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ly, 2012

精神分析的行动 11

July 31, 2012

精神分析的行动 11

Psychoanalytic Act

Jacques Lacan
雅克、拉康

Seminar1: Wednesday 29 November 1967

在一篇讨论反移情counter-transference的文章的开始,它在1960年被出版。这是一位很好的精神分析家,我们今天将给某个地位。温尼考特博士写到:反移情应该被回溯到它的原初用法。关于这点,为了跟它相对而论,他考虑到「自我」self的这个字词。他说,像自我这样的字词,在此,我将必须使用英文:「自我当然知道得比我们知道的更多。」他说,这一个字词「告诉我们并且命令我们」,我不妨这样说。

上帝作证,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谈论,从某个人的笔端流露出来。这个人并非以特别诉诸语言而杰出,如同你们将会看出。

对我而言,这个特征似乎相当令人欣悦,从我将必须在你们面前召唤有关这位作者的东西而言,更加是如此。但是,对于你们而言,它具有它的价值,根据这个事实:无论你怀疑它与否,你们被合并到一个辞说,显而易见地,你们很多人无法看出这个辞说。

我的意思是,我今年正在提出的,仅拥有它的影响,根据以前曾经经历的。那并不是因为你仅是现在正在接近它—假如对于你们一些人,情况是这样—你们仍然承受它的影响。耐人寻味地,因为这个,总之,事实上,这个辞说—你们或许发现,我正在过分地坚持这点—总之,这个辞说并不是直接针对你们而言说。那是针对谁而言说?我的天,我每次都重复它,那是针对精神分析家言说。在类似的情况,它必须被说,那是针对他们言说,从某个特应性。这是我自己的特应性,因此必须给予它的理由。确实是这些理由,将在这这里稍微被强调,我是指今天。

我不妨说,有一个修饰学,关于精神分析的客体,我宣称,它跟某种的精神分析的教学风格有关。那就是现存的各个社会的教学风格。这个关系可能看起来不那么立即,事实上—为什么它竟然是这样—它仅是被供应,耗费我们可能认为是必须的某种研究作为代价。

从那里开始,换句话说,从我所谓的正名的知识的例子,关于有用的行为。尽关那样,这可能牵涉作为延伸到一般的善,这个特别的善。我将会接受这个例子,按照它应有的价值。但是它是根据它是典型的这个事实,而获得价值。来自于一位著名作者的笔端,无论你们并没有受到多少的引导探讨精神分析方法所牵涉的东西,甚至一般都知道,所被牵涉的,是谈论几个星期,几个月,以一个星期几节谘商的比例,然后以某种特别松散的方式谈论,在这些情况,从关于正名的指称的任何观点,到这个有用的,确实地,或许为了回头谈论它,但是尤其重要的,然自己从它解放,以这样一种方式,这个迴圈是尽可能地简单,在回到它之前。

我相信,我曾经选择的这几行,从它们被发现的地方被取来,换句话说,在一篇文章的开头,明确是从一位作者的笔端流露,他在1955年出版它。他质疑生殖特性的这个观念。在此是他开始的地方,为了有效地促成一种我并不需要发展的批判。今天,这是岌岌可危的这种风格。这是一篇从古典的芬尼奇尔的文章,如同作者所承认的,我的意思是,作者仔细地指明它,芬尼奇尔组成在各种学院里,精神分析的这个教训的基础。

一个正常的,生殖的特性是一个理想的观念,他自己说。可是,这是确定的,生殖道原初性的成就,牵涉一种决定性的进步,在性格的形成。由于能够从生殖的高潮,获得充分的满足的这个事实,使性的规范成为可能,一种生理上的规范,这就结束了这个「阻塞」,也就是结束障碍,结束本能的能源所产生它们对于这个人的不快乐的影响。「它对于爱,对于爱和恨的充分发展,也有所帮助。」他括弧地补充说,换句话说,对于爱与恨的暧昧的克服。除外,有能力发泄大量的興奋,意味着结束「反应的形成」及拥有昇华的能力。

伊狄浦斯情结及源自婴孩时期的无意识的罪恶感觉,现在能够被克服。关于情感,它们不再保持储存,而是能够由自我来发展。它们形成整体的人格的一种和谐的部分。

不再有任何的需要保持在无意识里,这个依旧要求严格的性器官前的冲动。它们的被包含在这个整体性的人格里—我正在表达它,依照它的文本。以在昇华时的特征与进展的形式,这种整体人格的包含是可能的。可是,在神经症的特性里,这个性器官前的冲动,包留它们的性的特性并且扰乱跟客体的理性的关系。可是,对于神经症而言,在他们充当的正常的特性,作为部分的冲动,最初的快乐的先前快乐,在这个性器官地区的原初性之下。但是随着它们更大比例而来,它们被昇华,被隶属于自我,被隶属于reasonableness理性,我相信仅能这样翻译。

我并不知道,如此一个迷人的画面在你们身上会启发什么,或是你们是否觉得它迷人。我并不相信,任何人—无论他是否是精神分析家—只要他拥有对于别人及他自己的经验,他能够暂时认真看待这个奇怪的催眠摇篮曲。适当地说,这件事情是错误的,完全相反于现实界,相反于精神分析经验所教导我们的。

我也容许我自己,在我的文本里,在我前天召唤的文本里—论治疗的方向—有些讽刺的谈论,关于所被提出的,在另外一个文本内涵,在一个甚至是更加粗俗的形式—这个语调,人们能够在某个日期谈论的语调—确实是我的文本的语调,大约在1958年。关于客体关系及那些完美性的原初性。在那里,它们到达内部欢爽的充溢,这种内部的欢爽来自曾经到达这个最高点。适当地说,这是荒谬的,事实上,这甚至不值得在此重新探讨,无论当时是谁书写它们。

这个耐人寻味的事情,是要询问我们自己,这样的陈述如何维持下去—我将不会说认真性的这个外表,事实上,他们并没有拥有它给任何人—但是他们似乎回应某种的必要性,如同在此被陈述的东西的开始,关于某种的理想点,它们至少拥有这个优点:它一种否定的形式代表这个欠缺,属于所有各种的不方便的欠缺。那些不方便将会陪伴而来,那是普通的东西,在其他的国家。我无法想出任何其他的理由。

这当然是要被从事探讨,这样我们才能理解这个机械结构,在它的本质。换句话说,要注意到这个程度,精神分析家以某种方式被要求,甚至被约束,对错误地所谓的教学的目标,用某种方式来说。总之,我们能够说,那跟这个经验对他提出的这些问题没有丝毫关系,以这个最尖锐及最日常的方式。

事实上,这个事情拥有某种的影响,因为它容许它被看见。一种辞说—这根本就没有说到关于它—从这种辞说,会产生某些的惯用术语—这种辞说会发现它自己,直到某个时刻,不能够在精神分析的内涵里化简它们,的确,关于在教学的组织,所被牵涉的东西。当然,再没有人相信某些的事情,或是完全地自在,对于某种的古典的风格。但是基本上,在许多要点,应用的层次,问题仍然是,这并没有改变任何东西。我的意思是,我们仅是能够看出我的辞说被从事,我的意思是,在它的句子,它的陈述的各种形式,的确,它的词语的转变,被从事进入一种内涵,这种内涵在它的基本,几乎没有什么改变。

我很久以前曾经询问某个人,最近几次他能够被看出勤奋地注意倾听我在此正在尝试整理的东西。我询问:「毕竟,假如考虑到你的一般立场,你发现来听我的演讲,获得什么利益?」我的天,我带着明知故问的微笑,我的意思是,我明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当他回答我说:「没有人像你那样谈论精神分析」。当然,由于那样,那给他材料及选择来增加他的辞说某些的装饰,某些的点缀。这并没有阻止他有时不回溯到这个倾向,他认为这种倾向会组成某种的精神的惯性,强烈地回溯到这个地位,精神分析谘商的组织本身—我是指它的特质,它的终极性—回溯到发生的迴转,沿着某种的进展,某种的失误,每一件最自然的东西,朝向这个融合,某件基本上属于它的特质的东西,这个所谓的融合预先假定,这小孩与母亲的身体之间的起源处。就在这种的人物,基本的基模里面,有某件东西应该被产生。那就是我著名的:「它言说」。

雄伯译
32hsiung@pchome.com.tw
https://springhero.wordpress.com

关于公仔与精神分析的关系,灰猫能否说一下。

至痛苦或狂喜,在宗教及精神分析确实是一个耐人寻味的主题。耶稣被钉上十字架的圣殇图,呈现在耶稣脸上的不是肢体死亡的痛苦,而是终于证成上帝之子的狂喜。特瑞莎修女的临死弥留图,她的表情被画成像女人作爱高潮时的满足与狂欢,还好上方还画著摇动翅膀的小天使的接引。

爱滋病患者若是心中有信仰,不论是上帝,佛陀,或拉康的无意识,面对肉体的瓦解,就不会那么恐惧,反而会欣喜若狂。

信不信由你!

精神分析的行动 10

July 31, 2012

精神分析的行动 10

Psychoanalytic Act

Jacques Lacan
雅克、拉康

Seminar2: Wednesday 22 November 1967

重要的事情是他正在谈论怎样的愚蠢?呵呵,这是我所谓的愚蠢的真实的维多如何被区别的方式。事实是,这个「他正在胡说八道」,是某件东西,事实上,这是应该是跟这个术语息息相关,换句话说,被称为是愚蠢。愚蠢的真正维的是无可避免,为了理解,作为精神分析的行动所必需处理的。因为假如你仔细观看它,明确地,在这些章节,弗洛伊德给予我们,在这些错误的这个标题,在意外与病征的行动的标题之下。每一个这些行动非常清楚地被区别出来。。但是问题并不是,譬如,这个著名的故事,在一个特别的故事前面拿出我们的钥匙,这些钥匙特别是错误的钥匙。让我们以琼斯谈论自己的个案为例,因为弗洛伊德显示这个意义,及这个小行动可能会有的这个价值。琼斯将要告诉我们一个故事,结尾是:「我本来想要在家里。」十行以后,我们处于另外一个故事的核心,这个故事解释相同的姿态,凭借说:「我在家本来会比较好。」仍然,这并不是相同的事情!

