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分析家的知识iv

我说,假如我们能够说,性关系不存在,这确实并不是纯然的无知。因为这个经验,换句话说,一个辞说的风格,绝对并不是歇斯底里的风格,我用四角区分的术语铭记的风格,作为是精神分析的辞说,从这个辞说出现的东西,是迄今从未被召唤的关于阳具的功能的维度。换句话说,某件东西意味着,这并不从性的关系,这两个术语至少有一个被表现特征,在此息息相关的这个术语确实就是这个字,l’Hun。 根本不是因为它的Hun的位置被化减成为这个东西,我们用男性的这个术语描述的东西,在中文的术语,就是「阳」的本质。那确实是相反,因为凭借被提醒,应该强调意义的东西,器官的这个术语被遮蔽的意义,因为它从遥远的地方前来我们这里。它确实仅是器官的东西作为工具,为了强调事情。环绕着这个工具,精神分析的经验鼓励我们看出每样东西环绕的,关于性的关系所被陈述的每样东西。这是件新奇的事情,我指的是,回应一个辞说的出现。无可置疑,这个辞说从来没有真相显现。假如没有科学的辞说的先前出现,它本来无法被构想,因为语言被插入于数学的实在界。

我说,让这个关系标志化的东西,作为在语言深深被颠覆的东西,非常明确地,就是这个事实:不再有任何方法,如同曾经有过的,而是在一个我觉得是幻觉的维度。它不再能够被书写作为男性的本质及女性的本质。这个「不能够被书写」,它是什么意义?因为毕竟它已经被书写。假如我凭借精神分析辞说的名义,排斥这个古代的书写,你们会更加振振有词地反对我。就我而言,我也书写它,因为—这是我在黑板上一再显示的东西—某件东西宣称用书写来支持什么?性的行业的网络。

可是,这个书写仅是被授权,仅是从一个非常明确的书写获得它的形式。换句话说,让我早先被问及的问题确实爆发出来,能够被介绍进入逻辑里。换句话说,一个数学的拓扑学。它仅是从这个拓扑学的阐述的存在开始,我们才能够根据任何的命题想象,我们可能发挥命题的功能。换句话说,从被留置在那里的这个空洞的位置,某件东西被指明。用这个空洞的功能,这个主张被决定。在此,我想要跟你们指出,确实,我有时借用的东西,从数学的铭记,因为它用来替代前面几个术语。我并不是说各种的阐述,作为亚里斯多德用逻辑的风格描绘的形式。这个铭记因此,在主张的功用的标题之下,似乎能够提供给我们一个术语。这个术语很容易指明性的对立。什么是必须的呢?男性与女性的个别的功能应该被区别出来作为阴与阳,这样就足够了。确实是因为这个功能是独特的,岌岌可危的东西总是一个未知数主体x的被阉割的阳具∅,你们知道,从你们在这里的这个简单事实,会被产生—你们不可能对它没有丝毫观念—这个困难与併发症会被产生。

未知数主体x的被阉割的阳具φ肯定,这是真实的—术语的功能拥有的意义—所被提到运作的东西,所被提到性的行为的铭记,确实提到阳具的功能。那确实是因为问题是阳具的功能,无论我们从哪一边看待它,我是指从这一边或从另外一边。某件东西恳请我们询问这两个伴侣是如何的差异?这确实就是我书写在黑板上的公式所铭记的东西。

假如它证明,根据它同样支配两个伴侣,阳具的功能并没有让他们有差异。问题始终是,我们应该在别的地方寻找差异。这是为什么这些公式,被书写在黑板上的那些公式,应该质得被质疑,关于这两个层面。左边的这个层面跟右边的这个层面对立。上边的层面跟底下的层面对立。那是什么意思?它所意味的东西应该值得稍微听诊检视,我不妨说。换句话说,它应该值得被询问,首先关于他们可能会显示的东西,关于某种的滥用。

显而易见地,那并不是因为我使用一种说明,将数学突然变成我完全相同使用的逻辑诉组成的说明。我首先对评论将是在于显示:事实上,我使用它的方式是如此,以致于用命题逻辑的术语,根本无法表达。我的意思是,这个变数,所谓的变数,换句话说,屈服于论点的东西,是某件完全由这个四角关系的形式指明。在这个四角关系的形式之下,论点跟功能的关系被提出。

