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September, 2013

西苏:论克拉丽斯、李思佩特

September 14, 2013

橘子立刻进入,像鸟经由我的乳房窗户进入。

我们必须知道如何让我们自己出诸自愿地知道万物,为了让万物到达它们的位置,以它们的时辰,而我们并没有由于盲目的不耐去催促它们。我们也没有冒着凌虐它们,驱除它们,弄破它们的外壳的危险,来召唤它们出现。在克拉丽斯的学校,我们学校思维这个。「我的神秘在于我仅是一个工具,而非目的。这曾经给予我各种自由当中最危险的自由。

我们从万物学习; 我们从它们那里可学习到一切。如何让万物听任它们自己被获知,在任何的翻译之前,以克拉丽斯的方式,她充当一个开放的窗户的方式,她成为充满灵魂的手的方式,她面对每个无数的生命的方式,她开放心胸轻轻地前来跟万物相会的方式,她给予我们这种的呼唤的榜样。

如何产生清晰:前往,接近,抚摩,驻居,碰触,接纳-进入,接纳-存在,接纳-给予,接纳-接受。让万物回归万物,首次就奉献一切,让万物的首次回归我们自己,每一次,都让丧失的首次回归我们自己。

爱的真理,给予。

克拉丽斯的呼唤出发,出发前去找到那几乎是始终存在,却不是在没有窗户的空间的物象,那个漫游,而在空间没有脸孔,没有观看,给予它一切让它颤抖的名字,让它在没有生命实存的空间之外颤抖,让它回归它自己,它汇集它自己进入它自己,绽开花瓣,环绕它自己的心充实它自己,展现妍红,瞬间产生一个首次对脸孔。然后逐渐成为玫瑰。

各种名字就是她放置在空间的手,倾向如此强烈,以致于最后她对一个脸孔,一个零,一个你微笑。她的嘴唇的接近,对着花瓶,她渴饮微笑。

碰触玫瑰花的心:这是女人的运作方式:碰触万物的活生生的心,被碰触,前往生活在那个空间,温柔专注而缓慢地前往,直到碰触到地带,慢慢地让我们自己被带入陶醉,被玫瑰花的吸引的力量,被吸引进入玫瑰花地带的心,在芬芳的空间停留良久,学习如何让万物给予我们它们的本质,当它们活得最生猛。

我们已经忘记,世界在我们之前就存在那里。我们已经忘记万物如何在我们之前就已经存在,在我们的眼光凝视之前,诸山如何成长,我们忘记植物在我们思维如何称呼它们,认出它们之前,它是如何被称呼。这些植物以开花的姿态前来跟我们相会。

在这些暴力而懒散的时代,我们并没有活出我们活著的意义,我们被阅读,我们被强迫地过日子,远离我们本质的生命,我们丧失这个天赋,我们不再听见万物依旧想要告知我们的东西,我们翻译,我们翻译,一切都是翻译及化简。大海几乎没有剩余下什么,除了就是一个没有水的世界:因为我们也已经翻译这些文字,我们已经掏空文字里的言说,拧干,化简,并且将它们弄成木乃伊。它们不再能够提醒我们,它们过去经常从万物出现的样子。那时,它们生命本质的笑声突然发出,出于欢乐,它们互相呼唤,它们欣喜于它们的芳香。大海,大海闻起来有海草的味道,听起来有盐味,我们品尝这个无限的可爱的大海,我们舔这位陌生人,她在我们嘴唇上面的爱的盐味。

西苏阅读李思佩特

September 12, 2013

Clarice Lispector

克拉丽斯、李思佩特:接近

让自己被克拉丽斯、李思佩特阅读

依照克拉丽斯、李思佩特的激情观

克拉丽斯、李思佩特:这位女人,我们的当代人,巴西人(出生于乌克兰,犹太籍),她给予我们的并不是书,而是从书,从叙述,从压抑的机构拯救出来的生命。通过她的书写的窗户,我们进入惊艳的美丽:学习如何阅读。热爱生者的真理,热爱从自恋眼光看似忘恩负义的人,热爱那些卑微不堪,不登大雅之堂的人们,热爱起源,并且对于客观的世界,对动物,对万物感同身受。

