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分析的行动 46

精神分析的行动 46

Psychoanalytic Act

Jacques Lacan
雅克、拉康

Seminar12: Wednesday 6 March 1968

这是一个显而易见是过分的结果。那并使因为无意识不知道精神分析不应该有的矛盾,为了知道它,即使这是事情,即使那仅是要知道为什么无意识并不知道它,譬如!

无论如何,让我们谈论,「矛盾」应该得到跟专注的检视。当然,逻辑专家长久以前曾经执行的检视。这是某件完全不同的东西,根据矛盾的原理谈论矛盾。换句话说,从相同的观点与相同的地方, A无法成为非A。事实上,我们的特殊性否定在此并不是矛盾。的确,它是矛盾。但是你们从这个角度看「有一个人是如此,以致于他并不聪明」,我仅是提出它,关于这个公式,它替我们服务,作为一个出发点,以这个双重否定作为基础。我仅是将它提到一个例外的立场。

当然,这个例外并没有肯定这个常规,跟通常所说的相反,它适用每个人。它仅是将它还原成为一个常规的价值,而没有一个必要的价值。换句话说,它将它还原成为常规的价值。那甚至是常规的定义。

所以,你们开始看出这个程度,这些事情能够让我们感到興趣的程度。我在此正在稍微诉求我的精神分析的听众,为了不要让他们觉得沉闷。你们看出这些表达的興趣,它让我们能够细微辨识,譬如如同以下那么有趣的东西。这并非是相同的事情,假如我们说,(这是为什么我做这个区别,在矛盾的层层),「男人并非是女人」–当然,在此,我们将会被告诉,无意识并不知道矛盾—而是这完全不是相同的事情,假如我们普遍性地说:「没有一个男人」(当然,我们正在处理的是主体),「没有一个男人不排除这个女性化的立场,这个女人,或(例外的状态,不再是矛盾的状态),「没有一个男人不排除是女人」。

可是,这可能跟你们显示某件可处理的东西,被设计来显示这些逻辑研究的興趣,甚至当精神分析家相信他自己(随着时间过去,这一件事应该值得被称为服从)
不得不将他的眼光固定在前文辞的领域 ,

让我们继续,就我们而言,相反地,我们主导试验的小小途径。

我曾经说过,「有个男人是这样,以致于他并不聪明」。你们已经能够注意到,我们迄今能够免除不用这个pas。让我们尝试看出那将会给出什么。譬如,「有个男人是这样,以致于他并不聪明」。关于这点,没有问题,它意味着相同的事情。依旧有些人是不聪明的。

让我们小心些。这个「并不聪明」很有理由替我们服务,作为一个过程,到达某件有点是出乎意料之外的事情。

假如我们恢复这个ne,它依旧行得通。「有一个人是这样,以致他并不聪明」,那依旧行得通。

让我们因此来到这个「并不聪明」,让我们回到这条斜角线,到达这个A,亚里斯多德的普遍性的肯定,作为数量化的特别用词:「没有一个人是这样,以致于他并不聪明」。这个事实是,这突然给出一个好笑的意义。这是普遍性的否定:他们都不聪明。

本来会发生什么事呢?这个被增加的not,完全是可容忍的,这这个特别的否定的层次。在此假如我们将它放置进入先前的普遍性的肯定,这个肯定完全被设计也是为了容忍它,用这个not。它转弯朝向黑暗,朝向某个颜色,在蓝波的十四行诗的E。但是在亚里斯多德的层次,它是黑色,它是普遍性的否定:「他们并非所有的人都聪明」。

我将不立即告诉你们从这里我们将获得的这个教训。显而易见,这是某件东西让我们理解这个事实:这两个ne的关系,如同它存在于这个数量化的普遍性的肯定的关系,就是这个公式:「没有一样东西没有、、、」这个公式具有某件自给自足的东西。我们拥有它的这个证据:在这个pas 的解放当中,突然地,在并不具有冒犯的别的地方,在此,它将前者普遍性转弯成为后者。

