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y, 2012

不愿上当者犯错 46

May 21, 2012

不愿上当者犯错 46

Jacques Lacan
雅克、拉康

Les-Non-Dupes-Errent Part

不愿上当者犯错

Seminar 11: Tuesday 9 April 1974

我以前曾冒险产生某件被称为「逻辑时间」的东西。好奇的是,我在里面加入第二个时间,理解的时间,理解所应该被理解的东西的时间。这是以这种的形式,我尽可能使之精炼的唯一的东西。这是唯一必须被理解的时间。事实上,假如没有三个时间,理解的时间行不通。换句话说,我所谓的看见的瞬间,要理解的东西,然后结论的时刻。结论,如我相信的,我在这篇文章充分地建议,错误地结论。否则,假如不是有这三个时间,就没有东西可以证明澄清地证明这两个时间。换句话说,我描述的这种审视,是一种逮捕的审视,一种停止的审视,一种重新出发的审视。由于这个,显而易见地,这些是唯一令人信服的动作。这些动作作为证据是有效的,难道不是吗?当这三个人物,你们知道,问题是要让他们从监狱逃出来。恰巧地,这些审视随后,他们能让它们发挥功用,作为证据。换句话说,做它们所被告诉要做的事情,不仅是他们本来应该逃出,这是一个相当自然的动作。但是他们所认同的,换句话说,每一个严格地认同其他两个。他们拥有相同的黑色或白色的环圈在他们的背上。他们无法给予对于他们所被要求的它的解释,除非根据这个事实:他们已经将相同的炮弹发出。这就是唯一的解释。

这是一个完全,完全迷人的方式。难道不是吗?要解释某件而且更加明显的东西。事实上,这其中并没有牵涉到任何对于自然的认同。我给予它的这个解释,在边缘的这个评论,换句话说,就像那样,人们想象某种的普遍性。在这个寓意里,并没有它的痕迹。因为我们正在处理这个寓意。在这个寓意里,并没有这个痕迹,在囚犯之间会有丝毫的关系。因为这确实是他们所被禁止的东西,为了要在他们中间沟通。他们仅是认同他们自己,或是区别他们自己,凭借拥有或是没有拥有一个白色的圆盘,或一个黑色的圆盘,在他们的背上。我很抱歉,因为对于那些从来没有打开我的精神分析文集的那些人,我如此的冗长。当然,在这个情况,一定有很多这样的人。因此为了定义在维度的集合里,同时构成表面与时间。这是我正在跟你们建议的,作为随之而来的东西。我的天,作为随之而来,对于我跟你们建议的关于逻辑时间,在我的精神分析文集。呵呵,没错。

我充分地坚持,难道不是吗?我在某个时间充分地坚持,对于精神分析家欢欣鼓舞的东西。难道不是吗?换句话说,小客体的这个脸孔,这个支持,这个令人哀怜的一面,当它具有一个废纸团的形式。我非常坚持它,有一天,我像那样地出现在博帝客那里。我跟他们解释,文明是一条水沟,完全没有什么其他种类的痕迹。那仍然是某件很奇怪的东西。我们应该将我们的心意转向它。因为据我们所知,所有的其他存在的动物并没有用它们的的废料拥有这个地球。这是完全奇特的,人们所做的一切,结果总是作为废料。难道不是吗? 稍微保留一点尊严的东西,就是这些废墟。但是,假如你们仍然从你们的汽车出来,你们将会注意到,那些报废的汽车的数目,被堆积在许多地方。你们将会注意到,你们踩地的地方,你们踩到某件东西。在那里,你们尽一切方法尝试压缩旧的垃圾,为了不要被它埋没,实质上。

是的、、、这是整体的事情! 这是组织的整体的事情,难道不是吗?属于想象的组织的事情,我们不妨说。难道不是吗?为了模拟,跟群众模拟,因为这是我早先所谓的选择的脸孔,这个团体,跟群众模拟—你们总是必须处理你们集合一个团体的东西—为了跟群众模拟某件像身体的功用的东西。是的,呵呵。但是无论如何,这个小小的客体,仍然是那是什么?让你们感到興趣的脸孔,不是当我书写它时—因为我尽量少去书写它,我拥有太多的责任感,所以我不会不留给这种书写它的机会, 给它停止的机会,为了,假如它不停止,它证明它自己。但是,在那里,当我正在聊天的时刻,你们感到興趣的东西,关于我谈论的这个小客体?有某件东西你们可能会想到,因为它就像所有其余的东西,呵呵,我发明,关于知识所牵涉的东西,但是关于真理所牵涉的东西,我并没有发明。真理被带到我这里,我有成桶的真理。

然后,有一个人来看我,我无法说多久之前,然后我不想要他体认出他自己。他前来告诉我,他所需要的东西就是我的声音!那并不是为了投票,呵呵,那是这个声音。不,但是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对于我,那难道不是声音吗?—因为相对当显而易见地,有某件东西在这里。它并不是混合音的问题,假如这个小客体就是我正在说的东西,我们一定不要混淆这个语音跟这个音素。声音被某件并不是被铭记在圆盘上的东西定义。在一个磁带上,这么多的人用来娱乐他们自己的方式。这跟那个没有丝毫关系。声音有时就是我告诉你们所有这一切的审视。有人劝告我,在此有一个你们聚集在这个封闭的来源,今天是正当的聚会。有某件像那样的东西,跟我花费在言说事情的这个时间有关系。因为这个小客体,跟时间的这个维度有关系。那是完全不同于这个言说牵涉的东西。

这个言是并不是声音。为了被爱,因为你们爱我,当然,为了被爱,为了前者或是为了后者,这根本并不相同。呵呵,这个小客体牵涉的这个言说,总之,就是我用书写记载的各种事情。呵呵,主体的颠覆与欲望的辩证法,等等。那是在一条完全不同的途径,难道不是吗? 跟声音的展示不同的途径。换句话说,像那样,属于令人哀怜的证词,请不要误会,难道不是吗?在整个的事件里,它被压挤的东西。

在另一方面,这个言说,这个言说也并不是书写。没错,言说也并不是书写。光是有某件东西可说,并不足够能够对它获知许多。这是一种区别,难道不是吗?我非常想要你们的脑袋想到这个。是的,甚至关于真理所牵涉的东西,难道不是吗?有一个知识的位置。有一个知识的位置,因为在每个时刻,都有一个发明的问题,难道不是吗?为了回答真理的悖论的组织。呵呵。这确实是为什么第一步骤被採取,就是要以各种的情意追随它。这不仅是事实的问题,难道不是吗?这个谎言形成它的部分。对于那一点,我足够坚持。难道不是吗?它必须被看见,事实上,它能够让你们去做的东西。

雄伯译
32hsiung@pchome.com.tw
https://springhero.wordpress.com

不愿上当者犯错 45

May 20, 2012

不愿上当者犯错 45

Jacques Lacan
雅克、拉康

Les-Non-Dupes-Errent Part

不愿上当者犯错

Seminar 11: Tuesday 9 April 1974

为了给予,事实上我必须给予你们跟这个抽象不同的草料食粮,你们会这样说,因为确实地在此具体的东西,这难道不就是一种抽象吗?它像铁一般地坚硬。倒不是因为一个物并不丰润多汁,它就成抽象。这显而易见是有趣的,我在此经验到这个需要,需要你们,因为人的欲望就是大他者的欲望。我在此经验到对于你们的欲望,为了拥有一点有趣的插曲,跟你们指出,这是有趣的。事实上,我将给予你们一个物,一个小小的轶事的样品,那个知识。因为它发明,像那样地发生,如同我将告诉你们。总之,当伽利略注意到他的一些发明,事实上,那些发明完全地扰乱有关天空实在界的知识,他小心翼翼地注意到它,在以下的形式。他赠送一些人某些的拉丁文的两行韵律诗,恰好是两行,通过这两行韵律诗,他能够用某种方式确定日期。譬如,他凭借从三到三的一些信息证明,他曾经发明在他当代不可能让人接受的这个物,他在这样的日期已经发明。我的意思是,它无可争议地被铭记,根据他创作这些两行诗的方式。而且,它们的内容并无关紧要,考虑到,当然,我们事实上能够以这种风格书写任何东西。这对任何人都无关紧要。让某个人感到興趣的一切东西,当我们收到一封信息,从像伽利略这样的人物。那并不是他想要说的,那是我们拥有他的亲笔签名。以某种的方式,我们称这些两行诗是显见的愚蠢。

总之,这个日期被铭记,一个特别的事情的日期,岌岌可危的这个物,换句话说,关于它提供给予我们看见的天空和旅行的原则。这难道不是某件东西以某种确实是有趣的方式说明,但是你们拥有许多其他对它的证明。因为如同我从事的说明,我带着沉重的脚步坚持。显而易见地,假如逻辑是我正在说的东西,实在界的科学,而不是某件其他的东西,假如确实是逻辑的本体,作为实在界的科学,那确实是用一种空洞的价值来解释这个真理。换句话说,确实根本就没有东西,关于这个东西,你们仅是书写那个「非真实」就是「虚假」,换句话说,那是虚假。换句话说,这是一种对待真理的方式,这种真理跟我们共同所谓的真理并没有任何的关系。实在界的这个科学,逻辑,清理它的途径,它仅是从这个时刻开始清理它的途径,当人们能够充分地将文字,清理掉它们的意义,为了要用信息实实在在地替代它们。这个信息在某方面是实在界的这个讯息的本质。

