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蒂:交织

身体具有双重的指称,它教导我们,每个指称要求另外一个指称。这不可能是由于无法理解的意外。因为假如身体是众多物象的一个物象,它这样是具有比超过它们更强烈,更深刻的意义:在这个意义,我们说,身体是属于众多的物象,这意味着,它将自己跟它们隔离于它们之上,因此,它将自己跟它们隔离。这不仅是一个在事实上被看见的事实(我看不见我自己的背部),它是有权利看见的,它掉落在一个既是无法诠释,又是被延后到视觉景象。相反地,假如它碰触及看见,这并不是因为它将会拥有可见物在它自己面前,作为各种客体:这些客体在它的四周。它们似乎进入它的封闭范围,它们在它里面。它们作为它的外表及手里面与外面的轮廓。假如它碰触它们及看见它们,这仅是因为它是它们家庭族的生命实存,它的本身是看得见及可触知,它使用它自己的生命存在,作为是参与它们的生命实存的工具,因为这两个生命实存的每一个都是对于另外一个生命实存的原型,因为身体属于物象的秩序,因为世界上普遍性的肉身。我们甚至不应该如同刚才所说的那样说,身体是由两个页面组成,其中的这个页面,「理解者」的这个页面,跟其余的世界紧密相连。这两个页面或两个层面并不在它里面:基本上,它既不是被看见的物象,也不是仅是看见者。它是有时散开,有时重新聚集的可见度。作为这样的可见度,它并不是这个世界里,它并没有囚禁它对于世界的视觉景象,作为是在它的私人的花园里:它看见世界的本身,每个身体的世界,它并不需要离开「它的自身」,因为它完整地—因为它的手,它的眼睛,实实在在就是一个可见,可触知的标准的指称,对于所有那些跟它类似以及它聚集证据的指称,凭借视觉景象,触觉它们自身的魔术。谈论到页面或层面依旧是在反思的凝视下,篇平化,或并列共同存在于活生生的挺直的身体。假如我们想要隐喻,我们最后说,被理解的身体与被情感的身体作为是正面与反美。而且,作为一个单一循环过程的两个部分,这个循环过程从上方的从左到右,到下方的从右到左。它仅是在它的两个部分的一个单一的运动。关于这个被理解的身体所说的一切,都隶属于是它的一部分的理解者的整体,也是隶属于这个世界。假如这个世界是它的两个部分的一个单一的身体,它将可理解者的整体合并进入它自己,并且用相同的运动,合并它自己进入「它自身的可理解者」。我们必须排斥这个古老的假定:将身体放进世界,将观看者放进身体里,或是相反地,将世界与身体放进观看者,如同放进箱子里。我们应该将身体与世界之间的限制放置哪里?因为显而易见地,在身体那里,仅有一些填塞著生理器官的阴影。也就是说,多是一些可见物。被看见的世界并不是「在」我的身体里,我的身体最后并不是「在」可见的世界里。作为被应用到肉身的肉身,这个世界既没有环绕它,也没有被它环绕。作为参与这个可见物并与它连亲,这个视觉景象既明确地没有涵盖它,也没有被它涵盖。可见物的这个外表的保护膜仅是给予我的视觉景象,以及给予我的身体。但是这个表面底下的深度包括我的身体,因此包括我的视觉景象。我的身体作为一个视觉景象,被包括在整个的景象的范围之内。但是我看见的身体作为这个可见的身体与其可见物的对立面。它们彼此之间会有互惠的插入语交织。或者换个方式说,假如我们再次必须要,我们凭借平面与透视法来避开这种思维,有两个圆圈,或两个凹面,或两个球形,同心圆的球形,当我天真地生活,当我一质疑我自己,前者被轻微地解除中心,关于另外一个、、、

我们必须询问自己,我们运用观看者与可见物的这个奇异的附着,确实曾经发现什么?视觉景象,触觉都存在,当某个可见物,某个可触知物,退转回到可见物的整体,可触知物的整体,它是其中的一个部分,或是当突然地它发现它自己被它们所包围,或是当处于它与它们之间,通过它们的交往,一个「可见度」被形成,一个本身是可触知物被形成。适当来说,它既不属于身体,作为事实,也不属于世界作为事实—如同它退转回到两个互相面对的两个镜子,在那里,产生两个并不明确的互相集合的意象的系列,它们确实并不属于这两个表面的任何一个。因为它们每一个仅是另外一个的重新加入者,它们因此组成一种配对,比起它们的任何一个都更加真实的配对。因此,既然观看者被套陷在他所看见之物里,他看见的依旧就是他自己。所有的视觉景象都存在着一个基本的自恋。因此,根据同样的理由,他运作的这个视觉景象,他也从这些物象经历。如同许多画家曾经说过,我感觉我自己被这些物象观看,我的活动是同样地被动。这种被动次级而且是更加深刻的自恋的意义:不是在外部看见个人驻居的身体的轮廓,如同别人看见它,而是特别地,被外面所看见,存在于外面里面,迁移进入外面,为了被这个幻影诱拐,迷惑,异化。这样观看者与看见物彼此互惠,我们不再知道何者观看,何者被观看。就是这个「可见度」,这个「理解者」本身的通性,这个「我自己」与生俱有的匿名性,我们先前称呼它为「肉身」。我们知道在传统哲学没有名称可以指明它。这个肉身并非是物质,就生物的原生细胞的意涵而言,虽然它们会互相增补或继续形成人作为生物。这个可见物(物象以及我的身体)也不是某种「具有精神」的物质,天晓得,它怎么会这些物象导致存在,这些物象实际上依靠我的实际的身体存在以及运作。通常,这并非是「物质」或是「精神」的一个事实或是各种事实的集合。它也不是心灵的再现表象。心灵无法被它自己的再现表象捕获。它将反叛抗拒被插入于对于观看者非常重要的这个可见物。这个肉身并非是肉质,也并不是心灵,也不是物料。为了指明它,我们将需要这个古老的术语「元素」。「元素」的意义被用来谈论水,空气,土,火,换句话说,元素是「通常的东西」。处于具有空间与时间的个人与理念的中途,这是一种具体化的原则,它会带来一种生命实存的风格,只要有生命实存的碎片所在。根据这个意涵,这个肉身就是「生命实存」的一个「元素」。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