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 worse 44

Or worse 44

Or Worse
或者更糟糕

Jacques Lacan
雅克、拉康

Seminar 11: Wednesday 14 June 1972

我们无法将这个空无对立,皮尔斯说,这个对立于某件东西的0,因为这个0是某件东西。这是众所周知的。这个空无代表某件东西,皮尔斯说,它形成这个次级观念的部分,对于皮尔斯是重要的观念,这个观念稍后我将回头谈它,在后面的东西。它并不是一个单子,被铭记为一个空无,但是它是相对的。实际上,假如我们提出这个空无,我们铭记它。在这个场合,这个空洞集合的铭记可能给予这个:{φ}。这能够被体认出作为是空洞的集合被认为是一个空洞集合的部分的集合的成分。所以,假如这个空洞被组成作为「一」,假如我们希望稍微重复这个运作,然后用这个空洞的集合的部分,成为这个集合的部分的总数,我们很快会拥有某件像这样的东西:{φ}{φ}。这差不多是等于{{φ}}。这能够被体认为能够代表是这个2。而且这能够代表这个「一」。

以这种方式,我们被引导改正这个谈论,当然,就是这个「并不存在的重复」,它能够作为许多事情的基础。明确地说,在这个场合,这是整数的连续。但是在这个谈论里,皮尔斯感到興趣的东西是,所被重复的东西,并不是「并不存在物」的本身,或是并不确实地,这是并不存在物的这个铭记。因为并不存在物是由这个铭记标示的。这确实是他在好几个文本,及好几个场合想要发展的东西。我将跟你们谈论关于它。

我们连接他对于数学的谈论。他说,当我们想要定义这个并不存在物被重复的一个系统,它必须被指明,它被重复作为铭记。就在这个开始,不存在物的铭记存在。这对于逻辑是非常重要的。这个普遍性的计量者,仅靠本身,就什么也不能定义。对于皮尔斯,这个普遍性的计量者是某件次级的东西,无论那看起来是多么的矛盾,如他所说的,它是某件东西的相对。作为这个计量器的东西,是这个先前,并且被铭记的变数的毁灭,这个毁灭是跟它矛盾的。所以,从一个纯粹的方法论的观点,皮尔斯攻击康特。康特是错误的,因为他对于连续的明确性的定义提到这个集合的全部的点。

皮尔斯指明这是需要的,要从逻辑的观点变化这个定义。一条椭圆形的线条是连续,仅是因为不可能否认,至少它的其中一个点必须是真实的,对于绝对没有表现这个集合的功用。譬如,当问题是从外部前进到内部,我们必须要通边缘的这些点。

在某方面,这是一条侧行的途径。我们无法像那样提出这个普遍性的计量者。这是需要的凭据一个先前的毁灭,它的本身通过,凭借一个先前的功用。在此,这个否定本身被竖立成为一种功用,对于这个功用的各种中肯的集合中的集合,在这个事件里,不可能否认等等。这个否定本身就这个空洞的集合,它铭记这个否定作为不可能。相同种类的例子最后能够在拓扑学里被从事。假我们倾听皮尔斯,各种固定点的理论应该被陈述如下:我将要书写它:∃x.{∃x.∅x} 括弧里的∃x.∅x上方应个各画一条横杠。这是不可能的,要否认,在它的边缘的圆盘的扭曲,至少有一点逃避授权它的这个扭曲,根据这个事情,甚至逃避它。

拉康:请再次开始。

雷侃那提:各种固定点的公理,假如我们拿像一个圆盘的某件东西为例,岌岌可危的,在某种方式,岌岌可危的是,扭曲一个圆盘,在它的边缘,以一个连续的方式。这是确定的,它被给予作为一个公理,至少这个圆盘的一个点逃避这个扭曲,换句话说,它始终固定。那是因为这个事实:有一个点始终固定,我们能够导致一般性的扭曲。否则,它将不会是可能,在此,明显存在着矛盾。让我们说,有一个清楚的关联,在逃避的这个点,跟它授权的这个功用。

拉康:换句话说,这个公理已经被证明。它不仅是可以证明,它已经被证明。在另一方面,这个公理被符号象征,你们或许能够评论这个,它如何被符号象征,根据这个「未知数x的存在」,因为这是一个非常靠近的公式,总之,靠近我习惯于铭记的这个公式,一个未知数x存在,这样它必须被否认,没有∃x 存在。这需要去否认,没有未知数x存在,这样∅x 才被否认。