从注意到使用钥匙时的错误,失误的这个功用的相关开始,到它的漂浮,模棱的解释,难道不是有一个暗示:你们将会很容易重新发现,当考虑到上千的其他事实,在这个铭记里被收集?明确地说,弗洛伊德收集给予我们的最初的35或30的事实。在某方面,这是行动传递给予我们的东西。无可置疑的,这是它确实想象的某件东西,以一个能指化的方式,对于这个东西,适当的形容词将是说,那没有那么愚蠢。

在此,确实是这两个章节的令人著迷的興趣。但是尝试适应它们的每样东西,作为解释性的描述,已经代表某种的「无法理解」,失落与召唤。我们必须说,在此不仅有一种情况,相当激进,关于不得不被理解为愚蠢的东西。即使是这个行动,我们对它无可置疑,因为在病征的行动,属于原创性的东西的出现的这个时刻,无可置疑地,在此有一个机会,一个闪光,某件泛滥的东西,有很长的时间,将不会被封闭。

弗洛伊德跟我们强调的这个讯息的特性是什么,同时他并不知道,他正在给予他自己,可是,他并不想要它被知道。在这个奇怪的铭记的最后的术语的东西,似乎,它无法再一次在精神分析被从事,除了凭借掉落到它的适当层次之下?

那就是为什么我今天想要介绍的,在离开你们之前,这个滑溜的术语,这个冒险岛术语。事实上,这个术语并不容易被处理,在如此大的社会的内涵里。它被给予诅咒,侮辱,及贬抑的语调,在法文,它被连接到这个奇怪的字词「le con」。让我们用括弧来说,这是无法发现的,在Littre 或在Robert 杂志。仅是在Bloch et von Wartburg ,它应该被尊敬,给予我们它的拉丁词源cunnus。

的确,为了发展在法文所被牵涉的东西,关于这个字词 le con 的功用,可是在我们的语言及在我们的交换里,它是如此地基本。确实就是这个情况,那是结构主义的工作,要表达连接这个及另外一个,这个字跟这个东西。但是它如何能够被做?它如何能够被做,除了凭借在此介绍,某件将是属于禁止的东西,在1980年代,或许它应该是这个禁止,在四十年代。

可是,这个是岌岌可危的东西。我们拥有某个人的文字,在一本书里,它根据这个特别的东西区别出来,我不认为有任何人曾经发表这个谈论。愚蠢的欠缺,换句话说,这些福音,他说,「属于凯撒的,归于凯撒,属于上帝的,归于上帝。」请您们观察,自然从没有人注意,那是绝对特别的,说将他曾经贡献给这个运作的,「归于上帝」。这并不重要。对于精神分析家,这个法则是不同的。那就是,将属于真理的,归于真理,将属于愚蠢的,归于愚蠢。

呵呵,这并不那么简单。因为他们会重叠。因为假如有一个维度,在此对精神分析的是适当的,那并不是愚蠢的真理,而是真理的愚蠢。

我的意思是,除了这些个案,在里我们免疫,总归一句就是除性化,这个真理,换句话说,不再解释它,如同在逻辑里。仅是拥有一个大写字母T(Truth)真理的价值,它充当跟一个大写字母F(False)虚假相对立。每个地方,真理从事某件其他东西,明确地说,以我们作为言说主体的功用。真理发现它自己处于困难当中,因为这个意外。凭借这个意外,我正在指明的东西的这个中心,在这个场合,凭借愚蠢的这个术语,它意味着以下: 下一次我将跟你们显示,弗洛伊德在相同的章节也说它,即使每个人让它通过—这意味着,这个器官给予它的范畴,我不妨说,给受到质疑的这个属性。它确实被标示,根据我所谓的特别的不适当作为享乐。根据这个,岌岌可危的,具有它的安慰。换句话说,性的行动作为任何真理的产物的这个无可化简的特性。这是岌岌可危的东西,在精神分析的行动。因为这个精神分析的行动,确实地,它被表达在另外一个层次,它对应真理所经验的欠缺的这个另外一个层次,当到达性的领域。这是某件东西,它的地位,我们必须质疑。

为了跟你们建议岌岌可危的东西,我将举一个例子。有一天我从一位迷人的年轻人的嘴中获知,他有充分的权利被称为骗子,在下面的事情。它曾经有过一场不幸事件。他曾经跟一位年轻女子有过幽会。她甩掉他,像块煎饼。「我立刻了解,他告诉我,再一次她是一位无情女子femme de non recevoir。那是他那样称呼她。

这个迷人的愚蠢是什么呢?因为他像那样说它,诚恳地说。他曾经听过三个相随而来的字词,并且应用它们。但是假如他曾经刻意做它,这本来会是一种机智语。事实上,这个简单的事实,我正在跟你们报告的,我正在将它提升到大他者的领域,有效地将它解释为机智语。这是非常好笑的,对于除了他之外的每个人,及对于任何跟他面对面接收它的人。但是一旦它被说了,它极端有趣。所以,那将是错误的,认为这个骗子欠缺机智,即使提到这个大他者,这个维度被增加。

总之,在我们的立场,面对这个有趣的小故事,所被牵涉的东西,依旧确实就是我们必须处理的东西,每次问题是要将为们理解作为一个维度的东西放进形式,不是在无意识发生的东西的铭记,而是适当地说,在属于精神分析行动的东西。

今天,我仅是想要介绍这个铭记,你们可能猜测,它无可置疑是冒险的。但是你们将会看出,它是有用的。

雄伯译
32hsiung@pchome.com.tw
http://sprinhero.wordpress.com

布伯的我和你,及耶和华的神能够帮助Graycat,为何无法帮助把你我?
信仰是如何建立的?不信仰而又无法克服爱滋病或死亡的人怎么办?

拉康的精神分析告诉我们,身体仅是小客体,符号象征界消失时,反而是实在界的无意识的生命主体苏醒的时刻。信不信由你!要痛苦或是要欣喜,也是由你!信仰产生力量,不愿信仰而又软弱痛苦,上帝跟精神分析也没办法。

精神分析的行动 09

July 31, 2012

精神分析的行动 09

Psychoanalytic Act

Jacques Lacan
雅克、拉康

Seminar2: Wednesday 22 November 1967

众所周知,假如你们阅读罗马辞说,你们很快会认为,这就是我正在谈论的东西。你们能够发现互为主体间性关系的这个维度,通过除了我以外地中介,因为这个错误,这个错误的观念在于相信,这是我重新介绍的东西进入精神分析的东西,过分地忽略它。假如你们受到他们的影响,实际上,在你们确实能够提出这个互为主体间性的经验,作为一种指称,在这个内容里被提醒。

「就是这个互为主体间性的内涵,」他书写到,「我觉得是具有原创性,在精神分析里。」它将被描述为「精神情感」的诊断的紧身衣爆炸开。倒不是因为心理治疗学是一个没有用的字词。它无可置疑地是无可避免,作为在精神分析经验外面的个人之间的交换。但是它的意义在治疗时蒸发掉。你们看出这个语气,除了在「并非心理治疗学是一个无用的字词」及「它当然是无可避免的」之间,一个括弧被爆开,我询问你们是什么让它振振有理?

「当重新阅读拉康的精神分析论文集,关于这一点,我很惊奇地看到,他谈论到这个病人,他尤其是被定向朝向语言。」

这就跟我有关联,如你们将会看出。我必须说,我并不知道在我的哪篇文章,我谈论到这个病人。实际上,这完全不是我的风格。我并不是要反对它。无论如何,我从来没有想到这个点子:翻阅我的精神分析论文集的九百五十页,仅是为了看出,我谈论到这个病人。

•相反地,在70页,我发现「欲望」。「对我们并不实存的欲望,无法被满足的欲望,或甚至如拉康那样应该被满足的一个欲望,在相同的论文集被引用的拉康」、、、(啊,真令人欣慰,我们将会看出)、、、「在被引用的相同的论文集,他不拘泥形式地呈现它,关于这个屠夫的妻子」。这是众所周知,因为这是一篇相当精彩的文章。你们很可能期望,这是所被提到的东西。根本不是。你们被提醒回到弗洛伊德的屠夫的妻子。我的天啊,我能看出那点。我能够去寻找,不是有关屠夫妻子的那个段落,你们将会在620页找到,但是岌岌可危的是:

「这个理论,(我正在探讨移情的第二个理论),它提到最近在法国,堕落的某个程度。」岌岌可危的,就是客体关系。如同我解释,我正在处理莫里斯、鲍维特–「像基因主义一样,它拥有它的高贵的起源。那是阿伯拉罕展开它的这个铭记,部分客体的这个观念,是他原创性的贡献。这并不是证明它的价值的地方。我们更加感到興趣,对于指示它的联结,跟这方面的部分性,阿伯拉罕将它跟移情隔开,为了提升它,在它的模糊性,作为爱的能力,好像这是一种病人身上的体质,(爱的能力),在他身上,。他的可治疗性的程度能够被阅读出来、、、」

其余的部分,我就替你们省免了,这个「在这个病人身上」,因此被归属于阿伯拉罕。我很抱歉,因为没有在你们面前发展如此长的理论。但是这是为了制造这个联接,处于我刚才所谓精神分析家的东西,在他的肯定的行动,及我前一个时刻强调的病征的行动。因为,弗洛伊德带给我们的,这日常生活的精神病,弗洛伊德所带给我们的,确实是关于这个错误,适当来说,就是这种。

他告诉我们,他明知故问地说它,关于他所犯的这三个错误,在梦的解释。他明确的将它们连接到这个事实:在他正在分析受到质疑的这个梦的时刻,有某件东西他保留,将它悬置在他的解释的进展。某件东西被保留,在这个确实的点。如同你们将会看出,在第10章节。探讨错误的章节,关于这三个错误,明确地这个著名的Marburg的车站的错误,那本来应该是Marbach车站。他将Hannibal转变成为Hasdrubal,他将the Mendicis 的某个人归属于维尼斯的历史。实际上耐人寻味的东西是,那总是跟某件东西有关。总之,他保留某种的真理,他被引导犯这些错误。

事实上,确实是在他提到屠夫的美丽的妻子,那是很困难避免的,考虑到后面跟随着一小篇被书写如下:「想要拥有他者所拥有的欲望,为了成为他所没有的本质。的确,想要成为他者的本质的欲望,为了拥有他所没有拥有的东西。的确,不想要用他所拥有的东西的欲望,等等。”The desire to have what the other has in order to be what one is not. The desire to be what the other is in order to have what one does not have. Indeed the desire not to have what one has, etc.”

