。我仍然将跟你们指出,在这个层次,从这个角度,病征拥有一个真理价值的意义。这是所已经被认为是共同意识到东西,比这个观念还要更加明确。哎呀,许多精神分析家能够成功地拥有—容我们说,他们的人数太少—换句话说,病征与真理价值之间的相等。这是相当耐人寻味的,但是它也具有这个历史的对应。这证明,病征的这个字词的这个意义被发现,被暴露,在精神分析运作之前。如同我时常强调的,适当来说,这个相等是马克思主义的思想所採取的重要步骤。

 

真理的价值,将这个病征翻译成为真理的价值,我们在此应该再一次理解到这种的知识,在分析家身上被预先假定的知识,根据这个事实: 他必然应该知道他所解释的内容。在此,我仅是顺便脱离本题—这并不是沿着我正在尝试要让你们知道的—我因该注意到,我仍然注意到,我不妨说,这个知识被预先假定给于分析家。我所强调的,关于「应该知道的这个主体」,作为移情的这些现象的基础。我总是强调,这并没有暗示着任何的确定性,在分析者的主体,他的分析家知道得很清楚。根本就不是那样。但是这确实跟这个事实是和谐的:分析家的知识应该被分析者构想,作为是可疑的。而且—必须补充说—因为非常客观的理由,情况时常就是这样。毕竟,分析家并没有如同他们所应该知道的那样多,理由很简单:他们往往不够用功。这绝对没有改变任何事情,有关这个事实:知识被预先假定,作为分析家的这个功用。移情的现象就是依靠这一点。我结束这个离题而论。在此就是这个病征,由于它被翻译作为真理的价值。

 

这个病征就是真理价值—我顺便跟你们指出—但是两者并未必是互惠,因为真理价值并不是病征。在这个时刻,我们最好注意到,因为这个理由:真理并不是某件东西,它的功用我宣称能够被孤立。它的功用,明确地说,它发生的地方,在言说,它是相对的。它跟这个字词的其他功用无法被分开。还有一个理由,我坚持这个是事实:甚至将它还原成为价值,它根本也不应该跟这个病征混淆。就是环绕病征是什么的这一点,那就是我的教学的最初的阶段的枢纽。因为关于这一点,分析家当时处于如此的迷雾里,这个病征—毕竟,或许这是由于我的教学,这个病征不再如此容易地被展现—这个病征被表达—我的意思是,在分析家的嘴中—作为是前述的真理价值被拒绝。病征与真理价值之间,没有关系。

 

雄伯译

32hsiung@pchome.com.tw

https://springhero.wordpress.com

 

 

 

 

分析家的知识 04

July 7, 2012

分析家的知识 04

The Psychoanalyst’s Knowledge
精神分析家的知识

Jacques Lacan
雅克、拉康

4th November 1971

当然,像那样的陈述听起来是空洞的噪音,有点是无稽之谈。你们所需要的就是来点好运,证明跟我说的相反。不幸地,这一件事情证明绝对不是那种样子,因为关系的观念并没有完全巧合于这个隐喻的使用,对于「关系」这个简单字词的观念的使用。「他们拥有一种关系」,并不完全是那样。我们能够认真地谈论关系,不仅是当一种辞说在证明它时,而是当这个关系被开始时。因为这是确实的,实在界在我们思考它之前就在那里。但是这个关系更加可疑。不仅是它必须被想到,而且它必须被书写。假如你们不能够书写它,那这个关系就不存在。或许它可能引人注意,假如它证明,只要这个关系已经开始有点被澄清,它证明要书写在性的关系所被牵涉的东西,是不可能的。这件事情很重要,因为我们确实,凭借所谓的科学的进步,我们正处于非常看重那些微小事情,它们被被定位遊戏层次,基因层次,某些的选择层次,分类层次,我们能够随我们高兴描述,委婉或不同方式表达。它们似乎清楚地澄清某件东西,某件东西在这个事实的层次通过,繁殖,至少生命的某个地区的繁殖,是性别化。

只是这跟性关系所牵涉的东西绝对没有丝毫的关系。因为这是非常确定的,在言说的主体,环绕这个关系,因为它以享乐作为基础,在它的展示时,这是一个绝对令人赞赏的范围。弗洛伊德曾经证明两件事情,弗洛伊德跟精神分析辞说曾经证明。换句话说,享乐的整个范围,我指的是在适当地对待一个身体时,所能够被做的事情,确实是对待我们自己的身体。所有这一切,有些是在性的享乐时所分享的。仅有性的享乐本身,当你想要将你的手放置它上面,假如我们以这种方式表达我自己,它根本就不再是性。它失落了。

这就是每一样根据阳具的术语被建构的东西运作的所在。的确,在此是某件指明是某种能指的东西,某个消失得无影无踪的能指的所指。因为关于定义所被牵涉的东西,在成为男人或成为女人,精神分析所跟我们显示的,确实就是它是不可能,并且到达某个程度,没有东西特别指示,享乐应该被朝向异性的伴侣,假如享乐被考虑到,甚至是一阵子,作为在繁殖的功用所被牵涉的指标。

我们发现我们自己在此面对性的观念的这个破灭,我们不妨说。无可置疑的,
性处于一切发生在无意识的事情的中心。但是它是在中心,因为它是欠缺。换句话说,在任何东西的位置,这个东西可以被描述为关于性关系的本身。这些僵局被替代,确实是由性的享乐的功用所产生的那些僵局。它是如此的靠近,以致于它并不是绝对。在任何意义上,它并不是如此绝对。首先,因为本身,它被注定给失败的那些不同的形式。失败的这些不同形式是因为男性的享乐的阉割所构成,因为在女性的享乐所牵涉的分裂。在另一方面,享乐所导致的东西,跟性的交媾绝对没有什么关系。因为它是通常的风格,我们不妨说—它将会改变—凭借这个改变,繁殖被进行,在言说的主体的种族。

换句话说,有一个正面的主题:性的关系并不存在—我正在谈论有关言说的主体。反面的主题是:生命的繁殖。这是众所周知的主题。这是新教教会的目前旗帜。在这方面,我们必须对它的勇气致敬。新教教会肯定,有性的关系存在。那是在产生小孩时达到高潮的关系。这种肯定是相当能自圆其说。只是它无法被证明。没有一个辞说能够维持它,除了一个宗教的辞说,因为它定义这个严格的分开,存在于真理与知识之间。第三,并没有综合存在,除非你们称综合为这个谈论:唯一的享乐就是死亡。

这些都是真理与知识的要点,关于精神分析家的知识所牵涉的东西,强调一下是很重要的。除了这个事实:对于每一位精神分析家,这总是一封无法传递到达的信息。关于综合,我们能够信任它们,为了维持它的术语,并且为了看到它们在死亡本能的另外一个地方。假如你们废除自然,如人们所说的,难道不是吗?自然回加快地奔驰回来。

我们仍然最好给予它的意义,给这个古老的众所皆知的公式。自然,让我们谈论到它,这确实是岌岌可危的东西。自然是一切投注自己拥有知识的转移–上帝知道,自然永远不欠缺知识—为了出现在转移里,知识独特地设计一种辞说,那就是大学辞说。显而易见,这个岌岌可危的加冕典礼就是自然的观念。它并没有准备要从舞台的前面消失。倒不是因为我要用一种不同的加冕典礼来取代它。你们一定不要想象,我是将自然与文化对立而论的其中一位。首先,假如仅是因为自然确实就是文化的一种成果。但是无论如何,这个关系,知识与真理的关系,或是假如你们喜欢,知识与真理是某件我们还没有开始拥有丝毫的共识,就像在医学,在精神病学,以及众多其他问题所牵涉的东西。我们很快就将会被淹没不见。在两三年内,被种族隔离的问题,它们将会被种族主义的术语贴上标签而且被严加批判。所有的问题确实就是那些将会是在于简单所谓的控制,控制生命的繁殖的层次发生的事情,那些人发现他们自己拥有各种的良心问题,因为他们言说的这个事实。完全难以相信的的事情是,人们还没有注意到,良心的问题就是享乐的问题。

但是无论如何,我们仅是开始能够说它们。这根本就不确定,这会有丝毫的结果。因为我们实际上知道,为了被人接受,解释要求我开始时所谓的研究。知识就它的本身而言,属于享乐的层次。我们绝对无法看出,为什么它会改变它的床铺。人们所等待的东西,在学院派的知识主义下抨击,仅是意味着,它们根据经验被使用,结果注意到,它根本就不需要,它根本就不足够,了解某件东西,为了让任何东西改变。精神分析的知识的问题根本不是,它应该被表达与否。问题是要知道,我们必须处在怎样的位置,为了维持它。显而易见地,对于这一点,我将尝试指示某件东西。我不知道,是否我将能够给予一个可以传递的有关它的说明。可是,我将尝试。

问题是要知道这个程度,今天如同弗洛伊德的时代,对于科学,精神分析充其量所能做的,就是跟随在它的背后被贴上标签。关于实在界的这个术语,所必需处理的东西,科学能够做些什么?