在此,这是有趣的,能够这样说: 这种书写在那里是要证明,证明什么,要证明这个发明的日期。但是在证明这个发明的日期,它也证明发明的本身,发明就是这个被书写物。在数学逻辑所被要求的东西,这确实是这个事实:在这个证明里,没有一样东西依靠任何东西,除了就是依靠某种的赋加方式,赋加给自己一种组合,完全受到信息的互动运作决定的组合。

在此,我询问这个问题:这个字词重组,因为这是伽利略的两行诗岌岌可危的东西。关于这个字词重组,我们亲爱的朋友索绪尔私下绞尽他的脑筋,不仅在此是要证明,这是书写的特性,甚至当人们还没有这个观念;有任何东西可证明。这个字词重组是处于索绪尔询问他自己有关它的层次吗?换句话说,是在这个层次,在诗歌里,被描述为拉丁文的晦涩诗。我们确实能够重新发现被要求来指明一个上帝的信息的数目,而在天上没有任何东西帮助我们知道,是否这是诗人的意图,将他所必需书写的东西谜团化。因为这个书写,已经发挥功用,他用某些的信息将它谜团化。这些信息作为神祗之名的基础。

在此,我们难道不能够理解,即使当它并没有受到任何东西的支持,根本就没有我们能够见证的东西支持,我们必须承认,就是这种书写在支持它,我们在此拥有,我们在此拥有一种被书写物的实体。我们将如何表达这个实体?我们将如何逼迫它,朝向生命实存的这一边?或是朝向一个特别的生命实存这一边?它是阴性的生命实存?还是阳性的生命实存?我认为我们最好放弃这个方向。

我正在跟你们建议某件有趣的东西,因为它朝着相同的方向,跟我先前曾经追踪的方向。如同一位古老的圣者像那样谈论过,在当时,人们仍然知道如何书写被语言所要求的东西,难道不是吗?一条上升的途径是跟一条下降的途径是相同的。所以,我能够跟你们建议,作为一种书写的公式:知识支持生命主体。有某件东西证明,这样一个公式可能会有它的功用。无论如何,我今天充其量所能做的,就是跟你们定位书写的这个功用,因为这个理由。关于书写阴性的生命实存或是阳性的生命实存的实体,我们的问题介绍我们的东西,为了定位这个事实:它尤其是凭借某种的功用来定义,凭借某种边缘的位置。

你们瞧,这是相当显而易见的,难道不是吗?—我像那样强调它,偶然是因为我花费我的时间跟哲学家争论它—这是相当显而易见,这是我的这种唯物论。没错,我很少言说它。我很少言说它,因为我根本就不在乎唯物论。这个确定的唯物论,就像那样,总是在那里,它以这个事实的名义组成这样的事情。这个事实被认为是比这个形式更加是实在界的东西。总之,它当然是已经被诅咒了。从历史的唯物论开始,它就已经被诅咒。严格来说,这个历史的唯物论实实在在就是博素特的「天启」的复辟。没错,无论如何,被书写物的这个物质,总之,这个被假设的书写物的物质,就像那样,因为这个小小的新的物质,总之,将会应该值得让它的发现被稍微探究一下,为了回到我们基本的小客体,让它稍微被探索一下,至少有这么一阵子,呵呵。

为了让这个探索成为可能,难道不是吗?假如你们翻译这个辅助,依照我所教导你们的,它确实意味着,它停止被书写,根本不是相反的东西。这必须停止被书写,为了让它证明某家东西。换句话说,它并没有停止重新开始。但是确实地,在此就是我正在尝试的这个审视。我正在尝试给予你们对于这个审视的观念。这是一个耐人寻味的审视。因为它暗示的这个脉动,换句话说,众所周知的东西,仅是这个可能性是需要的。也就是说,我凭借这个「停止被书写」所定位的东西,确实是某件并没有停止被重复的东西。在此,是某件我们曾经很清楚能够碰触到的东西,难道不是吗?在重复的这个功用,这是弗洛伊德这样的天才所创造的。

这是一个基本的东西,我正在尝试跟你们在此探索它,以这种意义探索它。这建立一个二的时间。这根本没有让时间成为直线,这建立一种二的时间,作为完全是基本的东西。我甚至过分到要询问那些可能稍微回答我的人这个问题。对于这一点,假如有人想要回答我,我将是欣然接受。事实上,当我们从事一组维度的集合,这种集合并没有假设任何基数,但是让我们说一个有限的集合—如何根据维度的这个集合来决定? 为什么不想像这个维度,依照我对它的定?换句话说,在这个储存被定位的地方,如何到达说明这个事实: 假如我们从这个观念开始,二的这个功用,有两个维度在那里被定位,在表面的一边,但是从「停止」与「没有停止」,如同我刚刚跟你们说过的,难道不是拥有某件东西给予确实就是书写的意义?换句话说,根据维度的一个集合,我们将不会预先决定,如何找到是什么充当表面的功用,同时,依照我的言说,它将会形成一个时间的功用?无论如何,这非常靠近我正在跟你们建议的这个环结。

雄伯译
32hsiung@pchome.com.tw
https://springhero.wordpress.com

不愿上当者犯错 44

May 19, 2012

不愿上当者犯错 44

Jacques Lacan
雅克、拉康

Les-Non-Dupes-Errent Part

不愿上当者犯错

Seminar 11: Tuesday 9 April 1974

但是这将仍然暗示着,我用完全是关键性的「建议」,所产生的这个公式。这个公式应该收到少数的补充的东西,由这个事实暗示的补充:假如我们确定无法被命名到精神分析,那并不意味着,就是有任何人能够闯入它,就像犀牛闯入瓷器店。换句话说,没有考虑到以下。那就是,它确实必须被铭记,我从它被铭记所期望的东西,必须被铭记在那里。因为这并不像,当我发明时,就像当我发明是什么掌控这个性化的主体的选择。在那里,我无法选择,我无法选择的原因是,一个团体,一个团体是实在界。即使它是刚刚新出现的实在界。因为只要精神分析辞说不存在,就根本没有什么精神分析家。这是为什么我宣佈,精神分析家具有某种意义,譬如,我就是这个证词,但是尽管那样,那并不意味着,精神分析家存在。说至少会有一个精神分析家存在,这是道地的歇斯底里的观点。譬如,我根本没有在这个斜坡上,我的天性并不是处于歇斯底里症的立场。譬如,我并不是苏格拉底。事实上,我定位我自己的地方,我们最后将会看到,嗯,有何不可呢?但是今天,我并不需要再多说它。

所以有些事情,有些事情处于用实在界的术语出现的东西的层次,以不同的功用的形式,什么的形式? 当一切都说都做了,关于各种信息所牵涉的东西的形式。因为信息,岌岌可危的东西是信息。这是我以我的四元关系,想要提出的东西。能够用某种的方式,在团体里,某种的默契被建立。可能会有某件新的东西,它仅是由信息的某种重新分配所组成。我能够发明,但是追求信息的这个新的安排,为了在它里面强调一种辞说,预先假设,预先假设一种系列。确实地,有何不可呢?如同我被要求,在罗马被要求,当我被要求这个问题,关于性化的这四个量化公式之间的关联—这是岌岌可危的东西—精神分析辞说的这个公式,如我所想的,我应该首先将它提出来。为了联接它们,这将是给予这个发展,在学派所被形成的发展,在我的学派。有何不可呢?稍微幸运的话。在一个学派里,这个功用将会被表达,从这个功用,精神分析家的选择,成为精神分析家的这个选择,仅能够依靠。因为他虽然是被他自己所授权,他也身不由己地受到别人的授权。我正在将我自己沦落到最小量,因为确实地,我正在等待某件东西被发明,在团体里被发明,而没有滑入旧的窠臼。从这个古老的窠臼造成的结果是,凭借旧的习惯,对抗这个习惯,毕竟我们是几乎没有受到保护。这些旧的习惯就是形成被描述为大学辞说的基础。我们被命名成为某件东西,被命名成为一个头衔。

这逼迫我们,逼迫我们,因为我选择在那里被逼迫—但是同时逼迫你们,因为你们倾听我说—尝试要指明这个关联,处于知识的发明与被书写物之间的关联。相当显而易见地,有一个关联存在。问题是要指出这个关联。换句话说,要注意,要询问这个问题,关于我们能够掌握什么:被定位在哪里?书写被定位在哪里?这确实我长久以来一直尝试要给予你们一个指示,凭借着替代,我很早就做的替代。我不妨说,当我偶而掉进我企图要给予的这个陈述,关于「言说跟语言的功用及领域」。我给它定的标题是:「信息的代理」。环绕着信息,或许你们稍微记得,总之,就像那样,在迷雾当中,那个能指S,第一能指S1,第二能指S2,等等,在所指s 的上方,在这个小的所指s 的上方。无论如何,这一切暗示某种的关系,我强调作为是隐喻的关系,另外一种是换喻的关系。就是环绕这一点,我让某些的建议旋转。这些建议能够被认为是一种强迫力。我的意思是,作为给出某种的代理,不是这个信息的代理,而是语言学的代理。但是我将跟你们指出,语言学前进的方式,跟其他的科学并没有什么不同。换句话说,它仅是从这个信息的代理前进。因此,语言学的这个代理,凭借信息通过,总之,建议某些的谈论,对于从事精神分析实践的人。

