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洛庞蒂: 交织

因此,甚至没有进入作为观看者与可见物的本体的暗示,我们知道,因为视象是跟眼神的一种悸动,它必须被铭记在它显露给予我们的生命实存的秩序。 观看者自己一定不能陌生于它他观看的世界。当我一看见,视觉景象(这个字词的双重意义如此清楚地指示出来),就必然跟一个互补的视觉景象成为双重,或是跟另外一个视觉景象:我自己从外部被观看,如同另外一个我将会看见我,我被安置在可见物的种间,专注于从某个地点考虑它。目前,我们将不检视观看者与可见物彼此认同到什么程度,即使我们对于这个认同有过一个完整的经验,或是即使有某件失落的东西,对于它的本质,我们有过一个完整的经验。目前我们仅是要注意到,观看的那个人无法拥有这个可见物,除非他被它拥有,除非他属于这个可见物,除非在原则上,依照眼神使用物象的表达所要求的东西,他说可见物之一,凭借独异性的可逆性,它能够看见它们—他是可见物它们其中的一个。

我能因此了解,为什么这些物象本身,在它们的位置,它们的本质所在,依照它们的生命实存,那确实是超越它们被感知的东西—以及为什么同时我们又跟它们分离,由于眼神的厚度与身体的厚度。这是因为这个距离并不是这个邻近的相反,距离跟邻近是互相共鸣。两者彼此的同义词。 这是因为观看者与物象之间的肉身的厚度,对于它的可见度的物象是构成的本质,如同对于他的身体的观看者。它并不是它们之间的阻碍,它是它们彼此沟通的工具。因为同样的理由,我处于可见物的中心,我也远离这个中心。因为这个中心拥有厚度,因此自然而然注定要被一个身体所看见。在这个薄膜,在这个颜色,所无法被定义的东西,实实在在就是一个简短与君临的方式,以一个单一的某件东西给予,以一个单一的生命实存的语调给予,过去的视觉景象,未来的视觉景象,整体的视觉景象的汇集。我作为看见者拥有我自己的深度,这个深度被我看见的相同的可见物所支持,虽然我清楚地知道,这个相同的可见物在我背后封闭起来。身体的这个厚度,根本无法跟世界的厚度相匹敌。相反地,身体的厚度是这个唯一的工具,我必须进入各种物象的中心,凭借让我自己成为一个世界,以及凭借让这些物象成为肉身。

介于中间的这个身体本身并不是一个物象,一个具有内赃的物质,一个连接的组织,而是它的本身是一种理解者。这意味着,它并不是那种荒谬,看见颜色自己的颜色,碰触表面自己的表面。而是这种矛盾:被碰触,被视觉景象驻居的一组颜色与表面。因此,它是一种作为可模拟的理解者,它提供必须要的工具来理解一切从外面类似它的东西,给驻居它与感觉它的人。所以,当它被套陷在各种物象的组织,它完整地吸引它到它的本身,合并它,并且用相同的动作,跟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