换句话说,一个非常直接的简要—我必须说,它稍微被强调,但是被强调的方式并没有改进它—根据我确实所书写的,关于治疗的方向,关于岌岌可危的东西,在这个阳具的功用。我们在此难道没有看出这个事实被础及到,这是耐人寻问的,某个人竟然应该感激它,显而易见地凭借这个错误。难道不是凭借提到这个无法压抑的我的名字?即使它被放置在某个无法理解的错误的标题上,在某个人,特别是谈论到语言的人,如他所说的。难道没有东西让我们质疑到我们自己?关于什么?关于这个事实所被牵涉的东西。关于某种的精神分析,某种的精神分析领域,人们,甚至当明确地支持他们自己,凭借我提出的东西,他们仅能够这样做,只要他们抛弃它,我不妨说。这个本身不就提出一个问题?那实实在在就是这个问题,大体上,精神分析的行动接收的地位的问题,从某个一贯性的组织。目前,这个组织统辖著跟它有关系的社团。

为了发表这个谈论,为了证明这个出现,处于确实并非是无意识的层次,并非是机械结构的层次。这个无意识的机械结构确实是弗洛伊德强调的,关于这个行动。我不愿说最明确的东西,但是精神分析介绍的行动的维度。这个它的本身,我打算形成这个真诚的关系rapprochment,并且提出有关它的问题。这个它的本身就是行动,我的行动。我请求你们的原谅,仅是因为为了结束它,我接受对于你们而言,看起来似乎是异常多的数量时间。但是在此我想要介绍的是某件对我是很困难介绍的东西,在如此人数众多的会场面前。在此,事情能够以上千种替代方式迴响。可是,我并不想要我尝试正在介绍的这个观念被替代。无可置疑地我将必须再次从事它。它拥有这个重要性,如同你们将会看出。当我使用它有很长时间,以它的关键形式,我还没有宣布它在一个美好日子来临。

赞扬愚蠢。

自从我产生这个计划已经很久了。最后的工作,让我们这样说,毕竟,在我们的时代,那将是某件东西,获得真正巨大的成功,我们不会感到惊奇的成功。它保证每个医生,药剂师,及牙医,依旧会有一个图书馆。这个「对愚蠢的赞扬」,作者是阿拉马斯,天晓得,不再感动我们。

对于愚蠢的赞扬,无可置疑地,会是一个更加微妙的运作要来实现。事实上,什么是愚蠢?假如我介绍它,在这个时刻,採取基本的步骤,关于在精神分析行动所牵涉的东西。这是为了指出,这并不是一个观念。要说出它是什么是困难的。这是某件像是环结的东西,环绕这个环结,许多事情被建构,并且分配给它们自己各种的力量。无可置疑地,这是某件阶层化的东西,我们不能认为是简单。在成熟的某个程度,如同我说,这是非常受人尊敬的。或许,这并不是获得最大的尊敬,而是它确实是所接收它的东西。

我将说,这种尊敬来自一个特别的功用,这个功用跟我们在此必须强调的东西息息相关。一种理解deconnaissance的功用。假如我可能以这种方式表达我自己。假如你们容许我稍微自得其乐一下地提醒:人们说他正在胡说八道。在此我们难道不是拥有一个秘密的基本语言。并不是凭借在目前接受它,将会出现这个愚蠢具有牢靠的地位。

人们总是认为,这是不完美的。譬如说,「他正在长篇大论地胡说八道。」但是事实上,这个事实是,这是一个术语,就像「我正在说谎」的这个术语,在目前总是难于使用。

无论如何,这是非常困难的,不去看出:受到置疑的愚蠢的地位,本身是根据这个「il deconnait」而建立。它不仅仅投注以上的动词包括的主词。以这个方法,有某件不及物及中立的东西,在这个「天正在倾盆大雨il pleut」的风格。它给予它的整个意义,给以上所说的基本语言。

雄伯译
32hsiung@pchome.com.tw
https://springhero.wordpress.com

精神分析的行动 03 (订正)

July 29, 2012

精神分析的行动 03 (订正)

Psychoanalytic Act

Jacques Lacan
雅克、拉康

Seminar1: Wednesday 15 November 1967

以理性的方式,我们无法构想这个反射弧度所牵涉的东西,这并非显而易见。除了作为某件东西,在这个东西里,这个动力的因素实实在在就是所被定位的东西,在这个小小的工具,我们用这个铁锤来开启它。所被获得的东西,实实在在就是一个符号。在这个情况,是我们所谓的脊椎骨的系统的某个层次的尊严的符号。从这个意义,我们必须说,关于它最具指示性的东西,确实就是当它是欠缺时。换句话说,当它谴责这个系统的这个非尊严性。对于在这个尊严所被牵涉的东西的主体,它并没有给予我们很多。相反地,它作为欠缺,作为病变的符号的价值,它具有一个正面的价值,没错,具有它的整个的价值。

为了用某件东西解释这个,这个东西仅是拥有实体,成为某件东西的意义,在这个有机体的功用里被孤立出来,在某个置疑的功用里被孤立出来,我们称之为临床的置疑,天晓得,我们更进一步探究它,的确,甚至是临床医生的欲望。那是某件并没有给予这个整体性,我们称为反射弧度。任何特别的标题,用来服务作为是任何东西的观念的模式,这个东西能够被称为是基本,初级,活生生有机体的回应的原初的还原。

但是让我们更进一步探究,让我们前往某件东西,比起这个基本的模式更加微妙的东西。换句话说,这个反射的观念,在你确实会让我称为的东西,因为这是我正要让我感到興趣的东西:巴甫洛夫的意识形态。

这是要说,我在此打算询问,确实根本不是从任何绝对批判的观点,而是因为它带给我们作为建议的东西,如你们将会看见的,关于在精神分析立场所被牵涉的东西。我确实并没有梦想要贬低这些著作的整体性,它们曾经被铭记在这个意识形态里。我也并不是在说任何过分发展的东西,当我说,它继续从一个唯物论的发展的计划开始—它公开承认它。从某件东西开始,那是一个功用,在这个功用里,问题确实是要还原可能会被做出的指称—好像在此岌岌可危的是一个必须要战斗的平台—为了获得精神的秩序的某个实体。

从这个意义看,巴甫洛夫的意识形态的观点,就它本身而言,比起我用反射弧度所指示的这个最初的指称秩序,更加地被包容,并且我们能够称它为有机体的动力指称。这个观点实际上被更加地包容,因为它被组织,根据对一个功用的符号的掌握,就它而言,这个功用总是被组织,环绕着一个需要。我认为我并没有这个需要,你们都已经从事足够的次级研究,足以知道,凭借这个寻常的模式,它被介绍进入那些手册里。现在,我们也能够使用它来支持我们将要言说的东西,譬如,对于喇叭的声音的这个事实的联想,跟在动物之前,一块肉的呈现之间的联想。当然,这是一隻食肉的动物,它被认为获得胃液的触发,经过无数次的重复,只要这个受到置疑的动物,实际上拥有一个胃。经过这个释放后,这个联想的解放,当然,它被执行,从维持喇叭的声音的意义来说。这个效应很容易被一个胃的异常通过的适应所证明。我的意思是,我们在它里面收集被发泄的果汁,经过数次的重复,根据喇叭的声音的简单产生。

我胆敢给予这个巴甫洛夫的企图的特质,作为是特别地正确,关于这个观点。因为实际上,问题是要作为基础,当问题是要解释诸如其类的心灵的功用的更高形态的可能性。显而易见地,是根据对于某件东西的活生生有机体的这个理解,在此,它仅是具有它的示范的价值。根据这个事实:这并不是充分的刺激,对于在这个事物,被牵涉的需要。甚至适当地说,仅是为了在感官的这个领域被表明,根据确实跟最后成果的任何客体隔离,这个成果意味着享乐。我并没有打算说享乐,因为我已经对享乐这个字词给予某种的强调。在此我并不想要介绍它,用它的整个内涵。成果是有用的相反词。岌岌可危的,并不是一个有用的客体。而是食欲的客体被用来当著是活生生的主体的基本需要。因为喇叭的声音跟任何让一条狗感到興趣的东西,并没有任何丝毫的关系。譬如,无论如何,在这个领域,他的食欲被一块肉的景象所唤醒。巴甫洛夫振振有理地介绍它进入实验的领域。

只是我说,这种的运作方式是特别地正确。确实是随着巴甫洛夫显示他自己在那里,我不妨说,在开始成为一位结构主义者。在他的实验的开始,他是领先时代的一位结构主义者,具有严格名符其实的结构主义者。换句话说,是名符其实的拉康派的结构主义者。的确,他在那里所证明的东西,他某方面所相信会被牵涉的东西。这确实是某件东西,意味着,这个能指,换句话说,这个能指是代表一个主体,对于另外一跟能指。

在此,实际上是如何说明我刚刚提出的东西。喇叭的声音代表实实在在就是科学的主体,换句话说,巴甫洛夫他自己。它对于谁代表它?为了什么?显而易见地,实实在在就是为了某件并不是符号的东西,而是一个能指,换句话说,胃液排泄的这个符号,它仅是具有它的价值,非常确实地。根据这个事实:它并不是由这个客体所产生,我们想要产生它,这是一个欺骗的效应。受到置疑的这个需要被混杂,以致于这个维度就是所被牵涉的东西,换句话说,在这个情况,这个有机体是被欺骗的。在这个维度,在胃液排泄的这个层次,所被产生的东西被安置在那里。