当然,这并没有阻止,因为相信,随着时间过去,难道不是这样吗?会有些超现实主义艺术家,难道不是吗?我受到困扰。无论如何,当人们想要书写有关我的文章,这些超现实主义艺术家,我认识一位当时还倖存,特瑞斯坦、詹拉Tristan Tzara。 我送他一本「信息的代理」,当然,这对他一点意义也没有。为什么?因为这确实显示我跟你们指出的—你们或许听过它—在我上次的研讨班。我所跟你们指出的,换句话说,当一切都说都做了,尽管这个争吵。难道不是吗? 他们并没有确实知道,他们在追求什么。

但是,那起源于这个事实,总之,他们是诗人。如同柏拉图长久以前指出的,这根本并不是无可避免。这甚至是比较受人喜爱:这位诗人并不知道他正在做什么。这甚至是,这甚至是给予,这是给予他对它的原初的价值所做的东西,在这个东西之前,我们实在地,我们仅能够实在地垂下我们的头。我的意思是,假如我们能够做某种的类比,无论如何,某些的同质性,我们不妨说。但是对于这个「同质」,它具有这个大约的意义,我早先跟你们强调的—某些的同质性,处于我们所拥有的东西,用作品,用艺术的作品,跟我们在精神分析经验我获知的东西之间。

解释艺术是某件弗洛伊德总是排除,总是拒绝的东西。所谓的,所谓的艺术的精神分析,嗯,依旧比艺术的著名心理学更应该被排除。后者是一个幻觉的观念。使用艺术,我们必须学习一个教训。学习一个教训,学习对于某件其他东西的一个教训。换句话说,对于我们而言,用这个还没有被分类的第三个来解释它,用这个东西来解释它。这个东西一方面依靠科学,另外一方面,从艺术作品学习一个教训。我甚至要更加深入探究,它能够被做到,仅有从期望在最后,还是没有找到这个答案。

精神分析经验跟我们所测试的就是,我们正在处理无法被驯服的真理,我不妨说说处理无法被驯服的真理。可是,我们必须见证它们的本身。这些无法驯服的真理是唯一能够让我们定义在科学里,在知识里,在无意识的知识里,所被牵涉的东西。在科学里,这如何形成我所谓的边缘。换句话说,科学的本身,因为缺乏更贴切的字词,我不妨说是被架构。假如我正在跟你们提出的东西,对应于某件东西,我的意思是,你们侍侯我已经很久了以后,我才陈述:性的关系并不存在。那就是那个意思。

再一次,我强调,这并没有过份到要说,我们知道的这个小小的实在界,被还原成为数字。我能知道的这个小小的实在界,虽然小小,这起源于这个著名的空洞。被还原到这个事实:在中心,有这个拓扑图形,我们仅能够插入这个空洞。我们仅能够用什么插入?用想象界。但是尽管那样,那并不意味着,这个小客体属于想象界。这是一个事实,它能够被想象,它能够以任何方式被想象,换句话说,我们用所被吸住的东西,用所被转移的东西,用组成这个外观的东西,用驯服这个外观的东西,然后就是这个声音。这就是我曾经将数字的最后两个,增加到这个名单,确实是最后一个数字,根据它被想象。

但是它被想象的这个事实,并没有移除任何东西,离开这个小客体作为拓扑图形的意义。我的意思是,作为所被压挤的东西,为了要给予它的一个意象。我仅是做到这个地步,为了给予它的一个意象,这个意象仅有一个优点。那就是,这是一个被书写的意象,我在博罗米恩环结所给予的这个意象。就在这里,这个小客体被连接成环结。因此,有两种的面貌,在此,对于这个小客体。一个面貌是尽可能作为实在界,仅仅凭借着它被书写的这个事实。你们看出我正在尝试要做的东西,我正在尝试要定位替你们定位为书写的东西,我进行了很久才提出它,作为实在界的这个边缘,被定位在这个边缘。

雄伯译
32hsiung@pchome.com.tw
https://springhero.wordpress.com

不愿上当者犯错 43

May 19, 2012

不愿上当者犯错 43

Jacques Lacan
雅克、拉康

Les-Non-Dupes-Errent Part

不愿上当者犯错

Seminar 11: Tuesday 9 April 1974

呵呵,今天,发生什么事?今天,为了某些原因,就像那样,个人的选择的原因,我将要从一个问题开始,一个天经地义的问题。我询问我自己,至少相信,答案在那里—那是一个老大叠句,如你们所知—这个问题是:在现场的拉康发明什么?你们知道我提出「发明」这个字词。我不妨说,我让你们体认它,至少显而易见地,凭借将它连接到让它成为必要的东西,也就是说,知识。我说,知识被发明。我觉得科学的历史很清楚地证实这一点。所以,就我而言,我发明了什么?这丝毫并不意味着,我形成科学的历史的部分。因为我的开始点是不同的,因为它是精神分析经验的起始点。

什么?我将会回答,因为大家了解到,我已经拥有这个答案—我将会回答,像那样,为了让事情进行:这个小客体。显而易见地,我无法增加,譬如,这个小客体。 它立刻能够被碰触到。除了其他东西之外,我发明这个小客体,并不是某些人想象的,在其他东西之中。因为这个小客体是聚合,至少开始时是聚合,以这个图形。你们或许知道那是什么。我甚至并不确定,但是无论如何,这是某件东西拥有像那样的形状,拥有两样互相交会的东西。除外,我说,因为在我们处于的这点,这是需要的。因此,根据这个图形,这是一种决定,明确地在这个问题被询问的这点:欲望是什么,假如欲望就是大他者的欲望?无论如何,这是它出现的地方。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它不在别的地方。它也在别的地方,它也在为我所谓的「L形基模」的基模里,然后它也在各种辞说四个方位里。我相信我应该给予它们一个位置,事实上,就在好几年前。因此,谁知道,或许有关它的问题被放置在这个X 未知数的位置,在这些已经是著名的量化的公式里。今天我将像那样称呼它,因为当我今天早上醒来,我写下一些注释,我称为性化的注释。当我正在书写时,写下这些注释,我想到以下的东西。无论如何,耐人寻味地,我从来没有听到这个东西的迴响。难道不是吗?显而易见地,甚至在罗马,我从事短期的旅行,我听到有人谈论这些量化的公式。这证明这个公式已经广泛流传。我被询问一些问题,换句话说,是否这些量化的公式,因为它们有四个,它们很有可能被定位在某个地方,方式跟这四种辞说的公式相一致。这未必没有一些成果。无论如何,因为我正在召唤的东西是,这个小客体在X这个未知数的位置出现,在我所谓的「性化的量化的公式」。我有需要再书写它们吗?那确实并非没有用途。我回想起,被这个∃x.∅x 标示的那些符号在左边,由四个其他公式继续下去,这四个公式像那样,形成一个四方块。

∃x .∅x ———∃x.∅x
↓ ↓
∀x.∅x ———∀x.∅x

(雄伯注:这个图形的几个符号上面要画一条杠,但是我的电脑画不出来。更精确图形,请参照英文版或法文版)

关于它,某件东西本来可能会回到我这里,当然,即使它并没有要求我稍作费心,但是假如有某件东西我想要跟你们指出,那就是:这些被描述为性化的数量词能够用不同的方式表达。这或许容许某些进步被做。我将要告诉你们,它意味着什么。它能够像这样被表达:「这个性化的主体仅是被他/她自己授权。就是这个意义,有一种选择。我的意思是,我们限制自己的东西,总之,将他们分类为男性或女性,总之,正式地被铭记,这并没有阻止有一种选择存在。当然,有某件东西是众所周知。他仅是被他自己所授权—我将补充说:被某些其他人授权。

在这个场合,这些其他者的地位是什么?难道不就是它在某个地方?我并不是说在大他者的轨迹,这是必须被清楚定位及被知道的某个地方。我的性化的量化的公式就是在那里被书写。因为我甚至想要说,我进行得相当过分:假如我当时没有书写它们,性化的主体仅是由他自己受书写,这会是同样地真实吗?

要争论这一点似乎很困难,假如考虑到人们并没有期待我书写这些公式,性化的这些量化的公式,总之,为了让少数的认真的人们被贴标签。总之,如同那些被贴同性恋标签的那些人。他们既不是在男性的这边,也不是在女性的那边。这将是无可否认地真实,除了这个事实: 事实上,这似乎是耐人寻味的,即使自古以来,这就广泛流传。人们花费一些时间确实就是用这些术语贴标签。不幸的是,这些术语是错误的。譬如,根据「同性恋」的这个术语。耐人寻味的是,我能够说他们是错误的。事实上,作为一种正式命名,这完全是错误的。总之,在很久以前,人们并没有这些术语,总之,譬如,这被称为—无论如何,没有这些术语偏向一边。事实上,他们以严肃的方式被区别,甚至在地理的地图上给予他们不同的位置,这已经充分指示出来。就某一边而言,这些被称为是肛交鸡奸。有一位王子书写着。我相信,这位王子自己是来自科德家族。他说,当他们正在越过河流时,为了让他的同伴安心,我们不要发生状况,我们将不要被淹没,因为我们仅是在火灾中被消灭,所以我们是安全的。呵呵。

同时,在我的学派,难道没有人可能曾经想过?这会平衡我的言说:分析家仅是由他自己所授权?尽管那样,这并不意味着,在决定它时,分析家完全是孤单的。如同我刚刚跟你们指出,关于在性化的主体所被牵涉的东西。的确,我甚至更过分地说,我在这些公式所书写的东西,至少暗示着,为了成为一个人,我刚刚在那里书写的这个量化的公式,至少必须在某个地方被书写。那里存在着—这是一种书写—那里存在着这个x,这个x说这并不真实,这并不真实,作为一个例外的基础。这个并非真实,换句话说,在书写中,支持命题的功用。在这个命题的功用里,我们能够书写性化的主体的这个选择所被牵涉的东西。它能够自圆其说,它总是自圆其说,并非是真实。甚至让这个选择以积极的方式被做的情况,换句话说,人的某件东西应该存在,那就是,阉割应该在某个地方。

