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家的知识 16

分析家的知识 16 The Psychoanalyst’s Knowledge 精神分析家的知识 Jacques Lacan 雅克、拉康 6th January 1972 让阳具硬挺—我们正在古城区—让阳具硬挺给女人用—我们必须仍然直呼其名—那意味着,给予她这个阳具享乐的功用,那意味着,把她当作阳具。这个阳具并非是空无!我已经解释过了,一直到事情严肃的地方。我已经解释,那会导致什么,我告诉你们,阳具的意义就是充分平衡的所有权的情况。那意味着,这个阳具,事实上,我今天早上跟你们解释的—我正在说,对于那些稍微知道的人—事实上,杰克森跟你们解释:阳具就是意义。凭借阳具的意义,语言表达意愿,只有一个单一的意义,那就是阳具。 让我们从这个假设开始,这将主要是在跟我们解释言说的整个功用。因为这并不总是被应用到指明事实—这是它所能够做到,我们并没有指明东西,我们指明事实—但是这完全是偶然,有时候。大部分的时间,它供应这个事实,阳具的功用确实保证,在男人的情况,那些是你们所知道的东西:两性之间的这些关系。虽然在每个其他地方,至少对于我们,他们似乎随着时潮流动。 所以,那就是这个理由,在我的小小的四足鼎立,你们看到,在真理的层次,两样东西,两个分叉的向量。这表达,享乐,就在右手边分枝的末端,那确实是阳具的享乐。但是,我们无法说性的享乐,关于是什么维持这些好笑的动物的任何一个,那些成为言说的猎物的那些人。这些需要的,应该要有这个极端相对于享乐的极端,作为是性关系的阻碍。就是这个极端,我指明作为伪装物。对于伴侣,它是同样地清楚,假如我们敢,如同每天所做的,凭借他们的性强调它们,那是引人注意到,男人与女人伪装演出,每一个扮演这个角色。当仅有这个事情时,但是重要的事情,至少当岌岌可危的是言说的这个功用,这些极端应该被定义,伪装物的极端跟享乐的极端。 假如在人的身上,有我们想象会有一种享乐,以纯粹是没有来由的方式,被性的极端明确指出的享乐。那将会被知道。或许,它被知道,整个的世代都在吹嘘它。毕竟—我们拥有无数的证词—不幸地,那纯粹是奥秘—有好几次,人们确实相信,他们如何能够自圆其说。有某个人名叫范、艮涅普,我觉得他的书很优秀,他广征博引—无论如何,就像每一位其他人,他更加仔细地探究到在被书写的中国的传统,所被牵涉的东西—他的主题是性的知识。它并不是非常广泛,我告诉你们,也并不是非常具有启发性。但是无论如何,请观看那个,假如你们对它感到興趣,那可能对于你们是有用的,在我早先所谓的思想的当代状态。 我正在强调的东西的興趣,并不在于说,事情始终是一样的,到我们已经到达的这个点。或许,以前有,或许某个地方依旧有,但是耐人寻味的,那总是在那些地方,你们必须真正认真地证明你们的证书,在进入它之前。那些地方,这个和谐的连接发生在男人与女人之间。这个连接让他们相信,是在第七天堂。但是这仍然是耐人寻味的,我们从来没有听过有关它的描述,除了从外面。 在另一方面,这是显而易见,通过其中一种方式,我最后必须定义,相反地,这是使用阳具象乐φ,每一个人,拥有跟另外一个人的关系。这变成充分地被肯定,一旦我们观看所谓的,使用一个非常贴切的术语,就像那个,由于拉丁文跟希腊文的模糊暧昧,所谓的「homos」,「瞧!这个人」,如同我表达它。这是相当确定的,「这个人homos」耶稣基督,他拥有更佳,更频繁,跟坚定的勃起竖立。 耐人寻味的东西,但是无论如何,这仍然是一个事实,对于一个人,经过某段时间我们曾经谈论到的这个人,这并没有引起任何怀疑。他难道没有被它所欺骗,仍然,这个耶稣基督有好几种,呵呵!我并不是谈论到安德烈、纪德Andre Gide, 你们一定不要相信,安德烈、纪德是一位耶稣基督! 这介绍我们以下的东西。让我们不要失去我们的关联。岌岌可危的是意义。为了让某件东西拥有意义,在思想的当代状态,说它是很悲伤,但是它必须提出它自己作为正常。这确实是为什么安德烈、纪德想要同性恋成为正常。如同你们可能或许能够拥有它的回声。在这个意义,有一大群他们。无论如何,这绝对不会被视为是正常。甚至我们精神分析将会有新的客户,他们将会前来告诉我们:「我已经前来看你,因为我不认为我是一位正常的孪童恋者paedophile!」这会引起交通阻塞。 精神分析师其中一部分。假如正常的观念没有形成,跟随在历史的某些意外之后,这样的延伸,这本来永远不会发生。所有的病人,不单是弗洛伊德探究的病人,但是显而易见地阅读到,这是一种条件。探究精神分析,从一开始,这个最小量,是要拥有一所好的大学的形成。这确实被清楚地陈述,在弗洛伊德那里。我应该强调它,因为大学辞说,关于这个大学辞说,我有许多不好的事情要说,不且振振有词。但是仍然地,这是精神分析辞说所被填食的东西。 你们了解,你们永远无法能够想象你们自己—这为了让你们想象某件东西,假如你们能够做它,但是天晓得、、、被我的声音吸引向前—你们无法想象那是怎样的一个地区,当所谓的时代,因为那时「古代」,当真理doxa—你们知道真理doxa、、、这个著名的真理doxa 被言说,在「当然不是,当然不是Menon, mais non, mais non !」–有一个真理doxa,它并不属于大学到那种。但是目前,并没有真理doxa,无论是多么徒劳,多么跛足,多么零散,多么愚笨,它并没有在大学的教学找到它的位置!每一种意见,无论多么愚笨,总是会被描绘出来,的确,在某些场合,它被描绘出来,为了被教导! 这让一切都变成虚假!因为柏拉图谈论到真理doxa,作为是某件他作为哲学家,实质上知道如何解释的东西。这位哲学家当时正在尝试奠定科学的基础,他注意到,真理doxa被发现,在每个街角。有些真理是真实的。当然,他跟任何其他哲学家一样,并不能够说出为什么。但是没有人怀疑他们是真实的。因为事实上,他们是需要的。这给予一个内涵,但是这个内涵完全不同于所谓的哲学,真理doxa并没有被正常化normalized。在古代的辞说,丝毫没有正常norm这个术语的痕迹。我们是发明那个术语的这些人,当然是凭借寻找出一个极端罕见的希腊文的名词! 我们必然仍然从那里开始,为了看出,精神分析辞说并不是偶然出现。我们必须处于极端紧急的最后的状态,为了让它出现。当然,因为这是分析家的辞说,它具有,就像所有我其他的辞说,我命名的这四个辞说,一个客观的所有格的意义,主人辞说,就是关于主人的辞说,这确实被看得出来,在哲学冒险的颠峰,,在黑格尔。精神分析家的辞说,是同样的事情。我们谈论到分析家,如同我曾经强调的,他是这个客体。当然,那并没有让它变得更加容易,让他适当地理解,他的位置是什么。但是另一方面,那是非常自在,因为那时伪装物的辞说。 雄伯译 32hsiung@pchome.com.tw https://springhero.wordpress.co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