因此,确实有一个效应,某件东西的一个证明,假如你们更加仔细地观看它,当然,那并不是,你们将会形成跟一条狗完全不同的动物。所有巴甫洛夫的试验确实没有多大興趣,假如问题并不是建构理解某件东西的这个基本的可能性。这个东西实实在在,并不被定义为别的,而就是这个能指的效应,在一个活生生的领域。它没有其他的后余症,我指的是理论的后余症,除了就是让它被构想,如何及哪里有语言存在,没有需要去寻找一个指称,在一个精神的实体。但是现在谁梦想它?谁能够对它感到興趣?它仍然是必须被强调的,巴甫洛夫的试验所被证明的东西,换句话说,并没有运作被牵涉这些能指的本身。这个运作并没有意味著主体的存在,它并不完全是愚蠢的人们可能会想到的第一件东西。

这个第一件东西,根本不是给予这个证据的这条狗,甚至也不是给巴甫洛夫,因为巴甫洛夫先生建构这个试验,确实是为了显示:我们能够表现很好,而不必假设有关这条狗会怎么认为。主体的存在被证明,或者,他的存在的证明,根本不是这条狗给予证明,而是,如众所周知,巴甫洛夫本人。因为他才是吹响喇叭的这个人,他或是他的一位助手。这都没有关系。我偶然地发表一个评论说,当然,在这个试验,所被暗示的东西,是某件东西的可能性。这个东西证明能指的这个功用,以及它跟主体的关系。我补充说,当然,没有人曾经有这个意图,要以这个方式获得任何东西,在动物的天性改变的秩序。我说那话的意思是,某件东西确实拥有它的興趣。那就是,我们甚至没有获得一种修正,对那些的秩序,我们确实认为曾经发生的那些东西。当被称为狗的这个动物,被迫通过成为这个被豢养的状态。

我们必须承认,这条狗还没有被豢养,自从人间天堂的时代以来。所以,有一个时刻,当然人们能够解释这个动物,的确,根本不是作为被赋予语言的动物,而是一个错误的动物,关于这个动物,或许,我觉得,那将是有趣的,检查是否这个问题,如下被说明的问题,换句话说,是否这条狗,或许能够以某种方式被说,为了知道我们正在言说,如同显而易见地是这个情况。怎样的意义应该被给予这个字词「知道」savoir?这似乎是同样的有趣的一个问题,至少跟着个被制约或制约的反射作用的画面所提出的这个问题。

雄伯翻译
32hsiung@pchome.com.tw
https://springhero.wordpress.com

精神分析的行动 004 (订正)

July 29, 2012

精神分析的行动 004 (订正)

Psychoanalytic Act

Jacques Lacan
雅克、拉康

Seminar1: Wednesday 15 November 1967

相反地,让我感到印象深刻的是,在这些试验过程,我们从来没有从试验者接收丝毫的证词,关于所被牵涉的东西,可是,这个东西一定存在,在个人的关系里,处于动物与试验者之间,我不妨说。我并不想要替动物保护协会伸张正义,但是你们必须承认,这仍是非常有趣的。或许在那里,我们将会稍微学习有关什么能够被称为神经症,在动物的层次,比起在实际上被铭记的东西。因为我们目标,在这些试验性各种刺激的实践,当它们被逼迫到产生这些种类的多样性的混乱,从压抑到散乱的吠叫,那些有资格作为神经症,仅是根据某件东西的藉口。首先,它被挑激,其次,它已经变得完全不足够,关于外在的情况,好像长久以来,动物并没有在所有这些情况之外。当然,无论如何,在任何标题之下,它都没有权利被吸收到确实是精神分析容许我们有资格作为组成神经症,在一个言说的主体。

总之,我们仅是在这里看见它。巴甫洛夫显示他自己,在他的试验的基本的首次介绍。如我所说的,他被介绍为一个结构主义者,严格定义的结构主义者。但是我们能够说,甚至他所接收作为反应的东西,确实拥有我们定义为基本的特质,关于言说主体跟语言的关系。换句话说,他接收他自己的讯息,以一个倒转的形态。长久以前被产生的我的公式,在此相当适当地应用,因为发生什么事情?他所坚持的,被放置于次要地位。喇叭的声音,我们不妨说。首先,要说明关于由他建立的这个生理的系列,在这个器官的层次,一种胃的发炎,他现在获得什么?他所获得的,是一种倒转的系列。在这个系列里,动物的反应呈现它自己作为跟喇叭的声音的连系。对于我们而言,在所有这一切当中,几乎没有什么神秘。而且,他从这些利益的意义并没有获得什么东西。这些利益能够被产生,在这种的试验当中,在脑神经的功用的某个点的层次。但是我们所感到興趣的东西就是它的目标。它的目标仅是被获得,花费某种的误认,对于所构成从一开始的试验的结构,它被设计警告我们这个试验指明是作为行动的东西。对于这个主体—巴甫洛夫在这里—在这个情况,他实事求事,不知不觉地,他以最正确的形式获知这些利益,对于一种能够被吸收到赋加我们身上的建构,一旦问题是言说的主体跟这个语言的关系。这是某件东西,无论如何,应该值得被强调的东西,只是因为它已经是不必被考虑的,这整个运作的展示的点,我们不妨说。

关于被描述为科学的活动的整个领域,在某个历史的时期,一个被描述为「唯物论者」的化简的目标,应该依照本身因为它的本质被看待,换句话说,是症状形态。他们本来应该相信上帝吗?某个人将会对我喊叫。但是事实上,它是如此的真实,被描述为唯物论者或有机论者的这整个的建构,在医学上,我们不妨再说一遍,那是被精神的权威当局所普遍接纳。

总之,所有这一切引导我们来到统一论。有某种的方式实现神圣的领域的化简。在它的最后的术语,在它的最后的来源,那是相当有利的,来保证,所有的这些小鱼最后被收集到相同的大网里。显而易见地更加具体,这个被摊开在我们面前,我不妨说—这个事实显而易见地被摊开在你们的眼前。它仍然应该在我们身上启发某种的撤退,关于所被牵涉的东西—我不妨说—在某种的内涵里,跟真理的关系。

假如假如逻辑专家的审慎考虑现在有段时间结束,被认为是分配在思想的价值的秩序,它被称为所中世纪。假如逻辑专家的各种单纯的审慎考虑能够吸引主要的谴责,假如我们赖以运作的这个领域的信条的某个点,我们称为是异端的谴责,人们很快就会来到互相勒死的这个点,互相屠杀的这个点。为什么你们会想到这些影响,狂热份子的影响,如他们所说的?为什么如此一个铭记的召唤,当或许它将会足够从它获得结论,有关知识的关系的某个陈述能够沟通的东西,在当时,它们在主体身上会无限地敏感,对于真理的效应。

我们不再保留任何东西,从所有这些辩论,它们被称为是神学的辩论,无论对或错。我们将会回头谈论这个,回头谈论神学所被牵涉的东西,除了一些文本,我们知道如何清楚地阅读。在许多情况,它丝毫不应该是被蒙上灰尘的标题。或许,我们并没有怀疑到的是,或许在市场上,在学校门口,有必要的话,在家庭的生活,在性的关系,这个会有直接的结果。为什么这样的事情不应该被构想呢?这将是足够的,介绍一个不同的维度给狂热份子的维度,譬如,认真的维度。

这是如何发生的,关于所被陈述的东西,在我们的教学的功用的架构,所谓的大学的架构?这是如何发生的,大体上,事情处于如此的状态,这绝对不是丑闻,来说明,每一样由大学的机构被供应给我们的东西,人文学院,它依旧佔有优势,对于高雅地被称之为人文科学。这是一种以这样的方式测量的知识,事实上,它丝毫没有任何种类的结果。的确,会有另外一面,大学不再稳当地拥有它的位置,因为有某件其他东西,它被介绍到它里面,被称之为科学研究单位。

我将跟你们指出,在这个科学研究单位,因为科学本身的发展的铭记,事情无法如此地遥远。因为在此,它已经证明,科学的进步的条件是,人们根本不想要知道,关于科学的知识在真理的层次所牵涉的的结果。这些结果被容许独自发展。

在历史的领域,有相当一段时间,人们已经实实在在应该获得学者savant的这个头衔,他们再三考虑, 才将某些的系统流传运作,某些类型的知识,他们清楚地瞥见。譬如,有某位高斯先生,他相当著名,他曾经提出对于这个的各种观念。他让其他的数学家在三十年后,能够将它们流通运作,那已经是在他自己的论文里。他觉得,或许,真理的层次的这些结果应该被考虑。

所有这一切告诉你们,这种顺服,的确,巴甫洛夫理论在科学研究单位享受的考虑,在那里,它拥有最大的威望。这种顺服或许依靠著我强调的这个事实。适当地说,它的徒劳无效的维度。徒劳无效,你们或许并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事实上,我也不知道。直到某个时刻,我并不知道,直到某个时刻,我发现我自己,我发现我自己在奥维德Ovid的描述角落,偶然地发现徒劳无效futilis的这个词语。在那里,适当地说,它意指著漏水的瓶子fuit。

漏水,我希望我已经充分地描述它,发现它自己处于巴甫洛夫的巧计的基础。换句话说,问题是要证明的东西,还没有被证明。因为它在开始时已经被说过。巴甫洛夫先生仅是在此证明,他是一位结构主义者,除了,他并不了解他自己。但是这显而易见地,拿走掉任何的意义,从可能被宣称在此是任何证据的东西。而且,所应该被证明的东西,确实仅是拥有一个被化简的興趣。假如考虑到,上帝是关于什么的问题,完全不同地被隐藏在某个地方。总之,每一件被隐藏的东西,用作为信仰的基础的术语,希望的术语,假如你们仔细的观察它,它仅是驻居于这个事实: 巴甫洛夫的试验所证明的可能性,被认为已经是在脑那里。

我们应该从狗的操控,在能指化的表达里,获得影响及结果。这件事建议这些反应具有更高程度的併发症。关于它,这没有什么好大惊小怪,因为我们介绍这个併发症。但是所被暗示的东西,完全是我早先所强调的东西。换句话说,我们显露的这些事情,已经是事先在那里。

