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家的知识 17

分析家的知识 17

The Psychoanalyst’s Knowledge
精神分析家的知识

Jacques Lacan
雅克、拉康

6th January 1972

所以,我们的纪德,为了继续这个脉络—我正带著纪德,然后,我将离开他。然后我们将一起探讨他,等等。我们在那里的纪德,因为他仍然更加是个典范,他并没有跟我们显示一条途径,脱离我们的琐碎事情。根本就没有! 他的事情,就是要成为被渴望,如同我们共同发现的,在精神分析的探索。有些人并没有被渴望,当他们是小孩时。这逼迫他们做事情,所以他们后来可能会这样。这是非常普遍的。但是事情仍然必须被清楚分开。这并不是跟辞说不相关,并不是完全不相关。这并不是那些字词之一,在嘉华年会期间的每个地方多多少少会出现的字词。辞说跟欲望拥有最密切的关系。那就是为什么我成功地孤立这个客体的功用—至少我认为我是这样做。这是一个关键点,我必须说,并没有足够的利益可利用。可是,那种它自己的时刻会来临。

如你们所知,再一次是这个我所谓换喻的客体,这个客体往前运行所展开的东西,作为辞说,一种相当一致性的辞说,直到它碰触到某件东西,整个的事情就以某件像是乳状及水状的东西,作为结束。可是,问题仍然是,从那个,这是里面有趣的地方—我们获得原因的这个观念。我们相信,在自然界,一定有一个原因,根据这个理由:我们被我们自己的一大堆说辞引起。是的!在安德烈、纪德,有各种的特征,事情确实是我曾经告诉过你们的方式。首先,有他跟这个优越的大他者的关系。你们一定不要相信,尽管他可能曾经说过,这位大他者并没有影响。在这个0成形的地方,他甚至拥有一个明确的观念关于它。那就是大他者的快乐,就是要扰乱所有的小他者的快乐!、、、结果,他监控得非常顺利,在此有一个转捩点,显而易见地拯救他免于放弃他的童年。所有他对于上帝的揶揄,最后是某件强烈补偿的东西,对于曾经开始得很不顺畅的某个人。他并不是唯一的一位。

我有一次曾经开始—我仅是从事一次的演讲,在所谓的我的研讨班。我演讲有关以父亲之名。当然,我开始先谈父亲他自己。无论如何,我演讲了一个小时,一个半小时,关于上帝的享乐。假如我说,那是一个神秘、、、一个嘲讽,那是为了永远不再谈论他。的确,从此以后仅有一个上帝,一个单一而独特的上帝,无论如何,让某个历史的时代出现的上帝,他确实是这个,扰乱别人的快乐的上帝。这甚至是唯一重要的事情。确实,有些伊壁鸠鲁学派的人们,尽他们的一切能力教导这个方法,不要让他自己被任何人扰乱到。那是一个大灾难。还有其他的人,被称为是禁欲学派。他们说,「但是相反地,我们必须带着神圣的快乐来争吵。」如你们所知道的,那也是失败。那仅有在两人之间,才行得通。重要的就是感到焦虑。带着焦虑,你们全部都是在你们自然的斗技场。当然,你们并没有享乐,这样说它将是一种夸张其辞。更加是如此,因为无论如何,那的太危险了。但是无论如何,我们无法说,你们没有拥有一些快乐。呵呵!这个原初的过程,甚至是以这个作基础。