符号界,想像界,及实在界。

显而易见地,符号界的力量没有需要被证明。它就是力量本身。在语言的魅影出现之前,世界上并没有什么力量的痕迹。在弗洛伊德所描绘的关于前哥白尼时代,引人注意的是,它想象人们相当快乐地处于宇宙的中心,他相信他自己是宇宙的国王。这确实是一件绝对神奇的幻觉!在那些永恒的星球当中,假如有某件东西是他所获知道,那确实就是关于知识的最后论断存在那里。世界所知道的东西—需要时间才能传递这个—那就是永恒的星球。这确实是为什么知识被联想,从它的起源到力量的观念。

在我的那一大本的精神分析论文集的背后,有一个小小的宣告,你们将会看出,因为—为什么不去承认它呢—我是这位写下这个小注释的人—除了我,还有谁会去做它?你们能够认出我的风格,那个宣告写得还不差—我引用le Lumieres (这位启蒙智者)

显而易见地,这位启蒙智者花费某些时间被诠释。在第一阶段,他们将事情弄得一团混乱。但是,无论如何,这些事情总是动机出于善意。跟一切所曾经被说过的相反,这位启蒙智者将陈述真理视为是一种目标,这种知识并不对任何权威表示致敬。只是,我们必须确实感到遗憾,必须注意到,那些专注于这个任务的人,都有点处于某种仆役者的立场,对于某种的主人—我必须说,他们相当快乐而且興隆。这样,他们才能够以任何方式获得结论,使用跟这个著名的法国大革命以外的东西,后者拥有你们知道的结果。换句话说,一批新的主人的建立,比起所有直到当时作威作福的主人更加凶残。

一种无能为力的知识,无能的知识,这就是精神分析家,从某个观点,我并没有将这个观点表现特质为进步—这就是精神分析家所必需传递的。

为了给予你们明白这种途径的性质,沿着这条途径,今年我希望探究的我的辞说,我将要给予你们这个标题,这些早先的成果—为了让你们品嘗一些你们的收获。我将给予你们这次研讨班的标题。我在跟去年同样的地方所发表的研讨班,感谢某些人愿意费心前来为了替我们保存它。

标题被书写如下。首先,在宣读它之前,那是一个O,那是一个U、、、三个逗点—你们能够放进任何你们想要的东西。我将它给予你们的方式,为了让你们沉思。这个OU,就是拉丁文所谓的vel 或是 aut 的「更加糟糕OU:、、、OU PIRE」。

雄伯译
32hsiung@pchome.com.tw
https://springhero.wordpress.com

分析家的知识 03

July 6, 2012

分析家的知识 03

The Psychoanalyst’s Knowledge
精神分析家的知识

Jacques Lacan
雅克、拉康

4th November 1971

其次,你们并不需要等待我—我正在跟精神分析家谈论—你们并不需要等待我,你们才知道它,因为这就是你们一旦解释,你们所做的原理。没有一种解释不需要关心,什么?在你们所听到的之间的关联,拥言说的术语来证明,处于那个与享乐之间的关联。那可能是,你们做它,以纯真的方式,换句话说,你们并没有注意到,没有一种解释意味着某件别的东西。但是精神分析的解释总是那样。无论这个利益是次要的,这个利益是属于享乐。这相当显而易见,这件事从弗洛伊德的笔端出现,不是立即,因为有一个阶段,有这个快乐原则,但是无论如何,显而易见地,有一天,让他感到印象深刻的是,无论知道与否,无论我们做什么,所被说明的东西,无论我们所做的,都是被重复的东西。

我说,这个信息的代理,假如我使用代理这个字词,就像使用的各种字词,并非没有理由。那是因为代理也迴响在明智审慎的层次,它迴响在坚持的层次。在那里,它产生这个我刚才定义的这个单位里,在某种逻辑的层次。就在这个重复,弗洛伊德发现快乐原则的超越。只是,你们瞧,假如有一个超越,让我们不再谈论一个原则,因为拥有超越的一个原则,不再是原则。让我们将这个现实原则也同时放在一边。显而易见地,所以这个必须重新再被检查。毕竟,并没有两个言说的主体。那些依照快乐原则与现实原则被统辖的人们,跟那些属于超越快乐原则的人们,特别是因为他们确实是相同的,如他们所说的,在临床方面–请不要误解。

原初的过程在第一时间被解释,由于快乐原则与现实原则的两极,被这种对立所给予的接近。它必须被说,这个轮廓是难以自圆其说,它仅是被设计要容许听者尽量地模糊表达。他们是这些第一陈述的当代人—我不想要滥用这个术语—他们是布尔乔亚的听众,换句话说,他们绝对不晓得这个快乐原则是什么。快乐原则提到古代的道德;在古代的道德,快乐主要是确实在于尽量少去解释它。Otium cum dignitate 是一种禁欲论,我们能够说,这种禁欲论重新加入猪的禁欲论。但是不是根据它所被了解的那种意义。「猪」这个字,在古代的意思并不是一条猪。它原先的意思是,它非常靠近动物的智慧。它是一种赏识,一种碰触,一种从外在给予的标记,由那些并不了解什么是岌岌可危的人们。换句话说,主人的道德最精鍊细腻处。那跟这个观念到底会有怎样的关系?跟布尔乔亚对于快乐的观念,而且跟现实的这个观念,我们必须说?

无论如何—这是第三点—从这个坚持的结果是,无意识坚持地给予我们它所说明的东西,假如在一方面,我们的解释仅是拥有这个意义,指出主体在它里面发现什么,他在里面发现什么?没有一样不应该在享乐的铭记被排定索引。那就是第三点。

第四点:享乐在于哪里?享乐需要什么?身体。为了享乐,身体是需要的。甚至那些承诺给予我们永恒的美丽的人,仅能这样做,凭借假定身体在那里被表达:无论光辉与否,它必须在那里。你们需要一个身体。为什么?因为对于身体的享乐的维度是下降朝向死亡。而且,确实地,在弗洛伊德的快乐原则宣佈:他从正在言说的内容的时刻开始,他就清楚知道。因为假如你们仔细阅读他们,你们将会在那里看出,快乐原则跟享乐主义没有丝毫关系,即使它是由最古老的传统遗留给予我们,实际上,它是不快乐原则。这个不快乐原则,甚至陈述,在每个时刻,弗洛伊德脱离轨道。快乐由什么组成?他告诉我们:快乐是为了减低紧张。好像这并不是所谓的享乐的一切的原则,某件享乐的东西,它减少紧张。这确实是为什么,当弗洛伊德正处于Jensuits des Lustprinzips,超越快乐原则。他在「文明及其不满」跟我们陈述的,难道不就是可能恰是超越被描述为社会的潜抑?他在文本里写到:应该有一种是器官的潜抑。

耐人寻味,很可惜,我们必须花费这么多力气解释如此显见被言说的东西,然后让以下被注意到。根据这个维度,言说主体跟动物被区别,这个维度确实是,在他身上,有这个差距,通过这个差距,他将会迷失。通过这个差距,他被容许在这个身体或这些身体上面。无论那是他自己或是他的同胞的身体,或是环绕他的动物的身体,为了在他们身上产生,为了他们或他自己的利益,产生适当来说是所谓的享乐。

这确实是更加奇怪的,我刚刚强调过这些旅途,那些从快乐原则的这种细致描述,到公开承认基本享乐所牵涉的东西。更加奇怪的是看到,弗洛伊德在这个层次,认为他必须诉诸于某件他认为是死亡本能的东西。倒不是因为他错了,仅是以这种方式这样说,以如此有学问的方式,确实是他产生的这些被准许的会众,以精神分析的名义,绝对无法接受的东西。

