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丽嘉瑞论庞蒂的交织

梅洛庞蒂

但是,正如对于我而言,光是我的眼神对于X而言,应该是可见物是不足够的,它应该是对于它自己是可见物,是必要的,通过一种躯体,逆转,或魅影般的现象。这个现象光是从我被诞生的这个事实就会发生。
(p.178)

为什么诞生暗示这种自性存在论?它确实是暗示著孤独。但是孤独应该被代表,作为这个「依靠自己的躯体」吗?特别是通过一种魅影般的现象?这个魅影与肉体都归属于相同,还是不同的秩序?它们如何互相表达它们自己?互相排除它们自己?即使我能够碰触我自己,用我身体的许多部分,我并不可能看见我自己,在这一些里面。特别是,我并不可能看见我自己的眼神。我能够部分地看见我自己,凭借缩小我的视象的领域。我看见我的身体的某些部分。但是我永远看不见我的脸孔—当然,我需要一面镜子来看就它,我永远没有看见它,在形成它的肉体的可见度的活动的期间。从自然通过到文化,再现表象的赌注那里,我的脸孔代表岌岌可危的东西吗?我也困难看见我的背部。我总是正在被这个脸孔的他者遮蔽,揭露,及违背。 我无法保护我的身体的部分,避开眼神。

我也将看不见这个粘液mucous,我的肉身的最亲密的内部,也看见我的手指的皮肤的外在的碰触,也看见这些相同的手指的内部的感觉。除了看见另外一个门槛,从外部通过到内部,从内部通过到外部,在内部与外部之间,在外部与内部之间。我将总是感觉经常被这个他者遮蔽,被揭露,违背,处于我无法保护用眼神保护的这个维度。这些粘液的薄膜逃避我的掌控,正如我的脸孔,可是方式不一样。联合的手,不是握住另外一只手,或互相握住的手,而是没有掌握的那种碰触,就像嘴唇。这些联合的手或许代表粘液的亲密的记忆。

至于镜子,它们给予进入可见物的另一个秩序。寒冷,冰冷,被冰冻-及冰冻人,毫无尊敬身体成长具有的生命,运作的特质。我在镜子里看见我自己,好像我是一位他者。我将那位我是的他者,在他者与我之间的镜子里,这让他者的倒转的身体成长的经验狼狈不堪。譬如,他者的左手能够捉住我的右手。让我更加地被动,比起属于我自己,及在我自己碰触之内的任何被动。强迫我进入我的视阔的内部与超越。在所有的可能的掌控当中,无论它是一个事件,或一个意外,看情况而定、、、在镜子的他者与倒转我的他者之间,也有相同的他者,既更加靠近,也更加遥远。它也是可见物的一个现象,假如考虑到,他者并没有实践它,而是保留我的眼神,当它看见他时。他看见我独自无法看见的东西。我们构成这个互相的忽视,各别对对象的忽视,不可见物里的各种空洞,而不是子宫内的生命,或严谨意义的肉体关系。我们消失进入那个黑洞,各别进入互相的黑洞,连续地。

传统上,人宣称看见的这个人,他的视阔将不会他自己的视象,与被看见他的他者的眼神,从一端被贯穿到另外一端。这个信仰,这个掌控的意志,可能构成肉身的其中一个最基本的幻觉。在恋爱关系放置一道禁令的萤幕或盔甲。既是不可见,又是看见一切的上帝的假设,弥补他者的目盲的凝视。

我的脸孔总是在黑暗里。它从来没有被诞生。这可能是为什么它在形上学里岌岌可危,因为形上学想要还没有清晰的东西,豁然开朗。形上学对于母亲的,子宫之内,维持最激烈的战神polemos:无法还原的黑暗。

(奇怪的是,当雅克、拉康将进入魅影世界理论化时,他描述婴孩跟它的母亲看见它们自己,及互相看见,在相同的镜子里。假如婴孩在镜子里看见的不仅是他自己一人,它如何区别它自己跟它的母亲?他冒着这个危险,重新复制,或创造一个跟母亲令人混乱的融合,假如他跟母亲一起进入这个他者的世界。

而且,他似乎并不需要一面镜子来观看他的母亲,并且感觉她作为你。镜子的功用充当是差异的剑,通过到一个世界,而不是生者的这个世界。而不是充当将会让小孩进入脱离母亲的世界的途径。肯定这个将等于是说,他欠缺使用他的眼睛的能力,包括作为镜子,他需要一面镜子来看就他者。)

梅洛庞蒂

也且,假如我的话语具有意义,这并不是因为它们代表语言学家将会揭露的系统的组织,那是因为那个组织,就像眼神,回溯到它自己:这个运作的真理的话语是个模糊蒙昧的地区,被启发的光就从那里而来。如同沉默地反映到身体自己,就是我们所谓的自然的光。
(p.178)

假如我的话语具有意义,那是因为它们碰触到他者,从我的感觉到启始点,并且曾经碰触到他者,它们组织一个可能的驻居,在这些感知里。当他者理解时,他给予我的驻居,并且将它还给我。只要他或她居住并且以一种可居住的方式,跟他自己或她自己扯上关系。只要我的话语,具有一种驻居的意义。此时,「组织」的必要性出现,这一种「房屋」并没有将它自己跟各种感知隔离,而是庇护它们,并且让它们能够居住,共同居住,社会上以及政治上。

梅洛庞蒂

真理的运作话语就是被启发的光来自的模糊蒙昧地区。
(p. 178)

在真理的话语里运作的东西始终是模糊蒙昧,一旦光被启发。因此光及其各种名称,以并不清晰的效率或有效性作为基楚。这个母亲-女性被从事于,被扮演吗?
当它始终保持在模糊蒙昧里,特别是保持在它的社会的影响有关的地方?

雄伯译
32hsiung@pchome.com.tw
https://springhero.wordpress.co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