仅是为了介绍岌岌可危的东西,我将提醒你们,在命题的逻辑,在前头,我们拥有四个基本的关系,还有其他关系。这四个基本关系是逻辑命题的基础,它们分别是否定,连接,分裂与暗示。还有其它关系,但是这些最重要的,所有其它的关系都会回归到它们。我正在提出,我们论点与功能的立场被书写的方式是这样,以致于被铭记作为否定的关系,凭借它,所被提出作为真理的东西,仅能够被「虚假」这个字词所看见。呵呵,确实地,在此这并无法自圆其说。因为你们能够看出,无论它处于什么层次,我指的是低层次与高层次,功能的陈述,换句话说,那是阳具,功能的陈述被提出,要就是作为真理,要不就是作为被摆放到一边。因为毕竟真实的真理,确实无法被书写的东西,但是在此它仅能用考验阳具功能的形式来书写。换句话说,「阳具的功能就是性关系的基础,这并不真实。」在两种的情况,在这本身是独立的两个层次,问题根本就不是让其中一个成为另外一个的否定,而是相反地,让其中一个成为另外一个的阻碍。相反地,你们所看见正在被分裂的东西,确实是「存在着」与「并不存在」。一方面,这是一种「全部」「每一个未知数主体x」。换句话说,所被阳具的功能定义的东西的领域。在阳具的功能的论点的立场的差异,确实就是,「并非每个女人都被铭记在它里面」。你们清楚地看出,根本不是其中一个跟另外一个对立作为否定,完全相反地,根据它们的存在,确实作为否定,存在着一个未知数x,能够被维持,在阳具功能的超越的地方。在另一方面,并没有一个未知数x,理由很简单,无论理由多么充分,女人无法被阉割。在某个层次,在性的关系,确实被禁止给予我们的东西,在阳具的功能的层次,确实是因为对于这个「全部」,对立著这个「并非全部」。所以在作为男性的左边与作为女性的右边,有分裂的可能。这根本不是否定的关系强迫我们选择。相反地,我们根本不需要选择,而是必须分裂。这两边合理地互相对立。

在否定之后,我谈论连接。连接,我将没有必要,为了解决它在这个场合的重要性,除了就是发表这个谈论,我希望这个谈论,在此有足够的人们,他们本来会大略地翻阅一本逻辑的书,这样我就不需要坚持,连接确实以这个事实作基础.。连接具有价值,仅是根据这个事实:两个命题能够同时为真实。这确实是无论如何,我们都无法被给予在黑板上书写的东西。因为你们清楚地看出,从右边到左边,并没有认同,确实地,问题是所被提出作为真实的东西。换句话是,未知数主体x的被阉割的阳具φ,确实是在这个层次,普遍性无法连接一块。左手边的普遍性仅是跟另外一边对立,跟右手边对立。根据这个事实,没有无法被表达的普遍性。换句话是,关于阳具的功能的女人,仅是根据这个事实定位:「并非全部」隶属于它。奇怪的是,因为分裂不再成立,假如你们回想一下,这个安排具有价值,仅是根据这个事实:这两个命题无法同时为虚假,它们不可能同时为虚假。无可置疑地,我们将会说,它是最强或是最弱的关系。它无可置疑是最强的关系,因为它是最困难处理的关系。因为最小量的关系是需要的,为了有分裂存在。为了让分裂使它有效,其中一个命题应该是真实,另外一个命题为虚假。当然,两个命题都是真实,这补充我所说的「其中一个命题真实,另一个命题虚假」。或许是「一个命题虚假,另一个命题真实。」因此至少有三个连接的情况,分裂能够成立。唯一它无法承认的事情是,两个命题都是虚假。

现在,我们在此拥有两个功能,作为并非是真实的真理—我早先告诉过你们—换句话说,在上方的那些功能。在此我们似乎掌握某件给予希望的东西,也就是说,至少,我们将会已经表达一种真实的分裂。现在,请注意所被书写的东西,我将有机会表达,用让它鲜活的方式。那就是,确实仅是从一边,这个未知数主体x的被阉割的阳具φ,具有否定的迹象在它的上方。也就是说,因为这个阳具并没有发挥功能,性的关系会有机会,我们已经提出,对它而言,存在著一个未知数主体x。现在,在另外一边,我们拥有什么呢?没有另外一边存在,所以我们能够说,可能是风格的东西的命运,在这个风格之下,男性与女性的差异,男人与女人的差异可能被维持,在言说的主体的情况,我们拥有这个可能性,应该如下:假如在某个层次,有不协调,等一下我们将会看出我是什么意思—我是指在普遍性的层次,这些普遍性并没有被支持,被它们其中一个的不一致所维持。当我们将功能的本身放开一边时,会发生什么事情?事实上,假如一方面,我们假定,存在着一个未知数主体x,满足一个被否认的未知数主体x的被阉割的阳具φ,在另一方面,我们拥有这个明确的说明,没有一个未知数主体x,我阐述过来,凭借说:即使理由再充分,女人无法被阉割。但是确实地,仅是这个陈述,没有一个未知数主体x,也就是在这个层次,分裂会有机会被产生:在一方面,我们仅有这个「一」–或至少我所提出的东西,用至少是「一」的术语。在另一方面,这个关系并不存在,也就是,「一」跟「零」的关系并不存在。