当我们正在处理的东西是神圣的维度,通常是精神的维度,岌岌可危的东西完全环绕以下打转:在我们发现它之前,我们认为有什么已经在那里?假如在一整个的领域,它证明,它将不会是徒劳,而是任意性,假如我们认为,这个知识已经是在那里,等待我们,在我们让它出现之前,这可能是属于相同性质,为了让我们实现如此深奥的质疑。

这确实是将成为岌岌可危的东西,关于精神分析的行动。

这次,我不得不在这里停止我今天正在你们面前从事的这些谈论。下次,你们将会看出,当我们靠近所被牵涉的东西,在精神分析的行动,在这个意识形态的模式,它的悖论的构成,如同我告诉你们的,在于这个事实: 某个人能够以一种经验作为基础,他能够建立经验的基础,根据他自己浑然不自觉地这个假设。他对这些假设浑然不自觉,这是什么意思?这并不是唯一的维度,运作无知的维度,我的意思是,关于精神分析经验的首次介绍的行动,适当结构的预先假设。还有另外一个更加原初的维度,我长久以来一直提到它。那就是下一次,我将大胆地轮到前去介绍它。

雄伯译
32hsiung@pchome.com.tw
https://springhero.wordpress.com

精神分析的行动 08

July 28, 2012

精神分析的行动 08

Psychoanalytic Act

Jacques Lacan
雅克、拉康

Seminar2: Wednesday 22 November 1967

然后,那是什么?经过这三个接受,精神分析家在他肯定的各个行动,他所表达的,当他必须非常特别地描述对于他,什么被牵涉,关于行动的这个地位。在此,事件有一个幸运的转变,最近,确实地,有某个人,在某个内容,被称为各种拉丁语系的精神分析家的内容,他必须给予一个报导,描述什么被拟想,从这个被授权的精神分析家的观点,关于这个行动演出passage a l’acte ,在此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毕竟,有何不可,而且,採用这个例子,因为我们可用得到。我打开这篇报导,他们其中一位名叫奥立弗、弗劳诺,一个著名的名字,那些伟大的精神病医生的第三代,第一代是Theodore, 第二代是Henri. 你们知道那个著名的个案,凭借这个个案,Theodore 在精神分析的传统,永垂不朽。这个虚假的超感觉能力者,拥有这个神奇的名字,他根据这个名字创造整部的著作。你们将会从其中获得利益,假如你们拿得到这部著作的话。我相信,目前它并没有广泛的发行。所以,在第三代,这位年轻人跟我们提出某件东西,它包括至少这个领域的一部分。这一部分,另外一位谈论到激情演出记录者,并没有记录。他将要处理演,无可置疑地,人们相信,并非没有根据,在牵涉到移情时,会有一个激情演出。他提出一些关于移情的问题,而且,这些问题拥有命题的价值。

当然,我并不是要跟你们朗读,因为没有一样东西更加难以忍受,比起在大庭广众之前朗读。可是,为了给与你们有关它的语气,我将朗读第一段,内容如下:

「从最近的观念的进化的这篇评论,我们总是获得既卑下又不令人满意的这个印象。为什么一种退化意味着移情,换句话说,意味着记忆的欠缺,以分析家的转变的形式的激情演出,凭借投射及内射。为什么它不是仅是意味着退化的行为?换句话说,它自己的结构。换句话说,为什么它召唤移情?为什么一种婴孩化的情境意味着移情,而不是一种婴孩化的行为,以小孩跟父亲的行为的模式作为基础?它为什么不是提到另外一种铭记,强调发展及发展的先例,不再是强调倒退的适当的铭记?这种倒退提到位于精神分析的那些词语?的确,他补充说,重复一种冲突的情境,甚至是从它吸收它的力量。」

这难道足个将移情这个歇后语给予这个行为?当我已经跟你们宣布以这个语气所介绍的这个问题,我是什么意思?这是确定的,每一样跟随的东西,将会证明它,某种的语调,某种的质疑移情的风格。我的意思是,以一种相当活泼的方式来看待事情,并且尽量强烈地质疑它的观念。这是某件东西,我确实在九年前做过的,或更确实地说,几乎九年半前。在我的一篇文章标题是:「治疗的方向及它的力量的原则」。

事实上,你们能够找到,在第3章,102页,「使用移情,我们到达哪里?」在此被提出的这些问题。它们被提出及发展,以无限大的广度,以某种的方式,绝对无与伦比。我的意思是,自从当时所进步的东西,我确实并不是说,由于我展开事情,而是由于好几次某种的汇集,譬如,那意味着,某位名叫Sachs 的人,提出这些最激进的问题,关于移情的地位。如此的激进。我甚至说,事实上,移情被认为同样是受到精神分析的情境的地位的支配。它被提出,作为适当是这个观念,这个观念将会让精神分析值得反对。因为事情还没有到达这个点,严格定义的精神分析家—在美国的阶层制度里各就各位的精神分析家—他最能够定义移情,莫过于那是精神分析家一种防卫的模式。那就是要将在这些情境所获得这些反应保持距离,无论它们是什么。由于这些,他决定,他判断,以这样一种方式,他说,总之,基本上,以这个观念的强烈的基础,就他而言,他并没有分享以上所说的反应。明确地说,并不是凭借在那里作为精神分析家。而仅是凭借着,要在它们里面强调他们所包括的东西,用主体的复活,复制,先前的行为,及活生生的各个阶段。这个主体发现他自己复制他们,演出它们,而不是记忆它们。

因此,在此是岌岌可危的东西,弗劳诺面对的东西。无可置疑是意气风发。但是给予它整个的地位,给这个观念。在极端的力场,在精神分析本身,那些人似乎被化简成为这种观念,那些相信他们自己是将它理论化的人。

天晓得,在质疑精神分析方面,我从来没有进展得那么远,理由很充分。实际上,它既是引人注意,也是奇怪。在这些圈子,人们跟在社会上维持他的地位最息息相关。总之,这些问题在小圈子里,能够被推进如此深入,岌岌可危的,实实在在是是否精神分析本身是基础稳固,还是幻觉?

那将是一个非常困扰的现象,假如我们在这个相同的内容并没有发现所谓的资讯的基础,我们不妨说。那个基础上根据完全自由的基础被建立。只是,让我们不要忘记,我们是处于美国的内涵。众所周知,这个自由的定义无论多么广泛,一个具有共识的自由,从它所被表达的各种方式,我们清楚地被知道它牵涉什么。换句话说,总之,我们能够说任何实秋,重要的是,已经实实在在被证明的东西。结果,从精神分析社团根据这个基础确实被建立的时刻开始,我们也能够说,移情的观念是值对探究。那并没有影响到任何事情。这确实是岌岌可危的东西。非常确实地,确实就是在这里,凭借採取一种不同的语调,我们的演讲者将会被吞没,从此,我们将会看出移情的这个观念被转送到一个指称的谨慎,转送到我们仍然所谓的小故事。无可置疑地,从这个小故事,它显而易见地出现。换句话说,从布瑞尔,弗洛伊德,安娜、奥的历史。在我们之间,他们显示更加有趣的事情,比起在这个情况所被解释的东西。在这个情况所被解释的东西,非常深入。我的意思是,我们将会看出,这第三个关系被强调。当然,弗洛伊德首先是在保护及防卫他自己的这个事实,如它所被表达的,凭借这个移情,凭借保护他自己免于这个事实。如同他对他的未婚妻说,因为将出现的问题实实在在就是我前天所谓的精神分析诞生的这个行动—他将会对他的未婚妻说,当然,这些事情仅是会发生在像布瑞尔那样的人身上。

某种的关系,甚至是无关紧要的小情人,那将会让我们觉得移情作为跟意外地连接完全相关。的确,后来,如同其中一位宣布的,一位催眠术的专家,后来,当这个意外重新发生在弗洛伊德身上,在那个时刻,女仆进来。天晓得,假如当时女仆没有进来,本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所以,在那个情况,弗洛伊德能够重新建立这个第三者的情况。这位女仆的超我,扮演一个角色,并且容许他重新建立从此已经成为的自然防卫。它被书写在这个报告上。当一位从催眠术恢复过来的女人,将她的手臂环绕着你,她竟然跟你自己说:「我欢迎她作为我的女儿。」

这种琐碎的自我防卫,显而易见越来越是我早先所谓的精神分析家的肯定的行动的法则。我们越是肯定我们自己免于琐碎事情,我们越是能产生尊敬。

这仍然是耐人寻味的,这个报告,无可置疑地,能够根据许多迹象被看见。从这个意义,我正在这个场合要求你们,要变得了解你们自己。那将会增加下一期的精神分析杂志,Societe Psychanlytique de Paris 发行的杂志的的销售量。为了要看出是否有某种关系,处于这个大胆的沉思跟我早先九年所陈述的东西之间。事实上,这个问题将始终是悬而未决。因为在这些脉络的作者并没有见证它。但是有些字里行间,再过几页,某家东西发生在他身上。换句话说,当他正在谈论到受到质疑的东西,我的天,因为那时个人的进展—他刚刚给予事情的语调,在于强调他高贵地所谓的「互为主体间性的关系」。

雄伯译
32hsiung@pchome.com.tw
https://springhero.wordpress.com

精神分析的行动 07

July 27, 2012

精神分析的行动 07

Psychoanalytic Act

Jacques Lacan
雅克、拉康

Seminar2: Wednesday 22 November 1967

事实上,我们正在欠缺的某件其他东西是需要的。或许这个其他东西将会被给予我们,以某种更加可处理的方式,为了看出某件相当不同的东西。换句话说,让我们立刻以简陋的方式探讨它。一位精神分析家,在听众之前—那总是需要的,考虑到耳朵,任何公式是对他演讲的耳朵—一位精神分析家提出我最近被报导弹这个谈论:「我并不承认任何分析的观念,假如我还没有将它验证到老鼠身上!」

甚至对那些准备倾听的耳朵,那是这个陈述的时刻的这个情况,我们不妨说,他们是这些耳朵,在当时,因为这个谈论被发表,在已经非常遥远的时代,譬如,十五年前,那是针对一位共产党的朋友,因为十五年以后,他跟我们报导,他是这位受到质疑的精神分析家对他演讲的这个人。甚至对本来很可能会以某种方式出现的耳朵,就像一个回忆,这个谈论似乎有点简陋。

