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丽嘉瑞论庞蒂的交织

梅洛庞帝

我们必须首先了解,我的眼睛之下的这个红色并不是如同总是所说的,仅是一种薄膜,没有厚度的存在的薄膜,既是无法解释,也是明显的薄膜。我们曾经或还没有接收到它,但是假如我们已经接收到它,我们知道这里面的一切,最后,没有什么可说。它要求专注,无论是多么短暂的专注,它从一个比较不那么明确,更加一般性的红色出现,在那里,我的凝视被陷住,在固定它之前,沉落到它里面,我们轻易地这样说。既然我已经固定它,假如我的眼睛贯穿进入它,进入它的固定的结构,或假如它们再次开始四处漫游,这个薄膜重新开始它的氛围的存在。它的明确的形式跟某种的织料的某种羊毛,金属,或渗透性息息相关。跟这些参与比较起来,这个薄膜的本身并无关紧要。

(p 165)

颜色从来就不是没有厚度的存在的薄膜,在它跟某些景象的对比区别。颜色必须要先专注,先考虑它的环境,它出现那里的支持的质料,才能被解释。红色是跟它的材料场域的功能相一致的红色,红色无关跟那个材料场域区分开来。而且,红色的观念是不可能的。我们能够过分地说,红色没有意义。颜色无法从它的材料的场域抽离出来。但是它也无法被看见,除了更其它的颜色对比。仅有当红色跟它支配或被支配,它吸引或吸引它,它排斥或排斥它的其它的颜色联合时,它才会是红色。总之,红色是某种的节点,在同时性与连续性的网络里。「它是可见度的具体化,它并不是原子。」将不会有连续性的红色。可是,比起其他的可见物,颜色更加跟瞬间相关联。但是这个瞬间性是可见物的肉身的瞬间性,虽然很难回想,而不是观念的形式的凖确性的瞬间性。红色,任何颜色,更加处于参与的模式,而不仅是观念的孤独的出现。

梅洛庞蒂

赤裸的颜色,一般是一种可见物,它并不是一块绝对坚硬,不可分离的存在体,完全赤裸地呈现给与仅能是完整或空无的视象。相反地,它是一种永远在展开的外在视阔与内在视阔之间的海峡,
(p 165)

所被感觉的东西与其说是颜色与物象,不如说是物象与颜色之间的差异。感知将既没有客体,也没有时刻。但是它将会发生,仅有在两者之间的间断,通过差异性,连续性。这是某种沉默的衡量吗?

佛迪南、索绪尔因此描述语言的意义,至少描述它的组织。对于梅洛庞蒂而言,感知已经像是语言一般地被结构吗?对于我的凝视沉浸其中的这种沐浴及沉思,将不会有一席之地。这种触及到永恒的沉思,或联接时刻与永恒的沉思。可见物的肉身的凝视,依旧被调节,用神明的拥有的方式。它相当程度地逆转各种价值。感知无可置疑地是我们感觉作为最天真地瞬间化的东西。我们更加理由充分地来记住这个,对于观念的出现,它并不仅是单纯的保留。

雄伯译
32hsiung@pchome.com.tw
https://springhero.wordpress.co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