确实地,在这个层次,性的关系可能有一个机会,根本无法被实现。但是为了被希望超越阳具功能的这个废除,凭借将它放置一边,我们仅是找到两性中的其中一个,作为一种生命实存,我敢这样说。确实是这个事实,显而易见地,我们带给这个经验。你们正看见它被陈述,用这个形式:女人产生的形式,根据这个事实:对于女人而言,这个普遍性产生阳具的功能。你们知道,在那里,女人参与,呵呵,这是唯一太过于普遍性经验,以致结构被遮蔽—但是女人仅是凭借想要它而来参与它。

—将它从男人那里拿开
—或是,我的天,她从男人那里,要求它的服务,在「或者更糟糕」的情况—请不要误解它—女人将它恢复给男人。
但是确实地,这并没有让它普遍化,即使是根据这个事实:这个「并非全部」的这个根,她隐藏一个根阳具的享乐不同的差异的享乐。这个享乐被描述为是女性所有,它根本不依靠男性的享乐。

假如女人「并非全部」,那是因为在此的享乐,就它而言,是双重性。这确实是泰瑞希亚斯揭示的东西,当他回来,凭借天神宙斯的恩典,他有段时间曾经去到Therese。自然会有我们知道的这些结果。事实上,这些结果出现那里,如同被展示的,我不妨说,能够被看见—请不要误解—为了让伊狄浦斯跟他们显示,什么正在等待他,因为就他而言,他曾经确实存在过,作为拥有崇高地位的人,是由于命运捉弄的结果。在这个命运作弄里,他的伴侣支持他,关于她正在提供给他作为享乐的东西的真实特性。或是确实地—让我用不同方式表达—因为缺乏这个事实:他的伴侣要求他拒绝她正在给予他的东西。这显而易见地证明,但是在神话的层次,这个事实,为了存在作为逃避阳具功能的层次的人,除了她,没有另外一个女人,确实本来不应该存在。

你们瞧!为什么这个「本来不应该存在」?为什么要有这个乱伦的理论?这使得我有必要从事探讨这个途径,「父亲之名」的这个途径。在那里,确实我说过,我本来永远不会再牵涉进去。那就是它的情况,因为偶然地我重新阅读,因为某个人要求我重新阅读,在今年的第一次演讲—你们记得—在圣安妮医院。这确实就是为什么我回头谈论它,我重新阅读它,它值得重新阅读,它很经过起阅读。它甚至具有某种的尊严,我将出版它,假如我还有出版任何东西,我做不了这个主!其他的人将必须出版某件属于我的东西,让我感到鼓舞。假如我出版它,你们将看出,我多么用心在描绘它们—但是,我已经一直在说这个有五年了—描绘某些的铭记,特别是父亲的隐喻,这个专有名字。那里有一切必须要的东西,为了,使用圣经,我们能够给予意义,给我演说的内容这个神秘的作品。但是我将永远不会再做一次。我将永远不会再做一次,因为毕竟,我能够满足于阐述事情,在逻辑结构的层次,毕竟,这个逻辑结构拥有它自己的权利。

我想要告诉你们的内容是,被禁止的未知数主体x的这个∃,换句话说,并不存在任何其它一个,在某个层次,在这个x,性关系的存在,将会有一个机会;这个heteros作为缺席,它根本不需要说女性的性的特权。它仅是指示著我的图形的东西—我正在说,因为它有它自己的小命运—我用O这个能指书写的东西。那意味着:大他者,无论我们从任何地方看待它,大他者是缺席,从这个时刻,岌岌可危的是这个性的关系。

