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家的知识

让我们从这个假设开始,这将会非常充分跟我们解释言谈的整个功能。因为它未必总是被应用到指称事实—这是它能够做的一切,我们并没有指称事情,我们指称事实。但是这完全是偶然的,有时候。它经常供应这个事实:阳具的功能确实是用来保证:在男人的情况,仅有你所知道的东西,两性之间的不好的关系。虽然每个其他的人,至少对于我们而言,他们似乎随波逐流。

所以,那就是这个理由,在我的小小的四脚模式,你们在真理的层次看见两样东西,两个分岔的向量。这表达那种享乐,在右手边的分枝的末端是正确的,它确实是阳具的享乐。但是我们无法说是性的享乐。关于是什么在维持其中一个这些好笑的动物,那些成为言谈猎物的人们,应该有这一极端跟享乐的极端息息相关,作为性关系的阻碍,这是必要的。我指明这一极,作为类似物。同样显而易见的是,对于一位伴侣,无论如何,若是我们胆敢,如同每天我们根据他们的性别来指明,引人注意的是,这个男人与这个女人根据这个角色,让每个角色成为伪装。虽然仅有这个事情、、但是重要的是,至少当岌岌可危的是言谈的功用,这几个极端应该被定义,类似物的极端与享乐的极端。

在男人这边,假如有我们想像的东西处于无缘无故的方式,由性的极端指明的享乐,那将会被知道。或许我们知道,整整几个数十年来,我们都在誇耀它。毕竟—我们有无数的证词—不幸地,纯粹玄之又玄。有时人们确实相信那将如何自园其说。有某位名叫范、基涅浦这个人的书,我觉得很优秀,他广征博引。无论如何,像每位其他人一样,他更加仔细地挑选在书写的中国的传统牵涉的东西。它的主题是性的知识。这本书并没有广泛流传,我告诉你们,也没有很具启发性。但是无论如何,你们去观看一下,是否你们感到興趣。「古代中国的性生活」。我鼓励你们从那里获取任何对你们有用的东西,在我早先所谓的当代的思想状态!

我正在强调的东西的興趣,并不是在于说,自古以来,事情始终是我们获得的这点一样。或许以前曾经有,或许现在依旧有某个地方,但是耐人寻味地,总是在你们必须严肃证明你们的身份,你们才能进入它。在这些地方,男人与女人之间,会发生这个和谐的关联,让他们相信是处于快乐的七重天。但是这仍然是耐人寻味,我们从来没有人听过有人叙述它,除了从外面。

在另一方面,显而易见地,通过其中一个途经,我最后必须定义,就是用这个被阉割的阳具φ,每个人跟另一个人有关系。这充分地被证实,一旦我们观看所谓的像是那样的东西,恰当地说,所谓同性恋的东西,由于拉丁文与希腊文的暧昧,我表达为「人的同性恋」。千真万确的是,这些同性恋勃起的状况更佳,次数更多,更坚硬。

耐人寻味的是,但是无论如何,这仍然是一个事实,对于某个人,在某个时间,我们曾经听过它被谈论,这是无庸置疑。你们仍然不要被它欺骗,同性恋有好几种,哇塞!我并不是正在谈论安德烈、纪德,你们切不可相信,安德烈、纪德是同性恋者!

这让我们介绍以下的东西。让我们不要保持镇定,岌岌可危的是意义。为了让某件东西拥有意义,在当代的思想的状态,这说来悲伤,但是它必须提出它自己作为正常。这确实是为什么安德烈、纪德想要同性恋成为正常。或许你们能够听到它的迴响,从这个意义来说,有一大群人是同性恋。无论何时,它都将不会被认为是正常。甚至,在精神分析,我们有新的个案前来告诉我们:「我已经渐渐明白你,因为我不认为我是一个正常的四角兽。」这将会引起大塞车!