关于死亡本能的这个漫长的沉思,反复咀嚼。这就是全部的国际精神分析机构表现的特色。我们能够这样说,它拥有这个方式:分裂它自己,分享自己,分离自己,它承认它吗?它承认它吗?在此我停顿下来,我没有进行那么深入。关于这个术语的这些中间的迷宫,这个术语似乎被选择给予这个幻觉:在这个领域,某件东西曾经被发现,我们不妨说,是类同于在逻辑所谓的悖论。令人惊奇的是,弗洛伊德,假如考虑到他曾经展开的途径,他并不觉得,他能够纯粹而简单地强调它。确实属于性爱秩序的这个享乐,是任何人都可以理解的。的确,在当时,马奎斯、萨德的著作并不那么广泛流行的时代—那就是为什么我认为我应该,作为明定一个日期,我应该在我的精神分析文集的某个地方,标示康德与萨德的关系。

假如凭借着以这种方式前进,我仍然认为,有一个答案。他跟我们任何一位一样,并未必知道他正在说的这一切。但是不要琐碎地谈论有关这个原始的死亡本能,它从外面或是它从里面来到,或是从外面翻转到里面,比预期的晚产生,最后依靠着攻击性地战斗,人们或许本来能够阅读底下。在弗洛伊德的死亡本能,它本身或许会导致这种说法:毕竟,唯一的行动—假如有一个行动的话—这个行动可能是一个已经被完成的行动。你们应该了解我正在说什么,就像去年我正在谈论的,关于一个可能并不是伪装物的辞说。在某个情况,如同另外一个情况,没有一个辞说存在,没有一个辞说,也没有这样一个行动存在。那将是自杀,假如它可能的话。

这是弗洛伊德告诉我们的。他并没有像那样跟我们明白清楚地说。显而易见地,如同现在它这样被说,既然这个信条已经稍微展开它的途径,我们知道,每次有行动,总是会有失败的行动,这甚至是成功的伪装物的唯一条件。这确实是为什么自杀应该遭受到反对。事实上,它并不需要始终保持是一个企图,为了让它无论如何成为一个失败的行动,从享乐的观点,是完全的失败。或许带着汽油桶自焚的佛教徒—因为新闻报导他们—我们对它一无所知,因为他们并没有回来作见证。

弗洛伊德的文本是一个美丽的文本。这并非没有意义,他跟我们带进这个身体跟这个种子。他感觉到,他嗅得到,在此有某件东西应该被探索。对的,有某件东西应该被探索。这就是我今年的研讨班陈述的第五点。它被表达如下:性的关系并不存在。

雄伯译
32hsiung@pchome.com.tw
https://springhero.wordpress.com

分析家的知识 02

July 5, 2012

分析家的知识 02

The Psychoanalyst’s Knowledge
精神分析家的知识

Jacques Lacan
雅克、拉康

4th November 1971

为了介绍一个明确的混淆,对于这个微妙的议题,在精神分析受到质疑的这个点的这个议题,我所谓的真理与知识之间的这个边界,我们几乎无法表现得比这个更好。所以,没有需要跟它定个日期。

无论如何,10年前,另外一位幸运的发现被找到,这个发现也不差,关于我必须称为我的辞说。我开始时说,无意识是像一个语言的结构。人们找到一个特别的装置,这两个人沿着这条轨道,纺织这条纱线,本来能够工作得最为顺畅,却被给予一个很好的工作:编辑「哲学辞彙」。我所正在说的「精神分析辞彙」,你们瞧,我说错了词,呵呵?无论如何,这跟我将lalangue 说成Lalande 差不多。

语言Lalangue,现在我书写出来—我没有黑板—好吧,我用一个字书写lalangue:那就是我从现在起书写它的方式。你们看出,他们是多么的有文化教养!所以,你们什么都无法听见!那是语音学吗?你们将会尝试修正它吗?这并不是一个d,而是一个gu。我并没有说,无意识是像语言的结构,而是无意识是像一个语言的结构,我以后还会回头谈论它。

但是我早先谈论的那些负责任的人,开始编辑精神分析辞彙。那显而易见地是因为我曾经在行事暦,写上索绪尔的这个术语「语言」,我重复,我将从此书写作为一个字词。我将证明为什么。呵呵,语言跟这个字典没有任何关系,无论它是什么字典。字典必须要编撰的是辞藻,换句话说,譬如诗或是修辞。这就够大费周章,呵呵。从发明到劝服,无论如何,那是重要的。

只是,跟无意识相关的并不是这一面。跟我所想的恰恰相反,听众会思考,但是仍然有许多人已经知道,已经知道,他们是否倾听这少数的术语,我尝试用来传达我所说的,关于无意识。无意识首先就是文法的问题。它跟重复稍微有点关系,有许多关系,有一切关系。换句话说,跟字典的用途相反的这一面。所以这是一个很好的方式要保证,在当时本来能够帮忙我的人,追随我的途径,来偏离他们。文法与重复具有完全不同的一面,跟我早先强调作为发明的这一面。后者绝非是当然,也非是劝服。跟其依旧广泛流传的东西相反,我不知道为什么,在语言的这个功用,对于我们精神分析家有用的这面,对于那些必须处理无意识的人,那是逻辑。

有一个小小的括弧,连接这个事实,在这个绝对是临时编撰及伦理的提升,有失落的危险。我确实没有给予它提升的机会,为了让人们对它产生误解。从「非知识」所被推动的这个提升。难道有这些需要证明,在精神分析,首先而且基本上,要有知识。这是我将必须跟你们证明的东西。

让我们从另外一端掌握它。这个最初的巨大特性,精神分析的这个知识的原初性。我有必要提醒你们,当弗洛伊德尝试说明,当他展开精神分析时,存有的这个困难。这是1917年发表在Imago 的文章,假如我记得没有错误。无论如何,这篇文章被翻译,它出现在国际精神分析杂志的第一期。「精神分析途中的困难」,就是它所被称为的东西。事实上,所牵涉的知识并不容易让人明白,像那样,弗洛伊德尽量跟我们解释。甚至是以这种方式,他承受各种误解。这并不是偶然,抗拒的这个著名的术语,我认为我至少在某个地区处理,我就不再唠叨了。但是确定的是,有一个地区,我并不怀疑,抗拒的这个术语依旧很盛行,虽然他显而易见地永远的感动焦虑。然后,我应该说,为什么不敢说:我们自己都难免会有失误。 总是抗拒在助长这些失误。有时,不久人们将会在我所说的话里发现失误。但是毕竟,这并不那么确定。无论如何,总之,弗洛伊德犯过一个错误。他认为仅有一样东西能够对抗抗拒。那就是革命。当他这样做时,他完全遮蔽岌岌可危的东西。换句话说,当他运作知识的某种困难时,会有这个明确的困难。他困淆它,跟实践作为知识的革命所被强调的东西。

在这篇小文章—他后来在「文明及其不满」探讨它—那是最具体的文字探讨哥白尼的革命。那是当时大学知识的一个共同地方。哥白尼—可怜的哥白尼—他曾经完成这个革命。那是他,如所有的教科书所说的—他将太阳放置在中心,并且让地球绕着它旋转。相当显而易见地,尽管这个基模实际上清楚地显示这个,对于这个的「革命」,严格来说,哥白尼并没有偏袒,没有人本来会梦想到,关于这一点,跟他挑起争吵。但是无论如何,这实际上是一个事实,我们已经从地球为中心,转移成为太阳为中心。这被认为是已经对发动政变,如英文教科书说的,是一种打击,对于某些被认为是宇宙中心的自恋者。

第二次打击是生物学层面,弗洛伊德跟我们召唤达尔文,理由是,关于地球上的东西,人们花了一些时间才勉为接受这个新的宣佈,这个宣佈将人的祖先跟现代的人猿视为是堂兄弟。弗洛伊德以这种方式解释人们对于精神分析的抗拒。适当来说,所被攻击的东西是知识的一致性。那意味着,当我们知道某件东西,至少能够对它所说的是,我们知道我们知道。