当然,在阳具功能的层次,仅有这个杂音,我刚刚提醒。换句话说,在一方面跟另外一方面,目前,我们并不是在相同的立场。也就是说,在一方面,我们让普遍性以根阳具的功能的关系作为基础;在另一方面,这是一个偶然的关系,因为女人并非「全部」。

我因此正在强调,在这个关系的上面的层次,这个关系以消失作为基础,其中一位伴侣的存在的消失作为基础。这让文字的铭记的位置成为空无。它根本不是任何一方面的特权。仅是为了要有一个性的基础,如人们所说,他们必须要有两个。零与一,无可置疑地给出二,在象征的层次给出二,因为我们同意,生命实存根源于象征。这就是定义言说主体的东西。

他确实是某件东西,或许的确,他并不是他的本质的东西。只是这个生命实存绝对无法被掌握。他更加无法被掌握,因为他被迫,为了支持他自己,他被迫凭借象征而前进。显而易见,当他来到这个生命实存,这个生命实存仅是象征,它确实就是这个没有生命实存的生命实存。在那里,根据你言说的这个简单的事实,你们都参与。但是相反地,千真万确的是,所被支持的东西是生命实存。因为存在就是没有生命实存,换句话说,它依靠他者。这确实是你们生命实存所在,大家都从某个角度来看,凭借存在来看。但是关于你们生命实存关注的东西,你们并没有那么自在!否则你们不会用那么多的精神分析的努力,来寻求对它的确定。

在此,显而易见有某件完全是原创的东西,在逻辑的首先出现。在逻辑的首先出现中,有某件东西相当引人注意。那就是亚里斯多德显示的困难与摇摆,关于特别命题的这个地位。这些都是在别的地方曾经被强调过的困难,我没有发现的困难。对于那些想要提到它们的人们,我将劝告他们阅读Cahiers pour l’analyse 第10章。在那里,有一篇小文章,某位名叫Jacques Brunsweig 所写,对这个议题处得很好。他们将会看见亚里斯多德面临的这个特殊性的困难,被强调得淋漓尽致。因为确实地,他看见那个生命实存根本无法被建立,除了在普遍性之外。这确实是为什么他定位生命实存,在特殊性的层次。这个特殊性根本就不足够来维持它,即使它给出它的这个幻觉,由于「某些」这个字词的使用。

显而易见,相反地,因为被描述为数量词的阐释的结果—凭借被留下的痕迹,被描述为数量词,在哲学的历史,根据这个事实:某位名叫阿普留斯的人,他是一位品味不高的小说家,确实是一位放任的神秘主义者,他名叫阿普留斯,如同我告诉过你们,他写「黄金驴」–有一天,阿普留斯介绍这个事实:在亚里斯多德,让更多的人与某些的人关心的问题,是属于数量的层次。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相反地,仅有两个不同的风格,对于我所谓的象征的具体表现,请容许我稍微临机发挥。换言之,进入日常生活的东西,在每种语言,都有所谓的「全部」与「一些」。这确实会强迫我们提出:语言应该仍然拥有一个共同的根源。因为各种语言在它们的结构上深深的差异。那确实一定是因为跟某件不是语言的东西有关系。

当然,我们在此能够了解,人们发现事情有点麻烦。人们想像,他们理解作为语言的这个超越,仅能够是数学,因为它是数目,而岌岌可危的东西却是数量。但是或许确实地,但是或许难道不就是适当言说的数码,在语言容下进入的整个现实中,仅是凭借能够掌握这个零与一?似乎是沿着这个途径,才能够进入实在界。仅有这个实在界才能够是语言的超越的东西。换句话是,它才能够是这个领域,在那里,象征的不可能性能够被阐释。

事实上,就它而言,能够进入语言的这个关系,能够进入语言,假如它确实是以性关系作为基础。它因此不能个面临零与一,这将会发现,将会很容易保证它的反思,在弗瑞吉的数目的逻辑起源所建构的反思。

如同我告诉过你们,或至少指示过,在这个逻辑的起源引起困难的东西,也就是,确实就是这个差距,我跟你们强调的,在数学的三角形,在零与一之间,有一个差距复制它们的对立,用面对的术语。可能介入的东西已经存在那里,仅是根据这个事实:我们在此拥有第一个配对的本质,这能够仅是第三个,这个差距本身,就是这两个剩余的东西。这是某件必须要提醒的东西,凭借某件更加危险的东西,让它存在于精神分析当中,比起伊狄浦斯的神秘的冒险。那些神秘的冒险本身并没有任何的困难,因为它们令人赞赏地作为这个必要性的结构。在某个地方,应该至少要有一个「一」,超越阳具的掌握所牵涉到东西。原始父亲的神话就是意味着这个东西。在神话里它充分地表达,这样我们才能够容易地使用它,除了这个事实:我们发现它被逻辑的结构肯定,我提醒你们的结构,凭借在黑板上被书写的东西。