精神分析就是那个部分。假如正常的这个观念没有形成,遵照历史的某些意外,这样一种延伸,这本来不会发生。所有的病人,不单是弗洛依德接纳的病人,显而易见,都可阅读为这个情况。刚开始,为了进入精神分析,至少要拥有良好的大学的培育过程。这确实是弗洛依德所陈述的。我应该强调它,因为有关大学的辞说,我有许多负面的印象要说,理由非常充分,但是它仍然给予精神分析辞说所需要的培育。

你们了解,你们不再能够想像你们自己—为了让你们想像某件东西,假如你们能够想像的话,但是天晓得,被我的声音引导前进—你们无法想像那个地区是什么,在所谓的古代,当「普遍信仰」doxa—你们知道有关普通常识,在Menon, mais non, mais non 被谈论到的著名的普遍信仰。有一种并不属于大学那种的普遍信仰。但是目前并没有普遍信仰,无论是多么的徒劳,多么的无力,多么的散漫,多么的愚昧,它并没有在大学的教导的某个地方找到它的位置!并没有意见作为榜样,无论它是多么的愚味,它并没有被描绘出来要被教导,只要它被描绘出来!

那让每样东西都成为虚假!因为当柏拉图谈了关于普遍信仰,当著是某件他实质上知道如何解释作为是尝试替科学找到基础的哲学家,他注意到,普遍信仰被找到,在每个街上的角落。有些是真实的普遍信仰。当然,他跟哲学家一样,并不能够说为什么,但是没有人怀疑,它们是真实的,因为事实上,它们是必须的。这给出一个内涵,但是我们这个内涵完全不同于所谓的哲学。那个普遍信仰并没有被正常化。在古代的辞说,并没有这个字词名称的痕迹。我们是杜撰它的人们。当然是凭借寻找出一个极端罕见的希腊名词。

我们仍然必须从那里开始,为了看出,精神分析辞说并没有偶然出现。我们必须处于极端紧急的最后的状态,为了让它出现。当然,因为这是精神分析家的辞说,它就像所有我的辞说那样,具有我命名的这四个极端,一个客观性拥有的意义。主人的辞说是关于主任的辞说,这在黑格尔,在哲学冒险的最高点,清楚地被看出。精神分析家的辞说是同样的情况。我们谈论有关精神分析家,他是我经常强调的小客体的客体。当然,那并不没有让他变得比较容易适当地理解他的立场是什么。但是在另一方面,他很自在,因为这是类似物的辞说。

因此,我们的纪德,为了继续这个线索—我正在谈论纪德,然后我将离开他,然后我们将在一块谈论他,等等—我们那里的纪德,因为他仍然是典范,他并没有跟我们显示一种方式,脱离我们的小情事,根本没有!他的情事是要被欲望,如同我们在精神分析的探索中共同找到的。有些人们并没有被欲望,当他们小的时候。这逼迫他们做事情,这样他们后来才会被欲望。这是非常普遍。但是事情仍然必须清楚分开。这跟辞说并不非不相关,而是息息相关。在嘉华年会期间,并非每个地方多多少少都会出现其中一个字词。辞说与欲望关系密切。那就是为什么我成功地孤立这个小客体的功用—至少我认为我孤。这是一个我们尚未充分利用的关键点,我必须说。可是,到时候那会出现。

小客体就是言谈的生命实存被决定东西,当他陷溺在辞说里。他根本不知道是什么决定他。凭借这个小客体,他被决定,他被决定作为主体。换句话说,他被分裂为主体,他是欲望的猎物。这似乎发生在相同的地方,跟那些相同的字词,但是那根本并不相同。它是相当规律,它产生—这是个产物—它数学般地产生这个小客体,作为是前述欲望的原因。这是千真万确的。

而且我所谓换喻的这个小客体,你们知道,沿着被展开作为辞说的东西运行,一个相对一贯的辞说,直到它遭遇某件东西,整个事情结果呈现成为乳状与水状的东西。问题仍然是,就是从那里—这是它让人感到興趣的地方—我们获得原因的这个观念。我们相信,在自然界,一定有一个原因,藉口是,我们被我们自己的说法引起。是的!有各种的特征,在安德烈、纪德,事情确实就是我曾经告诉你们的样子。首先,他跟最高的大者的关系。你们一定不要相信,尽管他曾经说过的东西,这个大他者并没有影响。在小客体成形的地方,他对它甚至拥有一个明确的观念,那就是大他者的快乐,那是要扰扰所有这些小他者的快乐!结果,他小心翼翼警戒,在此会有一个困扰点,显而易见拯救他避免放弃他的童年。所有他对上帝的揶揄,最后是某件强烈对弥补的东西,对于某个开始如此糟糕的人。他并不是唯一的一个。

