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苏论弗洛依德的怪诞感

在三个不同场合,弗洛依德迎向前去面对这个怪诞感,并且企图描述它,从怀疑作为开始点。整个的企图,从它的开始,可以被指明作为一种理论的勇敢的行动,并且作为希望被探索的领域发出的恳求的回应。在怪诞的这边,这是一种微妙的邀请逾越过来。在弗洛依德这边,则是一种回应,或是一种期望。欲望对于可能被解释为冒险的东西,是司空见惯的事。欲望保证它的来去自如。欲望连接它的迂回与插曲。

作为导言(在前面四段),弗洛依德尝试自圆其说,甚至自我辩解:用什么方式,以及为什么,他採取这样的立场,关于这个地区,以精神分析的正当性而言,他似乎没有必要进入的地区。精神分析拥有一个被美学忽略的美学的领域,但是这并没有构成他首次要被迫进入。长久以来,艺术的工作一直在「召唤」弗洛依德,对于艺术工作的的诱人的各种影响,他一直侧目而视。他在此的藉口是以情感的问题作为基础,认为将来有一天会有必要研究情感的令人挫折的经济力。作为这样的经济力,情感的动作并没有形成精神分析研究的目标。它仅是形成屈服于美学的影响的网络。精神分析对于「心灵生活」,对于「深奥的」领域感到興趣。在此就产生文学的创作的奥秘,以及那些成功地吸引我们的文学创作者拥有的令人羡慕的力量的秘密。更加准确地说,这就是让弗洛依德感到著迷的东西:「作者的自由,给予幻想的特权,为了召唤与压抑」读者的情感或魅影,这种撤销或赋加审查的力量。这许多企图背后的动机就驻居在那里,企图创导这种权力的理论,根据这个术语:最初的诱拐,或初始的快乐。快乐的理论经常就是从某个邻近的发展获得。因此,在「幻想与其魅影」(1907),理论的命题出现,仅是作为创作者最初处理魅影的文本的过后思维,我们感觉弗洛依德投注于这种快乐的不信任与吸引力的交加(快乐提升到快乐原则及超越),并且连接两种快乐:正式成功产生的最初的引诱,它随后容许「可验证」的快乐,以及好几个快乐的来源的汇集。首先,弗洛依德召唤创作者的技巧,凭借这个技巧,他可以克服引起他者的魅影的厌恶,因为他就是他者。这种艺术诗学往往偏爱认同的过程,它的运作「根据存在于每个自性与自性的其他部分之间的现存的限制」。正式的快乐—它跟再现表象息息相关—它往往会隐藏及容许另外一种驻居于更深入的来源的快乐的解放。这或许是可能的,我们因此回到我们自己的魅影,在我们经历他者(自性)的这个迂回,为了让我们的灵魂获得缓和assuagement。可是,假如这个最初引诱的理论似乎起初就是依赖一种享乐主义的主题,它忽略没有一个主题能够恢复的东西—这替换了理论—这确实就是怪诞感。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