我因此正在说,精神分析家是有他自己所授权,总之,这件东西如此令人震撼,总之,让人沉思。假如分析家是某件处于被命名的模式,对于精神分析,我不妨说,以这种形式对于分析家,它意味着,一个辅助的成员,一个相关的成员,某个大他者的成员。我像那样尝试的一切,我尝试以一篇文章让人们哈哈大笑,我标示我所谓的「充分条件」的几个阶段,小小的滑倒者,确实就是这个幸福者,为了要被命名为幸福者。这难道不是某件东西的本身可能让你们菀尔而笑。这让人们笑起来,但是没有放怀大笑。因为在当时,我书写那个,那仅是让专业学者感到興趣。当然,就他们而言,他们是很少开怀大笑的,因为他们在这个系统里。

雄伯译
32hsiung@pchome.com.tw
https://springhero.wordpress.com

不愿上当者犯错 42

May 18, 2012

不愿上当者犯错 42

Jacques Lacan
雅克、拉康

Les-Non-Dupes-Errent Part

不愿上当者犯错

Seminar 10: Wednesday 19 March 1974

有某件东西,它的意外性,我想要指明。因为这是一个角度,在我们正在历史中生活经历的这个时刻。历史是存在的,即使它并非无可避免是我们相信的这个历史。我们正在生活经历的,确实如下: 耐人寻味地,这个丧失,爱的维度可能支持的东西的丧失,假如这确实就是我正在言说的东西,我无法说它,我无法说它。为了父亲的名义,有一个功用被替代。那实实在在就是命名的功用。被命名到某件东西,就是所被强调的东西,按照一种有效地被用来替代父亲的名义的顺序。除了这个事实,在此,母亲的单独本身通常就足够指明它的计划,将它追踪出来,指示它的图径。

假如我定义人的这个欲望,作为大他者的欲望,确实就是在这里,这是精神分析甚至在有些情况,恰巧地,她并不再在那里,这仍然是她,她的欲望对她的小孩指明这个被命名表达的计划。被命名到某件东西,对于我们而言,处于我们所处的历史的这个点,所被发现是比较受喜爱的东西。我的意思是,有效地被比较喜欢,在以父亲之名所牵涉的东西之前。

相当奇怪的是,在此,社会竟然具有一个环结的普及性,而且实质上它组成如此多的存在的质料。事实上,它拥有命名给某件东西的这个力量,甚至,毕竟有一种秩序的恢复,一个铁的秩序。这个痕迹是什么,这个痕迹指明,作为在实在界的父亲之名的回转,确实是作为父亲的命名,被取消赎回权,被拒绝。以这个能力,它指明是否这个取消赎回权,我不妨说,就是疯狂本身的原则,就是这个命名给否定。这个命名给否定难道不就是灾难性的退化的迹象?

为了解释它,我必须给予它充分的意义,给我凭借这个术语所指明的,我书写为「先前-存在」。假如某件东西「先前-存在」于某件东西。这确实是因为它不能够跟它配对,它是它的「第三者」,假如你们容许我使用这个新词。这个环结的形式,因为这个环结实实在在就是这个形式,换句话说,可想象的形式。难道不就是在这里,这个可想象的形式被指明,作为不能够被思想?换句话说,井井有条的思想,不仅根源于这个不可能界,而且在这个不可能界,它本身被证明,没有一样东西被这个环结证明,而且总是被显示。为了显示绳之环圈的「先前-存在」是什么意思,为了让我自己被人了解,其他方面始终是疯狂的环结,就是依靠这个。对于这个无法说明的东西,解释无法掌握。

难道不就是在这里,我们应该在我们被攫住的东西里寻找,攫住我们作为主体。那实实在在就是欲望。而且是大他者的欲望。凭借这个欲望,我们从一开头就被疏离。难道不就是在这里,应该具有关系的东西—换句话说,在这个现象,我们精神分析经验的这个魅影,作为主体,那不仅是没有拥有任何的本质,除了被压挤,用某种的环结。而且,作为主体,我们所欠缺的不仅是本质,也就是生命的实存。除了那个之外,对于我们而言,形成一个环结的一切东西「先前-存在」。但是说,所有这一切「先前-存在」于我们,尽管那样,并不意味着,我们以任何方式存在它里面。对于我们而言,当一切都说都做了,康德拒绝的一切东西,就在这个环结的本身,好像它预期我们的伦理学。换句话说,根据这个事实: 我们所遭受痛苦的东西,没有一样能够引导我们朝向我们的善。这确实是某件必须被了解的东西,以某种方式作为一个早期征状,我敢说是一个早期征状。那就是为什么有一次写作「康德与萨德」,作为有效地组成我们的激情的东西的早期征状。换句话说,我们不再拥有任何种类的观念,关于对于我们而言,可能会追踪善的途径。

在那个途径结束的时刻,当康德摆出这个贫乏求助的姿态,跟亚里斯多德所建立作为世界的秩序的东西的这个小小关联,他提出的争论是什么呢? 为了让责任的这个维度被理解,他提出什么?他所提出的东西,被认为是:一位即将在他的享乐里获得成功的情人,将会再三观看,假如,在大厅的门前,吊架已经被竖立起来,从那里,他将要被吊死。当然,没有人会冒这种事情的危险,来反对它。相反地,显而易见的是,任何人都能够做它,只要他想要。因此,他反对什么?那就是,好像这是一种优越感的迹象—它被暴君所召唤来污名另外一个主体,任何人会再三观看它,才做这个虚假的见证。

在我「康德与萨德」的文本,因为我书写很好的东西,当然是没有人会了解的东西,但是那仅是因为他们耳聋。我反对这一点,但是假如要掉入暴君的手里,暴君想要处置的这个人,这并不是一个虚假,而是真实的证词就足够了!当然,这就足够拆解所有的系统,因为这个真理,因为这个真理总是赞同暴君。这总是确实的,我们无法容忍暴君,结果,这个暴君总是有各种理由来处置他想要的这个人。他所需要的东西就是似是而非的真理。这个角度,在此康德形成这个分裂的角度。这个角度并不是适当的角度。因此,结果就是这个被分开的公式,仅是根据这两个术语。在这两个术语之间,康德促成实践理性的重新进入,换句话说,道德的责任。这个本质,在善的岌岌可危的东西的本质,那就是,身体强迫它的享乐,换句话说,限制享乐,而且仅是以死亡的名义,属于我们自己的死亡,或是某位其他人的死亡。在这个场合,那是他将想象是赦免的人。

但是一旦这个公式被限制,这难道不就是将善还原成为它的正确的意义?难道不就是这个情况,外在于这些术语之外,这个三被形成的这些术语,实在界的这个三,因为实在界本身就是三,换句话说,享乐,身体,死亡。当它们被连接成环结,当然,仅是被性的这个无法被验证的僵局连接成环结。确实就是在那里,这个新被获得的辞说的这个意义被传达。关于这个辞说,这并不是没有意义,某件东西应该让它成为必要,这个精神分析的辞说。你们将会容许我再次从事这个接力,在五月九日,第二个星期二,不是之后的第三个,而是第四个星期二。也就是复活节后的这天,四月十六日,而是二十三日的那个星期二。

四月九日,而不是五月,是四月!

雄伯译
32hsiung@pchome.com.tw
https://springhero.wordpress.com

不愿上当者犯错 41

May 18, 2012

不愿上当者犯错 41

Jacques Lacan
雅克、拉康

Les-Non-Dupes-Errent Part

不愿上当者犯错

Seminar 10: Wednesday 19 March 1974

一个小小的括弧,因为这并不容易要作为一个动机,理解我发现我自己乐此不疲的这个辞说。由于这个事实: 我的经验让我成为它的主体,这个经验被描述为精神分析的经验。

当然,有些人为了避免这个经验让他们产生对抗,他们没有让自己被暴露于它的本身,但是他们仍然有些怀疑,某件东西让他们感到不安。那些仅是因为不安而感到痛苦的人,想象力并不丰富。当他们闻到某件东西,关于我的辞说的这些结果,他们挖掘一些传记的特征,譬如,我曾经造访超现实主义画家,我的精神分析辞说带有超现实主义的痕迹。这仍然是耐人寻味的,我从来没有跟以上所提的这些超现实主义画家有任何的合作。即使我曾经说过我当时正在思想的东西,换句话说,用语言,我的意思是,凭借着使用语言,他们所拆解的东西,就是这个想象界,那是本来会发生的东西。我或许本来会唤醒他们。本来会唤醒他们惊吓地知道这个事实: 我本来会被发现实实在在地这样说。事实上,在想象界与符号界的前者与后者之间,他们并没有怀疑它们的存在,他们重新建立秩序。

我能够让你们了解,言说主体的这个命运是他无法说,他甚至无法说:「我睡得好」,换句话说,睡得酣熟,「我在这个及那个时间睡得酣熟」。理由很简单,他对睡眠一无所知,他在架构他的酣熟睡眠中作梦,就在于他有想要睡眠的欲望。这仅是在外在,换句话说,当他被呈现在脑波仪器的观察之下,譬如,它能够被阅读,有效地处于这个时间跟那个时间之间。这样的睡眠是酣熟的。换句话说,并没有被各种梦所驻居。我说这些梦就是想象界的组织,它们是想象界的组织,因为它被套陷在这个环结里,这个实在界,他的需要,他的主要的需要变成这个选择性的功用,睡眠的这个功用。

