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苏:第三身体

西苏与吴尔芙两人都主张,女性的想象还没有充分地被探索,可是两人都也拒绝简陋地瓦解两性之间的平等主义,并且提供一种思维的观念,作为某件超验男性与女性之间的界限的东西。这件东西本身就是一种女性化或是开展:对于西苏,这种思维还跟它者具有的双性息息相关。对于吴尔芙,这种「雌雄同体」的心灵具有共鸣及流动渗透,没有阻拦地传递情感,是天然的具有创造力,发出火热光,而且不分彼此。重要的是,它将「不会特别或分开来思维性别」(1987:94)。吴尔芙在「属于自己的房间」主张说,「性的意识导致思维的贫瘠:成为纯粹而简单的男人或女人是致命的。我们必须要女人兼具男人,或男人兼具女人」(99)。她提供一个这种分离性别的思维的例子,在她简短地描述到现代的小说的A先生。「阅读完一两个章节后,一道阴影似乎横跨纸页。那是一条直线的黑杆。一个像是大写字母「I」的形状的东西。我们开始以各种方式闪躲,为了瞥见在它背后的风景。(95)。这个「I」是一个殖民化的阳具中心的想象的能指。对于阳具的这种认同阻塞了创造精力的泉源,并且将它围阻在狭窄的范围之内。(96)。她做总结说:男人今天的写作,大部分仅是用他们头脑的男性的部分。」这样的写作时贫瘠的,而且始终被套陷在对于女性的反动的拒绝。而雌雄同体的写作则是「爆炸并且产生各种的其他的观念。那是唯一的一种写作,我们能够说,它具有永恒生命的秘密(97)。而且,吴尔芙这样构想:与其说是撤退回到子宫产生新的思维,不如说是一种意识产生新的思维,在世界里产生效果,而不是从这个世界撤退。

在「阅读女性:女性批评论文集」,Mary Jacobus探索吴尔芙在「属于自己的房间」的心灵的观念。她主张说,它基本上是一种乌托邦的幻想:男女没有区分的意识。(1986:39)。可是,她也主张,在吴尔芙对于雌雄同体写作的描述,有一种差异的运作不断地在写作之内扮演、、、而且,在展开其他的可能性—他者的本—这样的写作提出「观点的差异性」,作为是重新写作的事情。(1986:39)。可是,这两种阅读似乎互相矛盾。其中一个描述男性与女性的最后综合成为一个被称为是「雌雄同体」的整体,而另外一个则是描述雌雄同体的心灵,作为是流动的,渗透的,或是贯穿及具生产力。其中意味着静止不动,另外一个则是意味着动力地成长。前者是「没有区分男女的意识」,能够被阅读为对应于Showalter的「撤退回到子宫」,因为它从具有生产力撤退,而后者则是向外导向,一种创造的参与差异,而不是差异的最后综合。

吴尔芙的这种雌雄同体的观念的这个最后的描述,我想要在此从事探索,因为它提供一种生产力的方式展开吴尔芙的思想的观念。我认为,吴尔芙探讨意识到写作的微妙,很容易被忽略掉,仅为因为她使用的语言仅是刚刚开始奋斗,跟凭借性别差异的写作的思维方法奋斗。假如我们排斥她的思想,仅是因为她使用的一些像是雌雄同体的术语来描述这种过程,那我们就犯错误了。这是要接近她的写作,用一种对这种奋斗表示尊敬的意义,朝向它所表现的思维的奋斗。这也是要展开朝向思维的写作,为了让它爆炸,而且产生各种的其他观念。」依我之见,这也是一种西苏方式的接近,一种拒绝欠缺的负面性的阅读与写作。代替的,它探索文本之内的生命的流动。

吴尔芙的创造的心灵的再现表象,并没有受到生物对于男性与女性的脑或性别认同的理解所决定。这样一种心灵能够拥有接收的观点,及回应的思维,确实是因为它没有被限制在男性或女性心灵的观点。吴尔芙在她的写作中探索感知,寻求获得一种不断地流动的思维,经历一种生成的过程。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