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苏:论克拉丽斯、李思佩特

橘子立刻进入,像鸟经由我的乳房窗户进入。

我们必须知道如何让我们自己出诸自愿地知道万物,为了让万物到达它们的位置,以它们的时辰,而我们并没有由于盲目的不耐去催促它们。我们也没有冒着凌虐它们,驱除它们,弄破它们的外壳的危险,来召唤它们出现。在克拉丽斯的学校,我们学校思维这个。「我的神秘在于我仅是一个工具,而非目的。这曾经给予我各种自由当中最危险的自由。

我们从万物学习; 我们从它们那里可学习到一切。如何让万物听任它们自己被获知,在任何的翻译之前,以克拉丽斯的方式,她充当一个开放的窗户的方式,她成为充满灵魂的手的方式,她面对每个无数的生命的方式,她开放心胸轻轻地前来跟万物相会的方式,她给予我们这种的呼唤的榜样。

如何产生清晰:前往,接近,抚摩,驻居,碰触,接纳-进入,接纳-存在,接纳-给予,接纳-接受。让万物回归万物,首次就奉献一切,让万物的首次回归我们自己,每一次,都让丧失的首次回归我们自己。

爱的真理,给予。

克拉丽斯的呼唤出发,出发前去找到那几乎是始终存在,却不是在没有窗户的空间的物象,那个漫游,而在空间没有脸孔,没有观看,给予它一切让它颤抖的名字,让它在没有生命实存的空间之外颤抖,让它回归它自己,它汇集它自己进入它自己,绽开花瓣,环绕它自己的心充实它自己,展现妍红,瞬间产生一个首次对脸孔。然后逐渐成为玫瑰。

各种名字就是她放置在空间的手,倾向如此强烈,以致于最后她对一个脸孔,一个零,一个你微笑。她的嘴唇的接近,对着花瓶,她渴饮微笑。

碰触玫瑰花的心:这是女人的运作方式:碰触万物的活生生的心,被碰触,前往生活在那个空间,温柔专注而缓慢地前往,直到碰触到地带,慢慢地让我们自己被带入陶醉,被玫瑰花的吸引的力量,被吸引进入玫瑰花地带的心,在芬芳的空间停留良久,学习如何让万物给予我们它们的本质,当它们活得最生猛。

我们已经忘记,世界在我们之前就存在那里。我们已经忘记万物如何在我们之前就已经存在,在我们的眼光凝视之前,诸山如何成长,我们忘记植物在我们思维如何称呼它们,认出它们之前,它是如何被称呼。这些植物以开花的姿态前来跟我们相会。

在这些暴力而懒散的时代,我们并没有活出我们活著的意义,我们被阅读,我们被强迫地过日子,远离我们本质的生命,我们丧失这个天赋,我们不再听见万物依旧想要告知我们的东西,我们翻译,我们翻译,一切都是翻译及化简。大海几乎没有剩余下什么,除了就是一个没有水的世界:因为我们也已经翻译这些文字,我们已经掏空文字里的言说,拧干,化简,并且将它们弄成木乃伊。它们不再能够提醒我们,它们过去经常从万物出现的样子。那时,它们生命本质的笑声突然发出,出于欢乐,它们互相呼唤,它们欣喜于它们的芳香。大海,大海闻起来有海草的味道,听起来有盐味,我们品尝这个无限的可爱的大海,我们舔这位陌生人,她在我们嘴唇上面的爱的盐味。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