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像与存在

**

相反地,意象跟想像形成的材料似乎并不相同。意象成形作为结晶的形式,
几乎总是从记忆中借用它的意气昂扬,它确实扮演现实的替代物的角色,充当我
们早先拒绝给予想像的「类似物」analogon的功用。当我想像彼得到回转,或是
我们首先彼此要说的东西,严格来说,我并没有拥有意像。载负我前进的东西,
仅是意指这个最终的会见到行动—无论它可能带来什么,换句话说,无论是興奋
或痛苦,欢欣或沮丧。但是彼得突然以意象出现在此,穿着暗淡的服装,带着我
藉以认识的含蓄的微笑。这个意象充当完成我的想像的行动,并且让它充满它依
旧所欠缺的东西吗?绝对不是。因为我不久就停止想像。即使它持续一阵子,这
个意象一定迟早会将我跟我的实际的感觉联系,跟排除彼得的存在的我四周的那
些白色的墙壁联系。意象并没有在想像的巅峰时刻被给予,而是在它的轮换的时
刻被给予。意象模拟彼得的存在,想像迎向前去会见他。拥有一个意象因此就算
停止想像。

因此,意象并不纯净,而且并不稳定。之所以不纯净,是因为它总是属于
这个「好像」的秩序。到某个程度,它会在重新安置生命实存的方向的想像的运
动之内塑造它自己,但是它会伪装这些方向的认同,用被感知的空间的维度,这
个运动的维度,用被感知的客体的动作。藉由呈现我跟彼得到会面,在这个房间,
以及某某话语的交谈,意象让我能够逃避想像的这个真实的工作:启蒙这个会面,
及我生命实存的运动的意义,我的生命实存载负我朝向它,用如此无法抗拒的自
由。那就是为什么意象的这个「好像」,将想像的这个真诚的自由,转变成为欲
望的幻想。正如它藉由伪装的存在,来模拟感知,意象也藉由欲望的伪装的满足
来模拟自由。

同样地,意象并不稳定。它完全地耗尽它自己,在它的矛盾的状态当中。在
一方面,它取代想像及让我回溯朝向这个被形成的世界的起源的运动。同时,它
又指向这个在感知的模式下形成的世界,作为它的目标。那就是为什么省思杀死
意象,如同感知也杀死意象,虽然前者与后者都会增强并滋养想像。当我正在感
知这个门槛,我无法拥有一个彼得正在通过它的意象。可是,我发现我自己在里
面的这个房间,具有一切关于它的熟悉的东西,具有它载负的我的过去的生活与
我的计划的一切痕迹。这个房间可能不停地协助我,凭借它的感知的内容,当它
想像彼得的回来,与他重新出现在我的生活里是什么意思。固执于伪装的存在的
这个意象,仅是想像的晕眩,当它转回朝向生命实存的原初的意义。意象形成意
识的巧计,为了要停止想像,在想像中的辛苦工作的令人灰心的时刻。

**

诗的表达就是展示的证据。的确,它并没有在找到最多的现实界的替代的地
方,找到它最大的扩展,在那里,它杜撰最多的复制与隐喻,而是在它最能替自己恢复生命实存的地方—在那里,类似物的繁殖蓬勃成长,在那里,各种隐喻凭借互相中立,将深度恢复给当下。意像的杜撰者发现各种类似物,然后猎取隐喻。处于它的真实的诗的功用的想像,沉思认同。虽然想像确实流通于意象的宇宙当中,它并没有移动到它能够提升或重新统一意象的程度。而是它甚至会毁灭及消耗它们。想像在本质上是破坏偶像。隐喻就是意象的形上学,意思是形上学就是物理学的毁灭。真正的诗人拒绝给予他自己在意象中获得欲望的满足,因为想像的自由赋加在它身上,作为是拒绝的工作:

虽然实现这个诗的工作,在它的普遍性的真理的焕然一新的领域,诗人,完整、热情、敏感、而勇敢的诗人,将永远不会欢迎任何可能会异化那种惊奇的企图,诗里的自由就是那个惊奇。

诗的想像的价值应该根据意象的毁灭的力量来测量。

跟诗的想像确实对立存在的是病态的幻想,或是甚至是幻觉的某些简陋形态。
在此,想像完全跟意象纠缠一块。幻像出现,当主体发现它的生命实存的自由运动被毁灭,在涵盖它与让它静止不动的伪装感知道存在。即使是最轻微的想像的努力都会停顿,并且被吸收进入意象,好似掉落进入它的直接的矛盾。想像界的维度已经崩溃。病人剩下的仅是具有拥有意象的能力,意象变得更加有力量,更加紧密地编织,当这个破坏偶像的想像在意象里面被异化。因此,幻象无法用想像运作它自己的术语来理解,而是要用想像被剥夺参与权的术语来理解。心理治疗的目标,应该是让被套陷于意象的这个想像界自由解放。

可是,会有困难产生。对于我们而言,这个困难更加重要,因为它触及到我们的主题:梦是各种意象的史诗吗?假如意象确实仅是被异化的想像,在想像的运作时被折射,在它的本质里被异化,那么我们对于作梦的想像的整个的分析,就会受到这个事实威胁。

但是事实上,我们谈论梦的「各种意象」能够自圆其说吗?无可置疑,我们仅是凭借各种意象,并且从意象开始,我们才能知道梦。可是,在意象的本身,它们是片断而且波动地被给予:「首先,我在一座森林、、、然后我在家里、、、」等等。的确,如同众所周知,一个突然被中断的梦总是结束于一个彻底结晶的意象。

