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苏论弗洛依德的非熟悉陌生感

在各种语言的这个陌生的跨越结束时,非熟悉(陌生感)能够认为它自己是这个神话的部分:从熟悉到非熟悉的陌生。在这个跨越时,意义复制它自己,或是它销声匿迹,或是它被搅动。对立已经被减弱,差异展开刚好有足够空间,让它被重新封闭。就像凤凰鸟重生自己。在别的地方,弗洛依德的评论的企图要减缓这段期间的这种令人不安的特性。他凭借设计一种相反对立面的瓦解:极其明显地厌恶来承认所发生的绝对封闭。他宣称,相反对立面的巧合的发出是根据这个事实:熟悉之感属于两个再现表象的团体,「它们差别很大」。这个间接地提出阶层的问题,以两个术语的双重关系:熟悉感与非熟悉的陌生感之间,有任何的倒转吗?或者,从从熟悉感的开始,通过非熟悉的陌生感,有任何新观念的出现吗?确实地,这个追寻的赌注就在于那里。实际上,吸引弗洛依德注意的东西,确实就是这个绝对新颖的某件东西,那是谢林Schelling关于观念的内容,所充分说明的东西。可是,它无法在「那里」被找到。但是,凭借字典的丰富来源,它滑溜进入这个令人困扰的领域。

我们将提醒,对于读者,弗洛依德建议跟他自己的途径完全对立的一个途经:最后所出现的东西就是开始时被忽略的性的观念。因为弗洛依德开始时,探究的就是性的升华。这个脉络曾经被聚拢一块,对于模糊暧昧的意义的最初的线索。它甚至进行到跟它的对立面相会。第二条线索跟谢林的谈论息息相关:词汇的模糊暧昧因此负载性的意涵。弗洛依德理解到这个关键的要点。他将线索收拢并拉紧。

「一个适当的例子」的选择:我们发现自己回到十字路口。我们採取穿越世界的这条途径。再一次,我们参照詹希的意见,为了要立刻迎头赶上它。抛开字典,我们现在拥有一个被动画化的各种客体的分裂的场景—弗洛依德对于詹希的立场的总结,作为基本上是一个小小的突出的舞台或背景。这位「作者」在此介绍这个剧场的专注探讨,这个剧场所代表的一切,作为是生命的意象,以及生命作为一种画布隐藏无法在剧场演出的东西。在这个舞台的舞台的舞台,弗洛依德的发现,关于科学的真理与幻想的机械学,可以被显现出来。在此,弗洛依德自己的文本,充当一个像是幻想的功用;长期对于个人的脉动的运作,对于某些途径的戏剧性的剧烈重新分配,这个悬疑,惊奇与僵局;所有这一切似乎是幻想的特别运作。「作者」利用精神分析家无法同意的这位叙述者的特权。「你最好另请高明,」弗洛依德说,这位作家同意产生这个非熟悉的陌生感。这位作家也是弗洛依德想要成为的人物。弗洛依德在他自己身上看出这位作家,精神分析家必须质疑的作家,关于精神分析必须理解的这个文学,为了了解它自己。在跟这个作家的关系,作为这个非熟悉的陌生感,他处于它跟熟悉感的关系。在关于创造的他的陌生感当中,他感觉自己成为「一个个案」。非熟悉的陌生感的这个谜团,拥有一个文学的解答,弗洛依德以詹希的方式宣称。这就是他最可靠的解答。

他才刚刚窃用詹希的例子(以童孩的方式:这个洋娃娃是我的!),他就宣称他自己是这个方法的真实的主人,因为他的前驱者并不知道如何适当地使用它。他错误地窃用的方式,显露出他令人痛心的大胆与狐狸的狡诈!在一方面,弗洛依德引述詹希的引言,关于沙人的以机械装置的特性开始,这位奥林匹亚的人偶。同时他抛弃詹希的解释。詹希将非熟悉的陌生感,跟霍普曼的心理的操控连接一块。这种心理的操控在于产生并且保存不确定,关于奥林匹亚的真实的特性。她是有生命的?还是无生命?弗洛依德会后悔从事这个心理的争论吗?就算是这样吧!他利用它,为了用这个沙人来替换人偶的非熟悉的陌生。因此,以精神分析的批评与不确定作为掩护,已经被分配到背景的人偶,实际上已经掉到陷阱里。而且,它的被压抑将会被完成,由于获得读者的同意或共谋。因此,对于这个读者,弗洛依德是清楚明白。他真实而持续地关注读者的观点,他注意及要求跟读者的沟通,发自他著名的需要,要跟读者分享,引导,教导,并且在他面前自圆其说的必要—这个教学的过程,我们在他从头到尾的辞说里发现到。这个过程有时似乎是在鼓励这个明显的事实。「我希望大部分的读者将会同意我」,这位演说家每次冒险从事,就一定会连接到它,或回到它。跟读者进行的这个对话也是一种剧场的巧妙安排,在那里,问题被提出之前已经涵盖解答在内。从那时开始,刻不容缓地,问题变成是将跟奥林匹亚有关的轶事转变成为是嘲讽剧,因此成功地消蚀及模糊它。我们的眼睛被揉上沙子,对它没有怀疑。

