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蒂:交织

这是很困难构想的关系,因为眼睛能够看见,手能够碰触,因为所必需被理解的东西就是,这些视觉景象,这些碰触,这些小小的主体性,这些意识、、、都能够像花一般被聚拢成为花束,当每个生命实存的都「为了它自己」的生命实存的意识,将其余的生命实存沦落为客体。我们将避开这个困难,仅是凭借放弃意识与客体的双叉区分,凭借承认,我们的精力来源的身体并不是一个客体,它汇集成为一丛的附著它的手,它的眼睛的意识,凭借一种跟后来及穿越它们有关系的运作. 我的意识并不是一大堆的意识到那个综合的,没有被创造,离心力的统合,像那样的意识是离心力,它被我的身体的前客体的统合所维持,所对立。这意味着,虽然每个单一透镜的视觉景象,每个单手的碰触,都拥有它自己的可见物,它的碰触物,每个都跟每个其他的视觉景象,跟每个其他的碰触物息息相关。它们这样息息相关,以致使用它们形成一个单一身体的经验,在一个单一的世界之前,凭借可逆转的可能性,将它的语言重新转变成为它们的语言,依照这样的转换,然后逆转,每个身体的小小私人的世界,并没有跟所有其他的身体的世界并列存在,而是被它所包围,被征召离开它。这拢统的一切就是在一般的理解者之前的一般的情感者。

既然这样,为什么这个构成我的身体的统合的一般性,没有展开给予其他的身体?握握手也是可逆转的,我也能够感觉我自己被碰触,同时又在碰触。的确,并不存在着某个相同的动物,我们的器官将就是它的器官,因为每一个我们的身体,我们的手,我们的眼睛都是器官。假如在每个器官之内,这是可能的话,为什么这个精力来源不存在于不同的有机体?它们的景域互相交织,它们的行动及它们的激情确实地配合在一块。这是可能的,只要我们不再将归属于相同的意识当成是可理解者的原初的定义,只要我们了解它,作为是可见物的回转到它自己本身。有情感者在肉体上附着于被感知者,以及被感知者附著于有感情者。因为,作为重叠与分裂,认同与差异,它诞生一种自然的光辉,照耀所有的肉身,而不仅是我自己的肉身。据说,被给予它者的这些颜色,这些被碰触到浮雕,对于我而言,它们并不是绝对的神秘,永远无法进入。这并不完全真实。为了要让我拥有的不是一个观念,一个意象,也不是一个再现表象,而是所谓的它们的逼近的经验,我只要观看一个景域就足够,我跟某个人谈论到它。因此,凭借他的身体与我自己的身体的这个一致的运作,我所看见的东西传递到他。在我的眼睛下面的草地的个别绿色,并没有离开我的眼睛就侵入他的视觉景象。我在我的绿色里体会出他的绿色,如同海关的官员立刻就在旅客身上体认出他曾经被给予描述的那个人。在此并不存在这个另一个自我alter ego的问题,因为不是我在看,也不是他在看,因为匿名的可见者驻居在我们两人身上。一般的视觉景象凭借归属于肉身的原初的特性,是此地此时,到处而且永恒地灿发光辉,是属于个人,也能够拥有维度与普遍性。

雄伯译
32hsiung@pchome.com.tw
https://springhero.wordpress.co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