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分析的行动 29

精神分析的行动 29

Psychoanalytic Act

Jacques Lacan
雅克、拉康

Seminar7: Wednesday 24 January 1968

这确实是神奇的—当然凭借传闻,我仅能拥有这个。但是无论如何,有人曾经跟我肯定,我早先谈论到的这些种类的作者,是那些人之一。他们反对这种结构,被认为让我们感到很不自在的结构,我们都是人。这个人的这个生命实存,被认为是某件东西,会因为它而痛苦。我恐怕,在此我们进入某件东西,这个东西完全获得分析与研究。在精神分析家的这个人的生命实存,所被牵涉的东西,确实是某件仅能够被理解的东西,从它在结构里被描绘。

在这个小四方块,上次我们从这些开始,某件东西仍然必须相当具体它有助于翻译的多重性。

1、 这个非此则彼
2、 这个我没有生命实存/我没有思想
3、 这个值得的无意识;我没有生命实存
4、 这个我没思想,这并不是保留给精神分析家的地方,仍然。他显示它的必要性。那是某件相当不同的东西。他显示它在这个事实:假如这是显而易见地需要,让某个人正在处理思想,但是「没有思想」,我们应该怎么说,关于其余的人!这是为什么这个开始点是具有教导性,总之,这是某件东西,清楚显示,左上方的这点,这个被迫的选择,那是我给予的定义,对于被订正状态的异化。如同我跟你们解释的这个异化,一个小小的改正,给予异化的这个观念,如同它在我们面前曾经被发现。它曾经被指出,在产生的这个层次,换句话说,在社会利用的层次。

这个「我没有生命实存」,是让我们能够给予它的意义的东西,给予这个确实被操控的字词,以迄今相当卑下的方式,这个意义是,它化简精神分析者的立场。这个病人,化简成为一种态度。这种态度,我将给予的特质是被贬抑者。假如精神分析者,无论对或错,都被称为是病人抗拒,在某种的智慧里。无论如何,你们看出,那会将精神分析化简成为什么 化简成为某件东西,精神分析确实并不是,没有曾经想要解释它,换句话说,确实并不是陷阱的运作,并不是将兔子从他的犁沟里捉出来,他会抗拒。所抗拒的,显而易见地并不是精神分析的主体。所抗拒的,显而易见地是这个辞说,非常确实地,随着岌岌可危的这个选择。假如他放弃「我没有思想」这个立场,如同我刚刚告诉过你们,他仍然是被吸引到相反的一极。那就是「我没有生命实存」的极端。现在,这个「我没有生命实存」,适当地说,它无法被表述。的确,在抗拒所被呈现的东西是,辞说并不能够去成为某件东西。什么东西/

我们想要询问跟我们谈论的人们,关于这个人的生命实存,为了解释它,作为对于结构的反对。为了表述它对于他们的意义,他们在生命实存所谓的东西。他们为他们自己谈论。有某个方式,将这个人的生命实存,放在其余人。这是某件东西,古怪投注的运作的东西。

拥有相当特别的结构的这个行动是什么—我们将要尝试说它如何变成这个样子—精神分析的行动是,问题至少是要提出来,建议,指出,这是它如何能够主持我们罗盘方向的定位点,在仍然是剩余物的某种更新。它始终是这个方式,它能够更新被启蒙的行动的这个功用。在它里面有某种的更新。假如我们使用启蒙的这个术语,它并非没有在里面看出启蒙运动Aufklarung的这个迴响。但是这也是说,假如我们的罗盘方向总是寻求这个相同的北方,在此我背书这个北方。我们能够被提出,用稍微不同方式架构的术语。