想象界通过符号界的筛选的这个过程足够给予,陈述这个第一,想象界的印记,「善」的印记适合于服务,服务什么?我询问这些问题时,我并不相信我正在强迫事情,因为他确实必须被说,没有人曾经接近这个问题,而没有从某个角度产生统辖的观念。换句话说,隶属的观念。「善」确实仅能够被称为是统辖。你们难道没有感觉出来,在此就是某件类似软弱的东西被暴露的地方—我正在跟那些人呼唤,他们拥有非常清醒的想象界,只是这个想象界在他们当中,并没有支持任何的希望,因为这是完全被了解的,我并没有正在说任何诸如其类的事,就我而言,而是我也没有正在说相反的事,也就是: 「善」是统辖。所以在我们的时代,我的言说确实运作在以上的想象界里。但是这并不是它处理它的方式。它仅是说,想象界,凭借它,身体停止说任何有价值的事情,由于它被以不同的方式书写,不同于:「我睡眠从这个时间到那个时间之间。」

所有这一切根本没有改变事情,事实上,它让我们感到不安。这是真理让我们感到不安,甚至那些并没有太过于相信他的人。我称他们为暴民,因为当一切都说都做了,让这个真理令人不安,就足够让它从某个角度碰触这个真实界。虽然什么事情都没有说,它将总是碰触到这个真实界。即使它没有碰触到你们的真实界,为什么它没有碰触到我的真实界呢? 在此就是精神分析辞说的这个原则,那就是为什么我在某个地方说过,对某个人,他曾经写作过一本论「移情」的小书,某位名叫米奇、努劳特。我告诉他,凭借开始作为他所谓的「反移情」,假如他的意思是,真理碰触到精神分析家的本身的方式,他确实是走在正确的途径。因为毕竟,这是真实界具有它原初的重要性的地方。如同我长久以来所指出的,只有一种移情,精神分析家的移情。毕竟,他是被假设是知道的主体。他应该清楚地知道,关于这一点,在他跟知识的关系,他应该坚持什么。他被这个无意识的结构所统治,这个无意识的知识分开他跟这个知识,分开他跟它,即使他知道某件事情关于它。我强调,根据他在他自己的精神分析里,对它所做的测试,如同根据我的言说能够传递给他关于它。

这难道意味着移情就是真理的进入?这是某件属于真理的东西的进入,但是移情确实是这个东西的真理。爱的真理。

这是值得注意的。无意识的知识,无意识的知识被启示,被建构,这确实是这本小书的价值。而且,这个它的唯一的价值。但是这让这本书值得买,无意识的价值,换句话说,无意识的启示作为知识,无意识的启示以这样一种方式被形成,爱的真理,换句话说,移情仅是自动地闯入它。移情是跟随而来。人们从来没有清楚地知道将它带回来,除了以误解的形式,以出乎意料之外的物的形式,这个物,我们并不知道如何处理它,除了说,它必须被还原,确实地,甚至必须被废除。这种谈论光是本身就让这本书自圆其说,知道如何来强调它,因为我们必须彻底了解这个事实: 根据经验,根据精神分析经验,移情是它所驱除的东西。每当它容忍移情,它往往会因为它而引起激烈的胃痛。

假如爱通过,在此,沿着爱的起源之物的这个狭窄的通道,根据那是事实,它显示它所牵涉的东西,在它的可验证的特性。在此,难道不是有某件东西,让重复有关它的问题是值得的。因为我们很困难不承认,爱拥有一个地位,即使如俗语说,迄今我们被沦落到要对它表示我们的尊敬。关于爱,我们解除掉我们的义务。我们对它付出我们的贡献。无论如何,我们尽一切办法尝试让它能够跟自己拉开距离,为了让它自己感到满意。

那么,要如何处理它呢?我在罗马曾经承诺,有朝一日要发表一场有关爱与逻辑的演讲。确实就是在准备它的时候,我开始获知这个工程浩大,总之,关于我的精神分析辞说所支持的东西。因为我觉得,在过去,几乎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对它稍加说明。那就是为什么我注意到,当一切都说都做了,这并非没有意义,弗洛伊德,在我上次引述的内容,换句话说,标题是这个心理学的东西,确实是被描述为「群体心理学及自我的精神分析家」。这意味着,在那里,他对比认同与爱,但是功败垂成,他尝试让大家能够接受这个观念: 爱以任何方式参与认同。

只是,那里也意味着,爱跟我以父亲之名的名义所孤立出来的东西息息相关。这是相当奇怪的。我以反讽方式提到的父亲的名义,你们早先就知道,换句话说,爱被认为是跟家族的祖先有关系。那是什么意思?对于这一点,伊底普斯,前面提到的伊底普斯教导我们什么?

呵呵,我并不认为,这个问题能够当面处理。那就是为什么,在我今天建议要跟你们言说的,无可置疑地,是用让我身心俱疲的精神分析经验的术语,我想要跟你们显示,父亲之这个名字是如何被铸造的。这个名字,几乎没有几个情况,我们没有看到它受到潜抑。光是忍受这个名字,并不足够,因为大他者在这个名字里被具体代表,这个大他者的本身,拥有一个O的大写字母的大他者,我正在言说的这个父亲之名,大他者在它身上被具体代表。而且仅是被具体代表,它具体代表这个声音,也就是说,母亲。母亲在言说,通过母亲,文字被传递。必须说清楚的是,母亲被沦落到要表达这个名字,以一个「否定」的方式。确实就是,这个「并非是父亲」言说。这替我们引导到否定的这个基础。这是相同的否定吗?这个否定创造了世界的一个圆圈,凭借定义某个本质,一个普遍性的特征的本质。换句话说,根据这个全部所被假定的东西—确实拒绝,拒绝什么?在这个全部之外,被这个事实引导到这个全部的补语的幻想,然后让全部的人回应: 根据这个事实,非人是什么?你们感觉到吗?从这个非逻辑到这个非言说,有一个差距。我不妨说,对于这个命题的非言说,为了要支持它。换句话说,我让它发挥功用的东西,用性的关系的我的基模,换句话说,并不是全部的人都能够从他们的本质,承认他们自己。换句话说,直呼其名,就是用他们的阳具的享乐。并不是全部的人都成功于将他们的基础都定位在某件东西的这个例外。父亲,就命题而言,他对这个本质说不。这个狭窄管道,能指的这个狭窄管道,这个属于爱的东西的这个运用通过它,这确实就是父亲的名字。在言说的层次,父亲的名字就仅是否定。它被母亲的声音所交换,对于某些的命令说不。在这个情况,幸运的情况,母亲确实愿意作某些的点头。

雄伯译
32hsiung@pchome.com.tw
https://springhero.wordpress.com

不愿上当者犯错 40

May 17, 2012

不愿上当者犯错 40

Jacques Lacan
雅克、拉康

Les-Non-Dupes-Errent Part

不愿上当者犯错

Seminar 10: Wednesday 19 March 1974

无论我说什么—我用引号说「我」,因为我在这个言说里,「假-设」我自己。可是存在着这个事实: 那是在我的声音里。无论我说些什么将会产生两种层面:善的层面与恶的层面。这确实是因为人们将它归咎于我,因为他们想要这个想象界成为粪便,尿溺,环东西,而所被假设的善则是符号界。在此,我再一次构想一种伦理学。我想要澄清的,就是对于这一点的误解。因为今年我将要引导你们向前,从环结的这个结构。在这个结构,我强调以下:实在界就是从这三个环圈被介绍给它。

所有这一切并没有阻止这个环结本身不能成为独特性,假如我上次提出的是真实 ,(根据许多数学家告诉你们自己),换句话说,这个如此简单的环结,这个三个环圈组成的环结,这个轨迹,换句话说,让在符号界达到高潮的东西,被带给它。换句话说,以真理的术语的这个证明,这个表达,假如我们被沦落到要肯定我们的失败,关于这个轨迹。我们失败于证实它,处理它。因此,会有这个结果,至少直到更进一步的通知,这些环结—我能够产生这些环结的书写,上一次我替你们所做的,以各种方式—根据这个书写,你们被沦落于在空间里想象它。它甚至到达这一点,假如我以最简单的方式所能够做的,这些被投射的环结,如同我将要跟你们显示的,起源于这个事实: 在此,我正在跟你们描绘的,是某件你们能够想象的东西。换句话说,这第三个环扣,凭借这两个独立的环结的投射,证实它自己,如你们所看见。换句话说,请想象从这两个独立的环结,由我所称为博罗米恩环结的这三个的环结所形成。因此而被代表的这个物,能够在空间里被你们想象,你们能够看出,如同用任何的其他方法。我用那些方法本来可能书写这个环结。

你们能够注意到,它也是一种书写:换句话说,凭借着抹除一个,我能够计算,这其余的两个环圈会被解开。我是指任何一个环圈。那就是组成想象界的东西。以这种方式,你们在此能够理解,它们被维持在空间里,这个的本身就是书写。因为为了要觉察出,其余的两个环圈被解放,你们只要抹除其中一个就足够了。只要它们以一个特别的方式互相切割。这个方式就本身而言,根据以下可命名出来: 换句话说,上面跟底下形成两个配对,根据这个事实形成两个配对:上面的这两个环圈互相跟随着,底下的这两个环圈并没有在同一行。我的意思是,它们互相接续,关于上面的这两个环圈。有关诡计,那意味着,为了证明,这三个环圈的两个被解开,上面的这两个环圈互相跟随,然后底下两个环圈跟随而来,这就足够了。我说: 在同一行,我早先曾经犯错误,当我说,它们并不是在同一行。那是一种失误。

