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家的知识 12

分析家的知识 12

 

The Psychoanalyst’s Knowledge

精神分析家的知识

 

Jacques Lacan

雅克、拉康

 

6th January 1972

 

你们瞧!以这个的名义,被某种的杂音所传达的,它发生在精神分析的这一边。我被引导介绍在精神分析的新奇性显而易见的东西。换句话说,那是语言的问题,那是一种新的辞说。

 

如同我告诉过你们,这个客体的本身,换句话说,我们甚至无法说,分析家将他带进这个立场。他被他的分析者带来,带来那里。我正在提出的问题是:一位分析者如何会想要成为分析家?那是匪夷所思的。他们像在棋枱tric-trac的某些的遊戏里的棋子,来到那里。你们清楚知道,结束时都掉到洞里。它们来的那里,丝毫不知道,他们发生什么事情。无论如何,一旦它们在那里,它们就在那里。在那个时刻,仍然有某件东西唤醒。那就是为什么我建议,它应该被研究。

 

无论如何,当这个暴风雨发生在棋子里,你们无法想象这种快乐,我用了书「写言说与语言的功用跟领域」。这是如何发生的,我像那样欢迎,在所有其他各种的有意义的事情当中,我欢迎一种像变戏法掷钱遊戏,你们将会发现,你们仅要观点第四部分,据我记得,那是某件东西,我在一本年鉴找到、、、呵呵,它被称为:「200年巴黎」。

 

那并非没有天赋!那并非每有天赋,即使我们从来没有听过有关那个人的名字,我引述的那个人—我是诚实的—他告诉我们这件事情,最后,这件事情在此仅是进入「功用与领域」的事情,就像一碗汤里的一根毛髮,它开始是像这样:

            在男人与女人之间

            有爱存在,

            在男人与爱之间、、、

你们从来没有注意到,呵呵,在他的巧妙安排,这件事情!

            有一个世界存在。

            在男人与世界之间

            有一道墙壁存在。

 

你们瞧,我曾经预期我今天晚上我正要跟你们说的。我正在跟墙壁谈话。你们将会看出,这跟随后的那个章节并没有关系。但是我不能够抗拒它。因为我正在跟这里的墙壁谈话。我并不是在上课,所以我并没有要告诉你们,在杰克森的语言学,什么东西足够证明这六行打油诗仍然算是诗。这是格言般的诗,因为它押韵:

 

            在男人与女人之间,有爱存在

 

但是当然!中间甚至什么东西都没有!

 

            在男人与爱之间,有一个世界存在

 

这就是总是曾经被说过的东西,有一个世界存在,像那样,有一个世界存在。那意味着:你们从来没有到达那里!它似乎就是像是在开始时,什么东西都没有:「在男人与女人之间,有爱存在。」那意味着,(拉康两手拍掌),它粘住,一个世界,它飘浮,呵呵!但是由于「有一个墙壁」,在此,你们了解到,「之间」意味着「互相交织」interposition。因为这个「之间」是非常模糊暧昧。别的地方,在我的研讨班,我们将会谈论有关对于推理的痛恨,处于「之间」的这个功用。但是在此,我们牵涉到诗的模糊暧昧—我们必须说—那是值得的。

 

Reson!抹除掉reson–(从黑板上)。

 

「爱在那里,这里是,这个小圆圈。」

 

不错!我在那里跟你们追踪的,在黑板上,这个转动的黑板,以某种的方式,就像是代表克莱恩瓶的任何方式。这一个拥有拓扑图形特质的表面,关于这个表面,那些不知道它的人们,能够告诉他们自己。那非常像一条莫比斯环带,换句话说,对于我们仅是所做的,扭曲一张纸条,半旋转地粘上。仅是这里,在组成一个管子,这是一个管子,在某个地方,转向它自己。我并没有打算告诉你们,这是这个物的拓扑定义。这是一个方式想象它,我充分地使用它,为了让在此的某些人知道我正在谈论什么。

 

所以,如你们所见,因为仍然这个假设是,在男人与女人之间,如保罗、佛特早先所说的,一个圆圈。所以,我将这个男人摆在左边—纯粹是传统—女人摆在右边。我本来可以相反地做法。让我们尝试从拓扑图形看出,对于Antoine Tudal的这六行小诗,为了给予他他的名字。「在男人与女人之间,有爱存在。」那是强势地沟通。在此,你们瞧!它在流通!它形成共同的原因,这个流动,这个往内流动,当我们妄想时,每一样被增加到它上面的东西。譬如,给予而不求回报,妄想症患者的惊悚的发明。没错!所以爱就在那里,到处都有的这个小小的圆圈,除了,有一个地方,它将要回到它的本身,而且以一个壮观的方式!但是让我们始终保持在第一部分。在男人(左边),女人(右边),有爱存在。这是这个小圆圈。我告诉你们的这个人被称为是Antoine,你们一定不要相信,我曾经过分地吹嘘。这是要告诉你们,他是属于男性,所他看事情,是从他自己的性别那边。

 

问题是要看出,现在将会发生什么事情,它能够如何被书写,什么事将会发生,在这个男人,也就是他,the pouete,the pouete of Pouasie,如同我们亲爱的Leon Paul Fargue 所说,在他与爱之间,存在什么?我将要被迫再次回到黑板?你们早先曾经看过,这是一件摆动的动作。没错!呵呵,根本就不是,根本就不是。因为仍然,在左边,它佔据整个的位置。所以,在他与爱之间,存在什么?这确实是在另一边存在的东西。换句话说,在这个基模的右手边。在男人与爱之间,有一个世界,换句话说,这首先涵盖女人所佔据的领土。在那里,我书写女人W在右手边。那就是为什么我们将称他为男人的这个人,在这个场合,想像,他知道这个世界,从圣经上的意义来说,就像那样。他知道这个世界,换句话说,相当简单地,这种知识的梦,到达那里代替原先被女人的这个W所标示的东西,在这个小基模的这里。

 

是什么容许我们从拓扑图形看出,什么确实岌岌可危。随后,当我们被告上:「在男人与世界之间、、、「这个世界代替性的伴侣的挥发,它曾经如何发生,这就是我们以后将会看到的东西。呵呵,「有一个墙壁存在」,换句话说,这个回转发生的位置,有一天我介绍的这个回转,作为是标明真理与知识之间的这个关联。就我而言,我并没有说,那是切割,那是一位从Papouasie来到诗人,他说这是一个墙壁。这并不是墙壁:那仅是阉割的轨迹。那意味著,知识让真理的领域保持完整,而且互惠地。

 

雄伯译

32hsiung@pchome.com.tw

https://springhero.wordpress.co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