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分析的行动 38

精神分析的行动 38

Psychoanalytic Act

Jacques Lacan
雅克、拉康

Seminar10: Wednesday 21February 1968

众所周知,这并不是因为癔症患者记得,每样东西都被安排。而且,那依靠这个情况,但是什么东西。人们继续显示这个程度,岌岌可危的东西,在精神分析辞说,是更加的复杂。我们需要区别某件不仅是陈述的结构—据说,他们全部专注对付我—而且我们必须也知道,知道是否我们正在说真理与否,有什么用途。适当来说,有时说谎是主体宣佈他的欲望的真理的方式。因为确实地,要宣佈它,除了说谎,没有其他的角度。

你们瞧,这是某件东西确实仅是在于说出我表达的一些东西,用最明确的方式。假如我早先提到1963年1月23日的这个研讨班,那是因为确实我所说的,关于无意识的陈述的某种功用。因为欲望的陈述动作所牵涉的,适当来说,就是谎言的陈述动作。换句话说,弗洛依德自己理解的这点,在女性同性恋的情况。确实是,那个欲望被表达及被定位。关于这点,所被提出的东西,作为这个铭记,精神分析的解释在它的原创状态被演出。换句话说,确实是它所保证的东西:它根本不可能以一种先前的方式,让解释的介入所显示的东西曾经被知道。某件东西的纯粹而单纯的重复,从先前开始,仅是等待在那里表达它自己,而不是被它反动的影响所产生。

总之,过去三年来,我曾经说过的一切,当然,我们一定不要相信,它没有丝毫的进展,凭借像那样的吸收。在第二个时刻,记住十年前我所说过的东西,凭据将对于第一部分的反对,解释作第二部分。总之,人们有时很容易武装他们自己,反对我正在陈述的东西,用我曾经陈述过的东西,经过某些阶段之后,建造并且抨击我正在建构的东西,为了让你们找到你们在精神分析经验的关系。各种反对被提出,从我晚期所说的东西,好像他们自己正在杜撰它,到我起初说过的东西。

当然,它们能够被理解作为部分,特别是假如它跟它的前后内容孤立出来。总之,在癔症的层次,某个特别的历史片段的某种纯粹是评论的解释,所牵涉的东西,有效地被我指明,作为是极端受到限制,绝对没有对应。 自从那个时期,当我表达这个太过于客观化的历史的观念。这种历史观念在于将历史的功用,看着并非是由目前段前面发生事情开始形成的历史。换句话说,就像每种现存的历史。非常明确地,在我的辞说里,历史被描述作为罗马辞说。我相当坚持地强调这点。换句话说,假如没有历史的历史,我们无法表达,也无法理解任何历史的功用,换句话说,根据历史学家所建构的东西。

我仅是发表这个谈论,关于一个呈现它自己作为陈腔滥调的陈述,指明这个某件东西。毕竟,这个东西并非没有关系,跟我早先所谓的所发生的事情的结构,关于这个必须被採取的步骤,我正在尝试要精神分析家採取的这个步骤。换句话说,从质疑应该知道的主体,会获得怎样的结果。换句话说,从它所获得的结果,是运作这个问题的风格,一个逻辑的形成让某件东西得以处理,从必须要的修订开始,在这个初级的步骤的层次,对于这个预先的假设的层次,应该知道的主体的预先建立的层次。至少在某个领域,这个应该知道的主体不再是相同。在这个领域里,岌岌可危的是要知道我们如何能够处理知识,在这个领域的一个明确的点。在那里,岌岌可危的并不是知识,而是某件对于我们而言,被称为是真理的东西。

为了获得这种答案,确实地,我的问题仅会被感觉到最令人懊恼。因为精神分析的整个秩序被建构,就是要遮蔽这个问题,关于应该知道的主体应该被订正的这个功用。对于任何知道如何阅读的人,以某种纯粹的幻想的方式,这个明确种类的答案,在于瓦解我的的辞说的两个部分,为了要创造前者与后者之间的一种对立。而且,这是相当不可能的,要在大部分的个案找到它,因为它仅是从这个幻想所形成。这种幻想相信:正在表达他自己的作者,他本身本来就应该发现这个第二部分。虽然我应该限制我自己在第一部分,限制于这个荒诞的事情,它一定会固执,假如我们在此也能够这样说,它必须被承认,事情被插入在它们的现实界,限制于在这个问题的基础上,所被牵涉的东西。