如何「阅读」克拉丽斯、李思佩:依照她的激情观:依照克拉丽斯、李思佩特,这个激情观就是书写女人。当一个文本泛滥整个文本,并且前来跟我们相会,奉献出她自己,为了被生活,我们将如何称呼这种「阅读」?什么叫着阅读

在「激情」的开始,克拉丽斯警告我们,假如我们正要迎向前去的边缘,我们要有所退缩。她要我们保持警觉,用这些既令人担心,又令人安心的术语:

给潜在的读者

这本书就像一本普通的书。但是即使仅有有灵魂成熟的人们阅读它,
我也会心满意足。那些人们知道,对于任何东西的那种接近,都是缓慢而通苦地进行。而且那种接近甚至必须旅行到所要被接近的东西的相反的一边。那些人们,仅有那些人们,他们将会慢慢地理解,这本书并没有从任何人拿走任何东西。至於我,譬如,G.H.这个人物一直逐渐地给予我一种困难的欢乐,但是它被称为是欢乐。

朝向一个细节,赫德琳说,一个伟大的开始可能会来临。在这个细节里,克拉丽斯要我们来临,为了要开始。

我让我自己被阅读,依照克拉丽斯、李思佩特,她的激情阅读网。在热情而忧郁的阅读激流里,我看见熟悉而奇异的文本,如里尔克,或海德格,或德希达。 他们的文本已经被阅读,被带走,被回答,在克拉丽斯、李思佩特的书写与生活里。

底下的一些东西是阅读克拉丽斯、李思佩特的时刻:在克拉丽斯、李思佩特跟所有女人的通讯里被表现。

现在,我在此跟克拉丽斯、李思佩特在一块,在「激情」的房间,泰然自若。我已经在这里,泰然自若,在她的「生命的溪流」的激动里。

克拉丽斯、李思佩特的契子

在克拉丽斯、李思佩特的学校,我们学习这个接近。我们接受万物的教导。呼唤的教导,让我们被呼唤。让来临,接纳的教导。人生的两个伟大的教导:缓慢与丑陋。

克拉丽斯、李思佩特的声音给我们一些途径。恐惧攫住我们,呼唤我们:「没有别的,仅有途径。」恐惧给予并且握住我们的手。一种深深感动,锐智的恐惧。我们接受它。它引导我们。我们创造途径。

克拉丽斯、李思佩特的声音给予我们永恒的目前生命。非常长久的生命,因为每个瞬间都是生命实存。现在这个瞬间。每个现在瞬间都具有生命实存:一个世界,一个生命。生命的整体,包括它的结局,它的耗尽,它的饥饿,它的渴望。它引导我们去爱,去知道,去看就,去听见—跟我们的童年一块,在符码,禁制,习惯的背后。它引导我们去呼唤,在名称的背后,去生活,在思想的背后。

它要我们去听见万物在呼唤。在那里的呼唤在万物里。她将它收集回来。克拉丽斯、李思佩特的声音收集,提供给予我们这个橘子。他还给我们这个物象。那确实就是橘子回应她的声音的呼唤所说的东西,它的月亮的果汁,它给予这个果汁让我们喝。

克拉丽斯、李思佩特的声音给予我们阅读:在这个声音里的文字就是水果。

克拉丽斯、李思佩特阅读:李思佩特的橘子的阅读。

克拉丽斯、李思佩特观看:然后世界就进入存在。诞生的万物就是重生。被收集回来。因为以某种的方式,克拉丽斯、李思佩特跟legere是同义字。换句话说,跟「阅读」是同义字,也就是,跟「收集」是同义字。海德格过去常说:「我们凭借仅是阅读这个,我们平常才能理解,我们理解并且遵循一个剧文与文字的东西。但是我们凭借收集这些文字来进行。假如没有这个收集,没有一种採集,如同小麦或葡萄被採集,我们将连一个字都无法阅读,无论我们多么敏锐地观察被书写的讯息。

