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leau Ponty : Intertwining

The Intertwining—The Chiasm
交织

Mauric Merleau Ponty
梅洛、龐蒂

假如这是确实的,当哲学一旦宣称它自己是它预先判断是它将会找到之物的反思,或巧合,那么再一次它必须重新开始一切,拒绝反思与直觉供应给予他们自己的那些工具,并且安置它自己在反思与直觉还没有被区别的那个轨迹,安置在还没有被「运作」过的那些经验, 因为那些经验突然而且相当匆促地提供给与我们「主体」与「客体」,「存在与本质」,因此将重新定义它们的资源来给予哲学。

看见,言说,甚至思想(具有某些的保留,因为一旦我们绝对地区别思想与言说,我们已经是在反思的秩序), 都是这种的经验,既无法被忽视,又是谜团重重。在所有的语言里,它们拥有一个名称,但是在所有的语言里,这一个名称也传达各种成簇的专属本义与比喻意义的意涵。因此,不像科学的那些名称,这些名称没有一个是凭借归属给它所被命名时界定的意义,来获得澄清。相反地,它们是被重复的索引,光的神秘之物的持续的剩余物,熟稔常见,却未被解释。这个光照亮其余事物,却始终保留在它的模糊暧昧的来源。

假如我们能够在看见与言说的运作中,重新发现某些的具有生命的指称,在语言中给予它一个使命,或许它们将会教导我们如何来形成我们新的工具,首先就是如何了解我们的研究,我们的质疑,以及生命的指称它们自己。

关于我们的可见之物似乎就是依赖它自己本身。好像我们的景象在可见物的的心被形成,或是好像在它与我们之间,有一种亲密感,就像大海与海滩一样的亲密。可是,我们不可能混合进入它,它也不看那进入我们。因为这样的话,景象一旦形成就会消失,观看者的消失,或是可见物的消失。那时存有的东西就不是首先认同它们自己的东西,那会提供它们自己给观看者。也不会有一位起初就是空无的观看者,他后来才展开他自己给他们。而是有某件东西我们无法更加靠近的东西,除了用我们的眼神触动它。这些东西,我们无法梦想它们处于全然赤裸的状态,因为凝视的本身涵盖它们,用凝视自己的肉身覆盖它们。这是何时发生的?当这样做时,凝视将它们留在它们的位置,我们获得有关它们的景象,我们觉得是来自它们。被看见,对于它们,仅是它们显著的生命实存的退化。颜色的这种装饰是什么?形成它的可见物的独异性优点?它在凝视的末端被保留,可是不仅是我的视觉景象的相互关系,以致将我的视觉景象赋加在我身上,作为是一种它自己的统治的生命实存的连续。这是如何发生的?我的眼神,涵盖它们,并没有隐藏它们,最后在遮蔽它们的时候,它揭露它们。

这是因为眼神就是它自己跟观看者的合并进入可见物,对于眼神自己的追寻,在可见物的里面,它属于它—这是因为世界的可见物并不是薄膜的涵盖,而是这个薄膜,外在与内在的领域的连接组织之间的东西—它作为肉身被提供给肉身,可见物拥有它的自我实存,它属于我的—作为清晰可见而且一般性的这个肉身—景象就从那里质疑与回应、、、通过肉身的这个开放:我的身体的这些页面跟可见的世界的页面、、、它处于这些被插入日期的页面,与存在可见度的页面之间。各种物象的我的身体模式与我的身体的物象模式:身体跟世界紧连一块,通过它的部分,对抗它。所有这个意味着:世界,肉身,并不是作为事实或事实的数目,而是作为真理的铭记的轨迹:虚假的东西被删除,没有被消灭。

我们必须首先了解,我眼睛之下的这个红色,并不是如通常所说的,是没有厚度的存在的薄膜,一个既无法诠释,但又明显的讯息,我们曾经收到,或没有收到。而是关于这个红色,假如我们曾经收到它,我们会知道它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最后,关于这个红色,并没有什么话可说。它要求一种专注,无论是多么短暂的专注。它从一个比较不明确,更加一般性的红色出现,在那里,我的眼神被吸引住,沉陷到它里面,在固定它之前,如同我们如此轻松地表达。然后,既然我已经固定它,假如我的眼神贯透进入它,进入它的固定的结构,或是假如它们开始到处漫游,这个薄膜会重新开始它的气氛的存在。 它的明确的形式跟某种的毛质与金属,或渗透到合并或织料紧密相连。跟这些的参与比较起来,薄膜的本身变得无足轻重。科劳代尔有一个词语说:海水的某个蓝色是如此的蓝,以致于血的颜色才会更红。可是,颜色是变调的另外一个维度,它跟周遭环境的关系的维度:仅有凭借从它的位置跟它周围的其他颜色相连接,这个红色才是它的本质样子。它跟它周围的颜色形成一种汇集。或者它跟其它颜色一起支配,或它们支配它, 它吸引,或它们吸引它。它排斥它们,或是它们排斥它。总之,它是可见度的具体化,它并不是一个原子。