让我们将他有关这点的回顾放置一边,因为这是核心,他所补充的,换句话说,以自我的形态的焖菜。自我就环绕那点建构,换句话说,知道他知道的这个人,嗯,那就是我。

显而易见,提到这个自我是次要的,关于这个事实:一种知识知道它自己。这种新奇是,精神分析显示的是,它是一种不被它自己知道的知识。但是我询问你们,假如这种知识跟每位其他的人的知识属于相同种类,明确地说,就是动物的知识,在那里,没有人会梦见被惊奇,一般来说,动物知道它需要什么,在那一点,会有什么新奇的东西,某种引起抗拒的东西?换句话说,假如这是一种生活在地上的动物,他仅是投掷自己进入水中,经过一段有限的时间。他知道这对他是没有用的。假如无意识是某件令人惊奇的东西,那是因为这个知识是某件不同的东西。就是我们所理解的这个知识,自始以来就没有什么基础,因为这并非没有意义,自始以来,人们曾经召唤灵感,热诚。换句话说,这个未被知道的知识,在精神分析岌岌可危。这是一个实实在在被表述的知识,像一个语言一般的结构的知识。

所以,这个革命被弗洛伊德提出,我不妨说,它倾向于遮蔽岌岌可危的东西。事实上,这是某件并没有让人明白的东西,无论是革命与否,它是在哪里被产生的颠覆?在这个功用,在知识的功用。这就是没有让人了解的东西,因为事实上,这个宇宙的革命,我们无法确实地说,除了这引起的扰乱,对于教堂的某些医生,这是某件东西,无论如何,它属于如此的特性,我们不妨说,人应该感觉他自己受到它的羞辱。那就是为什么革命的这个术语的使用是如此的不令人信服。因为环绕这一点有一种革命的这个事实是相当令人興奋的,关于自恋。关于达尔文,这确实是相同的情况。没有一种信条将人类的产生放置在比进化论跟高度层次。请不要误解。在某个情况,跟另外一种情况,无论是宇宙论或生物学,所有这些革命都将人留置于相等的位置,作为创造的花朵。那就是为什么我们能够说,这个指称确实没有经过深思熟虑。它或许被设计确实是为了遮蔽,为了传达岌岌可危的东西。换句话说,这个知识,知识的这个新的地位是某件应该牵涉到一种完全是新的辞说的东西。这并不容易维持,直到某个时刻,它尚未开始。

这个无意识,我曾经说过,它具有像一种语言的结构。哪一种?为什么我说是一种语言?因为关于语言,我们正渐渐地稍微知道。人们谈论逻辑的客体-语言,无论它是数学与否。人们谈论元语言。人们甚至谈论有关语言,有一段时间,在生物学的层层。人们谈论没有任何动机的语言。首先,假如我说,我正在谈论语言,那是因为在语言里,岌岌可危的共同点特征能够被遭遇到。语言的存在本身隶属于各种变化,可是仍然会有常数存在。岌岌可危的这个语言,如同我花费这个时间,这个精神,这种耐心来表达的语言,就是这个语言,在这里,我们能够在其中,区别符码跟这个讯息的差别。假如没有这个最小量的区别,就没有言说的空间。那就是为什么当我介绍这些术语,我称它们为「言说及语言的功用跟领域」。–就言说而言,它是这个功用—就语言而言,它是这个领域。言说,言说定义我们能够所谓的真理的位置。我所标示的,从言说来到这个场景,因为我想要使用它,这是它的幻想结构。而且,这是它的谎言的结构。事实上,请不要误解。 真理并没有说实话—甚至连一半的实话都没有—除了在某个情况:当她说:「我正在说谎话。」

就是唯一的情况,当我们能够确定,她并没有说谎话,因为她被认为是知道它。但是不同的是,换句话说,用一个大写的字O,这个很有可能的,真理仍然是说实话,而自己并不知道它。这就是我尝试要标示的,用我的S与O的括弧。确实就是被划槓的S(φ)。至少,你们不能说,无论如何,它并不是知识。因为那些跟随我的人,那是某件必须被考虑到东西,要引导我们自己,甚至它是不合时宜的权宜之计。这就是无意识作为像一种语言的结构的第一点。

雄伯译
32hsiung@pchome.com.tw
https://springhero.wordpress.com

精神分析的性质是言说,甚至是无意识the unconscious的言说,而关怀的书写writing是爱,是欢爽jouissance,是过剩享乐surplus enjoyment。

有容乃大,乃能兼爱苍生!愿老垓蕤像太阳般,溢焕内蕴生命的知识与真理,跟你的普照万物互为辉映!

雄伯说拉康

July 5, 2012

拉康说

他们当中有某些人,我不知道是什么激怒他们,当然是一种文学的激怒,你们在乔治、巴塔里的著作里找到。譬如,因为否则我不会认为他们本来会想到,有「非知识」存在。我应该说,乔治、巴塔里发表对「非知识」的演讲,你们能够发现,或许在他的著作的两三个地方。无论如何,上帝知道,他并没有对它幸灾乐祸,特别是在他演讲的这天,在乔格瑞费, 在圣究门医院。你们清楚地知道,因为这是一个具有文化的地方。他没有发表一个字,这个展示「非知识」的方法倒也不赖。人们窃窃私笑,他们错了,因为现在「非知识」很流行。你们能够找到它,难道不是吗?在神秘主义的几乎每个地方,你们都能够找到它。甚至是从那里,它来。甚至在那里,它具有意义。然后最后,你们知道,我坚持知识与真理之间的这个差异,所以,假如真理并不是知识,那是因为它是「非知识」。亚里斯多德的逻辑:「每一样不属于黑的东西是非黑」,如同我在某个地方注意到。的确,我注意到它,我表达:处于真理与知识之间的这个具体的边界,确实是精神分析辞说被维持的地方。所以,你们瞧,这条道路宽广地开展,高举「非知识」的旗帜。这并不是坏的旗帜。它确实能够用来团结并不存在的东西,毕竟,这是一件罕见的东西,来征召作为客户。譬如,全然的无知。那也顺便存在,它渐渐变得越来越罕见。只是还有其他东西,譬如,有些懒惰的层面,我长久以来曾经谈论到它。然后,有某些体制化的形式,这位善良上帝的集中营,如同人们以前所说,在大学里面,在那里,这些东西受到热烈欢迎。因为它看起来很时髦。总之,整场的哑剧正在上演,难道不是吗,你们先去,真理夫人,这个空洞在那里,不是吗?那是你们的地方。无论如何,这是一个发现,这个非知识。

雄伯说

拉康的这个研讨班标题是「精神分析家的知识」The Psychoanalyst‘Knowledge,指的是分析家关于无意识的知识,也就是,分析家作为应该知道的主体the subject supposed to know。然而,拉康却将分析家的知识解释为所由无知的相关因素组成made up of a correlate of ignorance。这就牵涉到知识与真理的差别,无意识的知识与无意识的真理的差别。

然后,他话锋一转,开始谈论到文学家兼哲学家的乔治、巴塔耶Georges Bataille 谈论的「非知识」non-knowledge。这种「非知识」在当时法国的文学及哲学界是一种显学chic,非常流行,诗人Mallarme 马拉美,剧作家Artaud 阿图德,哲学家 Blanchot 布朗修,甚至神秘主义the mystics的身上都可找到,他们主张作家的沉默silence of the writers,零度点的追求the pursuit of zero point,负面思想的激情the passion of negative thought 等等。当然,会有反讽的时刻,譬如巴塔耶在文化興盛的St Germain des Pres 演讲时不发一语。

于是拉康开始区分无意识的知识与无意识的真理的差别the difference between knowledge and truth。然后说:假如这个真理并非是知识,那是因为它是非知识。If the truth is not knowledge,it is because it is non-
Knowldege。并且引用亚里斯多德的逻辑:「一切不是黑的东西就是非黑。」Everything that is not black is not-black,来佐证。拉康于是强调:真理与知识之间的这个具体边界,确实就是精神分析辞说被维持的所在。This tangible frontier between truth and knowledge is precisely where analytic discourse is held.

