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分析的行动 36

精神分析的行动 36

Psychoanalytic Act

Jacques Lacan
雅克、拉康

Seminar9: Wednesday 7 February 1968

最近有一本小杂志将要出现,呈现给你们并非是我的责任。你们将在那里找到它,在St. Germain des Pres那里,再过几天内。你们将会在里面看到某些的特征,对于它是非常特别的。在它的第一期,事实上,除了我自己的文章外,理由我将解释,里面的文章都没有签名。这个事实让人们大吃一惊,并且引起哗然,当然,主要是在它本来应该当下被理解的地方。我指的是那些人,迄今他们是仅有被告知的人们,这是文章将会出现的方式。我指的不仅是精神分析家,而且,更贴切的是,属于我们学派的成员。因为那样,他们应该警觉倾听所被说的东西。无论如何,我希望,经过我正在教导你们的内容的秩序之后,换句话说,我今天将要言说的东西,这个解释,这个被承认的原则的来源。在它里面的文章将不会被签名,或许,来源会清楚出现。因为没有几个人们能够採取向前的这一小步,即使它已经根据较早的方法被指示。

耐人寻味的事情仍然是,在这个新闻报导,明确被指明的是,这些文章没有被签名的这个事实,并不意味着,我们将不会知道作者们。因为据说,前述的作者会以名单的方式,在每年结束时会出现。没有被签名的这个术语立即被获知,口耳相传。无论如何,那些耳朵就像贝壳一样,从那里,各色各样荒谬绝伦的事情,关于匿名的功用是什么。关于这点,所被说过的种种传闻,我就跟你们略而不提。因为假如我跟某些人沟通关于这点,独特地为了教导的各种目的。换句话说,一件东西如何被转变成为另外一件东西。最糟糕的充耳不闻,莫过于当我们第一次没有听到。别人已经耳熟能详,并且以大量讯息跟我指出,匿名的面貌代表是群体创作,就像员工团队。似乎,在某些杂志,这样做或许效果不差,无论如何,从外面看来。这就是人们容许他们自己描述这个事实:在批评的杂志,批评者通常不署名。似乎,他们仅是被管理的员工。在那个情况,有谁知道,员工的观念会被滥用。无论如何,我听到某件能够被听见的东西,如同每次我必须对一个创新做回应时。

某种重要事情的创新,今天渐渐浮上前台,跟随在精神分析的行动之后。换句话说,从那个行动的结果,作为一个被描述为精神分析家的主体的立场。确实是这个述词应该跟他有连系。换句话说,他作为精神分析家的奉献。假如我们看见的它的结果,如同我刚刚跟你们引述的,这将採取某种的形式,理解能力的明显的技巧的形式。假如这被证明作为被包括在这个假设里,作为行动的铭记的结果。在我所谓的以述词形态的奉献。那会让我们大感欣慰,关于我所谓的技术的这个独特性的效果的理解,而没有将我们所能够说的内容更深一步推进,处于牵涉的人们的层次。有时,「幼稚」的这个术语被使用,好像我们应该提到小孩,关于它的效果岌岌可危的东西。

当然,如同在许多好地方所曾经证明的,恰恰发生的是,因为成年人的行动,小孩变成智障。我们能够提到的仍然还并不是这种解释,在我们正在处理的情况,换句话说,精神分析家的情况。让我们再次从事精神分析行动所牵涉的东西。让我们清楚地提出,今天,我们将尝试朝这个方向前进,那是精神分析行动的方向。

让我们不要忘记最先的几个步骤,我们解释它时採取的步骤,换句话说,它基本上被铭记作为语言的效果。的确,在这个情况,我们能够注意到,或至少仅是回想起,这是每个行动的样子,但是当然这并不是指明它的东西。我们必须发展它里面牵涉的东西,受到质疑的语言的效果如何被组织。以两个阶段。它预先假定精神分析本身确实作为语言的效果。它仅是被下定义,换句话说,至少,凭借包括精神分析的行动,作为被定义为精神分析本身的成就。我们曾经显示,我们在此必须复制这个分裂。换句话说,假如没有行动,精神分析无法开创,假如没有授权它的可能性的这个行动,假如没有精神分析的行动。就在精神分析的这个行动里面,精神分析的工作被铭记,在这个行动之内。我已经以某种方式,让涵盖的这第一个结构在那里出现。

