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苏论弗洛依德的怪诞感

幻想及其魅影:
阅读弗洛依德的怪诞感

赫伦娜、西苏
Helene Cixous

这些页数用来充当介于文学与精神分析之间的阅读,特别专注于文本展开时,所被产生的东西,以及在无法掌握的东西。有时受到弗洛依德,有时受到他的双重人的引导。的确,弗洛依德的文本给予我们的印象,可能并不是一种辞说,而是一种奇怪的理论的小说。在「怪诞感」,有某件「野蛮」的东西,一种呼吸或一种挑衅的气氛,有时让小说家自己不提防地被掌握,被攫住,并且身不由己。弗洛依德及其欲望的客体(譬如,有关怪诞感的真理)受到互动的启发而激起热情。作为对于不确定物的评论,以及它的紧密交织的网络,受到它的情节与情节的处理的修正,弗洛依德的这篇漫长文本运用一个特别让人不安的方法,来追踪这个令人不安的奇异感,这个怪诞。这个令人忧心,谨慎而狡狯的永无止境的追寻,让读者感到的不安,真是无与伦比。(关于「某件东西」的追寻,无论它是个领域,一个情感的运动,一个观念,在其形态,强度,品质与内容,都是难以决定,而且千变万化。这种追寻的瞬息万变,也是令人叹为观止,因为它的运动构成一种教唆它的迷宫。奇异的这种感觉到处都赋家它的秘密的存在必要。随后的展开的运作很矛盾地是由作者的双重人来完成:踌躇。我们因此面临一个文本及其踌蹰的阴影,以及他们的双重的放诞行径。至于情节,在此被汇集一块的东西,很快地被瓦解,自我宣称的东西令人存疑,每条线索都通往它的网络,或是通往某种的纠缠松开。在这个迷宫的空间,许多被提到作为证人与知晓内情的人物出现,然后很快地被分配到某个街道或段落的角落。在读者的眼前必然会展开的东西,是一种的木偶剧场,在那里,真实的人偶或虚假的人偶,真实与虚拟的生命,都受到一种统辖而任意的舞台主人的操控。这种网络紧密地延伸,弯曲,与纠缠;各种场景集中,然后又分散;描述被开始,然后又留置于悬疑当中。正当读者认为他正在追随某种的证明,他感觉到表面正在崩裂当中。文本滑动一些根苗在地下,可是又让其它的根苗漂浮在空中。在某个例子似乎是科学的人物,到了后来,竟然类似某种的幻想。这个文本继续作为它自己的隐喻,如同马拉美回想起哈姆雷特,在一本书里阅读到关于他自己,然后又注意到,在回顾时,记忆充当一种预言。喔!我作为预言的灵魂!

处理这种不确定的特性的文本,受到这位读者的接近,他的感觉是既不信任而又为之著迷。因为在这个发生在文本自身与对它的阅读之间的这个交换,在这个引诱人的互相运作当中,在那里,文本总是抢先一步出现,文本的可疑的那些因素必然在它的读者身上产生怀疑。这种现象可以说明读者的愉悦与勇猛的感觉。

我们将检视这种奇异的愉悦与无法分离的同时产生的不安,在阅读弗洛伊德的文本获得。这种不安类比于弗洛依的自己的不安,描述它,两者几乎无法区分开来。

弗洛依德引导他对于这个令人害怕的客体的研究,因为它以两种不同的方式组成怪诞感的核心。我们将让我们自己有时被弗洛依得的设计所引导,有时则是对抗它。被确定的东西与被假设的东西,被科学与幻想,被受到象征化的这个客体,被作为象征的客体所引导。我们将受到模糊暧昧所引导,并且互相一致,跟一切触及到这个怪诞感的无法决定的特性:生命与幻想,生命作为幻想,伊狄浦斯神话,阉割情结,与文学的创作。众说纷纭,精神分析家,心理学家,读者,作家,还有无数有名字与匿名的主体,他们在文本的网络组织里被提出,然后又消失(他们确实是受到弗洛依德的阻扰),他们沿着两条途径前进,这两条途径至少又将我们引导回到我们自己的不满意。首先,当我们让我们自己被引导时,我们顺从于弗洛依德的恳求,因此我们分享他的幻梦觉醒:因为精神分析复杂万分与令人窒闷,是跟精神分析家的不确定感齐头并进。这难道是一种扮演?或因为踌蹰而重新扮演?提出各种压抑的全部问题的精神分析,难道也同时铭记它们在从事精神分析的人们身上?每件事件发生,好像这种怪诞感回归到弗洛依德身上,在被追寻物与追寻者之间,作为恶性循环的互相交换;好像弗洛依德的其中一个压抑充当是启动马达,在每个时刻,重新呈现对于弗洛依德正在分析的压抑的精神分析:这个怪诞感处于弗洛依德的精神分析的根源。我们作为读者的角色,被套陷在这个怪诞感,是另一位读者的角色的耐人寻味的双重人,这位沙人的双重人。依照弗洛依德,从描述者传递到这位不幸的主人翁的这个危险的眼镜,突然跳跃到读者的眼睛,并且将他暴露于双重人的世界的可怕的特异性。关于这些威胁赫赫的人物的可疑的身份,这是无可置疑的。可是,由第二双眼睛感知的东西,在现实界或在人生的无常里,并没有一席之地。它们仅存在于这个怪诞感,存在于不被承认,无法被承认的领域。假如被眼睛所描述的东西,确实总是依赖阉割的这个观念,它并没有依赖伊狄浦斯的故事的简单的描述。经过无止境的系列的替换,眼睛变成多重化,于是,眼熟能详的东西就变成谜团一般的产物:它的分散各地的双重人,各地的火花,长柄眼镜,各种眼镜,远视与近视的各种景象,剧场的秘密,弗洛依德的文本用它们作为精致发挥,模拟,甚至逃避的背景。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