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苏:论克拉丽斯、李思佩特

但是有一个克拉丽斯的声音非说不可,「大海,大海,」为了让我的贝壳张开,大海正在呼唤我,大海!正在呼唤我,海水!呼唤我回去,然后我去那里,波浪,我重新呼唤我到她那里。

为了容许一个物象以其陌生状态进入,从灵魂来的光亮必须被放进每个眼神,外面的光亮与内部的光亮混杂一块。一种看不见的氛围环绕那些被仔细观看的人们形成。在景象之前观看,观看是为了不断地看见,在眼睛的描述之前—这并不是召魂术。这是它者的智慧!它本身就是一种艺术;有各种途径让所有的物象以它们的不同的陌生感进入我们的邻近。这些途径就是要求被接近的地区,每个地区都具有一种适当的耐心。

有一种对蛋卵的耐心,一种对于玫瑰花的耐心,一种对于每个特殊动物的耐心,一种对于品种的耐心,各色各样的耐心,要实践,要发展。我有一些准备要成熟的耐心。还有一些正要绽放蓓蕾的耐心,还有一些似乎已经生根的耐心。我觉得某些的克拉丽斯的阅读将各种生命实存的泥土挖掘如此之深,以致所有的耐心都在那里百花怒放。各种耐心就是生育者。

有一种耐心给予专注。这种专注很简洁,活跃,慎重,温暖,几乎感觉不到,无法让人思维,就像眼神的重新点燃,规律地,二十一天的夜晚,对着厨房的窗户,至少一个蛋卵具有生命实存。它们给予专注:一无作为,不扰乱,填补,更换,佔据这个空间。听任这个空间存在。微妙地思维。引导知情的眼光与喜爱的眼光的混合朝向。一个脸孔。用一个谨慎,自信,专注的询问环绕它,调适接收,守望它,经过一段长时间,直到贯穿生命的本质。

有时,我们仅有一个耐心—因此不再有别的东西。我们忘记,我们没有给予这个世界生命,我们开始而且没有完成。这个没有花朵,没有动物,没有地质学,没有物象的世界,厌倦透顶。

我们需要万物。所有的物象,自始至终。每样曾经发生过的事情,每样能够发生的事情。我们需要各种耐心的时间,为了接近万物,直到它们靠近我们,我们跟它们在一块,在它们之前,互相各自给予。

当我们听任自己去思维,时间就成形。我们从来没有这个时间,我们焦虑。但是有这个时间,在底下,数量多到不可数,跟我们的要求成比例。只要思维,思维,再思维就绰绰有余。我们就到达这个来源。思维给予时间。所有的万物,即使最微细的物象,它们都充满时间:就是要由我们来思维它。

克拉丽斯思维:首先思维到厨房。有一棵蘋果树在那里。克拉丽斯以如此的锐智呼唤这个蘋果树,以致对于这棵蘋果树对于我们而言,表征,包括的一切。同时,在蘋果树,具有这个被许诺的维持。我们验证这棵蘋果树,用我们全部的生命实存。就这样,这棵蘋果树具有生命实存。

万物依旧没有名字,她吸引它们,花朵,水果,所有那些匿名的,全部的,还没有被呼唤的物象,每样物象都有其时辰,她让它们存在那里,在我们之前,在相同的瞬间,我们验证它们如何存在,它们如何在那里成长,以及它们如何还依旧存活在那里。

在厨房,在整个文本的从头到尾,有各种手及风景。在手掌的风景里,在具有窗户与句子的文本里,每个句子展开,进入另外一个惊奇。

67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