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苏:第三身体

120

物质诗学

各种感官流动,迴循,讯息像奇异的微细声音的讯号一样具有神性的复杂,从血液,骚乱,呼唤传递到耳朵,无法听见的回答振动著,神秘的联接被建立。在无拘无束的对谈中,这并非是不可能,在间歇的高音,遥远,不均称的汇合,在某些时刻,无法计算的迴响的和声会发生。
赫伦娜、西苏,「活在橘子里」(1997:92,Sellers)

在「活在橘子里」,西苏探索沉思的时刻,思想的强烈张力,它通过一粒橘子的沉思而产生。她的论文与其说是橘子的本质是什么的描述,不如说是描述女性思维与书写的过程。这种过程通过对物质性或物象的沉思展开。橘子的诗通过这个仔细的沉思膨胀起来,用思想给予作家滋养。从某个意义来说,她朝向这个橘子移动,凭借剥除掉包裹橘子的语文的各个表层。西苏也描述对物质性的沉思,作为一种回转朝向「更深入进到出生的声音的来源」(87)。而且,我们拥有一个隐喻的关联,处于物质与母亲之间的关联。两者都被充当是女性书写实践的来源的人物。这种实践能够重新思维主体性。而且,这种通过对于物质性的深度沉思,来回顾思维思想的来源的过程,被描述为一种亲密的感官的经验。在敏锐的第三身体的层面,让感官参与的经验。西苏写到她的「沉思的耳朵、、、倾听诗的成长,当诗还潜藏在底下,但是慢慢地在胸膛奋斗,要让它自己被显现到外在的召唤,产生果汁与痛苦,因为它仅是物质的呼吸。(87-8)。在此,我们能够主张,第三身体的多样形态的感官被召唤。就是这种生发的身体,倾听物质诗学的微妙的声音,这个声音勉强可听见,通过这种感官的沉思被召唤,直到最后所被听到及被书写的声音就是物质的生成(呼吸)。从比较粗糙的层面来说,西苏提醒我们注意通过身体,从事缓慢与表示尊敬的思维的重要性。这种思维让身体参与,通过跟他者的物质性的沉思。在这个情况,这个它者恰好是一粒橘子。

西苏也提醒注意思维的这个时刻的多重性:「我曾经环绕一粒橘子生活经过三天了、、、这个瞬间继续不断地呼吸,深化,来来去去,接近,等待」(88)。吴尔芙的生命实存的时刻描述一个类似的过程,一个闪烁的强烈张力,在那里,物质的时刻,物象的这个时间,提供一个微妙的展开,进入意识的广裘。这个时刻是一种过程,进入物质的潜在的意识到神秘的陌生感。对于西苏,这个深度的沉思是关于「学习物象」(89),它描述一种超越受到再现表象决定的观看的看见的模式—超越橘子的这个字眼来观看橘子牵涉到要倾听物质的诗学。

在「波浪」的结尾,伯纳德观察到,为了观看各种物象的本身,我们有必要忘掉自性,文字,架构我们的感知的语言的工具(178,194)。这仅是在非常短的瞬间被获得,因为很快地,「盲目就回来」,然后凝视随着盲目展示一串「魅影般的词语」。语言隐藏物质性的闪亮的真理,以各种词语让我们目盲。我们能够主张,吴尔芙与西苏都赞同,真诚的真理隐藏在语言的人为表层,我们所必需做的是,剥掉语言表层,为了显示物象的本身。而物象本身将会沟通,在几乎是崇高的层次,强烈的自性的生命实存的纯净。可是,如同西苏在「活在橘汁里」提醒我们,思维的劳累,即使当它被套陷在橘子的时刻,那是一种超向自由的劳累,朝向尊重地注意他者的过程的更大的觉醒的劳累。当她沉思橘子时,陶醉于某些人可能称之为肚脐凝视的形式,有位女人打电话给她,提醒她在伊朗的女人的困境。这种採取行动的呼吁,对于西苏,也是对于橘子的物质性的沉思要求的「避免忘记,避免沉默,避免隐遁,避免让自己盲目,避免让自己耳聋的工作」(1997:78, Sellers)。为了理解他者的物质性(在伊朗的女人),我们必须回应地思维。如同西苏表达它,「对于橘子的爱也是政治的」(90)。

