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丽嘉瑞论梅洛庞蒂的交织

梅洛庞蒂

我们将必须更加仔细地遵照这个转移,从沉默的世界转移到言说的世界。目前,我们仅是想要建议,我们既不能够言说毁灭,也不能言说沉默的保存(更不能言说保存的毁灭,或毁灭的实现—那并不是要解决,而是要提出问题)。当沉默的视像形成言说,当轮到言说展开命名物与可说物的领域时,它铭记它自己在那个领域,在它的位置,依照它的真理—总之,当它将可见物的世界的结构变形,并且让它自己成为心灵的凝视—这总是凭借相同的逆转性的基本现象。这个逆转性维持沉默的感觉与言说,它凭借理念的几乎是肉体的存在,以及肉身的升华,展示它自己。
(p.179)

对于梅洛庞蒂,沉默并不存在。沉默的世界的结构是如此强大,以致于语言的所有其他的可能性在那里已经被给予。因此没有一样东西关于语言里的欠缺的忽视,或关于将会铭记自己在沉默里的创造的虚拟。没有任何新的东西能够被说。没有一个能够说出沉默的方法能够被杜撰。每样东西都在那里,并且不停地被逆转。正如在可见物的情况。除了其他的功能之外,言说拥有将可见物的沉默,带进响亮,将沉默及言说本身蜕变成为心灵的凝视,「总是凭借着可逆性的相同的基本现象。这个可逆性维持沉默的感觉与言说,它凭借理念的几乎是肉体的存在,以及肉身的升华,展示它自己。(p 179)

理念的这个几乎是肉体的存在,以及肉身的升华,是诱拐性的表达与假设,可是令人困惑的假设,因为它们的永恒性,它们的循环,或轮转,总是已经在那里。在那里,让理念成为肉体并且升华肉身的工作,永远没有被完成。假如我们始终保留在可逆性的状态—这个最后的真理,那将是足够。为了让这些运作或这些情况发生。虽然它恰恰相反。假如可逆性并没有被中断,肉身的升华无法被完成。

换句话说,假如这个线索被切断,跟母亲的世界及其各种替换物的分解式的交换,就会没有休止。肉身的升华如何能够发生?它在一个封闭的迴圈里持续生成不已,以一种跟大他者的滋养的关系。它被升华,为了屈从于跟大他者的结合?情况似乎并不是这样。它让一种情况永久存在吗?用它的永恒性维持它,废弃它的切割及震吓?在此所谓的可逆性或许是,凭借它,主体在外部产生某些的粘液薄膜,然后重新被它涵盖。肉体的某些建构无可置疑地发生在那里。但是总是在它跟母体空间的孤独的关系。丝毫不存在著他者女人的任何肉体理念的痕迹,也似乎没有肉身跟他者的关系的升华的痕迹。充其量,只有胎盘滋养的替换的炼金术。某种的表层代表主体,世界,及它们的交换的考古学。但是这种考古学已经存在。主体与世界将会已经被完成,即使当他们正在从事形成他们自己。他们将会建构自己跟保持不变的场域与视阔的关系吗?为了改变这个主体,他的语言,他的世界,每样东西将必须被瓦解及重新铸造,包括所谓的语言的可能性,它的场域与基础。普遍性言说的这个假设将必须受到置疑,在那里,我们交换,如同在某个没有改变的先前给予,先前假设的交换。

雄伯译
32hsiung@pchome.com.tw
https://springhero.wordpress.co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