这个结论如何理解呢?拉康虽然将精神分析辞说放置在符号界the Symbolic,但是跟主人辞说,大学辞说,及歇斯底里辞说不同。后三者仅是无意识的真理的伪装物semblance,而精神分析则是可能并非是伪装物的辞说a discourse that might not be a semblance。拉康认为弗洛伊德对于无意识是一种发现discovery,而他自己对于精神分析辞说则是一种发明invention。因为无意识的知识包含有「非知识」的不可能界,真理仅能半说half-saying or half-said。用拉康的博罗米恩环结来说,精神分析辞说被放置在实在界the Real ,符号界the Symbolic,与想像界the Imaginary三界交会的集合区,也就是真实界the true。在这里,符号界的病征,通过实在界的无意识的知识与非知识的启蒙,及想象界的创造与发明,昇华成为真理的圣状。

分析家的知识 01

July 2, 2012

分析家的知识 01

The Psychoanalyst’s Knowledge

Jacques Lacan
雅克、拉康

4th November 1971

当我回到圣安娜医院,我本来所希望的是,将会有实习医生,如他们所谓的,在我的时代,他们被称为「精神病院实习医生」。现在,这是精神科医院,以及其他。当我回到圣安娜医院时,我的目标是那些听众。我曾经希望,他们有些人将会露面。他们有一些在这里—我正在谈论实际身份是实习医生的人们—能否请他们举起手?人数真是少得可怜,但是无论如何,我还是心领了。

从那里开始—只要我获得足够鼓励—我将要跟你们说几句话。显而易见地,如同往常,我临时起意说这些话,那并不意味着,我在此没有一些小笔记。但是他们是从今天早上开始被编造。因为我正在努力用功、、、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你们应该感觉你们自己被迫要做同样的事情。有一点我坚持的是这个距离,存在于工作与知识之间的距离,因为让我们不要忘记,今天晚上,我正在提供给与你们的知识,所以没有特别的需要让你们感到身心俱疲。你们将要看出为什么,有些人已经怀疑它,因为他们曾经参加过所谓的我的研讨班。

假如我们正在谈论有关知识,我谈论,在已经遥远的过去,事实上,在佛教,无知能够被认为是一种激情。这个事实,只要稍微沉思一下,就能自圆其说。但是因为沉思并不是我们的强项,为了表达它,我们所需要的就是经验。这是我很久以前曾经有过的引人注意的经验,当我是一位年轻的医生。因为我曾经长久以来,我曾经经常拜访这些围墙—未必是当时的这些围墙—那一定是,那一定从大约是1925到1926年之间的一个日期。在当时的那些实习生—我并不是谈论有关他们现在的样子。医院的实习生,以及那些所谓的精神病院的实习生。无可置疑地,那是一个团体的影响,但是似乎,关于坚持无知的激情,他们差不多在那里。我们可能认为,它跟医药的一部分息息相关。这部分必然后面跟随着目前的摇摆。毕竟,在当时,这种无知的激情并没有忘记,我正在谈论有关无知。我刚刚说过,无知是一种激情,对于我而言,这难道不是一个比较次要的价值?它也并不是一个赤字。那是某件其他的东西;无知跟知识息息相关。

这是一种建立它的方式,用一种被建立的知识解释它。譬如,当我们想要成为医生,在这么一个时代,当然,那是一个时代的结束,呵呵,这是正常的,人们本来会想要获得利益,为显示,为了证明一种无知,团结一致的无知,我不妨说。当这句话被说了之后,在我曾经跟你们谈论关于无知,你们将不会感到惊奇,假如我指出,这个「学者的无知」,如同某位主教所说,在当时,这个头衔并不是无知的证照。那是古萨的尼古拉主教,我顺便提到他。在知识与无知之间的相互关系,是某件我们必须从基本开始的东西,并且看出,毕竟,假如无知,就像那样,从某个时刻开始,在某个地区,带着知识到它的最低层次。那并不是因为欠缺无知,甚至是恰恰相反。

经过某段时间,在医药,无知不再是足够学问来让医药保存,用某件并非是迷信的东西。或许稍侯后,我将会回头谈论,假如我拥这个时间讨论这个字的意义。确实地,因为在这个场合,它所牵涉的东西,关于医药。但是无论如何,为了强调某件关系到这个经验的东西,我确实想要将它连接起来,经过大约45年的拜访这些墙壁—我并不是自夸它,但是自从我提交我的精神分析论文集出版,每个人都知道我多大年纪。那是不方便的其中之一。在当时,我必须说,无知的激情程度,笼罩著圣安娜医院的氛围。那是某件不可能召唤的。的确,这些都是拥有职业的人,在当时,对于精神病院拥有一个职业,是某件相当特别的事情。

有四个人同时进入这个相同的氛围,他们的名字,我尊重地召唤,因为我是其中之一。另外一位,今天晚上,我想要提出,那是亨利、艾伊。我们能够说,难道不是吗?用曾经经历过的时间长度。艾伊让这个无知文明化。我必须说,我向他的研究致敬。你们知道,文明并没有废除任何的不满意,如同弗洛伊德所说的。恰恰相反,unbehargen 成为很不自在。但是无论如何,它具有珍贵的一面。假如你们认为在我刚刚跟你们所的话语,有丝毫反讽的地方,你们就大错特错了。但是你们不得不犯错,因为你们无法想象精神病院的状态,在艾伊献身在那里服务之前。那是某件绝对匪夷所思的事情。现在,这个故事已经往前进展,我刚刚收到一份宣传单标示存在于这个环境的某个地区的这个警告,关于这个运动,它承诺各种反对精神分裂症的火花。人们确实想要我对于这件事表明一个立场,好像对于某件已经是一种反对的东西,我们还能够表明立场。因为坦白说,我并不知道这是否是适当的,发表某些的谈论关于它,根据我以前的旧经验发表谈论。我刚刚确实召唤的这个谈论,在这个场合,为了区别精神分裂症psychiatry跟psychiatrerie精神疾病。精神疾病,或所谓的更贴切的表达,精神病psychoses,这个问题根本无法用反对精神分裂症来解决。无论当地的某些企业对它怀抱怎样的幻觉。反对精神分裂症是一种运动,它的意义是要从精神分裂医师那里解放出来。假如我们以那种方式表达我自己。这是确定的,它并没有採取这条途径。

它并没有採取那条途径,因为有一个特性,我们仍然一定不要忘记,在所谓的旋转,那就是:这个字词是令人赞赏地被选择,为了意味着,回到开始的点。所有已知的东西的这个圆圈,但是被充分地在米契、福科的「疯狂的诞生」的这本书本里证明。精神分裂症实际上拥有一个社会的服务要实践。他说某个历史的转捩点。我们正在经历的这个转捩点,丝毫没有靠近减轻这个责任,也没有减少它位置。那是我们至少能够说的。所以,这让反对-精神分裂症的这些问题,有点并不同时性。

无论如何,这是一个介绍性的指示。但是我想要指出,关于医学的场所,有某件仍然引人注意的东西,用新建立的场所,增添他们一种连续性。就是这个程度,精神分析并没有,关于知识在那里具有的角度,精神分析并没有改进任何东西。精神分析家,从我在1967年到1968年提出的问题的意义来说,当我介绍du psychanalyste 的观念,先前有篇文章,当我在听众面前尝试,当时听众很多,尝试提醒这个逻辑的价值,这篇明确文章的价值。无论如何,让我们离开它,精神分析家似乎并没有改变什么东西,关于某种知识的基础。毕竟,所有这一切都正常。改变知识的基础并不是某件从某天到次日发生的事情。未来属于上帝,如他们所说,换句话说,属于好运,属于那些人的好运,他们拥有幸运的灵感来听我的研讨班。某件东西将会从他们那里出来,假如这些小猪没有吃光他们。这是我所谓的好运。对于其他的人,无所谓好运的问题。他们的命运将由自动机制来规范。那完全是运气的相反,无论是好运或坏运。

我今天晚上想要的是这个。我想要的是,那些,他们可能奉献他们自己的东西,他们使用的精神分析没有留给他们任何机会,我想要避免一种误解并建立,为了他们,以某家东西的名义,就像那样,那就是那些追随我的人的善意的影响。他们曾经足够的了解—尽他们可能—我所说的关于知识是由无知的相关东西组成。所以,那让他们稍微有点苦恼。