书写的这个谜团,书写作为被扁平化,那就是: 而且,凭借追踪基本上是属于这个被想象物的秩序,换句话说,被投射到空间,这依旧是我正在产生的一种书写。换句话说,所能够被陈述的,根据这个最简单的轨迹被陈述的,换句话说,是一种连续。

这种压挤,换句话说,凭借想象它,你们重新发现命名的这个观念。命名是能够被想象的,一旦有一个意象的支持。在此,我们总是被引导给予它们其中一个的特权,形成一个好的形状的一个想象,一个耐人寻味的失误。为什么这个形状被描述为「善」呢?因为毕竟它不应该仅是被称为「美」的东西呢?我们再一次失误,由于古代的美和善kalos kagathos 形成这种模糊暧昧。就它本身而言,在这个日期证明,在希腊人用美和善来表达他们自己的那个时候。当一切都说都做了,我们依旧发现高贵的这个头衔,家庭的祖先。如你们所知,系谱学家能够找到他们,对于任何的白痴,也因此对于任何的白痴。

我并不明白为什么我要阻止我自己想象任何东西,假如这个想象是正确的想象,那就是我正在提出的东西。正确的想象能够被授权,由于它们能够被证明,在符号界能够被证明。这意味着给予它符号界的头衔,凭借语言的某种断裂。因为它接近什么?接近无意识。

可是,想象界始终是它原来的样子。换句话说,是珍贵的。这应该被了解为,睡着了。我不妨说,它睡着了。由于我并没有特别的唤醒它,在先前的伦理学的时刻。虽然我对于这件事情过分小心,明确地说,就是对于伦理学。我想要跟它中断,确实就是跟善的伦理学中断。但是这如何能够做到,假如在这个场合,唤醒就是再次睡着,假如在想象界,要求某件东西要求主体睡着?

在语言里,在我使用的语言里,作梦并不仅仅拥有架构这个唤醒者的这个令人惊奇的特性。它也架构这个革命,假如仔细地了解它,这个革命比这个梦更加地强烈。有时,它再一次睡着,但是以癫痫的方式。我必须成功地提升,提醒这个事实,为了让你们进入这种沟通。想象界是给予身体的需要的优先性,那就是睡觉。这并不是因为身体,言说主体的身体,比其他动物需要更多的睡眠。而且,我们仍然不知道如何给予它一个讯号。其他的动物,就本身而言,是根据睡眠发挥功用。睡眠的这个功用,催眠的这个功用,在言说的主体,仅是具有我言说的优先性,为了将它认同于想象界的本身。它仅是根据这个节点的效应而具有这个优先性,仅是连接成结的这个节点,仅是将符号界跟想象界连接成结。但是事实上,你们在此能够这三个环圈的任何其他一个配对,仅是根个代理,这三个的代理将它们连接成结。因为我使它成为实在界的代理。

假如我唤醒你们注意,我们古代的美与善仍然让我们能够指出,在亚里斯多德的统辖的善,这个公式的日期。当我从事「精神分析的伦理学」的研讨班,我提到的是亚里斯多德的伦理学,我提到它作为一个起始点。但是我对于这一点,非常小心不要唤醒,因为假如我唤醒人们觉察这个统辖的善的想象界,他们将要如何想象?倒不是因为没有善存在,这样说未免太过份,不利于他们自己的幸福。而是没有统辖者,由于这样的结果,这个有效的统辖者,知道如何使用这个环结的这个统辖者,找到这个满足,因为凭借这个,因为凭借这个,睡眠让它自己被那些人欲望,足够被那些人欲望,为了让它在当中邂逅梦的共犯。换句话说,欲望它将会睡得很好。因此,这是合适的,每个陈述应该确实小心,因为它凭借维持他唤醒的这个统辖,从事革命。

雄伯译
32hsiung@pchome.com.tw
https://springhero.wordpress.com

不愿上当者犯错 38

May 16, 2012

不愿上当者犯错 38

Jacques Lacan
雅克、拉康

Les-Non-Dupes-Errent Part

不愿上当者犯错

Seminar 9: Wednesday 12 March 1974

以那种方式,这呈现,这仅是一种谜团的环结。我将说出一个更进一步的理由来从事,换句话说,来尝试给予这个一个牵涉到更加活跃的轨迹的形状。这个轨迹确实是我正在尝试给予的轨迹,以这三个环圈的本身,因为这三个环圈的本身形成一个环结。这显而易见是这个理由,我不妨说,从事研究的理由。但是我不妨说,这个理由一定会损害我们,不是因为绳之环圈已经是一个圆环面,或确实是一个受到扭曲的形状,从这个独特的事实来看,这更加是,甚至数学都还没有成功于找到这个轨迹,最简单的轨迹,换句话说,这个轨迹将会让我们能够,除了博罗米恩环结以外的其他形式的面前,让我们能够找到这个某件东西。这个东西会递送给我们从事这些环结,因为它们牵涉不仅一个绳之环圈。因为对于单一的绳之环圈,跟自己连结在一块,它拥有这个轨迹,我能够很容易,我已经做它,将这个某件东西跟你们写在黑板上。这个东西本来会跟这个中央的图形,具有颇为相同的层面,可是,它仅是一个单一的绳之环圈。(我说「颇为」,因为显而易见地,它将不会是相同。就单一的绳之环圈而言,它可能知道,同一形状是什么?对于好几个绳之环圈,这个轨迹还没有被找到。可是,这是一个理由要放弃一个工作实实在在就是从事这两个环圈。那就是在爱的这个图形,最会牵涉到的东西,如同我刚刚提醒过你们。

爱—我希望你们已经感觉更加自在—爱上令人興奋的。说那件事,仅是说精神分析经验的真理,但是像那样说它,似乎没有意义,但是这仍然是需要採取一步。因为,任何让他们的耳朵展开的人,这根本不是相同的跟这样说,爱是一种激情。首先,有很多的情况,爱并不是一种激情,我甚至还想多说一点。我怀疑,爱是否是一种激情。我怀疑,我的天,因为我的经验。因为我的经验,它不仅是起源于我的经验—我的意思是,我在精神分析辞说的经验给我足够的材料—作什么用。总之,为了让我能够做上一次我定义作为知识的东西。换句话说,发明它。这根本就没有保护你们不要假定,特别假如你们跟我一样处于精神分析,不要假定我拥有这个知识,作为某件我不被认为能够发明的东西。但是假如这个知识,甚至是无意识的知识,确实就是所被发明的东西,为了供应某件或许是这两个环圈的神秘的东西。我们能够看出,这是仍然被採取的一步,当我们胆敢说,假如爱是令人興奋的,那不是因为爱是被动的。这是一个言说,它本身暗示着,它本身是一个规则。因为说某件事情是令人興奋的,呵呵,那是在言说它,作为一种遊戏。总之,在遊戏里,我们仅是从规则开始活跃。

仍然有一些人曾经有一段长时间注意到。关于一切被说的东西,有某个人名叫维根斯坦,特别是他,在那一点让他自己引人注意。

所以,我正在提出的是我在这里的公式:爱是令人興奋的。假如我提出它,那同样严格是真实。没错,严格地真实。 这仍然是一件长时间,自从我发出某种的保留,关于这一点。换句话说,严格地真实从来没有超过一半的真实。对于真理,我永远仅能说一半。我们仍然必须设法,在这年结束之前,设法说明那会牵涉到什么。以后,我将跟你们解释它。假如这是真实的,在此仍然有某件东西,精神分析经验能够让我们不断地接触到,是的,真实界没有别的办法能够被定义,除了,总之,导致它的东西,身体朝向享乐。在这一点,所被强迫的东西,实实在在就是这个原则,凭借这个原则,性明确是身体的死亡有关系。仅有在性化的生命主体里,身体才会死亡。繁殖的这个强迫力确实是在我们能够陈述的这点真实界是有用的地方。

我甚至说得更多。因为岌岌可危的是死亡—那甚至是为什么自从这个死亡以来,我们从来没有真理的这个出现,真实界的这个原则,在言说的生命主体的这个死亡。当他言说时,这个死亡是一种赝品。即使死亡面对我们,即使我们必须处理死亡,它确实并不是在真实界的范围之内。死亡逼迫着它。它仅是跟着美而发生,在那里,它保持它的聚会点。

我已经证明,在某个时间,在我正在书写「精神分析伦理学」的当时,为什么那保持它的聚会点?因为事情处于某种旋转的秩序,它保持它的聚会点,当它推崇这个身体。有享乐的原则,这是被强迫的,这是死亡的事实,众所周知。这就是以身体的名义,所有这一切发生。这确实是我以前根据安提贡尼的悲剧举例说明的。耐人寻味地,这传递到基督教的神话。因我我并不知道是否能们清楚地感觉到,为什么这整个故事会发生,耶稣基督仅是言说享乐的故事:原野的百合花既没有编织也没有播种。就他而言,这个神话肯定,它旅越超过死亡。当一切都说都做了,那一切都没有目标,我们所看见的,总之,被扩散超过好几公里的画布,它没有别的目的,除了就是光荣身体的产生,即使他们被放置在一所戏院的圆圈的环圈里。他们确实将能够做到,以沉思某件东西。这仍然是耐人寻味的,沿着这条途径,这条并非是真实界的途径,而是美的途径,沿着这条途径,第一次神圣的三位一体的信条被证明出来,。这必须说是一种神秘。这是一种曾经被探究的神秘,但是并非没有某些的失误。假如在亚里斯多德的逻辑,前天我跟你们证明的爆发,爱的某些理论的爆发,爱与享乐很清楚地被区别出来。那已经是不错了,呵呵?

