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分析的行动 08

精神分析的行动 08

Psychoanalytic Act

Jacques Lacan
雅克、拉康

Seminar2: Wednesday 22 November 1967

然后,那是什么?经过这三个接受,精神分析家在他肯定的各个行动,他所表达的,当他必须非常特别地描述对于他,什么被牵涉,关于行动的这个地位。在此,事件有一个幸运的转变,最近,确实地,有某个人,在某个内容,被称为各种拉丁语系的精神分析家的内容,他必须给予一个报导,描述什么被拟想,从这个被授权的精神分析家的观点,关于这个行动演出passage a l’acte ,在此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毕竟,有何不可,而且,採用这个例子,因为我们可用得到。我打开这篇报导,他们其中一位名叫奥立弗、弗劳诺,一个著名的名字,那些伟大的精神病医生的第三代,第一代是Theodore, 第二代是Henri. 你们知道那个著名的个案,凭借这个个案,Theodore 在精神分析的传统,永垂不朽。这个虚假的超感觉能力者,拥有这个神奇的名字,他根据这个名字创造整部的著作。你们将会从其中获得利益,假如你们拿得到这部著作的话。我相信,目前它并没有广泛的发行。所以,在第三代,这位年轻人跟我们提出某件东西,它包括至少这个领域的一部分。这一部分,另外一位谈论到激情演出记录者,并没有记录。他将要处理演,无可置疑地,人们相信,并非没有根据,在牵涉到移情时,会有一个激情演出。他提出一些关于移情的问题,而且,这些问题拥有命题的价值。

当然,我并不是要跟你们朗读,因为没有一样东西更加难以忍受,比起在大庭广众之前朗读。可是,为了给与你们有关它的语气,我将朗读第一段,内容如下:

「从最近的观念的进化的这篇评论,我们总是获得既卑下又不令人满意的这个印象。为什么一种退化意味着移情,换句话说,意味着记忆的欠缺,以分析家的转变的形式的激情演出,凭借投射及内射。为什么它不是仅是意味着退化的行为?换句话说,它自己的结构。换句话说,为什么它召唤移情?为什么一种婴孩化的情境意味着移情,而不是一种婴孩化的行为,以小孩跟父亲的行为的模式作为基础?它为什么不是提到另外一种铭记,强调发展及发展的先例,不再是强调倒退的适当的铭记?这种倒退提到位于精神分析的那些词语?的确,他补充说,重复一种冲突的情境,甚至是从它吸收它的力量。」

这难道足个将移情这个歇后语给予这个行为?当我已经跟你们宣布以这个语气所介绍的这个问题,我是什么意思?这是确定的,每一样跟随的东西,将会证明它,某种的语调,某种的质疑移情的风格。我的意思是,以一种相当活泼的方式来看待事情,并且尽量强烈地质疑它的观念。这是某件东西,我确实在九年前做过的,或更确实地说,几乎九年半前。在我的一篇文章标题是:「治疗的方向及它的力量的原则」。

事实上,你们能够找到,在第3章,102页,「使用移情,我们到达哪里?」在此被提出的这些问题。它们被提出及发展,以无限大的广度,以某种的方式,绝对无与伦比。我的意思是,自从当时所进步的东西,我确实并不是说,由于我展开事情,而是由于好几次某种的汇集,譬如,那意味着,某位名叫Sachs 的人,提出这些最激进的问题,关于移情的地位。如此的激进。我甚至说,事实上,移情被认为同样是受到精神分析的情境的地位的支配。它被提出,作为适当是这个观念,这个观念将会让精神分析值得反对。因为事情还没有到达这个点,严格定义的精神分析家—在美国的阶层制度里各就各位的精神分析家—他最能够定义移情,莫过于那是精神分析家一种防卫的模式。那就是要将在这些情境所获得这些反应保持距离,无论它们是什么。由于这些,他决定,他判断,以这样一种方式,他说,总之,基本上,以这个观念的强烈的基础,就他而言,他并没有分享以上所说的反应。明确地说,并不是凭借在那里作为精神分析家。而仅是凭借着,要在它们里面强调他们所包括的东西,用主体的复活,复制,先前的行为,及活生生的各个阶段。这个主体发现他自己复制他们,演出它们,而不是记忆它们。

