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分析的行动 04

精神分析的行动 04

Psychoanalytic Act

Jacques Lacan
雅克、拉康

Seminar1: Wednesday 15 November 1967

「重新阅读拉康的精神分析论文集,有关这一点,我非常惊讶地看到,他谈论有关这个病人,他尤其重要地是被定向朝向语言。」

如同你们将会看出,这将为牵扯,我必须说,我并不知道,在我的哪篇著作,我谈论到这个病人。事实上,那完全不是我的风格。我们并不是要反对它。无论如何,但是这个想法,翻阅950页的我的精神分析论文集,仅是为了看出我谈论到病人,我从来不会有这种想法。

相反地,在70页,我发现「欲望」。「对我们并不实存的欲望,无法被满足的欲望,或甚至如拉康那样应该被满足的一个欲望,在相同的论文集被引用的拉康」、、、(啊,真令人欣慰,我们将会看出)、、、「在被引用的相同的论文集,他不拘泥形式地呈现它,关于这个屠夫的妻子」。这是众所周知,因为这是一篇相当精彩的文章。你们很可能期望,这是所被提到的东西。根本不是。你们被提醒回到弗洛伊德的屠夫的妻子。我的天啊,我能看出那点。我能够去寻找,不是有关屠夫妻子的那个段落,你们将会在620页找到,但是岌岌可危的是:

「这个理论,(我正在探讨移情的第二个理论),它提到最近在法国,堕落的某个程度。」岌岌可危的,就是客体关系。如同我解释,我正在处理莫里斯、鲍维特–「像基因主义一样,它拥有它的高贵的起源。那是阿伯拉罕展开它的这个铭记,部分客体的这个观念,是他原创性的贡献。这并不是证明它的价值的地方。我们更加感到興趣,对于指示它的联结,跟这方面的部分性,阿伯拉罕将它跟移情隔开,为了提升它,在它的模糊性,作为爱的能力,好像这是一种病人身上的体质,(爱的能力),在他身上,。他的可治疗性的程度能够被阅读出来、、、」

其余的部分,我就替你们省免了,这个「在这个病人身上」,因此被归属于阿伯拉罕。我很抱歉,因为没有在你们面前发展如此长的理论。但是这是为了制造这个联接,处于我刚才所谓精神分析家的东西,在他的肯定的行动,及我前一个时刻强调的病征的行动。因为,弗洛伊德带给我们的,这日常生活的精神病,弗洛伊德所带给我们的,确实是关于这个错误,适当来说,就是这种。

他告诉我们,他明知故问地说它,关于他所犯的这三个错误,在梦的解释。他明确的将它们连接到这个事实:在他正在分析受到质疑的这个梦的时刻,有某件东西他保留,将它悬置在他的解释的进展。某件东西被保留,在这个确实的点。如同你们将会看出,在第10章节。探讨错误的章节,关于这三个错误,明确地这个著名的Marburg的车站的错误,那本来应该是Marbach车站。他将Hannibal转变成为Hasdrubal,他将the Mendicis 的某个人归属于维尼斯的历史。实际上耐人寻味的东西是,那总是跟某件东西有关。总之,他保留某种的真理,他被引导犯这些错误。

事实上,确实是在他提到屠夫的美丽的妻子,那是很困难避免的,考虑到后面跟随着一小篇被书写如下:「想要拥有他者所拥有的欲望,为了成为他所没有的本质。的确,想要成为他者的本质的欲望,为了拥有他所没有拥有的东西。的确,不想要用他所拥有的东西的欲望,等等。”The desire to have what the other has in order to be what one is not. The desire to be what the other is in order to have what one does not have. Indeed the desire not to have what one has, etc.”

换句话说,一个非常直接的简要—我必须说,它稍微被强调,但是被强调的方式并没有改进它—根据我确实所书写的,关于治疗的方向,关于岌岌可危的东西,在这个阳具的功用。我们在此难道没有看出这个事实被础及到,这是耐人寻问的,某个人竟然应该感激它,显而易见地凭借这个错误。难道不是凭借提到这个无法压抑的我的名字?即使它被放置在某个无法理解的错误的标题上,在某个人,特别是谈论到语言的人,如他所说的。难道没有东西让我们质疑到我们自己?关于什么?关于这个事实所被牵涉的东西。关于某种的精神分析,某种的精神分析领域,人们,甚至当明确地支持他们自己,凭借我提出的东西,他们仅能够这样做,只要他们抛弃它,我不妨说。这个本身不就提出一个问题?那实实在在就是这个问题,大体上,精神分析的行动接收的地位的问题,从某个一贯性的组织。目前,这个组织统辖著跟它有关系的社团。

为了发表这个谈论,为了证明这个出现,处于确实并非是无意识的层次,并非是机械结构的层次。这个无意识的机械结构确实是弗洛伊德强调的,关于这个行动。我不愿说最明确的东西,但是精神分析介绍的行动的维度。这个它的本身,我打算形成这个真诚的关系rapprochment,并且提出有关它的问题。这个它的本身就是行动,我的行动。我请求你们的原谅,仅是因为为了结束它,我接受对于你们而言,看起来似乎是异常多的数量时间。但是在此我想要介绍的是某件对我是很困难介绍的东西,在如此人数众多的会场面前。在此,事情能够以上千种替代方式迴响。可是,我并不想要我尝试正在介绍的这个观念被替代。无可置疑地我将必须再次从事它。它拥有这个重要性,如同你们将会看出。当我使用它有很长时间,以它的关键形式,我还没有宣布它在一个美好日子来临。

赞扬愚蠢。

自从我产生这个计划已经很久了。最后的工作,让我们这样说,毕竟,在我们的时代,那将是某件东西,获得真正巨大的成功,我们不会感到惊奇的成功。它保证每个医生,药剂师,及牙医,依旧会有一个图书馆。这个「对愚蠢的赞扬」,作者是阿拉马斯,天晓得,不再感动我们。

对于愚蠢的赞扬,无可置疑地,会是一个更加微妙的运作要来实现。事实上,什么是愚蠢?假如我介绍它,在这个时刻,採取基本的步骤,关于在精神分析行动所牵涉的东西。这是为了指出,这并不是一个观念。要说出它是什么是困难的。这是某件像是环结的东西,环绕这个环结,许多事情被建构,并且分配给它们自己各种的力量。无可置疑地,这是某件阶层化的东西,我们不能认为是简单。在成熟的某个程度,如同我说,这是非常受人尊敬的。或许,这并不是获得最大的尊敬,而是它确实是所接收它的东西。

我将说,这种尊敬来自一个特别的功用,这个功用跟我们在此必须强调的东西息息相关。一种理解deconnaissance的功用。假如我可能以这种方式表达我自己。假如你们容许我稍微自得其乐一下地提醒:人们说他正在胡说八道。在此我们难道不是拥有一个秘密的基本语言。并不是凭借在目前接受它,将会出现这个愚蠢具有牢靠的地位。

人们总是认为,这是不完美的。譬如说,「他正在长篇大论地胡说八道。」但是事实上,这个事实是,这是一个术语,就像「我正在说谎」的这个术语,在目前总是难于使用。

无论如何,这是非常困难的,不去看出:受到置疑的愚蠢的地位,本身是根据这个「il deconnait」而建立。它不仅仅投注以上的动词包括的主词。以这个方法,有某件不及物及中立的东西,在这个「天正在倾盆大雨il pleut」的风格。它给予它的整个意义,给以上所说的基本语言。

雄伯译
32hsiung@pchome.com.tw
https://springhero.wordpress.co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