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eam, imagination and existence

Dream, imagination and existence
夢,想像,與存在

Michel Foucault
米契、傅科

An Introduction to Ludwig Binswanger’s “Dream and Existence”
作為賓萬吉的「夢與存在」的導言

當我到達成年階段,我看見一道始終沒有保護欄杆的樓梯逐漸浮現並且擴大,在生與死之間分享的這道牆壁,被投注著獨特的分離的力量:這就是這個夢、、、現在看見黑暗消退,生命以嚴酷的寓言的禁欲主義的形態,變成是特殊力量的征服。憑藉這些力量,我們感覺自己被混淆地跨越過。但是我們僅是不完整地表達,欠缺忠誠,殘酷的感覺,與毅力。
Rene Char, Fureur et Mystere

在這些導言的頁數,我們並沒有打算依照耳熟能詳的序言的悖論,重新追蹤賓萬吉本人在「夢與存在」採取的途徑。無可之疑地,這個文本的困難暗示我們這樣做。但是它的困難對於它的省思的脈絡太過於基本,以致於無法被用熱誠的前言予以減緩,即使這位「心理學家」在省思的王國,始終總是王儲。思想的原初的形式是他們自己的導言:他們的歷史是他們容許的僅有的一種闡釋。而他們的命運是僅有的一種批判。

可是,我們企圖要在此詮釋的,也並不是在它的歷史當中。在令外一本著作,我們將嘗試定位存在的分析,在當代對於人的省思的發展當中,並且嘗試顯示,憑藉觀察朝向人類學的現象學的偏離,什麼基礎可被建議作為對人的具體的省思。在此,這些導言的談論僅有一個目的:為了呈現一個分析的形式,它的目標並不是成為一門哲學,它的目的並不是成為一門心理學,一種分析的形式作為根本,相關於各種具體,客觀,與試驗的知識。最後,這一種分析的形式的原則與方法,從一開始,僅是受到它們的目標的絕對的特權所決定:人,或者說,人的生命實存。

人類學的運行維度因此會受到限制。這樣一個事業將人類學與任何種類的心理的實證主體相提並論。後者宣稱要窮盡人的意義的內涵,憑藉「自然人」的觀念。它重新定位人類學在本體論省思的範圍之內。本體論的省思的主題是生命實存的存在。儘管如此,這種的人類學僅有顯示,人類的分析能夠被表達,根據生命實存的分析,它才能夠自圓其說。作為各種基礎的問題所在,它必須在後者定義前者的可能性的這些情況。作為振振有理的問題所在,它必須規劃人類學的適當維度,與自動自發的意義。

讓我們暫且這樣說(保留一些以後修正),人類僅僅就是本體論分析的實際而具體的內容,作為生命實存的朝向世界的超驗的結構。因此,這個基本的對立,跟實證知識,試驗性分析,與自然的省思的秩序的人類事實的任何智慧的對立,並沒有將人類學提到哲學沉思的某些先驗的形式。研究的主題是人類的「事實」,假如我們瞭解所謂的事實,並不是自然的宇宙的某個客觀的部分,而是一種存在的真實的內容。這種存在是活生生的自身,以及經驗的自身。它體認出它自己,或是喪失它自己,在一個既是它自己計畫的豐富,又是它的情境的「因素」。人類學因此稱它自己為「事實的科學」,憑藉以嚴謹的方式發展朝向世界的存在的生命實存的內容。拒絕這樣一種研究,乍然一看,是因為我們無法定義它,作為科學或是省思,因為它看起來既不像是實證的知識,又沒有供應先驗認知的內容,拒絕這樣的研究,等於是忽略這個計畫的基本意義。

我們覺得這是值得的,暫時追尋省思的這條途徑,並且看出人的現實界是否可能證明可以接近,僅是從外在於區別心理學與哲學。人類以其生命實存的方式,是否可能不是到達人的唯一工具。