他们当中有某些人,我不知道是什么激怒他们,当然是一种文学的激怒,你们在乔治、巴塔里的著作里找到。譬如,因为否则我不会认为他们本来会想到,有「非知识」存在。我应该说,乔治、巴塔里发表对「非知识」的演讲,你们能够发现,或许在他的著作的两三个地方。无论如何,上帝知道,他并没有对它幸灾乐祸,特别是在他演讲的这天,在乔格瑞费, 在圣究门医院。你们清楚地知道,因为这是一个具有文化的地方。他没有发表一个字,这个展示「非知识」的方法倒也不赖。人们窃窃私笑,他们错了,因为现在「非知识」很流行。你们能够找到它,难道不是吗?在神秘主义的几乎每个地方,你们都能够找到它。甚至是从那里,它来。甚至在那里,它具有意义。然后最后,你们知道,我坚持知识与真理之间的这个差异,所以,假如真理并不是知识,那是因为它是「非知识」。亚里斯多德的逻辑:「每一样不属于黑的东西是非黑」,如同我在某个地方注意到。的确,我注意到它,我表达:处于真理与知识之间的这个具体的边界,确实是精神分析辞说被维持的地方。所以,你们瞧,这条道路宽广地开展,高举「非知识」的旗帜。这并不是坏的旗帜。它确实能够用来团结并不存在的东西,毕竟,这是一件罕见的东西,来征召作为客户。譬如,全然的无知。那也顺便存在,它渐渐变得越来越罕见。只是还有其他东西,譬如,有些懒惰的层面,我长久以来曾经谈论到它。然后,有某些体制化的形式,这位善良上帝的集中营,如同人们以前所说,在大学里面,在那里,这些东西受到热烈欢迎。因为它看起来很时髦。总之,整场的哑剧正在上演,难道不是吗,你们先去,真理夫人,这个空洞在那里,不是吗?那是你们的地方。无论如何,这是一个发现,这个非知识。

雄伯译
32hsiung@pchome.com.tw
https://springhero.wordpress.com

Or worse 50

July 1, 2012

Or worse 50

Or Worse
或者更糟糕

Jacques Lacan
雅克、拉康

Seminar 12: Wednesday 21 June 1972

这种言说拥有它的影响,所谓的幻见就是有这些影响组成。换句话说,这个小客体与这个某件东西之间的关系。小客体就是从辞说的影响所被集中的东西,为了引起欲望。而环绕这个某件东西,则是所谓的主体,像一个裂缝一样地被浓缩。这是一个裂缝slit,因为这个小客体就它本身而言,总是处于这些能指的每一个,与跟随的能指之间。那就是为什么主体就它的本身而言,总是并不处于中间,而是相反地,是处于裂开gaping。

是的!为了回到罗马,我能够理解,掌握这个影响,这个相当令人惊吓的影响。在一个影响里,我相当清楚地体认自己,某位名叫范滕那的铜盘的令人惊吓的影响。似乎他已经死了。他曾经显示具有伟大的能力,作为一位建构者,作为一位雕塑家,等等,他奉献他的晚年岁月来创作,这似乎义大利文所谓的「空间裂缝」spacecatura。我不懂义大利文,我请人帮我解释,那是一个裂缝,就像那样,他用铜盘子创作一个裂缝。那拥有某种的效果。那拥有某种的效果,对于那些稍微敏锐理解的人,但是你们没有需要先曾经听过我对于「主体作为分裂」的辞说,你们才能对它敏锐理解。第一位过路行人,特别她是属于女性,她可能会经验到稍微的摇摆。范滕那肯定不是其中一位,他并非完全不能够体认出结构。他认为它太过于本体论。

因此,什么东西岌岌可危?在精神分析,什么东西岌岌可危?因为假如我想要被相信,人们应该认为,这确实是如我陈述的。用「团体」en corps这个术语,尽管具有模糊暧昧性,它能够自圆其说。因为分析家作为一个团体en corps ,建立这个小客体代替这个伪装物。有某件存在的东西被称为精神分析辞说。那是什么意思?在那个时候,我们必须在精神分析辞说里面。换句话说,我们已经看出这个辞说具体成形。我们看出,作为辞说,不是在所被说的内容里,而是在它的表达过程,它让我们能够理解在伪装物,所被牵涉的是什么。

这就是为什么这是耐人寻味的要看出,在宇宙论的传统的结束,如同上次我们被迫理解,这个宇宙究竟是如何诞生?你们难道不觉得那有点是被定了日期吗?但是为了从时间的开始就被定日期,它仍然是被定日期。引人注意的是,这引导皮尔斯到达纯粹逻辑,甚至是逻辑中心logicienne的表达。这是长在树上的水果,跟某种幻觉的表达的疏离的时刻,我将称呼它。从最古老的时代开始,它曾经在这个宇宙论的达到高峰,加入心理学,加入神学,加入随后的一切。

所以,请理解,依照上次跟你们陈述的,请理解这个事实,并没有有关起源的辞说,除了就是处理一个辞说的起源。没有起源能够被理解,除了就是一个辞说的起源。对于我们而言,这是重要的东西。当所被质疑的东西,就是另外一个辞说的出现。关于这个主人的辞说,它们的术语及它们的安排,我将很快地回溯一下。它牵涉到双重的倒转,确实就是这个倾斜的向量的双重倒转。这是非常重要的。皮尔斯敢于跟我们表达的东西,在古代宇宙论的联接时刻,在身体的这个伪装物岌岌可危的东西的充实。他说,那就是辞说处于跟空无的关系。那意味着,每个辞说必须绕着它运转的东西。

S1→S2 0→$
— — — —
$ 0 S2 S1

沿着这条途径,我今年正在尝试要做的东西,就是跟那些拥有分析家功用的人,提出集合理论,为了建议,沿着这条脉络,在逻辑被正式化的这些陈述所利用的这个脉络。沿着这条脉络,他们自己必须成为课程,组成自己。组成自己,为了什么?他们应该跟我早先所谓的东西区别出来,跟这种填塞,这个内部,这个插入,这种差距,处于身体与享乐的层次,伪装物与真理的层次。为了看出,就在这里,这个问题被提出:什么应该被放进去,那并是好的感觉,也不是明智审慎。 它必须处理某件不同的东西,这个不同的东西有名字,被称为是解释。前天,这个解释被书写在黑板上,以三角形的形式,被描述为解释者的符号学,以符号再现的形式。

在此这个客体。为了显示这个关系总是三元关系。换句话说,这对符号再现的客体,总是必须被重新解释。这是在精神分析岌岌可危的东西。这个解释者就是分析者。这并不意味着,分析家并没有在那里帮助他,为了稍微逼迫他一下,朝著这个0的方向,为了被解释。

我们确实必须说,这个能够被做,在单一的分析家的层次。理由很简单,假如我正在说的是真实,换句话说,仅有沿着逻辑的脉络,所被说的内容的表达被抽离出来,而不是从这个表述过程,假如,总之,他从解释者听到,这个解释者以分析者的名义,他佔有这个话语权。呵呵!精神分析的辞说始终是从事实际上是弗洛伊德以前说过的东西,没有跨越界限。一旦那形成共同辞说的部分,现在情况并不是这样,这进入好的感觉到架构。

为了让解释进步,成为可能,依照解释跟客体的这个关系,请注意,什么岌岌可危?在皮尔斯的这个客体是什么?从那里,这个新的解释,对于它能够到达的东西是无穷尽的,除了确实有一个限制。那确实是精神分析辞说应该到达的东西,只要它没有陶醉于它目前的停滞不前。

什么东西必须被用来代替皮尔斯的基模,为了让它跟我都精神分析辞说的表达相一致?那是非常简单的事情,因为在精神分析的治疗,岌岌可危的这个影响,并没有其他的符号再现,除了就是这个小客体。这个小客体,分析家确实让他自己成为这个小客体的符号再现,在伪装物的位置。

岌岌可危的这个客体,实实在在就是我在此所质疑的,用我的两个公式,那实实在在就是这个,言说作为被忘记的这个事实。对于每个人而言,这是受到质疑的客体,在表述时,我在哪里?因为假如这是显而易见的,神经症展示它自己,那确实是因为某件东西跟我们解释,弗洛伊德提出关于欲望的东西,具有模糊性。这是完全真实的,有欲望的梦,但是当弗洛伊德分析他的其中一个梦,我们能够清楚地看出,什么欲望岌岌可危。那就是想要提出,跟欲望相等的东西,等于零。

在1956年4月11日稍后的一个时期,在1957年,确实地,我分析「艾玛注射的梦」。如你们想象的,那个梦被记录有关一位大学的人物,在一篇目前广泛流传的论文。以这种方式,我姑且不说它被听到,因为这个人并不在那里,他研究笔记。他研究笔记,然后他认为,这是可能的,增加一些他自己的观念。但是这仍然很清楚,假如有一件事情,艾玛的注射的这个崇高而神圣的梦容许显示:这是明显的东西,它应该,自从我宣布这件事情以来,它本来应该被利用,被精神分析的任何人利用,我就将它留在那里。因为毕竟,如同你们将会看出,这件事情并没有拥有那么多结果,假如依照我最近的回忆,睡眠的本质确实就是身体跟享乐的关系的悬置,那是显而易见地,欲望就它的本身而言,依靠剩余享乐。尽管那样,它并没有要被放在括弧里。