但是岌岌可危的是,而且,这并不是首次我坚持这个区别,在行动的核心。通过这个行动,主体给予它的最奇怪的结果,给这个耐人寻味的行动。换句话说,他自己应该是这个开创它的人。也就是说,他提出他自己,作为精神分析家。现在,必须先获得我们的注意,这件事情才会发生。因为岌岌可危的是,它採取他的立场,总之,他重复这个行动。他让他自己成为某件事情的捍卫者,他知道结果会如何。换句话说,凭借将他自己放置在精神分析家的位置,他最后将渐渐以这个小客体的形态,成为这个被拒绝的客体。在这个客体里,精神分析的整个运动被指明。换句话说,结束来到的这个客体,凭借来到精神分析的位置,因为在此,主体断然地跟他自己分开,体认他自己,作为被受到质疑的这个客体引起的生命实存。以什么方式被引起?以他的分裂被引起,作为主体。换句话说,在精神分析结束,他始终被属于他自己的这个差距标示,在精神分析,这个差距被定义,以阉割的形态。

在此至少是被评论的基模,依照我目前正在表述它,作个总结。我给予这个结果,精神分析的效果,作为总结。我在黑板上跟你们标示它,作为精神分析的这个双重运动的结束,发生的事所代表。因为在这个脉络,凭借移情标示的精神分析,凭借所谓的阉割,它最后来到一方面是减号(- )的这个断裂,另一方面是跟这个小客体的断裂。在精神分析结束时,这个小客体来到这个位置。

精神分析家在那里,知道它的结果是什么,通过精神分析者的运作,他授权的一个运作。他自己建立这个运作的巅峰的生命实存。如同我告诉过你们,我们不妨说,尽管他拥有的知识,对于这个结束所牵涉的东西。

在此,这个开口始终是张开的,我们不妨说,关于这个跳跃如何能够运作,或者,如我在一个文本所说的。这个文本被用来作为一个命题,探究这个跳跃所被牵涉的东西。我称为「通过阶段」。直到我们更加仔细地观看它,关于它再没有任何话可说。除了,它确实是一种跳跃。当然,许多事情被做,我们能够说,在精神分析的组织,每件事情被做,为了隐藏,这个跳跃是一种跳跃。那并不是全部。有时,人们将甚至将它形成一个跳跃。条件是,有一种毯子被摊开在所必需经过的地方。这才不会让它被看见它是一种跳跃。这依旧是最佳的情况。这仍然是比较好的情况,安置一个小小的安全而方便的独木桥。在那个情况,它根本就不再被解释为是跳跃。

但是只要这个事情还没有有效地被质疑,在精神分析里,没有被质问,为什么还要等待才说,我的主题是:精神分析所作所为及存在的东西的每个组织被设计,就是为了这个探究,这个质问将不会发生。只要它实际上还没有发生,我们就不能再说任何事情关于它,除了所被说过的东西。因为事实上,我们不可能是单独地谈论它。

相反地,我们很容易指明某些点,作为显而易见是这个事实的各种结果:这个跳跃被放进括弧里。譬如,我不妨说,在各种影响所牵涉的东西的问题,不是官方的影响,而是为公众奉献的影响,奉献作为服务的影响,在跳跃被假定被採取的前后,主体是什么的影响。

在此,确实是某件东西,毕竟是值得询问的东西。将这个东西的质疑成为更加迫切是值得的。我的意思是,那不仅是值得质疑,而且是这个回应的序曲。我们不妨说,坚持这个问题:它是否证明,在我所谓的奉献于服务的这个期间,某件基本的东西变成模糊,关于是什么有效地被牵涉,在精神分析行动的这个必要的预先假设。换句话说,我上次所结束的东西,凭借指明它,以它特有的方式,作为我们所谓的信仰的行动。

雄伯译
32hsiung@pchome.com.tw
https://springhero.wordpress.co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