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家的知识 18

分析家的知识 18

The Psychoanalyst’s Knowledge
精神分析家的知识

Jacques Lacan
雅克、拉康

6th January 1972

这是显而易见的,无可置疑,今天早上,你们已经听过某个人第一次演说,雷纳、汤姆,他是一位数学家,他并不赞同这个事实:逻辑,换句话说,在墙壁上被举行的辞说,是某件甚至足够说明数字,这是数学的第一步。在另一方面,他觉的,它不仅能够说明墙壁上所被追踪的东西—那实实在在就是生命的本身,以潮湿作为开始,如您们所知—凭借数字,代数,涵数,拓扑图形来考虑,考虑在生命的领域发生的一切事情。我将回头谈论它。我将跟你们解释他重新发现的这个事实,以一个特别的数学的涵数,曲线的轮廓,这些曲线建构了这个最初的潮湿,在它上升到人之前。这个事实逼迫他朝向思想的涵数值的计算:拓扑图形能够供应一种分类,给各种自然的语言。我并不知道是否这个问题目前能够被解决。我将尝试给予你们一个概念:它目前的影响是什么,没有别的。

我所能够说的是,无论如何,墙壁的这个分裂,有某件东西被建立在前面的这个事实,我所谓的言说与与语言。运作正在发生,是从另外一边。或许是数学上,这是确定的,我们无法对它拥有一个不同的观念。一般来说,科学的基础,并不是以数量作基础,而是数目,拓扑图形的涵数,那是某件并无可置疑的东西。被称为科学的论述,找到一个方法来建构它自己在墙壁的后面。仅有我所相信的,我应该清楚地说明,我所认为的东西让我同意每一样在科学的建构最为严重的东西。这是绝对不可能的,要给任何东西,给用代数或是拓扑术语所被表达为意义的阴影的东西。对于那些在墙壁之前快乐的人,具有意义。虽然潮湿的污点被发现是如此有利于被转换成为圣母马当娜或是运动员的背部。但是显而易见地,我们无论如何无法满意,对于这些混淆的意义。当一切都说都做了,这仅是充当来跟欲望的竖琴共鸣,跟性爱共鸣,就直接说出名称吧。

但是在墙壁的面前,其他的事情正在发生,这就是我所谓的辞说。除了我的四个辞说外,还曾经有其他辞说。我列举出来,而且,它们仅是凭借必须让你们立刻感觉,它们本身被指明是四个辞说。相当确定的是,还有其他辞说,我们不再知道,那些辞说汇集朝向始终跟我们同在的四个辞说。那些辞说被表达,从0,S1,S2,甚至是主体的这个迴圈—他们演奏竖—从这个迴圈,依照四个顶端,轮流被替代,他让我们能够将某件东西隔离开来,为了让我们找到我们的关系。这是某件东西,给予我们目前的情况,对于作为辞说的基础的东西,用社会的契约。换句话说,某件东西,无论我们在里面佔有怎样的位置,主人的位置,奴隶的位置,产品的位置,或是作为支撑整个的事情的位置。我们在里面所佔据的任何位置,从来没有阻碍任何东西。

意义从何而起?这就是为什么这是非常重要,要从事这个分开,无可置疑地,是一个非常笨拙的分开,索绪尔所做的—如同杰克森今天早上提醒—处于能指与所指之间,某件他从禁欲学派继承的东西—不是没有理由—禁欲学派在这些种类的运作,佔有点特殊位置,我早先跟你们描述过。当然,重要的并不是,能指与所指是统一的,或是所指让我们能够区别能指里明确的东西。相反地,这是一个能指的所指,我根据早先跟你们显示的这些小字母表达的。一个能指的这个所指,在那里,我们能够连接某件类似意义的东西,这总是来自这个地方,相同的能指在另外一个辞说佔据的地方。这确实是进入所有他们的脑袋的东西,当精神分析辞是被介绍:他们认为他们了解一切事情、、可怜的不幸者!很幸运地,由于我对它给予的用心,对于你们而言,情况并不是这样。假如你们了解我在别处所谈论的,在那里,我非常认真,你们会不敢置信你们的耳朵。这甚至就是为什么你们不相信你们的耳朵。那是因为实际上,你们了解它,但是毕竟,你们保持你们的距离。这并不完全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对于绝大多数人,精神分析的辞说还没有捕获你们。不幸地,这将会来临,因为它越来越重要。

