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伯说拉康

雄伯说
关于分析家的欲望,拉康小组组长李新雨在「分析过程与分析结束」一文里是这么说的:

2.2. 分析家的欲望

与假设知道的主体一样,分析者也把欲望归于分析家,因而分析家也是一个“假设欲望的主体”。分析家在治疗中的任务就是使他的欲望对分析者“保持着一个未知”[12]。由此,分析家的欲望成为了分析过程的推动力,因为它使分析者继续工作,试图寻找分析家的欲望的谜底。
“分析家的欲望从根本上说就是在精神分析中运作的东西”[13]。通过向分析者展现这个谜一般的欲望,分析家就占据了大他者的位置,主体向他询问“Che vuoi?”,结果是主体无意识的基本幻想出现在转移中。

此外,分析家的欲望也是认同的对立面,其功能在于防止分析者的要求变成认同,它是一种更强的欲望(Thanatos),是不要获得大他者的欲望的欲望,是“对痊愈的不欲望”[14]。

分析家欲望的是分析者自己独特的真理在分析中显现出来,这一真理截然不同于分析家的真理,因而分析家的欲望是一种“得到绝对差异的欲望”。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拉康把它定位在精神分析伦理学的中心(苏格拉底式的欲望:Ataraxia)。

雄伯说
在精神分析运作中,分析家的欲望保持是一个未知,这个未知成为分析过程的推动力,因为它使分析者继续工作,试图寻找分析家的欲望的谜底,也让分析家就占据了大他者的位置,主体向他询问“Che vuoi?”,结果是主体无意识的基本幻想出现在转移中。

以上的陈述是分析者的转移过程,对于「对于分析家的欲望的幻见fantasy,是无可质疑的。问题是,从分析家本身,他如何来看待他自己作为分析家的欲望?组长将它定义为「是一种更强的欲望(Thanatos),是不要获得大他者的欲望的欲望,是“对痊愈的不欲望”[14]。」

这种更强的欲望Thanatos,是什么呢?从希腊神话Greek mythology来理解,它是死亡的具体化身,the personification of death,从精神分析来理解,它是无意识对于死亡的渴an unconscious urge to die,新雨的诠释「是不要获得大他者的欲望的欲望,是“对痊愈的不欲望”」,春雄同学的迷惑是为什么?组长作为分析家的欲望,为什么是这个极端悖论的欲望?

另外,所谓「苏格拉底式的欲望:Ataraxia」,难道不也是弗洛伊德追求死亡本能death instinct 的欲望?

这个Ataraxia 字典上的定义是「心灵的安详」peace of mind。拉康在「康德与萨德」一文里是这样说的:

Christianity has assuredly taught men to pay little attention to God’s jouissance, and this is how Kant makes palatable his voluntarism of Law-for- Law’s-sake, which is something that exaggerates, one might say, the ataraxia of the Stoics.

基督教确实教人不要太注意上帝的欢爽。这就是为什么康德让他的「为了法则而法则的志愿主义」,那么讨人喜爱的地方。我们不妨说, 它是某件誇张禁欲学派的「安详」。

组长新雨作为分析家的欲望,就是追求禁欲学派的这种「心灵的安详」ataraxia吗?请问组长,你在这几年的分析经验里追求到了这种绝对差异的介入没有?感受如何?能否分享一下

春雄同学说

我没有Pollus 跟组长新雨丰富的个人分析经验,因此,面对拉康的「性的公式」formulae of sexuality,我仅有凭借自为分析的想象及大乘佛教的观念来帮助理解。

拉康的性的公式有四组quadrant。

左下角是∀x.∅x, 倒转的∀代表All (全部)也就是「全部的人都是有限生命」All man is mortal 的All 的字首A的倒置,x则是作为未知数的主体,∅x 则是说「我要」(say yes)阳具享乐phallus enjoyment的未知数主体x,阳具被划杠代表阳具享乐本身的限制,必须在言说的勃起状态时,才具有阳具享乐。

右下角是∀x.∅x (∀x 的上方,应该划一条横杠,我的电脑技术画不出来,在此征求高手,帮我画图,张贴出来)。这个上方被划横杠的∀x,代表「并非全部」not-all,也就是具有「有限生命」mortal的例外可能的「无限生命」immortal,或是「永恒的女性」eternal feminine。她们也是说「我要」(say yes)阳具的享乐phallus enjoyment的未知数主体x,只是处于欠缺的what is lacking的渴望状态。

左上方是∃x.∅x (∅x 的上方,应该画一条横杠,我画不出来,你们自己画))。倒置的∃ 是生命实存Existence的字首E 的倒置,倒置代表它们的生命实存,是「预先-存在」Ek-sistence。∅x 的上方画一条横杠,代表作为「预先-存在」Ek-sistence的未知数主体x,对阳具的享乐phallus enjoyment 的功用说「不要」say no。

右上方是∃x.∅x(∃x.∅x 的上方,各画一条横杠, 我画不出来,你们自己画)。∃x. .∅x 的上方,各画一条横杠,意味着,并没有代表生命实存Ek-sistence的未知数主体x,对阳具享乐的功用说「不要」say no,但是阳具的享乐的功用仍然被画一条杠,代表没有了。

分析家作为应该知道的主体 the subject supposed to know,或是作为应该欲望的主体,the subject supposed to desire,会是摆放在哪一位位置,有谁能告诉我?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