这个梦所激发的,它所编织在一块的,我们清楚地看出,用什么方式,及用什么东西,用白天日子的残渣,如弗洛伊德所说,换句话说,用记忆的表面依旧完全存在那里的东西,而不是在它的深处里。连接梦的欲望跟无意识的东西,就是我们必须运作来解决这个解决的东西,为了要解决这个相等于零的公式的问题,为了要找出这个根,由于这个根,它发挥的这个功用被取消。假如它没有被取消,如他们所说,会有一个觉醒。由于这个觉醒的结果,当然,主体继续在他的生活里做梦。

假如这个欲望在梦里令人感到興趣,弗洛伊德强调,因为有些情况,我们无法在里面解决幻见,除了就是注意到,那个欲望—它容许我表达我自己,因为当时,我将会已经获得这个目的。它没有证明自己存在的理由。那是,某件事情曾经发生,那就是邂逅。从这个邂逅,神经症继续下去,梅杜莎Medusa的头直接被看见,我们早先提到的这个裂缝slit,因为就它的本身而言,它没有解决方法。那确实是为什么在大部分人的这个梦里,实际上岌岌可危的是欲望的问题。欲望的问题,因为它提到更深远的东西,提到结构,由于这个结构,这个小客体,它就是主体的这个分裂spaltung的原因。

是的! 所以,是什么将我们跟我们探讨的这个人连接一块?我们曾经跟他一块突破对身体的最初理解?分析家在那里,难道就是对于她心怀怨恨,因为没有足够性爱或充分地享乐?那又怎样?是什么将我们跟这个人连接在一块?她跟我们一块从事这个立场,所谓的病人的立场?

你们难道不觉得,假如我将每个墙壁挂著的兄弟这个术语,连接到这个轨迹:自由,平等,博爱,我询问你们,在我们所处的这个文化的时刻,我们是谁的兄弟?一切辞说当中,除了在精神分析辞说,我们还会是谁的兄弟?老闆是普罗阶级的兄弟吗?你们难道不觉得,兄弟这个字词,确实就是精神分析辞说给予它的存在的字词吗?即使仅是他所带回来时,是所谓的家庭背景?你们认为,那仅是要避免阶级斗吗?你们错了,这起源于家庭争吵以外的许多东西。我们都是我们病人的兄弟,因为就像他,我们都是精神分析辞说的儿子。

为了再现我指明是这个小客体的这个影响,为了让我们自己成为这个废料产物,由于欠缺作为这个支持,仅有紧捉住将要成为的这个卑下,由于我们,它将诞生地说,说那是解释,自然是借助某件东西。这个东西就是我邀请分析家用来支持他们的东西,为了值得这个移情。为了用这个知识支持他自己,凭借处于这个真理的位置,它质疑它自己本身,关于在知识的结构,什么被牵涉到,从如何做,到智慧的知识,从我们解释的过程的知识。但是假如不是他自己本人,他奉献他自己去说,谁能够做它?除了从这个兄弟,我们的兄弟,谁将会给予我们狂喜?

我的意思是,从精神分析所诞生的东西,从主体的层次所诞生的东西,从这个言说的主体,这个分析者的主体所诞生的东西,是某件东西,凭借它,用他的灵魂会思考,亚里斯多德说。分析者用跟他建议的这个粪便分析,以他的分析家的形象,这个小客体。就是用这个,某件东西,这个分裂的东西应该被诞生,那实实在在就是,一切都说都做了—为了要从事某件东西,前天,这个东西被跟你们提出,关于皮尔斯。那实实在在就是这个手臂,凭借它,一个衡量的天平能够建立所谓的正义。我们的兄弟转变形态,这就是从精神分析的召魂仪式所诞生的东西。这就是我们被连接到我们错误地所谓的病人。

这个准性生殖parasexal 的辞说,呵呵?我们必须像那样说,那个指挥棒必须被交回去。我不想要独特地将你们留置在某件过分甜美的东西。兄弟的这个观念,如此坚固地被盖上戳记,由于几世纪以来,各种的明智审慎,凭借着回到这个层次,回到一个辞说的层次。那将会拥有我刚才所谓的它的回转,在支持的层次。

用这一切,我并没有跟你们谈论到父亲,因为我认为跟你们已经说过足够多,关于他,足够地解释,为了跟你们显示,环绕着这位统一的人,这位说不要的人!每一样普遍性的东西能够被作为基础,应该作为基础,不得不作为基础。当我们回到身体的这个根源,假如我们重新推崇兄弟这个字词,他将会全速进入,让人感觉良好!

因为我一定仍然不要让你们通过彩色的眼镜,观看这个未来,你们应该知道,什么事情正在产生,我们还没有观看到它的最后结果,就它而言,它根源于这个身体,在身体的这个兄弟之间的博爱,它变成种族主义。关于这个种族主义,你们还没有听到这个最后的结论。结束!

雄伯译
32hsiung@pchome.com.tw
https://springhero.wordpress.com

Or worse 49

June 29, 2012

Or worse 49

Or Worse
或者更糟糕

Jacques Lacan
雅克、拉康

Seminar 12: Wednesday 21 June 1972

我们仍然必须清楚尝试看出的是,弗洛伊德所介绍的东西是某件—人们想象我不知道它,因为我正在谈论这个能指—回到属于身体的基础的东西。这意味着,由于完全独立于他们用来表达的能指,有四个极端被决定,从确实作为无法被掌握的享乐的出现本身。呵呵!这是为什么这其他三个会被产生。作为回应,第一个是真理,它已经暗示辞说。那并不意味着,真理能够被说。我自己这样说真是要自己的命:真理无法被说,它仅能够半说。

但是无论如何,关于享乐,无论如何,它存在。我们必须要能够谈论它。结果,有某件不同的东西被称为表达。呵呵,总之,我一整年都在解释。我花费足够时间表达它,因为,为了表达它,这是所必需的事情,为了让你们看出:我拥有这个必要性,我继续前进的方式,确实地,我永远无法能够表达它作为一项真理。这是必须的,依照对于所有人而言,命运是什么而定。你们必须环绕这个命运。更加确实地说,你们必须看出命运如何运转,它如何倾覆,一旦你们碰触它,它如何倾覆,以及直到某个时刻,它会足够不稳定,会造成各种错误。

无论如何,假如我提出,提出—它仍然要求某种的厚颜—「可能不是伪装的辞说」的这个标题,我认为,那是要你们理解,你们已经理解,辞说的本身总是某种伪装的辞说。假如某个地方有某件东西授权我某种的享乐,确实地,那是为了要伪装。从这个出发点,我们能够成功地构想这个我们仅能在那里掌握的某件东西,但是以已经带有确定的方式。由某个人作为确定。他的记忆力,我必须表示佩服。依照我的书写,这个记忆力给予这个「错误」me相同的感觉,这个「错误体认」得「错误」,这个人曾经被大家所怀念,所以岌岌可危的是要嘲笑他的文字,也就是柏拉图。仍然,假如有某个人曾经理解在剩余享乐所牵涉的东西,某件让我们认为,柏拉图不仅是「理型跟形式」,而且是我们拥有跟某种格局有关的一切。我同意,这种格局会有真理显现,表达这些陈述。柏拉图仍然是这个人,他曾经提出这个二元关系的功用,作为每件事情会发生的这个停顿点,在那里,每件东西都漏失。有伟大,必然会有渺小,有老年,必然会有年轻人。这个二元关系就是我们的损失轨迹,漏失的轨迹。由于这个轨迹,它被迫要塑造「理型与形式」的这个「一」。而且,这个「一」立即被发动,被铭记。是的,这确实是因为像我们,被投掷进入这一个补充—我谈论关于所有那个在1956年4月11日。这种补充,处于这种补充与补助之间的这种差异。

无论如何,自从1956年以来,我曾经说得很清楚,关于这一切。似乎,它本来能够充当让某件东西具体化,在应该被实践的这个功用的这一边,分析家的这一边。它似乎是如此的不可能,比其他的功用更不可能。人们仅是梦想模拟伪装它。是的!所以,它环绕这一点运转,看到某些东西是必要的。事实上,处于这个支持之间,在身体的层次所发生的事情,意义就从那里出现,但是没有形成结构。因为在我刚刚陈述关于享乐之后,关于这个真理,关于这个伪装物与剩余享乐,作为在此构成这个基础,这个场域,如同前天被这个人表达,他愿意来这里跟我们谈论关于皮尔斯,因为皮尔斯注意到,他曾经了解我正在言说的东西。这是没有意义的,告诉你们,差不多就是在相同的时代,我产生皮尔斯的四分图。当然,那并没有用途。因为,你们很可能认为,对于普遍性的总体模糊的谈论,无论是肯定或是否定,关于特殊性,情况也是相同。对于仅是会梦想的人,在我们重新发现他们自己的各种把戏,本来能够有什么影响呢?

