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丽嘉瑞论梅洛庞蒂的交织

梅洛庞蒂

从某个意义而言,假如我们想要明确表达人类的身体的建筑学,它的本体的架构,以及它如何看见自己及听见自己,我们将会看出,身体的的沉默的世界是如此强大,以致于语言的所有的可能性已经在里面被给予。我们作为看见者的存在已经被给予(也就是,我们说,我们作为将世界转回它自身的生命实存,它们通过到另外一边,他们用眼睛互相看见。
(p.179)

从梅洛庞蒂的观点,世界转回它自身。看见者并没有张开眼睛给这个世界或他者,在寻求及尊敬他们的差异的视阔的沉思当中。他翻转这个世界,如同他翻转他的手,他的玩物,他的创造吗?他能够将世界的结构投掷进入它的深度,或成功地涵盖它吗?但是什么姿态,什么姿态的品质能够让他相信,他已经涵盖这个世界?为了思想,梅洛庞蒂所需要的是直觉,还是信仰?一个他必须给出自己的场域?一个循环回到当思想进行时的相同的点的场域或思想?为了要进行下去。就像地球环绕太阳移动及环绕它自己的太阳?我们将会感觉,遭遇这个世界,观看他者,在这些循环的各种交会点?互相看见,通过他者看见每一个?

互相看见,假如我们发现自己在这个过程当中,处于让互相看见成为可能的迴圈的交会处?那似乎并不是一件被给予可见物与看见者之间的可逆性,过程的问题,可逆性对于这个「我」与这个「你」所涵盖的封闭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面,运动是如此的强烈,以致于需要特殊的运气,两位看见者才会互相看见,在相同的迴圈的轨道和交岔途径彼此发现对方。或是互相观看,当他们走在平行的线上。或偶然会发生的是,他们互相看见彼此的眼睛?这是非常不可能的另外一个可能性。为了让这件事情发生,必须要先发生两位看见者吸收这个普遍性的世界,它的影响,这个世界,以确实相同的方式,他们在空间与时间的相同的点发现对方。这样的运气或机率太不可能?或是这样的恩典太不可能?在某个时刻,它让我们互相认同。

但是梅洛庞蒂并没有谈论这点。其余的部分仅会上肉身的幻梦。我们从来没有互相看见对方,我们并没有看见互相的眼睛。无论言说是多么的普遍性,我们的世界将我们分离,我们从没有跟它分离的世界。无论如何,依照这种我们怀抱的关系,在梅洛庞蒂的分析里。我们「将世界回转到它的自身」,并且「通过到另外一边」,因为我们是看见者?无可置疑地,在每个瞬间,对于可见度的视阔的保护薄膜,但不是对整个的世界。这个世界将必须被完成。这是可能的,假如身体的建筑学的这个解释,它的本体论的架构,显示所有的语言的可能性在沉默的世界被给予。假如没有语言,这个世界无法被感觉,可是,所有的语言都虚拟地存在于沉默当中。所有有待被说的东西是,世界跟主体是异质同形,反过来说也是一样。整体被封闭在迴圈里。没有新的事情发生,仅是处于世界与主体之间的这个永恒的编织。这个编织假设,主体看见整体,它是一切事物的敏锐洞见,一览无遗。世界与他自身都被洞见。假如所有的语言都已经驻居在主体与世界的沉默里,就像它们的本体论的组织,那么我将能够将世界回转到它自身,及回转到我自己,当我已经通过到另外一面。我正在跟语言的世界玩弄圈套遊戏吗?我增加了什么?或是我拿走什么?它总是一样。我环绕这个「中心」,这个锚碇点旋转,而没有更加靠近。我继续重复一个或许让我掉入,让我深入的姿态吗?掉入与深入这个世界?依照梅洛庞蒂,生命精力在这个纺织机的来回答动作里玩得精疲力尽。但是以这种方式编织可见物与我的眼神,我同样有理由说,我封闭它们,避开我自己。这些织料越来越紧,将我带进它,在那里庇护我,但是也囚禁我。

以某种的方式,这个主体从没有进入这个世界。他从来没有从这个分解当中出现,让他能够对他者说「你是谁」的这个分解。但也是说「我是谁」。当我们在一块时,我们互相代表怎样种类的事件?无可逆转的各种事件,除了在跟死亡相关的地方。梅洛庞蒂企图的这个肉身的现象学是无可置疑的。它并没有空间或中间,给两者之间质疑的自由。没有小他者或大他者来让这个世界保持开放。没有创世纪。没有神的恩典。因为人已经变成神,他运作与玩弄这个世界,直到它精疲力尽?非常小心地。但是没有某种的倦怠吗?由自己感受的。

梅洛庞蒂

从某个意义来说,理解一个词语实实在在就是用它自己响亮的存在充分地欢迎它,或者,如同我们清楚表达的,听见它所说的东西。
(p 179)

在此,意义跟声音混合,所被说出的东西的锁链的整体性,被融合于文辞锁链的各种差异化。它用文字给予那些有耳朵听见的人们,以及那些被定位于被文字笼罩的风景。它因此仅是言说的变调。每样东西都被给予,里面与外面。它始终仅是要欢迎,解密,诠释,与听见。

梅洛庞蒂

从某个意义而言,哲学的整体,如同胡赛尔所说的,就在于恢复能给予意义的力量,意义的诞生,或是疯狂的意义,由语言所给予的经验的表达。它特别澄清语言的这个特别的领域。
(p 179)

每样东西都被给予,可是哲学的功用就是要恢复给予意义的力量,意义的诞生,或疯狂的意义。问题是: 假如没有改变语言的基础,哲学能否能够可能做到?假如没有撤销这个假设:可逆性是最后的真理?这是一个必须被质疑而且被展开的假设,假如尚未被听见的意义将会存在的话。这是性化的语言的意义,它通过言说,以及在这个世界里,遭遇无法还原成为它的性别,它不可能跟它拥有可逆性的关系,而没有剩余物。

雄伯译
32hsiung@phcome.com.tw
https://springhero.wordpress.co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