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苏:论Clarice Lispector

68

艺术的蛋卵运作当中

一切来自极端遥远的东西,那些从另外一个距离前来我们这里的东西,非常-非常-靠近的东西,她从这两个距离回忆它们。

她拯救这个蛋卵,从非常-非常-靠近的地方。她从太靠近的地方带它回来。

通常,我们前往好几年,没有看见一个蛋卵进来。这就是为什么克拉丽斯首先带我们到最靠近的学习,在厨房。

要我们发现蛋卵的辉煌,在所有它的陌生当中,需要更强大的力量,比起要我们崇拜一座山。在蛋卵的第一个教导里,我们学习如何将这个专注带给鸡的蛋卵,一座山用来启发我们的专注。接近这个蛋卵可被描绘出轮廓,根据一套可验证的钙碳化的栖居的锁链。

蛋卵有其白天。这个简单的庆祝。说出蛋卵几乎是一种日本的艺术。需要一种具有运动员潜力的声音。给予每件东西的声音。对于蛋卵,那是特技的声音:为了发动它,恢复它,让它冒险,以及保护它。这一个声音能够让每个蛋卵萦绕著微妙的声音。为了聚集万物的第一个歌声,它们的无语的呼唤:为了说出「蛋卵」,如同我说出「爱」,带着惊奇与爱,带著沉思。凡是知道如何沉思蛋卵的人们,他们将会知道如何沉思一个微笑。

她拥有呼吁这个客体的方式,在那个特别的时刻,带着容许事件发生的声音的那种魅力,因为她可能负责,一个以某种光点观看的蛋卵是一件艺术作品。

用普通的观看,看见蛋卵是不可能的。

「在早上,在厨房,我(克拉丽斯)看见蛋卵在桌上。」

这个句子是不可能的。克拉丽斯书写它,仅是为了带它回来,在写作的节奏当中。

「当我一看见蛋卵,我就等于是过去三千年来曾经看见过一个蛋卵。」

看见?这个蛋卵难道不是已经曾经看见?看见本身是这个蛋卵,它的蛋壳将要爆裂开来。克拉丽斯教导我们超级观看。「我每次观看,我总是需要不仅是看见。当我看见时,每当我书写「我看见」,我总是曾经经历过漫长的激情的奋斗,在每个文本里被呈现,在每个当下,为了来到看见,一天的许诺前来看见这个蛋卵,这就是依照克拉丽斯所谓的「激情」。有一天,将会有这个蛋卵,「我的眼睛最后并没有跟我看见的东西分离。」所以,这一天,蛋卵存在。这个蛋卵的日子,在瞬间的当下。「请你们尝试理解我绘画的东西,我正在书写的东西。我将要解释:在我的绘画里,如同在我的书写里。我尝试严格地看出,当我看见的这个时刻之内—我尝试不要看透这个记忆,在现在已经成为过去的瞬间曾经看见。这个瞬间就是那个蛋卵。这个瞬间属于让我惊奇万分的临近感。这个瞬间本身就是临近感。在我生活其间的相同的时刻。我投掷我自己进入它的通道,到达另外一个瞬间。

一个温暖的夜晚蹲孵著。在早上六点钟,一个克拉丽斯导致蛋卵的孵出。清醒时,感到新鲜地惊奇。房间充满了进入与外出的興奋。准备清醒,充满专注的的各种纯真,在她自己的内心深处,她的灵魂的专注在记忆中屈服,在已知的东西底下,在已经发生背后,在思想底下,在思想的背后,直接投身进入惊奇的途径。「我获得思想背后的状态,我拒绝将它区分成为文字—我无法,也不想要表达的东西,始终是我各种秘密中的最大秘密。我知道,我害怕那些时刻,当我没有使用思想的那些时刻,那是一种瞬间的状态,很困难到达,所有的秘密,不再使用思想赖以形成的文字。」

雄伯译
32hsiung@pchome.com.tw
https://springhero.wordpress.com

70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