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蒂:交织

肉身并不是一个事实或是事实的数目,可是它附著于位置,附著于当下。不仅如此,这个位置的空间与当下的时间的开始,作为是事实的可能性与迫切性。总之,具体事实,让这个事实成为事实的东西。同时,让这些事实具有意义的东西,让这些碎片的事实处理有关「某件东西」。因为假如肉身存在,换句话说,假如这个立方体的隐藏的脸孔在某个地方焕发光辉,如同在我的眼睛之下我拥有的脸孔焕发光辉,并与它共同存在。假如看到这个立方体的我,也属于这个可见物。我从某个其他地方可被看见,假如我与这个立方体一块被套陷在一个相同的「元素」(我们应个说到这个观看者,或这个可见物吗?),这种附著,原则上的这种可见度,战胜每一个短暂的不协调。事先,每个视觉景象或部分的可见物,在此明确地会归于空无,可是它并没有全然无效。(它会留下一个差距在它的位置),但是,更好的是,取代它的是一个更加确实的视觉景象,一个更加明确的可见物,依照可见度的原则。好像凭借着对真空的某种厌恶,这个可见度已经召唤真实的视觉景象与真实的可见物,不但作为它们的错误的替代品,而且作为它们的解释,它们相当的正当理由,所以如胡塞尔如此贴切地说,它们并没有被抹除,而是被「删掉」、、、这些就是我们被引导的奢侈的结果,当我们认真看待,当我们质疑视觉景象。的确,要抑制不要这样做并且继续前进是可能的,但是我们将仅是会再次找到这个可见物本体的碎片,混乱,模糊,没有澄清,跟所有我们的知识点理论混淆一块,特别是跟那些散漫地充当科学的工具的知识的理论。的确,我们并没有完成对于它的反芻沉思。我们对于这个初级轮廓的关系,仅是要看见这个奇异的领域,我们合宜地所谓的质疑获得进入这个领域。

但是我们迅速地体会到,这个领域是无限的。假如我们能个显示,这个肉身是无限的观念,它并不是两个物质的统合或组成,而是它的本身是可思维的。假如从我身上旅越过,并且形成我作为观看者的可见物与它的自身,存在着一层关系,我并没有形成这个圆圈,而是这个圆圈形成我,可见物捲缩到可见物身上,它会旅越到,并且激发其他的身体与我自己的身体。假如我能够了解在我之内的这个波浪如何发生,在他方的可见物如何同时也是我的景域。 我就能个了解一个更重要的理由:在他方,它也能个封闭它自己,除了我的景域外,还有其他的景域。假如它让它自己被它的其中一个碎片所著迷,著迷的这个原则就成立,这个领域展开给其他的自恋者,给一位「互为身体性」。假如我的左手能个碰触到我的右手,当它触动那些具体物,能够碰触到它正在碰触,能够将它的触动转回它。当我碰触另外一个人的手时,我会在他的手上碰触到相同的力量吗?相同的诠释我用我自己的手曾经碰触到的力量吗?的确,受到质疑的这些「物象」是我自己的物象,如我们所说的,整个的运作会发生「在我之内」,在我的景域之内,而这个难题是要开创另外一个景域。当我的其中一隻手碰触到另外一隻手,每个景域的世界会对另外一个景域的世界开展,因为这个运作可随意志逆转。因为他们两个都属于(如我们所说)意识的单一空间。因为单一的个人凭借双手碰触单一的物象。但是要让我的双手展开给一个单一的世界,光是它们被给予一个单一的意识,并不足够。或者,假如那就是我们面前的困难将会消失的情况:因为其他的身体将会被我以相同的方式知道,如同它将就是我自己的身体,他们跟我将依旧就是在处理相同的世界。不,我的双手碰触到各种物象,因为它们是一个相同的身体的手。可是,这些物象的每一个都有它自己的触觉经验。可是,假如他们必须要处理一个单一的具体物,那是因为它们彼此之间存在着一个特殊的关系,跨越过身体的空间—就像我的两隻眼睛中间的掌握,我的双手形成经验的一个单一器官,如同它将我的两隻眼睛形成独眼巨人视觉的各种频道。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