在这两个极端,我定义并且表达精神分析的立场的两个极端。因为我根本没有不给予他们抗拒的所有权利。很难看出,为什么精神分析家应该被剥夺这个权利。这个精神分析家,他建立这个精神分析行动,换句话说,他给予他的保证,给这个移情,换句话说,给予这个应该知道的主体。虽然他的整个忧势,他拥有的唯一的优势,胜过精神分析的主体,就是根据精神分析经验知道,应该知道的主体所被牵涉的是什么。换句话说,因为他被认为曾经经历过精神分析经验。以这样一种方式,至少能够被说的,不需要进一步进入信条的辩论,那就是,它应该是一种方式,我们能够说,它被逼迫稍微离开治疗的方式。他应该知道关于什么被牵涉,在应该知道的主体。换句话说,对于他,我上次跟你们解释,为什么应该知道的主体来这里。对于知道精神分析行动会牵涉什么的人而言,这个轮廓,这个向量,精神分析行动的这个运作,应该减少这个主体,到这个小客体的功用。那是在精神分析里,他的精神分析家已经成为的东西,在这个精神分析里,以一种行动作为基础的东西。

他确实已经成为它,因为结束时,他已经加入他起初他并没生命实存的东西。我的意思是,在精神分析者的这个主体性,他起初没有生命实存,在开始时,这个应该知道的生命实存。他变成它,在精神分析的结束。我将会说,凭借假设。在精神分析,我们在那里,是为了知道某件东西。就在那个时刻,当他变成它,他作为精神分析者也被供应这个功用,在这个动力被他佔据点功用。精神分析家作为主体,这个小客体。

小客体就是这个特别的客体,我的意思是,它提供某种多样性的这个意义。而且,这个多样性并没有很广泛,因为我们能够让它成为这个四方块,用某件空洞的东西放在中央。因为这个小客体绝对是决定性的,对于每一样被牵涉的东西,关于无意识的这个结构。

请容许我回到我早先质疑,关于那些依旧还在边缘的人,他们犹豫关于什么可被接受,什么不可被接受,在一个充分被发展的理论,为了让不再有这个问题:跟它的原则争论的问题。但是问题仅是要知道是否在某个点,它的表述是正确的,或是为了被批评。情况难道不是这样吗?对于任何在那里的人,我甚至要说那些人,假如有这样的人,他们第一次可能会到达,那并不是所解决的东西—当然,那并不意味着,这个在以前本来能够被说—所解决的东西难道不单纯就是以下的问题:精神分析,无论是或否,譬如—我觉得困难,对于我将要说它的方式,为了不让人们看成什么岌岌可危—无论是或否,精神分析难道不是意味着,在任何你们希望的东西,如人们所说的,生命的实存,或是一种生成,或是某件东西。某件属于这个生活秩序的东西。无论可能会有什么,应该会有一些事件会有它们的结果?在此,我们拥有结果这个术语,它获得它一切的强调。

结果能够在能指化的系列之外被构想吗?根据某件事情发生的这个事实,这个东西存在于无意识,以某种方式,我们能够重新发现它,只要我们捉住一件,让一个系列能够重新被建构。是否有一件东西能够发生到动物身上,这个动物能够被想象,作为被铭记在这个秩序?在精神分析被表达的每样东西,从开始,属于这个传记的表述的秩序,因为它提到某件东西,能够用能指化的术语被表述?这个维度是不可能从它那里移开,为了从它那里驱除,从那个时刻,如曾经被看见的,它不再被化简成为任何可塑性的观念,或是生物的刺激与反应的反动。无论如何,它将不是是属于系列所被保留的秩序。用固著,跨越固著,中断,的确,建立,环绕一种系统,仅是一种系统,等术语,明确地说,就是神经系统,所能运作的东西,没有一样光凭本身就能够对应结果的这个功用。这个结构,它的稳定性,它被铭记上面的这条脉络的维持,暗示着另外一种维度。适当来说,那是结构的维度。这是一个提醒,它并不是在我已经到达的这个时刻来到,在我中断我自己,为了给予这个提醒。

32hsiung@pchome.com.tw
https://springhero.wordpress.co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