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苏:论克拉丽斯、李思佩特

74
这并非偶然,克拉丽斯发表这个具有某种玫瑰花的故事。在所有的植物当中,玫瑰花以她的开花的动作,来分享它的生命实存的方式,是最具人性化。今天,玫瑰花的这种温柔给予帮助我们接纳所有生命实存的给予。凭借它在璀灿怒放时代包容,让我们感受到玫瑰花中的玫瑰花,让我们在它的璀灿怒放中,想到生者的诞生,在我们没有忘记分享的每一瞬间的诞生。我们没有忘记接收分享。我们爱的灵魂是玫瑰花的子孙。克拉丽斯的玫瑰花正在给予。这朵玫瑰花给予我们的超过一朵玫瑰花吗?

给予它自己,为了被克拉丽斯接纳的玫瑰花,是如此善为接纳,以致它同时也让她成为一个秘密的礼物。它存活下来,为了给有她具有力量的证据。这个力量现在被产生,在结合两个生命实存的联盟,环绕着呼唤,回应,接纳来源的相同需求。为了给有资源给这个资源。

玫瑰花从运动中产生。从一隻鸟,天空升起。从一朵玫瑰,时间释放自由。玫瑰花也给予我们生命实存的运动。里尔克写了二十四首诗,描述玫瑰花。但是克拉丽斯给出玫瑰花的沉默的呼吸,为了被生活:现实界没有这样的同义词。

为了到达玫瑰花的内心,我们只要接纳玫瑰花的途径就足够,依照它的途径前往它那里。带着自性的欠缺接近,带着如此的轻盈,没有扰乱到它的邻近,带着芬芳的脚步进入它的芬芳的水中,而没有扰乱到它。现在房间里有一朵玫瑰。由于它的到来展开的空间里,我们生活著。而乌龟呢?

现在,维持著,并且保持相同的元素,相同的温柔,相同的尊敬,克拉丽斯能够用一隻乌龟取代玫瑰花。但是里尔克仅能用一隻独角兽或一朵银莲来取代它。但是克拉丽斯用一隻蟑螂取代,但是里尔克仅是用蕾丝织品。「我看见花瓶里的花朵。它们是自然诞生而不曾被种植的野花。它们是黄色。但是我的厨师说:「多麽丑陋的花朵。」仅是因为要去喜爱共同的东西是相当困难。在我自己的思想的背后,是属于这个世界的真理。自然界的非逻辑。

因为在克拉丽斯的学校,我们拥有最美丽的教导:丑陋的教导:「实际上我已经放弃全部美好品味的系统吗?但是那就是我仅有的获得吗?我当时一定是多麽被封闭,以致仅是因为我不再害怕欠缺美感,我就感觉我自己更加的自由、、、我依旧没有预先看见,除外,我当时还可能获得什么。也许,我将会逐渐地学会它。至于现在,我感觉到的最初的胆小的快乐是能够说出,我已经丧失我对于丑陋者的恐惧。那种丧失是一种很好的善。那是一种喜悦。

有里尔克,但是也有克拉丽斯。仅有的是:恐惧存在,膜拜存在,极限存在,那被保留的广裘的里尔克的我自己的亲密的世界存在。封闭存在:手掌握著,凭借阅读的书写选择并且包容。但是克拉丽斯存在,大胆,无边的晕眩存在,肯定存在。「我想要这个没有被下结论的东西。我想要这个深奥的有机生命的混乱,它仍然触发一种潜藏的秩序的直觉。潜力的伟大力量。这些,我的吞吞吐吐的句子被形成,当它们被书写的那个时刻。它们发出咯咯声,它们是如此新鲜,依旧如此的生猛。它们就是这个现在。我想要欠缺结构的经验。虽然我的文本从开始到结束都被旅行过,被一条脆弱的导引的线—那是什么?

雄伯译
32hsiung@pchome.com.tw
https://springhero.wordpress.com

76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