我仍然想要告诉你们某件东西,关于精神分析家的知识,只要你们不老是在那里。假如我的朋友雷纳、汤姆如此容易地成功找到,凭借复杂数学表面的这些切割,某件东西,像是一幅画图,一系列的条纹,某件东西,而且,他称为一个点,一个晶片,一个皱纹,一个折叠,然后绝对令人著迷地使用它。换句话是,假如,假如在一件东西仅能存在的一个特殊的切片,因为我们能够书写我「未知数的主体的生命实存∃x.」。这个∃x 满足x次方的涵数f 。没错,假如他如此容易地从事它,这仍然是:只要这个并没有用穷尽一切的方式,解释他必须要被迫跟你们解释的东西,尽管一切。换句话是,共同语言跟环绕它的文法。在此,始终有一个地区,我称为是「辞说的地区」,作为各种辞说的精神分析让这个地区生动地真相大白。

用一种知识的术语来说,在这里面,有什么能够被传递?无论如何,你们必须选择!这些数字知道,它们知道,因为它们成功地移动这个被组织的材料,在一个当然是长久以前的点,它们继续知道,它们正在做些什么。有一件相当确定的东西,那就是,我们将意义放进里面,以最为夸张的方式。进化,完美化的整个观念,而在被预先假定的动物的锁链,我们绝对没有任何东西,仍然会见证到这个所谓的连续的适应。到达这个程度,这仍然是需要放弃它,并且说,毕竟,那些通过的人,就是那些能够通过的人。那被称为物競天择。那意味着绝对什么都没有。像那样,那拥有些微的意义,从一位海盗的辞说借用过来的意义。那么,为什么不是那个,或是另外一个?我们觉得最清楚的事情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实存,仍然不是很清楚知道,应该怎么办,对于他的其中一个器官。毕竟,这或许是一个特别的情况,来让阳具所拥有的令人尴尬的一面,显见出来。

处于那个之间,应该要有一个共同关联,如同我强调,在这个辞说的开始,在那个跟这个字词所激动起来的东西之间,应该会有一个共同关联。关于它,我们无法再多说什么。在我们所处的这点,处于思想的当代的状态—那就是第六次,我曾经使用这个公式。这是显而易见地,这似乎没有懊恼到任何人。可是,这确实是某件东西,很值得回去的东西,思想的当代的状态,我正在用它制作一件傢具,但是这仍然是真实的,呵呵?这样说并不是理想主义,思想跟最近的科技发明,同样地被严格决定。无论如何,在思想的当代状态,我们拥有精神分析辞说。当你们确实希望根据它的本质了解它,它被显示是跟一种奇特的适应息息相关。因为当一切都被说被做了,假如这是事实,阉割的这件事情,那意味着,在人身上,阉割是这个工具,用以适应环境生存。这是匪夷所思的,但是这是真实。所有这一切或许仅是一种欺骗策略,辞说的一种技巧。这个辞说,当完成其余的辞说时被学习到,这个辞说能够被维持,它或许仅是历史的一部分。古代中国的性的生活,或许会再次开花,将会有某些的美丽的肮脏的废墟来吞没,当那件事情发生时、、、

但是目前,我们贡献的这个意义是什么意思?

当一切都说都做了,这个意义是个谜团,确实是因为它是意义。有某个地方,在一本书的第二版,这本书我有一阵子让它出版,书名叫「精神分析文集」。有一篇附录,我称为:「主体的隐喻」。长久以来,我玩弄这个公式,我的好朋友皮瑞曼对它乐此不疲。我们从来没有相当确定—我要劝告你们从那里开始—我们从来没有确定为在我的脑袋背后所构想的,确实是当我正在娱乐自己!「虚假知识的海洋」,这或许是分析家的知识。有何不可呢?有何不可呢?假如那确实仅是从他的观点,能够流露出这个事实:科学没有意义,那么辞说的任何意义仅是部分的意义,因为它仅是根据另外一个辞说被维持。

假如真理仅能够半说它自己,这就是核心。这就是分析家的知识的基本。就在这个位置,我称为三加一或四足鼎立,我们用拥有的S2知识的真理的位置。一种知识的本身因此应该总是受到质疑。关于精神分析,在另外一方面,有一件事情非常盛行:那就是,有一种知识是从主体的本身获取而来。在享乐的这个极端位置,精神分析辞说放置$。就在这个犯错中,在这个失败的行动中,在这个梦里,在知识所造成的这个分析者的工作里,这个知识,就它本身而言,并没有被假定。它是个知识,一种过时的知识,一种知识的残渣,知识的小小残渣。那就是无意识的本质。这个知识是我所假定的知识。因为我能够定义它,我定义这个新的特征,它出现,仅是从主体的享乐出现。

雄伯译
32hsiung@pchome.com.tw
https://springhero.wordpress.co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