最近,这甚至跟我报导,我丝毫没有表示怀疑,我开始大声地说梦话,然后在会议中跟在我右边的某个人说。我说:「某某,这是相当能够的,发表这个谈论,我讲出他的名字,我在此就估隐其名。他就是在我的精神分析论文集,我提到作为「benet」的这个人。

「Benet」 说这个优秀的字典,我时常跟你们谈论到,Bloch et von Wartburg 的字典,这是benolt的晚期形式,它来自benedictus。它的现代意义是一种微妙的幻觉,这种幻觉是这谈论的结果,被书写着马修福音第五章,第三段,「精神贫瘠的人有福了!」

事实上,这是为什么我将benet这个名字牵涉受到质疑的这个人。恰巧地,我的对谈者立刻对我说,「但是没错,他是跟我说这个话的这个人。」直到某个时刻,他是唯一本来能够说它的人。

我对这个人未必欠缺尊敬,他以对精神分析的理论的陈述发表一句令人惊奇的谈论。我认为这个事实是结构的事实,事实上,它并没有适当地牵涉精神贫瘠的品质。对于我,这是相当一件慈善的姿态,要跟他灌输保留给以上所说的精神贫瘠的人的幸福。我几乎是确定的,要从事这样的立场,并不是一种机会,无论牵涉到的是好或是坏,是主观或是客观,而是,事实上,他必须感觉他自己超越这个机会,到达这些极端。而且,你们能够看出,他的情况,一点也不独特,假如你们参照我的精神分析论文集的某一页。在罗马辞说的那一页,我描述某位Masserman 提出的东西,他在美国拥有这个地位,如在亚冷所谓的重要人物。这位重要人物无可置疑地追寻舒适,给予辉煌地描述胡锦的研究。我当时详述它。那是很久以前,那是我早先跟你们报告的同时。他给予辉煌的描述,关于他能够获得从一个被制约的反射作用,在主体身上受到约束,这次是一个人类的主体,以这样一种方式,瞳孔的缩小规律地被产生,凭借跟他宣布「缩小」这个字词。我发展的反讽的这两页,因为当时这样做是需要的,为了要被听见,换句话说,是否这个连接以这种方式被决定,被书写在这个声音跟他所相信是语言的东西之间,他认为这个关联能够被维持,假如我们更换「缩小」「婚姻契约」或「桥牌遊戏」「契约的违背」,或是甚至假如我们集中这个字词,直到它被还原成为它的第一个音节,它显而易见地这个符号,在此有某件东西的违背,要维持并不白费力气。因为别人选择它,作为一个关键点,在岌岌可危的东西的理解。

或许,毕竟这个人物将会告诉我,我忍不住地在此看出一个贡献,对于我给予语言的这个优势,在精神分析的决定论。这实际上确实显示混淆的程度,我们从某个观点到达的。

你们因此看出,精神分析的行动首先在于质疑,然后开始—当然,这是需要的—从我们认为必须被放置一边,这个行动有效地被构想,在精神分析的圈子,用这个可能牵涉的批判。但是这可能,也仍然可能,这两个字的连接,「精神分析与行动」,它跟我们召唤某件相当不同的东西。换句话说,这个行动,如它在精神分析运作的,精神分析家凭借他的行动所指导的,进入精神分析的运作。当然,在这个情况,我们处于一个完全不同的层次。

这是解释吗?我们因此被带到移情吗?什么是精神分析家作为运作的行动的本质?他在这个遊戏里扮演怎样的角色?实际上,这是精神分析家一定会质疑他们自己的某件东西。在此有某件东西,关于这个东西,感谢上帝,他们提出更多相关的命题,即使他们丝毫没有前后一贯,或甚至随着岁月过去,没有什么进步。

有某件其他东西。换句话说,这个行动,我将会说,如同它在精神分析被阅读的。对于这位精神分析,行动是什么?我认为,这将会足够让我自己在这个层次被人了解,为了让我表达,为了让我回想,你们每个人都知道,在我们的时代,没有人是无知的,换句话说,对于所谓的病征的行动,所以它特别表现的特征是口误,或是在口误的层次,一般来说,它能够被分类,作为属于日常生活的这个铭记,如我们所说。因此,「日常生活的精神分析学」的这个笨拙的术语,适当来说,它拥有它的中心,在这个事实:总是岌岌可危的东西,甚至当问题是口误,那就是它的行动的一面。

确实就是在这里,我们看见我给予这个提醒的活的价值,有关被留下的模糊暧昧,这精神分析的观念的基础,处于动力活动和行动之间。确实是凭借这些理论的起始点,弗洛伊德赞同这种替换,确实在这个时刻,在一种章节,我等一下或许会有时间提到,关于在错误里所被牵涉的东西。Vergreifung,如它所被称呼的,他提醒这是相当自然的,我们应该来到这里,经过六到七个章节之后,在行动的这个领域。因为像语言,他说,我们将会始终停留在动力层次那里。相反地,这是相当显而易见,在这一章节的每样东西,在这个随后的东西,这个有关意外或病征的行动,永远不会有任何其他东西岌岌可危,除了这个维度,我们曾经提出的维度,作为每个行动的组成。换句话说,它的能指化的行动。除了这个事实:它被提出作为能指化。

可是,这并不那么简单,因为假如它具有它的价值,它的表达,作为一个能指化的行动,关于弗洛伊德所介绍的无意识。那确实并不是它炫耀自己,它提出它自己作为一个行动。完全相反地,它在这里被抹除,作为一个活动,如同这个牵涉的人所说,一个行动将会填满一个差距。那仅是会发生,假如我们并没有思考到它,随着我们并没有关系到它。它仅是在它所被表达的地方,为了让他的整体的活动,握住那些因此精神的关系而被认为是散乱的手。而且,这个行动将要将它的意义确实放在攻击,摇动的事情上,它的意义在笨拙及失败的保护之下。在此是精神分析介入的所在。因此,这个行动是一个倒转,类同于我们上次提出的这个倒转,关于这个反射作用的动力层面的倒转,巴甫洛夫称它为绝对。这个动力的一面并不是在这个事实:这个脚延伸,因为你已经轻敲到肌腱。这个动力的层面,是我们拥有这个铁锤,来激发这个。但是假如这个行动就是对于行动的阅读,那难道不是意味着,这种阅读仅是被增加,那是根据它从被化简的行动随后而来,它才具有它的价值?你们知道我长久以来曾经给予的这个强调,对于这个术语,它将不会被列入弗洛伊德的字彙里。假如我不曾从弗洛伊德的文本里将它抽离出来。我是第一位,而且实际上,长久以来是唯一个一位。

这个术语拥有它的价值。它不仅是弗洛伊德。海德格使用它,确实是用不同的观点,对他而言,问题是要质疑生命实存与谘商劝告Rede的这些关系。这个病征的行动本身必须已经包括某件东西。这个东西至少替他准备进入的途径,因为对于我们而言,在我们的观点,那会实现它的丰富性作为行动。但是随后。我坚持它,从现在起,标示它是很重要的。这个行动的地位是什么?它必须说是新颖的,甚至没有被听说过,假如我们给予它充分的意义。我们从它那里开始的意义,关于这个行动的地位,它始终是有效的意义。

雄伯译
32hsiung@pchome.com.tw
https://springhero.wordpress.com

精神分析的行动 06

July 26, 2012

精神分析的行动 06

Psychoanalytic Act

Jacques Lacan
雅克、拉康

Seminar2: Wednesday 22 November 1967

我无法说,今年你们在此地这场听众,并没有对我形成一个问题。对于一个辞说,这是什么意思,假如对它没有任何的质疑,我充分的重复它,为了让它被人知道,基本上,它是针对精神分析而谈论。的确,我在此的立场,从这个立场,我正在跟你们演说,这已经充分见证某件发生的事情,让我处于一个怪癖的立场,关于他们。总之,几年来我仅是在质疑的这个立场,今年我认为是主题的东西:精神分析的行动。显而易见地,上次我曾经说的,禁不住会遭遇我获得满意的喃喃声,关于听众的意见表达。假如我能够以这种方式表达我自己,事实上,就一部分,(那些必然在那里的人,考虑到这个数目,他们第一次前来听讲),因此,对于这一部分的人,他们前来看到,因为他们曾经被告诉,他们什么都听不懂。事实上,他们大吃一惊。

事实上,当我顺便指出,谈论到巴甫洛夫,在这个情况,如我所为,确实就是借助一个帮助的手,给理解的感觉。因为,如同我所说,没有一样东西更加可被尊敬,比起巴甫洛夫的企图,特别是在艺术的人员。但是这仍然从那个学期,你们大体上前来我这里。这难道意味着,这种的认同让我感到心满意足吗?你们并没有怀疑:当然没有,因为毕竟,这并不是你们前来寻找到目的。

为了到达精华,我觉得,假如有某件东西能够正当地解释这个群众,那是某件东西,无论如何,将不会依靠并不是我促成的这个误解。因此,我早先提到的这种的预期,仍然是某件东西,就它本身而言,并不是一种误解。它鼓励我尽我所能面对我所谓的群众。事实上,有几分程度,那些来的人们,大体上,那是因为他们有这种感觉,在此,某件东西正在被陈述,天晓得,那确实是非常重要。

显而易见,假如这是事情的样子,这个群众是振振有理,因为我们将会描述的教学的原则,作为一种粗略地定位事情,大学的教学,确实是,每一样探讨到最迫切的主题,譬如,政治时事,所有这一切应该被呈现,被流传,确实以这样一种方式,它并重要。这是至少是这个功用,在发展中的国家,长久以来,大学教学曾经满足的功用。而且,这确实是这个理由,为什么大学在那里很自在,因为它并没有满足这个功用的地方,在未开发中的国家,会有紧张存在。所以,它在开发中的国家,适当地满足这个功用。事实上,这是可被容忍的,因为在它里面被宣称的东西,并没有牵涉到任何混乱。