所有这一切都让我们反对它:什么是意义?呵呵,我们最后在欲望的层次再次开始。他者给予你们的快乐是众所周知的,在更加高贵的地区,这甚至是被称为艺术。这就是我们必须专注地考虑这个墙壁的地方。因为有一个意义的地区清楚地被照亮,譬如,被某位名叫李奥那多、达文西的人。如你们所知,他留下一些原稿及某些小型玩具。并不太多,他并没有塞满博物馆,但是他谈论到深奥的真理。谈论到深奥的真理,以致每个人应该总是记得—他说:「请观看这些墙壁」、、、像我这样,自从那时,他已经变成各个家庭的李奥那多。我们给予他的原稿当礼物,那是一件很珍贵的作品,甚至对于我,我被给予一对。你们能想象吗!但是那并不意味着,那是无法阅读的。所以,他跟你们解释:请仔细地观看像这里的墙壁,它有点脏。即使墙壁受到较好维护,还是会有些潮湿的斑块,甚至或许是长鲜苔。呵呵,假如我们想要相信李奥那多,假如有潮湿的污斑,那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将它转变成为一位圣母马利亚,或是甚至是一位刚健的运动员。那甚至更加有助于它,因为在这个潮湿,总是会有阴影,空洞等等。 这是很重要的,要注意到,在墙壁上有一种东西的等级,有助于数目字,有助于艺术的创造,如他们所说。甚至在这里,这是一个比喻用法,这个污斑的问题。

这仍然是需要的,要知道那个关系,那个东西跟前来墙壁的某件其他东西之间,换句话说,狭谷,不仅是文字的狭谷—即使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的确是它总是开始的方式。但是关于辞说的狭谷。换句话说,是否墙壁上的鲜苔及书写都是属于相同的秩序。那应该会让在此的某些人感到興趣。我认为,不久以前—渐渐开始订定日期—他们忙碌于书写东西,情书在墙壁上。那是美丽到极点的时刻。有些人从来就没有被安慰过,对于我们能够在墙壁书写的时刻,当从在Publicis的某件东西开始,人们推论,那是墙壁在言说。好像说得像是真的! 我仅是谈论,假如在那些墙壁上,从来没有书写过任何东西,那本来会是比较好。在那些墙壁上所已经被书写的东西,应该被拿走。

自由—平等—博爱,譬如说,那是不正当的!「不准抽烟」是不可能的,更加是如此,因为每个人都抽烟,在那里有个策略性地错误。我早先已经说过它,因为这个情书,每一样被书写的东西都增强这个墙壁。这未必是一种反对。但是去所确定的是,你们一定不要相信,那是绝对的必要。但是这仍然是有用的,因为假如没有一样东西曾经被书写在墙壁上,无论它是什么东西,这个或是那个,呵呵,这是一个事实。我们本来不会採取步骤朝向这个意义,超越墙壁之外,有什么应该被看见。

你们瞧,有某件东西,今年我将会被引导稍微跟你们谈论。那就是逻辑与数学之间。超越这个墙壁,为了立刻跟你们言说它,据我们所知,仅有这个实在界,确实被这个不可能界所标明,被超越墙壁到达它的不可能界。问题仍然是,它是实在界。我们如何能够成功地理解它?的确,语言对它有某种的贡献。这个甚至就是为什么我正在企图搭起这个小桥梁,你们能够看出,在我上次的研讨班,这个小桥梁被创立。换句话说,这个「一」如何进入?这就是我过去三年来,已经表达的东西,用S1,S2,等符号象征。第一个符号象征S1,我像那样指明,这样你们才能根据它理解某件小东西,关于这个主人能指,第二个符号象征S2,是关于知识。

但是假如没有S2,一个S1 将会存在吗?这是一个问题,因为这是需要的,首先要有两个,为了要有S1存在。我在上次的研讨班,克服这个问题,凭借跟你们显示:无论如何,至少会有两个,即使是为了让单一的一个出现:零和一,等于二,如人们所说。但是根据这个意义:我们说它无法被超越。可是,我们超越它,当我们是一位逻辑专家。如我已经跟你们指示的,凭借提到弗瑞吉。但是无论如何,你们当然觉得,它是快乐地被超越,我当时跟你们指示—我将会回头谈论它—或许那仅是小小的一步。那并不是重点所在。

雄伯译
32hsiung@pchome.com.tw
https://springhero.wordpress.co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