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愿上当者犯错 50

不愿上当者犯错 50

Jacques Lacan
雅克、拉康

Les-Non-Dupes-Errent Part

不愿上当者犯错

Seminar 12: Tuesday 23 April 1974

因此,你们看到这个铭记,在这个铭记里,这可能会影响到我,因为当我们再一次发现这个非关系,在跟所谓的生命的进化完全不同的层次。凭借这个非关系,我指明这个言说的主体。这仍然是某件东西,总之,被设计吸引我的注意。同时,尝试给予你们一点有关它的东西。因为总之,那意味的东西是,在它最初的魅影。而且,它跟纯粹是同质性的它的第二个魅影,根本没有丝毫关系。性根本就不想相同的东西。而是有时候,处于树的层次。某件跟传染,而不是别的东西有关系。这是更加,更加值得我们详述的东西。当然,这也并不意味着,我们应该匆促去接受它。呵呵,你们一定不要匆促,特别是因为这是最好的方法用自己的手指挖出你们的眼睛。但是无论如何,它是具体显现。享乐的这个问题根据传染被建议,具有限意义的性是值得被记住。呵呵,当我说,不要匆促,呵呵,那也意味着,不要让你们被牵着鼻子走。

难道不是—我在此暂时休息一下—我正在从另外一端看待事情—在实在界有知识吗?我应该在这里暂停一下是必要的,因为否则我,至少是你们,迄今,你们曾经让你们被牵着鼻子走。换句话说,你们停止在我自己停止的那个地方,为了不要我自己被牵着鼻子走。为了询问第二个问题,我现在在此提出的问题,当我已经容许我自己被引导到宗教的泡沫。现在,我再次重新开始,有什么利益呢? 这仍然,这并不困难去感觉到享乐,难道不是吗?享乐爆发进入实在界。将会有一个时刻,也就是后来,当问题转回它自己。假如享乐质疑它,实在界要怎样地回答呢?那就是为什么我开始—在此,你们看到这个关联—为什么我开始询问这个问题:知识跟享乐不同吗?我甚至说得更多,假如有一点我已经引导你们的,无论如何,当我从被铭记在无意识的这个知识开始,这确实是因为这是无可避免的:知识应该享乐它自己。

这确实是为什么—现在休息一下—我正在再次从一个不同的末端,从事一个线索。关于这个不同末端,没有术语被遭遇,在我首先提出的东西。我正在从另外一个末端从事这个线索。我正在提出有关实在界的知识。显而易见地,这个问题,就像所有其它的问题,仅是从答案那里被问。我甚至可以说得更多,从我已经强调它的答案那里。从弗洛伊德理解的无意识是,以他的名义,我询问有关实在界的知识。但是我没有询问它,当我将它所有的意义都给予弗洛伊德的无意识。我仅是说:无意识起初仅是从以下被构想:它是一种知识。但是我正在限制我自己在那里。以这个的名义,关于实在界的知识的问题,具有它的意义。

有一些意义。为了让它具有意义,我们并不需要弗洛伊德的无意识。从各种外表来看,它具有某些意义,否则实在界不会运作。在此是我正在开始的地方,你们看出,这个地方是相当不同的层次。确实地,这个地方拥有一种希腊的层面。实在界,就像主人辞说,它是希腊的辞说。实在界必须运作。我们无法看出它将会如何运作,假如实在界没有某些知识。所以,呵呵,没有必要匆促。在此,它不再是一件被牵着鼻子走的事情。在这个脚步充满了吸引的东西。假如我在实在界採取这个脚步,我必须切割所有四周的胶粘,为了不要始终被胶粘在那里。我胆敢说,那意味着在实在界里,意义之外别无其他意义。

在实在界,那意味着,实在界并不依靠著我理解它的这个观念。要再向前探索一步,却是脚上拥用相同的胶粘。关于这个,我对它怎样的看法并不重要。实在界丝毫并不在乎我是否像那样看待它。这确实是为什么第一次我尝试让这个分类引起共鸣。无论如何,在我的听众的耳朵,圣安娜医院的那些听众,我无法说,我并不仁慈,呵呵。我对他们说:实在界是回转到相同位置的东西,这确实就是要将它放置在它的位置。位置的这个观念就是起源于那个。

因此,当我放置实在界—我确实定位它,我放置它在它的位置,具有一种意义,让我们不要忘记。具有一种被认知的意义。这个意义认知它自己。它是如此地认知它自己,以致令人大为惊奇。呵呵,人们竟然会纠缠在里面。可理解的东西,具体的东西,任何你们希望的东西,但是它的结果并没有被结晶化:这个被认知的意义。我们必须相信:它拥有我们并不喜欢的迴想。

我现在正在跟你们言说的东西,无论如何,跟你们提出有关这个实在界,首先就是那个。对于这个问题的这个岌岌可危的知识,在实在界的这个知识,就是要完全地跟在被认知的意义的被认知的用途完全隔开。从这个意义,从那里开始,我将实在界隔开。但不是跟我质疑的相同的知识隔开,为了知道在实在界是否有知识。在问题中岌岌可危的知识,并不是传递意义的知识的秩序,或者更确实地说,它被意义传递。

我马上就要举例说明。根据亚里斯多德举例说明。引人注意的是,在「物理学」,亚里斯多德有很长一段时间,总之,从事这个跳跃。根据这个跳跃,他证明他的「物理学」跟海德格尝试要让它跟我们重新出现的这个「自然phusis」的鬼魂,没有丝毫的关系。那是因为他正在克服的东西,他正在克服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我现在正在询问的问题:实在界有知识吗? 他凭借艺匠的知识来克服它。总之,希腊人跟书写并没有这个相同的关系。他们所产生的东西的成果是绘画,就是制作各种计划。那就是他们对于智慧的观念。光是有智慧的观念,并不足以成为有智慧。这是我针对你们而提出的建议。令人惊奇的是,亚里斯多德跟我们证明它。

雄伯译
32hsiung@pchome.com.tw
https://springhero.wordpress.co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