总结来说,我们以西苏的方式阅读吴尔芙,强调了解感官作为动力与创造活动的重要性。我们对于「第三身体」的讨论将吴尔芙与西苏作一个对比,建议说,两人都了解思想,作为身体化,创造的过程。这个过程发生在一个复杂的时间之内。我们的阅读能够总结如下:

1、 感知或观点是一个主动的过程,协商并且产生知识或再现表象。对于西苏,阅读是一种写作的形式。
2、 接收的感知体认出客体作为经历生成的过程的积极性的形式。在这个文本内容,性的差异被感知,作为一种积极性,在生成的过程。
3、 接收的感知是一种回应的思想的形式。一种非暴力的回应的思维展开进入一种体认:感知的客体从来没有被化简成为感官。观点总是一个部分的观点。
4、 理解到感知的客体并没有被化简成为感官,应该跟观点主义与反-再现表象有所区分。体认到再现表象与感知都是有限制的,让思维展开到一个更加具有生产力及创造力的过程,并不是反动地否认再现表象与观点的力量。
5、 体认到文字与物象之间的偶然的关系,展开书写,到差异性的扮演。吴尔芙与西苏的接近这个偶然性,作为是新的方式的思维的来源。
6、 吴尔芙的心灵的观念并没有跟生物的性别认同紧密相关。对于吴尔芙,这个观点或男性或女性的性别认同的观点,阻隔了回应的思维。接收的感知因此被套陷在一种流动的书写性别差异,并且移动朝向超越性别的认同。
7、 感知的这种开展通过母亲作为中介。母亲代表一种超越感知的物质性。回应的思维的滋养,来自跟一个永远无法被完整再现表象的世界的亲密。
8、 西苏的第三身体的观念,能够凭借吴尔芙在「波浪」一书的流动形态学的再现表象来理解。第三身体就是思维的虚拟身体。这一个身体化的意识是动态的,具有创造力与生产力。这样一个虚拟的身体,超越自性的生命实存的稳定的性别认同的固定意象。它是渗透,流动,转变,遊牧。
9、 西苏对于第三身体的书写提供一种方式,来理解思想作为是具有身体的过程。就像吴尔芙的心灵的观念,它并没有被男性或女性的生物的性别认同的观点所固定。第三身体是接收的感知与回应思维的空间,因为它扩展了再现表象的限制。

可是,始终有个问题存在。是什么驱动感知的展开?是什么力量激发再现表象的系统的第三身体的转变?西苏的文本「第三身体」也是对于欲望的一个精美而断裂的沉思,作为是一个主动的力量。这个主动的力量继续不断地产生再现表象,差异的元素,变形的回忆,与感官之间的联接。从某个意义来说,第三身体就是试验性的欲望的地区。而且,西苏建议:第三身体就是欲望的本身。但是,这是一个没有单一作者的欲望。相反地,这是一个欲望的领域,受到差异的强烈张力,时间性所跨越,这个诞生于无数联接的微妙的语言。或许,我们能够理解第三身体作为是一个力量。在下一个章节,我们转向克拉丽斯、李思佩特,对于西苏的作品及她对于欲望的力量的了解,
具有深刻的充实的影响的一位作家。欲望会让人盲目,但是它也展开感知。西苏通过她对于李思佩特的书写,研究的就是这个差异。凭借专注于这许多论文,西苏曾经写作的关于克拉丽斯的论文,我们将获得更大的亲密感,对于西苏的思想。克拉丽斯启发西苏对于物质与记忆的诗学的沉思。我们现在转向克拉丽斯,为了探索西苏理解她的作品的这些方式,作为一种生命力比多的教育的形式。

雄伯译
32hsiung@pchome.com.tw
https://springhero.wordpress.co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