尤有甚者,这件红色的衣服用它所有的织料融入可见物的织料,因此融入不可见物的一个织料。对于红色物象的领域的一种强调,包括屋顶上的瓦片,守门人的旗帜,法国大革命时的旗帜,在马达加斯卡的艾以克附件的某些台地,它也是红色衣服的一种强调,它包括女人的衣服,教授,主教及指挥的将军们的衣袍。它也在装饰的领域,制服的领域。它的红色实质上跟它某种或它种的汇集,表面看起来的东西并不相同。如同1917年法国大革命的纯粹本质以红色作为突显,或是永恒女性的纯粹本质,或是公设检查官的衣袍,或是吉普赛人的衣袍,他们的穿着像是二十五年前驻居Champs-Elysees的营地盛极一时的轻骑兵队。某种的红色也是一种从想像的世界的深处挖掘出来的化石。假如我们考虑到所有的这些参与,我们将会体认出,一个赤裸的颜色,一般是是可见物,它并非是一堆绝对坚硬而无法区分的存在,完全赤裸地呈现给全有或是全无的视觉景象。相反地,它是一种永远在展开的外在的视阔与内在的视阔之间的海峡,它是某件前来轻盈碰触,并且形成各色各样的领域,在某些的距离迴响的彩色世界与可见世界的领域,它是世界的某种的差异化,一种瞬息变化的调适—因此,它并不是一种颜色或一个物象,而是物象与颜色之间的差异,彩色的存在物或可见物的短暂的结晶。在宣称的彩色存在物与可见物之间,我们重新找到安排它们,支持它们,滋养它们的组织。就它而言,这个组织并不是一个物象,而是各种物象的可能性,潜力与
肉身。

假如我们现在转向观看者,我们将会发现,这并不是类比,或模糊的比较,而是必须实质地看待。这个眼神,我们说,它涵盖,悸动,接纳可见的各种物象。好像跟它们处于一种先前就建立的和谐的关系,好像它认识它们之前,就已经认识它们,它以它自己的方式移动,风格突兀而且睥睨一切。可是被接受的这些观看并不是散漫的—我并不是观看混乱,而是观看各种物象—所以最后我们无法说,指挥的是眼神或是各种物象。这个可见物的预先拥有是什么?这个依照它自己的欲望质疑它的艺术,这个被启发的诠释是什么?我们或许会在触觉的悸动里,发现这个解答。在那里,询问者与被询问者更加靠近。关于它们,毕竟,眼睛的悸动是一个显著的变调。这是如何发生的?我给予我的双手,特别是那个程度,那是比率,那个运动的方向,它们能够让我感觉这个光滑与这个粗糙的各种织料。在这个探索与它将教导我们的东西之间,在我的各种运动与我所碰触的东西之间,一定存在着某种原则的关系,某种亲属。依照这些关系与亲属,它们并不是像变形虫的短暂突触那样是肉体的空间的模糊与瞬间的变形。而是开启进入一个触觉空间并且开展。这种情况会发生,仅有当我的手从内部被感觉,也能够从外部被接近。它本身是可触知的,对于我的另外一隻手。譬如,假如它在它碰触到各种东西中间找到它的位置,在某个意义上,它就它们中间之一,最后展开在一个可触知的存在上。它也是这个可触知的存在的部分。凭借碰触与被触知物在它里面的这种互相交织,它自己的各种运动合并它们自己进入它们质疑的宇宙,被记录在跟它相它的地图上。这两个系统互相被运用,作为是橘子的两半。据说对于视觉景象而言,这并没有什么差异,除了,在此探索与它聚集的资讯并没有属于相同的意义。但是各种意义的这种解除限制是粗糙的。已经是在这个「碰触」当中,我们刚刚发现有三个差异的经验,互相隶属。这三个维度互相重叠,但是有所差异:光滑物与粗糙物的碰触,各种物象的碰触—身体及其空间的被动的情感—最后碰触者的可验证的碰触,当我的右手碰触到我的左手,当它触知这些物象,在那里,这位「碰触的主体」通过到被碰触者的阵营,降落进入那些物象,这样,这个碰触就在这个世界之中被形成,如同它在物象里被形成。我对禁闭我的这个套袋所具有强烈的情感,与从外部我的手对于我的手的控制之间,有同样多的差异,跟我的眼睛的各种动作,与它们在可见物所产生的改变之间。反面过来说,可见物的每个经验,总是在眼神的运动的范围之内被给予我,可见物的景象,跟「触觉的各种特质」一样,实实在在就是属于这个碰触。我们必须让我们自己习惯于认为,每个可见物在这个触知物,被切割出来,每个触觉的存在在某个程度上都被许诺给予可见度。这里存在着侵凌性,侵略性,不但在被碰触者与碰触者之间,而且在可触知物与可见物之间,作为它的外围。反过来说,当可触知物本身并不是可见度的空无存在,它并非没有视觉的存在。因为相同的身体看见而且碰触,可见与可触知都属于相同的世界。这是罕见被注意到的一种惊奇,我的眼睛的每个运动—尤有甚者,我的身体的每个替换—都拥有它的位置,在我给予分类与探索的相同的可见的宇宙里。反过来说,每个视觉景象都发生在触觉空间的每个地方。可见物在可触知物,可触知物在可见物,它们双重而且交叉地互相确定位置。这两个地图是完整的,可是,它们并没有融为一体。这两个部分是完整的部分,可是并没有完全契合。

雄伯译
32hsiung@pchome.com.tw
https://springhero.wordpress.co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