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家的知识 14

分析家的知识 14

The Psychoanalyst’s Knowledge
精神分析家的知识

Jacques Lacan
雅克、拉康

6th January 1972

对于精神分析家的知识的主题,我将要继续稍微讨论一下。我仅是在此的括弧范围内做它。我已经展开前面两次。我告诉,就是在这里,我接受,应我的其中一位学生的要求,自从1963年以来,今年第一次再一次在这里演讲。

我上次告诉你们某件被表达的东西,跟我们四周的东西相和谐。我正在跟墙壁谈论!的确,我给予一个评论,对于这个陈述:某种的基模,从克莱恩瓶从事的这个基模。它应该让我们使那些人安心,那些可能感觉他们自己被排除,从这个公式。如同我曾经解释很久的,我们对著墙壁谈论拥有反响的第特性。我以这种方式间接地跟你们谈论,这并不是被设计要冒犯任何人。因为毕竟,我们能够说,这并不是我的辞说的一个特权。

我今天想要澄清,关于这个墙壁,这根本并不是一个隐喻。为了澄清我在别的地方可能说的。因为显而易见地,有一个合理的理由,来谈论知识,我并不是在我的研讨班,我做它。实际上岌岌可危的,并不是任何古老的知识。而是精神分析家的知识。

你们瞧!为了稍微介绍事情,为了对某些人建议一个维度,我希望,我将会说,我们无法谈论有关「爱」,如他们所说的,除了以一种白痴或卑下的方式。这是一种恶化。卑下就是在精神分析人们谈论它的方式。我们无法谈论有关爱,但是我们能够书写有关它,那应该让你们印象深刻。这封信,爱的情书,为了继续谈论这首小小的六行诗的歌,我上次在此评论的。显而易见,这个的结果应该是咬着它的尾巴。假如它开始于男人,以及没有人知道他的本质之间,「在男人与爱之间,有一个女人。」然后如您们所知,它继续—今天我并不是要重新开始—那最后应该终止,在结尾处,有一个墙壁。在男人与墙壁之间,确实有—爱—爱的情书。在这个耐人寻味的洶涌里,最好的东西被称为爱,那就是这封信。就是这封信形成各种奇怪的形状。

3000年前,像那样,有一个人,他确实是处于他成功的颠峰,处于爱的颠峰。他看到有某件东西出现在墙壁上,这个东西,我已经给予评论过了。我将不再重新再评论。Mene,Mene 那是说Tequel,Oupharsim—我不知道为什么—它被表达,作为Mane, Thecel, Phares ( Daniel,5,25-28)

当爱的情书来到我们—因为如我解释的,在许多场合,信件总是到达它们的目的地,很幸运地,它们都来得太迟,除了它们甚为罕见的这个事实之外。它偶尔也有准时到达。这些是罕见的情况,当会面地点并没有被错过。在历史上,并没有许多情况,当那样发生,关于这位相当普通的瓶子Nebuchadnezzar。

为了要探究我的主体,我将不再推进这些事情,即使我可能再次探讨。因为这个爱,如同我正在呈现它给予你们,它并没有什么有趣的东西可称道。虽然我不能够自圆说,除了凭借有趣,无论是严肃或喜剧的有趣。上次,我所解释的是,严肃的有趣发生在别的地方,在我被保护的地方。因为在这里,我保留喜剧的有趣。我并不知道,是否今天晚上我能够完全探讨它,或许凭借这个导引,关于爱的情书。可是,我将会尝试。

两年前,我解释某件东西,一旦它已经进入垃圾桶poubellic 的领域,具有四足鼎立quadripode的名义。我是唯一选择这个名字的人,你们能够询问自己为什么我给予它如此一个古怪的名字:为什么不是四足动物quadriped 或三加一鼎立tetrapode。那本来会拥有这个利益:不会被减损价值。但是事实上,我询问我自己,当我正在书写它时,我并不知道为什么我跟它同在。然后,我随后询问我自己,为什么像那些在我童年被描述的术语会被减损价值,它一半是拉丁文,一半是希腊文。我确定,我知道那些讲究字词精确的人称它什么,然后我忘记。在此,有某个人知道这些术语如何被设计。譬如,这些术语被建构,就像社会学或四足鼎立这些字,从拉丁文及希腊文的元素?我正在祈求有知道的人说出来!、、、呵呵,这并不令人鼓舞!因为自从昨天,昨天,那意味着前天,我开始寻找它,因为我依旧还没有找到它,自从昨天,我打电话给十个人,我觉得他们似乎是最可能给我这个回答、、、呵呵、、、这样更加糟糕tant pis!

我的受到质疑的四足鼎立。我那样称呼它,为了给予你们这个观念,你们能够以它们作为基础,当作一个方法,因为我在大众传播媒体,让人们稍微安心。但是实际上,在里面,我解释如下,关于我所孤立出来的,关于这四个辞说。四个辞说是由最近一个的出现而造成,也就是,精神分析辞说。精神分析家的辞说,实际上,促成当代的思想状态,这是一种秩序,凭借这种秩序,其他早先出现的辞说能够被照亮。我安排它们,依照所谓的拓扑图形,最简单的拓扑图形之一。但是它仍然是一种拓扑图形。这种拓扑图形的意义是能够被放进数学。就是以一种初级的方式,换句话说,以我们所谓的「单子」的仅仅四个点,聚集作为基础。

这似乎完全无足轻重。可是,它如此强烈地被铭记在我们世界的结构里。对于我们生存其间的这个空间的这个事实,我们没有其他的事实。你们应该小心地注意,将四个点放在同等的距离,这是在我们的空间,你们能够的最大量作为。你们永远不能够将五个点互相处于同等的距离。这个小小的形状,我刚刚在此提醒的,它在那里,就是要让你们感觉什么被牵涉里面。假如这四足鼎立,并不是三加一,而是三加一的基数。四个顶点的数目等于是这些表面的数目,跟相同的数学的三角形息息相关。我在上次的研讨班追踪出来。如你们所见,要建立这个或是那个,并不是那么容易。你们习惯于左边的这个位置,所以你们不再理解到它。但是在右边,它也同样不令人舒服。请你们想象你们自己坐在一个被竖立在它的点的一个三加一。可是,就是从这里,我们必须开始,探究被牵涉的东西,在构成这种的社会的座位,它被建立在所谓的辞说。这就是我适当地在我上上次的研讨班提出。这个三加一,姑且用它目前的外表来称呼它,它拥有耐人寻味的特性。

32hsiung@pchome.com.tw
https://springhero.wordpress.co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