然后就是弗洛依德对于这个沙人的描述。这个描述是忠实的(或者看起来是忠实的):它并是诠释字句而已。弗洛依德很乐意必须重新改写这个故事的结构,先从被指明作为先验的中心的部分开始。整个故事因此由挖出小孩的眼睛的沙人来叙述。假如考虑到这个事实,弗洛依德的方法是倒转的重复的方法,我们看出,他如何重新改写这个故事,为了展示的目的:被重新封闭的阅读,作为是在非熟悉的陌生感的阅读,现在在熟悉感这里被封闭。读者获得这个印象:弗洛依德的描述并不像他所宣称的那样非熟悉的陌生感:本来应该始终保持隐藏的那个新的元素,在此也被揭露出来吗?或者,弗洛依德将非熟悉的陌生感,转换成为太过于熟悉的东西?这封信件被偷窃了吗?沙人的这两个版本必须被阅读,为了要注意到,曾经从另外一个版本滑溜进入一个版本的东西。作为一个精简的描述,弗洛依德的故事独异地被修改,朝向一种直线发展的逻辑的描述拿撒尼尔,并且强烈地被表达,作为是一种「个案的历史」,从童年的回忆开始,进行到谵妄与这个悲剧的结局。故事从头到尾,弗洛依德以各种方式介绍;在某个例子,他将幻想带回到理性层面(由非熟悉的陌生感,带回熟悉感);在另外一个例子,他闯入建立各种明确的翻译,这些翻译在文本里并没有作为这样来表达。这些介入实际上构成故事的重新安排。另一方面,它们倾向于减弱,甚至抹除代表熟悉感的一些人物,如克拉瑞与她的兄长。他淡化环绕奥林匹亚运作的不确定性,因此将奥林匹亚逼迫朝向熟悉感的团体,并且清楚地减少故事的材料,凭借修剪,特别是这种叙述的不连续性,,顺序发展,叙述者的接续,与各种的观点。这些介入组织一种沙人与拿撒尼尔之间的冲突。这种冲突更加持续而且更加执迷,但是也比较不那么令人惊讶,比起原初的版本。假如读者的眼睛被戴上眼镜行的巨大眼镜,(被霍普曼予以戴上—弗洛依德建议—这一个行动泄漏出作者方面的许多的意图,)这个眼镜的功用,由弗洛依德重新扮演,形成一种令人困扰的复杂性:它似乎是要抹除关于作者的意图的怀疑。的确,它引导我们朝向真实的生命?还是朝向幻想?不再有怀疑存在(在弗洛依德这边,不断地重复坚持,关于怀疑的排斥):凭借一连串的突然的冲撞,弗洛依德从一种结果跳跃到另外一种结果(外表上是从原因到结果)直到抵达现实界的「确定性的那点」。他希望建立现实界的那个点,作为基础。他可以凭借作为他的精神分析的主张的基础。我们不得不接受这个「结论」,跟它的反动的结果。或者,我们不得不逃离这个冒险,没有损失。让我们扮演:让我们承认,有一个真实的顺序,而不仅是顺序的类似,以一种不容置辩的宣称。让我们依靠「结果」的这个逻辑。像弗洛依德那样,我们并不质疑,科婆拉Coppola可能就是科婆立斯Coppelius,因此就算现实界的沙人。我们相信拿撒尼尔并不是谵妄,而是具有敏锐洞察力。让我们接受这三个结果(也接受读者与精神分析家的这种幻想的一致性),以及「解释的艺术」,但是还是要保留这个秘密的欲望,想要在这种选择性的阅读当中,揭露本来不应该始终被隐藏的东西。弗洛依德修剪这个故事,对于它牵涉到的叙述结构,它的观点的多元化,所有的多余的细节,(描述的「运作」的层面,以及学生与村民跟沉思的那群人们的异口同声,对于故事的主题的精简,它们并没有那么有用)。但是这种霍普曼的庭园树的修剪的姿态难道不应该被强调吗?(而且,弗洛依德抱怨故事的篇幅太长)。因为这确实是有关修剪的问题,而不是总结的问题。好像他坚持认为,眼睛的存在污染了阅读文本的洞见。在霍普曼的故事里,哑剧的角色是如此生动,它确实就是说明这个创作的作品如此令人著名的这个元素,它起源于记忆,通过书信的叙述,一直到嘉华年会的场景,各个生命主体的极端内在化,以及由一个特殊的现实界复制一个普通的现实界(它禁止在某个或其他的世界专用地阅读这个故事)。这个哑剧强迫读者在现实面从真实与想像的轴心,来欣赏这个优秀的创造,因此这个哑剧在范畴上被弗洛依德所摒弃。知性的不确定性的具有争议的过程突然在此冒出来,因为它引导他在心理学与精神分析之间跳跃。 这些滔滔不绝的展示专注地回到岌岌可危的东西,并且反映出弗洛依德的自我约束:譬如,在某某要点将那种不确定性下断言,并不像那样的确定:幻想中的Coppopla,就等于是现实中的Coppelius。但是凭借一语双关,才能这样。修饰学并没有创造真实界。感知各种身份令人安心,但是感知「不完整的」的各种身份是另外一回事。在他的「知性的不确定性」被化简到修饰学的不确定性时,弗洛依德似乎在词汇的绒布上玩弄。因为詹希的词汇是心理学的解答,弗洛依德容许他自己获得这个可能性:将不确定性完全排除,因为它将是一种「知性的不确定性」。当这个非熟悉的陌生感强迫回答詹希的主题,事实上,这难道不就是一种压抑的压抑?詹希所说的,难道不是比弗洛依德所希望阅读的还要多?

雄伯译
32hsiung@pchome.com.tw
https://springhero.wordpress.co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