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苏论弗洛依德的怪诞感

328
弗洛依德认为怪诞感既是一种领域,又是一种观念,一种具有弹性的指称。物质的这个事实是,这个领域始终是不明确的;观念则是没有任何的核心:怪诞感呈现它自己,首先仅是处于某件其他东西的边缘。弗洛依德将它跟其他跟它类似的观念(害怕,恐惧,痛苦)联接在一块:这是一种「家庭」的单位,但是它并不确实是家庭的一个成员。弗洛依德宣称,怪诞感的使用确实是不确定的。这种不确定是「观念」的部分与包裹。这个陈述及其表述重新联接或重新结合。这个陈述无法被围绕起来。可是,弗洛依德由于主张怪诞感的存在,他希望保留这个意义,实在界,万物的意义的现实界。他因此寻找「这个基本的意义」。因此,这个分析被锚定下来,立即地,在外延意义的东西。问题是,这个观念的整个外延意义就是内涵意义。

在第三段,弗洛依德严格地重新专注探讨美学与医学的各门心理学科之间的关系。他强调美学的压抑的各种限制,因为它们具有意识形态的暗示。美学处理正面的情感,并且将负面的情感抛开一边(丑陋作为正面价值,在传统上罕见有一席之地)。因此,就出现詹希E.Jentsch的脑神经-精神疾病的研究。弗洛依德认为它既有趣,又欺骗。作为一位并不充分而又受人尊敬的前驱者,詹希Jentsch因此代表这种「玩票人士」的态度。这种态度具有「智性興趣」,可是确实是跟精神分析背道而驰,因为它探讨怪诞感的现象学的方法。对于詹希的失败,弗洛依德立刻提供一种主观性的解释:詹希并不曾充分地探究文学,他主要关心的仅是日常生活的经验。因此,他丧失「一切优先顺序的宣称」。文学是精神分析研究的目标。在优先顺序的系统,会形成一种阶层划分。

弗洛依德要求一种迄今尚未接受理论化的关注,特别是对于「合理化」的关注,更确实地说,就是他自己的关注。因为它可作为典范,而且跟一般的合理化并不相同。它对于怪诞感,「独异地处之泰然」。弗洛依德假设「这篇论文的作者」的人格,在此将它突显出来,然后让这个场景扮演双重的角色:演员与「机械员」,精神分析家与精神分析的主体。「长久以来,他曾经经验或听到任何曾经给予他一种怪诞印象的东西」。当主体如此受到作者从事探讨的质疑,它产生惊奇之感,因为他耳熟能详的东西,现在对他却是特殊或陌生。这些东西不再知道如何教导他、、、因此,他必须前往这些东西。以这种方式,这些学者逼迫他自己迎向前去,并且重新获得新鲜感,这样替代这个经验的再现表象才可能出现。这让他能够检视他研究的这种状态,凭借以他自己作为试验。曾经被丧失的东西,首先回来,各种鬼魂的行列被秘密地引导进来。因此,好像对于一种拒绝忧郁的私下被欲望的回来作反应,弗洛依德转向普遍性东西,或几乎是这样。他对「大多数的人们」呼吁,要获得一种几乎是不可能的共识,好像这些怪诞感获得每个人同样方式的承认。这是一种相当矛盾的希望,我们可能会认为,但是怪诞感的特质就是要始终保持陌生。但是希望不应该被排斥。以非科学之物支撑科学的这种危险,是令人哀叹的特性,这让人想起怪诞感的特质的分歧—熟悉与陌生—弗洛依德提出它们作为他的研究的基础。正如这个依旧还没有被决定的怪诞感从观念的地位获得利益,这个披着科学的尊严的外衣的非科学之物也是一样。

在这个模糊暧昧的地区,作者承认,他是他的探索的踌躇的主体,这个文本分岔朝向方法的各种选择,因此使犹豫不决成为某个进展的场合。分岔:「从一开始,就有两个方法开展给我们」。每一个方法都以不同的方式产生相同的结果。这个相同的结果反复地开始这个过程。这两个方法的其中一个(语言的经验),或另外一个(日常生活的经验)。从一个爱恨交加到另外一个爱恨交加,或者,语言作为一个一般性的(现象),或者,世界作为一连串的个人的情况。可是,这两种方法都被建议给予我们,虽然选择是由弗洛依德来做,方法已经跟随而来。弗洛依德给我们指明一个倒转的秩序,相关于他曾经遵照的这个秩序。经过这个事件之后,这个研究的历史凭借另外一个方法呈现它自己,好像他曾经想要凭借驻居在语言的怪诞感的未被决定的因素开始。

相反的方向的方法是:一个「非」的历史。弗洛依德发表一个词汇的陈述。对于这个陈述,他评论到,以詹希的悬置点开始。在这个非熟悉的领域之外,有任何新的东西存在吗?由詹希呈现的心理学的观点(怪诞感作为是一种知性的不确定),关于看见,知道的部分佔据这个研究的第一页:怪诞感出现,作为是出乎意料之外地来自朝向主体的世界。一旦詹希的立场已经被更换而且安置,它的语言说些什么?

这个词汇的继续,一种指称的航行,经过外国的语言,它形成一种多重语言的字典的文章。经过各种定义的如此展示,这个世界回来,那是日常生活经验,家常经济,家庭问题的样本。可是、、、这个储藏间,根本没有吸引我们过去,它是熟悉与非熟悉之物穿梭的各种引言的锁链。各种文章的身体吐出梦幻般的迷雾,因为所有的词汇的目录的扮演,必然会受到实质与比喻的各种意义赋加的限制。弗洛依德自己从这种混乱当中抽取出这个被增加的东西。那就是各个极端处,字典提供给我们这个讯息:「怪感感(非熟悉之感)就是这一切的名称,它本来就应该保持被隐藏,秘密,并且隐而不见」。因此,从某个观点,词汇学的从事探索并没有受到这篇文章决定,因为文章充当自己的背景的隐喻。而且,谢林在到达的时刻,拉开帘幕:「一切本来就应该保持隐藏的东西」。谢林将怪诞感(不熟悉感)跟谦虚的欠缺连接一块。仅有在结尾时,性的威胁才出现。但是它总是潜在地存在那里,跟它自己交配,在熟悉之感与不熟悉之感(怪诞感)的繁殖,当前者跟后者保持接触时,它再次封闭,将意义的历史封闭于自己身上,经由这个姿态,确实地呈现雌雄同体的这个人物。这个字词再次连接它自己,熟悉之感与非熟悉之感(怪诞感)成为配对。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