这已经是不坏,但是那仅是产生二,它根本就没有产生三位一体。但是有趣的是阅读到,,在一篇某位名叫圣维克多的论文「论三位一体」,相同的难以相信的爆发,事实上,爱的回转的爆发,这个圣灵的爆发,他被认为是一个「小朋友」。事实,这是某件我想要要求你们在文本里观看的东西。有一天我将找出来给予你们,今天早上,我并没有带它来这里,因为我今天要说的东西已经很足够。但是这是值得的,去碰触它们是值得的。凭借这个美,某件东西这那里,这个真理,而且,在实在界的真实的东西,换句话说,我今天早上正在尝试表达的东西,就像那样,吞吞吐吐地前进。这仍然是耐人寻味的。是的。

以怎样的方式,符号界,想像界,与实在界是至少具有伪装的东西?总之,稍微更深入进行,比以享乐,身体,与死亡的圆圈绕圈子。在此,有某件东西,从那里我们可能到达,比仅是我们觉得作为一个讯号,作为一个痕迹。我刚刚谈到这个实在界,这个美,总之,这种方式让它们替我们运作当著是中间。我必须处理所被牵涉的东西,在这个善所被牵涉的东西。

雄伯译
32hsiung@pchome.com.tw
https://springhero.wordpress.com

the patient’s claim to human relationship still remains and should be conceded, for without a relationship of some kind he falls into a void.

不愿上当者犯错 37

May 14, 2012

不愿上当者犯错 37

Jacques Lacan
雅克、拉康

Les-Non-Dupes-Errent Part

不愿上当者犯错

Seminar 9: Wednesday 12 March 1974

呵呵,这个永恒性,几乎已经被实现,因为你们能够构想它,这个永恒性并不局限于这个。在黑板上,以这种方式的形状,我给予你们有关它的诸如其类的例子,(我们无法说,这些工具是适当的,呵呵。)以铭记它的方式的形状,换句话说,你们看见,在此(图形2),这个环扣是双重的,我不妨说。假如博罗米恩环结,我首先以这样一种方式追踪出来,这样它才能够被看见。我从这里一拉,这就形成两个。就那件事情而言,你们能够画它,凭借让环扣回到这里。你们看出,这个环扣曾经从绳之环圈的层次底下经过,为了让这两个的每一个回来。它将做这个循环,这些环圈的每一个,它们将回到这里,为了铭记它们自己,凭借在这两个环扣底下越过。这两个环扣在此被发现是平行的,因为这个安排,总之,为了给予一个越过的这个形状。假如你们以这种方式安排这个博罗米恩环结,我希望我能够让你们想象这个绘图能够成为怎么样在,假如你们想要追踪它出来,我将会替你们将它追踪出来。它变成完全地均称,它拥有这个興趣,以不同的形式跟我们呈现这个物质化,它以均称的形状能够确实给予的物质化。(这个均称,用两个字词,难道不是吗?从另外一边的均称)。换句话说,为了跟我们显示:有一个方法来呈现这个博罗米恩环结,当它处于追踪的状态时,它赋加在我们身上,这个均称的出现,换句话说,这两个。

我们没有必要如此深入注意它。换句话说,仅是凭借着「拉」绳之环圈的这个部分,我将说,你们就能够完全替你们自己想象它将给出什们结果。换句话说,将右边(图形1)的这个环圈折叠成两个。换句话说,为了获得被呈现如下的这个结果。

由于这个结果,你们看到,从它所获得的结果如下。换句话说,这些环圈的其中一个拉这个折叠为二等环结,这个环扣朝箭头的这个方向被折叠为二。当你在那里拥有的另外一个环圈,以显著的方式被呈现,或许比较不那们引起你们眼睛的注意, 这特别的物保证,你无法解开三个的这些环圈,但是让其中一个环圈,三个环圈的任何一个失落,就足够让其他两个解开。这甚至是最聪明的方式来想象这个事实: 你们能够,假如你们将你们的环圈从我所谓的环扣里们通过,我所谓的折叠的环扣,假如你们以同样的方式穿过另外一个折叠的环扣,你们能够将这个绳之环圈无穷次数地折叠。若是有一个环圈破裂,其中一个环圈失落,其他的环圈都会被解开。由于这个的结果,我们禁不住会想到的是,因为你们曾经增加无穷次数,它们成为互相被从事的折叠的环结,你们并没有被迫要结束,因为你们在此看到一个简单的环圈正在发生功用。你们能够环扣这个完整的圆圈,以这样一种方式,让这个物被折叠的圆圈封闭。换句话说,假如你们有超过三个环圈,它将会是相当容易,让你们想象,为了封闭,那是使用这些被折叠的圆圈的其中一个,你们将导致这个封闭。假如你们使用三个导致封闭,你们所获得的,事实上,非常明确将是这个结果,(图性)。换句话说,从那里开始,你们能够产生这个环扣,也就是说,从博罗米恩环结的三个环圈的这个处理。如你们所见,它根据更多数目的环圈运作。从三个环圈的这个处理,你们产生我告诉你们的这个图形,它呈现这个均称,以博罗米恩环结的本身。换句话说,它铭记这两个在里面。

所必需被强调的,在封闭我们所谓的这个「被描述的证明,我们能够描述作为被描述,所应该被强调的是以下。对于这些环圈的每一个—以这样的方式称呼它们,给出最好的意象,给这些环圈的每一个,你们能够给予,凭借一个足够规律的操控这三个环圈的每一个。你们一定不要惊奇,对于你们将要求的这个耐心,对于这里的绳之环圈,如同对于那里的绳之环圈。你们能够给予确实相同的位置,那就是你们看到在此被描述的第三个。

我如何使用这三个环圈组成的博罗米恩环结?它对于我是有用途的,我不妨说,因为我发明一个遊戏的规则,以这样一种方式,凭借它跟实在界的关系能够被想象,适当地说,是跟想象界与符号界所牵涉的东西的关系。换句话说,实在界,就像想象界与符号界,就是组成它的这三个环圈的关系。

这是耐人寻味的,迄今,并没有例子曾有一个言说提出这个实在界,不是作为是第三个环圈,因为那样说将是誇张其词。而是作为跟想象界与符号界形成三个环圈。那并非是全部!凭借这个呈现,我正在尝试跟它挂钩的东西是这样一种结构:实在界凭借以这种方式定义它,换句话说,实在界,属于这个秩序之前,节点给予我们某件东西,凭借言说,它是属于秩序之前,丝毫并没有假设一个第一,一个第二,一个第三。如同我刚刚跟你们强调的,甚至并不是处于两个极端之间的中间。因为即使在博罗米恩环结的第一形式,我跟你们显示的这个形式,容许这个折叠的圆圈被描述为连结两个极端的中间术语。我在此正在跟你们显示,即使在这个情况,这三个圆圈的任何一个的情况,能够扮演这个角色。换句话说,它们根本就没有被连结,除了让你们想象它,在左边的这个图形在那里,仅是为了让你们能够接近这个事实,难道不是吗?在这个折叠的圆圈的中间,而是其它两个圆圈的任何一个,都能填补这个相同的功用,其他两个圆圈因此採取极端的位置。

那会引导我们前往哪里?

应个被注意的是,假如我们对于这两个环圈感到興趣,这确实是被某件东西具体表现的难题。我们不妨说,这个东西的确坚持精神分析辞说的经验带给我们的东西。这并非毫无意义,它介绍优秀的这两个环圈,那就是对于我们自己形象的爱。这确实就是均称本身的本质。这难道不就是跟我们介绍给这个考虑,因为这个环结: 想象界并不是应该是最被推荐的东西,因为它发现爱的遊戏的规则。经验所告诉我们关于它,假如它明确地被想象界的再现所标示。因为我们已经从经验的本身,渐渐将它赋加在我们自己之上,我们想象:爱是两个。这难道不是凭借想象的经验以外的所被证明的东西?它难道不就是这个中间—而且,它根据这个事实被指示。就在中间的层次,这次是二乘二被产生。为什们它不应该是中间呢?我刚刚跟你们强调,这个旋转波浪,换句话说,流浪者,它很有理由被这三个环圈的任何一个环圈填满。这难道不是中间,凭借供应它自己,以一个可疑的方式,用这个形式,用它自己的形象的这个形式—将会传递的这个中间,将会正确地思想出,换句话说,通过这些连接的实在界,思想出这些环结的原动力。

换句话说,这个博罗米恩环结难道不就是绳之环圈的本身的这个「一」,传递给与我们的这个模式?在另一方面,这些「一」有三个,凭借被连结,仅有凭借被连结,我们获得这两个环圈。有许多的考虑,我会漫遊进入,我不妨说,因为它们还没有更加仔细地限制我所谓的这三个环圈的第一个特性。

这是第一个特性,不过并不是成为首先出现的第一。因为众所周知,还有一个也同样被描述。但是假如这两个是如此被描述,那是以一个相对奇特的方式。因为它并没有以任何方式被说,我们能够从这个「一」来给予它认同。只是因为这个事实–如同长久以来被注意到—说一加一等于二,那是来自于这个简单的事实:加法的标记被认为是一个重新连接,换句话说,这两个环圈的连结。