在當代人類學,我們覺得賓萬吉的方法似乎是一條捷徑。他克服本體論與人類學的問題,憑藉直接探討具體的生命實存,探討它的發展與它的歷史的內容。因此,藉由生命實存的結構的分析,藉由具有某某名字,曾經旅行過某某歷史的生命實存,他繼續地來回移動,在人類學的形式與生命實存的本體論情況之間。他繼續地跨越過一條似乎難以劃定的分界線。或者說,他看見它不停地被跨越過,被一種具體的生命實存。在這種生命實存當中,夢與生命實存的真實極限被展示出來。因此,沒有一樣東西會是更加錯誤,比起在賓萬吉的分析當中,看出一種應用,將哲學與生命實存的觀念與方法,應用到臨床經驗的「資料」。對於他而言,問題是要憑藉回到具體的個人身上,啟明這個位置,生命實存的形式與情況表達的位置。正如人類學抗拒任何要將它區分為哲學與心理學的企圖,賓萬吉的生命實存的分析,避免任何先驗的區別本體論與人類學。我們避免這種區別,不去減少它,或讓它成為不可能。它重新被定位在一種研究的終端,這種研究的出發點的特性,並不是憑藉一種分界線,而是憑藉跟具體的生命實存的遭遇。

的確,這種遭遇,同樣確定的,這個地位,最後被指定給本體論的情況,會形成難題。但是我們將那個議題留給下次。我們僅是想要顯示,我們能夠立刻進入賓萬吉的各種分析,並且到達我們指明的東西, 憑藉的方法同樣原初,同樣基本,跟他自己到達他的病人的生命實存採用的方法。迂回地繞過海德格哲學,並不是某種入會的儀式,可能展開一道門,進入生命實存的分析的奧秘主義。哲學的問題在此,但是它們並不是預設的情況。

因此,我們可能免除不用一種總結「存在與時間」的導言,用好幾個段落。我們自由地隨意地前進。我們的建議僅是要在「夢與生命實存」的邊緣書寫。

這篇1930年的論文的主題—完全屬於生命實存的分析的賓萬吉的第一篇文本—比較不是夢與生命實存,而是生命實存作為對於它的本身的樣子,能夠在夢裡被解釋:夢的生命的模式的實存,在那裡,它用一種有意義的方式宣佈它自己。可是,這難道不是一種賭博?想要限定生命實存的實證內容,憑藉提到一種模式,在那個模式,它最少參與這個世界?假如夢確實包括對它是特別的意義,它們將會顯現它們自己,用一種特權的方式,在那個夢的時刻?當意義的網路似乎凝結,在那裡,證據籠罩,在那裡,存在的形式最為模糊?

依我們之見,這個悖論繼續「夢與生命實存」的主要興趣。賓萬吉給予夢的暗示的意義的特權,是加倍地重要。它定義分析的具體進展,朝向生命實存的基本形式:夢的分析並沒有停止在符號象徵的解釋的層次。相反地,從一個外在的解釋開始,這依舊僅是解釋的一種方法。它沒有逐漸演變成一門哲學,它能夠到達對於生命實存的結構的理解。夢的意義繼續運用它自己,從生命實存的模式的外表的秘密訊息。在另一方面,在這個文本裡,夢的經驗的這個具有特權的地位,默默地涵蓋想像的整個的人類學,它要求一種新的定義,對於意義與符號象徵之間的關係,意象與表達之間的關係。總之,一種新的方式來構想意義如何被展示。

在以下的幾頁,我們將會專注於這個難題的這兩個面向。隨著賓萬吉留置它們,不做澄清,情況愈加是如此。我們確實並沒有正在設法分期償還貸款。相反地,我們正在嘗試以這種方式表達「體認」出一種思想脈絡是什麼樣子?這種思想脈絡帶給我們它意在言外的東西,而又希望適當保持謙虛,對待它的歷史。

雄伯译
32hsiung@pchome.com.tw
https://springhero.wordpress.co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