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分析的行动 27

精神分析的行动 27

Psychoanalytic Act

Jacques Lacan
雅克、拉康

Seminar6: Wednesday 17 January 1968

精神分析的解释产生的就是这个某件东西。它无法从普遍性被召唤,除了以我将要求你们注意的形式。这种形式跟一切迄今曾经被给予品质本身的一切恰恰相反。我们不妨说,就在这种普遍性的钥匙,打开所有的箱子。这个东西究竟如何能够被构想?那是什么意思,提供自己作为这么一个人,他拥有最初仅能够被定义为某件特别的东西可运用?

这个问题就是这样,我也仅能留下这个问题在此被展开,关于什么被牵涉,对于这个主体的地位,在主体的这个时刻,被划杠的主体$, 能够保证,在这个工作存在某件东西,不是在这个基本的行动,它对应该知道的这个主体。在此确实就是展开这个问题的东西。所需要的东西,为了让应该有分析家存在成为可能?我重复一遍,在这个基模的左上方,我们所开始的东西。那就是,为了让整个的基模化成为可能,为了让精神分析的逻辑存在,必须要有精神分析家的某件东西。

当他放置他自己在那里,他自己曾经採取精神分析途径,他已经知道他将会被引导作为精神分析家,遵循这条途径,为了重新被旅行:应该知道的主体的欲望,凭借仅是被称为是小客体的这个客体的支持。精神分析的行动所跟我们描绘轮廓,它的座标之一,我们必须小心提醒,确实就是要从精神分析经验排除任何的行动,任何行动的命令?这是对于所谓的病人,名符其实的精神分析者,所被建议的东西,他可能会被建议等一段时间才行动。假如有某件东西表现精神分析者的这个立场的特性,那确实是,他仅能行动,在我刚才除掉限制的能指化介入的领域。

但是这难道不也是一个机会让我们理解,每个行动的地位从它那里出现,完全被更新?对于行动的这个位置,无论它是什么,由我们根据它的痕迹注意到,我们的意思,当我们谈论到行动的地位,甚至没有能力让我们来增添它,对于人类的行动。事实上,假如有某个地方,精神分析家同时并不知道他自己,这也是他存在的这个点。因为他确实是一个分裂的主体,甚至在他的行动。他被等待的那个结束,换句话说,这个小客体,因为那并不是他自己的客体。而是精神分析家要求他作为大他者,所以就他而言,他从它那里被拒绝。这难道不是一个意象替我们展开所被牵涉的东西,在每个行动的命运,所被牵涉的东西。在多样性的人物形象下,自古以来前日曾经尝试定位的英雄,在其所有的宽度,在其所有的戏剧,在行动所被牵涉的东西。这根本就不确定,同时,知识并没有被定向,朝向其他的痕迹,因为它也是,这是不可忽略的要提醒它,当人们寻求这个理由,对于一个明智的行动所牵涉的东西。事实上,那里没有一样东西应该被藐视—在一个善良的行动。「行动的结果」,在此是似乎给予它的第一次的衡量,对于伦理学。我在某次探讨过它,当我评论亚里斯多德时。

亚里斯多德的伦理学从这个开始:在快乐的层次,有某件善的东西,在这个快乐的铭记,跟随一个正确的管道,将会引导我们到这个统治的善的观念。

显而易见,这是某种的行动,以它的方式,它拥有它的位置,在行动的旅途,被描述为哲学的旅途。我们可能判断它的方式,在此并没有重要性。如同我们知道,这是当一个完全不同的质疑被建立的时候,这个悲剧的质疑,关于行动所被牵涉的东西。这就是所被保留给一个隐晦的神性。假如有一个维度,一个力量,不应该知道,那确实就是这个古代的必要性ananke的力量,因为它被这些愤怒的疯子具体表现,那些神祗就是那些疯子。

测量这个被旅行过的距离,从行动的这个观点到康德的这个观点。假如有某件东西,以另外一种方式,让我们的陈述成为可能,我们有关行动作为一种言说的陈述。确实是因为康德给予这样的测量,根据这个事实,它应该被规范,被一个能够拥有普遍范围的格言。这难道不就是,我耗费时间来描绘的东西,凭借将它跟一个规则连接起来,因为它被陈述,在萨德的怪诞幻想。

在另一方面,这难道不是真实,处于这两个极端之间,我正在谈论有关亚里斯多德及康德,提到大他者的本身就是这个闹剧,这个闹剧被给予,至少是以宗教性质的古典形式。这个行动的衡量在上帝的眼中,应该被给予,被所谓的善的意图。这是可能的吗?启始一个更加确立是欺骗的的途径,比起行动的价值的原则放置的这个衡量?

行动中的良善意图,有任何一刻能替我们移除它的成果是什么的问题吗?的确,弗洛伊德并不是第一位让我们能够从这些封闭的环圈出现的人。为了悬置所被牵涉的东西,在一个良善意图的价值。我们拥有一个相当有效,明确,而且有用的批判,对于黑格尔跟我们表述的有关心的法则或是假设的幻觉。光是对抗这个世界的混乱是不足够的,为了让这个抗议本身不要成为它最永久的支持。继承我思故我在的这个行动的东西,曾经给予我们这个思维的许多模式,确实地说。当这个秩序,起源于心的法则,现在被「精神现象学」的这个批评所毁灭。我们所看到的,难道不就是这个回转,我无法做别的,除了就是给予这特质,作为攻击性,那就是理性的狡狯的回转。

就在这里,我们必须注意,这个沉思非常特别地展开进入某件被称为是政治的东西。那确实并不是白费力气,所被产生的,不仅是用政治沉思的术语,而且是政治的行动的术语。用这个术语,我丝毫没有去区别马克思的沉思,跟它被实践的方式,经过革命的某种迂回。我们难道不可能去定位对政治的行动的反思的后续结果?因为它们确实行动,这些行动是一种言说,确实是以这样的名义言说,这样一个人带个他们某些决定性的改变。这难道是不可能的吗?再次质疑他们在相同的铭记,作为这个行动,今天在以精神分析行动的术语,所被描绘的东西达到高潮?在它既是,也既不是,它能够被表达如下,凭借这个口号,弗洛伊德给予无意识的精神分析。「在它以前所在」,他说,上传我教导你们重新阅读它,「我将在那里。」

「Wo $ tat 」然后你们让我能够写下这个被划杠的字母S,在那里,这个能指以双重的意义工作 : 它刚刚停止,或是他将要行动,根本就不是「我将在那里」而是「我必须」。正在行动的我,正在进入这个世界的我,我们能够对这件事情言说,关于一个「我必须」的理由。我必须成为这个废物产品,关于我正在介绍,作为一个新秩序,进入这个世界。

这个新的形式是这样。以这个形式,我正在跟你们建议要提出一个新的方式质疑什么被牵涉,在我们的时代,处于行动的地位,因为这个行动耐人寻味地,跟某些原初的介绍息息相关,这个原初的介绍的首列就是笛卡尔的我思故我在,因为精神分析的行动让这个问题能够再次被提出。

雄伯译
32hsiung@pchome.com.tw
http://sprinhero.wordpress.co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