因此,在此是岌岌可危的东西,弗劳诺面对的东西。无可置疑是意气风发。但是给予它整个的地位,给这个观念。在极端的力场,在精神分析本身,那些人似乎被化简成为这种观念,那些相信他们自己是将它理论化的人。

天晓得,在质疑精神分析方面,我从来没有进展得那么远,理由很充分。实际上,它既是引人注意,也是奇怪。在这些圈子,人们跟在社会上维持他的地位最息息相关。总之,这些问题在小圈子里,能够被推进如此深入,岌岌可危的,实实在在是是否精神分析本身是基础稳固,还是幻觉?

那将是一个非常困扰的现象,假如我们在这个相同的内容并没有发现所谓的资讯的基础,我们不妨说。那个基础上根据完全自由的基础被建立。只是,让我们不要忘记,我们是处于美国的内涵。众所周知,这个自由的定义无论多么广泛,一个具有共识的自由,从它所被表达的各种方式,我们清楚地被知道它牵涉什么。换句话说,总之,我们能够说任何实秋,重要的是,已经实实在在被证明的东西。结果,从精神分析社团根据这个基础确实被建立的时刻开始,我们也能够说,移情的观念是值对探究。那并没有影响到任何事情。这确实是岌岌可危的东西。非常确实地,确实就是在这里,凭借採取一种不同的语调,我们的演讲者将会被吞没,从此,我们将会看出移情的这个观念被转送到一个指称的谨慎,转送到我们仍然所谓的小故事。无可置疑地,从这个小故事,它显而易见地出现。换句话说,从布瑞尔,弗洛伊德,安娜、奥的历史。在我们之间,他们显示更加有趣的事情,比起在这个情况所被解释的东西。在这个情况所被解释的东西,非常深入。我的意思是,我们将会看出,这第三个关系被强调。当然,弗洛伊德首先是在保护及防卫他自己的这个事实,如它所被表达的,凭借这个移情,凭借保护他自己免于这个事实。如同他对他的未婚妻说,因为将出现的问题实实在在就是我前天所谓的精神分析诞生的这个行动—他将会对他的未婚妻说,当然,这些事情仅是会发生在像布瑞尔那样的人身上。

某种的关系,甚至是无关紧要的小情人,那将会让我们觉得移情作为跟意外地连接完全相关。的确,后来,如同其中一位宣布的,一位催眠术的专家,后来,当这个意外重新发生在弗洛伊德身上,在那个时刻,女仆进来。天晓得,假如当时女仆没有进来,本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所以,在那个情况,弗洛伊德能够重新建立这个第三者的情况。这位女仆的超我,扮演一个角色,并且容许他重新建立从此已经成为的自然防卫。它被书写在这个报告上。当一位从催眠术恢复过来的女人,将她的手臂环绕着你,她竟然跟你自己说:「我欢迎她作为我的女儿。」

这种琐碎的自我防卫,显而易见越来越是我早先所谓的精神分析家的肯定的行动的法则。我们越是肯定我们自己免于琐碎事情,我们越是能产生尊敬。

这仍然是耐人寻味的,这个报告,无可置疑地,能够根据许多迹象被看见。从这个意义,我正在这个场合要求你们,要变得了解你们自己。那将会增加下一期的精神分析杂志,Societe Psychanlytique de Paris 发行的杂志的的销售量。为了要看出是否有某种关系,处于这个大胆的沉思跟我早先九年所陈述的东西之间。事实上,这个问题将始终是悬而未决。因为在这些脉络的作者并没有见证它。但是有些字里行间,再过几页,某家东西发生在他身上。换句话说,当他正在谈论到受到质疑的东西,我的天,因为那时个人的进展—他刚刚给予事情的语调,在于强调他高贵地所谓的「互为主体间性的关系」。

雄伯译
32hsiung@pchome.com.tw
https://springhero.wordpress.co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