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苏:论Clarice Lispector

70

从惊奇到惊奇,当下完全的惊奇,没有任何惊奇,童年的克拉丽斯让她自己被著迷,带我们到原初时间的花园。在那里,所有的不同种类的瞬间成长。有一个事件的财宝库。我们只要去爱,去注意寻找爱,所有的财富都会信托给予我们。专注就是这个鑰匙。

克拉丽斯蒂专注导致孵蛋。在她的惊奇之下,狂风暴雨被安息下来,时间让它自己被带走,时间延续,成长,然后带领原先出乎意料之外的诞生,给他们的约定的时间。邂逅发生:那里有一个里面有蟑螂的房间。克拉丽斯进入,凭借着这隻蟑螂,这是她的激情,依照生者。

在那里有一个小洞穴,夜晚环绕着它。在这个小洞穴里,有如此自由自在的专注,以致恰巧地,回应克拉丽斯蒂呼唤,马回应她的耳朵的专注,慢步奔跑,马就像鸟一样进入又出去,通过背后的窗户。在克拉丽斯的内心深处,有着魔术般的专注:专注是魔术般的事情。灵魂是专注的魔术。灵魂的身体被形成,使6用一种精致,精致的超感官的物质。所以,非常精致地敏感,以致于它能够聆听到每个孵蛋的喃喃声。互相召唤来共谱自身芬芳组曲的分子的永恒的音乐。每一个诞生都有一种专注。有些专注既脆弱,又强烈,像电子的视网膜,长时间地反映,为了让万物表象背后的许诺被获得。这些无法思维的专注让各种物象发生,或是不发生,依照它们自己的动作,在它们的名字之前,在我们成为猎物的想法之前,在它们的形象之前,在我们的埋藏的各种景象之前,这些专注等待,并且尽情陶醉于启发—所以,一向总是默默存在的各种物象能够让它们自己被听见。沉默并不存在。各种物象的各种音乐总是迴响着,等待我们忠实地聆听它们,用我们的耳朵,用我们的皮肤,用我们的鼻孔,用我们的呼吸,特别是用我们的乳房。

受人喜爱地,各种专注就像鱼一般缓慢地移动。但是克拉丽斯拥有某些大胆的专注,前往这些邂逅,就像是温柔的野兽。「我警觉著,我保持完全警觉。我的内心里面产生一种强烈的希望,一种惊奇不已的顺服:在这个警觉的希望当中,我体认出我所有以前的希望。我也体认出我以前经验到底这个专注,从来没有离开我的专注。追根究底,这种专注可能最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或许它就是我的生命的本身。

它们一直在颤抖着,在它者的这个非常靠近的颤抖当中。

所以女人具有生命实存;女人以及这个它者。聚集地生活,非个人地生活,无法予以总结。活塞让它们成为历史。仅是生活著,发生著。

克拉丽斯想到一个星期日。在那里有一个星期日。她思维着:有一个夜晚;一个苹果,夜晚里的苹果;一隻手朝向这个苹果思维著。在途中,克拉丽斯蒂思想思维在一朵花。这个思想採集它自身,有一朵菊花,就像我们以前从来没有观看过的菊花。用我们的整个的身体,我们学习到,我们不再知道任何事情,关于大部分的花朵,除了它们的名字,作为被摄影的花朵。

72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