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分析的行动 10

精神分析的行动 10

Psychoanalytic Act

Jacques Lacan
雅克、拉康

Seminar2: Wednesday 22 November 1967

重要的事情是他正在谈论怎样的愚蠢?呵呵,这是我所谓的愚蠢的真实的维多如何被区别的方式。事实是,这个「他正在胡说八道」,是某件东西,事实上,这是应该是跟这个术语息息相关,换句话说,被称为是愚蠢。愚蠢的真正维的是无可避免,为了理解,作为精神分析的行动所必需处理的。因为假如你仔细观看它,明确地,在这些章节,弗洛伊德给予我们,在这些错误的这个标题,在意外与病征的行动的标题之下。每一个这些行动非常清楚地被区别出来。。但是问题并不是,譬如,这个著名的故事,在一个特别的故事前面拿出我们的钥匙,这些钥匙特别是错误的钥匙。让我们以琼斯谈论自己的个案为例,因为弗洛伊德显示这个意义,及这个小行动可能会有的这个价值。琼斯将要告诉我们一个故事,结尾是:「我本来想要在家里。」十行以后,我们处于另外一个故事的核心,这个故事解释相同的姿态,凭借说:「我在家本来会比较好。」仍然,这并不是相同的事情!

从注意到使用钥匙时的错误,失误的这个功用的相关开始,到它的漂浮,模棱的解释,难道不是有一个暗示:你们将会很容易重新发现,当考虑到上千的其他事实,在这个铭记里被收集?明确地说,弗洛伊德收集给予我们的最初的35或30的事实。在某方面,这是行动传递给予我们的东西。无可置疑的,这是它确实想象的某件东西,以一个能指化的方式,对于这个东西,适当的形容词将是说,那没有那么愚蠢。

在此,确实是这两个章节的令人著迷的興趣。但是尝试适应它们的每样东西,作为解释性的描述,已经代表某种的「无法理解」,失落与召唤。我们必须说,在此不仅有一种情况,相当激进,关于不得不被理解为愚蠢的东西。即使是这个行动,我们对它无可置疑,因为在病征的行动,属于原创性的东西的出现的这个时刻,无可置疑地,在此有一个机会,一个闪光,某件泛滥的东西,有很长的时间,将不会被封闭。

弗洛伊德跟我们强调的这个讯息的特性是什么,同时他并不知道,他正在给予他自己,可是,他并不想要它被知道。在这个奇怪的铭记的最后的术语的东西,似乎,它无法再一次在精神分析被从事,除了凭借掉落到它的适当层次之下?

那就是为什么我今天想要介绍的,在离开你们之前,这个滑溜的术语,这个冒险岛术语。事实上,这个术语并不容易被处理,在如此大的社会的内涵里。它被给予诅咒,侮辱,及贬抑的语调,在法文,它被连接到这个奇怪的字词「le con」。让我们用括弧来说,这是无法发现的,在Littre 或在Robert 杂志。仅是在Bloch et von Wartburg ,它应该被尊敬,给予我们它的拉丁词源cunnus。

的确,为了发展在法文所被牵涉的东西,关于这个字词 le con 的功用,可是在我们的语言及在我们的交换里,它是如此地基本。确实就是这个情况,那是结构主义的工作,要表达连接这个及另外一个,这个字跟这个东西。但是它如何能够被做?它如何能够被做,除了凭借在此介绍,某件将是属于禁止的东西,在1980年代,或许它应该是这个禁止,在四十年代。

可是,这个是岌岌可危的东西。我们拥有某个人的文字,在一本书里,它根据这个特别的东西区别出来,我不认为有任何人曾经发表这个谈论。愚蠢的欠缺,换句话说,这些福音,他说,「属于凯撒的,归于凯撒,属于上帝的,归于上帝。」请您们观察,自然从没有人注意,那是绝对特别的,说将他曾经贡献给这个运作的,「归于上帝」。这并不重要。对于精神分析家,这个法则是不同的。那就是,将属于真理的,归于真理,将属于愚蠢的,归于愚蠢。

呵呵,这并不那么简单。因为他们会重叠。因为假如有一个维度,在此对精神分析的是适当的,那并不是愚蠢的真理,而是真理的愚蠢。

我的意思是,除了这些个案,在里我们免疫,总归一句就是除性化,这个真理,换句话说,不再解释它,如同在逻辑里。仅是拥有一个大写字母T(Truth)真理的价值,它充当跟一个大写字母F(False)虚假相对立。每个地方,真理从事某件其他东西,明确地说,以我们作为言说主体的功用。真理发现它自己处于困难当中,因为这个意外。凭借这个意外,我正在指明的东西的这个中心,在这个场合,凭借愚蠢的这个术语,它意味着以下: 下一次我将跟你们显示,弗洛伊德在相同的章节也说它,即使每个人让它通过—这意味着,这个器官给予它的范畴,我不妨说,给受到质疑的这个属性。它确实被标示,根据我所谓的特别的不适当作为享乐。根据这个,岌岌可危的,具有它的安慰。换句话说,性的行动作为任何真理的产物的这个无可化简的特性。这是岌岌可危的东西,在精神分析的行动。因为这个精神分析的行动,确实地,它被表达在另外一个层次,它对应真理所经验的欠缺的这个另外一个层次,当到达性的领域。这是某件东西,它的地位,我们必须质疑。

为了跟你们建议岌岌可危的东西,我将举一个例子。有一天我从一位迷人的年轻人的嘴中获知,他有充分的权利被称为骗子,在下面的事情。它曾经有过一场不幸事件。他曾经跟一位年轻女子有过幽会。她甩掉他,像块煎饼。「我立刻了解,他告诉我,再一次她是一位无情女子femme de non recevoir。那是他那样称呼她。

这个迷人的愚蠢是什么呢?因为他像那样说它,诚恳地说。他曾经听过三个相随而来的字词,并且应用它们。但是假如他曾经刻意做它,这本来会是一种机智语。事实上,这个简单的事实,我正在跟你们报告的,我正在将它提升到大他者的领域,有效地将它解释为机智语。这是非常好笑的,对于除了他之外的每个人,及对于任何跟他面对面接收它的人。但是一旦它被说了,它极端有趣。所以,那将是错误的,认为这个骗子欠缺机智,即使提到这个大他者,这个维度被增加。

总之,在我们的立场,面对这个有趣的小故事,所被牵涉的东西,依旧确实就是我们必须处理的东西,每次问题是要将为们理解作为一个维度的东西放进形式,不是在无意识发生的东西的铭记,而是适当地说,在属于精神分析行动的东西。

今天,我仅是想要介绍这个铭记,你们可能猜测,它无可置疑是冒险的。但是你们将会看出,它是有用的。

雄伯译
32hsiung@pchome.com.tw
http://sprinhero.wordpress.com

布伯的我和你,及耶和华的神能够帮助Graycat,为何无法帮助把你我?
信仰是如何建立的?不信仰而又无法克服爱滋病或死亡的人怎么办?

拉康的精神分析告诉我们,身体仅是小客体,符号象征界消失时,反而是实在界的无意识的生命主体苏醒的时刻。信不信由你!要痛苦或是要欣喜,也是由你!信仰产生力量,不愿信仰而又软弱痛苦,上帝跟精神分析也没办法。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