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家的知识 10

分析家的知识 10

The Psychoanalyst’s Knowledge
精神分析家的知识

Jacques Lacan
雅克、拉康

6th January 1972

是的!无论如何,因为这一切,我曾经让自己稍微放肆一下。我认为我是何许人也!灵感像那样来就我,如同线来就针。因为葛兰尼及这个令人惊奇的故事,在Che King的诗里反复出现的东西,男孩合唱队跟女孩合唱队互相对立。我容许我自己像那样被吸引向前,谈论我的精神分析经验,那是我灵光一闪瞥见的,因为那并不是事情的基础。但是我的立场在哪里,我竟然相信自己,总之,竟然侃侃而谈,能够谈论有关事情的基础。我竟然相信我自己,甚至是跟人类,或甚至是跟这篇真实的文章同在一起!

那就是为何,可是那就是为何我对他们侃侃而谈。那就是,我谈论到吸引我前进的我的研讨班,朝向这些基本的事情。因为毕竟,你们或许都是相同,我谈论好像我正在跟他们演说,是什么引导我演说,好像我正在跟你们演说?天晓得! 那导致演说,好像我正在跟你们言说。

可是,那并不是我的意图。那根本就不是我的意图,即使我曾经前来圣安娜医院演讲,那是跟精神科医生演讲。无论如何,毕竟,所能确定的是,那是一个失误。这是一个失误,却随时都冒着会有成功的危险。换句话说,可能会是,毕竟我是在跟某人演说。我如何知道我是在跟谁演说?特别是当一切都说都做了,你们牵涉这个演说当中,因为我尝试、、、你们至少牵涉到这个事实:我并不是在我打算要演说的地方演说,因为我打算在Magnan Amphitheatre 大礼堂演说。我现在正在小教堂演说。

你们听见吗?我正在小教堂演讲!那就是回答。我正在小教堂演讲,那意味着对着墙壁演讲.

这个失误越来越成功了!我现在知道,我前来跟谁演讲;跟我总是在圣安娜医院谈话的对象,对着墙壁!我并没有需要回到墙壁那里,那是有段时间以前。有时,我回来,带着一场演讲的题目,譬如,关于我正在教学的东西。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我就不列出名单了。我总是对着墙壁演讲。

拉康:谁有话要说?

X听众:我们都应该离开,假如你正在对著墙壁演讲。

拉康:那里谁在跟我讲话?

X听众:墙壁。

现在我正要发表对于这个事实的评论:跟墙壁谈话让某些人感到興趣。那就是为什么我刚才询问谁讲话。确实就是这些墙壁,在所谓的精神病院,临床精神病院—谈论所谓的在人们诚实的时候,如人们所说—墙壁仍然并不算是空无。

我将会更一步说:对于我,小教堂似乎是一栋建筑精美的地方,为了让我们探讨所被牵涉的东西,当我谈论有关墙壁时。世俗之人对于那些精神病院实习医生的迁就,当然,小教堂拥有从善心人士捐赠的设备傢具。倒不是因为它是特别的,呵呵,从建筑的观点,而是无论如何,这是一所小教堂,拥有我们能够期望它的各种装置。人们也时常忘记,建筑被设计就是为了那样:建构墙壁,尽管从事怎样的努力去避免它。墙壁,嗯,这仍然非常引人注意的。因为早先正在谈论的东西,换句话说,基督教,或许稍微过分地通透它,倾向于黑格尔主义,它被设计来描述一种空无。我们如何想象,这是雅典神庙及某些类似的建筑要实现的东西,是很困难知道,虽然对我们而言,它们的颓圮地墙壁始终存在。所能确定的是,我们绝对没有拥有它的证词。我们拥有这种感觉:在这整个时期,我们确实定位它们具有这个现代异教的膜拜仪式。有些东西发生在所谓的不同的庆典日子,它们的名字曾经被保留下来。因为有些年鉴记载向那样的事情:就在伟大的Panathemes节日,Adymant跟Glaucon、、、等等。你们知道随后就是「遇见某位名叫Cephal的人。」那里发生什么事情?那绝对是难以相信的,我们根本就对它一无所知。

相反地,关于这个空无,我们非常清楚地知道,因为每一样被遗留给予我们的东西,被所谓的哲学的传统遗留给予我们,将空无放在一个非常特别的位置。甚至有个名叫柏拉图的人,将他对于世界的观念就环绕那个,作为枢纽。请不要误解,他就是发明洞穴这个观念的人。他将洞穴当成是一个黑暗的房间。有某件东西发生在外面,所有这一切,都通过一个小洞,创造出所有的阴影,这是耐人寻味的,或许就在此,我们可能有一点线索,某些微小痕迹。显而易见,这是一个理论让我们能够理解在这个客体所牵涉的是什么。

请假设一下:柏拉图的洞穴就是我的声音让它自己被知道的墙壁。显而易见地,这些墙壁让我享乐!那就是为什么你们都享乐,你们每个人,凭借参与。看到我跟墙壁谈话,是某件无法让你们冷漠以对的东西。情想想它,假如你们假设:柏拉图是一位结构主义者,他本来会知道,在洞穴里面什么事情真实地被牵涉到。换句话说,那里是无可置疑的,在那里,语言被诞生。事情必须被颠倒,因为当然,人一直在苦泣很久了,就像任何其中一隻小动物。它们哀叫着要吃母奶。但是注意到,他能够做某件事情,当然,他了解很久了。因为他正在哀叫,在混乱中,每一样东西发生。但是为了选择,他一定曾经注意到,K从背后迴响较佳,洞穴的背后,从后面的墙壁,而B跟P从入口处出来较佳。这就是他们听到他们的迴响所在。

今天晚上,我正在让自己放纵一下。因为我正在跟墙壁谈论。你们一定不要相信,我在此正在跟你们言说的内容意味着,我从圣安娜医院获得的就是那个。我仅是后来才设法在圣安娜医院演讲。我的意思是,我以前从来没有想到它,除了必须去从事一些琐碎的杂事,当我是一位医学督导chef de cinique。我将会说一些小故事,给那些正在工作的人。甚至在那里,我学会将我自己直接地躲在我说的故事背后。有一天我告诉他们一个故事,关于一位病人的母亲,我正在跟她分析的美丽的同性恋者。因为她没有别的事做,除了就是看到这隻可疑的乌龟爬过来,她喊叫起来,「我认为他是性无能!」我当时说这个故事,十个人在听,那是正在那里工作的仅有的人们,他们立即认出是她!那不可能是别人,除了就是她。你们知道世俗的男人会说什么样子。那当然会引起一场骚动,因为我因此而受到谴责,即使那刺激我以后要多加谨慎,在引用个案来交流。但是无论如何,我有点离题,让我们言归正传。

无论如何,在圣安娜医院演讲之前,我曾经从事过许多不同的事情,即使那仅是来那里并且实践我的功用。当然,对于我,对于我的辞说,每一样东西都从那里开始。因为显而易见地,假如我们正在对着墙壁谈论,我相当晚才开始对着它谈论。换句话说,在听到他们转述回来的话之前,换句话说,我自己的声音在沙漠中传福音—这是一个对这个人的回答。在那之前,我听到,我听到相当决定性的事情。无论如何,对于,情况是那样。但是,这是我的私事。我的意思是,在这里的人们,在「墙壁之内」的这个标题之下,他们都能够让他们自己被人了解,只要我们专注倾听!

雄伯译
32hsiung@pchome.com.tw
https://springhero.wordpress.co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