在另一方面,确定没有一样东西会比这种混淆更加危险了,关于这个「一」所牵涉的东西的混淆。这个「一」,你们知道,时常被弗洛依德召唤,作为指示性爱的本质所牵涉的东西。性爱被认为确实由这种融合组成。换句话说,生命力比多被认为是这种的本质。从这个二,这个本质将倾向于形成一个「一」。感谢上帝,为了跟古老的神话一致,从神秘的观点,那神话确实是有效的,它被认为是世界的其中一个紧张依靠的东西。换句话说,仅是为了成为「一」,这个神话确实是某件仅能在幻觉的领域发挥功能的东西。适当而言,它跟我们精神分析经验我们遭遇的任何东西,没有任何关系。假如有某件相当专利的东西,在两性之间的关系,精神分析不仅表达它,而且是被设计要彻底地运作它。假如确实有某件东西,在这个关系引起困难,那确实就是男人与女人之间的关系。在那里们,没有任何东西类似某件自动自发的东西,确实就是在我早先提到的领域的外面,追根究底,作为是某种动物的神话的基础。性爱根本没有倾向要成为这个「一」。根本就没有!

以这种措施,以这种功能,在这两个层次所被牵涉的东西的确是表达,根据这个事实:仅是在不协调当中,两性的对立建立基础,因为它们根本就无法从普遍性建立。相反地,在生命实存的层次,确实就是在于取消的这种对立,其中一个功能的空洞化,作为是他者的功能,语言的表达的可能性隐藏的空洞化,这是我觉得是必须要强调的东西。

请注意,当我早先连续地跟你们谈论关于否定,关于连接与分裂,我并没有追根究底,对于暗示所牵涉的东西。显而易见,再一次,就暗示而言,它仅能在这两个层次之间发挥功能,阳具的功能与将阳具搁置的功能。现在,在分裂所被牵涉到东西,没有一样,在较低层次,在普遍性的明确的不足够的层次,没有一样东西暗示那样,没有一样东西要求,它应该是「假如与只要」,生命实存的同时晕眩,在较高层次被产生,它有效地被产生。较低层次的不协调被要求,确实互惠地被要求。

在另一方面,我们看见的东西,再一次在那里发挥功能,以清楚但是分开的方式,较高层次与较低层次的关系。这个要求,至少「存在在一个人」,这个一似乎被表达,在女性的层次,它被指明作为「并非全部」,一种双重性。在这个唯一的点,双重性有机会被代表。仅有在这里有一个要求,我可以描述为无缘无故。没有一样东西要求这个「至少一个一」,除了这个独特的机会—再一次,它有必要应该被演出—关于这个事实:某件东西在另一方面发挥功能。但是作为一个理想的点,作为让所有的人们到达它的点,凭借什么?凭借认同。在此,仅有一个逻辑的必要性,它仅有在赌注的层次被要求。

但是另一方面,请注意,它所造成的结果,关于这个被禁止的普遍性—这就是为什么这个「至少一个」,凭借它,父亲之名,神秘的父亲之名受到支撑,是无法免除的。在此,我正在提出一种瞥见,对于这个功能是欠缺的这个一,对于品种与分类是欠缺的这个一。就是从这个意义,这并不是偶然的,这整个的辩证法被疏漏,在亚里斯多德的形式。