在她的声音里的词语就是我生长其间的花园。

是森林。豹经过。她的词语像是豹的轻盈脚步。她的声音,众人喧哗,狂野,倾听。它给予我们有关缓慢的教导。缓慢:我们需要缓慢的时间来接近,来让万物接近,让生命,死亡,时间,物象接近。生命必需花费所有这些缓慢,为了给出它自己,而没有过分伤害我们。我们必须花费所有这些时间,为了到达这个物象,它者,为了获得它,而没有催促它,前来接近它。

她的接近是政治的。克拉丽斯、李思佩特的接近:这是生命存在的空间,这个之间,我们必须小心翼翼要维持的之间的空间。我们必须谦虚,必须慷慨,为了不要跳跃过它,为了不要避免它。催促让它成为无效。我们正生活于扁平的思想,报纸-思想的萤幕的时代。这并没有留下时间来思维细节的东西,依照它的生活模式。我们必须拯救这个展开而留下空间给它者的接近。但是我们生活在媒体仲介,艰苦,艰困压力,与恐吓当中。加速度就是恐吓的诡计。我们匆匆忙忙,奋不顾身,攫住。我们不再知道如何接纳。

接纳是一门智慧。知道如何接纳是最佳的礼物。克拉丽斯、李思佩特给我们这个榜样。重要的就是要接纳万物的教导。假如我们知道如何思维,朝著物象的方向,让我们被呼唤到它那里。这个物象引导我们来到一个由物象,由我们,有万物的物象组成的空间。克拉丽斯、李思佩特的教导是:凭借让物象提醒我们某件东西,我们不再忘记,我们瓦解忘记,我们回想起这个没有边际的它者,被称为是生命的它者。克拉丽斯、李思佩特教导我们给予我们自己这个时间,再次地,不要忘记,不要徒然耗费的时间。

知道如何「看见」,在视觉之前,知道如何倾听,在理解之前,为了保持等待的空间开放。在她的语言里,等待称呼它自己为esperar。

开放的东西就是时间:不要吸收这个物象,这个它者,而是要让这个物象呈现它自己。让它产生它的二十四个面貌。

安静地呼唤它,祈求它的来临,伸出手给它,这个真理:「真理让物象获有生命实存,作为物象。这个让被称为就是物象之魂。

克拉丽斯、李思佩特让:

为了让春天到达,我们必须知道如何欢迎它:昨天,已经是五月天。我觉得我不再知道一个生活过的日子是如何形成。只要打开克拉丽斯、李思佩特的书就足够知道。翻阅她的生命的书:一棵先前并不存在的橘子树,现在存在。用她的克拉丽斯、李思佩特的展开她自己的方式,万物出现,无需要求。春天就是登临。克拉丽斯、李思佩特让春天出现。她一再地给予。奉献出来,确实是奉献。生命实存那里,创造出空间。我们已经丧失的东西。我们从来不曾有过的东西。我们不再知道如何去拥有的东西。我们不知道这些是谁的生命实存。它就是来临。

克拉丽斯、李思佩特的每个眼光:隐形的温柔的劳动,爱的牵船。

克拉丽斯、李思佩特让物象获得生命实存,进入物象。

我们必须知道万物,为了让女人的揭开面纱成为可能,为了让这个思维成为必要,容许一个「你」的揭开面纱的思维成为必要。克拉丽斯、李思佩特让它来临,让我们感受到它,知道它。为了让女人来到她,在她的身上。因为她想要她,为了让女人自动前往,为了让万物自动前来跟我们邂逅。克拉丽斯、李思佩特就是这个窗户。但愿五月这个窗户是美好的:
雄伯译

32hsiung@pchome.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