当然,我们并不是在混乱的层次考虑我正在此言说的结果。而是大众怀疑到,在某个层次,确实是我正在跟他们演说的那些人,换句话说,精神分析家,会有某种的紧张。事实上,这是岌岌可危的东西,关于精神分析的行动。因为今天我们将要稍微前进一些。我们将要看出什么被牵涉,对于那些实践这个行动的人们。换句话说,这是他们所被定义的东西。那些能够从事这种行动的人们,以某种方式能够,他们能够定位他们自己在里面,如同他们所说的,在其他的行动当中,运动或技术,作为专业。

确实地,从这个行动开始,当我们把这个行动当着是一门专业,结果造成一种立场,关于这个立场,这是自然的,我们感觉确定,对于我们知道的东西,在我们根据我们的经验所拥有的东西。可是,这是其中一个方法,我今年正在提出的其中一个興趣。从这个行动的适当特性,结果有一个领域,这并非不重要来说它,我甚至没有略过上一次的表面。更严重的结果,依靠这个行动的特性,关于必须被维持的这个立场造成的结果,假如无们精通于运作它。

就在这里,这个事实能够被定位,耐人寻味地,如同你们将会看出,我能够容许除了分析家以外的其余人,非分析家,来构想这个行动是什么,那仍然是跟他们有关系。

我不妨说,精神分析的行动非常直接,而且首先跟那些人并没有以它作为职业的人有关系。在此,它将是足够指示,假如这是确实的,如同我教导,在此岌岌可危的是,某件像是这个立场转变的东西。对于主体的结果,关于在这个跟知识的关系所牵涉的,我们如何能够不立刻承认,有一个确实是危险的差距不得不被建立,假如某些的人对于这个颠覆,採取适当的观点,因为这是我称呼它的东西,主体的东西。这难道不是可以构想的吗?主体的这个颠覆,在特别的生活里,并不是属于某个选择的时刻。那应该是某件东西,甚至是可以想象的,由于在此被产生。确实在一个特别的聚会点,在那里,所有那些还没有经历这个倒转的人,可互相安慰?

事实上,主体仅是可以依靠的,在每个情况,当然会留下它作为结构的地位确实同样的完整,并且在结构里提出它。因此,看起来已经是,不是要让外在被了解,而是跟精神分析社团的某种关系,在这个行动具有的东西,让每个人感到興趣,它不得不容许所被欲望的东西,更加清楚地被看见,在这个社区里,关于这个地位,那些将这个行动当著是积极职业的人,能够给予他们自己这个地位。这就是我们发现我们自己今年採取的方法,当我们在克服它。如同我们上次能够提出,关于起初必须被区别出来的东西。尽我们能够地,当我们翻阅好几页,有时看见它被呈现,从动力活动的这个行动。

当我们企图立刻经历好几个阶段,它们根本不是被呈现,作为一个被建议的方法,它无法,尤其是,它没有宣称前进,凭借着某种的介绍,这个介绍被认为是在或多或少的心理的层面上。相反地,就在意外的呈现,关于所被陈述的东西,关于这个行动,我们将要寻求这个多样性被定位的灵光一闪。这种灵光一闪容许我们理解,问题确实在哪里。

所以,当我们谈论到巴甫洛夫,我并不是寻找关于这点的任何古典的指称。相反地,我是在指出,实际上,属于许多记忆的角落。换句话说,在古典的著作,诸如达比兹的著作,被注意到汇集点,处于巴甫洛夫的试验及弗洛伊德的机械结构之间。当然,这仍旧拥有它的小小的影响,特别是考虑到这个时代。

你们无法想象,考虑到精神分析立场的背景,它感觉起来是多么的不稳定,人们在当时感受到的快乐,如他们所说的•,换句话说,在1928年或1930年,精神分析被谈论到,在索邦尼大学。无论这个研究的興趣是什么,我必须说,它是小心翼翼地被从事,充满了相关的谈论。这种的安慰能够被获得,根据这个事实:达比兹相关地表达,我的天,在某种意义上,在心理学,巴甫洛夫的生理学,以及无意识的机械结构之间,并没有贬抑之语。那是极端微弱的,极端微弱,为什么? 因为上次我跟你们注意到的各种理由,换句话说,能指与能指之间的这个联接,据我们所知,它的特性是主观化的,这种巴甫洛夫介绍的连接,在建立这个试验的时候。因此,对于这个事实,没有什么令人惊奇的东西。从它所被建构的东西,重新加入这些类比的结构,我们在精神分析经验所发现的。如同你们曾经看见,我能够说明主体在它里面的这个决定,作为是能指跟能指的关系的基础。

可是,问题始终是,除了这个事实: 他们发现他们自己互相更加靠近于皮尔、珍尼特的观念。这确实是达比兹所强调的东西。我们将不会获得很多,从如此的亲密关系的建立,它的建立基础确实就是失败于体认出,是什么作为它的基础。但是更加让我们感到興趣的是巴甫洛夫的失败于体认出这个暗示,我所谓的结构主义,相当幽默地。在它是结构主义的这个事实,它一点儿也不幽默,它的幽默是在于我称他为一位拉康派的结构主义,非常偶然地。这是我停止的地方,被悬置环绕着这个问题:什么被牵涉在内,在我们在此能够所谓的,从某个观点,那是什么?一种无知的形式?那足够吗? 不。我们仍然没有将要,从这个事实:一个试验者并没有质疑他自己,关于他所介绍进入试验领域的东西的特性。(他这样做是有道理的,但是让他不要再进入所谓的先前的问题!) 我们仍然并没有要在此介绍无意识的这些功用。

雄伯译
32hsiung@pchome.com.tw
https://springhero.wordpress.com

精神分析的行动 05

July 25, 2012

精神分析的行动 05

Psychoanalytic Act

Jacques Lacan
雅克、拉康

Seminar1: Wednesday 15 November 1967

重要的事情是他正在谈论怎样的愚蠢?呵呵,这是我所谓的愚蠢的真实的维多如何被区别的方式。事实是,这个「他正在胡说八道」,是某件东西,事实上,这是应该是跟这个术语息息相关,换句话说,被称为是愚蠢。愚蠢的真正维的是无可避免,为了理解,作为精神分析的行动所必需处理的。因为假如你仔细观看它,明确地,在这些章节,弗洛伊德给予我们,在这些错误的这个标题,在意外与病征的行动的标题之下。每一个这些行动非常清楚地被区别出来。。但是问题并不是,譬如,这个著名的故事,在一个特别的故事前面拿出我们的钥匙,这些钥匙特别是错误的钥匙。让我们以琼斯谈论自己的个案为例,因为弗洛伊德显示这个意义,及这个小行动可能会有的这个价值。琼斯将要告诉我们一个故事,结尾是:「我本来想要在家里。」十行以后,我们处于另外一个故事的核心,这个故事解释相同的姿态,凭借说:「我在家本来会比较好。」仍然,这并不是相同的事情!

从注意到使用钥匙时的错误,失误的这个功用的相关开始,到它的漂浮,模棱的解释,难道不是有一个暗示:你们将会很容易重新发现,当考虑到上千的其他事实,在这个铭记里被收集?明确地说,弗洛伊德收集给予我们的最初的35或30的事实。在某方面,这是行动传递给予我们的东西。无可置疑的,这是它确实想象的某件东西,以一个能指化的方式,对于这个东西,适当的形容词将是说,那没有那么愚蠢。

在此,确实是这两个章节的令人著迷的興趣。但是尝试适应它们的每样东西,作为解释性的描述,已经代表某种的「无法理解」,失落与召唤。我们必须说,在此不仅有一种情况,相当激进,关于不得不被理解为愚蠢的东西。即使是这个行动,我们对它无可置疑,因为在病征的行动,属于原创性的东西的出现的这个时刻,无可置疑地,在此有一个机会,一个闪光,某件泛滥的东西,有很长的时间,将不会被封闭。

弗洛伊德跟我们强调的这个讯息的特性是什么,同时他并不知道,他正在给予他自己,可是,他并不想要它被知道。在这个奇怪的铭记的最后的术语的东西,似乎,它无法再一次在精神分析被从事,除了凭借掉落到它的适当层次之下?

那就是为什么我今天想要介绍的,在离开你们之前,这个滑溜的术语,这个冒险岛术语。事实上,这个术语并不容易被处理,在如此大的社会的内涵里。它被给予诅咒,侮辱,及贬抑的语调,在法文,它被连接到这个奇怪的字词「le con」。让我们用括弧来说,这是无法发现的,在Littre 或在Robert 杂志。仅是在Bloch et von Wartburg ,它应该被尊敬,给予我们它的拉丁词源cunnus。

的确,为了发展在法文所被牵涉的东西,关于这个字词 le con 的功用,可是在我们的语言及在我们的交换里,它是如此地基本。确实就是这个情况,那是结构主义的工作,要表达连接这个及另外一个,这个字跟这个东西。但是它如何能够被做?它如何能够被做,除了凭借在此介绍,某件将是属于禁止的东西,在1980年代,或许它应该是这个禁止,在四十年代。

可是,这个是岌岌可危的东西。我们拥有某个人的文字,在一本书里,它根据这个特别的东西区别出来,我不认为有任何人曾经发表这个谈论。愚蠢的欠缺,换句话说,这些福音,他说,「属于凯撒的,归于凯撒,属于上帝的,归于上帝。」请您们观察,自然从没有人注意,那是绝对特别的,说将他曾经贡献给这个运作的,「归于上帝」。这并不重要。对于精神分析家,这个法则是不同的。那就是,将属于真理的,归于真理,将属于愚蠢的,归于愚蠢。