这就是容许我们前进并且肯定数量化的运作的区别,当我们给予它,有关它的修正功用,逻辑运作的正常功用,被区别跟以下的亚里斯多德的逻辑不同。它替换—在这个地方,ousia,这个本质,这个本体并没有被减少,在文法的主体的地方—让我们感到興趣的作为分裂的主体。换句话说,当主体说话时,他这个纯粹而单纯的分裂本身,这个陈述的主体的分裂,作为跟被陈述的主体不同。

在这个单元,分裂的主体的存在被呈现,那实实在在就是两个否定的这个连接。而且,所证明那个是正确的东西,为了呈现它给你们,为了在你们面前表达它,无论你们已经注意到它或没有。但是现在是注意到它的时刻,–事情将不会运作,假如没有使用一种假设法。「没有一样东西并不聪明或不聪明」,这件事并不重要。就是在个soit标示着这个滑溜的维度,从所发生的事情,处于这两个ne之间。这确实并不是这个距离将会运作的地方。这个距离总是存在于陈述与被陈述之间。因此,这并不是白费力气,当前几堂课,我给予你们,譬如第一个例子,牵涉到皮尔斯的说明,所牵涉的东西。我实实在在跟你们指出,在这个典范里,我跟你们显示,分裂的这几行,仔细选择,被分成四格。形成这个每个普遍性的可验证的主体,基本上是这个主体,他本质上,基本上是这个「没有主体」,已经被表达,用我们介绍他的方式:「没有不聪明的人」。

很困难停留在这个尖锐的边缘。当然,理论非常确实地被建构,为了减少它。我的意思是,我们感到興趣的东西是,数量词的理论,假如我们表达它,它强迫我们在里就揭露这个安慰,这个无法还原的逃离。那意味着,我们并不知道,在哪里滑溜著,在这个适当启动的核心,对于起初是重复的否定,相反地,是创造性的否定。因为从它,这个唯一的东西重新开始。那确实是值得在知识里被表达。换句话说,这个普遍性的肯定,每个地方及每个情况里,正确的东西。光是那样,就让我们感到興趣。

这就是你将看见从数量词的逻辑专家的笔端,由这个∀所被表达的东西被说明,我们能够对待它当著是相等语。换句话说,一个被书写的命题的普遍性价值,譬如∀x,F(x), 我们必须符号逻辑的代数术语来书写。换句话说,这个普遍性的真理是正确的,对于每个x,这个x的功用在F(x)的功用。换句话说,譬如,在这个场合,成为聪明的这个功用,这个人将会是一个x,它总是处于这个功用的它的位置。

在数量词的理论可被接受的转移被代表如下:根据-∋x,这个∋成为跟我们指明是数量词。一个x的存在,它满足F(x)的价值的x的价值。我们将会被告诉,x,F(x)能个被表达,被一个-∋x。换句话说,没有x存在,是这样,以致于它爆炸F(x)的功用。
简短地说,这两个负号符号的连接,足够象征同样的东西,(这确实是某件被发现的东西,重叠被表述的微细的语言形式,在这个语言形式下,我跟你们提出)。

这根本就不真实。因为显而易见的是,即使在逻辑的符号象征里,它是个减号,这两个减号并没有相当的价值。这里并没有存在这个会爆炸的x,我不得不告诉你们,换句话说,它会让F(x)的这个功用变成虚假。我将这两个术语象征化。非存在的术语与效果的这个术语。它们结束带着这个功用的虚假,它们并不是属于相同的秩序。但是这确实是岌岌可危的东西。为了要遮蔽某件东西,那确实是罅隙,对于我们完全是重要的,要决定及在这个层次修正。这是处于陈述的主体与被陈述的主体之间的这个距离。我将再次跟你们指出这点,譬如,关于另外一种方式,在其他作者当中,给予这个功用这个意象。在它的适当性的陈述的运用的层次,这个意象是更加可处理的。因为,事实上,F(x)能够指明各种的事情,包括各种的数学的公式,你们能够运用到它。这是最一般性的公式。

雄伯译
32hsiung@pchome.com.tw
https://springhero.wordpress.co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