未知数主体x的生命实存∃,在哪里发挥功能?这个「至少存在着一个一」,它并不是阳具功能的奴隶。仅是由于必要性,我将谈论到一种正陷于绝望的类型,从某件东西的观点,这个东西甚至没有受到普遍性的定义的支持。但是相反地,请注意,关于这个被标记为未知数主体是x的被阉割的阳具φ的∀的普遍性,每位男性都是阳具功能的奴隶。那么,这个「至少一个一」是什么意思?它发挥功能,为了逃避它?我将会说,它是一个例外。确实就是这个场合,当所被说的东西,并不知道它说什么,「例外证明规则的存在」这句格言,在此支持我们。耐人寻味的是,仅有凭借精神分析的辞说,由于这个例外的存在,一个普遍性才能找到它的真实的基础。这个真实的基础保证,无可置疑地,我们能够区别作为这个基础的普遍性,不同于以上所说的普遍性的哲学的传统已经通俗的使用。但是有一个独特的事情,我重新发现,凭借要求,因为由于一个古老的形成的结果,我对中文并非完全不懂。我要求我的一位亲爱的朋友提醒我,某件我明显曾经相当保持作为痕迹的东西,有必要请懂得中文母语的人替我证实一下。这确实是奇怪,在中文,「所有的人」的展示,假如我能够用这种方式表达我自己,岌岌可危的东西是TO的表达,我将不跟你们书写在黑板上,因为我累了,或是较古老的表达,被发音为Tchia。无论如何,假如你们发现那很有趣,我将仍然替你们写出。

你们能够想象,我们能够说,譬如,「每个人都吃」。呵呵,那被说成、、?「每」坚持确实在那里,假如你们对它有任何怀疑,「个」这个数字跟你们显示,它们被计算。但是这并没有给出「全部」,所以我们再填加「都」,意味着没有例外。

当然,我还可以跟你们引述其他东西。我能够告诉你们,「所有的士卒被歼灭」,他们都死亡。在中文,他们说:「士卒悉遭斩首」。

我们从内部看见正在被展示的这个「全部」,以及仅有在包括当中找到极限的这个「全部」,被从事成为越来越大的集合。在中文的语言,我们从来不说「」,也不说「」,除了想到作为内容岌岌可危的整体性。

你们可能对我说「没有例外」、但是,当然,就我们而言,我们所发现的东西,在我跟你们表达的东西,在此作为独特性存在的一种关系,关于普遍性的地位,它从事一种例外的人物。但是而且,这个观念不仅是我早先所说的「他者的空无」的相关。

我们进展的这个方式,在类别的逻辑,我们曾经创造了集合。类别与集合的差异,是当类别是空洞时,就不再有类别。但是当集合是空洞时,依旧还会有空洞集合的这个因素。这确实是为什么,再一次,数学产生逻辑的进步。

这就是我们能够的地方,因为我们正继续谈论,但是不久将会结束。我告诉你们,那是要在此看出,对于大他者,大他者的伴侣牵涉的东西,这个生命实存的功能的单边性质,因为它「没有例外」。这个「没有例外」,由黑板上右手边的部分的这个未知数主体x的没有生命实存所指示。换句话说,这里并没有例外。这是某件没有平行,均称的东西,具有我早先所说的「至少是一个」的「绝望」。另外一个要求是以这个事实作基础:当一切都说都做了,男性的普遍性能够以这个确定作基础:并不存在着曾经被阉割的女人。对于男人而言,这个理由似乎显而易见。只是你们知道,这个事实上并没有任何要求理由的意义,因为这是一个相当无缘故的确定。换句话说,我早先所提醒的,关于女人的行为,充分显示,女人跟阳具功能的关系是相当主动。仅是在这里,如同早先,假如这个假定是以这个确定作为基础,问题的确是这个不可能界—比实在界更加完整的不可能界—尽管这样,这并没有动摇我所谓的推测的脆弱性。因为无论如何,女人并没有确定它,在普遍性的存在。因为以下简单的理由:事实上,极限的相反,也就是说,没有东西,没有例外。没有例外的这个事实,并没有确定普遍性的存在。这个普遍性免强被建立,凭借这个事实:它是不协调。它并没有确定女人的普遍性。这个的「没有例外」,根本就没有给予一些「全部」具有一致性。当然,它更没有给予所被定义作为「并非全部」,作为己经是双重性。

你们瞧!我希望,对于你们,这始终是作为一个必要的连繫,跟我们后来将会企图的东西,在陡削的攀爬。假如确实地位们被引导前进,沿着这个途径。在那里,这个奇怪的东西的暴发应该严重地受到置疑。换句话说,这个「一」的功能。人们问及许多事情,关于所被牵涉的东西,在动物的精神。这仅有对我们这里有所帮助。毕竟,作为一种镜子的指称,在这个镜子前面,我们乾脆俐落地否认,如同在所有的镜子前面。

有某件东西,我们能够询问我们自己:对于动物,有一个「一」存在吗?

这个「一」定出现的这个逾越的层面,假如我们将会被引导到别的地方,为了展开,这确实就是这个理由,长久以来,我曾经邀请你们,重新阅读柏拉图的「巴门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