以这个意义,我们不妨说,这两个环圈是恶性循环的某件东西。因为它仅是依靠它自己的假设。凭借一加二来连结一,已经是要安置这个二。

但是目前,让我们仅是坚持以下,博罗米恩环结跟我们说明的东西是:这个二被产生,仅是根据这个一跟这个三的连接。更加确实地,让我们说,假如我们说,如同有人曾经幽默地做过,这个数字二很乐意成为奇数。这确实并非没有道理,它很乐于成为奇数。假如它很乐意成为奇数,这将是错误的,因为假如它因为那个理由而乐意成为奇数,它将是它的遗憾。这确实并非是如此,但是它被这个二产生的这个事实,增加了一跟三。总之,这是博罗米恩环结所跟我们显示的,我不妨说。

你们仍然应该清楚地理解这个关系,这个费心的沟通跟我们精神分析经验的关系。弗洛伊德确实是一个天才。他是一位天才,因为根据他的笔下所显露的精神分析辞说,就是我所谓的原始的术语。请阅读「群体心理学与自我的分析」,很明确地,探讨「认同」的这个章节,为了要理解这位天才的特质,在他说明的这个区别里,处于三种的认同之间的区别,我指明的那些区别,当我凭借这个独特特征强调它们。凭借这个独特特征,Einziger Zug ,他区别它们跟爱不同的方式。它被带到一个术语,无可置疑地,确实就是这个「一」,我们必须到达。换句话说,这个大他者的功用,因为它是由这个「天父」所给予。在另一方面,另外一个术语,认同的术语被描述为是歇斯底里,换句话说,从欲望到欲望,当他区别这个认同的所有三种形式。

雄伯译
32hsiung@pchome.com.tw
https://springhero.wordpress.com

不愿上当者犯错 36

May 12, 2012

不愿上当者犯错 36

Jacques Lacan
雅克、拉康

Les-Non-Dupes-Errent Part

不愿上当者犯错

Seminar 9: Wednesday 12 March 1974

(拉康博士在黑板上安排四个图形描绘)。

呵呵,我正在进入主体的这个核心,即使我当然会比较喜欢谈论有关某件其他的事情。譬如说,我没有理由抱怨,总之,我正在给予,同时,我正在给予,很抱歉,我正在给予你们能够消化的乾草食粮。所有这一切都是乾草食粮。有些事情互相跨越,嗯,但是没有让人明白。所以,我没有理由从这个理解抱怨,要就是某件事,要不就是另一件事,要就是我立刻被抛回我的乾草食粮,那就是所发生的事情,像那样, 我的乾草食粮本身,总之,这根本不是无法被容忍的事情。它被提供给我的服务,就像我曾经提出它。这就是对于某些人所发生的事情,然后有某些人,譬如,这个乾草是如此的令人垂涎,以致于它进入他们的喉咙。譬如,他们对我呕吐克劳德。那是因为我让他呕吐克劳德的那个人打电话—当然是打给我的秘书古洛瑞亚—在那个时刻、、、为了询问他我的研讨班在哪里举行。无论如何,我感到非常抱歉,我希望她结果会找得出了。她或许在这里,无论如何,假如她不在这里,请转达我的抱歉,因为古洛瑞亚将她打发走开,这根本不是我本来想要做的:为什么她不像每个其他人一样,也来吃乾草食粮呢? 呵呵,这个受到质疑的乾草食粮,无论如何,你们知道,已经列在进度表上。难道不是吗? 因为我的关系:这个博罗米恩环结。

我能够说,我受宠若惊,因为刚刚有人送我一个非洲的博罗米恩环结。这就是这个博罗米恩环结,不是吗? 我跟你们认可它的真诚性。因为自从我一直在处理它以来,我已经开始稍微懂得它。我非常喜欢它。因为假如有某件东西,我对它绞尽脑筋—我甚至询问关于它,无论如何,这是、、、这是要知道它从哪里来。它被称为博罗米恩环结,这根本不是因为有某个人有一天发现它。当然,它很久以前就被发现。令我吃惊的是,它并没有更时常被使用,的确,因为它确实是处理我所谓的三个维度的一种方式。它们以不同方式被从事,一定有许多理由这样做。一定有许多理由这样做,因为我根本不明白为什么—无论如何,乍然接近时,我并不明白这个—我不明白为什么人们本来不想用探究这一点,用它来形成这一点,而不是用切割他们自己的东西。这是一个事实,它并不是像那样发生。假如它当时像那样发生,它本来会遭遇怎样的命运?很有可能,这本来会以不同方式来训练我们自己。

这根本不是,那些所谓的哲学家,换句话说,我的天,那些尝试说某件东西关于我们的情境,总之,为了回应它,这根本不是那个情况,这个事实并没有痕迹,各种环结的这件事确实并没有让他们感到興趣。因为确实有一段漫长的时期,曾经有些人们发现他们自己好奇地拥有—据我们所知—长久以来曾经被分类,据我们所知,在女人当中,无论如何,我所谓的「这些女人」。女人是复数形,因为如众所周知,事实上,曾经有有一些她们—这些女人获得一种了解那种织料,凭借编织材料。这本来可能让人们有规可循。耐人寻味的是,恰恰相反地,这个受到启发的惊吓,亚里斯多德确实谈论关于它。耐人寻味地,他并没有将它当成是一个客体。因为这本来会是一种惊吓,跟任何其他的惊吓,本来不会更加糟糕。是什么在保证,环结被想象的如此糟糕吗? 像那样的这个环结,因为它以某种的方式被形成而维持下来。(拉康在此谈论关于他手里拿的非洲的环结)。但是这仅是当它被扁平化时,它并不容易处理。这确实并非没有意义,使用这些环结,它总是形成一种质料的东西。换句话说,形成一种表面,人们尝试要编织的表面。可能是因为这个被扁平化的东西,这个表面,事实上,它跟各种的用途息息相关。是的,我立刻将要给予你们这个事实的一种证据:环结被想象得很不好。呵呵。

你们做一个编织,两个的一个编织。你们并不需要时常这样做。你们只要跨越过它一次就足够了,那么第二次。在第二次之后,你们发现你们的两个井井有条。现在将它们末端跟末端连接。换句话说,捨异求同地连接。呵呵,它们被连结起来。我们甚至能够说它被连结两次。这形成一种双重的环扣。它聚拢在一块,你们所连接在一块的东西,换句话说,如同我忠实的朋友阿查帖斯所提出,作为去年我的上次的研讨班的标题,他称它为绳之环结。我不知道在文本里,我曾经那样称它,或是称为某件其他的东西。很有可能,我曾经称它那样。但是他将它定为标题。呵呵。

呵呵,现在将三个编成一个环结。在你们重新发现之前,在这三个的编织里,这三个线索—让我们称它们为线索,今天,譬如,这三条线索井井有条。你们必须执行六次,这种跨越线索的形状。由于这个的结果,在你们已经执行这个形状六次之后,你们重新发现这三条线索井井有条。然后,你们重新连接它们。呵呵,这仍然是某件并不是不证自明的东西,那并没有立刻被想象。事实上,假如一旦我仅是告诉过你们的这个环结,是一个博罗米恩环结,换句话说,以最简单的形状呈现的样子,左边的这个环结,这并不是不证自明的,你们曾经编织如同在第一个情况,你们能够看出,当一切都说都做了,这起源于一个双重的环结,这并不是不证自明的,这足够让你们打破其中的一个线索,让其他两个线索解开。因为乍然一看,它们似乎互相纠缠扭曲。我们可能假定,它们聚拢在一块,如同在两条线索的环结。呵呵,根本不是,你们立刻看出,它们是分开的。你们只要切割这三个环圈的其中一个,就足够让其他的两个环圈证明并没有被连结。

这始终是真实的,无论这个六的乘法是什么,你们使用这个六的乘法来从事这个编织。实际上,这是相当确定的,因为你们已经发现这三个线索井井有条,在编织袋各种图形结束时。你们也将会发现它们井井有条,当你们从事另外一个六的编织。当你们从事另外一个六的编织时,这会给你们这个博罗米恩环结。(图形3)。换句话说,你们在此所看见的通过一次的东西,是在两个其他环圈里面,你们能够看见,那就是为什么我像那样呈现给予你们,它们互相解放。你们这样做,实际上,你们在此看见它,两次。这依旧是一个被描述为博罗米恩的环结。因为无论你们打破的是什么,这两个其他环圈将会被解放。假如你们稍微使用一点想象力,你们能够看出为什么。这是因为,譬如,让我们将这里的这两个环圈,它们是这个样子,让我们仅是就事论事,它们并没有互相切割,它们是其中一个在另外一个的上方。你们能够注意到,这是真实的,对于每一对两个组成的环圈。

呵呵,在此有两种方式来形成一个博罗米恩环结,但是在现实界,它们仅是一个,换句话说,为了用六的乘法的无数倍数来编织它们,这将依旧是同样真实的博罗米恩环圈。

我跟那些可能感到疲倦的人抱歉,我正在告诉你们的仍然具有一个目标。我仅是想要跟你们指出,尽管那样,这种计算并不完整。你们能够随你们高兴,要编织有多久。只要你们坚持六的乘法倍数,只要你们喜欢。受到质疑的这个编织将总是一个博罗米恩环结。它已经凭借它自己是一个博罗米恩环结,这似乎打开这道门,通往博罗米恩环结的永恒。

雄伯译
32hsiung@pchome.com.tw
https://springhero.word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