雷侃那提:的确,这确实是一个双重否定,但是这两个否定并不确实是一样,他们并不是是相等的。在另一方面,特别是这个双重否定,随着它被铭记,它跟仅是肯定它并不是相同的事情。我们本来就能够肯定它。在此,那就是为什么我在开头引述这个普遍性计量者的批判,以像那样所给予的方式。假如这是一个双重否定的产物,这个没有被铭记的第一个否定,依照他的说法,它被迫跟一个已经被竖立成为功用的否定有关系。譬如,这些点并没有始终被固定。呵呵,有一个点确实逃避这个功用。从这个意义,这个需要特别就是要铭记它们。那就是为什么我在此从事它。我们将必须注意,或许以一个明确的方式,我所说的是一件不可能。但是在此的同时,仅是在此,这个空洞的集合被提出作为是维一定功用的集合,对于否定的功用。

拉康:我相信,在此所必需被强调的是这个事实,在此所被划的这条杠,在这两个术语之上,每一个作为被否定。这是一个「这并不真实」,在数学里时常被使用的一个「这并非真实」,因为这是关键点。在这个点,被描述为矛盾的这个证据,在这个时刻达成最高点。总之,问题是要知道,在数学,这是被接受的,我们能够作为基础,但是仅是在数学里,因为每个其他地方,你们如何能够以任何东西作为基础,当它能够被肯定,是根据「这并不真实」?

确实在此,在数学里面,对于荒谬的使用证据会受到反对。问题是要知道,在数学里,荒谬的证据如何能够作为某件东西的基础。实际上,它本身被证明,根据不会导致矛盾。这就是数学的本身的领域被指明的地方。因此,就在这个「这并不真实」之下—问题是要给予这条否定的横杠的地位,这个否定的横杠就是我用在我的基模的一个点,说这是一个否定,∃x.∅x (它们上面要各画一条杠),意思是:未知数主体x并不存在,用来满足这个阳具的享乐功用的∅x,被否认。

雷侃那提:在皮尔斯的术语,这条横杠在此时首先来到的东西,就是这个最初的铭记。因为他说,这个潜力—我将要在类别回头谈论它,因为这是一个观念,最后充分地被发展—这是不可能性的铭记的场域,但是在这些不可能性的前面,再次是这些没有被铭记的不可能性。那是这些不可能性的可能的领域。在这个领域,某件东西凭借这个特征颠覆它,使用在此时不可能性的方式。这是一种切割,这个切割在一个领域里被形成。这个领域在先前有某方面是独特的。因为那个理由,皮尔斯说,这个最初的不可能性必须在开始时被铭记。那就决定一切。随后,最后,所有这些明确性的否定在此继续决定。但是这已经是在这个不可能性里面。

换句话说,他说,这里有两个领域。在一方面,有这个潜力的领域,那就是纯粹0 的这个元素,我们能够说到这个纯粹的空无。但是我将会回头谈论它。在另一方面,这些不可能性就是那些从潜力诞生的那些不可能性。但是它们清楚地跟它对立。在这些不可能性里面,我们能够像那样说事情,换句话说:并没有存在着一个未知数主体x,这样并非阳具享乐的功用的∅x才在,或是存在着一个未知数主体x,这样,阳具享乐功用的∅x并不存在。

拉康:譬如,你承认,我书写你曾经说过的每一样东西,凭借说:这个潜力相等于可能界的这个领域,作为决定这个不可能界。

雷侃那提:作为决定不可能界,但是我立刻指明他所说的,这是各种可能的这个领域决定不可能界,但是并不是黑格尔的意义。你们必须注意,他说,它决定它,并不是必然,而且潜力而为。换句话说,我们无法说,那必然就会发生,它被指出说,它已经发生。我们知道,就是这个潜力,已经决定这个不可能界,但是并不是必然决定。我们同意。所以,这确实是我指的这个潜力、、、

拉康: 我们或许能够铭记它就像那样:潜力=各种可能性的领域,决定这个不可能界。

雄伯译
32hsiung@pchome.com.tw
https://springhero.wordpress.co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