是的!这个场域在此。实际上岌岌可危的是这个身体,跟它强烈的感觉,对于这些感觉,我们无法予以掌握。因为它并不关于真理,伪装物,享乐,或剩余享乐,人们大作哲学表述。哲学表述被做了,从这个时刻开始,有某件东西填塞开始,填塞这个支持。这个支持仅能够从辞说被表达。它用什么来填塞它?的确,这必须被说出来,你们大家都是由什么组成,尤有甚者,假如你们知道一点哲学,那有时会发生,但是当一切都说都做了,这是罕见的,你们尤其是现实份子astudees,如同我有一天说的。你们处于这个位置,大学辞说定位你们的位置。你们陷套其中作为样版a-formes。有段时间,曾经有一个危机,但是以后将会谈论它。这是需要的。现在的问题不一样。

你们确实必须考虑到,你们基本上依靠的东西是主人辞说—因为毕竟,大学并不昨天才诞生。仍然,这是第一个产生的辞说,就是这个辞说维持下来,几乎是没有多少机会被动摇。它能够被弥补,被平衡,被某件可能是,无论如何,将会有一天,被精神分析辞说动摇。在主人辞说的层次,我们能够非常清楚地说,在辞说的领域之间,在辞说的这些功用之间,依照它们所被表达的,被这个第一能指S1,第二能指S2,及这个0的空无。这个身体,你们在此代表的这个身体,作为分析家,我正在跟你们演说。

因为,当某个人第一次前来我的办公室看我,我强调我们用礼貌性的谈话开始谈论正事。重要的是,这是两个身体的面对。确实是因为它从那里开始,两个身体的遭遇开始,从那个时刻,当我们开始讨论精神分析辞说,就不再有身体的任何问题。但是这个事实始终是,在这个层次,辞说发挥功用,这并不是精神分析辞说,被提出的问题是:这个辞说如何已经成功地掌握身体。

在主人辞说的这个层次,这很清楚。在主人辞说的层次,从那里,你们的存在作为一个身体,被塑造,请不要伪装说不是。无论你们如何轻描淡写,这是我将所谓的感觉,非常确实地,很好的感觉。在身体与辞说之间,分析家侃侃而谈,以假装称它是情感。显而易见地,你们在精神分析受到影响。这就是为什么精神分析会存在。这就是他们显而易见地宣称确定不要滑溜,他们在某个地方一定用某种的利益。美好的感觉,它们是用什么形成?呵呵,我们被迫到达这个,在主人辞说的层次,这是显而易见地,它们是由明智合理形成。这仍然是一件好事情,在我正在言说的时刻,不要忘记。在那里,我是法律系的客人,不要失败于体认,这是明智合理,没有别的,作为美好感觉的基础。当某件像那样的东西突然来临,感动你们的心灵,因为你们不很清楚知道,你们是否会稍有回应,对于精神分析曾经进行得很不顺畅的方式,请注意听!呵呵,让我们更加清楚表达!假如没有法则必然论,假如没有明智合理,这种扰乱会在哪里?这个所谓的感情表达?有时这仍然是必要的,稍微忠实地言谈一下。「稍微」意味着,我刚刚所说的东西,并没有涵盖一切。我也能够言说某将不和谐的东西,跟我刚刚所说的。那将也是真理。

拉康说

这确实是所发生的事情。这确实是仅是发生的事情,当仅是凭借这个事实,不是属于辞说的这些功用的滑溜到四分之一转,半转,全转,两个四分之一转,这恰巧是因为在这个三加一,仍然有各种向量,我们能够清楚地建立向量的必要性。它们并没有属于这个三加一,也不是属于真理,也不是属于伪装物,也不是属于任何诸如其类的东西。他们起源于这个事实:这个三加一是四个。根据这个简单的条件要求,应该有两种意义的向量。换句话说,应该有两个到达,两个离开,或是一个到达,一个离开。你们绝对被要求要发现到,他们垂悬在一块的方式,起源于四这个数字,没有别的。当然,伪装物,真理,享乐,及剩余享乐,无法被填加在一块。所以,它们本身无法成为四。实在界确实是在这里。事实上,四这个数字,就它本身而言,完全本身就存在。这也是某件我说的事情,在1956年4月11日。但是确实地,,我当时还没有完整地想出。而且,我当时甚至还没有完全构想好。仅是对我所证明的东西,我正在遵循一条很好的脉络,因为这个事实,我当时说,四这个数字在此时一个基本的数字,这样我们才能够记得,这个数字证明我仍然是在正确的途径,因为,现在,我并没有发现任何东西是多余的,在所有这一切。在它需要的当时,我说它,在有关精神疾病的问题的当时。

雄伯说

拉康将辞说分为主人辞说,大学辞说,歇斯底里辞说,及精神分析辞说,前面三个是伪装物semblance,而精神分析可能会是不是伪装物的辞说a discourse that might not be a semblance,故说四是三加一tetrad。若是换喻伪装物,真理,享乐与剩余享乐,它们并不能凝聚在一块,伪装物与享乐在符号界,而真理与剩余享乐在实在界,故说两个向量到达,两个向量离开,或是一个向量到达,另一个离开。

拉康在1956年4月11日,则是将四的数字,建构为一个基本的数字,为了我们能够记得。因为「一」作为能指signifier,跟符号sign不同,它原先是由0与1组成,代表对于另外一个能指(0+1)的意义,因此这个「一」的能指是以四作为基数,彼此才能记得,才不会成为精神疾病。

拉康说

没错!所以,问题是这个,无论这些感觉—请不要受到正在离开的人的干扰,他们在这个时刻必须这样做,他们必须去参加某个人的葬礼,对于那个人,我在此表示我的怀念。他说从我们的学院的某个人,我确实对他怀念不已。我遗憾我不能够亲自去参加悼念,因为考虑到我在此的承诺。是的,处于辞说的功用跟并非是辞说的意义的这个支持之间,后者并不依靠任何被说的东西,在精神分析辞说所拥有的,会是什么东西?每一样被说的东西都是伪装物。每一样被说的都是真实。除此而外,每一样被说的东西,都给予享乐。所被说的内容。今天,我重复一遍,我重新书写在黑板上:「我们正在言说作为一个事实的这件事始终被隐藏在所被说的内容背后。」所被说的内容实实在在就是在所被了解的内容里,那就是文字。仅是说它,是不同的事情。仅是说它,在一个不同的层次,它是辞说。用关系的术语而言,那是将你们凝聚在一块的东西,跟那些未必是在现场这里的人。我们所谓的关系,religio,这个社会的凝聚,发生在某些的交织网络,它们并不是偶然发生的,它们成为必要,由于在能指化的表达里的这个某个秩序,几乎没有多少犯错的范围。为了让某件东西能够在里面被说,这是需要的,这是需要的,应该要有某件其他的东西,除了你们所想象的东西,你们所想象的,在现实界的名义下。因为现实界,确实就是从这个言说出来。

雄伯说

拉康开始区别,在精神分析辞说里,辞说的功用跟并非是辞说的意义之间,会有什么存在?他说,所被说的一切是伪装物,然后又说,所被说的一切是真实。听起来是悖论,原因是精神分析的真理仅能半说,因为一半在符号界,另外一半在实在界。从符号界而言,所被说的一切都是伪装物,从实在界而言,所说的一切都是真实。

然后,拉康又说,所被说的一切都给予享乐,我们正在言说作为事实,始终隐藏在所被说的内容背后。因为所被说的内容是文字word,而言说它to say it,确实辞说。文字也许仅有研讨班的现场听到,但是辞说的意义扩大到现场以外的社会凝聚的关系。也就是拉康对于精神分析言说者the saying定义,是广义地涵盖到整个现实界的众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