呵呵,这并不那么简单。因为他们会重叠。因为假如有一个维度,在此对精神分析的是适当的,那并不是愚蠢的真理,而是真理的愚蠢。

我的意思是,除了这些个案,在里我们免疫,总归一句就是除性化,这个真理,换句话说,不再解释它,如同在逻辑里。仅是拥有一个大写字母T(Truth)真理的价值,它充当跟一个大写字母F(False)虚假相对立。每个地方,真理从事某件其他东西,明确地说,以我们作为言说主体的功用。真理发现它自己处于困难当中,因为这个意外。凭借这个意外,我正在指明的东西的这个中心,在这个场合,凭借愚蠢的这个术语,它意味着以下: 下一次我将跟你们显示,弗洛伊德在相同的章节也说它,即使每个人让它通过—这意味着,这个器官给予它的范畴,我不妨说,给受到质疑的这个属性。它确实被标示,根据我所谓的特别的不适当作为享乐。根据这个,岌岌可危的,具有它的安慰。换句话说,性的行动作为任何真理的产物的这个无可化简的特性。这是岌岌可危的东西,在精神分析的行动。因为这个精神分析的行动,确实地,它被表达在另外一个层次,它对应真理所经验的欠缺的这个另外一个层次,当到达性的领域。这是某件东西,它的地位,我们必须质疑。

为了跟你们建议岌岌可危的东西,我将举一个例子。有一天我从一位迷人的年轻人的嘴中获知,他有充分的权利被称为骗子,在下面的事情。它曾经有过一场不幸事件。他曾经跟一位年轻女子有过幽会。她甩掉他,像块煎饼。「我立刻了解,他告诉我,再一次她是一位无情女子femme de non recevoir。那是他那样称呼她。

这个迷人的愚蠢是什么呢?因为他像那样说它,诚恳地说。他曾经听过三个相随而来的字词,并且应用它们。但是假如他曾经刻意做它,这本来会是一种机智语。事实上,这个简单的事实,我正在跟你们报告的,我正在将它提升到大他者的领域,有效地将它解释为机智语。这是非常好笑的,对于除了他之外的每个人,及对于任何跟他面对面接收它的人。但是一旦它被说了,它极端有趣。所以,那将是错误的,认为这个骗子欠缺机智,即使提到这个大他者,这个维度被增加。

总之,在我们的立场,面对这个有趣的小故事,所被牵涉的东西,依旧确实就是我们必须处理的东西,每次问题是要将为们理解作为一个维度的东西放进形式,不是在无意识发生的东西的铭记,而是适当地说,在属于精神分析行动的东西。

今天,我仅是想要介绍这个铭记,你们可能猜测,它无可置疑是冒险的。但是你们将会看出,它是有用的。

雄伯译
32hsiung@pchome.com.tw
http://sprinhero.wordpress.com

最近在思考一个问题,假如我们的生活圈子充满了骗子,那我们将如何跟他们相处或自处?虚与委蛇,还是坦诚以待?前者会让自己也成为骗子而不自觉,后者不是变成傻瓜,要不然就是圣人。我们很不情愿成傻瓜,又没有那样的胸襟当圣人,结果就只好付费当分析者。问题是,你会不会也怀疑:分析家可能也是骗子?

精神分析的行动 04

July 24, 2012

精神分析的行动 04

Psychoanalytic Act

Jacques Lacan
雅克、拉康

Seminar1: Wednesday 15 November 1967

「重新阅读拉康的精神分析论文集,有关这一点,我非常惊讶地看到,他谈论有关这个病人,他尤其重要地是被定向朝向语言。」

如同你们将会看出,这将为牵扯,我必须说,我并不知道,在我的哪篇著作,我谈论到这个病人。事实上,那完全不是我的风格。我们并不是要反对它。无论如何,但是这个想法,翻阅950页的我的精神分析论文集,仅是为了看出我谈论到病人,我从来不会有这种想法。

相反地,在70页,我发现「欲望」。「对我们并不实存的欲望,无法被满足的欲望,或甚至如拉康那样应该被满足的一个欲望,在相同的论文集被引用的拉康」、、、(啊,真令人欣慰,我们将会看出)、、、「在被引用的相同的论文集,他不拘泥形式地呈现它,关于这个屠夫的妻子」。这是众所周知,因为这是一篇相当精彩的文章。你们很可能期望,这是所被提到的东西。根本不是。你们被提醒回到弗洛伊德的屠夫的妻子。我的天啊,我能看出那点。我能够去寻找,不是有关屠夫妻子的那个段落,你们将会在620页找到,但是岌岌可危的是:

「这个理论,(我正在探讨移情的第二个理论),它提到最近在法国,堕落的某个程度。」岌岌可危的,就是客体关系。如同我解释,我正在处理莫里斯、鲍维特–「像基因主义一样,它拥有它的高贵的起源。那是阿伯拉罕展开它的这个铭记,部分客体的这个观念,是他原创性的贡献。这并不是证明它的价值的地方。我们更加感到興趣,对于指示它的联结,跟这方面的部分性,阿伯拉罕将它跟移情隔开,为了提升它,在它的模糊性,作为爱的能力,好像这是一种病人身上的体质,(爱的能力),在他身上,。他的可治疗性的程度能够被阅读出来、、、」

其余的部分,我就替你们省免了,这个「在这个病人身上」,因此被归属于阿伯拉罕。我很抱歉,因为没有在你们面前发展如此长的理论。但是这是为了制造这个联接,处于我刚才所谓精神分析家的东西,在他的肯定的行动,及我前一个时刻强调的病征的行动。因为,弗洛伊德带给我们的,这日常生活的精神病,弗洛伊德所带给我们的,确实是关于这个错误,适当来说,就是这种。

他告诉我们,他明知故问地说它,关于他所犯的这三个错误,在梦的解释。他明确的将它们连接到这个事实:在他正在分析受到质疑的这个梦的时刻,有某件东西他保留,将它悬置在他的解释的进展。某件东西被保留,在这个确实的点。如同你们将会看出,在第10章节。探讨错误的章节,关于这三个错误,明确地这个著名的Marburg的车站的错误,那本来应该是Marbach车站。他将Hannibal转变成为Hasdrubal,他将the Mendicis 的某个人归属于维尼斯的历史。实际上耐人寻味的东西是,那总是跟某件东西有关。总之,他保留某种的真理,他被引导犯这些错误。

事实上,确实是在他提到屠夫的美丽的妻子,那是很困难避免的,考虑到后面跟随着一小篇被书写如下:「想要拥有他者所拥有的欲望,为了成为他所没有的本质。的确,想要成为他者的本质的欲望,为了拥有他所没有拥有的东西。的确,不想要用他所拥有的东西的欲望,等等。”The desire to have what the other has in order to be what one is not. The desire to be what the other is in order to have what one does not have. Indeed the desire not to have what one has, etc.”

换句话说,一个非常直接的简要—我必须说,它稍微被强调,但是被强调的方式并没有改进它—根据我确实所书写的,关于治疗的方向,关于岌岌可危的东西,在这个阳具的功用。我们在此难道没有看出这个事实被础及到,这是耐人寻问的,某个人竟然应该感激它,显而易见地凭借这个错误。难道不是凭借提到这个无法压抑的我的名字?即使它被放置在某个无法理解的错误的标题上,在某个人,特别是谈论到语言的人,如他所说的。难道没有东西让我们质疑到我们自己?关于什么?关于这个事实所被牵涉的东西。关于某种的精神分析,某种的精神分析领域,人们,甚至当明确地支持他们自己,凭借我提出的东西,他们仅能够这样做,只要他们抛弃它,我不妨说。这个本身不就提出一个问题?那实实在在就是这个问题,大体上,精神分析的行动接收的地位的问题,从某个一贯性的组织。目前,这个组织统辖著跟它有关系的社团。

为了发表这个谈论,为了证明这个出现,处于确实并非是无意识的层次,并非是机械结构的层次。这个无意识的机械结构确实是弗洛伊德强调的,关于这个行动。我不愿说最明确的东西,但是精神分析介绍的行动的维度。这个它的本身,我打算形成这个真诚的关系rapprochment,并且提出有关它的问题。这个它的本身就是行动,我的行动。我请求你们的原谅,仅是因为为了结束它,我接受对于你们而言,看起来似乎是异常多的数量时间。但是在此我想要介绍的是某件对我是很困难介绍的东西,在如此人数众多的会场面前。在此,事情能够以上千种替代方式迴响。可是,我并不想要我尝试正在介绍的这个观念被替代。无可置疑地我将必须再次从事它。它拥有这个重要性,如同你们将会看出。当我使用它有很长时间,以它的关键形式,我还没有宣布它在一个美好日子来临。

赞扬愚蠢。

自从我产生这个计划已经很久了。最后的工作,让我们这样说,毕竟,在我们的时代,那将是某件东西,获得真正巨大的成功,我们不会感到惊奇的成功。它保证每个医生,药剂师,及牙医,依旧会有一个图书馆。这个「对愚蠢的赞扬」,作者是阿拉马斯,天晓得,不再感动我们。

对于愚蠢的赞扬,无可置疑地,会是一个更加微妙的运作要来实现。事实上,什么是愚蠢?假如我介绍它,在这个时刻,採取基本的步骤,关于在精神分析行动所牵涉的东西。这是为了指出,这并不是一个观念。要说出它是什么是困难的。这是某件像是环结的东西,环绕这个环结,许多事情被建构,并且分配给它们自己各种的力量。无可置疑地,这是某件阶层化的东西,我们不能认为是简单。在成熟的某个程度,如同我说,这是非常受人尊敬的。或许,这并不是获得最大的尊敬,而是它确实是所接收它的东西。

我将说,这种尊敬来自一个特别的功用,这个功用跟我们在此必须强调的东西息息相关。一种理解deconnaissance的功用。假如我可能以这种方式表达我自己。假如你们容许我稍微自得其乐一下地提醒:人们说他正在胡说八道。在此我们难道不是拥有一个秘密的基本语言。并不是凭借在目前接受它,将会出现这个愚蠢具有牢靠的地位。

人们总是认为,这是不完美的。譬如说,「他正在长篇大论地胡说八道。」但是事实上,这个事实是,这是一个术语,就像「我正在说谎」的这个术语,在目前总是难于使用。

无论如何,这是非常困难的,不去看出:受到置疑的愚蠢的地位,本身是根据这个「il deconnait」而建立。它不仅仅投注以上的动词包括的主词。以这个方法,有某件不及物及中立的东西,在这个「天正在倾盆大雨il pleut」的风格。它给予它的整个意义,给以上所说的基本语言。

雄伯译
32hsiung@pchome.com.tw
https://springhero.word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