当我谈论关于移情,为了将它带回到它单纯而非常悲惨的结果。假如我能够谈论关于这点,如此迫切地,关于爱的这些术语。这难道不是因为质疑移情构成什么的困难,既不是移情是爱,如同某些人所说的,也不是移情不是爱,如还有些人很高兴提出的?那是因为移情将爱,将爱放在在现场,我不妨说。确实以这个荒诞的方式,这个移情容许我们在此看出,在从催眠补捉里出来的癔症患者的这个姿态,它让我们能够看出什么岌岌可危,在确实存在这里的东西,追根究底,在所被影响的东西。首先,所被影响的东西是,通过它,我定义这件事情所被牵扯的东西。它是如此的丰富己具有启发性。事实上,对于所谓的精神分析的这个世界,它是新颖的。

癔症患者立即到达这个目标。她正在接吻的弗洛依德是这个客体。众所周知,这是癔症患者所需要的东西,特别是从催眠里觉醒过来。我们不妨说,事情以某种的方式被清理。当然,弗洛依德,这确实是关于他的问题,他如何能够以这种强烈的方式,悬置爱所牵涉的东西?我们或许能够确定它,凭借描绘出在精神分析的运作,什么严格地被牵涉到。

这个问题并不在那里。将爱悬置让他能够建立,从他能够规划的这个原初的短路,到达给予它这个过分的位置,精神分析运作的位置。在这个位置,我们发现欲望的整个的人类的戏剧。最后是什么?这个巨大的获得并非是空无所有。这个新的领域展开进入主体化的所被牵涉的东西。最后,是什么?在这个简短的瞬间,所被到达的相同的结果,换句话说,在一方面,这个被划杠的主体$,由出现的这个时刻所象征,「处于两个世界之间」的这个压倒性的时刻,从被催眠的睡觉觉醒过来,这个客体突然被紧紧捉住,在癔症患者的手臂里。假如这个客体,就它而言,是如此的适合,那是因为在是岌岌可危的东西,在爱的装扮的核心。在那里被理解的是—我曾经充分地表达及说明—就是环绕这个客体,所有用来支持爱的自恋的装扮,在那里被安置,被建立。

但是癔症患者,就她本身而言,在此清楚地知道她需要什么。我的意思是,让这个同时是「我需要与我不需要」的东西,成为必要,它同时继续这个客体的明确性,及从它的无可容忍的原初性。

所以,这恰好耐人寻味的问题是,当精神分析的这整个的建构,这个弗洛依德询问他自己,直到他生命的结束,女人到底要什么?他并没有找到这个答案。确实是,他已经形成的东西是,一位精神分析家。无论如何,在癔症的层次,这是千真万确的,在精神分析的结束,精神分析家成为什么?假如他确实被沦落成为这个客体,这就是癔症患者所需要的。我们了解到,为什么在精神分析,癔症患者被治疗好一切,除了她的癔症。这当然仅是一个边缘的谈论,在这个谈论里,你将是错误的,假如你看到一个更大的意义,超过它仅是被铭记的这个意义。

但是所必需被知道的事,以最近的方式,我确实被引导来说,为了让在听到这些事情的某些人更加地有所感悟。在这个客体的被驱逐这里,难道不是有某件东西,跟我们召唤稍微的喜爱,(如同电视跟我们显示它),我们可能相当容易接受这个喜爱,凭借找到某些的类同,在我们正在运作的东西,及某件可能被找到的东西,在生物性的差距最大的层次。

生物学家会很乐意用各种的讯息来表达遗传因子的术语。某个会到达这点,如同我最近听到的—因为当愚蠢的话能够被说,我们能够说,这个机会从来没有被错过—某个人做这个发现:我们能够说,语言的结构像无意识。人们将会喜欢,有些人们相信,我们应该从已知到未知,但是你们就从这里出发吗?让我们从未知到已知,这经常被做,它被称为所神秘主义。这是弗洛依德所说的「神秘因素」mystisch Element的喜好。确实是他所做的这个反思,当癔症患者张开手臂环绕他的脖子。在这个时刻,他非常确实地谈论到「神秘的因素」。

雄伯译
32hsiung@pchome.com.tw
https://springhero.wordpress.co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