我曾经一度开始—我仅是从事一次的讲演,在所谓的我的研讨班—关于父亲之名的某件东西。当然,我从父亲本身开始。无论如何,我演讲了一个小时,一个半小时,关于上帝的享乐。假如我说,那是一个神秘的嘲讽,那是为了不要再次谈论到它。的确,因为曾经仅有一个上帝,单一而且独特的上帝,无论如何,这位上帝让某个历史的时代出现。他确实是这个上帝,扰乱别人的快乐的上帝。这甚至是唯一重要的事情。的确,伊皮丘斯人尽他们一切所能,为了教导这个方法,为了不让自己被任何人扰乱。那是一个灾难。还有其他被称为禁欲学派的人们说:「但是相反地,我们跟神性的快乐一起争辩。」你们知道,那也是失败,它仅有在这两者之间才行得通。重要的令人忧虑。随着令人忧虑,你们都处于天性的鬥技场。当然,你们并没有享乐。这样说是夸张,更加是夸张,因为无论如何,那是太危险了。但是无论如何,我们无法说,你们没有拥有某个快乐,呵呵!原初的过程甚至就是以这个作基础。

所有这一切都让我们跟它冲突。意义是什么?嗯,我们最好再次从欲望的层次开始。他者给予你们的快乐是众所周知,在更加高贵的地区,这种快乐甚至被称为是艺术。这就是我们必须专注考虑这个墙壁的地方,因为有一个意义的地区清楚地被照亮,譬如,某位名叫李奥那多、达文西的人,众所周知,他留下某些原稿,及某些小小的玩具。并不太多,他并没有存放到博物馆,但是他谈论到深奥的真理。他谈论到每个人应该知道的深奥的真理。他说:「请观看这些墙壁」,因此像我那样,自从当时以来,他已经成为各个家庭的李奥那多。我们送出他的原稿的礼物,那是奢侈的一件作品。甚至也有人送我一对原稿。你们想像看!但是那并不意味着,它无法被阅读。所以,他跟你们解释:请仔细观看这里的墙壁,它有点脏。即使它受到较好的照顾,还是会有潮湿的斑点,甚至有些发霉。呵呵,假如我们想要相信李奥那多,即使有潮湿的斑点,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将它转变成为一个圣母像或是男性的运动员。那甚至更加增添它的价值,因为在潮湿当中,总是会有些阴云,空洞。重要的是要注意到,在墙壁上有些种类的东西,形成人物形状,有助于创造,根人们说。甚至在此,它是一种比喻,这个污点的问题。我们仍然须要知道,在那个东西跟渗入墙壁的东西之间的关系。换句话说,峡谷,不仅是真理的峡谷,即使真理是会发生,这确实它开始的方式—而且是辞说的峡谷。换句话说,无论是墙壁上的发霉跟写作是否属于相同的秩序。在此,那应该让某些的人们感到興趣,我认为不久之前,(逐渐有了日期),那些人们忙于在墙壁上写作东西,写作情书。那是热情奔放的美丽时代。有些人们并没有因为那个时代而获得安慰,当时他们能够在墙壁上书写,根据Publicis的某件东西,人们推论,那是墙壁在说话。好像那会发生似的!我仅是谈论说,当时墙壁上若是没有被书写任何东西,情况还会更好。在墙壁上被书写的东西应该被拿走。譬如,自由—平等—博爱,真是现实反讽!「禁止抽烟」并非是不可能,更加是如此,因为人人都在抽烟,对于那一点,有个策略的错误。我早先已经说过它,因为情书,每样在墙壁被书写的东西都增强这个墙壁。这未必是一种反对。但是确定的东西是,你们一定不要相信,那是绝对必要的。但是它仍然是有用的,因为假如墙壁上没有被书写任何东西,无论那是什么,这个或是那个,呵呵,那是一个事实,我们本来会採取一个步骤,朝向墙壁之外,什么能够被看见的意义。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