这些事实丝毫没有证明,意象组成梦的编织,它们仅是显示:意象是对梦-想像的一种观点,一种唤醒意识到方式,为了取回它的梦的特色。换句话说,在梦的期间,想像的动作被引导朝向生命实存的最初的时刻,在那里,世界的原初形成被完成。现在,当清醒的意识尝试理解这个运动,在这个被形成的世界里,它供应这个运动,用几乎被感知的空间的脉络,作为座标,并且压挤这个运动,朝向意象的伪装的生命实存。总之,想像的真诚的流动被逆转,以这个梦的本身作背景,意象被放置在它的位置。

至于其他,弗洛依德的天才见证到事物的这个状态,因为他清楚地感觉到,梦的意义不应该在意象的内容的层次被寻找。他比任何人都高明,他理解,梦的幻象隐藏的部分比显露的部分还多。梦仅是被各种矛盾瀰漫的妥协。但是这种妥协事实上并不存在于被压抑者与被审查者之间,本能的冲动与感知的材料之间。而是存在于超越想像的真诚的行动与掺入意象之间。假如梦的意义总是超越在清醒时可收集的意象,这并不是因为它们遮蔽隐藏的力量,而是清醒能够中介地到达梦,因为在清醒的意象与梦的想像之间,距离之远,有如在被形成的世界的虚伪的生命实存,与正在被形成的世界的原初的生命实存之间。

由清醒时的意识供应的各种意象开始的梦的分析,确实必须要有这个目标:衔接意象与想像之间的距离,或者,你若愿意,将想像界还原成为超验,得以实现。

依我们之见,这是宾万吉在「梦与存在」具体採取的步骤。将想象界还原成为超验,最后必然是等同于从梦的人类的分析,通过到想像的本体论分析。我们觉得,从人类学通过到本体论,从一开始,就是实际上被实践的生命实存的分析的主要问题。

**

当然,我们并没有沿着想像的运动的途径遵循想像。我们仅是重新追踪那个连接想像跟梦的脉络,关于想像的起源与它的真理。我们仅是遵循想像,当它回溯到梦,凭借这个梦,它从意象脱离,在意象里,想像总是冒着异化的危险。但是梦的时刻并不是想像作为形成的这个明确的形式。无可置疑,梦将想像恢复到它的真理,然后将想像还回它的自由的绝对的意义。为了真诚,所有的想像必须再次学习作梦,「诗的艺术」并没有意义,除非它教导我们跟意象的著迷中断,并且为了想像,重新展开它的提供自由的梦的自由途径,作为它的绝对的真理,「夜晚的无可动摇的核心」。但是在梦的另外一面,想像的动作继续。然后,想像被从事,在表达的工作里。这种表达给予新的意义,给真理与自由。

因此,诗人能够看出,相反的东西,这些准时可是骚乱的幻景,结果会是如何,它们的内在性的遗产如何成为个人表现,如众所周知,诗与真理如何成为同义词。

意象因此再次前来,不再是作为被放弃的想像,而是相反地,作为它的实现。
在梦的火的里被清涤,在梦里仅是想像的异化的东西,变成灰烬,但是火的本身
在火焰里找到满足。意象不再是某件东西的意象,完全被投射朝向它取代的缺席。
相反地,它被聚集进入它自己,并且被给予,作为是存在的充实,它针对某个人
而言谈。现在,意象出现,作为表达的辅助,用一种「风格」完成它的意义。假
如我们凭借那个术语理解想像的原创性运动,当它成为「愿意改变的人的脸庞」。
但是在此我们已经在历史的铭记里言谈。表达是语言,艺术的工作,伦理。在此,
风格的问题潜藏着,所有历史的时刻的客观的生成,组成这个世界,梦展示对于
我们的生命实存的世界的方向的意义。倒不是因为梦是历史的真理。而是当显示
在「生命实存」最无法还原成为历史的东西。梦最能够显示它能够视为是自由的
意义。这个自由还没有确实地到达它的普遍性的时刻,在客观性的表达。这是为
什么梦拥有绝对的原初性,对于人类理解具体的人。可是,对于这个原初性的超
越,就是对于真实的人,隐藏在前头的工作。这是一个伦理的工作,而且是历史
的必要性。

无可置疑地,这个人的预言,跟邪恶完全格格不入。他知道邪恶的贪婪与作为支撑的脸庞,为了将这个被建构的事实转变成为历史的事实。我们的不安的信仰,不应该指明它,而是合并它。我们是真实事物的狂热屠杀者,在我们激情奔放到这个连续性的人,逃避进入我们的类似物,带着洋洋大观的诗的承诺,或许有朝一日,将会成为可能。

但是所有这一切必须跟表达的人类学 息息相关。依我们之见,表达的人类学,比
起想像的人类学更加地基本。我们并不建议在此时描绘出它的轮廓。我们仅是想
要显示所有那种宾万己的文本能够带给想像的人类学的研究。关于梦,他所启蒙
的东西是基本的时刻,在那里,生命实存的运动发现双叉的这个决定性的时刻,
处于这些意象与表达之间。在这些意象里,生命实存变成异化,以一种病态度主
体性;而在表达里,生命实存实现它自己,以客观性的历史。想像界就是这个选
择的这个环境,这个「因素」。因此,凭借将梦的意义放置在想像的核心,我们
能够恢复生命实存的基本的模式,我们能够显示它的自由。我们也能够指明它的
快乐,它的不快乐,因为生命实存的不快乐总是被书写在异化当中。而快乐,在
经验的秩序里,有时仅是表达的快乐。

雄伯译
32hsiung@pchome.com.tw
https://springhero.wordpress.co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